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 [寡妇飘香与丫头梅香——古文新译]

寡妇飘香与丫头梅香
目录
一、寡妇飘香与丫头梅香
二、梅香
三、俏丫头私偷良药
四、公公媳妇来偷欢
五、阔姨太装妓取欢
六、姨太太吹箫
七、桂香接客
八、贵香接客
九、娇媚贵香
十、俏丫头死去活来
十一、与飘香洞房花烛夜
十二、欢乐终宵
十三、巧遇船娘惜香
十四、相爱尤深
十五、众香国世界

一、寡妇飘香与丫头梅香
时光过得真快,像流水般的消失了,一年一度的暑假期,又来临了。
整整二十个年头的教书生涯,每天与粉笔为伍,使我感到人是苍老多了。一向随遇而安,兴之所至,为所欲为的我,偏为教书的时间所束缚着,好像一个人是失去自由似的。喜欢说说笑笑的我,为人师表,不得不装出一付正经尊严的面孔。不自然的拘束,往往使人感到痛苦无比。
假期,对於每一个学生是多么的向往啊!我们这些穷苦的教书匠,多年来也没有一点积蓄,仍然是一条光滑滑的杆,名符其实的王老五。只有眼巴巴地看有钱的家眷准备着假期的旅行,心里是酸溜溜的,实在太过於刺了。
於是,我想到了尚在大明湖执教的魏兄,他靠着祖先遗下的几亩田地,生活是比我富裕的多,我和他是老同学,在学校里一向是不分彼此的。
今朝有酒今朝醉吧!於是我脑海里,想去找老魏,好把这个漫长的暑假渡过,趁此也可以写写一些稿子,骗骗一点稿费,以补下学期的生活费用,一举两得。於是,我就决定整装待发。事前没有通知老同学老魏,当我到了济南之后,先在旅馆开了个房间,就在深夜,跑到老魏家去敲门。老朋友见了我,都感到特别的兴奋,老魏一再要我住到他家里,可是,我看他儿女成行,就有点不太愿意去住。
一则是我四十岁整,尚无家室,看着朋友温暖的家庭,总不免会感到是一种刺激。二则,我是想到济南来游山玩水,可能的话,也还想写点文章。最低限度,也希望安安静静的多作休息。所以,我一再的婉辞,直到我把来此的目的,向老魏直说之后,老魏才感到,他的确是儿女太多,小孩子太吵,不便我家居。但是,他却觉得我该找间房子居住。因为,住在旅馆,也是个吵闹的环境。
我说∶「正为此,所以要请老济南帮忙了。我希望能在大明湖附近找间房住下来,既便於游湖,更便於静养。」老魏说是得碰机会,但是,他却答应了为我寻找。第二天的一清早,老魏到我旅馆来找我,他说有一间房子,非常合适我去住,不过,得我自己去询问和谈判。我觉得奇怪,老魏却只是笑,还说∶我一谈必可成功,但是,此后,他不便来看我,只能我去找他。
我觉得他这话里有因。一再追问,他才说∶这是听朋友们说起的一个住房,房主是个寡妇飘香,一个人住了一所房,有一点怕。所以,想找房客。但是,却只欢迎单身房客,更欢迎外来的人,最好是在本地不太熟识的人。据说房子还不错,价钱也便宜,而且听说这位主人,也还挺漂亮的,只是年纪稍为大了一点。
我跟着老魏走到了靠近大明湖畔鹊华桥旁的一条小小的巷子,青石板着的路面,泉水已经涌了满街,真使人进入了诗情画意。路北一家黑漆的大门,老魏叫我单独的去叫门。我依照老魏给我的说法,拍了三声门,应声而来开门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我说明了我是远道客,因为想在济南住一些时候,又无亲、又无友,想找间房住,是小布政司街大明旅社一个洗衣婆婆告诉我,可以到这儿问一问,听说,这儿有房分租。
小姑娘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说要我等一等,於是就跑了进去。我向巷口外面看看老魏,我点一下头,老魏竟自去了。我注意的一看这所房子,还真不小,建筑也不错,一会功夫,小姑娘来请我进去。我随着小姑娘走到了上房,一位四十多岁,将近五十的小脚妇人,微笑着迎接着我,招呼我坐下,客气的送上了烟和茶。
先向妇人请问了贵姓,她说∶夫家姓刘,娘家姓於,我把来意说明之后,她向我仔细的看了一遍。她只是笑嘻嘻的不和我谈租房的事,倒反和我谈开了家常事,由我的姓名、年龄、籍贯,一直问到了职业和到济南来作什么?有没有亲友在济南,有没有结过婚。当我详细的答覆了她的问话,和我说出了只因为爱慕济南大明湖而来渡假的时候,她高兴的答应了租房给我住,并且愿意供给伙食。
当我和她问及价钱的时候,她说∶「远道客,请还请不到呢!如果一定要付钱的话,等走的时候,随便给就行了,最好不要给钱,大家作个朋友。」我匆匆的辞了出来,先把结果去告诉了老魏,又到旅社了,拿了简单的行李搬进了我的新居。原来,她就把我安排在上房,那是个五间的房子,正中一个明间是起坐间,东、西两暗间,都各有一个套间,她自己是住在东边的一间,就把西边的一间让给了我住。
那小姑娘,就在她的套间住,原来,那小姑娘是她的丫头,名叫梅香,倒是生长得丰满而妖艳,所可惜的,是这小姑娘也缠着小脚,似乎不太合乎时代,但,却也另有风味。
到吃晚饭的时候,竟是丰盛的摆满了一桌子的蔬菜。但是,只有我同她两个人吃。
她客气的让我在上座,梅香手持着酒壶,倒满了一杯酒,她接了过去,送在我的面前,笑嘻嘻的说∶「住在一起,就是一家人,千万别客气,要什么只管说,菜不合味口,也只管讲,我这儿一切都很方便的。」我接过了酒杯,致了谢意,饮了下去,她也乾了一杯,我也赶快回敬了她的酒。就这样连连喝了四杯酒,我感到有一点头昏,就停了酒吃饭,她倒并不勉强。
饭后,说了一点闲话,我就回房睡了,一张古老的旧床,但床、帐和被褥都很香艳,三面的大镜子,倒像张古式结婚的床。睡到半夜,我想解小便,心想,要是开门去上厕所,又怕惊醒了她,就到套间去一看。借着月色一找,没有可以方便的器具,就推开了套间的后门。啊!原来,是通着一个花园的。我走到假山石旁,方便了一回,却见花园内还有一个花厅,另有间厢房,而且,另有月洞门,倒是很幽雅。我忽的听到一声,压得很低的「哎呀!」声音,跟着又听到一两声「叟、叟」的响声,发自花厅的东首一间房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