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萝无惨】

字:「诶嘿嘿……操白的小穴只要一块钱哦……」
说着,白转过身,迈开因为屁眼深处传来的快感,而止不住地颤抖的双腿,
像条母狗般手脚并用的向着红灯区主干道爬行着。
那丰满的臀部也随着这母狗般的姿势而高高翘起,带着深入骨髓的快感和羞
耻的姿势而来回扭动,而每迈出一步,那纤细的身躯也就随之迎来了数次小小的
高潮,这具淫乱的躯体也随着止不住的高潮而跪倒在地。
一段很长很长却又无比短暂的爬行之后,女人们兴奋的淫叫与母畜们下流的
喘息声传进白萝耳中。
「十四岁的下贱母狗!五十块口交一次!想要被大鸡巴爸爸们开苞处女!」
「母猪姐妹的屁眼自慰秀!请各位大爷欣赏我们姐妹二人的贱样~?」
「二手中古肉便器~!五元中出一次~!」
「贵族M 女大小姐飞机杯,三穴开苞出售!」
或是雌性们贩卖自己淫乱肉体的娇呼声,或是娼馆外男人们叫卖母猪们的呼
喊声,能来到这里的雌性们或是因为天性下贱,或是因为身负债务而不得不出卖
肉体。
但能站在那红酒色的荧光灯下的她们,都只是一群渴望被人疼爱的雌兽与奴
隶罢了。
「哈……哈……」
他人的目光仿佛一条条浸过水的铁鞭,狠狠地抽打在女孩淫乱的酮体上,从
子宫传出的灼热与被人视奸的快乐,就仿佛落在干柴上的火星一般,只是轻轻一
点,便将白萝这条母狗萝莉的理智燃烧殆尽。
想要……想被人干……想被人摁在地上强奸……想变成飞机杯……被大鸡巴
用……
唇角下意识的翘起一道下流的弧线,那张原本清纯可爱的娃娃脸上,此时则
带着一副母猪般下贱的媚笑,魔法少女变身后特有的清香,也随着白萝的发情转
为了能勾起雌性情欲的催化剂。
「喂,母狗。」
「呼咿!是!我是母狗白萝!」
白萝的身体下意识地颤抖了起来,而在女孩宝贵的私处,粘稠晶莹的淫水仿
佛小便一般肆意撒溅,顺着那纤细的双腿在女孩身下积成一个小小的淫水洼。
「多少钱?」
「母狗一块钱就可以操。」
「还挺便宜。」
在白萝期待的眼神下,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士拉开裤子,那根被压抑了数
月的肉棒带着一阵扑鼻腥臭的雄性气息,抵住少女小巧的额头。
作为魔法少女的白萝很强,但每次见到雄性的肉棒时,白都会像小孩子一样
欢欣雀跃,毫不反抗地跪倒在地。
白崇拜性,更准确些说的话,便是崇拜肉棒。
无论是男人们强大的肉棒,野狗们粗糙的肉棒,公猪们尖细的肉棒,亦或是
马儿们巨大的肉棒,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在雌性小穴中肆虐,为了蹂躏白这样的雌
性们而生的。
随着自然的演化,或是压垮雌性,或是击溃雌性,或是蹂躏雌性,存留下来
的肉棒们唯一的目的,就只有不顾雌性的意愿在小穴中中出,用精子强奸雌性们
的卵子,生下新的雌性。
所以……肉棒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先天性的代表强大的。
与之相对的,以白萝为首的肉便器们,则是崇拜强大的。
不过,身为崇拜强大的肉便器,本身却是强大的,这一论点听上去似乎有些
矛盾……
