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港区的恩爱日常】【 muteki】

muteki


早晨,窗外的太阳射入了房间,照在熟睡的指挥官脸上,他扭头回避着,但
刺眼的阳光还是被不断变换着角度。
「呜……啊……哈……」
他用右手揉了揉眼睛,刚刚准备转过身去背对太阳,却发觉左手手臂上传来
了一阵拉扯,随即便是一阵柔嫩肌肤的触感,一具娇小滑腻的身躯紧紧的抱住了
自己的左臂。
指挥官转过头一看,不出所料的正是熟睡的拉菲。她整个人牢牢的锁住指挥
官坚实的手臂,光滑双腿环过小臂交缠在一起,双腿之间的柔嫩小丘被手臂上的
肌肉顶的微微分开,甚至还能从充满肌肉的上臂处感受到两座微微隆起的柔软乳
丘以及因为和手臂摩擦而变硬凸起的小小的乳头。
看到这个情景,指挥官宠溺的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任由拉菲的继续抱
着自己的手臂。但随着时间推移,阳光慢慢覆盖了他的整张脸,逼得他开始在床
上挪动,奈何拉菲紧紧抱住了他的手臂,让他寸步难行。
「…拉菲,拉菲?醒醒,该起床了,太阳都要晒屁股了。」
「呜……嗯……」
指挥官尝试叫醒拉菲,可惜得到了只是拉菲的一阵呓语,以及抱的更加紧的
双臂。
拉菲像是害怕指挥官离开一样不断的加大抱紧手臂的力度,甚至就连脸都贴
在了指挥官手臂上,把手臂都勒出了痕迹。
最要命的是,拉菲一抱起手臂就像一只树袋熊一样,又因为指挥官不想吵醒
拉菲,所以无论指挥官怎么努力,也无法把手臂抽出来。慢慢的,他的手臂已经
开始发麻了。
「啊啊啊……」指挥官发出了无奈的叫声,「拉菲,起!床!了!」
指挥官用另一只手放在拉菲头上搓來搓去,直到把她一头散开的蓬松白色长
发揉成鸡窝头时,这只小兔子才睁开朦胧的睡眼,半眯着的红色瞳孔中透出一丝
不满。
「早上好啊拉菲,昨晚睡得好吗?」
「呜啊~ 指挥官你明明知道的…昨晚非要做到这么晚…现在拉菲好累~ 」
「诶嘿嘿~ 也不知道是谁昨晚把我抱的那么紧……对了,我亲爱的拉菲,您
可不可以高抬贵手,松开我那可怜的手臂呢?」
拉菲盯了指挥官发麻的左手一会,又看着指挥官因为手臂的酸麻越发变形的
表情,突然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为了惩罚指挥官叫醒拉菲这件事,所以不要~ 」说完,拉菲探出小脑袋,
在指挥官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
「就这样…拉菲要再睡一会。晚安,指挥官」
看着把脸贴在自己手臂上,再度倒头大睡的拉菲,指挥官也没了脾气。他眼
睛一转,一个恶作剧的想法从心底升起。
「嘿嘿……听说有一只小兔子打算赖床,那就不要怪我对她为所欲为啦~ 」
微微动了动还有知觉的左手,指挥官的手掌慢慢往下移动,轻易的便覆盖住
了拉菲小穴外表。这个姿势下两片柔软的阴唇被大腿挤压着,幼嫩的萝莉小穴像
是两团白面一样凸起。指挥官用拇指轻轻一滑,顺着凸起的小阴蒂分开了两片肉
唇,趁着它们还未紧闭之前迅速把手指插入中间的肉洞中。
「嘿呀……咦?怎么好像有点湿呢?难道兔子也能在睡觉的时候发情吗?」
「呜呜……」
虽然拉菲只是微微的发出了一声呢喃,但不断收紧的大腿和逐渐变得湿润的
蜜穴让指挥官知道这只小兔子只不过是在装睡而已。
「明明说要睡觉,结果小穴只是摸了几下就变得这么湿了,还偷偷夹我的手
指。拉菲啊~ 你真的不是在装睡吗?」
指挥官不断玩弄拉菲蜜穴,终是让这只小兔子无法忍受下去。她略带怒气的
睁开了红色的双眸,扭动着身躯逃离了指挥官的魔掌。
「……指挥官~ !」
指挥官被拉菲生气的声音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真的惹到了她。但冷静下来
仔细观察了一下,在她湿润的眼瞳里看到的更多是希望得到指挥官宠爱的欲望。
被这双媚眼盯着的指挥官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一阵热血涌入下身。
半眯眼睛看着指挥官的拉菲眼角扫到了他的异状,顿时微微翘起了嘴角,一
个想法从心里升起。
「哼哼~ 指挥官,拉菲要好好惩罚你……」
拉菲松开了指挥官的手臂,像一条游鱼一样钻入了被窝深处。好不容易被解
放了手臂的指挥官甩了甩酸麻的左手,只感觉拉菲娇小的身体一点点滑到了自己
下半身处,娇躯逐渐覆盖在自己身体上。同时,胯下的肉棒先被两只冰凉的小手
包裹着上下撸了几下,然后便被柔软的樱唇吞入,被湿润的小舌四周舔舐。
指挥官掀起了被子,寻找着这只贪吃的小兔子。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两座雪白
的臀丘,白发像是帘子一样披散在拉菲的臀部上,在拨开垂下的白发后,暴露在
空气中的粉嫩小穴随着主人的呼吸一张一合,微微张开的穴口和黏附在上面的粘
液预示着昨晚激烈的状况。此时小穴一张一合间流出了潺潺清水,在清晨的阳光
照射下闪闪发光,诱惑着被压在身下的男人。
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了指挥官的腰,让两人的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悄
悄探出头的小阴蒂随着拉菲的动作在指挥官棱角分明的几块腹肌上摩擦,每当划
