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元淫欲

紫心瑶媚眼水汪汪,眼神炽热,喝望,脸色殷红,满脸兴奋,,绝色的妩媚脸庞,无法形容的迷人,她强行与龙冥十指紧扣,坐在他的下体,正快速的起来坐下,达到阳具快速的进出秘处,,眼看龙冥没有要离开后,她激动不已,当时就不再十指紧扣,娇体往龙冥身体趴下去……


紫心瑶控制娇体一边往下,一边娇手捉住其中一个丰满的柔软圣峰,看了一眼坚挺葡萄大少的粉色樱桃,然后满脸激动兴奋,娇手捉住圣峰,樱桃对着龙冥的嘴唇塞过去,并且发出淫荡的娇吟道:「噢噢,。龙公子,噢噢,,求求你吃奴家的奶子,噢噢,,奴家好想你吃,好想你摸,噢噢。我的奶子好痒,。求求你,帮帮我,噢噢……」


龙冥瞪大眼睛,没想到眼前绝色妩媚的紫心瑶,竟然比陷入疯狂,失去理智的司徒灵儿更加淫荡,他感觉嘴唇被樱桃顶着,一阵阵诱人的体香,与淡淡的乳香涌入鼻子,感觉阳具被秘处包裹抽插,传来阵阵销魂的快感,他理智快速被欲望吞噬着,。


龙冥仅仅坚持两个呼吸就失去了理智,张开口,吃下顶在嘴唇的坚挺粉嫩樱桃,用力吸吮起来,抬起大手按在丰满的柔软圣峰尽情揉搓,揉捏起来……
「噢噢,,好舒服,噢噢,,龙公子,用力点吸,噢噢,奶子好舒服,噢噢,,」紫心瑶趴在龙冥身上,身下快速的起来坐下,娇手紧抱龙冥的脑袋,恨不得将他的脑袋融入丰满的圣峰内似得,她满脸兴奋激动,眼神陶醉,幸福,迷离,脸色开始再次潮红起来……


「噢噢,噢噢,。要来了,。噢噢,,啊,,」从紫心瑶翻压龙冥开始到现在也只不过,过了小半柱香而已,她已经再次高潮了,比之前龙冥抽插她时,高潮的时间快上好多……


半个时辰后,宽大的床上,绝色妩媚的紫心瑶,整个人完全虚脱了,瘫软在床上无力动弹,她雪白的娇体变成了粉红色,修长性感的美腿垂直大大分开,浓密的幽黑芳草湿淋淋,占有红白的精液,秘处血肉模糊,秘处口撑着一个洞口,流着红白的精液,滴落在床上,她脸色潮红不已,娇手无力的捏着丰满的圣峰,方便迎合身旁的龙冥吸吮,啃完,坚挺粉嫩的樱桃,她媚眼水汪汪,眼神幸福,陶醉,愉悦,半张红唇,大口大口的娇喘着呼吸,秀发凌乱不堪的发出淫荡的呻吟道:「啊啊,,呼,啊啊,,龙公子,你好厉害,啊啊,,我的奶子被你吸得好舒服,啊啊,,」


当两人都满足后,龙冥躺在床上,紫心瑶紧抱他,抬头看着他,满脸倾慕,幸福,她越看越觉得龙冥,越发吸引,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刚才第一次高潮还没有这种感觉,第二次一起高潮时就变成这样了,此刻她已经无法离开龙冥了,她知道无法再爱上其他男子了,不过,她不但没有丝毫的不开心,反而又幸福又开心……


龙冥被她看得异常不自在,又想到刚才中了她的魅术,不由来低头看着她,责骂道:「心瑶,你刚才为什么对我使用魅术,你知不知道我对这个很反感,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还有你我本来是敌对的关系,但是我们有了肌肤之亲,夫妻之实的行为,我不是那种不负责的人,我可以娶你为妻,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已经有未婚妻,而且不止一个,同时我要你脱离圣魔教,不然我们就此结束,以后你是你,我是我,你知道了吗!!!」


紫心瑶闻然,当时脸色一变,听见龙冥的责骂,她又伤心又慌乱,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得,她立刻满脸焦急回答道:「不,不要,。我答应你,求你不要离开我,,只有你不离开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龙冥闻然满意的点点头,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可以收下两个绝色的美人,随即他感觉有些累了,毕竟刚才做了那么久,当下他侧身抱着紫心瑶入睡了,。


紫心瑶虽然很累,不过她没有立刻入睡,她在想为何自己突然会变成这样,为何可以对龙冥做出如此淫荡的事情,又为何如此害怕失去他,以前都是男人害怕她不理会他们的,而且她天上魅骨,加上修炼的功法,一言一笑都能让男人神魂颠倒,为何这次会变成自己对龙冥如此神魂颠倒,刚才龙冥的一言一笑对她都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被他责骂时内心又委屈又伤心又心慌……


