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敌对门派设计抓住玩弄,最后惨遭公开羞辱的仙子】

就是不知道
浅璇仙子你可以忍受多久呢?」
「呵呵,变态的人总以为其他人和他们一样变态,殊不知这对我来说,这是
一种微不足道的难受罢了。」虽然这样的酥痒虽然让她难受又沉迷,但她坚信她
可以用坚定的意志力挺过去。
三长老被叶浅璇这番话说的连连鼓掌,随后便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不过浅
璇仙子,你说说刚才偷袭的事情怎么算,我没猜错的话,仙子你应该是打算擒下
我们三人救出你的儿子和徒弟吧。」
「是又如何?」
「请仙子道歉。」
「不道歉,又如……」
最后一个「何」字尚未出口,便有一柄剑架在了叶晨的脖子上。
「对……对不起。」叶浅璇双手紧攥着,咬牙切齿地说道。
「诚意不足。」三位长老的笑容逐渐变态。
「对不起!」叶浅璇松开双手,内心泛起淡淡的屈辱,她一生行事可以说是
嚣张狂傲,何曾对人说出过这三个字,这一次却对这三个自己完全看不上眼的家
伙说出了这三个字。
三位长老畅快地大笑,在南域,能够让浅璇仙子稍微退半步,就已经是莫大
的本事了,而叶浅璇此刻却对他们低头道歉,卑微到了极点。
「浅璇仙子啊,道歉呢,不是这么道的。」
「那该怎么道?」叶浅璇知道这三人是想要羞辱自己,但是现在的她没有任
何办法,只能够接受这三人的羞辱。
「首先,我们要坦诚相见。」
叶浅璇刚开始不明所以,但是看到三位长老淫邪的笑容之后,便理解了一切。
「卑鄙!」
「卑鄙是卑鄙了点,那么浅璇仙子同意吗?」三长老笑吟吟地看着叶浅璇,
根本不担心叶浅璇会拒绝自己的要求。
叶浅璇沉默了一会儿,又做了一个深呼吸,随后身上的衣物消失不见被收入
了储物戒中,只有叶浅璇的那一双鞋因为脚环的原因没有被她脱下来,呈现在众
人面前的,是一具堪称完美的玉体。
白洁无瑕的娇躯没有任何一丝不完美的地方,双乳并不硕大,甚至有些贫瘠,
但是胸型却十分完美,小巧的乳房高傲地挺立着,似乎根本不知道主人艰难的处
境。
弯曲的大长腿更是像雪一般白净,它的主人夹紧了双腿,努力遮掩着那让无
数人遐想的神秘地带,她的双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多一分便是胖,少一分便
是瘦,刚刚正好,没有任何的不完美,只有一双玉足被红色布鞋包裹着,没有展
示在众人面前。
玉足上传来的酥痒让她微微颤抖着双腿,她不断地看向一旁昏迷过去的叶晨
和两个徒弟,生怕他们忽然睁开眼看到自己这副全身赤裸地倒在地上的模样,酥
痒的感觉、全裸被众人看着的屈辱、生怕被晚辈看到的紧张混合在一起,像是产
生了化学反应一般,无论是痒感、屈辱还是紧张都成倍地提升了。
「仙子的脸好红啊,莫不是害羞了?」三长老调笑道。
「满意了么?」叶浅璇冷哼道,只是声音之中隐隐有些颤抖,即便是她也很
难忍受这样的奇痒。
三长老摆摆手:「自然是不够的,仙子身上还差些装饰品呢。」
说完,一根绳子从储物戒指中飞出,在叶浅璇身边环绕着,随后贴在了叶浅
璇娇嫩的肌肤上,紧紧地勒着叶浅璇的身体,白嫩的双峰上下各有一圈绳子环绕,
原本有些贫瘠的双峰此刻也有了几分规模,绳子的一部分绕到了叶浅璇那令无数
人心驰神往的小穴上,粗糙的绳子摩擦着叶浅璇的身体,脚底的酥酥痒痒仿佛蔓
延到了全身。
