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下无双绿帽版】(8)


  (八)
   回到了工作室,小北冥在酒精的作用下实在是困得不行了,直接回了房间,
  而慕容明月对陆尘道:「我不行啦,EVE就交给你啦,你可不要趁EVE醉酒
  欺负她哦,算啦,算啦,反正你就是做了什么EVE也不会怪你,老娘不管了,
  困死了。」慕容明月半开玩笑的借机提醒这陆尘。说完也转身回房了。
   走廊内只剩下了何艺和陆尘,何艺虽然还没有昏睡过去,但是浑身软绵绵的,
  嘴里更是喃喃不休,陆尘凑近何艺,低声说道:「EVE,我扶你回房!」
   何艺醉得根本迈不开脚步,陆尘只得拦腰把何艺抱了起来,接受了这个光荣
  而香艳的任务。软玉温香抱满怀,以他的臂力,就算是抱着走几个小时也不会累。
   何艺的神智差不多已经迷糊了,但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双手本能的勾住了陆
  尘的脖子,绯红的俏脸埋在他胸前摩挲,喃喃低语,时不时低笑一声。
   来到了何艺的房间,陆尘将何艺放到了床上,快步去洗手间弄了一个湿毛巾
  过来。他一边给何艺擦着滚烫红晕的俏脸粉颈,一边哄小孩一样低声说着话,让
  她放松。
   陆尘看着何艺的动人美貌: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娇润的
  樱脣和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
  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此刻披散在肩头,微微有
  些散乱,醉眼朦胧,越发的衬托出美女的婀娜妩媚;白哲粉嫩的胳膊,雪白娇嫩
  的玉腿,凸凹有致的身材,玲珑剔透的曲线,任何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直流口水。
   何艺身上穿着一条合体贴身的套装短裙,罩在她婷婷玉立的身体上,完美的
  勾勒出纤细修长,苗条窈窕的优美曲线;冰雪般白皙、凝乳般光洁的肌肤,娇挺
  突起的酥胸和娇嫩雪白的大腿都拥有着那么强烈的诱惑力,看得陆尘脸上一阵发
  烫,身下也立刻撑起了帐篷。陆尘暗暗庆幸何艺已经醉了,要不看到自己现在这
  样尴尬的情景,那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正当陆尘欣赏着何艺媚态的时候,何艺突然「哇」的一声,吐了起来,吐了
  自己一身,陆尘赶紧扶住何艺的肩膀的,并轻轻拍打着何艺的后背。
   此刻两个人的身体的样子,是肩并肩的。
   陆尘是没有料到何艺还要吐,所以陆尘的心里跟身体上是没有任何准备的。
   所以,当何艺那一口带着浓重酒精味道的什么什么东西朝着陆尘喷来的时候,
  陆尘根本就来不及躲开!陆尘及时将脑袋给挪开了,但是他的身子,还是义无反
  顾的被喷到了。而且,这只是一口而已。可能大家都知道,这吐起来,就跟尿尿
  一样,一开头,就很难再停止下来的那种。
   何艺今天晚上喝了两瓶半的葡萄酒,也就是两斤半,本来胃就不大,单单这
  些酒就将他的胃给撑满了,然后,她还吃了些东西,所以,这胃里的储存量,那
  是相当巨大的。这就仿佛是喷泉一样,呼啦啦的朝着陆尘的身体就是一阵的猛喷。
   陆尘的身上,瞬间就满是红酒还有那些什么东西了。
   好不容易吐完了。
   陆尘叹了口气,看着湿答答的自己,说道,「EVE,你晚上怎么喝那么多
  啊。」
   「对不起,对不起!」吐完的何艺此时多少也是清醒了点,看到自己和陆尘
  浑身都被自己吐脏了,忙伸手去扫陆尘身上的东西,这一扫,手碰到那些粘乎乎
  的东西,何艺又是觉得一阵的反胃,然后在干呕了一下之后,又是一口吐了出来。
   「……。」
   等何艺吐啊吐的吐完了,陆尘这才轻拍了几下何艺的后背,说道,「现在好
  受了点吧?」
   「嗯,陆尘,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何艺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我先清理下。」陆尘脱下了被吐得惨不忍睹的衣服丢到了卫生间,
  并从卫生间拿出条抹布,擦干净地上的秽物,但是何艺身上的衣服和自己的裤子
  就难办了。
   「EVE,你能自己换衣服吗?」陆尘问道。
   「我全身软绵绵的,动不了,要不……要不……你帮我吧。」刚说完,何艺
  立马羞红了脸,虽然今天晚上自己和明月设计好已经准备献身给陆尘,但是,要
  让自己说出这些话来还是有些难以出口。
   「这……。」陆尘看着如此媚态的何艺,心中忐忑不安,刚才自己那样看着
  何艺,就已经起了沖动了,如果再……,陆尘不敢想象下去。
   「呆子……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你一个,就是身子让你看光又能怎么样,陆尘,
  我有多爱你,你应该是知道的。」这样难得的勾引机会,何艺怎么可能放过,所
  以出言打消陆尘的顾忌。
   连美人都这样说了,陆尘还有什么好说的,在他心里,何艺的地位不比林逸
  欣低,此时他也豁出去了,总不成看着何艺就这样穿着脏衣服睡觉吧。
   「EVE,那我先帮你把脏衣服脱了吧。」话都说开了,陆尘渐渐的大胆了
  起来。
   「嗯……。」何艺面对着爱人,羞涩的轻声回答。
   陆尘伸出手,哆哆嗦嗦的开始解除何艺身上的障碍,由于他的紧张,在脱衣
  过程中,显得那么笨拙,不时的触碰到何艺娇嫩的肌肤,何艺由于身上被特制春
  药改造得特别敏感,在过程中早已经动情,不禁脸越来越红,身体也开始扭动起
  来,而且仿佛身上非常热似的,双腿更是夹得紧紧地,就差一点没呻吟出声了。
   好不容易脱下了何艺的外衣,露出了里面粉红色地漂亮胸罩,大半雪白的肌
  肤总露在胸罩外面。两个罩杯紧紧的包住何艺那一对傲人的,本来就坚挺的此时
  显得更加挺拔高耸。何艺的腹部平滑而柔腻,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可爱而又迷
  人的玉脐微微凹陷,圆润光滑,就像一颗精致的宝石点缀在雪白的小腹。
   陆尘暗暗吞了一口唾沫,不经意间的一瞥就让自己浑身发热,身体起了反应,
  他脸色微红,虽然在梦中他也曾经对何艺YY过,但是此刻真实看到这动人情景