紫心瑶想了良久终于知道了答案,她终于记得第一天师傅教她修炼时说的话,当时师傅这样对她说:「心瑶,你天生魅骨,修炼的功法特殊,你修成功法后,你的一言一笑都对男性有致命的吸引力,当然女性也有不过效果低很多,至于其他智慧高的种族同样有效,而智慧低的却没有,接下来你要谨记,以后你要是与男子双修,那么到时你的功法会自动运转吸取他第一次的精元,那时你要运转我交给你的双修秘术,那么以后这个男子就会永远听你的话,永远迷恋你,不会背叛你,你说什么他都会去做,但是如果没有运用,因为功法和你天生魅骨的原因,你将会无法离开那个男人,结果会反过来,你会被他掌握,如果那个男人死了,你也会主动自尽随他而去,这其实就是天生魅骨的好处和坏处,当然坏处还是可控制……」


紫心瑶想起后,内心当时一惊,她难怪当时感觉全身无比难受,只想得到欢爱,可是那时她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有欲望,她哪里还记得运用那种双修秘术,正如师傅所说,她确实真的无法失去龙冥了,不过她奇怪当时师傅可是没有说会出现失去理智,只有欲望的情况,从而要她小心应对啊,,紫心瑶想了片刻,看着熟睡的龙冥,越看她就越倾慕,迷恋,最后她想到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于是她也不去多想了,因为龙冥本来就是她喜欢的类型,加上龙冥双修技术高超的厉害,就算没有这个原因,她也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失去龙冥了,最后她满脸幸福,拥抱爱人闭上眼睛熟睡了……


……


第二天,龙冥是被异样的感觉弄醒的,他睁开眼睛后,第一眼就发现紫心瑶竟然跪在他的两腿间,低着头,伸出舌头在舔舐自己的阳具,他当时惊呆了,不过他接受了林天的御女传承,当然有这各自欢爱姿势,其中就有这个,男女相互用嘴巴舔舐或者吸吮对方下体的内容,他原本不好意思叫自己的女人这样做,毕竟下体是用来方便的,那么脏,加上所以女子都那么害羞矜持,她们哪里接受得了这种如此羞人的事情,。


现在看见紫心瑶这样做,他先是一惊后,立刻兴奋起来,直接叫紫心瑶背对自己趴在身上来,紫心瑶闻然,当时就羞涩的满脸通红,刚才龙冥熟睡没看见时,这样做倒不觉太害羞,但是现在当着清醒的爱人面前做,而且还有将秘处给他看,给他闻,还要给他玩弄,她想想就已经羞人至极,恨不得想到地方钻进去了,当场就死活不肯了,不过当看见龙冥有些不开心时,她的心不由来心慌起来,因为此时她太爱龙冥,简直为了他连性命也可以不要了,因此最后她还是羞涩万分的照做了……


山洞内,宽大的大床上,紫心瑶趴在龙冥身上,她脸色艳红,媚眼水汪汪,眼神幸福,感动兴奋,看着娇手中坚挺坚硬,狰狞丑陋的粗长阳具,她媚眼异样连连,伸出娇舌舔舐一遍后,就张口含着,并且控制脑袋上下不停的抽插起来,。
也就在这时,紫心瑶娇体一颤,只见此时她身下,龙冥大手在翘臀上揉捏着,嘴唇覆盖她的秘处,开始吸吮起来……


第一次两人都感觉异常刺激,没多久,他们都忍不住高潮了,紫心瑶因为感觉龙冥不嫌弃她秘处流出来的淫液,全部吞咽,所以她也不会嫌弃龙冥阳具射出的阳精,虽然味道怪怪,不过她还是吞咽了……


几个呼吸后,紫心瑶感觉浑身难受,秘处奇痒,内心性欲爆发,理智被快速吞噬,她内心一惊,不知为何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她压根没有往吞噬的阳精想去,因为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男子的阳精会有强烈的催情运用,而且她感知到现在自己如同服用了药力强劲的春药,她试图压制,发现虽然能压制,但是效果不大,于是她试图逼出,但是发现全身血液与催情的气体混合为一体,很难逼出,而且最主要是秘处奇痒,浑身难受无比,简直无法集中精力,同时内心的性欲快速吞噬理智,让她有种强烈喝望欢好,得到那种沉沦的销魂高潮,本能阻止自己不要试图压制或者逼出……


但是事情上,紫心瑶更本忍不了多久,就失去了理智,站起来,往龙冥身下蹲下去,接着娇手握住坚挺的粗长阳具,对着秘处口就塞进去。


下一刻,龙冥翻压紫心瑶,一边猛烈抽插,一边大手揉搓丰满的圣峰,一边跟她热情的深吻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唔,,唔唔……」