「咿……」一时间的舒爽让叶浅璇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直到自己小声地叫出
了声来,才想起自己是被胁迫落入了他们的陷阱,在被他们玩弄。
三长老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刚刚我似乎听到了浅璇仙子的淫叫?」
「师父,您没听错,刚刚仙子的确爽到不行了。」
叶浅璇凝神闭目,不去理会这些人的言语,她知道越是回应他们就越兴奋,
长长的睫毛在空气中扑棱着,显得十分好看。
绳子与身体的摩擦、脚心传来的痒感……无一不让叶浅璇的身体越来越燥热,
她紧闭着那娇艳欲滴的双唇,她怕她一张开嘴,就会一不小心叫出声来。
「仙子闭上眼睛,是打算好好享受了么?」
「哼~ 」叶浅璇本想冷哼一声,但声音却有些娇媚,显得是在撒娇一样,让
她的脸蓦得红了起来。
四人见状哈哈大笑,显得十分得意。
「仙子这副模样可真是美丽啊。」三长老蹲下身体,靠近了叶浅璇,叶浅璇
缩着身子往后挪动着,那白玉般纤细的脚踝却被三长老一把抓住。
「啊!」
叶浅璇惊呼一声,在她的记忆里,没有人摸过她纤细的脚踝,粗糙的大手和
白嫩的肌肤相触,让她心底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身体却本能地抗拒扭动着。
三长老贪婪地摸着叶浅璇的脚踝,滑嫩的触感让他无比痴迷,甚至忍不住贴
近了叶浅璇的脚踝轻轻地嗅着。
「仙子的脚,真是好闻啊。」
三长老又放肆地脱下了叶浅璇的鞋子,一双纤细完美的玉足出现在了众人面
前,她足趾纤细,略显瘦长,足弓微微弓起,一只美脚如羊脂玉般白净柔嫩,看
上去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光泽,显得十分漂亮,让四人觉得自己瞬间多了一个癖好。
三长老把鞋子放到自己的鼻子上贪婪地闻着,叶浅璇的鞋子上散发着淡淡的
清香,这大概就是修为高的好处了。他的另一只手则是死死地抓着叶浅璇赤裸的
玉足,滑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叶浅璇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被人嗅着自己脱下来的鞋子让她感到无比
羞耻,她不断地往后用力想要伸回自己的脚,可惜现在的她根本无法逃离三长老
的钳制,反而被三长老抓出了一道红印。
「太香了。」
剩下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也忍不住走了过来,大长老脱下了叶浅璇另一只脚上
的鞋子,像三长老一般放到了鼻子前,露出了陶醉的表情,二长老则是摸着那羊
脂玉般可爱娇小的玉足,贪婪地吮吸着叶浅璇脚上的味道,引得叶浅璇的脸如火
烧般红。
「嗯~ 」
叶浅璇想要出言呵斥几句,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娇媚的呻吟声,反倒像是在
回应三人的动作。
「你们……松开……」叶浅璇无法用冰冷的声音去呵斥他们,为了让自己不
发出那种娇媚的呻吟,她只能断断续续地说话来抑制。
「这美丽的小脚不用来好好玩玩,真的是太可惜了。」三长老淫笑着放下了