过腹肌之间的沟壑时,她便像是触电一边抖起腰来,涌出的清水也越发夸张,把
身下的床单再度染上一片湿痕。
「吸溜…吸溜……噗噗咻咻……滋滋~ 」
拉菲一下下起伏着小脑袋,用小嘴服侍着指挥官的肉棒。
「啾~ 啾~ ……哈啊……指挥官的大肉棒真是调皮,总是把自己弄得那么脏
……让拉菲好好帮你清理一下吧?」
她把指挥官巨大的龟头含入口中,细腻的小舌在龟头冠处缓缓摩擦,试图把
昨晚自己和指挥官留下的痕迹清理干净,但不断流出的前列腺液还是一次次流出,
把好不容易弄干净的肉棒再次变得黏糊糊的,气得她用舌尖钻入了马眼,尝试堵
住不断流出的前列腺液。
刚刚掀开了被子的指挥官顿时爽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只剩下把双手搭在拉
菲小屁股上的力气。但很快指挥官就不满于现在的劣势,开始了他的反击,大手
捏住拉菲的小屁股上,把它像面团一样揉得不断变形。
拉菲也燃起了对抗的心理,用双手包住了两颗巨大的睾丸,按照一定节奏轻
轻的按摩,希望榨出指挥官醒来的第一发浓厚的精液。看到这种美景,指挥官便
明白两人之间的「战争」又要打响了。
他的双手下移,顺着臀部到大腿的轨迹,探入了湿润的两腿之间。左手放在
两座臀丘之间,粗大的大拇指垂下,在紧闭的粉色小菊花周围打转。牢牢顶住小
菊花的手指随着指挥官的动作渐渐开始发热,等到粉嫩的小菊花因为发热和摩擦
忍不住一下下收缩时,指挥官突然一用力,把灼热粗大的大拇指挤进了拉菲的小
菊花里面,让大拇指在毫无异物的肛菊里四处搜刮抚弄。
「呜~ 呜……」
拉菲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小菊花不断紧缩,把指挥官的手指夹的生疼。但指
挥官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把手指继续深入探索,尝试抚平里面的褶皱。
「呜哼……指,指挥官~ 」
这时,指挥官的另一只手也有了动作。食指探入浅窄的阴道,熟练的寻找到
拉菲的敏感点,不断的在那块小软肉按摩。中指和无名指夹住了殷红凸起的小阴
蒂,让它在指缝中摩擦。或者坏心眼的突然夹住阴蒂,让反应不过来的拉菲在扭
腰的过程中自己无意地把阴蒂拉长,再随着手指的放开弹回原本的长度。
「呜呜~ 哈啊…哈啊」
只是一小会,拉菲的阴蒂就变得红肿敏感,仅仅只是暴露在空气中就会不断
颤抖。小穴处阴唇一张一合,吐出大量透明黏腻的淫水。
「指挥官~ 不要再欺负拉菲了……吸溜…呜呜」
身下两穴被指挥官不断的玩弄,让拉菲整个人下半身都失去了力气,从胸部
往下就像是抽掉骨头一样瘫软在指挥官身上。刚刚还在吮吸肉棒的小嘴和搓揉睾
丸的双手都不由得停下,只能半眯着带爱心的双眼,贴在指挥官的肉棒旁面用小
舌头有一些没一下的舔着杆部的青筋,唾液不受控制地顺着舌尖流到肉棒杆部,
把下方的肉棒和睾丸弄得湿漉漉的。
「呜吸溜……指,指挥官~ 快点射出来吧。啾啾……把指挥官浓浓的精液都
射给拉菲吧。这是拉菲对指挥官这个大色狼的惩罚哦?」
拉菲用出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用舌尖钻开指挥官的马眼,一边往里探,
一边收紧脸颊全力吮吸,同时还用指甲轻轻的搔着一抖一抖的睾丸。
「啊……不行,要忍不住了!拉菲,把全部都喝下去吧!」
指挥官也没想到在自己的攻势下,拉菲还有精力对自己的弱点攻击,猝不及
防之下一股酸麻的感觉遍布睾丸乃至马眼。无法忍耐的他微微抬起双脚夹住了拉
菲的头,双手狠狠的抓住拉菲软糯的小屁股,在睾丸一阵收缩后,浓稠的精液喷
涌而出。
拉菲也没有惊慌,而是顺从的调整了一下姿势,让粗大的肉棒更加深入自己
的小嘴。
「咕嘟咕嘟……咕啾……咕嘟……嗯啊~ ?」
大股大股的精液畅通无阻的通过她窄小的喉咙,在一阵熟练的吞咽下精液几
乎一滴不剩的全部进入了拉菲的胃袋,让她品尝了一顿风味十足的浓稠精液早餐。
「指挥官的精液果然还是那么美味…拉菲最喜欢指挥官了?啾~ 」
「进食」完成的拉菲吐出了已久坚挺的硕大肉棒,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吻,然
后才认真地清理干净肉棒上的残精。用手挤压了几下肉棒,确认全部精液已经被
榨出后,她伸出红色的小舌头又舔舐了一遍指挥官的大龟头,让被唾液湿润的龟
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呜……指挥官也满足了吧,让拉菲好好再睡一会嘛……呼~ 」
「?拉菲?」指挥官撑起上半身,发现拉菲居然就这么睡着了,还没有满足
的肉棒被她牢牢握在手里。经过一番激烈斗争,指挥官才勉强摆脱了拉菲,准备
开始今天的工作。
指挥官来到办公室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早该在此等待的秘书舰不见人影。
正当他准备拿值班表看看今天轮到谁工作时,一根金色的呆毛突然从座椅的位置
探出头来,像雷达一样左右晃动一会,然后像是探测到什么一样突然竖直起来,
片刻后直接指向门口的指挥官,随后一个金色的小脑袋从桌子的后方探了出来。
和拉菲一样无感情的红色双眸在看到指挥官的到来时,明显露出了喜悦的情
绪。娇小的身躯就这么向指挥官飘了过去。
「指挥官……要抱抱……」
「好好好」指挥官轻易的接下了来者,把金发红瞳的萝莉抱在怀里,一手揽