  的时候依旧是紧张万分。
   「EVE,这个……这个要脱吗?」陆尘指着那红色的粉红色的胸罩结结巴
  巴的问着。
   不要问我,羞死人了,你自己决定。」何艺俏红着双颊侧了侧身体,露出
  那胸罩的背扣,行动上已经将她的内心表露了出来。
   看到这种情况,就是呆子都知道眼前的美女已经允许了,陆尘当然不会连呆
  子都不如,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解开了何艺的背扣,一对非常完美的秀挺酥胸在解
  除胸罩对它的约束后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如同一对果冻般微微颤抖着,完美得
  是那么迷人。两颗淡粉色的蓓蕾骄傲地挺立着,看得陆尘差点鼻血喷了一地。
   陆尘的心跳加速,嘴里发干,真想抚摸那触手可及的两个半圆的肉球,何艺
  的酥胸如此之美,完全激起他内心的邪恶欲望。
   陆尘不敢再继续看下去,赶紧继续手上的动作,将何艺那也被吐得到处都是
  的短裙扯了下来,目光落在何艺那露出的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给人的感觉真是
  既丰腴白嫩又匀称性感。修长浑圆的大腿间,陆尘看着她粉红色内裤绷得鼓鼓的
  私处,让他想起来那份柔软就有一种心慌的诱惑。
   这种情景就是圣人也会崩溃的,陆尘赶紧将何艺脱下的脏衣服拿到卫生间,
  又顺手用冰冷的自来水沖脸,借以降低自己内心的浴火。
   当陆尘走出卫生间时,床上的何艺冒出了一句让他立马崩溃的话「陆尘,我
  身上好难受,帮我洗澡吧。」
   到了这个地步,面对着如此诱人的何艺,他怎么可能不动心呢,陆尘已经不
  想再控制自己内心的欲望,如果真要发生的就让它发生吧。想到这里,陆尘坦然
  了,迅速将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大家问,为什么脱啊,废话,不脱难道穿
  着衣服进去洗澡啊)。
   陆尘把何艺从床上扶了起来,然后架着她往浴室里面走去,这几乎是赤裸裸
  的接触啊!何艺的双手更是本能的抚摸向了陆尘的胸口,让他只能咬紧牙关,眼
  睛向前,不敢看边上的美女,更不敢去想那贴上来的感觉。
   陆尘把何艺架到了蓬头下面,刚才已经开了热水,现在水温正好,不用再调
  试了,直接往她身上淋,骤然的刺激加上刚才已经将腹内的酒精吐了个干净,顿
  时让何艺清醒了,但是她却不想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在洗浴的蓬头下,陆尘终于褪下了何艺与他的最后一层屏障,将两人的内裤
  都脱了下来,还好陆尘在何艺的身后,要不然自己那已经涨得发涨的小弟弟就遮
  掩不住了。
   陆尘从后面一只手扶住何艺的手臂,另一只手搓洗她的后背。
   这样一来,虽然不用看到何艺正面的赤裸,但也是因为他现在这个姿势,几
  乎是让自己的下身紧贴顶住了何艺的粉臀,这让他更加享受双层刺激。而早已经
  动情的何艺从一开始就一直都不能老实的沖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双手
  更是想要往回抓摸陆尘的身体。这样的扭动,让她的臀部也跟着扭动,而本来陆
  尘隆起的地方是顶在粉臀嫩肉上面,这种激情的碰撞更是令他差点就要喷射出来。
   这个时候,何艺突然转过了身体,紧紧抱住陆尘「陆尘,我爱你,我受不了
  了,要了我吧。」
   这种情况下,如果陆尘还忍得住他就不是男人了,陆尘把双脣凑了上去,何
  艺闭起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胸脯剧烈起伏着,她自己终于能跟爱人
  在一起了,此刻的她显然也很紧张。
   终于,陆尘吻在了何艺那两片娇小的樱脣上,从她的嘴里散发着一种淡淡的
  幽香,勾的陆尘欲火熊熊燃起。
   陆尘把舌头伸了过去,先舔了一下何艺的樱脣,然后再起开她微合的牙齿,
  最后和她滑腻的香舌搅缠在了一起。
   只听何艺嗓子眼里「嗯」的一声,整个身子猛的一颤,然后就整个软下来了。
   男人在这种时候听到这种声音,无疑是一种催化剂,这时陆尘的欲火燃烧的
  更旺了,但他心里却在提醒自己,一定要慢慢来,否则太暴殄天物了。
   何艺热情地回应着,香舌和陆尘一起纠缠着滑进了他的嘴里。
   陆尘吮吸着何艺的舌头,就象品尝一种美味一样,在嘴里裹来裹去,她的舌
  头是那么的娇小滑腻,真是叫他受用不尽。
   何艺整个人已经软软的靠进了陆尘的怀里,双臂象蛇一样缠住了他的脖子。
   陆尘双手捧着她纤细的腰肢,在何艺身上慢慢揉捏着。
   这次长吻吻了足足能有五分钟,直到吻的他们彼此都不能呼吸了才算罢休,
  两人都无视了头上蓬头的喷水。
   何艺睁开迷人的双眼,朦胧的看着陆尘说道:「陆尘,你喜欢我吗?」
   陆尘温柔笑道:「我当然喜欢你。」
   何艺此时靠在陆尘的怀里,身体软软的,任由他摆布。
   「EVE,让我们先清洗干净吧。」陆尘吻了下何艺的额头道。
   「嗯……。」此刻的何艺本已羞涩得将头缩进了陆尘的怀里。听到陆尘这样
  说,何艺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此时她脸红彤彤的,那样子看上去分外撩人。
   陆尘扶着何艺一起坐到了浴缸边上,何艺拿起沐浴乳,挤了一些帮他擦身,
  将陆尘的胸膛打满了泡沫后,上前再抱着他,伸手到陆尘背后去抹。
   陆尘坚硬而火热的阴茎顶在何艺的小腹上,那种柔软而弹性的感觉,让他不
  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她也感觉到自己的丰满而坚挺的乳房紧紧的贴在陆尘的胸
  膛上,那种异样的刺激,让何艺忍不住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如同梦幻一样呻吟。
   在陆尘全身涂满乳液后,他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将何艺反转过身来,也从
  后面伸手到她胸前揉搓。
   何艺闭上眼睛让陆尘擦拭,陆尘伸手由颈子开始、背后、乳房、腰部、大腿
  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后双手回到了乳房上继续流连,那种温柔的抚摸,
