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绝世唐门绿帽篇之明都大赛】(一)


  主要角色:
  王冬儿
  性别:女
  等级:六十一级强攻系兽武魂、器武魂战魂帝。
  简介:曾女扮男装化名“王冬”,十七岁,史莱克学院学生。年龄比霍雨浩小。神秘宗门昊天宗的大小姐,宗门中两个守护他的人都有着全万年魂环,因此在斗罗大陆上有着深厚的背景。在使用“冰霜中的独舞,光之霓裳”时出时她的额头会出现三叉戟标记。在海神缘相亲活动中揭露了自己的女儿身。和霍雨浩正式成为情侣。
  外貌:粉蓝色头发,粉蓝瞳,极为漂亮,可能为唐三与小舞之女。能与雨浩进行三生武魂融合,
  武魂:三生武魂(光明女神蝶;昊天锤;未知)
  主武魂【光明女神蝶】
  品质:黄、紫、紫、黑、黑、黑
  第一魂环? 翅翼铡刀
  第二魂环? 蝶神之光? 群体光元素攻击
  第三魂环? 蝶神斩? 大量光元素形成的刀刃
  第四魂环? 六芒星阵? 释放光元素法阵,束缚敌人并消耗敌人魂力
  第五魂环? 光神附体? 三秒内,让自身化身为光元素之体,亲和除黑暗属性外其他一切属性元素,攻击时令自己任何其他魂技威力增加一倍,并且对黑暗属性爆发出三倍于自身的攻击力。
  第六魂技?? 未知???????
  第二武魂:【昊天锤】
  品质:黑
  第三武魂:【未知】
  魂骨
  黄金之芒左臂骨
  光之破魔右臂骨
  狼猿左腿骨? (瞬间移动)
  霍雨浩
  性别:男
  代号:修罗之瞳
  等级:五十二级控制、强攻双系本体武魂、兽武魂战魂王
  简介:在星斗大森林遇到百万年魂兽天梦冰蚕,并获得其化成的斗罗大陆第一也是唯一的百万年精神系的智慧魂环;灰色光球——伊莱克斯的神识进入并沉睡在霍雨浩的精神世界里并在之后成为第三武魂。加入没落的唐门,并进入史莱克学院学习,由于突出的表现正式成为一名武魂系、魂导系双修的学员,史无前例的存在。极北之地第二霸主四十万年魂兽冰帝成为其武魂——极致之冰属性兽武魂冰碧帝皇蝎,并被赋予了一枚四十万年的魂环和一块四十万年的躯干魂骨。在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精英赛中,通过拍卖得到噬灵凶刀,并获得凶刀中的生灵之金,觉醒生灵之眼,伊莱克斯也得以保住最后一丝神魂不消散。大赛结束,回到学院,同贝贝等六人一同被终身授予史莱克七怪称号,后被龙神斗罗收为关门弟子。作为交换生前往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释放雪帝胚胎,获得雪帝魂灵并获得橙色魂环。从日月学院归来后,成为了海神阁成员,排名末位,但却是历史上最年轻的海神阁成员。参加相亲活动,获得了三位女学员的好感(为宁天,凌落宸,王冬儿),最后选择王冬儿,两人以二挑五,取胜,以离开海神缘相亲会。后为治疗王冬儿暗疾(实为考验)去了落日森林,受伤严重,现在只有上身可以动。之后第二次参加了全大陆高级魂师精英赛以及地下魂导师大赛。
  武魂:三生武魂(灵眸;冰碧帝皇蝎;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
  主武魂【灵眸】
  属性:精神系? 控制系本体武魂
  品质:莹白(莹白是百万年魂环封印后的颜色,原为淡金色,会根据魂力增强而增强)、黑、黑、黑、黑
  魂技:
  第一魂环(魂灵,具象化魂环)
  生命反射之盾
  精神探测
  精神共享
  精神干扰
  灵魂冲击
  第二魂环? 模拟
  第三魂环? 虚弱
  第四魂环? 精神混乱
  第五魂环? 拓印
  第二武魂【冰碧帝皇蝎】
  属性:极致之冰
  强攻系兽武魂
  品质:红(隐藏四道金纹,四十万年魂环,其中冰碧帝皇蝎原本为三十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后成为霍雨浩的魂环后在天梦冰蚕的帮助下躲过天谴进化为四十万年魂环)、橙、橙、橙、橙(第二、三、四、五魂环均由雪女魂灵将自身实力隐藏在其中所致,第五魂环无法使用。)
  魂技:
  第一魂环 冰帝之螯? 冰帝护体
  第二魂环(魂灵)? 雪舞极冰域
  第三魂环(魂灵)? 大寒无雪
  第四魂环(魂灵)? 帝剑,冰极无双
  第五魂环(魂灵)? 未知???????