叶浅璇的鞋子,大长老和二长老也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你们……要做什么……」从来不知畏惧的叶浅璇此刻竟然有些害怕。
三长老哈哈一笑,将侧趟在地上的叶浅璇强行压倒,迫使她背面朝上。
「这个样子给我趴好了,要是乱动一下,你儿子的性命,我可就不敢担保了。」
三长老阴仄仄地说道,让本来还想挣扎的叶浅璇瞬间不敢随意乱动了。
「把脚翘起来。」
叶浅璇只是犹豫了一下,就乖乖地把脚翘了起来,可奇痒无比的小脚此刻已
经无法忍受更多的刺激了。
「不……不要……」
「浅璇仙子,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不行……不要让晨儿他们看到……」
「放心好了浅璇仙子,他们醒不过来的,我们给他们施了法,至少要一天才
可以醒过来呢。」三长老哈哈大笑。
叶浅璇红着脸,坚定地说道:「不……我不想让他们看到……」
「不……」三长老刚想拒绝,却见一旁的大长老给他使了个眼色。
「我们呢,倒是可以把他们放远一点不让他们看到,不过仙子若是愿意求我
们……我们倒也可以给他们换个位置。」
三长老和二长老也是点了点头。
求人……
叶浅璇这一辈子还没有求过人,自幼天赋出众、容貌无双,一路走来虽然也
遭遇了许多磨难,但是她认为修为强大、意志惊人,也都挺过来了,根本不需要
求人,可现在若是不低头……
「好……我求你们……求你们把他们……放远一点……」叶浅璇呼吸声微微
加重,她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抵御玉足之上传来的痒感,光是说这么几句话的
功夫,奇痒无比的感觉好像又加重了。
全身赤裸地恳求他人,屈辱感油然而生,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但是此刻三
个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叶浅璇那绝美的玉足之上,原本白皙的玉足此刻脚心已
经发红,通过神念,她发现四个人的眼神全部注视在自己白嫩小巧的玉足之上,
就好像是一件玩具一般。
【可恶……他们居然敢这样看我……】强烈的屈辱感让叶浅璇忍不住蜷缩起
了脚趾,她闭着眼睛,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手里,好像这个样子就能够减轻屈辱
感一般。
三长老拿出一个小小的拍子,大约只有叶浅璇的两只玉足大小,他握着拍子,
不轻不重地在叶浅璇右脚脚心处轻轻地拍打了一下。
「咿~ 」叶浅璇发出了如莺啼一般婉转娇媚的叫声。
这种不轻不重的拍打与其说是虐待,倒不如说是挑逗,刺激着叶浅璇的脚心
越来越痒,原本玉足就已经忍受不住任何刺激的叶浅璇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仙子叫得好生淫荡啊,莫非仙子就是这么一个本性淫荡的人?」
「你……胡说……」
「我胡说?我只知道那些风尘女子被我们玩弄,叫声也不像你一般淫荡下贱,
若是通过叫声来分辨谁是荡妇谁是良家女子,仙子您只会被当成是一个荡妇啊。」
四人哄堂大笑,更让叶浅璇羞愧难当。
【竟敢如此羞辱于我……可恶……】「咿!」
拍子又落到了叶浅璇的另一只玉足上,玉足微微轻颤,叶浅璇也随着发出一
声惊叫。
痒,实在是太痒了!
