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诗-花瓣凋零】

万,魔法师方阵遭到了毁灭的打击,西线的魔法
师已经十不存一了。」
「怎么会这样,就算前线溃退了魔法师们应该还有足够的机会撤离才对啊,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伤亡……」
「是狂舞之刃—蒂欧涅,她又疾驰切我们后排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哎,
不想办法解决她我们可没法安生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室内陷入了沉默,只有对现状完全没有理解的猫头鹰从喉咙
里发出些许的咕咕声。
就在这时从走廊外传来了哒哒的木屐声,一名女性推门走了进来,浅蓝色披
肩与白色长裙和服为她增加了一丝文雅,银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倾
国的美貌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如果说蒂欧涅是在阳光下绽放的花朵的话这
名女性就是在平静的月光下的湖水一般,作为魔法师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人不认
识她的,毕竟「古雅的术师」这一大名在这片地区可是流传甚广的:使用来自东
方的神秘阴阳术玩弄敌人于股掌之间。
「各位好,我是奉命从东部战线来支援各位的,既然大家都认识我那么我也
不多做自我介绍了,直接切入正题吧,要想扭转西线的局势首先要解决狂舞之刃
才行。」
「既然您这么说了,那么想必是有办法了?」
「据我所知我们在敌军中有不少的密探,请让他们想办法将这个放在蒂欧涅
的塌下。」术师将一张符交给了对方。
「这是……」
「这是虚淫虫的符,只要靠近女性的性器官就会发作放出虚淫虫进入对象的
体内,只要把这东西送进蒂欧涅体内她最起码也不能再上战场了。」
「好的,我们这就去安排。」说罢男子就急忙走出了房门前去安排了,男子
走后术师抬起了头看向窗外「虽然也能一直让虚淫虫发作使你高潮而死,但总觉
得就这样有些可惜了呢,美丽的花朵可不能过早的凋零啊。」
说罢她便转身向身后的一名少女嘱咐了几句
第一章:蒂欧涅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入了帐篷,自从几天前的胜利后对方就没
再进行过正面的交战,因此这几天都是向着下一个据点打的高强度行军,一整天
的旅途劳顿让蒂欧涅一进入帐篷就一头扎在床铺上睡着了,并未注意到在她躺下
的时候,床铺下贴着的符纸在一瞬间发出了紫色的光辉。
在夜深人静之际,一只粉红色的虚淫虫透过床板浮了起来,半透明的身躯在
空中若隐若现,大小也不断变化时而变成头发丝般细时而又变成肉棒般粗,最终
它固定在了头发丝的宽度后向着蒂欧涅仅有一层内衣覆盖的私处飞去,不受世界
物理法则所束缚的它轻而易举的穿过了蒂欧涅的内衣,蒂欧涅经过打理的私处被
虚淫虫轻而易举的侵入,而对于自己身体被入侵,沉寂在梦乡中的蒂欧涅也只是
轻轻的呻吟了几声而已。
次日,从帐篷缝中传进来的阳光唤醒了沉睡的蒂欧涅,提醒她要继续今天的
行程了,但是就在她准备起床时发现了些许的异样「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水啊,
难道……讨厌。」不知为何蒂欧涅的内裤有些湿了,当然她并不知道这是虚淫虫
进入后刺激她的身体排出的淫水。
