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童话故事之灰姑娘】

那种事情不需要关心,大姐夫只需要知道是我就好,诺,现在我的样
子,比大姐好看多了吧?不准眨眼睛,看着我回答」不容置疑的声音后是连续的
动作,灰姑娘用乳沟夹住男人的臂膀,一双细长的双手在男人的脸上抚摸着,贴
近自己的脸,像极了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哦哦……唔哦……你……不要」男人挣扎着,可是眼前的情形让他根本无
力反抗,脑中不知为何充斥着想要撕开眼前女人衣服然后将她推倒爆操的想法,
可每当他试图集中精神时,却总是会被女人的动作给干扰到,光是彼此间的交换
呼吸就足以让他身体发软,身体下面也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很想要吧?男人果然都一个样呢,看到好看的女人就离不开眼。」灰姑娘
用左手手心在男人胯部的突起上缓缓摩擦。另一只手轻轻地撕动自己胸前的衣物,
下面本就左摇右晃的的扣子自然而然地就迸发出去,不仅淡粉色的乳头,整个乳
房都啪一下地暴露在空气中。
「不可以……我……我是你姐夫……」
「啊,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大姐她今天一天都会待在家里吧,所以说,想做
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哦,明明下面都那么大了,你,很想操我吧姐夫?」灰姑娘
最后一字一顿地说道。手掌也化作半握状隔着裤子疯狂摩擦,虽然到现在还没有
试过,但是她早就从那些男孩子手里打架拿过许多小黄书,学习的技巧足以让大
姐夫这个处男应付不能。「哦哦……!」他从来没想过灰姑娘会那么直白地把这
件事说出来,这种他自己都认定的淫荡词汇,会就那样说出来,加之到自己的身
上,鼻子嗅到的是灰姑娘身上的清香,眼中是摇晃着的坚挺巨乳和摄人心魂的眼
神,下体处感受到的是被灰姑娘的左手隔着皮裤所给予的摩擦快感,这对于连手
淫都很少的处男来说简直是绝杀,就算再如何忍耐,就算再如何想着自己跟阿内
特的之间的爱,也比不过这样的刺激。噗嗤一下,一大股浓厚的白色精液就从肉
棒里喷涌了出来,很快便湿润流出了裤外。
「啧啧,这就射出来了吗,跟正在阅读本文的阳痿读者们一样轻松早泄了呢」
灰姑娘抬起手,看着手中的淡淡水渍调笑道。不过,她可不允许事情就这么
简单地结束,她要夺走自己大姐夫的第一次,告诉他,也是证明自己并不比大姐
差。
「大姐这里,我记得是有很多毛的?还是我的更好看一点吧」
她脱下自己所有的衣物,将男人推倒在缝纫桌上,自己过去感到羞耻的天生
白虎小穴,头一次让她感受到了自豪感,如今的它正缓慢流出点滴淫水,肉眼可
见地将整个小穴从里到外润滑了起来。
「不……要呜,这张桌子,是加内特最喜欢的……」
「啊哈?那就更有必要继续做下去不是了么?」灰姑娘脱下男人的外裤,露
出同样也已经因为先前的手交喷射出来而湿润的肉棒,正对着自己的小穴。
「接下来只要那样,你的第一次,就要在大姐最喜欢的缝纫卓上,被我给夺
走了哦,你自己也很期待吧?」
她看着男人赤红的面庞一阵淫笑,随机猛地坐下,那粗壮的肉棒捅穿自己的
处女膜,流出了滴滴鲜血,听说破处都很疼,但是她却没有感受到疼痛,只有快
感,这是理所应当的,毕竟现在拥有水晶鞋的她,是全世界最完美最强大的女性。
初经人事的紧致小穴在灰姑娘的意愿下将男人的整根肉棒包容进去,错综繁
多的褶皱在上下摆动中不断地以肉棒整体的快感,肉壁上的软肉也紧贴在肉棒旁,
犹如渴望甘露的沙漠旅者,无论如何都绝不分开。
「呜啊……好舒服……」
「居然跟女孩子一样叫出了声呢,真可爱……啾」灰姑娘俯下身子亲了上去,
舌头很轻松地便进去了男人半张着呻吟的嘴唇,在此地大肆劫掠,强制性地与正
主交换着两者的体液。
男人从未体验过这样的快感,自己的生殖器就这样被无尽的淫欲通道所吞噬,
消化。自己的人格遭到侮辱,甚至就连自己的口唇都被这样强制性侵犯,应该给
予爱人的事物就这样被他人就这样用武力征服。明明应该感到痛苦的事情,却传
来潮水般的快感,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将他的意识都给击溃,变成沉溺于快感
的淫兽。
「噗啾~ 」灰姑娘继续深吻着,绿色的眼眸不知何时变成了淫邪的紫色,充
满欲望与轻视地看着男人的眼睛。接着整张脸都贴了上去,舌头深入男人口腔的
内部,逗弄吮吸着,让男人无法呼吸,白嫩的乳房在男人的胸肌上来回摩擦。与
此同时,下体的速度也加快到另一种境界,更加深入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子宫
口碰撞着。给予男人窒息般的快感,这也是灰姑娘在小黄书上学到的,窒息式性
交。
「呜哦啾……」男人和灰姑娘的脸都变成缺氧导致的不健康润红,体内硬物
的颤抖,让灰姑娘更是如发疯般「强奸」男人的生殖器,充满肉感的臀肉啪啪地
