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大魔君(节选)

巨喜欢的一本H武侠,铺得很开,伏笔很诱人,可惜太监了,一直期待着作者重出江湖。现在挑几段和大家共享下(发过一次,貌似排版错误被删了)
第十一章和第十二章
船到后,我马上命他们起航。我们要沿着大江一直走,出海后转向南边,到卢家湾后再让杜二送我们去无量岛,否则以我们几个对海路的一窍不通,可能还没找到无量岛就饿死在茫茫大海上了。而且这种船是禁不起深海处风浪的。
让他们三个在前面操舟,我趁机钻进房内,床上的美人儿脸无表情,看也不看我一眼。
这些天忙着赶路,可把我憋坏了。这妇人应该也误认为我年纪还小,还不懂男女之事吧。想起前些天她在车上撒尿时的窘样,我不由心中暗笑。
从怀里拿出一瓶“软骨化功散”,得意地在妇人面前晃了一下,“阮大美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妇人瞅了我一眼,面上满是不屑。
“哈哈!这可是我们魔尊座下弄毒府特制的‘软骨化功散’,你可要记仔细了。”
把她的头放在我腿上,就象这些天来喂她吃喝一样,把“软骨化功散”慢慢倒进她的嘴里。妇人不明所以,只是愤怒地看着我。
我嘻嘻笑着,也不理她。约莫过了盏茶时间,双手在她身上一拍,解开被制住穴道,我可不想她在被我操弄的时候象个死人一样。
少妇虽是不明原因,左手却用力向我脸上煽来,我顺手拉住,乘机握在手里摸摩。
阮知书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全身功力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穴道解开,但和一个不会武功的弱质女子一样,已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忙想抽出被我占便宜的手去,却那里能够如愿。
心中大畅,用力一拉,阮知书整个人都倒进我怀里,另一只手乘机抚上她的肥臀,重重捏了一把,顺势把有催情效果的魔气一丝丝注进她的体内。
宛如被蛇咬到了一般,阮知书整个身子就要跳了起来,往后极力挣扎。我如铁钳一般的手深深勒在她的股肉上,那里挣得开去。
美好的一刻就要来临,但之前前戏可要做得充足,这“绝阴体脉”可绝非浪得虚名。以此女的体质,如若我在她之前泻身,采补之说只是一句笑话,还可能反而被她把我阳气吸尽。其中过程凶险异常,我实战经验不足,只有靠一些异样手法先挑逗一下她了,等到她快要泻身才真个与其消魂。
虽然她已不是处子,被其他男人夺了头筹,但这对我反而有利,处子原精的“绝阴体脉”更是霸道,如今她锐气早被其他男人消受了,正适合我现在的情况。
把她重重压在床上,双目紧紧盯住她的脸庞。
她挣扎了一会,似乎不可能摆脱我的压制,怒声道:“小淫贼,你倒莫叫姑奶奶不死,今后落在姑奶奶手里,不把你剁为肉泥,姑奶奶誓不为人!你们魔门恶徒,人人死无葬身之地。”
我毫不理会,嘴唇重重压在她的嘴上,贪婪地吸啜着,当然,为了防止她咬到我,舌头这种功力照顾不到的地方可不敢放进她的嘴里,虽然我很想那样做。阮知书不再乱动,任由我在她嘴边嗅着。
不再满足于此的我把拉着她的手一松,顺势按在她的胸上揉捏起来。她又是一颤,一只手把我死命往上推,另一只手捉住我在胸口部放肆的手,想要扳开。
不理她的举动,我的嘴唇离开原来占据的地方,轻轻咬住她的耳垂,嘶咬了一下,慢慢顺着脖颈一路咬了下来,手里却加大了力度。随着我催情魔气的刺激,阮知书 的双眼渐渐迷茫起来,按住我的手也变得越来越无力,这时候那还有不得寸进尺的道理,我的手顺着她的衣襟伸进去,抓住那团突出的软肉,弹性真好啊,我忍不住 大力揉捏起来。
接下来,我的手左右出击,胸部、臀上、耳垂、脖颈、大腿、后背,腰侧、手心、脚底等凡是“御女心法”上提及过的女人敏感地带都一一抚弄过一遍。原来她最大 的敏感点是在后臀和脖颈上,每一次碰到这两个地方,都要引起她的一阵娇喘。忙加强对这两个地方的侵犯。随着我动作的加大,她身上的衣物也越来越少。