着她的腰肢一手轻柔的在她的头上抚摸。
「对了,埃尔德里奇,今天的秘书舰是谁呀?怎么好像还没来的样子?」
「指挥官……今天的秘书舰就是埃尔德里奇……」小脑袋在指挥官怀里拱来
拱去,专心地嗅着指挥官身上的味道。
「放心的把工作……交给埃尔德里奇吧…」
「啊这……」
看到怀里的萝莉希冀的目光,指挥官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再回想起过去每一
次当埃尔德里奇当秘书舰时的回忆,指挥官的头就又开始疼了起来,只能勉强挤
出一个笑容。
埃尔德里奇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脸上的红晕和不断晃动的呆毛都表示现在
的她心情极佳。指挥官看着她转身跑到办公桌前,认真看向自己的模样,也只能
怀着悲壮的心情上了。
刚开始埃尔德里奇还可以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帮指挥官分好资料,整理其
他文件,还主动给指挥官捶捶肩、倒倒水什么的。但只是过了一会,她就开始显
露出本性了。
「指挥官……这个是要批改的文件……」
「哦,好。」
指挥官从埃尔德里奇手里接过文件,刚要认真阅读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袖
被扯了几下。他转过头来,看到埃尔德里奇用渴望的目光看着自己。深知埃尔德
里奇性格的他只能无奈的笑笑,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埃尔德里奇很快就露
出了满足的表情,转身再度投入工作中。
「指挥官……这是刚刚泡的红茶」
「嗯,你先放在那里吧」指挥官看着面前的文件陷入深思,全然没有发觉一
旁埃尔德里奇的视线。
拉~拉~
故技重施失败的埃尔德里奇有点不高兴,拉指挥官袖子的手力气更大了,但
指挥官仍然没有理会。一道电弧从她头上的呆毛射出,在指挥官手背上电了一下。
「哇!发生什么了?」指挥官差点就要跳起来了,转头看见了埃尔德里奇不
满的目光。他赶紧摸了摸埃尔德里奇的脑袋,直到她露出满意的神色才能继续正
常工作。
而繁忙的公务还是让他三番四次的忽略了身边的埃尔德里奇,因此又数次受
到了不满的电击。气得鼓着一张脸的埃尔德里奇干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指挥官大
腿上,牢牢抱住他的腰,把自己的小脑袋埋在指挥官胸膛处。
心力交瘁的指挥官一边完成着繁重的工作,一边还要注意着怀里埃尔德里奇
的举动,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燃尽了一样,双目无神的坐在办公室
的沙发上,埃尔德里奇依偎在他的身边。
「指挥官……今天工作很累吗?」
埃尔德里奇呆毛一摇一摇,看起来因为帮到了指挥官所以很高兴的样子。
「埃尔德里奇……有帮到指挥官吗?」
「…当…当然有。不如说有埃尔德里奇的帮助,我的工作轻松了不少呢……」
指挥官强撑着笑脸说到。
埃尔德里奇盯着指挥官的脸,似乎在分辨他说的话是否属实。直到指挥官满
脸冷汗,脸上表情都要绷不住的时候,埃尔德里奇才微微点了点头。
「那就好……不过指挥官……看起来还是很累的样子……让埃尔德里奇……
帮指挥官放松一下吧……」
呆毛悄然弯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两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放在指挥官的裤子上,
轻车熟路的拉开了制服的裤链,从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指挥官半软的肉棒。粗大
的肉棒即使还未勃起,也不是埃尔德里奇双手能够轻易握住的。在柔软的小手刺
激下,勃起的肉棒调皮的跳起,差点逃出了埃尔德里奇的掌控。
「哦哦……指挥官也积累了不少的压力呢……」
埃尔德里奇盯着肉棒的眼睛闪闪发光,小手像是测量一样围着肉棒全方位的
抚摸了一圈,直至肉棒前端开始流出透明的粘液。
「指挥官的肉棒……看起来……也很兴奋呢」
她从一旁的沙发站起,弯下腰抬起一条大腿。白色的短裙盖过腰部下方,仅
仅只遮住埃尔德里奇大腿的一小节,甚至会随着她的动作露出大半个屁股。
那略微丰满的大腿间,与白色裙摆色差极大黑色的内裤在小手的拉扯下顺着
同样白皙的肌肤缓缓下滑,让指挥官能够一点点看清被内裤所包裹的秘密花园。
在那个神秘的三角部位,埃尔德里奇粉嫩的小穴被大腿挤压着,微微突出的阴唇
像是两片雪白丰满的小馒头一样。
内裤滑过白色的过膝袜,彻底的离开了她的身体。埃尔德里奇认真地把它中
间的那单薄狭窄的布料对准指挥官的肉棒,让肉棒的尖端顶在内裤的中央,把内
裤两侧的细绳围着肉棒固定好。
「指挥官……不要乱动……很快就好了……」
对于指挥官来说,光是刚刚脱下内裤的一系列动作就足以让他热血沸腾起来。
而肉棒被内裤包裹时,龟头处传来了属于埃尔德里奇小穴的体温,再加上这是她
刚刚才褪下的内裤,让指挥官有种直接把肉棒顶在小穴外面的错觉。
「搓搓……搓搓……」
埃尔德里奇拉住内裤的两侧系带,让中央的那层布料在肉棒尖端处不断摩擦,
小手则圈住肉棒杆部,把原本包住自己小穴的内裤紧紧的包住了指挥官的大肉棒。