敲打着男人的大腿。终于,肉棒在最后一次近乎捅入子宫内部时,再也承受不住
这样的刺激,男人的一股股滚烫的粘稠子种像是不要命般喷出,填满了灰姑娘的
子宫。同一时刻,灰姑娘也到达了人生的头次高潮,喷洒出的淫液洒满了整张木
桌,留下深深的水痕。
「呜哦……好厉害,撑撑的感觉,明明都装不下了……这就是做爱的感觉么,
真令人痴迷。」灰姑娘摸了摸自己鼓起的肚子,试图从男人的身上爬起来,刚一
脱离肉棒,被堵住的大批精液夹杂着淫液从通红的小穴中涌出,流淌到了男人正
在给大姐缝纫的新衣服上。灰姑娘脑海里突然涌出来一个新点子,她把大姐除了
自己打算等会儿换的那一件衣服外,全从衣柜里拿出然后在缝纫机上排好,自己
敞开双腿小穴对准衣服。
「啊~ 这种射精一样的快感……啊呜呜~ 」
灰姑娘用力拍打着自己的小腹,乳白色的精液流淌在大姐所有的衣物上,想
必,两者的交合液很快就会渗透其中,连同这个桌子一起,留存着永远无法洗净
的腥味吧。
「接下来……是二姐……哼哼」她早已想好,那个守卫队长,可不会跟他的
大姐夫一样就这样轻易地受到自己的勾引,她倘若想要取得自己高于二姐的证明,
只能从自己鲁莽的二姐入手,加上她听说过的一些传闻,她一定会证明自己比二
姐更加强大,而那个英俊帅气的守卫队长,更应该娶自己而不是自己的二姐。她
如此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倒在地上的男人的眼睛变成了紫色的漩涡,更没有一点
在意到她的内心,在水晶鞋在做爱过后所闪耀出的比先前更耀眼的光辉后变得更
加扭曲。
「小妞,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说,你是来送操的?」黄魂山贼团
的窝点门口,两只山贼喽啰护卫在寨口,举起长刀阻止着灰姑娘的进入,自然,
他们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灰姑娘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嘻,别那么无情嘛,我知道,你们在准备对镇子里的守卫队长进行报复吧?
我是镇子里的灰姑娘,我可以帮你们解决她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的二姐艾玛
哦,这样他一定会来孤身营救的「灰姑娘的嘴角带着淫乱的笑容,在她的心里,
自己的二姐早已就是自己的敌人了,而作为自己的敌人,就要采用最严酷的手段。
「怎么会,还有这种事情?你脑子坏了吧?」
「就是说啊,编谎话也要有点度吧?哪有女人会把自己的姐姐送上门的?」
俩山贼面面相觑,他们做了那么多年山贼,还头一次碰上这种新鲜事,年轻
性感的女人来上他们这里卖自己的姐姐?闻所未闻。
「不,放她进来吧」一个更加老成的声音从寨口里传出,紧接着出现的是先
前见过的商人大叔,身后跟着一群山贼。
「哎?大叔你居然是黄魂海贼团的人?」灰姑娘略显有些诧异。
「不是啊,只不过也经常来这里做生意就是,诸位,这是小姐是我的朋友,
大可放心」
听到这样的话,头顶插着根羽毛看上去像是山贼头头的人面色略有点不自然
地点了点头,其余山贼也表示着赞同。
「我的小公主,先进寨里面然后讨论一下吧,你要怎么做」
不愧是大叔,真是个好人呢。
灰姑娘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行为有多么地不对劲,就这样走了进去。
「嗯,你们这出戏演得还不错,唯二不足的一个是你,卡尔,你差点就笑场
了,另一个就是,你们的裤裆怎么都鼓得那么高?」商人大叔,或者说是拉巴索
点着头说道。
「啊啊,大统领,你的那里也……」被叫做卡尔的山贼指了指拉巴索早已撑
起一座大帐篷的下面。
「……」一阵沉默还是另一个山贼打破了沉寂「大统领,她真的可以信任么?」
「当然,在神器的指引下加上她本身的性格缺陷,她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婊
子了。守卫队长,我马上就会让你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
「梅露——你在哪儿?」灰姑娘的二姐艾玛,一看到灰姑娘传来的求救信,
急匆匆地连守卫队长都来不及告诉,自己抄起仓库里的一把宝剑就带着几个哨兵
匆忙离开了小镇在冈比亚特山上寻找着灰姑娘的足迹。
「该死,真希望没有被绑到山寨里去……身为做姐姐的连妹妹都保护不了,
还算什么姐姐啊」艾玛大喊着继续呼唤灰姑娘,虽然她平常很喜欢闹脾气,可她
也只不过是小孩子罢了,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她一直相信着这一点。更何况,她
身为姐姐,身为守卫队长的伴侣,如果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姐姐
啊!又哪里能配得上那位英俊潇洒的英雄呢!