「哦哦,,龙大哥,。哦哦,,相公,哦哦,,好舒服,哦哦,,你好厉害……哦哦,,」


「哦哦,,相公,快点,哦哦,。我,哦哦,,不行了,啊……」


「啊,啊,,……相公,不要。啊啊,,。太猛了,等一下,,噢。噢噢。唔唔,相公吃我的奶子,噢噢,,哈,好舒服。噢噢……」


「啊,心瑶,我要来了……」


「噢噢,噢噢噢噢,,相公,相公,噢噢噢噢,,我,噢噢,噢噢噢噢,啊……又来了,,啊,,,」


「心瑶,我,啊……」


床上龙冥趴在紫心瑶娇体上,枕在她的丰满柔软圣峰上,大口大口的粗喘着,下体一直用力往前顶着,大手抱着她的柳腰,紫心瑶仰着头,秀发凌乱,脸色潮红,媚眼半眯水汪汪,眼神迷离失神,陶醉,半张微微红肿的樱唇,大口大口的娇喘着,娇手紧紧握住被单,双腿竖立大大分开,微抬翘臀,感受阳具顶在花心上,喷射一股股烫热阳具传来的美妙,结合高潮的销魂快感,让她沉沦其中,不能自拔……


……


另一边,绝色倾城的凤莹莹,这些日子都在山洞内,整天在发呆,脑海想着与龙冥一起的快乐日子,想起跟龙冥那几天双修欢好的幸福时光,就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可是,下一秒,她脑海无法控制的浮现那天的树林内的画面时,她满脸悲痛欲绝,娇体颤抖,娇手紧抱身体,痛苦的痛哭起来……


这一哭就是一天一夜,其实这些日子她基本都在哭泣,一边哭一边想到那天被那几个黑衣男子按在地上,乳房被揉搓,娇手被逼握住阳具套弄,双腿被大手捉住,强行分开,秘处被手指猛烈抽插,本能流出淫液,最后看着黑衣人头领,满脸狰狞的淫笑,提着坚硬的阳具,对着秘处插入,,想起那时清楚感受秘处包裹阳具头部的感觉,想起以为已经头领身死,哪知他还有一口气,当时吓坏了不懂反抗,回过神来时,清晰感觉乳头被用力吸吮,同时还清楚感受进去秘处头部的阳具,忽然快速而进,直到一半位置,想到那天乳头强行脱离头领嘴巴,看着乳头布满唾液湿润发亮的画面,想起当时阳具脱离秘处的画面,凤莹莹就生不如死,悲痛欲绝了,她哭得声音都嘶哑了,娇体在颤抖,一边想着龙冥,想着紧抱他倾诉,同时又害怕龙冥知道后,会觉得很脏嫌弃,最后被抛弃,两人从此结束关系,越是想她越是不安心慌,恐惧,也因此,她越哭越凄惨无助……


……


哭了一天,凤莹莹媚眼红肿,满脸都是泪水,最后连眼泪都流尽了,而且不但没有的得到释放,反而越来越觉得快要失去了龙冥,这几天她其实一直在苦苦支撑着,控制自己不要自尽,告诉自己黑衣人已经死了,然而,今天她终于忍受不了失去清白的痛苦,虽然当时头领的阳具进去了一半,也没有被抽插,但是洁身自爱的她,在被黑衣人揉搓乳房,娇手握住陌生男人阳具,身体的敏感点脖子被狂吻,舔舐,秘处更是被手指抽插了,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当时竟然因为敏感点被吻,秘处被抽插,传来的异样感觉,她竟然控制不住流出了淫液,对洁身自爱,只允许龙冥碰她的凤莹莹来说,身体已经不再干净,清白已经被污辱了……


凤莹莹拿起剑对着心脏,满脸泪痕,媚眼红肿水汪汪,眼神悲痛欲绝,痛哭道:「呜呜,,冥哥哥,我,呜呜,,我已经被人污辱了,呜呜,,我已经配不上你了,呜呜,,我真的很爱你,我很害怕失去你,呜呜,,我不想看见失去你的画面,呜呜,起码现在我还是你心爱的莹莹,呜呜,我好想成为你的妻子,生下很多属于你我的孩儿。但是,呜呜,,但是我已经没有资格了,呜呜,,冥哥哥,对不起,原谅我的任性,呜,,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跟你一生一世,永不分离,呜呜,再见了,冥哥哥,再见了,父亲母亲,再见了关心我的人,,,,」
凤莹莹自言自语说完,闭上眼睛,娇手用力,手中的剑就对着心脏猛得刺去,就在这时,响起龙冥熟悉的声音,惊恐道:「不,,莹莹,不要啊……」


凭着感应符终于找到的龙冥,没想到原本高兴的心,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魂不附体,瞪大眼睛,满脸惊恐,眼神恐惧,焦急开口阻止惊呼道……


凤莹莹闻然,张开眼睛,发现龙冥就在洞口,距离自己还有段距离,这段距离他已经来不及解救了,除非他修为突破现在的境界,不然绝对就不了她,而且她已经停止不了动作,也不想停止了,最后她流着泪微笑一下,道:「冥哥哥,再见了……」。


「不。」龙冥发出撕心裂肺的惊恐声充斥整个山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