在收拾好营地后大军很快就启程了,蒂欧涅骑在马上一如既往的呆在队伍的
中间。但是今天出发不久后就出现了些许的异样。
「唔,这是怎么回事啊?」蒂欧涅将双腿加紧,使得阴部在马鞍上隔着衣物
轻轻的摩擦着,从早上启程开始她就感觉到身体格外的敏感饥渴难耐,同时好像
还有什么东西在阴道内部轻微震动着一样不断刺激着少女最敏感的部位,但是当
她将手偷偷伸进内衣时却又一无所获,只能咬紧牙关忍受着这不知缘由的挑逗。
当时间来到中午时蒂欧涅所在的队伍走进了一片树林,此刻她的身体已经略
显凌乱了:颤抖的双腿勉强踩着脚蹬维持身体的平衡,从内裤中溢出淫水顺着大
腿流进了靴子内浸泡着她的双脚,身上单薄的衣物也已经被香汗打湿,胸前勃起
的乳头撑起了湿透的衣物,蒂欧涅此刻正面色泛着红晕的喘着粗气,旁边不断投
来一行士兵下流的目光更让她难以忍受,经过了整整一上午的挑逗她无论是身体
还是精神都差不多到了极限,而不知其中缘由更是让她心急如焚,狠不得脱下衣
物一探究竟,但是碍于在众人面前又不好发作只能先勉强撑到晚上。
旁边的一名军官发现了异样,策马赶到蒂欧涅的旁边「蒂欧涅小姐,您怎么
了,样子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啊……我……我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罢了……噫!。」
话音刚落,阴道中传来的震动突然开始加剧,蒂欧涅一时没有防备,在双眼
翻白的同时娇喘从口中稍微泄了出来。
「噫噫噫噫……呼,我去休息一下,你们继续前进吧,不用等我了。」扔下
这句话后蒂欧涅便策马冲进了树林,离开了队列。
进入树林深处远离了人马的喧嚣,蒂欧涅直接从马上连滚带爬的下来,靠着
树躺了下来宽衣解带,随手将已经湿透的内裤放到一边,褪去内衣后完全变成水
帘洞的阴部暴露在了空气中,阴唇一张一合的格外诱人,蒂欧涅将手伸进了已经
泛滥成灾的阴部,玩弄着自己饥渴的身体,蒂欧涅还是不明白明明自己刚刚确实
的感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但是现在阴道内却空无一物,不过现在她也没空想这些
了,满脑子都是对于高潮的迫不及待。
纤细的玉指伸进了未经人事的阴道深处,用略显青涩的技术解决着少女的饥
渴,蒂欧涅一双穿着高筒靴的双腿也随之在地上乱蹬着在草地上划出了两道沟。
终于伴随着玉指在阴部的深入浅出带出一片片淫水蒂欧涅也终于达到了人生
第一次高潮,给予了她前所未有的奇妙感受,如同美酒般让人陶醉的春叫声在树
林内部飘荡着,等到她终于恢复过来时胯下已经是一片水洼了,蒂欧涅喘着粗气
躺在了草地中。
「嘶——」突如其来的马叫声打破了周围的平静,蒂欧涅乘坐的马匹突然受
惊疾驰而去,感受到周围有人的气息蒂欧涅连衣服都没时间穿随手抓起了双剑靠
着树摆好了架势小心的观察着周围。
伴随着草被踩倒的声音一名穿着木屐的,只有十多岁的身着和服的少女出现
在了蒂欧涅的面前「大姐姐叫的还真是淫荡呢,我隔了好远就听到了,什么狂舞
之刃啊,你平时跳舞连衣服都不穿的吗,看来比起战场你还是更适合在妓院跳舞
呢。」这正是古雅的术师的弟子—符术的门生。
蒂欧涅并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但是很明显自己身体上发生的异变与她有
关,观察过地面并没有布置陷阱的迹象,蒂欧涅猛的蹬地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
出去,动作之凌厉与刚刚的淫妇简直判若两人。
但是就在她发力的同时少女对着自己从怀中取出的一张符咒吹了口气,一瞬