「唔唔……」一阵微小的呻吟声从左前方的树丛中传来。
艾玛赶忙跑了过去,低头一看,她心爱的妹妹梅露正在被绳子捆着在地上挣
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变了模样,但还是能清晰地认出,这是自己的妹妹。
「大家,在这里!」她想都没有多想,直接冲了过去。突然,脚腕处好像碰
到什么细线,艾玛一时没掌握好平衡,向前扑倒了过去,剑也飞得老远。
「真是愚蠢的女人,仅仅靠着一腔热血,是救不了人的」
树林后涌出二十多个山贼,领头的是山贼卡尔,他顺手就把剑抢了过来。其
余的山贼一拥而上把艾玛按倒在地上「你们这群卑鄙小人,就知道搞这些阴谋诡
计,有本事放开我一对一单挑啊」艾玛挣扎着喊道。
「今天的事情可算不上是卑鄙,是你」亲爱「的妹妹主动跟我们联手的呢」
卡尔转头对着灰姑娘的方向扭了扭嘴。
「是啊,二姐,这回,是我自愿的哦,话说,你们能不能不要把我的胸绑得
那么紧呀」在艾玛不可置信的眼神下,灰姑娘解开了自己身后的活结,好好揉了
揉自己被绳子勒疼的胸部。
「怎么会……?」迎接她的是灰姑娘的迎面一脚,艾玛的头砰地倒在地上,
银白色的长直发和漂亮的脸蛋上都沾满了尘土。
「什么怎么会这样啊,你这头母猪,天天虚心假意地关心我,其实内心相当
看不起我吧,啊?」灰姑娘一边狠狠地咒骂着,一边用高跟顶着艾玛的太阳穴。
「梅露……才没有那种事情啊……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大家也都是……」
艾玛强忍着头部传来的剧痛解释着莫须有的罪名。
「哈?没有?你在开什么玩笑话!你天天勾引守卫队长,把自己打扮地那么
骚,一周有几天待在家里?就知道在我打完架之后找我谈话教训我,什么训练啊,
就是去勾引守卫队长的吧?!」灰姑娘的眼睛里充满了被扭曲的愤怒,抬手就是
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啪!」
伴随着一声巨响,艾玛没有粘灰的右脸蛋上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红色掌印。随
后又是连续的好几个耳光,每一下都是用尽了灰姑娘的全力,艾玛的右脸蛋顿时
肿胀成原先的两倍多,左边则是沾满了泥灰。
俗话说得好,女人才是欺负女人最狠的,果不其然,艾玛被这连续几个耳光
打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真像头刚吃完灰的母猪呢,噗嗤,你们,给我把这头母猪的衣服扒光,腿
也拉开来!」灰姑娘的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绿色的眼眸近乎完全变成紫色,高
跟鞋也显得愈发闪亮。
两个盗贼男人瞬间就把艾玛的衣物全部扒得一丝不剩,双腿也被拉开,高挺
的酥胸露出,粉色的小穴和上面修建地整整齐齐的阴毛被一览无余。在众人野兽
般的目光和被自己妹妹用轻蔑的眼神注视使她的羞耻感大幅度上升。
「梅露……不要……求求你醒过来吧」艾玛苦苦哀求着。她在拖延着时间,
以期望自己带来的哨兵可以拯救她,或者把她被山贼袭击的消息告诉守卫队长,
让她的英雄带着强大的守卫大军把她从地狱中救出。
「哼,醒过来?我很清醒哦,我现在所做出的一切,都是出于我自己的选择,
而不是像你这头低贱的母猪,见到帅气的男人就凑上去勾引呢,」灰姑娘冷笑着
将自己的水晶鞋根的一部分挤开阴唇,插入小穴,直顶到薄薄的一块膜前。
「不,不行,不可以,梅露,你不能这样做啊!」艾玛的神色变得惊恐了起
来,她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的处女膜会被自己的妹妹给破坏掉,自己第一次应该
是送给那个她梦想中的王子,守卫队长啊。
「为什么不行?你这种只知道勾引男人的母猪小穴,被我用水晶鞋破处,应
该感到荣幸才对哦,母猪姐姐,你要心怀感激才是呢」伴随着嘲弄的语句,灰姑
