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梧桐影]

《梧桐影》共十二回,全名《新编梧桐影词话》,又名《新编觉世梧桐影》。「词话」是中国古代通俗文学的一种形式,词即唱词,话就是说话,亦即讲故事。有词有话、有说有唱的作品被称为词话,这种称呼在明代比较常见,最早见於一九六七年在上海嘉定出土的明成化年间词话刻本十一种,另如着名的《金瓶梅词话》及《大唐秦王词话》等。但是在清代,这一称呼却绝无仅见,值得重视。本书有啸花轩刻本,当刊於康熙年间,作者不详,从作品内容看,作者应为由明入清的苏州人,书当为其晚年之作。

在中国古代小说中,和尚和戏子往往是被讽刺、讥笑的对象,尤其在性爱问题上,他们极易受到抨击。

和尚是出家修行者,理当六根皆净,清心寡欲;可是,正因为他们不得近女色,缺乏正常的性生活,长期的性压抑使他们对性爱的渴求远胜於在俗之人。於是,那些孽根未净、定力不足,或者根本就是披着僧衣的假和尚,便屡屡犯戒,在肉蒲团中参不出来了。另外,佛教(包括道教)标榜甚高,道貌岸然;佛寺戒律深严,轻易不得其入。人们出於对宗教禁欲主义的反叛、揭露和抨击,出於一种好奇心,也往往对此类题材颇感兴趣。

戏子也是人们注视的一个目标。在封建社会,男女授受不亲,一般很少有机会接触。戏剧演员却可以在舞台上眉来眼去,甚而做出种种不堪的动作,尽管出於剧情需要,但民众往往将他们视同娼家;加上演员也确实会进入「角色」,弄假成真,或者利用色相勾引观众,尤其是有钱人家,以换取金钱。於是,被人视作娼妓的优伶也成了淫书中的热门人物。

本书的特点是,将人们普遍关注的两类好色之徒纠合在一起,让他们成为「师徒」,狼狈为奸,既相互勾结,又彼此矛盾,从而展示出淫风日炽的世情,道出一个个热门话题。

叁拙和尚原本虽然凶顽、油滑,但之所以成为一个淫僧,则出自憨道人的教唆。憨道人教他所谓采战之术,又和他分别与郑寡妇、刁氏淫乱。叁拙到苏州,发了点财,便置地造庙,并利用寺庙勾引女子,一发而不可收。王子嘉和叁拙和尚有点区别,他长相俊美,加上能歌善舞,号称「苏州第一旦」,被姓高的富商之妻看中,邀入淫乱。高氏淫兴极高,子嘉本领不济,抵挡不住,听说叁拙和尚采战有术,便主动献身,甘做龙阳,叁拙授之采战之法,两人遂如夫妇,或同床奸宿,或分头渔色。从此,王子嘉到处鬼混,大肆勾搭人的妻女、侍妾,终於被逐出戏班子。但他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利,以清客身份出入大户人家,到处渔猎女色。

两人渔色的本钱和本领互有差异,各有特长。叁拙和尚深通采战之术,身强力壮;王子嘉容貌娇好,兼善歌舞。叁拙和尚贪恋子嘉之後庭,还要利用他去勾引女子,於是像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传授技艺,慢慢享用子嘉的男色;王子嘉则希崎拙和尚多传授些采战术,有时甚至需要他临场指导,但又竭力希望摆脱他的控制,自立门户。两人勾引女子的方法技巧亦不相同,叁拙凭藉的是手中的钱和采战术,对象多为「小户的多情债主」,诀窍是「世上无难事,只怕老面皮」,往往霸王硬上弓,多次采用强暴手段,终於因此被捕。王子嘉则凭藉漂亮皮囊,行奸卖俏,勾引的多为「大户富家的内眷」,即便被发现,大户人家怕出丑,多隐而不报。最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师徒两人殊途同归,被李御史明察暗访,逮捕入狱。到了这个份上,师徒俩还争辩道:「裤档里的事,一个上司也管起来!」结果各打八十大板,枷号而死。

作者对这两类人物是深恶痛绝的,他咬牙切齿地说:「天下最无耻者,莫如俳优;最淫毒者,莫如贼秃。」他将两人合传并写,是很有些深意的,他认为整个社会风气就是被这两种人搞坏的。最後,清除了两个败类,作者高兴地写道:「江南风俗毕竟渐渐变好了,乡信家,规矩严肃,戏子娈童,只在前厅服役,没酒席的日子,并不许私自出入……」

本书确以觉世为己任,第一回几乎全文抄录《觉後禅》(即《肉蒲团》),反覆申明,贪淫纵欲决无好下场。第二回描写苏州华山寺普占和尚诱骗、强奸良家女子花氏,又将其丈夫叶心安私自囚禁,恰逢海公出游至寺,察觉此事,救出叶氏夫妇,将普占等淫僧斩首处决。第叁回叙述明代天启年间憨道人在雍熙寺内,教汪乙采战御女之术,汪乙持技纵欲,终於得色痨而死。这叁回相当於话本小说中的「入话」,可是一般「入话」都比较简短,一部十二回的小说,却有叁回为「入话」,占全书的四分之一左右,在中国小说中是少有。

作者如此安排,是因为「作这部小说的人,原具一片婆心,要为世人说法,劝人窒欲,不是劝人纵欲;为人秘淫,不是为人宣淫,看官不可错认他的主意」,真是煞费苦心。

作者之所以喋喋不休地说教戒淫,是因为「这江南淫风忒盛了」。作品中,不仅叁拙和王子嘉的好色奸淫,不少女子也放荡不羁,有的主动凑趣,尝到甜头便不肯放手;有的犹抱琵琶,半推半就。第七回写叁拙和尚看见一个妇人有些丰韵,便赶了上去,大胆抱住她,妇人先推後就,「被他大弄了」。还有个女子更奇怪,涂脂抹粉,独自站立,叁拙走上前去搭讪,那女子说:「我不理你!」掉头就走;叁拙紧跟进屋,女子又说:「我不理你!」叁拙抱住他亲嘴,女子仍说:「我不理你!」叁拙扯下她的裤子,按在床上,女子还是连声说:「我不理你!」叁拙把那话插入女子洞中,女子啊呀乱叫,依然是:「我不理你!」直至云收雨散,那女子还是这句话,前後反覆讲了十遍。连得叁拙也「大笑出门,一路想着,人说我闻有这笑话,不想亲见这等样女人!」

又有姑嫂两人,同时迷上了王子嘉,约其幽会。子嘉为了趁机学点采战术,将叁拙带去了,姑嫂俩都不满意叁拙的形象,争着要王子嘉,只好抓阄决定。没想到听说眼前这位是叁拙和尚,嫂子便不要抓阄,「取才不取貌」,主动先与叁拙交合。弄了一支时辰,姑娘见「叁拙这般鏖战,阿嫂异样风骚」,也改换门庭,与叁拙大战。结果两人都中意於叁拙,并留下了他,一连四夜,百战不休,使王子嘉好生没趣。

如此淫风,如此世情,怪不得作者要嘶声力竭。可是,不管作者如何苦口婆心,反覆标榜自己「以淫止淫」,清朝官府还是将它列入了禁书令中,在道光十八年、二十四年及同治七年都遭到禁毁。

需要说明的是,叁拙和王子嘉之事,为明末清初的真实故事。康熙间岐山左臣所编《女开科传》(又名《新采奇闻小说全编万斛泉》,可知所采皆新近发生之事实),也记载了这件事,只不过叁拙作「叁茁」,王子嘉作「王子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