她忍不住叫出了声,美妙的呻吟声让四个人的心跳都不忍不住加快了一拍。
拍子如雨点般落下,不轻不重的让叶浅璇感到无比的难受。
「咿咿咿……不……不要……不可以……咿咿呀……」
叶浅璇努力忍受着不让自己呻吟出声来,但到了此刻她已经完全忍受不住脚
底传来的酥痒,不断地发出着奇怪的呻吟声。
「啊……」
三长老忽地加重了拍打的力度,让叶浅璇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别……啊……别打……别打啊啊啊……」
叶浅璇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哀嚎声,这样的哀嚎声在四人听来却如同仙乐一般
美妙,叶浅璇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发出这样凄惨的叫声,单纯的痛苦她可以忍受,
单纯的酥痒她也忍受一路了,咬咬牙再坚持一段时间也不是问题,可是当着两者
结合后,叶浅璇就再也忍受不住了。
「嗯嗯啊……不……轻点……啊啊啊啊不……不要……」
叶浅璇此刻才意识到她引以为豪的意志力有多么不堪,想想也是,叶浅璇一
路上虽有磨难,但是出身大派的她无论做什么背后都有天念派顶着,正式对抗魔
宗时她修为有成,虽有艰辛,却不曾遭受过折磨,更不要说磨炼意志力了。
她白嫩的玉足已经变得通红,蜷缩着脚趾,两只小脚不断地颤抖着,更加让
她难以置信的是,她下体的黑色毛发上已经沾上了晶莹的水滴,被拍打着敏感的
小脚,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分泌出了淫液。
好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白嫩的小脚和凄惨的哀嚎上,暂时没有人发现她
的下体已经可耻地湿了,要是传出去,仙子的名声恐怕就毁于一旦了,毕竟没听
过哪个仙子被人打了几下脚下体就会变得湿润。
「不……不要再打了咿啊啊啊……」
「我……我受不了……你们……你们放过我吧……」
「拜托……不要……不要再啊啊啊啊……」
三长老拍打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边的大长老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拍子,
和三长老一起快速地拍打着她白嫩敏感的玉足,雨点般的拍击让她完全忍耐不住,
更是向着这些人直接求饶。
「哈哈哈,要我们饶过你也可以,你喊我们一声好哥哥,我们就饶了你。」
「你们……你们是在做梦啊啊啊啊啊……」
「不……我不会喊的……不会的……不会的……」
「啊啊啊啊……别做梦了……别做梦了啊啊啊……」
【我乃堂堂天念派副掌门,代表了天念派的尊严,不可以……我不可以向这
帮人认输……绝对不可以……正好,借这一次淬炼一下自己的意志力。】叶浅璇
的娇躯不断颤抖着,同时也不断呻吟惨叫着,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没有喊出「好
哥哥」三个字。
「咿嗯嗯……不行……不行……」
「快……快停……」
「仙子,你只需要叫我们一声好哥哥,我们不就放过你的小脚了吗?为什么
要这个样子执迷不悟呢?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痴心……啊啊啊……嗯……妄想啊啊啊……」叶浅璇的指关节已经发白,
双手被她攥得紧紧的,她的忍耐已经完完全全到达了极限。
「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
「完全……完全不行了啊啊啊……」
嗤~
嗤嗤嗤~
一柱水流从叶浅璇的小穴内喷射而出,四人都不可置信地看向叶浅璇的小穴,
当他们都盯着叶浅璇的小穴时,一股长长的水柱从小穴内喷射而出,喷得满地都
是。
四人忽然愣住,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我当仙子是多冰清玉洁的一个人呢,叫声这么淫荡也就算
了,没想到被人拍了几下小脚就高潮了,不敢置信、不敢置信啊,就算是外面出
来卖的婊子,也不像你这么容易高潮吧?」三长老第一个回过神来嘲讽道。
叶浅璇不断呼吸着,被人打脚打到高潮,兴奋地叫出声来,还被三长老用言
语这样子嘲讽……这样的屈辱她还是第一次遭受,她甚至想要立刻一头撞死,但