娘用力将将鞋子往下一踩,尖锐的鞋跟顿时将整个处女膜捅趴破,甚至捅穿子宫
口到达了子宫壁上的软肉。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处
女膜被破坏,子宫被冰冷的无机物给强行突入锤在嫩肉上,又猛地拔出,如同整
个身体的骨头都被粉碎的疼痛传入到大脑中,让艾玛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旁边
的两个盗贼死死地抓住艾玛的声音不让她挣扎出控制,如果不是平常有过锻炼身
体,她本人的精神力也算坚韧,不然估计早已昏厥了过去。
「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艾玛低头看向自
己的私处,高跟鞋虽拔出,但仍停留在小穴上方,晶莹剔透的鞋跟上沾满了血红
色的液体,并滴向艾玛已经被猛然扩张,一时半会回不去的小穴里。不光是身体,
她的心灵也像是被刀割了一样痛,屈辱与疼痛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她不知道自己
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喂喂,还没结束呢,你这头母猪,别以为哭了就会放过你。你们,给我使
劲地操这头母猪!」灰姑娘的声音又从她的耳边响起。
一直看着这场姐妹凌辱的山贼们,早已性欲高涨,看到终于有自己亲自上场
的机会,个个欢呼雀跃地脱下裤子,弹出满是污垢的黝黑肉棒,龟头前端已经缓
缓漏出前泪腺液,完全是发情了的表现。
「喂,我说你们别玩太久,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卡尔貌似对这类活动并不感
兴趣,远远得站在一边提醒道。
「那就直接三通好了吧」
「是啊,这样一次可以三个人,这样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大家都享受到啦」
「那是什么……?」艾玛呆呆地听着自己不理解的词汇「啊,就是嘴,小穴,
和后庭一起进入哦」说着,山贼们将艾玛围成一圈,不知多久没洗过澡的男人身
上的恶臭散播在空气中。
「屁股怎么可能……唔噢噢噢噢!」
山贼们毫不留情地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到艾玛的嘴,阴道和后庭里。
「姆咕……嗯咕咕呜呜呜?!」且不提前面的肉棒直直地捅入她的嘴巴将之
直接捅脱臼,后庭被开苞的痛苦甚至超过前面破处的疼痛,但已经被捅脱臼的嘴
巴已经丧失了呼喊的能力,她所能做的,只有承受。
「怎么样?感觉如何啊,蠢女人?把三个洞都给你塞满!」
生育孩子用的子宫,用来进食的口腔以及用来排泄的后庭,全都在被臭气冲
天的阴茎摩擦着,艾玛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血液在体内流动的灼热感。
「姆唔唔……zem no Hun姆呜呜!!」被龟头前途的突击撞击着的肉壁如同
被灼烧般发热,明明应该是很痛苦的事情,小腹处却传来一阵阵与之相悖的甜蜜
感。
「哈哈,开始流水了,果然是彻彻底底的母猪,被这样强暴都会产生快感,
快啊!拿出你平常勾引男人的劲来,给我动起来!不然就杀了你!」一旁的灰姑
娘提起刀架在艾玛的脖子上。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死去……那个男人……会来救我的……艾玛的心里仍
有一丝希望。
「咕啾……唔姆……噗啾~ 」艾玛动用自己口腔内唯一能动的小巧的舌头激
烈地摩擦着男人的龟头,卷走上面白色的污垢。
「呼哦~ 真舒服,比起妓院里的那些妓女还纯熟呢」山贼摆出一副舒坦的表
情发出呻吟。
「还有下面和屁股!快点!」纵使这样做,灰姑娘的刀仍在缓缓上移,划出
一道淡淡的血痕。
「唔~ 唔姆……噗姆……!」艾玛顾不上自己还在发疼的小穴和后庭,努力