  第三武魂【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是《神印王座》中亡灵天灾伊莱克斯的名言,经众多书迷呼吁以及唐家三少本人亲自肯定,伊莱克斯在斗Ⅱ中出现成为霍雨浩的第三武魂。)
  品质:灰色(由于武魂特殊性,不能附加魂环)。
  王秋儿
  性别:女
  等级:六十一级强攻系兽武魂战魂帝
  简介:相貌和王冬儿几乎一模一样,比王冬儿身形成熟,武魂是龙类武魂中都是极其罕见有力量之祖之称的黄金龙。十九岁。曾被霍雨浩误认为是王冬儿的姐姐。喜欢霍雨浩。
  武魂:黄金龙(极致武魂)
  魂环品质:黄、黄、紫、紫、黑、黑
  武器:黄金龙枪
  特殊技能:黄金之骄傲
  极致武魂三大极致天赋:黄金之骄傲;黄金之感知;未知
  贝贝
  性别:男
  绰号:霹雳贝贝
  等级:六十四级强攻系兽武魂战魂帝
  原型:三少的好友,知名网络写手 一毛不拔大师 贝志城
  简介:“史莱克七怪”队长,唐雅的开山大弟子和爱人,外表儒雅俊秀,20岁左右,史莱克内院弟子,为大师和柳二龙后代。新史莱克七怪队长,唐门大师兄,年龄最长,但也只是月份间的差距,对霍雨浩像大哥哥一般十分照顾,在修炼上给予霍雨浩不少指导。和唐雅是情侣,一心想帮唐雅重振唐门,曾经是史莱克学院外院双子星之一,堪称外院最强攻击武魂,为穆恩之玄孙。穆恩临死前将其武魂进化为蓝电光明霸王龙。
  武魂:蓝电霸王龙(隐藏光明属性)可变为蓝电光明霸王龙。
  魂环品质:黄、黄、紫、紫、黑、黑
  ****
  ???
  ??? 一顿晚饭,吃的放松而温馨。
  大家都没有急于出发,还有两天才是大赛报名的最后截止日期呢。
  等进入明都之后,他们就要无时无刻的都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才行。
  而此时在这里,却是难得的放松、休息之处啊!正在大家晚饭吃的差不多。
  喝着最后一道鲜美的肉汤,各自休息的时候,突然间,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
  声响起。
  没等大家起身查看。
  霍雨浩熟悉的精神探测共享就已经出现了。
  完全呈视角状的精神探测图像,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
  那是一支马队,一共有十四个人,清一色的黑色劲装。
  跨下马匹都不是凡品,比普通骏马要高大的多,身长超过四米。
  肩高也有一米八左右。
  极为雄壮。
  更为奇异的是。
  这些通体黝黑的马匹身上没有毛发。
  只有一层细密的鳞甲,头顶上隐隐一个鼓包隆起。
  「咦,角鳞马。真有钱啊!」
  荆紫烟忍不住开口说道。
  角鳞马和普通的马没有半毛钱关系。
  它们本身是魂兽的一种。
  并不擅长于攻击,但防御力相当不错。
  拥有天赋魂技黑鳞护体以及天角护罩。
  这种魂兽一般都是群聚。
  因为自身战斗力不强,所以,很少会在魂兽森林中出现,大多是生活在草原
  上。
  战斗力的缺乏,令它们在其他方面得到了补偿,角鳞马耐力极好,是普通马
  的三倍以上。
  速度也很快。
  奔跑起来还能够释放天角护罩来守护自己。
  以减少阻力。
  因为这种魂兽能够被人类所驯养,所以本身是各国贵族的宠儿。
  一匹角鳞马的售价高达五千到一万金魂币。
  这还是十年级别的。
  如果是百年级别的角鳞马,价格还要翻上十倍。
  千年的就更了不得了。
  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至于说万年以及万年以上……,在角鳞马这个族群中几乎是不存在的,它们
  并没有进化到那种层次的基因。
  尽管在它们身上有着一丝传说中超级魂兽独角兽的基因,但也就只有那么一