但却没有任何问题。
「哈啊~?咕噜……哈……」
那根乌黑的巨物仿佛悬挂在白萝头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能将女孩
的尊严连同理智一并砸得粉碎,夸张的能够将白整个从肛门顶到子宫的长度,甚
至可以与曾经在白屁眼与小穴中肆虐的马儿们的肉棒相提并论。
甚至……更加……
白下意识地摇晃起了屁股,只是思索了一瞬被这根巨物刺穿小穴的反应,白
的小穴便如同开了闸的淫水水坝一般,无论怎么扣弄都停不下来,那被肉棒强奸
过无数次的子宫,更是因为这份期待打从深处颤抖了起来。
「主人~?求求你……不要欺负白了~?」少女纤细的手指,无意识的揉搓
起自己敏感柔软的阴蒂:「哈啊~白什么都愿意为主人做的~?」
「那就说,你想要什么。」
男人握住那根足足有男人小臂粗细的肉棒,轻轻在白萝脸上拍打了两下。
女孩原本坚定着想要被操的大脑,因为肉棒的拍打得一片空白,但那具色情
的身体却诚实的说出了自己应该说的答案:「白……白想被操!白萝是想被大鸡
巴操的下贱母狗!求求爸爸操白吧!白……唔!」
还没等白萝说完,男人抓起白萝那头顺滑的白色长发,让那张发情的母狗脸
正对着自己的双眼,对准那薄而红润的嘴唇吻了上去。
「呼……啊唔……咕啾~唔~?」
白萝的杂鱼小舌头在一瞬间就被击溃,只能屈辱地吮吸着男人舌头上的唾液,
被男人舌吻的刺激与悬空的不安感扰乱了白萝的思绪,而与男人粗糙的舌头来回
缠绕,扭曲在一起的感觉更是让女孩的理智飞到了另一个世界去。
几乎是下意识的,白萝般纤细的玉足轻轻踩在男人的肉棒两侧,脚趾灵
巧的挑弄起那暗紫色的粗大龟头,上下撸动了起来。
作为一个身经百操的肉便器,就算是失去意识,也应该用自己卑贱的身体继
续侍奉雄性大人与鸡巴大人,绝不能让鸡巴大人受到半点冷落。
已经放弃作为人资格的白萝,无论如何,也是绝不会放弃自己作为肉便器的
资格的。
女孩稚嫩的脚趾摩擦着马眼口,让脚趾间沾上了些许腥臭的前列腺液与包皮
垢,在被强吻了将近五分钟后,白萝才恋恋不舍的看着男人松开嘴巴。品味着自
己口腔内被口水涂满,被人彻底征服了嘴巴的感觉,意犹未尽地伸着舌头,像只
小狗似的在男人丰满的嘴唇上舔来舔去。
男人随手扔下白萝,正了正领带:「贱货,只是这么亲了两下就发情了?」
「是的~?贱货母狗白萝,就是这种只要亲亲嘴就会下贱地发情,不要脸的
开始自慰的淫乱生物~?」
与之相反的,白萝却依旧热情的跪在男人身下,满脸痴态,贪婪而又淫乱的
将脸蛋凑近男人胯下,拼命地呼吸着那浓郁的,强大的,随时能够强奸自己小穴
的伟大肉棒的味道。
「舔。」只是一个冷漠的指令,却险些让女孩昏厥过去。
小腹处那无法遏止的淫欲之火烫塌了骚穴水坝的最后一道防线,女孩带着发
热的脸颊,一双玉手仿佛是对待深爱之人一般,温柔地托起阴囊,扶正了肉棒,
鼻腔中隐隐漏出几声雌兽般混浊的淫叫,白萝伸出粉嫩的舌头,像是清洁的抹布
一般,在满是前列腺液的硕大龟头上打着转,又用自己灵巧的舌尖。如同对待美
食般将包皮之间的包皮垢舔弄的一干二净。
「唔~唔~唔啾~?好吃~?啾噜噜噜噜~?」
清洁着龟头的白萝望着手中那布满青筋,再度充血膨胀了一次后,足有自己
大腿般粗细的粗大肉棒,用那小巧的樱唇轻轻的吻住马眼,像是示好般亲吻起面