  让她感觉阵阵羞意,但是内心的渴望,却又一次给挑逗了起来。
   陆尘先是在乳底搓着,同时也帮何艺按摩,然后慢慢佔有整个乳房,足足有
  36D的肥嫩乳肉让他爱不释手,加上沐浴乳液的润滑,不只何艺舒服,陆尘的
  手上更觉得过瘾。
   陆尘又去捏着乳头,那两颗小红豆早就原本就骄傲的向上指着,经过抚弄之
  后也变的胀硬。
   他左手掌握着何艺的右乳,左手小臂在她左乳尖上磨动,右手抽调出来,往
  何艺的腹部摸去。
   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痒,何艺开始不自主的扭动身体,本来因为转身而顶到她
  翘臀上的阴茎,便在何艺的屁股上滑动,等到她停止扭动的时候,陆尘的阴茎正
  好搁在的菊花缝上,而那种坚硬而火热的气息,又刺激着她,让这个外表清纯高
  雅的美女又不由轻轻的扭动,用自己两片肥厚的臀肉,摩擦起他的阴茎。
   陆尘的阴茎被何艺扭得很舒服,而且一跳一跳的抖起来。
   他的手掌在何艺的肚子上滑动,还去挖她的肚脐,何艺直笑得花枝乱颤。
   这时候,陆尘左手也放弃了在乳房上的据点,往下侵略,越过小腹,来到了
  何艺的两腿之间,因为陆尘此刻已经无所顾忌,所以他的手轻车熟路,在来到了
  两腿之间以后,灵活的一翻,就摸到了何艺的阴部。
   这时候陆尘擦得更加仔细了,将何艺重新转过来,让她和自己面对面,然后
  伏下身去,从两片大阴脣、小阴脣、阴蒂开始,最后更将手指探入了阴道。
   在陆尘的挑逗下,何艺的阴道变得润滑,所以,他的手很轻易的就进入了何
  艺的身体。
   陆尘感觉何艺的阴道紧紧的含着他的手指,显然刚才的调情让她兴奋,充血
  的阴肌,使得阴穴显的较紧。
   他抠了抠手指,何艺立刻激昂起来。
   陆尘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戳着,让何艺感到一种阴茎所无法产生的乐趣,
  阴茎再厉害,终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来绕去、曲直如意。
   玩弄一阵后,开始细细寻找传说中的G点。
   陆尘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试着,终于,他找到了,在阴道约两指节深的上
  方有一小块地方。
   每次陆尘一刺激这里,何艺就是一阵哆嗦,阴道也随之一紧。
   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
   随着陆尘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何艺也一阵阵的嘶喊着,身体渐渐瘫软在浴池
  边的地板上。
   他只觉自己的手指被何艺的阴道愈束愈紧,最后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
  好抽了出来,转而何艺陷入半昏迷状的娇媚姿态,浪穴外的阴脣,还一下下的随
  着每一次的抽插,一开一合。
   何艺身子越抖越厉害,小腹忽然一紧,高潮了,下体一片湿滑。
   陆尘让何艺休息一下,然后蹲下身来,为她洗脚。
   何艺娇柔的坐在那里,看见陆尘细心的在帮自己搓揉脚掌,脸上露出满足的
  笑容。
   陆尘顺着小腿洗上来,何艺已经自己在对着阴户沖水,已经沖得相当干净,
  虽然同样都是水份,现在则是一点也不黏滑,而是很清爽的感觉。
   陆尘拿过莲蓬头,为何艺沖去腿上的沐浴乳,要她再张开双腿,他转动水柱
  去沖那粉红的肉缝,并且用手指轻轻拨开,看看是否能再探出它的一些秘密。
   何艺不愿意一下子太过刺激,执着陆尘的手要他停止,提醒陆尘自己都还没
  洗好。
   陆尘站起身来,何艺依然坐着,又挤了一些沐浴乳,帮他涂在身上。
   刚才陆尘的胸膛何艺已经抹过了,她将他拉转过来,为陆尘擦背。
   他的肩背宽厚,让何艺有一种可以依赖的安全感。
   她擦着擦着,擦到陆尘的屁股,还伸到他的屁股缝搔着,然后何艺手再一伸,
  穿到前面,轻柔地为他抚着阴囊。
   陆尘转回身体,何艺满手泡沫的和上去,在坚硬的阴茎上洗起来。
   何艺用沐浴乳润滑了的双手,上下来回的为陆尘搓洗,那和平常弄的大不相
  同,润滑非常,舒爽无比。
   陆尘被洗得更胀更硬,何艺知道他很舒服,就两手合掌,替陆尘套弄起来。
   但是现在他的阴茎滑不溜丢的根本抓不住,所以手掌就会直接摩擦在棒身和
  龟头上,把陆尘的末稍神色搓地浑身发麻,他忍不住「嗯……嗯……」呻吟起来。
   何艺套弄了一会儿后,在陆尘背后站起身来,右手伸在前面依然套着阴茎,
  左手抚在他的胸前摸索,然后用乳房在陆尘的背上磨着。
   陆尘回手揽住何艺的两片丰满的屁股,更满意的轻叹揉捏起来,一时间,浴
  室里面,充满了两人的呻吟声,而使这浴室变得春情萌动。
   此刻他们在对方的挑逗下,身心都变得兴奋起来,脸上也同时扬溢着情欲的
  渴望。
   「EVE,我们去床上吧!」陆尘不想在浴室里干,因为不方便。
   「嗯。」何艺对陆尘的提议并没有反对。
   互相擦干对方的身体,两人相拥着回到卧室。
   床上——
   此刻的两人已经天雷勾动地火,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陆尘俯下头,点啄着
  可爱何艺的樱桃小口,左手开始在臀部揉动,右手开始在诱人的双峰上移动、抚
  摸、按揉,时而轻缓,时而沉重,时而挤压,时而揉抚,还不时在手滑到她左峰
  外侧时,用手掌成弧形托住丰满颤动的娇挺。
   就这么简单的挑逗手段,已经调动起何艺全部的精神,随着陆尘手的动作,
  不停扭动身体,使得她的玉峰在他的手中象托着块凉粉一样不住地颤动,柔软的
  小腹和浑圆的大腿不乖地揉蹭着他最敏感的部位,挑逗着他理智的极限。
   终于陆尘忍受不住了,虽然他们都感受得到对方的爱,虽然他曾经暗自发誓
  不主动侵犯她的清白,但是此刻的情形,在何艺默许的前提下,陆尘的理智被抛
  到脑后,大脑被情欲所充斥,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他要发泄,他要得到身下女
  人的身体。
   陆尘双手各掌握住一个玉峰,他的头此时就象被两座玉峰夹住,被埋在深深
  的乳沟中。
   过了好几分钟,陆尘才停下嘬舔的动作,深深吸了一口混有浓浓乳香的女体
  气息,看到雪白的玉峰上顶着的两抹桃红,陆尘一下子就又扑了上去,不过这回
