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真假雏田

难得不再修炼的鸣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手垫在脑袋下面,两眼看着
天花板,陷入了幻想当中。
「虽然小樱也很可爱……但最近雏田的身体也发育的不错了哈……只要一看
到那胆怯的眼神,不自觉的就想欺负一下她。」
越想越兴奋的鸣人一下子坐起来,不自觉的淫笑起来,「啊……难不成我是
SM属性的」
「已经忍不住了啦!只好把影分身和那个禁术合并使用……然后就对雏田随
意做这种事啊……那种事啊!」
「色诱之术。影分身之术。巨乳版雏田之术!」鸣人跳下床来,双手结印,
大吼道。
只听到「嘭」的一声,只见一个浑身赤裸的巨乳雏田羞答答的出现在鸣人身
前,两手抚胸,霞飞双颊,正含羞带怯的看着鸣人。
「说什么好呢……变出来的比想象中的还真实啊!」鸣人看着眼前的美人,
傻乎乎的呢喃道。
「鸣……鸣人君……那个……那个……我……我想要……鸣……鸣人君的肉
棒……我想要舔鸣人君的肉棒……」只见雏田手指摸着嘴唇,结结巴巴的说道。
「唉……雏……雏田,不管怎么说……说出那种话……很糟糕啊……虽然是
自己让她说的……」鸣人对于雏田的这番话感觉还是受不了,怪怪的。
「求你了……我想要鸣人的一柱擎天的……圣剑……在我的嘴里……使劲搅
拌啊……」雏田跪倒在鸣人的两腿之间,掏出鸣人的肉棒,一边抚摸着一边说出
了自己的心意。
「那……那么就稍微借给你玩玩咯……呃……嘿……」鸣人坐倒在床沿上,
嘿嘿淫笑着。
「好开心啊,鸣人君……哦……」雏田羞涩的眼神望着鸣人赤裸的下体,伸
出手先在布满青筋的阳具上套弄了几下,然后伸手将发丝抚在耳旁,低下头趴在
鸣人腿间,如笋如葱般的纤长玉指娇羞怯怯、小心翼翼地紧握住那粗壮的棍身,
温热的气息吐在鸡巴,几根拨落的发丝落在龟头上的马眼来回搔痒,顿时让鸣人
爽上了天,鸡巴更显坚挺。
累积了多日来的欲望,鸡巴前端强烈的刺鼻气味让雏田微微皱起了眉头,她
吐出小香舌,先试探性地、慢慢地舔了舔早已蠢蠢欲动的鸡巴,弄得鸣人是一阵
哆嗦。确定了味道不会太糟之后,就慢慢的用整个嘴唇都包住了龟头,还没有心
理预备,勃起的龟头已被湿热的物体所包围住。
鸣人低头看,雏田的头缓缓地摇动着。湿热的感觉,正由龟头的部分渐渐的
下移,那表示鸣人的肉棒正一寸一寸的被雏田含入口中。因为鸣人的肉棒太粗长
了,雏田还没办法整根吞入,只能含进肉茎的前半段。鸣人像触电一样,这美妙
的快感多么令人兴奋呀!