前的肉棒,发出一阵阵淫靡的吮吸声。
似乎是对白萝对肉棒的深吻有些不太满足,男人伸手按住了女孩的后脑,在
白萝期待的眼神中,将女孩的脑袋死死的压向自己胯下。
粗大的肉棒冲过女孩的口腔,刺入白萝柔软的喉肉之中,在白萝的颤抖与干
呕中,顶入了喉咙深处,喉肉吞咽着肉棒试图抵抗,但却给肉棒带来了更大的快
感,女孩将脸埋进男人的阴毛之中,露出一副色气十足的媚笑。
「没想到连喉咙都这么贱……你到底舔过多少根鸡巴了?」
「唔~?」
「呼……不抵抗的话,那我可就接着用了。」
一边说着,男人抽出小半截肉棒,双手猛的用力,让肉棒碾过白萝脆弱的喉
咙,在女孩的颤抖中刺入喉咙的更深处。
白萝的身体下意识地做出吞咽的动作,但不过只是让自己的喉肉蠕动着,带
给肉棒新的刺激,无论如何抵抗,都无法撼动这肉棒分毫,白萝的淫水如同打开
开关的花洒般,伴随着一股浑浊的尿液喷溅而出,明明已经在窒息边缘,女孩脸
上却依旧带着那副幸福至极的媚笑,似乎是在向周围的围观者证明,自己是条即
使濒临死亡也能不断高潮的淫乱母狗似的。
「呼……呼……」
男人扭动着腰肢,品味着白萝那早已与飞机杯无异的喉咙蠕动着抵抗自己的
感觉,一边死死地按住女孩的脑袋,看着女孩不断颤抖的娇躯与泛白的双眼,用
自己的阳物死死塞住白萝的喉咙。
「唔咕……咳……」
接近呕吐与窒息的混浊声音吸引了这条街道上往来的嫖客,原本就打算随便
找个女人发泄欲望的他们被白萝那淫乱的体香所吸引,望着逐渐增多的观众,男
人在白萝口中抽插的速度也愈发加快,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女孩敏感的喉肉。
「唔…!」
仅仅是片刻之后,男人死死的摁住白萝的脑袋,在女孩的喉咙深处交出了今
天的第一发精液,这粘稠的白色液体仿佛胶水般糊住女孩的食道,那石楠花的气
息径直撞开了女孩那被各类淫秽物所填满的脑海,将白萝的脑浆变成同样白灼的
精液。
「咳……咳咳……唔……」
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白萝干呕着咳嗽了起来,精液与肉棒的腥臭味占据了
女孩的喉咙与气管,自己的娇喘和呻吟与男人们的嘲笑辱骂混在一起,身体更是
犹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小腹中的子宫开始哭叫着祈求肉棒的亲吻和殴打,白萝瘫
坐在淫水之中,试图撑起自己的身体,但飞机杯就算能站立起来又能做些什么呢?
「啊……唔……主……主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打算说点什么?」男人从比基尼上扯下一段避孕套
撕开,自顾自地套在肉棒上:「说说欢迎词也可以啊。」
「咿?是的~?哈啊……白萝……欢迎大家使用白萝下贱淫乱的骚逼小穴~?」
女孩可爱的小脸因为这侮辱的话语而羞的绯红,小穴却十分诚实地向外流淌
着晶莹的淫水:「白……白是……没有肉棒就活不下去的下贱婊子~?是人尽可
夫的精液便器~?求求大家可怜可怜白这头母猪飞机杯,把精液都射在白的子宫
里面吧~?」
在白萝一脸兴奋的表情中,带着浓郁的精液腥味的铁项圈就这么扣在女孩纤