  小丝而已。
  至于那传说中和神圣巨龙同级存在的独角兽,则更只是像个传说而已。
  这些人能够全部骑乘角鳞马,为首老者骑乘的甚至是一匹百年级别的,用有
  钱来形容那绝对是毫无问题的。
  一会儿的工夫,这群角鳞马骑士就已经风驰电掣的出现在了史莱克七怪等人
  面前。
  史莱克七怪选择的这个休息之地相当不错,地势平坦,但却较远方为高。
  视野很好。
  而且旁边有几株参天大树,树荫之下清清爽爽,说不出的舒服。
  再加上正在火上烹煮着的肉汤散发着浓浓香气。
  很有几分野趣。
  那队骑士在接近他们不远的地方就发现了正在休息中的众人,为首的老者一
  抬手,后面的骑士立刻跟着他慢了下来,整支队伍都显得很有控制力。
  骑士们和自己跨下的角鳞马也是相当契合。
  为首老者骑乘着高大的百年角鳞马缓缓来到唐门众人面前,面带微笑的问道:
  「各位,请问,可是去明都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精英大赛的吗?」
  贝贝见对方甚是和气,也是站起身,上前几步,微笑道:「是的,我们来自
  唐门,正是要前往明都参赛。」
  「唐门?」
  老者微微一愣,似乎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好不容易,他才想起了什么,「哦,是个很古老的宗门啊!我们是天甲宗的,
  也是来参赛的。赶路疲惫,可否和各位结个善缘,也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各位放
  心,我们不会打扰到你们。」
  贝贝微笑道:「当然可以。我们刚刚熬好的肉汤还有不少,如果各位不嫌弃
  的话,大可一起品尝。」
  老者哈哈一笑,道:「那就太好了。恭敬不如从命。大家下马。」
  一边说着,他率先从角鳞马上跳了下来。
  百年级别的角鳞马和十年级别的除了身形大小不同之外,头上的鼓包也更大
  一些,额头正中,还有一块棕黄色的鳞片十分突出。
  老者下马之后,它十分温顺的走到一旁吃草去了。
  吃草的魂兽可着实是不多,这角鳞马耐性极佳,喂养又不需要太过麻烦,这
  也是深得贵族们喜爱的原因。
  老者下马的同时,他身后的其他年轻骑士们也纷纷下马,动作整齐划一、干
  净利落。
  而且显得很有纪律性。
  没有人发出嘈杂的声音,但却分工明确。
  角鳞马是有一定智慧的,不需要拴住,它们会自行去吃草,并不远离。
  骑士们就在唐门营地旁边不远的地方忙碌起来,有人取出干粮、有人取出水
  囊。
  有人专门负责生火做饭。
  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他们那边就也有香味儿传出了。
  老者带着两名年轻人走了过来,扫视了一眼唐门这边,最后将目光定在贝贝
  身上。
  从刚才贝贝的应对,他也能看出,这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应该是这
  一行人之中的带头者。
  不过,这一发现,也让他对唐门看轻了几分。
  这个古老的宗门连一位长者带队都没有。
  这算什么呢?「年轻人,你好。老夫是天甲宗的韩战虎,是这次本宗参赛的
  领队。带着这些年轻人来见见世面。」
  唐门这边,江楠楠引领着那两名年轻人去端肉汤了。
  这两名青年看上去有些拘谨,看到江楠楠绝色的容颜时,顿时脸红了起来,
  今天江楠楠一身黑色紧身裙装,两腿黑丝,红帛束腰,两只肉弹被严实的裹住却
  更显弹性,让人忍不住想捏弄一番,将曼妙的身材显现无遗。
  两名青年低下眼脸,却用余光不断地探索楠楠修长的黑丝腿和绵软鼓胀的奶
  子,那腼腆的样子,令江楠楠差点笑出声来。