间蒂欧涅的阴道中就开始激烈震动了起来,这次震动与之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刺激着蒂欧涅引导的每一个角落,除过阴道内部传来的剧烈震动外,整个阴道也
开始扭动了起来,就连子宫口也在不断地被高速叩击着。
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得蒂欧涅脚下一软直接整个人呈一字马的姿势滑倒在地,
阴部直接在地上滑动了一小段距离,好像是用大地自慰一般,随后她便不禁加紧
双腿开始右手死死的扣住自己的阴部,泥土与杂草混合着体液随着她手指的动作
进入了她最私密的部位。紧接着少女撕掉了符纸外的保护层,蒂欧涅阴道中同时
感受到了数十处电击,敏感部受到电击带来的快感直冲蒂欧涅的大脑,使得她几
乎高潮到昏死,这正是通过虚淫虫释放的小型法术目的收将虚淫虫与阴道内壁紧
紧的贴合在一起,接下来少女轻轻的晃动着手中的符纸,使之在风中左右摆动,
而蒂欧涅的阴道内的虚淫虫也随之不断扭动着,带动蒂欧涅的阴道也随之摆动,
重重地刺激着她阴道上各个方向。在虚淫虫的带动下,蒂欧涅死死的夹着双腿,
双手扣着阴部像一只虫子般在林间扭动着,体验着生不如死的感觉,快感洗刷着
她的理智使淫叫响彻森林,而蒂欧涅刚刚被电击过的阴道现在又因为阴道中虚淫
虫的大力扭动而备受折磨,在反复的刺激中阴道也越来越敏感,令人难忘的快感
也深深的刻在了蒂欧涅的身体上。
少女饶有兴趣的看着蒂欧涅随着自己手中符纸的摆动而在地上死去活来淫叫
连连,不禁也来了兴致,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掀起了自己的短裙将符纸塞进下
体中用手指揉搓自慰了起来,随着符纸在她的阴道内被手指反复揉搓,虚淫虫也
在蒂欧涅的阴道中愈加猛烈的动了起来,甚至从外面也能看到蒂欧涅腹部的跳动,
如果说之前蒂欧涅是如同虫子般蠕动的话,现在就好像是操偶师手中的木偶般在
地上狂乱摆动着,蒂欧涅口中传出的也从淫叫变成了惨叫,淫水如同喷泉般随着
身体的摆动而四溅。
「啊,停下,不要,停下啊,求求你快停下啊!」
少女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淫行,反而将蒂欧涅的惨叫与求饶当作了最好的配菜
更加卖力的自慰了起来,蒂欧涅被虚淫虫搞得满地打滚,某一刻当她滚到少女脚
边时少女稍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给予了蒂欧涅一丝的喘息之机。
「哈……哈……哈……噶—唔——唔——」
但是这并不是少女的怜悯,在短暂的喘息里少女对着她的口部伸出了脚,被
白丝包裹的玉足插进了她的嘴里,长期穿着木屐的小脚不但没有汗臭味反而还有
一丝香甜,小小的玉足如同桩子一般将蒂欧涅的头部死死的固定在地上,淡金色
的秀发此刻和地上淫水所造就的泥泞混杂在一起,少女享受着曾经的狂舞之刃被
自己的小脚摁在地上舔舐着自己的足尖接着自慰了起来,蒂欧涅也随即开始舞动
了起来,想到曾经在战场上起舞的蒂欧涅现在却在自己的脚下淫舞少女更加兴奋
了,加速了手上的动作。
「哈哈哈,这就是你的舞蹈吗?还真是淫乱啊,我看姐姐你就一辈子伺候我
的小脚好不好啊?我绝对会让你爽到飞起的。」
终于随着少女达到了高潮,被揉皱的符纸也被淫水喷出体外,,蒂欧涅也随
即在剧烈的抽搐后昏死了过去,少女将脚从已经因高潮过度而昏死的蒂欧涅口中
取出拉出了一条口水丝线后重新穿回了木屐。
「哎,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这么快就得回去,我明明还想玩几天……有了,就