细的脖颈上,男人粗糙的手掌抚摸着白萝柔软的脸颊,粗大的龟头却暗自顶开那
扇毫无防备的粉嫩穴口。
「唔嗯~?」
温热的软嫩穴肉迫不及待的拥抱了上去,自己那尖细的呻吟与浪叫挑弄着子
宫中的欲火,白萝的小穴仿佛是替她揽客的老鸨一般温柔的包裹并侍奉着身下的
男根。
「该死,这婊子的逼真紧……」
只是插入不知道招待过多少根肉棒的名器小穴,便险些刺激的男人缴械投降。
男人感叹着白萝的小穴,一边伸手拽住项圈上的牵绳,将那狰狞的巨物狠狠
地刺进白的私处,在这本该被视作珍宝的「秘境」中横冲直撞肆意进出。
小穴深处近乎撕裂的快感与子宫被肉棒一遍又一遍殴打的感觉,让女孩发出
雌兽般混沌的淫叫,肉棒在小穴中蹂躏的刺激更是让白近乎发狂,女孩平坦而光
滑的小腹上,时不时因为龟头的「重拳」顶起一个可爱的小帐篷。
「鸡巴……鸡巴好厉害!啊,白要被日死了……白的母狗小穴要被大鸡巴主
人日死了啊~?啊啊啊啊————!!」
女孩稚嫩而娇媚的淫叫远远胜过其他妓女们的献媚声,只是简单的几声求饶
便能轻而易举地撩动男人们的心弦与裤裆。
围观的男人们毫不顾忌地指点着白萝这具淫乱的身体,几位胆大的嫖客更是
举起手机,将白萝这副被干的一塌糊涂的高潮脸,永远的留在自己的手机里。
「真是个不要脸的小婊子……」「啧啧,这么骚的贱货,下面一定含过不少
鸡巴吧。」「老哥,赶紧干完让我们操啊!」
侮辱的字眼连带着男人们鄙视的眼神,将白萝的身体推向了彻底的失控,而
冲撞着女孩子宫的肉棒更是直观的感受到了,白萝的蜜穴正因为这不断的侮辱,
骤然缩紧到了像是要夹断肉棒一般。
「唔……」
在一连串仿佛要将白萝肚子捅穿的突刺之后,男人拽住女孩的白发,像是抓
着一根白色的缰绳一般,在她充斥着期待与兴奋的表情中,用自己膨胀了数圈的
肉棒,给了女孩的子宫最后一记重拳。
白灼的精液仿佛尿液一般,以水枪一般的气势射进白萝的柔嫩小穴里。
「啊呀————」
毫无能力抵抗自己被内射这一事实,白萝享的子宫受着被精液强奸与被肉棒
殴打的快感,如同她主人所希望的那样,吐出了自己所珍藏的宝物,任凭精子们
入侵那用于孕育生命的珍贵卵子。
如同母畜般下流的声音从女孩的鼻腔中传出,白萝那纤细的身体因为高潮而
骤然绷紧,却又随着快感而渐渐松弛,就连那高高翘起的小小屁股,也随着肉棒
的疲软而垂了下去。
「好热……好烫……好舒服?」
白萝捂着自己的小腹,露出了幸福的表情:「诶嘿嘿……」
对于男人来说,这是一次短暂而让人印象深刻的性交。
可站在白萝的视角来说,这是一次漫长而成功的战斗,自己在被操了数十分
钟后,成功的满足了主人伟大的的肉棒,证明了自己的下贱与淫乱,并且用自己
的子宫接纳了主人伟大的精液。
或许就这么到此为止了…?
白萝忍受着传入脊髓的欲望,缓缓挪动着身体,试图爬离这个留下了自己淫
水的地方。
一阵脚步声后,一只粗糙的大脚踩在白萝的脑袋上,紧接着的。便是男人们
充满恶意的笑声。
这位近乎赤身裸体的娇小女孩微微一怔。
而后,没有任何不满的,这头名为白萝的母狗伸出自己粉嫩的小舌头,卖力
的舔舐着被男人们践踏过的水泥地,露出献媚般的痴笑。
「欢迎……各位大鸡巴主人~?」
「骚货型肉便器白萝,恭请各位大鸡巴主人玩弄?」
……