  他的嘴不在留连在谷底,而是跃上了顶峰咂吮起来,双手齐出,施展曾「抓奶龙
  抓手」感受一压一放间玉峰表现出的良好弹性,体会着一抓一揉中的美妙质感。
   陆尘的舌头和手指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不自觉地挺动和摇摆胸
  部,仿佛要以自己胸前那对傲人的宝贝荡漾的波浪淹没在她玉峰上肆虐的「坏蛋」
  不过若真是能葬身在那里,怕是天下间所有的男人都要嫉妒陆尘死得其所了。
   在任意玩弄何艺胸前玉峰的时候,陆尘并没有满足现状,而是更加积极主动
  地开发新领域。男人嘛!对于开发女人的身体都是很有兴趣和天赋的,嘿嘿!
   陆尘微微移动身体,使他的身体不再全部趴伏在何艺身上,只剩下上身基本
  保持原状,而下身则在身体的扭动和在他对何艺小脚丫挑逗的过程中,悄悄地移
  到了她身体的一侧,只压住了何艺的右腿,陆尘的嘴所佔据了她的左侧玉峰,左
  手依然把持着她的右峰,左手却偷偷溜下前沿阵地,转移到了何艺左边的丰臀上,
  他比上次抚摩加大了力度,并扩大了范围。
   揉搓,挤压,抓捏着丰硕挺翘的臀部,而且将手指使劲沿中间压入了何艺的
  臀缝,还前后滑动着,当他每次指尖碰触到禁忌部位时,都会引起她身体一阵轻
  颤,让陆尘对这种互动异常感兴趣。
   不过,当陆尘想到还没有到达重点时,他放弃了对禁忌点的逗弄,将手又转
  移到何艺的大腿上。
   陆尘上下揉动着何艺腿部光滑的肌肤,经常运动和注意保养的结果使大腿丰
  颐而不肥,强劲而不僵,手感十足。
   他的目标当然不是大腿,嗯,是不止是大腿,尽管何艺的大腿丰腴修长,浑
  圆白皙,陆尘的手一点一点地移动到了大腿内侧,一寸一分地摸到了大腿的根部,
  他借抚摸大腿的时候用手掌边缘「不小心」地轻轻掠过、擦碰她大腿之间的神秘
  部位,带来她腿部尤其是大腿一阵阵的痉挛颤动。
   在经过这样几次前期铺垫后,陆尘的手掌坚定准确的全面佔领了她的关口要
  塞。
   「啊……」
   随着何艺压抑的叫声,身体下意识地变得僵硬,同时她想夹紧双腿,保护自
  己的重要部位。虽然何艺已经有过两次性爱经验,但是那都是在春药作用下无意
  识的,此刻与自己心爱的人的亲密举动可以说才是她真正的第一次,虽然那两次
  也让她高潮迭起,但是现在这种与爱人水乳交融的亲热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此时
  的何艺,已经处于那种小女生对第一次性爱的羞涩和期待中。
   但是她没有想到,趴在自己身上的「坏蛋」早就料到了她的反应,在刚才用
  腿和脚骚扰她下肢的时候,趁何艺稍微不注意的时候,将他的右腿挤进了她两腿
  之间的位置,把她右腿牢牢控制在自己身下的同时,将她两腿分离开来。
   现在何艺想合上双腿,由于中间隔着他的一条腿,所以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
  只能随他的意了。
   陆尘在没有放松上身攻势的同时,加强了对她下身的进攻。
   按照不知何时在脑子中产生的多种方法,他的手随心所欲地挑战着女性最柔
  嫩隐秘的部位,只见他右手象弹钢琴又象打手鼓,轻、重、缓、急,在何艺两腿
  之间神圣部位的方寸之地灵活地挑逗着,不几下工夫,何艺的身体就有了强烈的
  反应。
   在陆尘右手的动作刺激下,何艺的臀部条件反射地要向后翘起,想使下身向
  后缩,躲过侵袭的魔手,但是身下是床,臀部不但没有翘起,下身也没有缩后,
  腰身却拱起来,反而形成胸部象欢迎他的嘴和手一样向上挺起挤压他脸的局面。
   由于有他身体的巧妙制约,何艺的身体虽然放应剧烈,但是只能小幅度地挺
  扭摇摆,除了更加刺激他的感官,起不到其他任何作用。
   刚才「啊」了一声之后,何艺闭紧嘴,窒息般压抑着叫喊的沖动,但是身体
  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不由得她不出声。
   先是「嗯……嗯……嗯嗯……嗯……」
   低声闷哼,而后闭紧的嘴控制不住地张开了,声音也就由「嗯」改成了「啊」
  再后来,声音则一路向高音阶不断地攀升。
   幸亏他俩现在是在屋里,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而工作室里的MM这个时候
  也全都睡下了,不然如此热情的「演出」准带来不小的震动。
   当然,他俩现在由于过分投入,谁也没有注意这件事,等第二天睡醒之后回
  忆起来,才意识到这场「演唱会」的尴尬。
   他俩虽然事后为此而不好意思,但是由于俩人对事一直希望顺其自然,都不
  会过分压制自己的情感,所以,这件事成为了他俩之间私密的笑谈,可是以后在
  他俩亲热时,「演唱会」照开不误,甚至还花样翻新。这是后话。
   陆尘在何艺的喊叫声越来越急促,呼吸越来越粗重,体温越来越升高时,右
  手再次撤离了阵地,不过这是他使的一招「欲擒故纵」之计。
   他右手向上,摸到了何艺小巧圆圆的肚脐,并在周围画着圆圈。
   何艺刚才被他挑逗得快要喘不上气,神志象要脱开身体飞上天,可是陆尘突
  然中止了动作,使得她象被吊在半空一样,浑身不自在。
   她下意识地挺动下体,象要寻找那只魔手,想找回刚才那种刺激又舒服的感
  觉,使他更加感受到她下腹部的柔软。
   陆尘看时机差不多了,右手伸平手掌,并拢五指,向一把刀一样,从肚脐向
  下,贴着她腹部的皮肤,穿过挂在腰间的睡衣宽松的防线,越过一片淒淒芳草草
  地,来到了他向往已久的「桃源仙境」感受到了桃源中云雾氤霭、流水潺潺的温
  泉的感召,陆尘的手又开始了如前的繁忙「工作」这直接的肌肤相触,和刚才的
  「隔靴搔痒」毕竟不一样,感觉更好,但是刺激也更加强烈。
   何艺眉头紧皱,嘴巴张开,仿佛是喊「啊」的口型,但是不知为什么气管象
  被堵死了,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是不时牵动嘴脣。
   她的手牢牢抱住男人的头,死死地压在自己丰满的玉峰上;她的腰背向上拱
  起,已经抬离了床面;她那条自由的左腿不自觉地抬起,膝盖弯曲向胸部方向,
  张开停在身体的侧面。
   何艺嫩白如蚕的脚趾一曲一伸的,甚是惹人恋爱,不过也显露出主人感受到
  的紧张和刺激。
   未几,伴随着何艺一声竭力长嘶,「呀,啊……」
   她绷紧弓起的身子瘫软下来,腿也无力地放回原位,脸部抽动停止了,恢复