这样办吧。」
少女施展法术,将符纸悬在了一根树枝下,随着风儿吹动带动符纸摆动,已
经失去意识的蒂欧涅也随之抽搐,樱桃小嘴也一张一合,看到这一反应少女满意
的准备离去。
「等等,还是再做一手准备吧,正好我也就地解决。」
说罢少女又折回到蒂欧涅的身边,掀起了短裙,对准蒂欧涅的下体一股黄色
的液体从少女下体喷出,尿液被喷洒在了蒂欧涅的下体上。
「嗯,这样就保险了,哼哼,不知道姐姐你醒来时会不会感谢我呢。」
(回头看了眼立绘发现应该是黑丝不是白丝……不过无所谓了,白丝和少女
才般配嘛)
第二章:「唔,可恶,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蒂欧涅从昏迷中醒来,激烈的高潮的余韵仍未散去,她支撑着想要爬起来,
但是颤抖的双腿却使得她又一次跌倒,同时一阵微风从林间传来吹动着挂在树下
的符纸,使得蒂欧涅阴道中的虚淫虫又活动了起来,使得蒂欧涅双手脱力又一次
将已经凌乱的脸部砸进了泥土中。
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蒂欧涅只能缓慢的向挂着符纸的树枝下爬行,虚弱的身
体与虚淫虫的不断扭动使得她的精神备受折磨,而不断在地面上摩擦的阴部产生
的疼痛感也让她难以忍受,即便如此蒂欧涅还是在艰难的靠近着那片符纸。
终于,几分钟后蒂欧涅还是爬到了树下,她用一只手撑起身体,另一只手去
够符纸,但是少女把符纸挂的有些高很难够到,蒂欧涅只好等风稍微停歇时靠着
树站起了身,试图去够符纸。
在经历了几次失败后蒂欧涅眼看就要成功了,她的指尖已经够到了符纸,她
更加踮起了脚尖,不经意中露出了笑容。但是就在这时突然有某种温暖的感觉贴
上了蒂欧涅的下体,使得她脚下一滑跌落在地。
一只有人脸大小的扇贝状的生物贴上了蒂欧涅的阴道,用力的吮吸了起来,
每当它进行吮吸时快感就会侵袭蒂欧涅的全身,好像将她的力量也一起吸走了一
般。这便是少女所说的保险—这是一种对尿液格外敏感的生物,平时会从土地里
汲取其他生物的尿液为生,而现在蒂欧涅的下体上沾满了少女的尿液,自然会吸
引这种生物前来。
扇贝在蒂欧涅的下体上猛吸,全身发软的蒂欧涅已经没有力气将它取下来了,
只能使自己彻底沉寂与快感中,将全身都交给了快乐。随着蒂欧涅身体越来越放
松,扇贝的吮吸使得她失禁了,膀胱中的尿液从尿道口喷出,对于尿液格外敏感
的怪物立刻伸出了口中细长的触须插进了蒂欧涅的膀胱中舔舐着膀胱壁,膀胱受
到侵犯的异样感使得蒂欧涅几乎发狂。
终于在确定没有尿液后扇贝终于从蒂欧涅的身上离开了,但是随后出现的东
西则让蒂欧涅倒吸了一口气:一只野马踩着草地出现了,而它身下有一根挺立的,
有蒂欧涅小臂般粗的肉棒:野兽特有的暗红色的肌肉充满了雄性的气息,血管在
其表面密布青筋因为发情而暴起,昭示着它正处在发情的状态,浓厚的浊白精液
从马眼处溢出,顺着肉棒流到了密密麻麻的阴毛上,几米开外蒂欧涅都能闻到上
面散发出的腥味,它是被淫叫声吸引来的。
野马喘着粗气靠近了蒂欧涅,胯下的肉棒也更加挺立了「不……不要啊,太
大了,太大了,那种东西插进来的话会坏掉的啊!!!」
蒂欧涅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警告她那根肉棒很危险,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没
有力气逃离了,只能在地上缓慢的蠕动着,反而使野马更加来了性质,很快,阴
影笼罩了蒂欧涅的身体,紧接着随着「啪」的一声马蹄猛的一踢蒂欧涅飞出去几
米远,就只剩下呻吟的力气了。