  这还真是很色色的年轻人啊!徐三石可是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看到
  那二位脸红了,他不禁嘿嘿一笑。
  真是没见过世面的雏,我的江楠楠果然魅力无穷啊!贝贝这会儿已经和那位
  名叫韩战虎的老者攀谈了起来,「我是唐门的掌门贝贝。前辈您好。」
  贝贝温文儒雅的外表很容易给人以好感,当韩战虎听说,他竟然是唐门门主
  时,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原来是贝门主。失敬、失敬。」
  无论唐门是否强大,总是一个古老的宗门,韩战虎顿时客气了几分。
  这位天甲宗应该是长老级别的人物,身材高大,虎目生威。
  气势逼人。
  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威风赫赫的感觉。
  霍雨浩坐在黄金树轮椅上一直在观察着这些人。
  虽然双方才刚刚接触,但他也能看出一些东西。
  首先,这天甲宗明显不是来自于日月帝国的。
  因为他们骑马。
  这次对宗门的限制,要求参赛队员中至少有五名四环以上,四环魂师就能够
  使用飞行魂导器了。
  如果他们是日月帝国的宗门,没道理不用。
  从他们骑乘的角鳞马来看,来自于斗灵帝国的可能更大一些。
  因为斗灵帝国最为盛产这种魂兽。
  除此之外,霍雨浩还看出,这天甲宗应该是个规矩森严的宗门,那些年轻的
  骑士们看着韩战虎的目光中明显充满了敬畏。
  而且他们在行动之间,都显得井然有序。
  甚至彼此之间都很少交谈,就算是说话,也是低声进行。
  这样纪律严明的宗门还是很容易给人以好感的。
  王冬儿娴静的推着轮椅,淑立在霍雨浩身边。
  她灵动婉约的双眸望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子,简单朴素的一袭白丝裙让她犹
  如艳阳下冬季的冰凌,充盈着大自然浓厚热烈的美感与灵性。
  自从他们确定关系、霍雨浩下半身被封住,王冬儿就变得温婉可人起来,霍
  雨浩的生活琐事全部由她悉心照料。
  身为昊天宗的大小姐,本来暴力御姐的属性被浓浓爱意敛住,恰如一身羞涩
  精致的女儿身被白裙敛去芳华。
  霍雨浩突然转过头用手指勾了勾,示意冬儿低头。
  然后他凑近王冬儿温软如玉的耳轮,呼出一股湿湿的热气惹得冬儿花枝乱颤。
  「你干什么呐……不老实」
  冰凌般澄澈纯美的女孩俏脸浮起淡淡的一抹绯红。
  「今天穿这么漂亮,是不是发骚了呀?」
  王冬儿端庄淑立的娇躯微微颤动了下,她绷着脸想要维持自己高雅的淑女形
  象,但终于嗔怪但害羞的瞪了霍雨浩一眼。
  仙女般的女孩玉颈粉红,恰如青花瓷中晕染的一层朱砂底色,墨色入纸般泛
  起,清纯与端庄中沁出浓浓的羞态。
  「还有几天啦……我记得的,到时候会跟你说的。」
  王冬儿声如蚊蚁。
  霍雨浩自从「残疾」以来,充分发挥聪明才智,利用和创造机会,调戏和开
  发深爱自己但似乎不可侵犯的王冬儿。
  昨晚他们偷偷约定以后每月王冬儿排卵期到的时候就要亲口告诉他,当然霍
  雨浩不会真的在那天做什么,不过是想看看王冬儿动人的羞态,也算是欺负她一
  下。
  雨浩将自己附有冰碧蝎魂骨的左臂偷偷伸到了轮椅之后,王冬儿的白裙之前,
  隔着丝裙用指甲顶着女孩的羞肉,王冬儿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吓得下身一个机灵,
  将已经被霍雨浩色色的话勾起想法的身子向后挪了挪,屁股翘曲着往后躲,白裙
  摇曳生姿。
  但霍雨浩接下来的话引爆了这位端庄的御姐的M属性。
  「我想看萤火虫」
  男孩一脸坏笑的用精神共享对娇躯颤抖一脸酡红的女神传达了邪恶的想法。
  「就一会儿就好~」