「嗯噫噫噫!小穴好爽!白萝的下贱小穴被大鸡巴主人踩得好爽嗯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
仰面躺在男厕地板上的白萝被一只大脚踩住了纤细的脖颈,紧接着,一个高
瘦男人的鞋跟重重的踩在了白萝粉嫩的白虎小穴上。
仿佛脱水的鱼一般,此时的白萝已经到达了高潮的边缘,不断冲袭着脑仁的
剧烈快感更是让少女抬起腰,发出一阵阵母畜般混沌的嘶鸣,让白萝看上去就像
是座白嫩的拱桥一般,绑在女孩乳头上的避孕套们随着白萝的动作而左右摇晃着,
刺激着这头小母狗上半身最敏感的部位。
「咿咿咿~?白……白的小穴要坏掉了,要被主人踩高潮了!」
毫不在意从自己嘴巴中发出的下流话语,这具越是被人凌辱便越是敏感的身
体,此刻已经如同一头禁欲了许久的发情母兽一般,现在的白萝,仅仅只是闻到
些许男人的味道,就会下跪向鸡巴投降,拼命地向鸡巴大人示好以祈求他的凌辱
吧。
快感随着痛觉的消退而缓缓减弱,男人抬起来,坏笑着欣赏起濒临高潮的女
孩那沉闷喘息声,那渴望着更多践踏的眼神,以及那被白亲笔写上「Well come 」
的白嫩小穴。
虽说已经高潮了二十次有余,可白萝那炽热的身体依旧没有满足。
已经被彻底挑起了被虐欲望的少女,此刻就算是被人一片一片的从身上割下
肉片去烹饪,恐怕也会兴奋着,高潮着,并期待着自己被做成美食的未来吧。
这具已经坏掉了的身体,除了满足男人的欲望以外,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享受着身体上那自己亲手用油性笔写上去的,一行行发自真心的淫乱文字和
侮辱的语句,在白萝充满弹性的小腹上,则以白的肚脐眼为中心,画上了一圈又
一圈的红色圆圈,就像是渴求着男人殴打的下流肉袋那般,女孩的屁眼因为不堪
忍受这份羞耻而死死的缩紧,那根深受白萝喜爱的魔法棒,更是险些被白的屁眼
吞咽进直肠的最深处。
男人们望着女孩这副样子,嬉笑着抓起白萝的长发,将这头仍然说着下流话
语的银白色母畜拉了起来。
「啊啊……主人……白的抖M 子宫降下来了?请各位大鸡巴主人们尽情使用
吧?」
白萝岔开双腿,露出自己因为践踏而愈发湿润的白皙私处,卖力的摇晃起了
自己的小屁股:「贱畜白萝的骚逼鸡巴套小穴,恭迎主人的高贵大鸡巴们~?求
求主人们快来操死白萝这头贱母狗吧!白……白什么都愿意做的……求求主人们
了~?」
「哦?那你都会做什么啊?」男人们笑着询问道。
「母畜会用舌头给主人们舔屁眼!会当鸡巴套子给主人们撸管!主人们想撒
尿的话,随时可以尿在白脸上~?」
一边说着下流而淫荡的话语,白萝转过身,踮起脚尖,撅起她那满是鞋印与
鲜红掌印的嫩白小屁股:「而且,白的母畜屁眼……还会这个的……嗯嗯~?」
在男人们兴奋的眼神中,沾满了女孩肠液的变身棒缓缓撑开女孩的屁眼,那
原本用于守护世界的礼装,此时却成了白萝取悦男人们的可笑玩具。
女孩努力的收缩着屁眼,试图挤出那根陪伴了自己数年的魔法棒,可无论怎
么努力,魔法棒更粗的那一头仍然死死的卡在女孩的肛门里,转动着释放出粉红
色的能量,为白萝的屁眼带来排泄般的快感。
作为资深魔法少女的白萝已经数不清自己究竟变过多少次身了,但对白来说,
就算是几千次变身带来的快乐……
都比不上……这一次呢~?
