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同人】(2改)


  (二)
   田之國某處的秘密基地
  佐助正在一個燈光昏暗的房間中佐助坐在億個長型沙發上,佐助現在正專心的看著面前的水晶球,水晶球裏面正顯示著火影辦公室裡目前的畫面,畫面上顯示著漩渦鳴人自從體驗過剛手那淫蕩的肉體美妙的滋味後,便常常跑來要求剛手再給它跟上次一樣的獎勵,像是現在水晶球就顯示著鳴人跟剛手的春宮秀。
   「呼。。。呼。。。剛。。。剛手奶奶,幹你真是太爽了,跟我自己打槍亙本完全不能比阿~」剛剛又射了一次精的鳴人對著現在騎在自己身上的剛手說道
  ,「呿!老娘的身體哪是你的手指頭比的上的?」剛手一邊慢慢的站起來一邊說道,「不過。。。你到底什麼時候要跟雛田分手啊?」坐回椅子上的剛手不爽的向鳴人問道,「這。。。這個。。。我找時間一定會說的拉。」坐在桌子上的鳴人心虛的說道,「在不去跟他說,你下次就別來了。」「唉呦,別這樣啦。。。好啦。。。我最近一定會去跟他說啦。不過你嘴上這麼說,我每一次來你還不都是乖乖脫下褲子。。。」「你說什麼!?」,「沒什麼!!我先走了!!」
   看到有如一陣風似的落跑的鳴人,這時剛手慢慢的把上半身趴到桌上,一隻手撐住頭一隻手則伸向自己的胸部開始揉捏起來,「呼。。。呼。。。可。。。可惡。。。快稱不下去了。。。」
   看到剛手趴到桌子上後,佐助的嘴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便關閉了水晶球上的影像。
   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走到佐助身後的香磷對佐助說道,「佐助大人,日向家的回覆來了。」
   走到佐助面前的香磷,將手中的捲軸交給佐助後,便跪下來小心翼翼的將佐助巨大的雞八撈出來一口含住。
   無視正跪在自己前面細心吞吐的香磷,佐助在看完手中的捲軸後,說道「伊藤誠、比良阪龍二,給我過來。」
   三分鐘後,佐助的背後來了一高一矮的兩人,比良阪龍二為較高的人,伊藤誠就是較矮的那人,比良阪龍二有著一頭及肩的灰髮有一點駝背還帶著一復原型眼鏡,臉上掛著一個讓人不舒服的微笑,伊藤誠則是完全相反,不但比較矮也挺著一個大肚子,遠遠的看就是一顆球,臉上則是露出一個淫蕩又有一點諂媚的微笑。
  「佐助大人,你找小的們有什麼吩咐呢?」伊藤誠先是羨慕的看了一眼正在幫佐助口交的香磷吞了一下口水後便立刻滿臉笑容的問到。
   「我要你們去火之國一趟,任務都寫在這裡了。」佐助說完後立刻朝身後都了一個捲軸。
   「是~是~小的立刻就去辦。」「嘻嘻。。。告辭了。。。」接住了捲軸的伊藤誠在用羨慕的眼光看了香磷一眼後,就隨著比良阪龍二那詭異的笑聲消失了。
   **********************************
  經過一天半的時間,伊藤誠和比良阪龍二終於到達了木葉忍者村的大門附近。
   「呼。。。呼。。。終於到了。。。長途跋涉果然對胖子不好阿。。。那嚜接下來。。。?」氣喘吁吁的伊藤誠看個拿起了捲軸的比良阪龍二說道。
   「嘻嘻。。。佐助大人說。。。等我們到了會有人來帶我們進去村子。。。嘻嘻。。。還真是讓人期待是誰呢。。。」「我們要怎嚜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而且對方又憑什麼相信我們?」聽到比良阪龍二的話的伊藤誠好奇的問到。
   「嘻嘻。。。關於這個。。。上面寫說。。。」「你們速度還真慢。」「哇!!是誰!?我是無辜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絕對不是音忍村派來的間諜!!」就再比良阪龍二準備說出認證方法時,突然從旁邊走出來一個人把伊藤誠嚇到差點尿褲子。