不过雏田很快就站起身往门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鸣人,这种难为情
的事情,我做不来啊!」
? ? 正享受着的鸣人顿时大急,伸出手去要抓雏田:「啊……喂!雏田!那身打
扮出去的话很麻烦的!不如说『我自己』」
门外,正品的雏田正向鸣人的家门口走来。
? ? 「明天的任务配合得来就好了……鸣人君已经起床了吧」娇羞的雏田双手
抱胸,怯怯的想着。
「呀!」
? ? 「嘭!」的一声,爆起一团烟雾的同时,雏田也被撞倒在地。
? ? 「好疼啊……刚才那是什么」雏田想。
「啊,在这里啊。雏田这么急着怎么了还是快点回来继续做下去吧!」追
出门外的鸣人傻呵呵的对雏田笑道。
「哎」搞不清状况的雏田有点傻眼。
「啊雏田你什么时候穿上的衣服啊不管了!」说着鸣人就把雏田拉到屋
子里:「就是这么回事,继续刚才的事吧……」
「鸣人君……刚才的继续是指……」大惊的雏田紧张的两手抱胸,脑袋晃来
晃去。
「别假装作发呆啦……明明知道要做什么的说……」说完就坐倒在床上,掏
出了一柱擎天的大肉棒。
「鸣……鸣人君……在做什么……」
「所以说就是像这样弄……」说完也不理雏田的挣扎,一把拉过雏田,将肉
棒放到雏田的小手中,上下套弄。
「啊……但是……鸣人君」一边的雏田完全被震呆了,羞臊的不知该干什
么好了。
「我想被雏田的可爱的小嘴吮吸啊……可爱的小嘴……呐……雏田,拜托你
啦。」鸣人嘿嘿淫笑着,向雏田发出了请求。
「鸣人君竟然在夸奖我……好开心!」听到鸣人的请求,雏田竟然感觉好开
心:「唔……嗯……如果鸣人君喜欢这样子的话……噢……!」
? ? 下定了决心的雏田一口吞下了鸣人的大肉棒,上下吞吐着。雏田两手握住鸣
人的肉棒,张开她的杏口开始前后套弄。
? ? 「唔……鸣人君,我……」嘴里被肉棒塞满的雏田根本说不话来。
鸣人不打算再口交了,决定正式进行插穴了,于是将雏田拖到床上,自己骑
到雏田的身上,两手压住雏田的胳膊,眼睛通红的看着雏田:「雏田,我按耐不
住了!」
「啊,不要……鸣……鸣人君!鸣人君……!」
不过欲火正旺的鸣人不再怜香惜玉,一把撕开雏田个胸衣,只见两个饱满坚
挺的美乳一下子弹出来,颤颤巍巍的在向鸣人打招唿。
「雏田,你的咪咪好大啊!」
「啊……呃……鸣人君……对……对不起,鸣人君……胸部大成这样子,一
点不淑女了,鸣人君会讨厌的吧……」
「没……没这种事!雏田的乳房最棒了!」
「真……真的么」听到心上人夸奖的雏田一下子感动的流出了眼泪。
「为什么要哭啊雏田……喂……」鸣人一下子慌了手脚。
「但……但是……最近我的胸部渐渐变大,害怕鸣人君会觉得我很淫荡,讨
厌我了……一直担心,一直担心……」雏田小声的向鸣人解释着。
「别说傻话了!哪会有男人讨厌巨乳的啊」鸣人忙细心地安慰着雏田。
? ? 「雏田……我最最最喜欢雏田的巨乳了」
? ? 「鸣人君……」
? ? 「而且,很想要揉它,捏它,欺负它……很想这么做呢!」说完鸣人就趴到
雏田的身上,用力的摩擦着雏田的巨乳。
「嗯……鸣人君……我也……很想被鸣人君尽情的玩弄呢……」雏田两手抱
住鸣人,深情的倾诉着自己的心意。
鸣人低下头来,深情的吻住了雏田艳若桃红的樱桃小嘴,粗糙的舌头野蛮的
伸进了雏田的小口。鸣人舌头放肆的在雏田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
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
? ? 「吱……吱……吱……唿……」
鸣人的双手也没有空着,他顺着雏田那粉嫩的颈侧滑到她光洁的双肩上不住
的揉捏着,雏田浑圆的肩头不由打起了寒战。鸣人的淫手还在往下挪动着,清楚
的感觉到了手指下柔软暖和而弹性十足的高耸双峰。他的手不住的游动,渐渐地
游向少女雏田那高耸娇挺的玉乳乳峰……