「唔~?伪装着人类身份的骚逼母狗,在大鸡巴主人的面前展现出真正的姿
态吧~?魔法飞机杯?白萝!高潮~?」
白萝微微颤抖了一瞬,一股粉红色的能量从女孩的屁眼中喷涌而出,覆盖住
了白萝的身体,母狗般浑浊的浪叫伴随着从女孩菊花中响起的响亮放屁声,成了
变身时的背景音乐。
一朵粉红色的蝴蝶结在飞翔了数圈后别在女孩的领口处,片刻后,淡粉色的
丝绸状布料从领口处展开,在能量碎裂的同时迅速地包裹住了女孩的身体,将女
孩的长发梳成可爱的双马尾。
随着能量一点一点的炸开,白色的丝袜覆盖住白萝的大腿,一副洁白的手套
与高跟长靴就这么出现在女孩身上。
这座城市中最强大的魔法少女·白萝,带着圣洁的表情在男人们面前站定。
但那份应有的圣洁与相对的尊严,却并没有随之出现。
「贱穴想要插入鸡巴~?屁眼请求精液鞭挞~?下贱的心灵寄宿着淫乱的肉
体~?想要被强奸的魔法飞机杯?白萝!这就来温暖主人的大鸡巴!」
被人用油性笔画上了卡通鸡巴与妓女二字的可爱小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与小穴平齐的蓬蓬裙里,更是隐隐约约能看到些许白灼流出,白萝叉着腰,用避
孕套扎起的银白双马尾随风摆动,仿佛两个银白色的把手一般。
「诶嘿嘿~?」女孩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小腹上的淫纹也之闪过一阵粉红
色的光辉,让白萝的卵巢在灼热的刺痛中吐出更多宝贵的卵子,「各位大鸡巴主
人~?飞机杯已经准备好了哦~?」
一边说着,女孩分开大腿,在男人面前毫无保留的露出那片被淫水打湿的幼
女小穴,以及那颗微微勃起,随着快感而不断颤动的可爱阴蒂。
「草了,这贱货居然是那个魔法少女白萝。」一个脸上留着刺青的壮汉吐了
口唾沫,撸动着肉棒走了上去,「真让人鸡巴硬啊。」
「嘿嘿,谁说不是呢,拯救都市的魔法少女居然是这么个骚逼萝莉,谁遇上
这情况都要勃起吧。」
男人们有说有笑的一拥而上,在白萝的淫叫声中玩弄起女孩的身体。
一双双粗糙的大手在女孩光滑的皮肤上肆意游走,揉捏着白萝柔软的大腿和
屁股,时不时还在女孩兴奋的凝视中,划过被淫水浸透的白嫩小穴,惹得白萝一
阵颤抖。
那对可爱的鸽乳此时却充满了咬痕和口水,成了男人们嘴中的柔软的玩物,
两颗小红豆般可爱的粉红乳头更是被粗暴的舔舐吮吸着,而这样的刺激便足以将
白萝的脑子冲击的乱七八糟。
「咿~不要咬……噫嘻!」
玩弄着乳头的男人坏笑着,狠狠地咬了下去。
敏感的乳头在牙齿间摩擦,弹跳的刺激让白萝的大脑再次当机,让女孩的身
体混淆了疼痛与快感的界限,淫水如同水枪般喷射而出,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更是
让白萝发出了母猪般的淫叫。
「啧啧,真不愧是守护罗林的魔法飞机杯白萝啊,稍微咬下乳头就喷的这么
远。」
男人们嘲弄着白萝这副淫乱的样子,用手指在女孩的乳晕上一圈一圈的打着
转,时不时更是将白萝敏感的乳尖捏上一把。用一根根肉棒抽打着几近昏死的女
孩。
「操,老子忍不住了。」
刺青壮汉抱住白萝的小屁股,像是要给把尿一般分开白萝纤细的双腿,
用那根足足有三十厘米长的乌黑巨物对准了女孩的肛穴。
暗红色的龟头在白萝的肛穴上一圈圈的打着转,惹得女孩的身躯一阵阵的颤
抖,男人挑逗着怀中这匹可爱的小淫兽,缓缓放下手臂,让那洞曾含过数百根肉
棒的粉嫩肛穴再品尝一下肉棒的滋味。
「啊……进来了……」
女孩满是情欲的面颊上浮现出些许红晕,像是欲拒还迎一般扭动起了腰,一
双红石榴般写满了渴望与崇拜的眸子,却仍死死的盯着其他的肉棒,菊穴在众目
睽睽之下被缓缓撑开的快感让白萝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嘶……妈的,这小骚逼的屁眼好爽。」