  了平静,鼻翼和额头都闪烁着细小水光,脸上的红晕泛着光辉,这红潮一直蔓延
  到她的胸腹。
   此时的何艺显得无力慵懒,甚至有些许失神,但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知道她
  刚才有多么激动、力量有多大。
   此刻,陆尘依然留在何艺双腿之间的手还能感到何艺激情后的余韵,两侧大
  腿偶尔痉挛抖动,她那花瓣一下一下的开合,溪谷中缓缓地流出湿湿滑滑的黏液,
  甚至刚开始时,从私处中还会喷滋出一两股细流……
   何艺在没有真正开始做爱前,在陆尘莫名其妙的「手技」中达到了女人一生
  中第一次性高潮。
   陆尘虽然不是第一次真实地接触女性身体最神秘诱人的禁区,但是从生理书
  和实践中知道,身下的女子到了高潮。
   陆尘从何艺的小腹下抽出紧捂住对方私处的右手,将手送到自己面前,只见
  手掌上糊满了半透明有些乳白色的粘稠的女性体液,手指间粘连了几道亮丝,手
  指间还夹带着几根弯弯曲曲、不规则的黑色毛发。
   陆尘把手送到鼻端,闻了闻,一股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味道直沖大脑,
  不过这股女性私处特有的味道使他觉得非常喜爱、非常过瘾、非常刺激。
   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上的液体,陆尘咂咂嘴,味道真不错,很干净,清澈透明,
  有股淡淡地甜味。
   好东西当然要大家一起分享,陆尘又兴起了逗何艺的兴致,把手掌翻转过去,
  伸到了她的鼻子下面。
   何艺虽然一直闭着眼,可是从身体的感觉,她清楚地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虽然他手上的东西是自己的分泌物,但是联想起液体的分泌器官,还是让何
  艺害羞得无法面对,只好扭头逃避。
   看到何艺的动作,陆尘嘴角挑了一下,无声地笑了笑,「该开始做正经事了!」
   他心中对自己说。
   陆尘轻快地把手在何艺裸露的胸脯上蹭了蹭,把那些黏液全涂抹在她的身上,
  而后他挺身坐起,飞快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而后在何艺的配合下也拿掉了她身
  上不多的遮羞之物,俩人终于裸裎相对了。
   何艺娇嫩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着宝石一样的光芒,陆尘颤抖的手指,
  轻轻抚过她的鼻尖,脖颈,锁骨,她那泛着红晕的高耸酥胸,平坦的没有一丝赘
  肉的小腹,她的腿,她的脚尖,然后轻轻地分开她的双腿,轻声说道:「EVE,
  我要进去了。」
   何艺芳心羞涩,娇羞地「嗯」了一声,像是给了陆尘尚方宝剑,他举起自己
  那早已硬得一塌糊涂的宝贝儿,向她的幽深处慢慢挺进。
   「啊!痛……」
   何艺伸出手来抵挡陆尘的进入,却不小心抓住他滚烫的宝贝儿,羞得她赶紧
  放手。
   「别怕,马上就好了。」
   陆尘一用力,终于得到了她。
   何艺嘴脣咬得紧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滑落成一串珍珠,陆尘赶紧俯身吻干
  她的泪水……
   接下来该发生的事,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第一次越过那道神秘的男女之线时,在褪尽萝衫的那一刻,她是那么脆弱,
  而她的感觉却是──如愿以偿。
   女人什么最吸引男人?男人爱女人可爱,美丽,第一次收到情书时兴奋,第
  一次和男生约会时左顾又看怕被人发现紧张,第一次拉男人手时害羞,第一次靠
  在男人肩膀上时那种含蓄,第一次接吻时忐忑,第一次和男人爱抚时半推半就,
  第一次做新娘时渴望与不安,第一次和男人相拥而卧时含情脉脉、欲说还休,第
  一次和心爱人长相厮守时浪漫情怀。
   男人爱女人含蓄,爱女人如水温柔,爱女人娇羞,这些无数女人值得男人爱
  的第一次,是只有处女才能给予。
   男人爱这张膜,其实爱更是这张膜下面掩藏无数多个第一次,爱是无数多个
  第一次下女人千姿百媚,虽然何艺的处女膜是修复过的,但是因为何艺的蜜穴本
  来就紧窄无比,也只有过两次性爱经验,可以说基本上是毫无破绽。
   当进入何艺身体的时候,陆尘认为她还保持着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一个二
  十五岁的美丽女人,有太多的诱惑,而她竟然能将那份珍贵珍藏二十五年,无疑
  是难能可贵的。
   何艺最后的防线最终被攻破,他们做爱了,做爱使她心醉神迷。
   「EVE,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我会好好的爱你的……」
   陆尘说罢,一手在她胸前美乳上摸捏,一边还不停地吻着她的额头、脸颊、
  嘴脣、雪颈、耳后等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手指上暗用阴劲,在何艺的乳根穴、乳
  中穴上按揉,以挑情手法惹起何艺的欲念,让她忘却初夜的痛楚。
   好一会儿,两人四脣分开,陆尘一手抚摸何艺的乌黑秀发,一边怜惜地吻着
  她美目流下的泪水,温柔地调笑道:「EVE,还痛吗?」
   「大坏蛋,坏死了……欺负人家……」
   何艺喘息吁吁,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仍然四肢瘫软,温紧的肉穴吞没着陆尘
  粗如儿臂的阴茎,仍觉擦伤般的火热略痛,柳眉微蹙,虽然处女膜是修复过的,
  但是此刻再次的破瓜之痛根本就没有稍减。
   陆尘的挑情手法极为高明,每一次爱抚都如弹琴挑弦般拨动何艺的情欲之火,
  整个人缓缓地贴着她的身子前挺,阴茎徐徐深入,缓缓退出,左手环在何艺颈后
  与她相吻,右手则不住地玩弄她的乳房,在何艺的乳头上捻揉搓捺,挑缠卷点,
  如火炉鼓风似的将她的欲火越催越旺。
   眼见何艺终于春心勃发春情荡漾,陆尘狂吻着她的檀口香脣,手上不紧不慢
  的揉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将何艺推入淫欲
  的深渊。
   经过陆尘这长时间的挑逗,何艺只觉浑身欲火难平,欲罢不能。