这并不是普通的野马,普通的马匹都是站着进行性交的,在这种情况下它们
是够不到躺着的蒂欧涅,但是这种马不同,拥有极强性欲的它们往往会先将猎物
踢个半死然后与之性交,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也就慢慢的进化出了能够伸缩的腿部
结构,只见它两条前腿一滑前半身就趴在了蒂欧涅的身上,紧接着肉棒晃动了几
下对准了蒂欧涅的阴道口,在此情况下蒂欧涅只能一边因剧痛而呻吟一边在恐惧
中等待着终结。
随着野马缩起了后腿,如同钢铁般的肉棒便强硬的挤开了蒂欧涅的阴道壁没
入了她的身体,在肉棒没入的那一刻蒂欧涅的呻吟停止了,樱桃小嘴此刻大大的
张开发不出一点声音,身体随着肉棒的没入而轻微颤抖着。很快肉棒便顶上了蒂
欧涅的子宫口不费吹灰之力便没入了其中,如水一般的触感很快便包裹了野马的
龟头使它发出了享受的嘶吼声,而蒂欧涅的意识也随之飞到了九霄云外。
野马用自己的身体将蒂欧涅按在地上碾压着,不断发出粗壮的嘶吼声,而蒂
欧涅则双眼已经翻白,露出一幅痴笑并随着野马的动作而露出一点声音,好像一
只破破烂烂的小船在风雨中飘摇一般。随着野马射精欲的高涨它伸出了四肢占了
起来,蒂欧涅也被龟头卡住子宫口带了起来,滚烫的精液喷出填满了蒂欧涅的子
宫使她的小腹也高高涨起,而随着射精的进行野马也开始抖动身躯,使蒂欧涅的
身体手舞足蹈的在空中飞舞,而隐隐约约的娇喘声也随之从她的喉咙处断断续续
的传出。
终于,随着「啵」的一声蒂欧涅的身体脱离了肉棒的束缚脸朝下摔落在地,
精液从她那受到挤压的小腹中涌出,渗入了泥土,但是野马似乎还不满足,又将
肉棒对准了蒂欧涅的肛门插了进去,三番五次的折磨终于使得她在发出一声悲鸣
后昏了过去,任由野马又一次碾压着她瘦小的身躯。
相比前穴的狭窄,野马显然对她的后庭更加满意,大肆伸展着自己的肉棒,
使之肆意进入蒂欧涅的肠道深处,而蒂欧涅紧致的屁股对于野马睾丸的按摩也使
它十分舒服,很快就又一次射精了。
这是一次酣畅淋漓的射精,精液冲刷着蒂欧涅的肠道进入了胃部,随后又从
嘴里喷出,填满了蒂欧涅身体的一整套系统,而昏迷的蒂欧涅此刻连咳嗽的力气
都没有了,只能任由粘稠的精液缓慢地填满了她的气管。心满意足的野马抬着蹄
子离开了,留下了趴在一片精液中如同一片破抹布般失去意识发软蒂欧涅,她的
双穴已经被扩张到了如同小臂般宽敞,来自野马的浓稠精液此刻正在从她的嘴吧,
小穴,肛门中流出,事实上如果不是少女感到不安而折返来看一眼的话,狂舞之
刃就要因为野马的精液而窒息死在一片不知名的森林中了。
第三章:「你是怎么弄的……现在她前穴松成这样子根本没法再用了,这么
简单的任务办成这样……」古雅的术师一幅不悦地样子向徒弟抱怨道。
「对不起,呜呜呜,是我的疏忽,师傅您罚我吧。」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办法我来想,你先给她把该走的流程走一遍吧。」
看到徒弟发自内心的反悔术师也不想多说什么了,自己钻进房间找解决办法去了。
收到师傅的指示后少女退出了书房出门右转下楼来到了地牢里:此处是专门
为对俘虏施加符术而建造的,被带进这间地牢的女性无论多么坚强多么桀骜不羁
最终都会屈服变成乖乖服从命令的性奴,蒂欧涅也不会成为例外。
少女走进地牢,出现在她眼前的是被拘束在手术台上的蒂欧涅:四肢被用魔
法固定在了手术台的四个角上,整个身体大大的伸展开不留一丝死角,阴部暴露
在空气中,纤细的蛮腰随着她的挣扎而扭动,长期的锻炼使得她全身上下没有几
处赘肉,大腿与屁股都无比的紧致,而充满鄙夷的脸蛋更是激起了少女的征服欲。
「卑鄙,你们就只会使用这种阴招吗?放我下来,正面对决的话,我是不会