「舒服吗?……指挥官涨得很难受吧……你看……埃尔德里奇的内裤……都
已经变得黏黏的了」
黑色的内裤中央很快就出现了一圈湿痕,并且随着她摩擦的动作还在不断扩
大。埃尔德里奇微微拉起内裤,让指挥官看到肉棒尖端的粘液与内裤之间的拉丝。
埃尔德里奇用她那无感情的双眸盯着指挥官的脸,微微低下头用舌尖舔掉中
间的拉丝,再度把内裤压在龟头处。
「指挥官……快点把压力都射出来吧……放心把一切都交给埃尔德里奇吧…
…」
「这是埃尔德里奇穿着的内裤哦……指挥官现在一定很舒服吧……不用担心
……把全部都射出来吧」
「欸……大肉棒抖得好厉害……是要射了吗?…来吧……就算把内裤弄脏也
没关系……射吧……射吧……?」
「呜……埃,埃尔德里奇,不行了,要,要射了!…射了!」
指挥官双手紧紧攥住沙发,腰部不自觉的往上突起,肉棒就像要顶穿内裤一
般冲击着那薄薄的布料。随着一声低吼,肉棒颤抖着喷出了大量的精液。
湿痕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扩散到整条内裤上,但即使这样也没法接住所有精液。
内裤就像是一层滤网,粘稠的精液从布料的缝隙中像奶油一样挤出,在漆黑内裤
的表面形成一坨乳白的堆积物,还有不少溢出的从内裤的一旁流下,一条条乳白
丝线垂在空气之中。
埃尔德里奇一言不发的用力拉住内裤,直到指挥官把睾丸里的白灼全部射出,
然后才拿开了那条几乎变为乳白色的内裤,用小舌把指挥官肉棒清理得干干净净。
在面无表情的盯着内裤看了一会后,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抬起脚就把这
条黏糊糊的内裤重新穿了回去。
「欸?埃尔德里奇你在干什么?那条内裤脏了,不能穿了。」刚刚射完精瘫
在沙发上的指挥官赶紧阻止了她。
「是这样吗……还以为指挥官……可能会喜欢」
「我是这样的人吗?」指挥官强装镇定的回复她,但眼神还是心虚得到处乱
瞧。
「拉菲酱说……指挥官会喜欢这样的……难道埃尔德里奇又错了吗?」
「呃……总之这样的事情不要做就对了。看来我要回去好好教育一下拉菲才
行,整天都教了你一些什么啊……」
指挥官也没办法,只好认真的说教了她一番,不过这么一来,中午的休息时
间也结束了,指挥官又要投入紧张刺激的公务里了。
接下来的工作时间里,指挥官还是继续承受着双重的重压。不过可能是因为
在休息的时候指挥官成分得到了补充,因此直到工作快要结束前,她也没有像是
早上一样粘的那么紧,这让指挥官松了一口气。
「呼~ 终于快搞定了……真是累死了」
「……指挥官……辛苦了」埃尔德里奇用力推开了半掩的窗门,想让指挥官
透透气。
但窗户一开,一阵大风就突然灌进来,迎面撞在她的俏脸上,吓得埃尔德里
奇赶紧闭上双眼掩上了窗门。可这阵大风却像恶作剧一般,把刚刚整理好的大部
分文件吹得漫天飞舞。
看着混在一起的文件,指挥官头都要大了。光是分开这些文件都要花老半天
时间,更别提还要继续审阅工作,这样一来怕是一天的努力都白费了。整个人只
是抱着脑袋,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就在指挥官头疼的时候,埃尔德里奇手忙脚乱的捡起几份文件,微微低着头,
带着歉意的眼光地向指挥官走来。
「指挥官……对不起……都怪埃尔德里奇」
「没事的,这都只是意外而已,你也没有什么错。」指挥官摸了摸她柔顺的
长发,希望她重新打起精神来。
「指挥官……埃尔德里奇会帮忙的……」
「别担心,我不会怪你的,不要把这个放在心上。把东西交给我来就可……」
话还没说完,埃尔德里奇那根细长的呆毛似乎接收到什么命令一样,突然
「!」的站了起来,片刻后又像雷达一样直挺挺的指向某一个方向,这神奇的一
幕让指挥官把还未说完的话又憋了回去。
埃尔德里奇顺着呆毛的指引,把手上的几张文件和被指中的文件放在一起排
好序,然后又随着呆毛的指引向另一堆文件走去。
指挥官赶紧凑上去,拿起被埃尔德里奇叠好的文件仔细观察。
「这……」指挥官惊奇的发现,这一叠文件不但类型是一样的,顺序也是正
确的,就连审阅与否都分的清清楚楚。
「这呆毛也太厉害了吧……我还以为这就只是个情绪指示器,想不到还有这
种神奇的用法……」
把手上的一叠文件分类好后,埃尔德里奇向指挥官邀功似的点了点头,又再
次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文件。指挥官刚刚还目瞪口呆的盯着那根呆毛,沉浸在它的
神奇功效中,此时埃尔德里奇弯腰时的背影却牢牢的吸引了他的目光。
埃尔德里奇下蹲的时候,只遮过纤腰一点的短裙根本遮挡不住她肉乎乎的美
臀。略带婴儿肥的大腿相互挤压着,把两团雪白的小屁股在短裙的阴影中一点点
挤出来。那像刚刚剥壳的鸡蛋一样的光滑圆臀随着下蹲的动作被小腿压得变成饼
状,伴着重新站直的动作再度回弹成完美的浑圆。
而且似乎两人都忘记了一件事,埃尔德里奇的内裤早就被弄脏丢到一边,失
去内裤保护的她现在的下半身正一丝不挂。双腿之间的粉白美蚌随着弯腰的动作,
在柔软的大腿间「噗扭」地被挤压着,豆腐一样雪白软腻的两片媚肉一次次探出
头来。仔细看过去,还能发现刚刚指挥官射在内裤上的粘稠精液沾满了小穴的表
面,在两片嫩滑的阴唇之间连起几道淫靡的白丝。
「?……指挥官……怎么了吗?」
「没…没事,你继续吧」
但埃尔德里奇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小穴和圆臀正被指挥官看得一览无遗。她