   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陆尘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
  的和他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扭摆着迎合着陆尘的抽
  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丰腴圆润的胴体有
  如八爪鱼般纠缠住他的身体。
   随着陆尘的抽插,处女蜜道中缓缓流出的春水夹杂着丝丝血红,在白色床单
  的掩映下凭添几分淒艳的美感。
   约略过了盏茶时间,陆尘抱住何艺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
  男下的姿势。
   何艺的脸更是红如蔻丹,可是由下身私处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头发
  慌,不能自已。
   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阴茎深入,何艺只觉一根铁棍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
  花茎深处,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柳腰款摆,美臀
  扭动,粉胯挺动,娇喘吁吁,口中嘤咛呻吟不绝于耳。
   何艺心中感到无限的羞惭,但是身体却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开始缓
  缓的上下套弄。
   虽然心里羞怯万分,并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这样太羞耻了,女儿家要矜
  持……可是她那敏感的身体却不听指挥,渐渐的加快了动作。
   由于这种姿势不但能使阴茎更加的深入,而且由于是女方主动,更加容易达
  到快感,渐渐的,何艺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动的速度,口中的淫叫声浪也越来越大,
  脑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里还想到什么女儿家矜持之类的。
   只见她双手按在陆尘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发如云飞散,胸前玉峰不
  停的上下弹跳,看得陆尘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丰硕高耸雪白柔润的玉
  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何艺如痴如醉。
   陆尘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大腿捧住何艺粉臀上下套弄,
  双手更在美乳处来回搓揉,嘴里淫笑道:「EVE,这里就是你嘘嘘的地方,这
  么肥美柔嫩,太湿了……太美了……我要爱死你……」
   然后搂抱着何艺站起身来,压在床上,大力拉动,猛烈撞击,肆意挞伐。
   何艺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终于忍不住嘤咛呻吟,被陆尘干得飘飘欲
  仙,乐得什么东西都忘记了。
   突然,一阵高潮来了,何艺的全身震动起来,全身肉都在紧缩的起来,她两
  手死命的抓着陆尘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他的腰部,浑身急促
  颤抖,处女花茎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陆尘的阴茎给夹断般,花茎
  深处花蕊更紧咬着阴茎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他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
  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花茎深处急涌而出,浇得陆尘胯下阳具不停抖动。
   「EVE,我爱你……」
   陆尘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肉洞深处,双手捧住何艺粉臀一阵磨转,
  剧烈抖动,火山轰然爆发,将一股浓烫的岩浆喷射入了她的花心深处。
   世界看上去是如此美丽,陆尘感觉自己神彩飞扬,脚步轻盈,一切似乎都不
  在话下。
   他们尽情享受着世间美妙的男女之欢,并尽力延续这样的快乐。
   在几经电闪雷鸣、翻云覆雨、上天入地之后,俩人都在第一次激情地投入后,
  疲累不堪。
   在简单擦拭后,俩人也不管赤裸的身体、全身的汗渍、下体的黏液、床单的
  潮湿,侧身相向对卧着。
   陆尘搂着何艺,替她捋捋散发,不停抚摸着她的全身,让她从激情回荡中渐
  渐恢复过来。
   「我终于把自己交给他了」这是何艺心中最深处的真实想法,她紧紧抱着陆
  尘,身子蜷曲着,小猫咪似的缩在他的怀中,一直闭着眼,不敢看他,却享受地
  呼吸着女人才能分辨出来的他身上特有的气味。
   陆尘精神出奇的旺盛,没有一丝疲惫之色,可是他知刚经历破瓜之痛的何艺
  已然经不起自己的折腾。
   他伸手从床里侧拉出被子,盖在俩人身上,他们就这么搂着彼此同样赤裸的
  身体,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陆尘就醒了,何艺昨被夜陆尘实在折腾得太厉害,结果这
  特殊强烈运动后从精神到身体都疲累不堪,睡得很沉。
   由于何艺的床是一个大的单人床,一个人睡宽裕,如今两个人睡就显得有些
  挤了,俩人紧紧挨在一起,搂抱着过了一夜。
   陆尘醒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美人春睡的香艳镜头,他是侧身向床里睡的,
  一只手臂和一条腿都搭在何艺身上。
   何艺的头枕在他的另一条胳膊上,双手就放在他俩身体之间,双腿微蜷,就
  象整个身体就象被他包裹起来一样,何艺甜甜地睡在陆尘身边,美美地作着梦呢!