输给你的。」一见到少女进门蒂欧涅就怒不可遏的说道。
「呼呼,嘴吧还很硬,你可要好好感谢我没让你被畜生的精液溺死在那片森
林里才对啊。」
被少女讥讽的蒂欧涅想起了之前的遭遇不禁羞红了脸气的说不出话来。
「放你下来和我打?没问题,不过得先把该做的事情做完才行呢。」
少女一边说一边坏笑着从柜子上取下了一罐绿色凝胶状物体与一支巨大的注
射器,紧接着将凝胶抽进了注射器中,随后将注射器口对准了蒂欧涅的肛门。
「等等,你要干什么?快把它拿开!不要……啊啊啊啊」
并不理会蒂欧涅少女将注射器的尖端插进了蒂欧涅的肛门中随后开始缓缓的
推动着注射器将里面的凝胶送进蒂欧涅的肠道中,尽管蒂欧涅蠕动肠壁想要将异
物排出,但是面对少女的强硬却根本无济于事。
蒂欧涅感受到自己的肠道被冰冷的凝胶慢慢的填充,而不住的颤抖,随着少
女将注射器推到了底凝胶也进入了蒂欧涅肠道的深处,冰冷的感觉刺激着蒂欧涅
温暖的肠壁。
「姐姐真厉害呢,这么一大罐凝胶全部都灌进去了呢,接下来就得让它好好
的吸收了呢。」
膨胀的感觉填满了蒂欧涅的肠道使她的肚子肉眼可见的膨胀了起来,她恨不
得立即将凝胶全部喷射出去,但是少女却用一根塞子塞住了她的肛门并用一张符
纸死死的将它封住,而与此同时肛塞上的法印与蒂欧涅体内的凝胶开始了反应。
酥麻的感觉从肛门处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向肠道深处扩散,很快就布满了肠壁,
蒂欧涅扭动身体试图缓解却无济于事反而使她显得更加淫荡了,在进入了肠道最
深处后酥麻的感觉并未止步,而是随着脊柱向上窜去,最终随着酥麻的感觉填满
了蒂欧涅的大脑她不受控制的高潮了,五官也不由自主的摆出了啊嘿颜。
在连续的高潮中记忆在蒂欧涅的脑中回放着,所有的剑技,千日的训练,一
点一点的从她的脑袋中被消除了。作为调教的第一步术师决定夺走蒂欧涅的技巧,
将她变成完全的废人,剥夺她生存的意义。
几分钟后,随着酥麻的感觉消失,蒂欧涅恢复了神智,看到她醒了后少女一
脸的兴奋,连忙凑近问道「怎么样,狂舞之刃现在还能记得起怎么跳舞吗?想不
起来吧,刚刚注入的凝胶吸取了你全部的记忆,现在的你已经变成除了身体外一
无是处的女人了,恐怕之后只有当妓女一条路了哈哈哈,哎,不对,你现在前穴
都被畜生弄得松松垮垮的了当妓女都没人要了呢。」
不等蒂欧涅回答,少女便抽出了肛门塞,蒂欧涅只能赶紧咬牙加紧屁股不让
其中的凝胶喷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蒂欧涅的脸已经涨成了紫红色,菊花状的肛门不住的
颤抖着,已经有凝胶从肛门的缝隙中流出了,但是这显然不是少女想要看到的结
果,只见她脱下木屐走上了手术台,将自己被白丝包裹的小脚轻轻的放在了蒂欧
涅的肚子上。
「别挣扎了,之后还有其他事情呢,就让我来帮你一把吧。」
看着蒂欧涅露出惊恐的神情少女将脚慢慢的压下,终于随着「噗」的一声,
蒂欧涅的防线终于崩溃了,凝胶从她的体内如同潮水般喷出,喷到了少女放在她
身下的罐子中。
眼泪从蒂欧涅眼中流出,伴随而来的是排泄所带来的高潮,在到目前所经历
的高潮中这是使她最为绝望的一次。
少女解开了蒂欧涅的束缚,但是她却一动不动,只是像个小女孩般低声啜泣。
「喂,不是说好了要和我打吗?快来啊?」少女挑衅般的说道但是蒂欧涅却
不为所动,仍然在啜泣。
蒂欧涅的反应并没有出乎少女的意料,只见她将蒂欧涅刚刚排出了凝胶搬了
上来,吸收了蒂欧涅的记忆后原本是绿色的凝胶现在变成了粉红色,随着罐子的
挪动而轻微的泛起。
「来赌一场吧,如果你赢了我就把你的记忆还给你并且放你回去,但是如果
你输了我就把这一罐凝胶全部喂给你,让你把自己最宝贵的记忆消化掉怎么样?