  王冬儿慌张的看向四周,确定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的小动作,然后几不可
  闻的「嗯」了下。
  端庄的小淑女羞涩的闭上双眼,六个魂环从她身上悄悄显现,黄紫紫黑黑黑,
  第五个黑色的魂环闪动了一下,光神附体魂技发动,裙子里的某处有澄澈的光
  华溢出。
  冬儿忍住羞耻将身子向雨浩使坏的手贴近,感到自己羞羞的小肉粒被坏坏的
  指甲扣住了,沉闷的娇喘了一下,然后咬紧了双唇,双腿拼命夹紧了他的手,这
  样裙子里的光点就不会流溢出来被其他人看见。
  霍雨浩没有用两个指甲捏住光源的小肉点,他喜欢慢慢调戏王冬儿。
  六个魂环刚一升起就被霍雨浩急忙用模拟魂技隐去了,如果有人望向他们这
  边,只能看到仙女般纯净的女孩从轮椅后贴着雨浩,亲昵的俯身跟心爱的男孩说
  悄悄话。
  「萤火虫」是他们调情的暗语。
  由于霍雨浩的精神探测可以感知周围的一切,所以当王冬儿悄悄运用魂技让
  身体某处发出神女之光时,雨浩自然巨细无遗的欣赏个透彻,而旁人对冬儿衣裙
  下的乳头或者阴蒂发光什么的,才不知道呢,隔着一层衣服嘛。
  羞耻play自然是这样才有情趣。
  不过今天的王冬儿只穿着一袭白衣裙,周围又是漆黑的林间夜晚,现在她阴
  蒂的光点虽然前面被轮椅挡住,但如果有仔细的人从冬儿后方观察她裙下现在正
  不断夹紧、颤抖、扭动的臀部,会发现有光从臀瓣间透裙而出。
  事实上,林间正有两双眼睛望向他们的营地。
  霍雨浩一直没有真正隔着裙子捏住光源,这让下身顶着硬物的王冬儿几乎咬
  破双唇而不得一爽。
  御姐惯了的冬儿矜持着不去求他。
  霍雨浩知道这正是调戏她的好机会:「怎么,被我一说发骚就真的骚起来了?
  自己说,身上是不是有骚肉想被我弄了呀~」
  端庄淑雅了一个月的王冬儿哪里经受得住这样污言秽语的欺负,脸就像红的
  要爆炸一样。
  「湿了没?」
  霍雨浩问。
  「你想的美」
  王冬儿媚眼如丝,但是羞涩中却神采飞扬英气飒爽毫不服输,霍雨浩心中暗
  赞此女真是妙不可言。
  然后霍雨浩十分谨慎的发动了控制力精细到极致的左臂魂骨技能——冰暴术。
  因为王冬儿发动了第五魂技,她下体的小豆豆正具有光神附体技能的效果,
  所以那里对除黑暗属性外其他一切属性元素亲和力极大提高,并没有受伤的可能。
  魂骨之技冰爆术只有在目标蕴含水分并且直接接触的时候才能施展,而冬儿
  动情的密道中本来已然汁水横流,这一下让她由内而外受到巨大刺激,只见她双
  腿一下夹得紧紧的,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脖子被春情染得绯红说不出有多么动
  人。
  隔着简单的裙装,娇躯持续抖妹了一分钟才渐渐(贱贱)恢复平静。
  王冬儿睁开双眼,水灵灵的眼睛娇嗔的望着霍雨浩,半咬红唇,似乎享受着
  被男孩欺负的余韵。
  在这片不大的小树林旁虽然有二十多人,以及十多匹神骏的角鳞马,可此时
  却显得异常安静。
  宁谧的就像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可惜,好景不长。
  正在每个人都享受着这份宁谧与安静之时,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呜呜声。
  有些刺耳的呼啸声越来越近,依旧还处于清醒的人不禁向空中望去。
  同样是十多个人,但却是从天而降,宽阔的飞行魂导器先后收窄、落地。
  就落在了唐门营地的另一边。
  这新来的一行人可就没有天甲宗那么纪律严明了,才一落地,就传来一片嘈
  杂声。
  「累死了、累死了。这地方不错,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咦,还有不少人啊!看,那是角鳞马吧。看上去很不错啊!可惜,只能在
