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外传

迎接了皇帝和镇南王一行人回宫,筵席早已排好,但直到席散时,大理三公仍未注意到木婉清微带异样的眼神。
已经晚了,木婉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石室中发生的事清晰无比地从眼前流过。木婉清闭目回想着,发出了微微的喘息声,双手已禁不住地滑入了衣内,轻重有致地搓揉着涨挺的双乳和股间,彷似快感又回到了身上。
┅┅石室之中,段誉额头上汗水淋漓,强忍着走上前去,抱住木婉清那趐胸半露、纤腰轻摆的胴体的欲火,但两人之间早有男女情愫,加上阴阳和合散的摧激,段誉虽强忍着,但木婉清哪儿耐得住呢?等到段誉发觉之时,木婉清早已坐进他的怀中,藕臀勾在他的颈後,重重热气呼在他脸上,花承晓露般的嫩颊嫣红如火,娇美已极。
木婉清的小衣落在段誉脚边,熊熊欲火烘着处女幽香冲入鼻中,怀中火热的胴体显然是一丝不挂,还不住扭动着,勾得段誉也忍不住了,只闻一声微不可闻的裂帛声,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再没有衣衫的阻隔。
当段誉心神猛一醒时,他业已贯穿了木婉清胴体,成了占有木婉清肉体的男人。怀中佳人紧紧地搂着他,不住颤抖着,也不知是为了处女失身的苦处,还是交合时的无比快感。
想要压下狂张的欲焰,段誉紧紧搂着木婉清,按着凌波微步的身法,在石室之中绕着圈子,不断地大步走着走着,虽是无济於扑灭体内燎原之火,却勉强能压下将木婉清压在地上,对她的胴体大加挞伐的原始情欲。段誉愈走愈是清明,神魂彷若脱体飘飞,但肢体交缠的木婉清这下的滋味可真是难言了,也不知是畅美还是疼痛,段誉每走出一步,木婉清被深深插入的幽谷深处便受他一下重重的冲刺,性交的欢快混着割伤般的痛楚,弄的木婉清也不知是该叫还是该哭,偏却是愈来愈快乐。
也不知走了几圈,破瓜之苦犹若日下薄霜,化的无影无踪,被他连连冲刺、深深抽送的快感,令木婉清再也无法自拔地沦陷了,快活地扭腰迎送起来,只乐得她如疯如狂,舒爽到无法言语。不知被干的得了几次高潮、上了几次妙境,木婉清完全瘫软了下来,只觉得段誉也是浑身汗湿,偏生还是继续走着。
不知不觉中段誉的童阳精液已注入了木婉清体内深处,乐得她浑身皆趐,酸麻趐软的身体过了好久,才找到机会离开了段誉怀抱,穿回了衣衫,躲回了墙角处,在下身犹留连未去的刺痛感中,感受着段誉射入她体内的热流汨汨地动着。
回味着方才的欢乐,而在浑然不觉中占有了木婉清的段誉,仍像呆子一般地在石室中走着。一面回想着,木婉清的手彷佛着了魔一般,不断地慰抚自己,完全本能地滑动着,让犹沉醉在开苞快感中的木婉清神飘魂荡,好像又回到了石室之中,在段誉的怀中颤抖着、呻吟着、享受着那一波接着一波冲上身来,将什麽羞耻、什麽矜持彻底毁去的无上美妙感觉。
等到木婉清清醒过来时,她的衣衫早滑下了吹弹可破、凝脂一般的胴体,体力再一次地宣泄了出去,软绵绵地一动也不想动。木婉清吁了一口气,也不看看被自己无意间弄出的狼藉片片,只想软软地缩着,女孩儿纤细的手指头儿在幽谷中虽然运用自如、随心所欲,但终比不上男子身躯的火热和雄壮,虽说幽谷仍是一片濡湿,比起真正被段誉干时的快感,总是差了一截。
一股异样的感觉袭上身来,木婉清陡地睁眼,想挣扎却已经来不及了,一个赤裸男子正压制着她,一手按住木婉清想呼唤的红菱樱唇,眼光有若实物,正一寸也不漏地浏览着木婉清刚刚自我爱抚过、泛着粉红艳色的胴体。光是这种目光上的非礼就已经让木婉清受不住了,本已绮思满腔的她好似已被男子的手玩弄似的,股间慢慢分了开来,甜美的蜜水已流在上面了。
「刚刚把自己弄得那麽过瘾,标致俏美的小姑娘啊!那麽想男人干的话,我正好来满足你,保证你乐翻了天。」木婉清再也挣扎不了了,从刚刚的好戏中,男人似已了解到何处是木婉清的性感地带,一下手就让原已全身乏力的木婉清再没有抗拒了。乳房似是要在男人口中溶化般,腿上和股间私密处被男人不住地挑逗,木婉清的不愿和羞意都不见了,她轻扭娇躯,迎上男人贪婪如火烧般的眼神,现在的木婉清已被男人爱抚的什麽都顾不得了,再没有半分矜持和自保,只想就此任男人奸污。
为免木婉清叫出来,惊动王府中众人,男人随便抓了件木婉清的小衣,在她嘴上,从木婉清颊上的酡红,和柔顺地任男人捆住了嘴,男人清楚知道这绝色的美女心下已是欲火高燃,正待他的占有。
再次被男人侵犯,但感觉却完全不一样,比之段誉起来,这男人的动作是那麽的有效,很快就让木婉清春心大动,欲火熊熊地燃了起来,幽谷里的触感也不同,这男人是那麽的强大,木婉清感到幽谷的空虚已完全被充实了,火热充塞着木婉清胴体的每一处,而男人却仍在推进呢!