越是认真的捡起文件,小屁股就翘得越高,裙下的淫靡风光就越是一次次出现在
指挥官面前。
几滴晶莹的汗水自她的腰际往下滑,顺着臀部的曲线消失在臀缝和大腿之间。
埃尔德里奇不舒服地扭了扭大腿,果冻般的臀肉就这么掀起了一阵波浪,像是在
渴求着指挥官的大肉棒。
指挥官整个人都呆住了,即使自己每天都能够随心所欲的玩弄埃尔德里奇的
小屁股,但这还是第一次在工作的地方,尽情观赏着埃尔德里奇光着屁股露出小
穴,还在一脸认真的帮自己工作的模样。
幸好埃尔德里奇的工作效率还算快,赶在裤子被硕大肉棒顶穿之前整理好了
所有资料,然后用「夸我」的眼神盯着指挥官,这才把指挥官从呆滞的妄想中拉
了回来。
「啊…啊哈,真是帮大忙了」指挥官赶紧揉着她的头发,然后一把把她抱起
来,在她微微隆起的胸口处深深吸了一口香气。
「怎么弄得满头大汗了呢?真是没办法,让指挥官带你去好好洗一个澡吧~ 」
「哦……好的」
幼嫩的大腿感受到了身下那硕大的灼热,埃尔德里奇小脸微红,靠在指挥官
怀里微微点头,胯下一股淫水已经控制不住地溢出,打湿了一点指挥官的裤子。
指挥官先在浴缸里放满了温度适合的热水,再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往自己的
双手里挤了不少沐浴露。
「来,让指挥官给你好好洗一下」
「好~ 」
埃尔德里奇光着身子走了过来,肉乎乎的小脚在地板上「啪嗒啪嗒」的踩起
了水花。指挥官让她坐在自己的一条大腿上,而隆起的肌肉却分开了埃尔德里奇
幼嫩的肉唇,让两瓣唇瓣都分别贴合在大腿上。
涂满沐浴露的大手直接就抓上了搭在大腿上的小臀,滑溜溜的液体顺着那完
美的圆弧一点点覆盖上去,沐浴露的香气与萝莉汗液的气味混在一起,使得闻到
气味的指挥官手脚越发放肆。
「嗯~ 女孩子的私密部位一定要注意保持清洁,像是今天把脏了的内裤穿回
去是肯定不行的。」
「唔……知道了指挥官」
大手下移,探入了埃尔德里奇两腿之间。指挥官伸出手掌在外面包住了肉唇,
简单涂了点沐浴露后就开始用粗糙的大拇指一点一点的摩擦着蜜部。直到指挥官
大腿和埃尔德里奇阴唇之间被泡沫完全覆盖,几乎看不到两者的连接之处时,指
挥官才放慢了手上的动作。
「呜呜?指挥官……也帮埃尔德里奇洗洗别的地方嘛……」
「还不行。你看看,又有脏东西从里面流出来了,要好好来回清洗才行~ 」
指挥官抱住了埃尔德里奇的纤腰,把她微微用力按在自己肌肉分明的大腿上,
防止她一会逃跑,而埃尔德里奇却依旧无辜的盯着他,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
固定好后指挥官抓着埃尔德里奇的腰,让她在自己的大腿上像溜冰一样滑来
滑去——可惜用的不是那双纤细的小脚,而是大腿间肥嫩的肉蚌。早在刚刚往肉
唇上涂抹沐浴露的时候,指挥官的大腿上就同样布满了沐浴露,摸起来十分光滑。
每一次滑过那些隆起的肌肉时,殷红的小阴蒂都能被充分照顾到。不断流出
的淫水更是把连接的部位变得更加光滑,淡淡的体香混合着沐浴露的香气和雌性
的气味,让指挥官手上的速度逐渐变快。
「呜噫~ !……指挥官……不要磨那里……」
埃尔德里奇整个瘫软下来,小手抓着指挥官的肩膀试图阻止他,可软弱无力
的抓挠只是更加激起指挥官的欲望。
「别急,很快就好了。再过一会就可以洗干净了~ 」
「可是……可是……再磨下去……埃尔德里奇就要……」
「就要怎么了?我磨~我磨~」
「就要……呜呜呜!……要去了!!呜噫!」
埃尔德里奇紧紧抓着指挥官的手臂,一股清澈的粘液从分开的阴唇中间涌出,
把周围的泡沫都带到了指挥官大腿上。感受到灼热的淫液涌出,指挥官才停下了
自己手上的动作,轻轻拍着埃尔德里奇的屁股,让她放松身体。
「好好~ 下面洗干净了,接下来就该洗别的地方了」
满是泡沫的大手环住埃尔德里奇的腰肢,让她半后仰在自己的臂膀里。另一
只手毫不掩饰的放在了埃尔德里奇小巧玲珑的胸部上,握住其中一只小丘,用两
指捏着樱红的乳头把它搓得发硬。
「嘤嘤嘤……指挥官……不要再欺负埃尔德里奇了……」
才刚刚高潮完的她浑身无力,结果马上又有一处敏感部位落入指挥官的魔爪
中。埃尔德里奇先是盯着指挥官身后呆了呆,然后便发出了妩媚的声音。
「指挥官……放过埃尔德里奇吧……不然……」
「不然怎样?不然就要高潮爽到哭出来了吗?」
「不然拉菲就和埃尔德里奇一起对付指挥官这个大色狼~ 」
指挥官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随后宽阔的背便被一只赤裸的小兔子紧紧抱住。
同样因为布满泡沫而变得滑溜溜的小乳房在他的背上来回画着圆圈,一双小巧可
爱的脚悄然跨过指挥官的腰部,搭在湿漉漉的巨大肉棒上。
「啊!?拉菲你怎么也来了?」
「哼,拉菲刚刚去完远征回来,还想去洗个澡。结果一进来就发现指挥官在
欺负别人…」
拉菲把踩住肉棒的小脚弯成一个圆形,光滑的脚掌勉强包住了肉棒外面一圈。
「指挥官大色狼~ 看看拉菲要怎么惩罚你」
「不对,这好吗?你这是偷袭,不讲武德…嗷呜…!」
拉菲在指挥官说话期间,小脚掌踩在了指挥官肉棒的尖端,然后慢慢加大力
气往下挤压。勉强达到肉棒二分之一大小的小脚不但没有对粗大坚硬的肉棒造成
伤害,还因为涂满泡沫而变得过分的光滑,在指挥官的紫红色大龟头上来回滑动,
让他也尝试了一次性器被快速摩擦的快感。
「哦哦哦哦!!停,停一下,动的太快了!慢点,让我休息一下!」
「才不~ 指挥官难不成就要射了吗?刚刚明明也是这么玩弄埃尔德里奇的,