  地上跑跑。速度和飞行魂导器相比,那可就差得远了。」
  「哎,估计也是来参赛的乡下人吧。能有角鳞马骑乘就很不错了。大家赶快
  休息、休息。你们谁带干粮了?我有点饿了。」
  「干粮可没有。再往前不远就是明都了,到了城里再吃吧。咱们距离这么近,
  谁会带干粮过来啊!明都的美食可是相当不少的。」
  「不行,我饿的受不了了,先补充点再说。那些土包子从远道而来,应该会
  带着吃的,我去要点。」
  这些刚刚使用飞行魂导器落地的魂师所带来的嘈杂声,不禁让唐门和天甲宗
  的人纷纷皱眉。
  这里原本很好的环境与气氛,都因为他们的到来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这些人都是一身黄色劲装,每个人背后都背着飞行魂导器,这会儿落地后才
  纷纷卸掉。
  为首带队的是两名中年人。
  两人在一起正在说着些什么,而那些纷乱的声音,则是从其他年轻人口中传
  出来的。
  之前说饿了的,是一名身材有些肥胖的青年,小鼻子、小眼睛,大有几分獐
  头鼠目的感觉。
  因为他们落在唐门另一边,自然是和唐门的人挨着,这獐头鼠目的胖子,就
  朝着唐门这边走了过来。
  「喂,哥几个,有吃的没有?给点呗。」
  胖子一副吊了郎当的样子,双手叉腰,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施舍般的味道。
  唐门这边,没人吭声。
  霍雨浩睡的很沉,王冬儿为他梳理着头发,徐三石和江楠楠还是手拉着手坐
  在一起。
  和菜头轻抚着萧萧的长发。
  贝贝这边,四人也依旧在讨论着。
  那胖子的话,就像是直接在空气消散了一般,没有得到半分回应。
  「喂,我说你们都聋啦?」
  胖子不满的大叫一声,「快给老子拿点食物来,不然要你们好看。什么玩意
  儿,装什么装。」
  王冬儿眉头微皱,缓缓扭过头,道:「你小点声。」
  胖子循着声音看来,当他看到王冬儿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张大了嘴,脸上的
  肥肉轻微的颤抖着,一双黄豆粒大小的小眼睛流露着贪婪的光芒,张开的大嘴里
  面,参差不齐的大黄牙散发出浓郁的恶臭,口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就连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美、美女。好美的美女啊!」
  一边说着,他就有些身体不受控制般的朝着王冬儿这边走了过来。
  「美女,我叫风凌,玉树临风的风,会当凌绝顶的凌。重天门年轻一代最优
  秀的天才。你、你真是太、太、太漂亮了。」
  这位风凌胖子口中喷出的恶臭甚至都有毒气的效果了。
  口水落在地上甚至都能令那些可怜的青草冒起白烟。
  看着这么一位人物向自己走过来,王冬儿的俏脸顿时冷了下来。
  她的温柔,只给霍雨浩。
  可她的本性却不是多么温柔的啊!「滚!」
  王冬儿冰冷的声音响起。
  风凌眼睛一瞪,「你说什么?你敢叫我滚?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重天
  门的少门主。我爹就是当代重天门门主。」
  王冬儿缓缓抬起头,同时也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正在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面前。
  冷冽的气息令王冬儿微微一愣。
  下一刻,她就重新低下头,为霍雨浩继续梳理头发去了。
  风凌胖子身材不高,突然觉得眼前一片阴影出现,然后那绝色少女就被挡住