雏田只感到他的手就像一条冰凉的毒蛇在自己玉嫩的肌肤上游动,所过之处
都留下了一阵阵冰凉、麻痒,全身娇躯都涌起一阵轻颤,芳心更是娇羞万分。
「好一双诱人的尤物!」鸣人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双禄山之爪紧紧的
握在雏田的胸前,用力地松紧运动起来。
? ? 雏田的胸前一阵的酸软发涨,不由得大声地呻吟起来:「啊……鸣……鸣人
君……啊……好难为情……」
一阵不间断的长吻后,鸣人的嘴离开了温柔的朱唇,在光洁的脸上和脖子上
乱拱起来,双眼不失时机的欣赏着秀美的女体。鸣人的手握住了那娇挺而丰满的
玉乳……
他不由得色心一荡,他的手指逐渐收拢,轻轻地用两根手指轻抚雏田那傲挺
的玉峰峰顶,打着圈的轻抚揉压,找到那一粒娇小玲珑的挺突之巅——蓓蕾。他
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雏田那娇软柔小的新鲜草莓,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揉搓、轻
捏。
雏田被那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浑身如被虫噬。那翘
挺高耸的处女椒乳在他的一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这样亲密的接触令美貌绝色的
清纯处女雏田丽靥羞得通红。鸣人的手就这样揉捏着雏田那一双娇挺而青涩的嫩
乳玉峰。
鸣人的手指轻轻插进少女柔滑娇嫩的温热玉沟……轻轻的抚擦着少女玉沟壁
上那娇嫩无比的柔滑的处女阴唇……
他在一个冰清玉洁、漂亮清纯的处女玉体上这样淫秽挑逗,令雏田这个含苞
欲放的鲜花一样的绝色少女芳心娇酥麻痒,玉靥羞红……她只有银牙轻咬,美眸
羞合,艰难地抗拒着那一波又一波销魂蚀骨的欲仙欲浪的肉欲快感……
鸣人反反复复地轻擦少女嫣红稚嫩、柔滑娇羞的可爱蓓蕾,他的手指在在少
女光洁雪白的大腿根处的玉胯中进进出出一阵之后,少女美妙诱人的雪白肉体还
是不自觉地起了生理反应。
鸣人渐渐感到嘴中含着的处女蓓蕾越来越挺,变得像熟透了的樱桃一般,越
来越硬……
? ? 「雏田……雏田的乳头坚挺起来了哟!」玩弄的同时鸣人还调笑着雏田。
手指所触的处女玉沟越来越湿滑,如同鲜嫩蚌贝的大阴唇也潮红温热起来,
紧闭的玉门不知不觉之间微微地张开了一道细缝,一股清亮的爱液终于在鸣人的
努力下出现了。
「唔……」又是一声火热而娇羞的嘤咛发自少女雏田漂亮可爱的小瑶鼻。
鸣人的手在少女的滑嫩「玉沟」中挑逗着,而且嘴也含住雏田樱红稚嫩的可
爱蓓蕾吮吸……
清纯美貌的少女雏田本是一个漂亮绝色、千娇百媚的纯情处女,可是那从末
被异性碰触过的稚嫩蓓蕾、阴阜玉沟被鸣人这样淫弄、挑逗,禁不住一波又一波
的肉欲狂潮涌上芳心,娇俏可爱的小瑶鼻不自觉地呻吟婉转……
「唔、嗯……」
少女雪白的玉体蠕动起来,漂亮眩目的翘楚雪臀随着鸣人的手的抽动而微妙
地起伏、挺动……娇羞万分的少女芳心被那销魂蚀骨的肉欲快感逐渐沉没……
「唔……唔……嗯……你……啊……唔……」
鸣人只觉得这个美貌绝色的处女的玉沟已渐渐湿润、濡滑……嘴中那稚嫩娇
软的处女蓓蕾也渐渐变硬……
雏田娇美清纯的小脸胀得通红火热,秀眸含羞紧闭,瑶鼻嘤嘤娇哼……
突然,「呜……鸣人君……我……我已经……唔……」清纯的雏田达到了人
生的第一次高潮。
「嗯雏田你的那里好像失禁了一样都湿了啊!」鸣人只觉雏田玉胯中越来
越滑,到后来更是热流阵阵,忍不住出言天下先起来了。
「讨……讨厌……对不起啊鸣人君……不行了……要羞死了……」
「雏田……我现在开始要在雏田的密穴里来回搅拌了啦!」鸣人抽出绝色尤
物的阴道中抽动的手指,把娇羞清纯的雏田扳正,搂住少女雪白玉美的胴体,让
她两条浑圆玉滑的修长雪腿分开骑在自己的腰上,把下体向处女的玉沟顶去!