   何艺身上只穿一件薄如轻纱的透明睡衣,黑色的蕾丝,还是昨晚欢好过后,
  陆尘替她穿上的,隐隐约约地,陆尘能看到何艺胸口那粒粉红色的樱桃。
   陆尘轻轻地咽了一口唾沫,昨晚吃过那美味樱桃的陆尘当然知道它的香嫩,
  再看看那藏在粉色蕾丝睡衣下的曼妙的身躯,每看一眼,陆尘的身体都会不由自
  主的抖动一次。
   从头往下看,乌黑的青丝,睡觉的时候都散落在枕头上,长长的睫毛,长得
  都有些曲卷了,细巧的鼻子,红润的嘴脣,脖子的皮肤如羊奶一般白,再往往下,
  是雪山一般的玉峰,峰顶上还有两粒细致的粉色小樱桃,而何艺小腹上一处多余
  的肉都没有,无比平滑,肤色还是那么白,而且,尽管看不见,但是陆尘却清楚
  的知道,这块「平原」的底部有着一片浓密的「黑森林」陆尘看着何艺红灿灿的
  脸庞,让人垂涎欲滴的小嘴,小巧精致的琼鼻,雪白细长的颈项,丰满圆润的双
  峰,娇艳粉嫩的粉色蓓蕾,心中回想昨夜激情香艳的场面,原本搭在何艺身上的
  手不由自主地在她臀股之上游弋。
   忽然,陆尘发现身下玉人身体虽然一动不动,但是睫毛颤动,呼吸急促。
   一转念间,陆尘就知道何艺已经醒了,也许是被自己惊扰了,现在的她只是
  在装睡而已,既然美人已经醒了,他的动作也随意起来。
   陆尘抚弄她的手加大了力度,先停留在臀股上揉抚,后沿着腰际来到胸前,
  捉住了白皙挺翘的双峰,而且还用两指轻捏她粉色的蓓蕾。
   只两三下,何艺就装不下去了,她倏地睁开双眼,手一下子把陆尘的手扒拉
  开,护住自己的国防要塞,嗔声说:「干什么,刚醒就不老实?」
   「我就是看你睡觉的样子好看,才忍不住的。」
   「以后不许你再这样,否则……」
   「怎么样?」
   陆尘还不知死活地胡说八道:「是不是以后你象现在这样都和我睡在一起?」
   「你……哼,人家不理你了。」
   何艺说完,佯装生气地轻捶了他两下,转身面向床里墙壁了,而且耍赖地把
  两个人盖的被子都拽到她那一侧去了,将光着身子的陆尘给亮了出来。
   陆尘先是一愣,看见她背部一颤一颤地,象是在哭,便撑起身、抬头偷偷向
  她望去,看见她正将被子抱在胸前,身子蜷着,向里侧卧着,脸上笑意正浓,原
  来她也在和自己开玩笑。
   心中有底儿,陆尘言语上也就放肆了,坏坏一笑,道:「那可不行,这种事
  情你一张嘴说了可不算。」
   陆尘伸手轻轻撩起被角,探手向何艺臀后摸去,由于她侧身蜷腿的姿势,他
  从身后一下子就准确地摸到了她的秘处。
   何艺「啊」了一声,手飞快地伸到背后,打掉在她臀缝间抚摸的怪手,还用
  被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但是为时已晚。
   果不其然,她被刚才陆尘的抚摸挑逗得兴奋起来,下身已经湿润,何艺的身
  体特别的敏感,连她自己都不敢多碰,何况是一个充满刚阳气息的男子在身上抚
  摸了半天。
   陆尘抽回手,看着手掌指间的水渍,心中有种莫名的兴奋感觉。
   陆尘故意把这只手掌张开,伸到何艺面前一晃,让她看到手上的黏液,而后
  将手送到自己鼻端,「呲呲」有声地大大吸了几口气,成心刺激她道:「你得两
  张『嘴』都说『不』才算数。」
   看着她越来越红的脸,陆尘差点乐出声来,强忍笑意,继续道:「再说了,
  你和我已经有契约了,你不能不理我,知道吗?」
   真是羞……羞死人了,何艺由他的动作知道他所说的「两张嘴」指的是什么,
  芳心一阵羞燥,但是对陆尘说的「契约」不知所指,半侧回身,疑惑地看着他,
  美丽的大眼睛满是不解,疑惑道:「什么『契约』?」
   看到举着手还在闻「香」的陆尘,他脸上的笑显得说不出的古怪,越是如此,
  何艺的好奇心就越大,尽管她隐约猜到他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看到成功地吸引了何艺的注意,陆尘收起笑脸,假装一脸正经,指着她身下
  的一处,努了努嘴,说道:「呶,这不是!」
   何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陆尘指的是她身下的床单,上边遗留着点点猩
  红和一大片黄黄的污渍,那是落红和自己高潮时身体流出的液体。
   「啊……」
   何艺又羞又气,只叫了一声,就再次转过身去,决定不再理他了。
   陆尘看到她的反应,也觉得有些开玩笑开得过火了,刚经过第一次的女子,
  何艺面子上还过不去,这次可能是真的生气了,于是他使出全身解数,开始哄生
  气的女人。
   「对不起,EVE,你别生气了啊!是我不对。」
   陆尘靠过去,用手脚将何艺连人带被子紧紧揽在怀里,头探到她的肩上,嘴
  对着她的耳朵,小声地赔不是。
   「EVE,我跟你在一起,感觉特别开心,特别想跟你开玩笑,我自己都管
  不住。」
   陆尘边说还边紧了紧抱住何艺的手臂,象是在强调自己改正错误的态度,
  「是我一时兴起,光顾自己高兴了,没有注意你的感受,以后我一定注意,真的!
