倚天屠龙后传之悲惨江湖 第十章 不悔之悔

且说殷梨亭和杨不悔夫妇二人前往光明顶报信,一路上却是听到明教教众惨被徐达三万大军诛杀的消息,徐达自从得到张无忌赠送的武穆遗书后,用兵之道更是厉害,不仅打元军无往不利,对付明教弟子也是常胜不败。

如今,明教各处分坛均被攻破,残存的明教弟子纷纷前往光明顶败逃。如果光明顶也失陷,那么整个中土明教可就真正完了。

杨不悔心急如焚,恨不得飞上光明顶,但路总要一步一步走,这一日,二人终于来到昆仑境内,因为杨不悔急于赶路,错过了客栈,眼看天色已晚,二人只好在沙漠中找了处背风所在,生了堆火,就地休息。

沙漠里白天极热,二人出了不少汗,而到了晚上,又变得极冷,二人虽然都会武功,再加上生了堆火,杨不悔仍然冷得发抖,殷梨亭当下抱住对方,二人用体温互相温暖对方。

“不悔,记得那次我被人打断手脚,在沙漠中支持了好几天,才被无忌所救,如果不是有你悉心照顾,只怕我也好不了这么快。”殷梨亭说完,亲了一下杨不悔的脖子。

说起来,因为杨不悔急于赶路,二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作爱了,这一次已经来到沙漠,光明顶已经不远了,正所谓干柴烈火,二人既然都有欲求,自然而然的,两人都脱了个精光。

殷梨亭久习武当九阳功,虽然阴茎没有张无忌那么粗和硬,然而比起常人来仍然不小,龟头足有鸭蛋那么大,而杨不悔在生了孩子后,阴道变得松弛,虽然殷梨亭的阴茎也算得上名器,感觉却并没有以前那么爽了。

二人全身脱光,殷梨亭阴茎挺立,一下子插进了杨不悔的体内,而杨不悔也抱紧殷梨亭,二人干了起来。

杨不悔岁数见长,性经验也丰富了,虽然阴道松弛了些,但毕竟还是有感觉的,抽插了几十下后,阴道分泌了更多的液体,变得更加润滑了。

阴道大开,加上更加润滑,自然摩擦力就小些,殷梨亭再插几下,感觉阴道松松的,没什么劲,心下动怒,当下悄悄拔出阴茎,抓了一小把沙子,用手塞进了杨不悔的阴道内。

由于杨不悔阴道大张,而且有淫水的原因,因此沙子进去后,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而殷梨亭再次把阴茎插入后,由于有了沙子,加大了摩擦,感觉一下子爽了很多。

不过,杨不悔淫水不能一直流个不停,等到淫水分泌变少后,却慢慢感觉痛了起来。“快停下,有些痛。”杨不悔连忙叫停。

此时的殷梨亭也感觉摩擦加强,而且对方阴道更紧了,但此时兴致更高,说什么也停不下来,当下把真气凝聚于阴茎上,立时变得坚硬如铁,之后再次全力冲刺,并说:“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了。”

杨不悔虽然痛苦万分,然而精虫上脑的殷梨亭又如何会听得进去,当下出指点住杨不悔穴道,大力抽插了起来。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殷梨亭大叫一声,射出精来,然后缓缓拔出阴茎,借着火光一看,杨不悔的阴道流出了不少血来,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连忙解开杨不悔的穴道。

“你欺负人。”杨不悔说完,纵身远逃,殷梨亭连忙追赶,毕竟如果这事传出去,也挺丢人不是。再说了,刚才自己只顾高兴,恐怕沙子已经把杨不悔的阴道肌肉给摩破,这些是轻的,更可怕的是,不知道有多少沙子只怕随着殷梨亭一次次的硬顶,已经进入了杨不悔身体深处,如果不取出来,倒极为麻烦。

且说杨不悔纵身而逃,毕竟是在深夜,看不清楚,殷梨亭追上去时,也已经晚了些,因此,殷梨亭并没有及时追上,加上晚上天黑,不但没有追上,反而自己迷失了方向,只好静坐一夜,等到天明再找吧。