   靜音無言的看著正在拼命對它磕頭求饒的伊藤誠,有把頭轉向一直竊笑的比良阪龍二,「你們是伊藤誠和比良阪龍二?」「嘻嘻。。。伊藤誠。。。別再丟人現眼了。。。他是自己人。。。嘻嘻。。。」「啊?原來是自己人啊?還有,我剛剛只是以為他是敵人所以只是想讓他放鬆戒心而已!!」聽到靜音的問題,比良阪龍二就立刻對著還在磕頭的伊藤誠說到,知道對方是自己人的伊藤誠則是立刻站起來餵剛才的丟人現眼辯解。
   「嘻嘻。。。證明再裡面自己看八。。。」伸手接過比良阪龍二丟過來的捲軸的靜音,打開來看完後便把捲軸立刻燒掉。
   燒掉捲軸的靜音這時走到比良阪龍二的面前並往他手上塞進了一個黑色的長方形盒子,「喔。。。喔喔!!」伊藤誠眼睛睜大的看到把東西拿給比良阪龍二的靜音這時褪下了自己的黑色褲子,沒想到靜音的下半身不但沒有穿內褲竟然連陰道旁都被剃的光溜溜的,「你因該知道要做什麼吧?」紅著連的靜音把自己的雙腿大大的打開並且把上半身微微往後仰雙手則放在腰後握拳。
   「嘻嘻。。。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佐助大人了。。。」不理會在一旁看呆的伊藤誠,比良阪龍二把黑色方形盒打開,裡面放著一根黑色上面刻滿符咒和漲滿顆粒的按摩棒。
   「阿。。。恩。。。阿。。。」比良阪龍二一手拿起按摩棒,一手輕輕的剝開靜音的陰道並且慢慢的把按摩棒插進去,一邊插,靜音的陰道也源源不絕的流出淫水,淫水也順著還沒插進去的按摩棒低到了地上。
   「呼。。。呼。。。」按摩棒完全插進去後,靜音喘著氣的把褲子穿上,「走八。。。跟我來。」
   「從這裡進去,我已經把巡邏小隊都之開了。」靜音帶著比良阪龍二和伊藤誠到木葉忍著村城牆的某一處暗門說到。
   「這裡是日向家的一處秘密基地,入口在那邊,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任務完成後一樣從這裡離開。」說完後靜音就立刻離開了。
   「挖。。。真是羨慕佐助大人調教的功力。。。連剛手那女人的頭號第子丟被調教的這麼服服貼貼的。。。」「嘻嘻。。。我們快去做事八。。。拖太久被抓包你就繼續磕頭八。。。」不等伊藤誠反應比良版龍二說完後就走入了祕密技地的入口,伊藤誠也只能快速跟上去。
   **************************
   日向家的家主日向日足此時正待在位於秘密基地裡的一間密室中,日足心理正想著幾天前發生的事。。。
   **************************
  七天前
   「是誰!?給我出來!?」正在日向家的修練房的日足,突然感到一絲不對勁。
   「呵呵。。。真不愧事日足大人,居然這麼快就發現我了。」日向日足背後的牆壁此時慢慢出現了一個人影,人影旁邊有一個用白布蓋住的物體,這個人居然是佐助。
   「你這個叛徒!!來這邊想做什麼!?」看到佐助的日向日足立刻憤怒的質問到。
   「我只是有一樁交易想跟日足大人你談談而已。」對於日足的質問,佐助則不慌不忙的說到。
   「我跟你這種背叛自己村子的人沒什麼好談的!在不滾我現在立刻就把你抓住交給剛手大人!」聽到佐助的話,日足斷然拒絕。
   「哼。。。先別這麼說,雛田和花火終究是比不上寧次吧?日向一族的長老也實在是非常不安分對吧?」佐助扔然悠哉的說到。
   「嗚嗚!!」「怎嚜樣?日足大人對這樁交易是否稍微有點興趣了?」看到日足反應的佐助說到。
   「哼!說出你的交易內容。」
   「我可以幫你日向家的長老們對於宗家和分家繼承權的問題閉嘴,並且讓木葉以後從千手改姓日向。」
   「哈哈哈!!!」聽完佐助的話的日足突然大笑。