  了。
  抬头看时,看到的是一副冷冰冰的英俊面庞。
  「滚。」
  季绝尘的声音不大,但却如同来自九幽一般的森寒。
  胖子风凌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的就后退了几步。
  「你、你们是什么人?」
  风凌虽然相貌丑陋又好色,但却绝对不傻。
  他已经报出了自己重天门少门主的身份,可眼前这些人似乎却毫不在意,立
  刻就引起了他心中警惕。
  而且,强者身上自然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特质,更何况是季绝尘这种特质极为
  明显的存在了。
  他自知眼前这人不好对付,尤其是自己又势单力孤。
  季绝尘没有再说话,他本来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
  一抬手,就把背在背后的审判之剑摘了下来。
  他对剑的爱,就像霍雨浩对王冬儿的爱一样,他的剑,从来都不会收在储物
  魂导器之中,永远都只会跟随在自己身边,剑痴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一看季绝尘把剑取了出来,那风凌胖子却不慌不忙道:「像你这种货色,我
  只叫我的一个护卫就能收拾你」。
  季绝尘面无表情将剑锋慢慢迫近胖子的脸颊,虽然风凌胖子表现的这么拽,
  但强大的气场压迫过来时胖子已是面无人色。
  单论境界,史莱克七怪中也只有霍雨浩能与剑痴争锋。
  就在胖子一脸横肉紧张的快要崩坏的时候,季绝尘持剑的左手抖了一下。
  剑痴脸部肌肉突然僵硬,忽现极端痛苦的神色,似乎在努力抵抗着某种剧痛。
  他把牙齿咬的吱吱作响,瞬息之间,他双手握剑,单膝跪下,剑身下垂,杵
  在地上,汗水不受控制的涌出毛孔,两个呼吸之间已然满脸凝汗,仿佛刚出笼的
  包子。
  众人这才发现,悄无声息的,风凌胖子身边出现了一位一脸猥亵的男孩,十
  五六岁模样,裹着纯黑的风衣,只露出面部和一双硕大得与身躯不成比例的手掌。
  贝贝急忙出现在黑衣男孩和季绝尘之间,隔开了他们,他知道如果剑痴没有
  遭受压倒性的攻击,不会这样。
  史莱克七怪和天甲宗都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男孩,只有两个呼吸,剑痴竟然就
  单膝跪败了。
  就在刚才那一瞬,霍雨浩模糊的感到了一种他以前从没见过的攻击方式,他
  现在还不能清楚的明白怎么去防御它,但强大的探测和感知能力让他理解了这种
  恐怖的力量——神经控制。
  这个男孩的魂技是「点燃」
  人的神经元!霍雨浩清楚的感知到,当季绝尘的剑临近胖子的脸时,剑痴持
  剑的左手痉挛了!他的神经疯狂的向大脑传输痛苦的信息,让他左臂彻底被神经
  髓痛苦的灼烧感淹没,每一条肌肉和每一寸骨骼都被灌入了大量的痛苦,暂时失
  去了战力。
  在那身黑衣之下,黄黄紫紫黑黑,六个最佳配比的魂环显现,刚才的攻击是
  第一和第三魂环同时释放的结果。
  霍雨浩只能模糊的感知到这种进攻,他的精神力无法捕捉到对方是如何控制
  神经元和脊髓传递痛苦的,也许霍雨浩自己可以凭借特殊方法强行控制自己的身
  体对抗这种痛苦的传递,但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呢?他极端的冷静了下来,一方
  面用精神力告诉了贝贝自己的判断,一方面继续用探测力扫视黑衣下的男孩。
  贝贝身材高大,他俯视着神秘的男孩,很有气度的说:「英雄出少年,很高
  兴认识你,我叫贝贝,唐门门主。」
  同时用雷电萦绕的右手拂过季绝尘的左手,季绝尘的眉头解开,脸色稍缓。
  剑痴知道,是贝贝用精细控制的电流平衡了自己体内神经和脊髓紊乱的电信