等到天一亮,殷梨亭疯了似的四处寻找,他武功极高,武当轻功也是极为厉害,因此,让他找了一个上午,终于找到了,但是,找到的不但他的妻子杨不悔,还有上百名大明士兵。

只见那些士兵个个脱得精光,正排好了队,准备用杨不悔的身子好好泄泄火。

此时的杨不悔,双手被绳子捆在背后,倒在一各士兵身上,同时身上也压了名士兵,她口中含着一名士兵的阴茎,阴道和肛门也各被一根粗大的阴茎抽插着,而且,随道抽插,阴道中缓缓流出血来,地上,已经有碗口大的一滩血迹了,肯定是沙子没有被弄出来,擦伤了阴道,这才流出了这么多血。

原来,杨不悔因为殷梨亭的荒唐行为而后悔嫁给了他,但毕竟深夜无人,自己又跑了很远,说不怕是假的,总算记得殷梨亭生了堆火,但向有火光的地方找去。

不想这一找,竟然遇到了一队士兵,这上百名士兵本来是守在此地,准备截杀经过的明教弟子的,不想半夜里,竟然有一个女子来到这里,而且当初杨不悔是匆忙离开,连衣服都没有穿,这下子,那些士兵自然不会放过她了,为首的那名军官当下叫人拿下了杨不悔。

杨不悔虽然武功不太差,毕竟忘记拿着宝剑,同时身上没有衣服,再加上下体阴道疼痛,并不能发挥全力,又如何是那数百士兵的对手,当下被捉,这才再次后悔,为什么要半夜离开?

首先插入杨不悔阴道的,是那名军官,因为有沙子的刺激,那名军官很快在杨不悔的阴道中射精,接着众士兵排好队,一个接一个的享受。后来仍然嫌慢,又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贼子,竟然敢欺负……”殷梨亭怒极,当下长剑出鞘,转眼间斩杀了二十多名士兵。

那些士兵虽然武功不济,毕竟不是傻子,加上也是久经沙场,当下拿起兵器,围住了殷梨亭,而杨不悔听到殷梨亭的声音,也开始挣扎了起来。

殷梨亭毕竟还是关心自己妻子的,当下使出武当功夫的精髓,连出几剑,刺死了十多人,已经快要杀到杨不悔身前。

“且住手,如果不想她死,就放下兵器。”那军官手中长剑已经架在了杨不悔的脖子上,那三名士兵早已经知趣的穿好了衣服,拿起了兵器。

“你可知道面前这位就是武当殷六侠,难道你们敢得罪武当派吗?”杨不悔心生一计,只希望武当的名头可以震住这些士兵。

“啊?如何说来,你一定是杨不悔了,有了你,对付杨逍还不容易得多吗?”

那军官反而非常高兴,看来,是打算利用杨不悔来对付杨逍了。

杨不悔虽然名为不悔,可是现在却是第三次后悔了,为什么非要提武当派的名头呢?傻子都知道杨逍的女儿是殷梨亭的妻子。

殷梨亭本想杀尽这些人,不想反被对方威胁,但还不服气,刚要再次出招,却见那军官的剑缓缓下沉,杨不悔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线,连忙把长剑缓缓向地上放去,同时也低下了头。

那军官一看,高兴的收回了长剑,不想殷梨亭手一抖,长剑立时脱手而出,刺入军官胸口,透心而过,从后背穿了出来。而殷梨亭人也随着脱手的剑纵身而来,剑刚穿透军官,殷梨亭也落到地上,伸手拔出长剑,再一挥,削断了杨不悔的绳子。

“你们这些人一个也不能活!”殷梨亭一看妻子得以自由,当下如同虎入羊群,长剑纵横开合,把武当剑法的精要尽数施展出来,而且是剑剑毙命,不长时间,剩下的这几十名士兵竟然全部丧命于殷梨亭剑下。

虽然杀死了这些士兵,但殷梨亭也是累得不轻,加上不悔阴道的沙子还没有取出来,但毕竟这是沙漠,没有什么水,虽然也找出几个水囊来,简单冲了下,但仍然有不少还在体内。

“亭哥,如果咱们被捉,肯定反而会连累爹爹,俗话说擒贼先擒王,不如咱们去刺杀徐达,徐达一死,这三万明军自然会大乱。”杨不悔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恨恨地说。经过刚才的事,杨不悔已经恨透了明军,说什么也要好好的出这一口气不可。