而对于男人来说,白萝的名器屁眼也是一洞不得了的榨精名器。
被故意扩张调教过得屁眼将男人的肉棒连根吞没,肠内柔软紧致的肛肉
与温热更是让男人激动不已,而每一次冲刺似乎都在冲击着白萝的敏感部位,让
女孩的屁眼微微缩紧的感觉,更是让男人感觉,以及的肉棒正仿佛是在同白萝的
屁眼深吻一般,险些被榨出精子。
「哦哦哦!鸡巴,大鸡巴好厉害!谢谢大鸡巴大人使用白萝的垃圾屁眼~?」
白萝母猪般的淫叫随着肉棒的猛烈抽插而逐渐兴奋,粗大的龟头粗暴的揉蹭
着白萝柔软的肛肉,因为快感而流出的色情淫水随着小穴一路流淌到正在被肉棒
侵犯到外翻的淫乱菊穴上。
而这硕大的巨物的每一次突刺都能在女孩的小腹上制造出巨大的凸起,将白
萝的理智彻底绞成只知道高潮的浆糊,而使用着这样一个萝莉名器的刺激,也让
男人到达了射精的极限,在白萝的肛穴深处射出了宝贵的精液。
而看着女孩这幅淫乱痴态的男人们,也迫不及待的围了上去,而排在最前端
的幸运儿则用粗大的肉棒对准了白萝可爱的白虎小穴,像是要刺进子宫一般狠狠
的塞了进去。
两穴被一并刺穿的快感让白萝蜷缩起了脚趾,身为萝莉的稚嫩与身为飞机杯
的淫乱,让白萝的穴肉蠕动着含住男人的肉棒,一刻不停的刺激让白萝的头颅后
仰到了极致,那混沌的快感更是让白萝露出雌犬般的表情。
女孩大张的嘴巴中吐出断断续续的求饶声,却只能让男人们愈发的兴奋,凶
暴的蹂躏着那不断高潮的敏感媚肉,彻底瘫软在男人臂弯中的白萝像是真的变成
了飞机杯一般,任由男人们在她小穴中发泄欲望。
终于,快要忍耐不住的男人们加快了抽送肉棒的力度。随着连成一片的肉体
碰撞声,男人们的腰部猛烈的向上顶去,两根粗大的阳物就这样直接刺入了
身体的最深处,被顶起的肚皮甚至已经快要达到了胃部的位置。
从二穴中传来、几乎要将她的身体完全贯穿的巨物带来的激烈刺激几乎烧毁
了白萝的脑子,这具淫乱的身体已经高潮到了连挣扎都做不到的程度,只能仰着
一张超绝淫乱的萝莉啊嘿颜,将喷射在自己体内的两团大量又粘稠的精液完全接
下,柔软的娇躯随着这绝对受精的一击骤然绷紧到了极限,惹得那一直在她
柔软肛穴之中进出肏弄的阳物也终于忍耐不住,喷射出了浑浊粘稠的浓厚精液。
双穴中出的极度快感又一次完全击溃了的思考,自白萝的喉咙中迸溅而出的,
是标志着理性完全溶解的沙哑悲鸣。
这美妙的名器几乎榨干了男人们精囊中的存货。随着抬起她身体的手臂被放
开,已经缺氧到近乎昏厥的娇躯面朝天地摔在地上,无力瘫软在了从自己身
体中流淌出来的大滩液体里。
这具已经高潮到精疲力尽的身体却又因这气味而剧烈地颤抖起来,透明的蜜
汁混着浑浊的尿液,宛如喷泉般肆意喷溅而出。
男人们拖着白萝的头发,像是要嘲笑这幅痴态一般,将女孩精疲力尽的身体
塞进了小便池里。
随后,另一场淫乱的盛宴开始了。
等到男人们终于离去的时候,白萝的小穴中已经被灌满了黏臭的精液,大量
的精液惹得她们的小腹夸张地膨起,而在小便池中,则积满了厚厚一层的尿液。
……

「这玩的可真是过分呢。」
许久之后,白萝耳旁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
来探查白萝情况的御姐露出嘲弄的微笑,伸脚踩在女孩写满了侮辱话语,仿
佛怀孕般胀起的小腹上。
一股白灼的喷泉从女孩微微张开的屁眼里喷射而出,在半空中划过弧线,浇
在白萝那下流的高潮母狗脸上。
「唔咕……大鸡巴主人~?」
「这小贱货真开心啊。」
御姐撩起了裙子,露出自己粉嫩的蜜穴,对着白萝的嘴巴压了下去。
「下次该怎么玩你呢?」
花花仰望着白萝那充满喜悦的表情,默默地享受起这愉快的时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