换到自己也受不了了吗?」
「呜呜呜……是我不好,总之先停一下啊啊!!」
「那好吧……」拉菲放慢了脚上的动作,让指挥官得以喘息一下。
「(哼哼~ 等拉菲的脚慢下来被我抓住,就轮到你乖乖求饶了~ )」
就在指挥官心里还在打如意算盘时,另一只滑腻的小手探到了他的胯下,轻
轻抓住了他的硕大睾丸。
「指挥官……现在轮到埃尔德里奇……帮你洗一下下面了……」
「欸?等一下,上面才刚刚停下来,不可以又…呜啊啊!!」
「不行~ 埃尔德里奇……会好好帮指挥官洗干净的……」
「对啊对啊,让埃尔德里奇也帮指挥官洗一下嘛~ 」拉菲不嫌事大的在拱火。
小手握住一颗睾丸,让它在掌心一下下的跳动,每次收缩或者舒张时,埃尔
德里奇都会适当的握紧或者松开小手,让指挥官感觉自己的睾丸就像是被套在一
层会变形的软绵绵的套子里。
偶尔她还会用微微凸起的指甲没入睾丸外的褶皱里,像是真的在清洁一样顺
着外面的纹路勾勒出花纹,在硕大的睾丸外面一下下轻轻的刮蹭。
「指挥官刚刚是不是偷偷在想着怎么反击呢?你看,现在腰都抬不起来了,
有好好的自我反省吗?」
「哦哦哦哦!!是我的错,快点停下来吧!」
「现在停下来就没有警示的意义了,还是得让指挥官用肉棒记住这一次惩罚
才行。那么~ 又要加速了,指挥官要好好射出来哟」
说完,拉菲把另一只脚也搭在了龟头处,两只小脚掌和肉棒的尖端形成了一
个中空的三角,配合着埃尔德里奇仔细的在睾丸上的泡泡按摩,用脚掌来回「咻
咻」的摩擦龟头冠。
「射吧射吧~ 快点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出来,让指挥官知道随意玩弄少女的
下场?」
「射吧射吧……指挥官的睾丸……已经迫不及待的变得好大……不管射出多
少……埃尔德里奇都会替指挥官洗得干干净净?」
两人同时凑到指挥官耳边,带着温暖吐息的话语传入他的耳朵,温暖的气流
在耳道里带起一阵瘙痒「指挥官,快把黏黏的精液~ 射出来吧~ ?」
「呜呜呜呜!!」
指挥官用力的咬着牙,硕大的睾丸在埃尔德里奇手里突然变得巨大,接着猛
然收缩。大股大股精液肉眼可见的通过输精管,然后从马眼处喷涌而出。粘稠的
白灼冲击着拉菲的小脚,让她不自觉的松开了堵住马眼的脚掌,换为用几颗小巧
的脚趾夹住冠状沟一带,控制着指挥官把热乎乎的精液全部射在埃尔德里奇的胸
口甚至俏脸处。
「嗯,看来指挥官也知道错了,啾~ 」看着一时无力的坐在浴室地板上的指
挥官,拉菲点了点头,用手指沾了点埃尔德里奇胸口处的精液含入口中。
「我们先冲洗干净,然后在卧室里等指挥官哦」
「指挥官……你要快点来……埃尔德里奇要给你一个惊喜……」
两人快速的把身上的各种粘液清洗干净,便把指挥官一个人丢在浴室里,自
己先回到了卧室。
指挥官无力的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才勉强起身,一边在心里想着要怎么报
复,一边慢慢挪到浴缸里面清洗身体。
冲干净身体的指挥官敲了敲卧室门,但是卧室里不但没有回应,就连灯也没
有打开。「意外惊喜」会是什么呢?他一边思考一边转动把手打开了大门。
刚刚在漆黑的卧室里走了几步,身后的门就被关上,就听见「咔哒」一声,
房间里昏黄的灯亮了起来。一个黑色的影子向指挥官扑了过来,被指挥官下意识
抱在怀里。
「指挥官……埃尔德里奇……变成喵喵了……」
扑过来的正是埃尔德里奇,金发的她头上戴着一双同样是金色的猫耳,上半
身只有一圈黑色的抹胸,半透的丝质布料隐隐约约透出两颗粉红的小乳头。肉肉
的小肚子下面是一条用皮带束起的黄色小短裙,仅仅遮住了半个屁股,而本来应
该保护好粉嫩小穴的内裤却不翼而飞。黑色的吊带袜连在皮带的上方,包裹着埃
尔德里奇肥嫩的小脚和大腿。同时,她的手上戴着两只巨大的毛茸茸猫爪,整体
就像是一只黄色的小猫。
指挥官抱着她,像是真的在撸一只猫一样摸摸她的头,挠挠她的下巴。埃尔
德里奇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小脸在指挥官脸上蹭呀蹭。
「指挥官,拉菲也变成兔兔了……不过这个耳朵不是真的…指挥官再盯着也
没用~ 」
拉菲双手背在身后,头上戴着粉白色的长兔耳,脖子上是一个白色的小项圈。
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兔女郎制服,白色的皮衣在昏黄的灯光下微微反光。中空的
胯部旁边是一条洁白贴身的连裤袜,包裹住拉菲同样白皙的两条幼嫩美腿,一个
小巧的兔尾巴挂在她的屁股处,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白兔。一双粉色的高
跟鞋被拉菲踩在脚下,通过走路姿势来看她还不是很适应这双鞋,只能慢慢的一
步步走向指挥官。
看到指挥官整个眼睛都直了的样子,拉菲满意的微微翘起嘴角,在指挥官面
前抬起一条腿,用白丝小腿探入浴巾轻轻厮磨着指挥官的巨根,然后把硕大的肉
棒夹在腿弯里,用大腿研磨那巨大的隆起。
「指挥官……为什么只是看着?看到我们两个这个样子,难道你没有什么其
他想法吗?」
「嘿嘿嘿……当然有想法啦。」
他一把捞起身边的拉菲,把两人都抱在怀里大踏步地冲到床边,围住胯下的
浴巾和三人的鞋子一起散落在路上。
拉菲和埃尔德里奇面对面侧躺在床上,掌心相对的握住对方的小手,各自抬
起一条大腿,把白丝和赤裸的两种胯部贴在一起,布满红晕的小脸看着指挥官。