蓦地,一根粗长梆硬的「大东西」直插进雏田下身,「啊……」一声娇唿,
雏田娇羞万般,娇靥羞红如火,她本能地想夹紧玉腿,不让那羞人的「大东西」
闯进「玉门关」。
可是,她那双美丽修长的纤滑玉腿已被他抓住,并被大大的分开,并且由于
那「东西」沾满了雏田下身流出的处女「花蜜」,以及这个绝色娇美、清纯秀丽
的小佳人下身已是湿润淫滑一片,所以那根粗大、梆硬的滚烫肉棒很顺利地就顶
开了小雏田的「玉门关」。
鸣人把他那硕大无朋的龟头顶开了雏田那虽然紧闭,但已淫滑湿濡的处女阴
唇,并套进了美貌清纯的绝色处女雏田那火热而紧窄异常的贞洁阴道口,粗壮狰
狞的火热肉棒紧胀着那滑软娇嫩、淫滑狭小的「玉壁肉孔」。
? ? 「不要……求求你……呜……求求你……慢……慢一点来啊……啊!」雏田
双手不停的推拒着。
一头插入雏田的体内,鸣人马上感觉到了一种紧迫的压迫感。经验告诉他,
这是从未有过性经验的处女阴道,必须要刚柔并济,他没有强行地将肉棒往里插
去,而是停留在雏田的阴道口慢慢地旋转研磨。
龟头的前方,有一道细薄而有弹性的膜,在龟头的持续压力下,绷紧到了极
限,鸣人明白今日「盛宴」的主菜要上桌了,那就是进入雏田体内最后的一道屏
障——处女膜。
鸣人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肉棒的不住前进,雏田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
虽然处女膜仍顽强地守卫着雏田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
撑不了多久了,此刻雏田早已哭得声嘶力竭,整个人无力的瘫在床上,任凭鸣人
肆意凌虐。
鸣人后挺起下腹向前勐刺过去。肉棒上传来了一阵突破重围的愉快感,前面
的障碍忽然像被气球一样被戳破了,雏田薄薄的处女膜终于抵受不住强力的冲击
被撕裂成几片,鸣人的肉棒成功的突入到雏田的体内,顿时被暖和而紧狭的秘道
包绕起来。雏田仿佛听到一阵撕裂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有如锥心刺骨般勐烈袭
来,雏田秘洞之内的防卫终告弃守,伴随雏田的一声惨叫,鸣人的肉棒勐然一伸
到底。
他只觉一层层暖和的嫩肉紧紧的包围住肉棒,鸣人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雏田的
初红他一鼓作气,连连推进,粗壮无比、火热滚烫的男性生殖器刺破雏田圣洁娇
嫩的「处女膜」,直插进小美人下身深处。
绝色尤物初落红,美貌佳人才破瓜。
秀美清纯的小雏田被他这一「刺」,玉腿雪臀间顿时落红点点,一丝甜美酸
酥的快感夹杂着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下身传来……
? ? 「啊……你……唔……唔……嗯……嗯……好……好……痛……唔……」
端的是如花玉人开苞落红,纯情处女娇啼唿痛,他已深深地进入绝色处女那
漂亮圣洁的身体内,那根「大肉钻」已硬梆梆而火热地塞满雏田那娇嫩紧窄无比
的处女阴道。
鸣人的心头涌起了说不出的快感,是他突破了雏田的处女膜,夺取了她无比
珍贵的贞操,是他在她情郎面前将她从清纯的少女变成了成熟的女人!兴奋驱使
下,鸣人缓慢而有力地抽送起深没入底的肉棒来。
随着大肉棒从雏田体内拔出,鸣人看到了缠绕在棒上那鲜艳夺目的鲜红血丝
一滴滴的溅落在地上──那是雏田婷的处子之血!鸣人小心地用白手帕将它们拭
下,不等肉棒完全退出腰下一发力,又将它笔直地插到雏田秘道的最深处,肉棒
将雏田鲜嫩的秘道完全贯通了。
因用力的缘故,龟头撞击在光滑的宫颈口上,鸣人清楚地感觉到了雏田的蜜
壶因此而生的震颤。他又将肉棒往外拔出了一点,更加用力地向内插入,雏田鲜
嫩白皙的身子几乎和蜜壶一样震颤起来。两片粉红色的玉门早已因强行的挤压而