地收紧,给予男人最佳的体验,伴随着山贼们的不断猛烈抽插,与艾玛的意志相
反的肉体的快感开始越来越明显。
「就那么舒服么,刚被扩张过的小穴现在又能这样勒紧肉棒啊,真是下流的
母猪小穴,不要脸的贱货,我为有你这么个姐姐感到耻辱」
听着自己妹妹的辱骂声,艾玛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贱货婊子。她的前后两穴
就像是受到了催化剂一样缩得更加紧实,,爱液和肠液也一小股一小股地流出。
其他没有抢到位置的男人再也看不下去这场活春宫,既然抢不到主要的部位,
那他们就从艾玛的其他部位谋取快感,比如腋下,比如她那引以为豪的银白长发,
有人甚至脱掉了艾玛的衣服,都成了山贼们泄欲的工具,而更远处的犹如读者的
悲剧男只能自己撸动着肉棒。
更加剧烈的快感从艾玛身体的四处传来,几乎要让她整个人都陷入情欲的漩
涡,肉眼所及之处全部都是男人和男人的肉棒。
「她好像快不行了」使用小穴的山贼发出像是看穿了艾玛内心的声音。
「我也快不行了……这张嘴巴的吸力,要说第一怕是没有第二了」
「后庭紧得要命,里面的肉还会自己动,我操」
「这个贱货的头发也好爽啊」
「不行,我要忍不住了」
好像是一个信号般,所有男人的肉棒都在疯狂地抽插着,无论前后,无论上
下,无论哪个部位,全部,全部都传来了被融化似的快感。肉棒直插入喉咙的深
处,头发也早已绕着肉棒围了一圈又一圈,小穴口处的肉棒不停地责备着淫乱的
子宫内壁,还有……还有……连她自己都已经感受不清楚了,大脑,要被烧坏了。
「就这样给你注进去!」
「伊呜呜呜呜呜!!!!呜咕咕哦哦哦哦哦哦!」所有山贼的肉棒一齐浓厚
的精液射入艾玛的体内,亦或者是体外,天上就像是在下着精液雨,艾玛美艳的
脸蛋上,修长的睫毛,精致的鼻子全都沾满了精液,顺着脸流淌下与胸部的回合,
从乳沟间形成一个瀑布又冲向身体的其他部位,一眼看去,跟用精液洗澡没什么
两样。
而在内部,滚烫浓稠的精液占满了整个子宫,用来消化食物的胃袋也被精液
充满,肠道的白浊洪流又从后方突袭,两者汇融在一起撞击后又反向冲击而去。
纵使肉棒拔出,艾玛那纤细的食管也不足以支持如此大批量的精液汇出,因
此连鼻腔都化作精液的通道,嘴巴,小穴,后庭,加上鼻腔,三大一小总计四处
的精液如泄洪般涌出。活脱脱一个精液喷泉。而她本人则早已失去意识,只留下
一个淫荡的阿黑颜脸型。
「哈哈哈哈,这才是母猪应该有的样子嘛」随着灰姑娘的放声大笑,水晶鞋
再度发出耀眼的光芒,将灰姑娘包裹了起来。
「山贼!我要你们死!」突然,一声怒吼传来,原来是守卫队长终于带着他
的五百卫队赶到,眼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凄惨的模样,他的英俊面庞因愤怒而扭曲
变形,活像一只将要噬人的野兽。
「喂,他们还不能死哦」空灵的女声从一旁传来。
守卫队长看都没看一眼,他现在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光这群山贼。
「给我跪下!」守卫队长心中一震,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地跪了下来。不仅他,
连他的卫队和对面的山贼们都跪了下来。
他抬头看去声音传来的方向,是那个艾玛提到过的灰姑娘。
此时的灰姑娘又化作了最初的形态,原本饱满的巨乳又化作先前小巧玲珑的
模样,除了绿色的眼眸变成了如海洋漩涡般的紫色,身上穿着的白色长裙变成了
胸口有着「神」字样的圣装外,与最初的灰姑娘一模一样。
「多少年过去了,我,催眠之神,终于又回到了这里,我要让这个世界重又
变作淫欲的乐园!而你们,将会变作我的第一批子民。」
「灰姑娘」大声宣布着令众人震惊的事实。而守卫队长跟山贼们,眼眸都已
经化作了跟她一样的紫色漩涡状。
「拉巴索么,既然说要献上自己的一切,那就献上这整个世界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