   「我說宇志波佐助阿,你是判逃時頭撞到樹幹所以變笨了嗎?你以為日向家的長老都是三歲小孩你要他們閉嘴就閉嘴嗎!?就算長老們都閉嘴了,你以為剛手大人不會察覺的事情有鬼媽!?而且你以為千手一族的其他人通通都死光了嘛!?給我滾!簡直浪費我的時間!」
   「哼哼。。。他們會不會閉嘴你到時候就知道了,至於剛手和千手一族的問題。。。哼哼。。。那亙本不是問題!」
   「你那是什麼意思!?啊!!剛。。。剛手大人!這。。。這是。。。?」不等日足把話說完,佐助就掀開了旁邊的白布。白布下面的剛手此時雙手分別被綁在兩邊的膝蓋,雙腳也被綁成M型,剛手的頭上帶著一副黑色耳塞眼睛被戴上黑色眼罩嘴裡也塞著一顆黑色束口球,陰道和肛門除了各被塞入兩顆跳蛋外,陰道被插入了一根按摩棒,肛門也被塞入了一串珠子。
   看著說不出話來的日向日足,佐助這時拿下了剛手的口球。
   「阿。。。佐。。。佐助大人。。。拜託讓母狗剛手高。。。高潮八。。。母。。。阿~~母狗剛手。。。想要佐助大人的大雞雞阿。。。恩。。。哈。。。哈。。。插入。。。插入母狗剛手的狗穴阿。。。嗚嗚嗚嗚。。。」佐助又重新把束口球給塞回剛手的嘴裡。
   「那嚜。。。日如大人我也該走了。。。要不要答應請快給我回復,至於報酬是什麼你因該已經知道了。」說完後不等日足說話,佐助再用白布蓋住鋼手後,就立刻消失了。
   **************************
  「來了嗎?」回想結束的日足也察覺到有人到了密室的門口。
   「進來八。」「嘻嘻。。。打擾了。。。」「呼。。。呼。。。這房子還真大阿。。。走的我累死了。。。」
   看到比良阪龍二和氣喘吁吁的伊藤誠,日足說到「就你們兩人嗎?」
   「當然!!其實有我就夠了!!我可是佐助大人最得力的左右手啊!!」為了挽回顏面的伊藤誠大聲的說到。
   「嘻嘻。。。日足大人。。。交易的代價準備好了吧?」「喂喂!聽我說話啦!!」無視伊藤誠廢話的比良阪龍二說到。
   「哼!」日足這時把身體往旁邊挪了兩部,她的身後正躺著日足的小女兒日向花火。
   「喔。。。喔喔!!這。。。這是極品蘿莉阿!!」「嘻嘻。。。日足大人真是捨得阿。。。伊藤誠別流口水了。。。把東西拿出來八。。。」比良阪龍二說完後,伊藤誠立刻把口水擦乾後,從胸前拿出了一個捲軸。攤開後,伊藤誠結印從捲軸中變出了一個剛好能放進十歲小女孩的木桶。
   「咕嚕。。。十。。。十歲小女孩的肌膚珍。。。真是。。。」「嘻嘻。。。伊藤誠。。。別浪費時間了。。。越早回去佐助大人的獎賞會越豐厚的。。。佐助大人最近好像才有調出了兩隻。。。。」聽到比良阪龍二的話,伊藤誠就跟變了個人似的立刻把花火放進木桶內並且蓋上蓋子貼上符咒,「動作快!!時間緊迫!!」說完就衝出去了。
   「把這封信給寧次他就會明白了。」日足從懷裡拿出了一根捲軸交給了比良阪龍二。
   「嘻嘻。。。那嚜。。。日足大人請不要擔心花火小姐。。。那個木桶只會讓她昏睡一陣子。。。接下來我們會去說服寧次的。。。嘻嘻。。。那嚜告辭了。。。」說完後比良阪龍二也離開了。
   **************************
   「嘻嘻。。。伊藤誠跑哪去了呢。。。」從日向秘密基地出來的比良阪龍二此時卻沒有看到因該早已經出來的伊藤誠。
   「呼。。。呼。。。比良阪龍二你可終於出來了。。。」正當比良阪龍二可慮是否該出去找伊藤誠時,伊藤誠卻自己出現了。
   「嘻嘻。。。你肩膀上那是?」比良阪龍二看到伊藤誠肩膀上放著一個女生,「我剛剛出來時看到的獵物,大概是拉麵店的打工小妹八,看他姿色不錯,所以就把它抓來順便獻給佐助大人八,嘿嘿。。。忍者玩久也會玩膩的,我這麼貼心佐助大人一定會大大獎勵我的,哈哈!」伊藤誠一邊得意的自誇一邊把那女生放入剛拿出來的新木桶中並蓋上蓋子封好。
   「嘻嘻。。。那嚜現在可以繼續下一步了吧?」比良阪龍二說完後就跟伊藤誠一起朝向木葉的訓練場前進。