指挥官没有着急插入,而是跪在两人大腿之间,把紫红的大肉棒塞入小穴之
间的缝隙中摩擦,直到两处小穴涌出的淫水完全湿润了肉棒的杆部。
「快,快点插进来吧,指挥官~ 拉菲的小穴好痒……好想要指挥官的大肉棒」
「哼哼~ 好,今天晚上第一个就决定是拉菲了!做好准备,要进来了!」
指挥官一手握住拉菲伸在半空中的白丝小脚,让自己的肉棒对准被连裤白丝
包裹的小穴。肉棒对准两片粉白阴唇中间的小洞,狠狠的一下就捅了下去。
「呜呜噫噫!!指,指挥官的大肉棒!!终于进来了!!哈…哈……好大好
烫……」
柔软的白丝根本没有能力阻挡来势汹汹的巨根,轻而易举的就改变形状,被
粗大的肉棒一起带进了拉菲的小穴里。
「呜啊啊!连丝袜都进来了!好,好痒!……呜…丝袜破了,肉棒前面出来
了!!快,快要顶到子宫了!」
「听说兔子是一年四季都会发情的动物,拉菲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啊~ 」
「呜呜呜!!拉菲,拉菲才不是一天到晚发情!只是指挥官的肉棒……噫噫
啊!肉棒太舒服了而已!!」
「真的吗?那你今天早上是什么情况呢?」
指挥官放慢了抽插了速度,另一只手握住了埃尔德里奇贴在自己胸口的黑丝
小脚,把肉乎乎的脚掌握在手里。
「今天早上……哈啊……不是指挥官在使坏吗?」
「我是说当我走了以后呢?」
「什……什么走了以后,拉菲不知道指挥官在说什么……」
「我说…在我走了以后,你真的又在睡觉吗?」
「那……那肯定是……呜哇!!」
指挥官用力顶了顶胯,拉菲小巧的子宫口被迫和指挥官的大肉棒来了个亲密
接触。
「好好想想~ 」
「……知,知道了,拉菲说实话好了……」
知道自己逃不掉的拉菲只好乖乖的回答指挥官的问题。
「在指挥官走了以后,拉菲……拉菲呜呜!……拉菲偷偷拿指挥官昨晚射到
套子里的精液……拿来闻着自慰了……然后把……呜啊啊!把它喝掉了……」
「拉菲酱……」
埃尔德里奇在一旁盯着她,半晌才说出自己的结论。
「……好色哦~ 」
「呜呜……指挥官你就会欺负我」
拉菲彻底破罐破摔,主动摆动着腰部往下坐,让指挥官的肉棒深入自己小穴
深处。
「看来要让指挥官看看所罗门的战神的厉害了!看招~ 」
「呵呵呵,正合我意!来吧!」
燃起斗志的拉菲把全部精力集中在小穴,控制着它的蠕动收缩。小穴内壁就
像是一个个凹凸不平的肉圈紧紧锁住杆部,熟练的摩擦着青筋和冠状沟等敏感部
位。
「……见识到拉菲的厉害了吗?指挥官还是快点投降吧……」
小穴内不断渗出黏糊糊的淫水,打湿了两人裸露在外的性器,在两人连接的
地方成为了完美的润滑。每次肉棒顶到子宫口再拔出来,都会从小穴里拔出一大
片清澈的泡沫。
指挥官对着一旁的埃尔德里奇使了个眼色,她顿时明白了,把自己胯部靠过
去,让自己无毛的小穴摩擦着拉菲凸起的小豆豆。
「!埃尔德里奇……不,不可以帮指挥官作弊!呜呜……」
在一次次撞击下子宫口慢慢打开,指挥官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把肉棒的攻
击目标转向对子宫口不断的冲击。
「哼哼,现在要说投降还太早。不过看情况,你反而会要先投降哦」
「拉菲…不会怕指挥官的……呜呜呜!!嘎啊啊!」
拉菲还在嘴硬的时候,指挥官不声不响用力一击,硕大的龟头就这么冲入了
小巧的子宫里。环状的子宫口把指挥官的肉棒夹得生疼,就连输精管的位置都被
牢牢夹住,不过这样反而让指挥官失去了后顾之忧,转而更加专注于冲撞拉菲子
宫。
「哈啊…哈啊!!呜呜呜!拉,拉菲不行了……指挥官,拉菲认输……指挥
官的肉棒太强了……拉菲投降……指挥官放过我吧」
「既然如此,那就乖乖接受你的战败惩罚吧!来了!好好接下我的精液吧!」
「呜噫噫啊!!啊啊啊!指挥官的精液!进到子宫里了!!在,在拉菲的子
宫里留下记号吧!拉菲是好色的小兔子!指挥官,好好惩罚淫荡的拉菲吧!!」
不知持续了多久的射精后,指挥官缓缓抽出了自己几乎没有变化的大肉棒,
一同带出来的还有一大泡精液和几片白丝的碎片。揉了揉两眼泛白,舌头外露的
拉菲的头发,指挥官把目光转向一旁小穴淫水直流的埃尔德里奇身上。
「——指挥官……轮到埃尔德里奇了吗?」
指挥官没有回答,继续把玩着手中肉乎乎的黑丝小脚,把上面的软肉捏来捏
去,弄得埃尔德里奇快要笑出来了。
「指挥官……不要再,再玩了……快点把肉棒……塞到埃尔德里奇……身体
里面吧」
「拉菲都已经乖乖交代了,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沉默)」
「不乖乖交代清楚,那就没有大肉棒了哦」
指挥官伸出一根手指,微微掰开了一点埃尔德里奇的粉蚌,一大股淫水马上
就从这个缝隙流了出来,埃尔德里奇也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埃尔德里奇也是坏孩子……故意穿上指挥官的精液内裤……还把责任
推到拉菲酱身上……然后在指挥官面前光着屁股勾引他……」
拉菲一听顿时精神了,身子一滚就靠了过去。
「明明埃尔德里奇也这么色……还好意思说我。而且居然还偷偷陷害我……
看我怎么对付你!」
两只小手按在埃尔德里奇胸口,隔着一层黑丝握住了两座微微隆起的小乳丘,
手指捏住已经高高凸起的乳头轻轻往外扯。
埃尔德里奇被弄得忍不住呻吟出声,粉嫩的小嘴吐出几声呻吟。趁着这个机
会,拉菲一探头就含住了她的小嘴唇。
两瓣柔软的樱唇互相挤压,香甜的口水在两人的嘴角和缝隙中流出,粉嫩的