再不动的话就算你认输了哦。」
见蒂欧涅还没反应少女将头探到蒂欧涅脸边想一探究竟,就在这时蒂欧涅猛
的伸出手试图抓住少女的头发,不过因为少女留的是短发的关系所以蒂欧涅的手
只是从她耳边擦了过去。
蒂欧涅跳下手术台,与刚刚的一幅弱女子像完全不同,现在的她充满了斗志,
如野兽般朝少女冲来。在狭窄的地下室中蒂欧涅与少女狭路相逢,在如此近的距
离少女根本来不及施展自己的符术,失去了积累的武技的蒂欧涅与完全没有近战
经验的少女相互撕扯殴打着对方,渐渐的,身体更加成熟而且经过锻炼的蒂欧涅
占据了上风,只见她一把将少女按在墙上,自己则转到了她的身后,从背后裸绞
利用身高差将少女整个人都带离了地面。
少女穿着白丝的玉足在空中无力的蹬着,试图挣脱束缚但是却无济于事,随
着眼前逐渐变黑少女的意识也渐渐的要消散了。
「没办法,只能用那一招了。」少女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了双腿,将右腿蜷
缩右脚放在左腿内侧蹭着向外划动了一下。
蒂欧涅只感到子宫里一抽,随后便开始发热,好像被倒进了滚烫的开水一般,
高温炙烤着她最为敏感的部位使得她大脑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手,夹紧
双腿向后退去,不断的高潮抽搐着。
脱离了束缚的少女扶着手术台大口的喘息着,氧气重新供给了她的身体,回
头一看蒂欧涅此刻正面色潮红,淫水从她的腿间顺着流到了地板上,一双媚腿不
住的颤抖,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子宫中传来的高温正使她不受控制的发情
起来,口中渗出一声声媚叫。
少女站稳身体,用符术对自己进行了强化,一记后踹踢在了蒂欧涅的肚子上,
原本就站都站不稳的蒂欧涅直接被踹飞到墙边倒在地上,口中传出的也从媚叫声
变成了呻吟声,整个人都缩在了墙角。
「想不到吧,你睡着的时候我对你体内的虚淫虫进行了升级,让它住在了你
的子宫里,而且还增加了变温功能,至于控制嘛,为了方便我就直接把控制的符
术印在丝袜内侧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排上用场了。」一边说少女一边提起了
裙子,在她的白丝内侧纹着与之前符纸上相似的符术。
「咕……卑鄙,你明明说过要和我正面……」
「是啊,但是我反悔了怎么了?」少女还不解气,脱下了脚上的木屐对着蒂
欧涅的肚子又是一阵猛踹,蒂欧涅的身体原本就没有从之前被野马踢的一脚中恢
复过来,现在又被她这样对待,只感觉眼前发黑,好像要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
般。
终于随着少女停下了脚上的动作,蒂欧涅终于能有些许的喘息之机了,侧躺
在地上的她不住的干呕着,但是除了之前野马射进她身体的精液外什么都吐不出
来,将在肚子里留存了一夜的精液呕到了地上。
看见蒂欧涅狼狈的摸样少女似乎很满意,但是她还要做一件事「那么~ 还记
得我们说好的事情吗?来履行约定吧」少女笑嘻嘻的扒在蒂欧涅耳边说道,热气
呼到蒂欧涅耳中使得她整个人都因接下来而发生的事而一震。
「不,不要,咳,求求您了,我什么都愿意干,咕,请不要把我的记忆毁掉
啊!!!」蒂欧涅一边咳嗽一边跪在少女面前。
「是嘛,那就算了,我也没有兴趣扒开你的嘴把这东西喂进去。」
听到少女的回复蒂欧涅一瞬间露出了兴奋的神情,但是不等她道谢少女有说
道。
「不过对于毁约的坏孩子还是有必要进行惩罚呢,比如~ 这样!」
少女的左手轻抚左腿丝袜内侧,滚烫的感觉重新席卷蒂欧涅的子宫,将她烫