  号,让自己的大脑不再认为自己全身处于极端痛苦之中。
  黑衣男孩猥琐的脸突然局促的笑了起来,似乎他并不想表达恶意,但是常年
  紧绷的脸部肌肉难以挤出一个合格的舒缓的笑脸,这让他的表情诡异幽暗。
  「我姓让,名离骚」
  他简短的回复了贝贝,然后扶起被剑痴吓的腿软了的风凌。
  风凌胖子瞪视着贝贝,似乎不再找点事不想离去。
  风凌回复了神气,很拽的说「一群战斗力为负的屌丝,不是以为自己很猛吗?」
  贝贝潇洒的回道「离骚、风凌两位小友,月黑风高,树林里突然跳出抢食物
  的人,确实让人不得不心生防范,不过既然是误会,再排外就显得我们虚伪了。
  米粥烤肉什么的,本来确实有些我们吃剩下的,如果你们确实饥饿难耐,送与你
  们也无妨。」
  风凌一怒之下正要发作,但眼珠一转似乎压下了怒火。
  「不用,我才懒得跟你们这些土包子抢食」
  一边说着,一边却猥亵的审视着王冬儿、江楠楠和萧萧曼妙的身材,特别是
  看着王冬儿高潮后余韵未消的俏脸似乎在想着一些难以为外人道的邪恶事情。
  霍雨浩已经发现贝贝的魂环显现,电流在周身流转,似乎努力在防范着什么。
  看来黑衣男孩正在秘密试探贝贝,不过贝贝对电流的控制力炉火纯青,暂时
  抵挡得住。
  让离骚听胖子这么说,转身向自己队伍走去,风凌也带着一脸坏笑打着哈哈
  撤退了。
  夜风忽静,其意曼妙。
  两人一走,贝贝一脸冷汗才汩汩冒将下来,似乎刚才默默的对抗耗尽了魂力。
  王冬儿赶忙扶着贝贝坐下,大家看着大师兄为唐雅憔悴了这么久的容颜如今
  又要担当着唐门的荣誉,面对各种挑衅和挑战,史莱克七怪都内心默默发誓一定
  要在这次大赛中取得好名次。
  天色渐晚,贝贝让大家安心歇息,然后来到霍雨浩和王冬身边:「雨浩,你
  怎么看?那个让离骚是重天门的吗?」
  「冬儿,你怎么看?」
  霍雨浩并没有直接回答。
  贝贝也一脸笑意的看着王冬儿,他知道王冬的智慧并不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差。
  「能控制痛觉,对人体的神经这么了解,我想,很有可能是那个神秘的宗门
  了。只有那样强大的底蕴深厚的宗门才能随便派出这么优秀的弟子来充当其他门
  派的所谓护卫。」
  霍雨浩听完点点头,「大师兄,我也觉得如此,事不宜迟,应该赶快通知史
  莱克学院。本体宗将很多精英弟子分配到各种宗门,这十分神秘可疑。今年的大
  赛我觉得要出事。」
  「冬儿,我今晚要用神识凝聚虚体回史莱克学院一趟,传信给老师们。贝贝
  ,如果明早我尚未醒来,请等我几个时辰,这一次路途遥远可能要消耗我许多魂
  力和精神;如果今夜有变,冬儿你对我使用六芒星阵打断我的施法,这样我就会
  清醒过来。」
  王冬儿一脸自信和不以为意:「本体宗,哼,有那么强吗?本姑娘不信有同
  阶级的魂师打得过我。」
  霍雨浩捏了下她的鼻子。
  「这个让离骚还不一定是本体宗最强大的,也许……还有很多我们未曾想到
  的存在。」
  这个控制神经和痛觉的魂师已然让雨浩头痛不已,对于本体宗的未知与迷茫
  是追求冠军的史莱克七怪们最大的障碍之一。
  霍雨浩突然想到,也许本体宗里会存在着某种以下体为武魂的魂师,然后马
  上啐了一口「我靠,怎么会去想别人凌辱冬儿的可能什么的,这太不科学了,肯
  定不会有的。。。」
  当霍雨浩调动全身精神力专注施法凝聚虚像返回史莱克学院的时候,一个黑
  暗的影子悄然来到了霍雨浩的身边。
  「让离骚,你来干什么?」
  王冬儿首先警觉。
  「我受主人所命,因为干粮不足,前来借取一些粥米蔬果,可否请姑娘带路?」
  猥琐的眼睛在黑夜中忽闪忽闪,似乎是那么的单纯可人。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