   **************************
   在木葉的某一個訓練場中,此時寧次和天天正專心的看向一片樹林。
   「白眼!」寧次對著森林使用白眼,「1隻2隻3隻4隻5隻6隻。。。」,這時天天抽出一枚苦無射向森林裡面,森林立刻飛出了受到驚嚇的小鳥,「呵!狀況很好」寧次看到飛出森林的小鳥數量和剛剛用白眼偵查道的數量一致。
   「寧次~你好厲害喔!這樣下去以後日向一族裡最裡害的一定是你。」看到心儀的人狀況良好天天忍不住說到。
   原本喜悅的心情,一聽到天天的話,寧次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寧次的心理立刻想到前幾天被日向的長老叫去下馬威,警告她手好分家的本分,日向家主的位子永遠是宗家的輪不到分家,一想到那天,寧次心裡就有一股火。
   「寧次。。你別胡思亂想,我沒別的意思。。。」發現到自己說錯話的天天立刻開始想補救的方法。
   「等。。。等一下寧次!」正當天天還在響補救方法時,寧次卻突然一手拉住天天網森林裡走。
   等到寧次確定附近沒人後,寧次用力把天天壓在樹幹上並且用力的脫下她的褲子。
   「寧。。。寧次!等一下,人家還沒准備。。。啊!!」天天還沒把話說,陰道頓時一痛,寧次不管天天的陰道到底濕了沒,就直接把她的雞八用力差了進去。
   「寧次!拜託你先拔出。。。」「啪!!」「阿~~」聽到天天請求的寧次不但不拔出來反而用力的往天天的屁股打了下去,但是天天發出的卻不是慘叫聲,而是發出了一種很舒服的呻吟。
   「哼哼。。。你果然要這樣才有反應阿。。。你真是太淫蕩了!」寧次的雞八再打了天天的屁股後明顯的感覺到天天的陰道頓時滑潤許多。
   「寧次。。。拜託。。。阿。。。拜託在多打人家的屁股擠下。。。」「啪!啪!啪!啪!。。。」「阿~~~好。。。好爽。。要。。要來了。。。阿~~~~」寧次在連續打了天天的屁股數下後,突然感到天天的陰道有一股熱源衝向了自己的雞八。
   「阿。。。啊!!」『可惡!!為什麼又這麼快。。。』感到強烈刺激的雞八噸時在天天的陰道中射出一股白色的液體。
   「嘻嘻。。。寧次小兄弟。。。你這是早洩阿。。。」原本打算在幹一次天天的寧次深後突然傳來一個詭異的聲音。
   寧次往後一看就看到一臉拼命憋笑的比良阪龍二和光明正大笑出來的伊藤誠。
   「哈哈哈哈。。。寧次小兄弟早洩!!哈哈哈哈。。。」無視臉色發青的寧次伊藤誠一邊大笑還一邊在地上打滾。
   「說!!你嚜是什麼人!?」連忙穿上褲子的寧次大聲的說到。
   「嘻嘻。。。看了這個你就知道了。。。」比良阪龍二拿出了日足給的捲軸丟給了寧次。
   「這是。。。日足大人的筆跡!?」無法理解對方為什麼會有日足寫的信的寧次,先打開捲軸想要先看看裡面的內容。
   看著信的寧次臉上的神色先由驚訝轉為懷疑,再由懷疑轉為凝重,看完後,「你們真的能夠達成約定嗎?」寧次嚴肅的問到。
   「嘻嘻。。。我相信日足大人的新上已經表明了一切了。。。如果寧次小兄弟還是不信的話。。。就請直接離去。。。但是如果相信我的的話。。。就請你也學學日足大人展現一下自己的誠意八。。。」
   寧次地下頭考慮了一下子,突然轉身走向還沒醒過來的天天,一把抓起她,「把這女人拿走八。」說完,便把天天當垃圾一邊丟向滿臉不可置信的伊藤誠。
   「哇塞!!寧次小兄弟,你還真是捨得阿。。。」「哼。。。等我當上加主這種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嘻嘻。。。隨你高興。。。」比良阪龍二說完後,便把天天放進第三個木桶中。
   「嘻嘻。。。那嚜告辭了。。。」「回去領賞摟~~」
   (待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