木婉清早被自己满足过一次,哪儿还承受得住男人熟练又有效率的奸淫玩弄呢?她再次升上了仙境,娇柔乏力地瘫痪在男人身下。男人却没有半分休息的意思,时轻时重、时浅时深的抽送,弄得她只有欣然承受的份儿。等到木婉清从飘飘欲仙中的美妙幻境中跌回现实时,男人终於也满足地射在木婉清体内,让木婉清在迷迷糊糊之中再次高潮。
从枯井中出来之後,段誉和王语嫣走到了一处清溪边,跃入溪中洗濯身上的泥污。段誉终於得到佳人芳心,乐的像是个得到心爱之物的小孩子一样,在清凉的溪水中洗的又舒服又畅快,但另一边的王语嫣却是心事重重。
「段郎对我可说是一往情深,从无悖意;但我呢?为了表哥,我有多少次让段郎难堪,多少次让段郎即使为我深入险境、危及性命,也始终得不到我青眼相睐,就算段郎不说出口,心中也难免有些疙瘩在,光听他刚刚提起表哥,我就该知道了。语嫣啊语嫣,你要怎麽让段郎明白,你现在心中只有他一人,再没有表哥存在,绝不会变呢?」王语嫣洗着洗着,芳心里突然蹦出了一个主意,羞得她两颊登时烧红,有若晚霞,只见她轻咬银牙,像是终於下定了主意般,慢慢转过了身来。
段誉洗着洗着,不禁心中发愁,两人的衣衫虽说都洗过,晾在溪边树上,但要等到乾,要待到什麽时候呢?其实没差,段誉嘴角泛起微笑,光是有王语嫣倾心相伴,此事便令他欣喜若狂,这等小事算得什麽呢?正偷笑着的段誉感到後心一热,一个柔柔软软、如火焚般暖热的娇躯已贴上了背来。
「嫣妹┅┅怎麽了?」段誉脸也红了,这是他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王语嫣娇躯的火热暖柔,全无遮挡的。王语嫣在他心中有如天人一般,虽说是裸裎溪中,段誉却连回头偷看一眼的念头都没有,没有想到王语嫣会主动贴上身来。
「段郎,」王语嫣声如蚊蚋,若非耳鬓厮磨,段誉耳音又是特别灵敏,根本就不可能听得到∶「语嫣不知累了你多少次,让你在表哥面前受了多少次闷气,你可真的原谅语嫣,不怪语嫣麽?」「这是当然,」段誉的声音中也发着微抖,但全然不是因为溪水清凉之故,事实上段誉通体火热、肌肤相亲的感觉,令他全身上下火焰狂烧,乐得几乎要当场高叫出来∶「有嫣妹在旁相陪,段誉已感心满意足,对嫣妹段誉怎可能生出气来?段誉在此发誓┅┅」
「别说了,」王语嫣伸过手,轻轻掩在段誉嘴上,莲藕一般白嫩的玉臂似若无力地挨在段誉颊上∶「别要发什麽誓了,段郎对语嫣的心意,语嫣又非木石,怎会不知?语嫣只是在想,段郎会不会怕语嫣三心二意,又投入表哥怀中?」
说实在话,枯井之中王语嫣虽然曾说过了不再变心,可是她以往对慕容复确是倾心爱恋,关於他的事段誉到现在,心中还是难以避免地有些不踏实,但段誉虽是志诚君子,可也没老实到把这种话说出口来的地步∶「不会的,段誉不会怕的。」
「别这麽不老实,」王语嫣拥紧了他,两人登时心跳加速,彼此都感觉到对方的紧张∶「语嫣有个好方法,让段郎以後再也不用害怕这种事。」
「什麽方法?」
「就是┅┅就是┅┅」王语嫣颊如火焚,股股混着香风的热气轻轻温热着段誉的後颈,婉娈的声音纤柔而又若有似无∶「如果语嫣现在就将清白之身交给段郎,以後就再也不可能回到表哥身边,段郎便大可放心。」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