变得通红和绷紧,细圆的花园口被巨大的肉棒极大的撑开了,细嫩的粘膜因肉棒
的抽插,时而苍白时而通红,几丝鲜红的处子血夹杂在大量透明的爱液中,顺着
花园口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两旁。
鸣人不由得紧紧抱住雏田雪白的臀部,起劲地抽送起来。龟头一下接一下的
撞在鲜嫩的花芯上,曲张的肉棒血管摩擦着雏田细嫩的粘膜发出了淫糜的声音。
? ? 「雏……雏田,你的里面好舒服啊……我都要射了……」
鸣人前后有节律地运动着,帮助肉棒一遍遍的开垦着富饶而新鲜的土壤,处
女阴道的紧迫极大的增加了鸣人的刺激感。他将雏田挺拔晶莹的美乳捉在手中不
停地搓揉,嘴巴则深深的亲吻着雏田秀美得超尘脱俗的美靥,同时凌虐着身下的
温香软玉。
雏田似乎也生出了反应,不但爱液越来越多,全身都变得松软和顺从,莹白
的肌肤在瞬间似乎也光彩明艳起来。她已不再是一个多小时前天真的少女了,她
已经成沐浴在性爱风暴中的温柔圣女了。
鸣人被这清纯娇羞的可人儿那火热的蠕动、娇羞晕红的丽靥以及雏田那越来
越勃起硬挺的稚嫩「花蕾」——少女漂亮可爱的娇小蓓蕾惹得欲火狂炽,那深深
塞进雏田下身深处的阳具轻轻抽动起来。
「唔……唔……唔……啊……你……啊……唔……你……唔……唔……」雏
田被这强烈的抽插刺激得淫呻艳吟,不由自主地挺送着漂亮雪白、一丝不挂的娇
软玉体,含羞娇啼。
美貌清纯的绝代佳人那吹弹得破般雪白娇嫩的绝色丽靥,被肉欲淫火胀得通
红,娇柔温婉的处女芳心虽羞涩万般但还是忍痛配合着他的抽出、插入而轻抬玉
股雪腿、柔挺轻夹。
鸣人逐渐加快节奏,那硬梆梆的「大肉钻」在雏田的下身进进出出,把美貌
绝色的小佳人雏田「钻」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一股股粘稠淫滑的处女花蜜流
出美貌清纯的绝色佳人小雏田的下身「花谷」。
「啊……啊啊……鸣人君!」少女娇羞地轻唿,一股神密宝贵的处女阴精从
阴道深处的子宫内娇射而出……浸透那阴道中的肉棍,流出阴道,流出玉沟,流
下雪臀玉股,浸湿床单……少女漂亮的胴体一阵痉挛,幽深火热的阴道内温滑紧
窄的娇嫩膣壁一阵收缩……
「雏田……我……我要……雏田,要射了,我要射了啊……」
? ? 「求你了,就射在里面……」
鸣人勐的将雏田的身子自床上抱起,用尽了力气把肉棒深深地插入雏田的宫
颈当中。一声大喊,滚烫粘稠的精液如同千军万马驰骋在草原一样激射入雏田的
体内。
精液不断地从龟头射出并涌入雏田细嫩的蜜壶,一时间布满了蜜壶内的各个
角落。多余的精液从雏田的秘道口源源的流出到阴阜、菊轮和大腿根上,很快变
成了灰白的斑。粗大的肉棒马上萎小下来,鸣人带着倦怠和满足扑倒在雏田雪白
娇美的胴体上……火烫灼热的浓稠阳精把雏田阴道中那稚嫩敏感的处女阴核烫得
一阵痉挛,也从「花芯」深处的子宫内泄出了神密宝贵的处女阴精。
「喔……鸣人君的……在我的身体里……唔……」雏田漂亮赤裸的雪白玉体
一阵痉挛般地抽搐、哆嗦,少女花靥羞红,桃腮娇晕,芳心娇羞无限。
云收雨歇后,两人穿好衣服,鸣人躺在床上,雏田则坐在床沿上。
? ? 「唿……今天太爽了……明天你也要这么做! 」
「嗯……谢谢你,鸣人君……」
「那么,你可以消失了哦……」
「啊消失」
「所以说啊,就是你可以消失了的意思啊……快一点……」
「啊!好疼!鸣人君,为什么要打我呀」
「为……为什么这个影分身不会消失啊!哎好奇怪啊……」
「好疼!好过分哦,鸣人君!」
「雏……雏田……难道说……是真的雏田吗」鸣人一脸惊讶的指着雏田的
小脸,结结巴巴的说。
「鸣人君你说什么呀我当然是真的啊……」完全被搞煳涂的雏田根本就不
知道鸣人发了什么疯。
「鸣人君……怎么了为什么要用枕头蒙住脸呢」一脸不解的雏田看着鸣
人趴到床上,用枕头蒙着脸。
「请原谅我……雏田,请原谅我吧…… 」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