  原谅我吧,好不好?好不好嘛?」
   何艺是当然不会真正生气,但是在陆尘揽住她身子的时候,她还使劲地摇摆
  扭动身子,要甩开象八爪鱼一样揽住自己的手和脚,但是因为力气悬殊,挣扎了
  几下,她就没力气了。
   同时感受到他在自己耳边不断吹着热气,尤其是听着陆尘的话,何艺的心里
  就美滋滋的。
   但是女人嘛!明明已经心软了,但是架子一时还放不下,而且还想刁难他一
  下,只听她气呼呼地问道:「那你和林逸欣的时候,有没有和她开过这样的玩笑?」
   不过话一出口,何艺马上就后悔了,因为这话怎么听都有些吃醋的味道,而
  且还提到了在他面前不该提到的人,可是已经收不回来了。
   沉默了一会儿,陆尘见何艺别扭地扭着头盯着他看,知道她已经不再生气了,
  就掀开被子,把她身子转过来,面向自己,重新抱在怀里,正色道:「EVE,
  无论如何,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不会辜负你的,我……」
   何艺顺着他的动作,没有再挣扎,只是定定地盯着陆尘看。
   陆尘搂住她后,继续轻轻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关系的,我爱逸
  逸,但是我也爱你,我知道我很花心,但是我保证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陆尘低头轻吻了她一下,继续道:「从你收我进古剑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
  被你吸引了,可能是美丽的女人容易接近其他人吧!」
   脸上露出自嘲之色,陆尘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声音仿佛是天外飘来,清清淡
  淡道:「尽管那时在灵恸里,我因为脑电波的延时,那时很没用,还害你一直被
  烛乱影他们追杀,但是你从来没怪过我,你一下子闯进我的生活,让我毫无心理
  准备,尤其是我们那时还不是很熟悉。我本来想借你来使我更快忘记那一切,后
  来你的关心、你的爱那么直接地触动了我,我就决定了要一辈子跟着你。」
   犹豫了一下,陆尘继续道:「当你刚把我收进古剑的时候,我没有想过你们
  和我会有什么。那会儿,我对你的感情顶多算是『喜欢』吧!可是后来,我发现
  我在你面前从来没有掩饰过,从来都这么放心,这么开心,对你就象对我的家人
  一样,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亲切感,其实是你用自己的真心使我完全接纳了你,
  我对你的感情也在不断变化。」
   看到何艺痴痴地点点头,他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在我死后重生,GGS
  厂区爆炸后看到你的那次,我再也骗不了自己,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了你,而且也
  是从那一次,我才真正确定了你同样也爱我。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让我患得患
  失了好长时间,不过也许这才是真正恋爱才会有的感觉吧!我要用我的一生来爱
  你,真的!我爱你!EVE……」
   陆尘还想在继续说下去,但是他的发声器官已经让动情的何艺用嘴给堵住了。
   这是何艺第一次主动,陆尘深似黑夜的眸中闪过笑意,长臂搂住她的腰,他
  吻着那软嫩得不可思议的脣,舌尖轻画过那粉色脣瓣,探入小嘴里,粉舌默契绝
  佳的在第一时间与之相缠,汲取着彼此的气息,扰乱着彼此的理智。
   虽然何艺知道我无法放弃林逸欣,但是同时也确认了我对她的爱,所以她并
  没有表示出不满,毕竟此刻我对她的爱远远大过了她对林逸欣的妒忌。
   俩人又是一番激情,良久之后,他们才情绪平稳。
   何艺抬头看看窗外,天还没有大亮,闹钟指针显示,现在才是早上六点过五
  分。
   平日里,由于何艺平时一般也是六点半就起床了,这时身上粘糊糊的感觉很
  不好受,何艺准备起身洗个澡,身子刚撑起,蓦地腿间传来一阵裂痛,使她才想
  起激情的后果。
   何艺身旁的陆尘看见她欠了一下身象是要坐起来的样子,不知为什么突然咧
  咧嘴,眉头皱了一下,而后就又躺下了,不禁问道:「EVE,你怎么啦?」
   见她没有回答,脸还突然红了,恍然想起了什么,陆尘坐起来,低头在床单
  上和她下身寻找。
   何艺看到他的动作,知道他在找什么,也明白怎么回事,她心里一阵害羞,
  又转身朝里,将脊背朝向陆尘。
   不过,这一动作反倒方便陆尘发现情况,潮湿的床单上又新添了几滴血迹。
   陆尘再向她的下身看去,红肿的花脣边还沾着一缕血丝,脣瓣上下及之间还
  有一些乳白色浓稠液体,不问可知是什么东西。
   陆尘爱怜地轻轻用手按揉起来,伴随着她一串不知其意的声音,何艺强自恢
  复自己的理智,马上转过身,嗔怪地瞟了他一眼,低声说:「干什么?还不都是
  你干的好事!人家要去洗澡,身上难受死了。」
   「要我陪你去吗?」
   陆尘一脸嬉笑,何艺白了他一眼,风情万种。
   看着何艺坚决地拒绝了自己抱她进浴室的要求,步履蹒跚地进了浴室,陆尘
  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她说身上难受死了,他的身上也条件反射似地难受起
  来。
   这种感觉一旦产生,就像江水猛兽一样,不可阻挡,听到浴室里的流水声,
  陆尘的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陆尘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突然脑海中就产生了一个大胆而又香艳的想法,
  那是就进去和何艺再次同浴,这个想法一旦产生,就无法阻挡,这种事情想想都
  令陆尘激动不已。
   陆尘光溜溜地下了床,然后悄悄地来到浴室间的门口,伸头听一下里面的动
  静,他听到何艺一边沖着澡嘴里一边唱着歌,可见她的心情十分的放松。
   他轻轻动了一下门,果然和自己的猜想一样,浴室的门并没有从里面上锁,
  他迅速地推开门走进去,浴室里的景色令他心旷神怡。
   只见何艺正在淋浴,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
  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一丝不
  挂、赤裸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陆尘顿觉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一双颤巍巍的傲人挺立在何艺胸前,那盈盈一握、娇柔
  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玉臀、娇滑平软的洁白小腹,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
  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她那秀丽绝伦、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真
  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那高挑匀称、纤秀柔美的苗条胴体上,玲珑浮凸,该
  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那有如诗韵般清纯、梦幻般神秘的温柔婉约的气质
  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双腿紧闭,将一片春色尽掩
  其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