小舌互相追逐,把不同味道的唾液在唇舌间交换。两人因为氧气不足实在不得不
分开时,还在唇间拉出了好几条清澈的细丝。
「啾啾啾……啾啾~ 哈啊哈啊……知道错了吗?……接下来就交给指挥官啦
……帮拉菲教训一下埃尔德里奇这个坏孩子吧。」
「好,看我怎么收拾这只偷腥的小淫猫」
指挥官微微弯下腰,在肉棒插入埃尔德里奇湿漉漉小穴的同时一口把手上肉
乎乎的小脚咬住,轻咬几下后慢慢把它含入自己口中,一边吮吸上面带着沐浴露
的香气,一边用舌头把脚掌上的软肉舔得乱颤。
尽管自己的脚早就被指挥官玩弄过不知道多少次,但埃尔德里奇还是忍不住
那麻痒的快感,只能靠不断绞在一起的脚趾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直到把整只脚
掌舔的湿漉漉,黑丝沾满了口水贴合在埃尔德里奇小脚上时,指挥官才开始认真
攻击她的小穴。
埃尔德里奇的小穴和拉菲的大不相同,拉菲像充满活力的小兔子,周围的肉
褶就如同榨取一样收缩挤压肉棒;而她的则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软绵绵肉乎乎
的内壁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一点点温柔的按摩着指挥官的
肉棒。
更奇特的是她小穴里的淫水异常的充沛,每次插入都如同被泡在温暖的泉水
之中。淫水的润滑配合上一定的阻力,让指挥官感觉自己插入了一块软绵绵的海
绵之中。不过这块海绵不但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肉棒,还从各种角度轻柔的擦拭着
各个敏感点。
「呼……呼……埃尔德里奇的小穴果然还是那么舒服……一不小心可能就会
射出来了吧」
一旁的拉菲不高兴的又捏起了埃尔德里奇的乳头,和她互相玩着追逐舌头的
小游戏。
「啾啾……哈……指挥官……快要顶到子宫口了……放心进来吧……」
伴随着埃尔德里奇的话语,指挥官的肉棒顶到了那同样柔软的肉环。但这一
次和敲击拉菲子宫口不同,肉棒只是轻轻碰了碰子宫口,它就主动的微微打开,
温柔的包裹住指挥官前进的肉棒,让指挥官毫无阻碍的进入到了子宫最深的内壁。
当龟头触碰到子宫内壁那一瞬间,埃尔德里奇的小穴才真正露出了它的獠牙。
从小穴入口直到子宫内壁,就像是要成为指挥官肉棒倒模一样收缩,把肉棒禁锢
在原地不能动弹。
这时,埃尔德里奇眼神突然犀利起来。在看不到的小穴里,一道微弱的电流
突然跳动起来,包裹着整根肉棒的温暖淫水成为了它最好的导体。指挥官在还没
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只能感觉到胯下肉棒突然一下发麻,浓稠的精液差点就这么
不受控制的喷出来了。
「呜……埃尔德里奇……你又偷偷用电流了吧」
「(微微翘起嘴角)」
「明明知道自己错了,还不乖乖受罚,真是需要好好教训呢。拉菲~ 去给这
只小猫加条尾巴吧」
「明白~ 」拉菲跑到床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电动按摩棒。打开开关毫无感
情的怪笑着跑回指挥官身边。
「!指挥官……不要……屁股的小穴太敏感了……」
「已经迟了,动手吧拉菲」
拉菲点了点头,在埃尔德里奇身后一手控住她的纤腰,一手用力的把正在
「嗡嗡」叫的按摩棒直接捅入埃尔德里奇的肛门里。
「让你偷偷陷害拉菲……我捅,我捅~ 」
「呜呜!呜噫噫!……去,去了!埃尔德里奇……用屁股高潮了!!」
让拉菲尽兴地捅了好几下,指挥官才接过她手中的按摩棒,不停的往埃尔德
里奇菊花处深入。柔韧性极好的肛门顺从的张开,让外表布满塑料颗粒的按摩棒
完全没入其中。
「指挥官……放过埃尔德里奇吧…呜呜噫噫噫啊!又,又去了!后面的小穴
……太,太敏感了!!埃尔德里奇知错了,不会再用电流了!」
「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道歉的时候应该露出什么呢?」
「道歉的时候…呜呜呜……应该露出后面的小穴……噫呀……不,不对……
指挥官……求求你不要再弄后面的小穴了……噫啊啊啊!!」
看着已经有点混乱的埃尔德里奇,指挥官再度轻轻咬住了她的小脚,胯下的
速度越来越快,粗大的肉棒把柔软的子宫插得随意变形,像是套在肉棒上的飞机
杯。
终于,指挥官也到了极限,一声低吼后往埃尔德里奇的子宫灌注了满满的白
灼粘液,还用肉棒顶住出口让它无法外泄。
「呜呜哈啊啊啊!!埃尔德里奇的子宫……变成指挥官的套套了!!」
在肉棒和按摩棒双重刺激下,埃尔德里奇也再次达到了高潮,汹涌澎湃的淫
水大量外喷,不只是指挥官,就连身边的拉菲也不能幸免,身上粘上了不少精液
和淫水的混合物。
浑身精液的埃尔德里奇躺在床上喘着气,微微隆起的小胸部一下下起伏着,
拉菲躺在她的身边,不断伸手在她的小穴里偷偷挖出精液品尝。指挥官把略带疲
软的肉棒放在两人中间,让一侧柔软一侧挺翘的小屁股夹住自己的肉棒。
指挥官刚刚休息了一下,两双小脚突然有了动作。白里透红的白丝小脚顺着
指挥官腰部一步步往上爬,最后搭在指挥官胸肌的位置,用可爱的小脚趾围着乳
头画圆;湿漉漉的黑丝小脚则踩在指挥官肉棒处,用脚背脚掌和足弓等地方不断
按压指挥官的巨根,使它再度雄起。
「指挥官……」
「……今晚不会让你睡的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