当下,二人简单休息下,吃了些东西,便去寻找明军主营,白天探好路后,晚上,二人穿好夜行衣,各持长剑,缓缓进入了徐达的大帐。

只见徐达正在军中正坐,手上还捧着那本武穆遗书,说起来,他心中也很矛,自己本来是明教弟子,但因为朱元璋想当皇帝,才分裂了明教,并把自己这一边发展壮大,而后来打下天下后,甚至把屠刀举向了当初的兄弟,明教。但毕竟皇命难违,也只好听命而为了。

说起来,徐达用军如神,之所以迟迟没有进攻光明顶,主要原因还是不能面对当初明教总坛的上司们,虽然光明顶有天险可守,但徐达多少也知道些,作为内部人士,真要全力出兵,攻下光明顶,并不是太难的事。

只是,似乎皇帝也不如何信任他,因此才派了两个人来协助他,这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极乐教的人。在极乐教中有十二座极乐楼,因此也便有十二楼主,其实也就相当于明教的分坛主。这一男一女分别是弄玉楼楼主和花间楼楼主。

此时,两位楼主就在徐达面前而坐,花间楼楼主正在质问徐达,“元帅,如今还不攻下光明顶,元帅在等什么呢?”

“莫不成是故意拖延,成心放水,或是勾结明教,企图造反不成?”弄玉楼楼主说得更是冲,完全没有把徐达当成元帅。

“贼子受死。”殷梨亭听到这儿,并没有把眼前三人放在心上,当下长剑在手,纵身刺向徐达前心。

徐达连忙闪避,但殷梨亭何等厉害,长剑已经刺到,好在身边的弄玉楼主一伸手,拉开了徐达,避过此剑。

“看剑!”杨不悔也冲了进来,一剑刺向徐达,徐达连忙拔出身上长剑,却听“当”的一声,原来是花间楼主出剑挡住了这一剑。

按说,有人行刺自己,徐达一定要大叫捉刺客才对,不想徐达竟然是站着不动,静静看着两名刺客和两位楼主过招。

“啊,原来是你!”殷梨亭和弄玉楼主过了几招,这才看清对方的真面目,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位就是当初打断他全身骨骼的那位阿三,也就是西域少林金钢门的高手,想不到极乐教竟然把他也拉拢过来了。

“啊,原来是殷六侠啊,怎么,还想被我打断全身骨骼呀。”阿三说着,大力金钢掌一招一招的施展出来,威力无穷,殷梨亭毕竟不是张无忌,慢慢的就感觉到张以招架了。

“骚娘们,你的对手可是杨不悔,千万别弄死了,一定要捉活的。”阿三一边打,一边提醒花间楼主。

花间楼主原名花月心,在入极乐教前,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气,但却是极乐教主极为看重的弟子,得极主指点,吸收的武林高手内力极多,而武功虽然还比不上阿三,比起杨不悔可是厉害多了,而且内力深厚,双剑相交上几次后,杨不悔的手被震得几乎要拿不住剑了。

徐达一听要刺杀自己的是武当殷六侠夫妇,心下不是滋味,这二人和张无忌关系都比较近,想想张无忌送自己武穆遗书的恩情,当下缓步出了大帐,竟是没有叫人捉拿刺客。他以为殷六侠武功高深,要脱困应该不难,自己这样便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说起来,如果殷梨亭静下心来,用太极神功慢慢对付阿三,纵使不胜,应该也不至于落败,但现在是在人家的大帐中,周围有上万士兵,如何能静下心来,为求速胜,当下运起了七十二路绕指柔剑法。

但见剑光闪烁,剑招吞吐开合,倒也威力无穷,但此招有刚有柔,有攻有守,对付一般高手,威力确实比起太极剑法厉害,但遇上真正的高手,反而难以支持。

另一边,杨不悔万没有想到大帐中还有这样的高手,心下焦急,剑招微乱,终于和对方双剑相交一次,被对方击飞了长剑后失手被擒。

殷梨亭本来苦苦支撑,妻子被捉后,一分身,被阿三一掌击在前心,立时胸骨断了好几根。阿三还不满意,当下用大力金钢手,把殷梨亭四肢全部打断,又变成了三年前那样了。

“亭哥,是我害了你呀。”杨不悔哭出声来,这一次,她是真正的后悔了。

要知道殷梨亭、杨不悔生死如何,且看一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