终于,她身上最后的亵裤也被我一把撕烂,全身都裸露在空气中,我扬起头,仔细欣赏着这第一具暴露在我眼下的女体。
阮知书两手抱在胸前,嘴里轻轻地喘着气,眼睛却迷上了一层薄雾。
真是老天的杰作啊,这个女人身体上连一丝多余的脂肉都看不出来,我一声狂叫,猛地把她手拉开,张嘴咬在她胸前突出的樱红上。我忍不住了,再不把她逗弄得动情,我胯下的勃起就要破衣而出了。
用被我拉开的手蒙住眼睛,阮知书终忍不住“呜呜”地哭出声来。我一只手往下探出,寻觅到芳草萋萋的蜜穴上,她浑身一震,双腿紧紧把我的手夹住,哭声却止住了。我只觉得着手处芳草厚密,忍不住轻轻拉了一下。
粗暴地把她双腿分开用身子抵住,这下她全身重要部位都在我掌控之下了。
蜜穴门口已有了一丝湿意,原来她也在动情了。拨开草丛,轻轻捻住那颗惹人疯狂的相思豆,软知书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左手食指猛地插了进去,她“哇”地一声,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吃痛后的我手指马上在她蜜穴里钻了两下,她才松开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的蜜穴内冰冷阴寒,我手指在里面搅动一会就感觉到了,原来这就是“绝阴体脉”的秘密之一。
显然蜜穴空废已久,但仍显得紧凑。随着我手指动作越来越大,她上身微微向前倾起,胸口不住起伏,引得胸前两个巨物上下抖动不止。
我亦是难过异常,下身膨胀的分身把裤子顶得高高的。
不管了,再怎么说我胯下神物也是“七大名枪”之一的“霸王枪”,应该能斗得过她吧!看来光凭手嘴的话,她还没有被逗弄得情动,我就要被自己的欲火烧晕了。
爬起身三五下脱光自己,再次压到她身上,斗志昂然的神物抵在她蜜穴门口。这时我才发现,分身比往常又大了几分,龙首前两片锯齿也大大的张开了巨嘴,似乎在寻人而噬,不知道是否因找到对手而扬起了高昂的战意!
阮知书眼里回复了清明,双目盯着我:“小贼,你会遭报应的!啊!”听着她还在语出不逊,我下身一挺,粗壮的龙身挤进去三分之一,太紧了,难以全部进去,我不由皱起眉头。不过火烫的分身突然挤入一个冰窖中,那种爽快感真的是笔墨无法表述的啊。
这下可能疼得不轻,阮知书双腿猛夹在我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突然间,我被吓得魂飞魄散!她的蜜穴深处有一股轻微的冰冷吸力,正在拉扯着我的阳气!
这股吸力极小,如果不是因为我魔门中人对阳气看得极重,丝毫泄露都会心疼不已,我根本不可能发现。而寻常采补之术正是为了采阴壮阳,如今阳气居然被她吸取,让我如何不惊!
原来她的两个丈夫都是这样死的。
就在我惊惧不已时,变化又生,不过这次却是来源于我的神物。
就在我阳气若有若无地散发出去时,“霸王枪”似乎也发现了情况不妙,龙首处两片锯齿居然自动包裹起来,把龙眼深深藏在其后,马上阻止了阳气的外泻。
我感动得差点哭出声来,上天啊,你居然赐予我如此神物,我黄涟漪又怎么会辜负你呢,今后若不把天下美女尽性奸遍,怎么对得住你对我的厚爱!
我很久没有动静,阮知书脸上痛苦之色终于稍减。
既然有神物护主,今天自然要尽情把这个女子奸个够!什么“绝阴体脉”也绝对不会是我胯下之敌的。
没有任何先兆,我全身向前一突,神物终于一插到底。阮知书再次尖叫一声,这次却是痛得晕了过去。
没有任何怜惜,把她双腿架在我肩上,从她肩上输一股内力过去,让她马上醒过来。奸淫她,就要让她保持在清醒状态,记得她的每一个尖叫声,每一次快感。
很快,幽幽醒来的阮知书就发现了自己正以一个极其羞人的姿态被我奸淫玩弄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