的满地打滚,子宫中流出的淫水也随之被洒了一地,高温使得她子宫与阴道内的
神经变得异常敏感,仅仅是暴露在空气中就让她陷入了高潮中。
少女饶有兴趣的看着蒂欧涅在地上高潮迭起,就在蒂欧涅终于稍微适应了子
宫中的高温时少女又轻抚自己右腿丝袜的内侧。
这次席卷蒂欧涅子宫的是彻骨的寒意,刚刚被高温折磨的神经又被低温所侵
袭,巨大的温差带来的是难以想象的激烈刺激使得蒂欧涅一时没忍住失禁了,但
是没流几滴尿液就在她的尿道中被冻住了,对于蒂欧涅来说就好像有人用冰做成
的南傍国在她的尿道中堵塞了一般。
与此同时低温也冻住了之前她阴道中分泌出的淫水,现在的蒂欧涅一边因低
温而颤抖一边还在忍受着温差高潮的折磨。
「别担心,虚淫虫的变温是不会对人体造成损害的,所以说我和你想玩多久
都没问题啊,呼呼」说话间少女又轻抚左腿的丝袜,随着尿道中尿液的解冻尿液
终于涌出了蒂欧涅的身体,与之前的精液混在了一起。
就这样少女不断的交错发动符术,将蒂欧涅的子宫变成了一座冰火炼狱,因
为发动条件简单,法力消耗小,而且最重要的是因为高温与低温巨大的反差使得
受害者根本没有适应这种刑罚的可能,这招对于少女来说是百试不爽,历来进入
这座地牢的女性在这招的折磨下从来没有能撑过10分钟的,而少女曾经对一名女
邪教徒连续使用这招一小时,结果是对方的精神完全崩溃了,成了只会原地高潮
的植物人。
「对不起,请让我吃了它吧,别再折磨我了,我愿意吃了它,我什么都吃。」
在反复无偿的冰火炼狱中蒂欧涅的精神终于崩溃了。
「这样反复变卦可是有代价的哦~ 嗯,这样吧,你要成为我的,不,我的脚
丫的奴隶,发誓向它效忠并且献上你的初吻才行。」看着想自己求饶的蒂欧涅少
女露出了坏笑,收复狂舞之刃对她来说是巨大的成就。
「好,我愿意向它效忠。」蒂欧涅连滚带爬的爬到了少女的脚边,少女抬起
了右脚死死的踩在了蒂欧涅的背上「那么开始宣誓吧,像我的脚宣誓你的忠诚。」
「我,我愿意成为这只脚永恒的奴隶,穷尽一辈子为它和它的主人服务,我
将成为比您的脚垢更卑微的存在,一辈子被您踩在脚下,呜,呜呜呜呜。」
紧接着少女将脚伸到了蒂欧涅的面前,蒂欧涅抬起双手,用双手捧着少女的
右脚一边流泪一边亲吻了它,随着一道蓝色光芒的发出仪式完成了,曾经的狂舞
之刃变成了一名少女的脚奴。
少女收回了脚,拿起了装着凝胶的罐子,将装载着蒂欧涅记忆的凝胶全部倒
在了蒂欧涅面前的地上,将蒂欧涅宝贵的记忆同她呕出来的精液与尿液混杂在一
起,仅仅是这样少女还不满足,她又脱下了木屐,站在了凝胶上,用自己穿着白
丝的脚踩踏着地面上的这摊混合物,最终少女坐在了手术台的边缘上,向着蒂欧
涅伸出了自己沾满凝胶的脚「现在,来领取你主人的赏赐吧,要好好的吃完哦。」
蒂欧涅顺从的爬到了少女的脚边乖巧的舔舐着白丝上的粘液,逐渐的她的脑
中就只剩下少女那被白丝包裹着的玉足了,大脑中原本储存着武技的部分现在全
部被这只脚所取代少女脚的每个细节:从脚的大小到丝袜上的花纹全部都深深的
刻进了蒂欧涅脑海的深处,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少女的玉足,已经变成了她生存的
意义,变成了对自己彷佛就是神明般的存在,曾经于战场上起舞的蒂欧涅现在彻
底的凋零了。
后续更新计划:在另一条世界线上,蒂欧涅在少女回来前走出了那片不祥的
森林,但是在前方等待她的并不是光明的未来而是深邃的黑暗。而在本条世界线
上刚刚收复了蒂欧涅的少女又将黑手伸向了自己的师傅,面对背后伸来的黑手古
雅的术师的下场又会如何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