是她还不能死,她还有自己的徒弟和儿子要救,她不能就这么到在这里。
「虽然仙子还没叫我们好哥哥,但是仙子的小穴已经开始忍不住叫我们好哥
哥了呀。」三长老轻轻拍了拍叶浅璇的小穴,引得叶浅璇的翘臀微微颤抖,连他
的手上也沾满了淫液。
「你……胡说!」叶浅璇有气无力地说道,虽然三长老停止了拍打,但她还
是需要分出一些力气去抵御脚心传来的痒感,让她有些无力,余潮还在的她只能
够微微喘气。
「哈哈哈,仙子现在说话可真好听。」三长老贪婪地看着叶浅璇,「不如…
…我们再换一种玩法吧。」
「你们要做什么?」叶浅璇失声惊叫,两只可爱的小脚又被三长老死死地握
住。
「放心,这一次,绝对会让仙子开怀地笑起来的。」
说着,三个长老很有默契地相视一笑,显然不是第一次玩弄女子了。
三人的笑容十分爽朗,却让叶浅璇感到了一丝害怕。
「哈……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哈……」
三人将叶浅璇翻了个身,几只大手在叶浅璇的小脚上轻轻地挠着,一边的莫
关山也是加入了进来,在叶浅璇干净的腋窝下轻轻地抓挠着。
刚刚是疼痛伴随着酥痒,现在是完全无法忍受住的痒,不再是酥痒,没有了
那种让叶浅璇沉迷的危险魅力,只是单纯地痒,要超过之前至少十倍,让叶浅璇
无法忍受,直接笑出了声来。
「哈哈哈……不要……快放开我的脚……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快……不行
了……我真的不行了哈哈哈……」叶浅璇大声地笑着,整个山洞里都是叶浅璇的
笑声。
「仙子,之前说的,如果仙子愿意叫我们一声好哥哥,那么我们一定放过仙
子。」三长老淫邪地笑着。
让女人臣服,尤其是像叶浅璇这样的女人,其实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现在的叶浅璇因为儿子和徒弟已经向他们三人屈服了,但是这还不够,如果能让
她因为快感这类的原因而臣服就不一样了。
前者只不过是委曲求全,后者则是意志力的崩溃。
只有意志力崩溃后的臣服,那才是真正的臣服。
「哈哈哈哈……你们哈哈……少做梦了哈哈哈……快住手哈哈……哈哈哈…
…哈哈好哥……不行……哈哈哈……不行……」叶浅璇差点就叫出了那三个字,
但她还是忍了下来,此刻的叶浅璇已经不复之前仙子般的模样,全身香汗淋漓,
头发凌乱地披散着。
大长老眼珠子一转,从叶浅璇白嫩的小脚上转移到了大腿根部,轻轻地挠着。
腋窝、大腿根部、玉足三处地方都被人肆意地玩弄着,身体上传来的痒感不停地
冲击着叶浅璇已经接近崩溃的意志。
「哈哈哈快住手……不要……不要……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叶
浅璇强忍着不喊出那三个字,身体已经忍不住开始不断扭动,却被四人死死地按
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肚子也传来阵阵疼痛。
「师父,看仙子的小穴!」
三人都朝着叶浅璇的小穴看了一眼,她原本已经停止流水的小穴此刻又流出
了娟娟水流,在无声无息中,竟然又高潮了一次?
「还没完,还没完。」
在莫关山的叫喊下,叶浅璇的小穴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向上喷射出大量的淫
水,像是小小的喷泉一样向上喷涌着。
「哈哈哈……不要……不要看啊哈哈哈哈……」
小穴没有任何遮掩,呈现在众人的面前,还是以如此羞人的姿势往外喷射着
淫水,一连喷射了两三柱小喷泉才停止,在地上不停地喘着气,整张脸红透了不
说,柔软的娇躯也染上了一层红晕,没有人仙子的气质,但是却显得十分可爱。
看着叶浅璇和平时截然不同的羞涩模样,四人忍不住呆了一下,他们还是第
一次看到这个模样的叶浅璇,不再那么冰冷,多了几分人间烟火,落下凡尘的仙
子显得更美丽了。
「真是难得的美人啊。」三长老忍不住赞叹道,贪婪地看着眼前的叶浅璇,
身体美妙的部位这么多,他竟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了。
「老三,不如给她开个苞吧,前戏……也够久的了。」大长老的目光也十分
贪婪,看向叶浅璇的眼神充满了情欲。
叶浅璇胸前不断起伏喘气,无力去应对这些贪婪的眼神,对着自己的未来,
已经不敢去想象了。
第一次被拍打着脚心到高潮,第二次被挠着身体敏感的部位达到高潮,高潮
的感觉让叶浅璇有些沉醉,好似一下子达到了人生极乐的巅峰。
可是她的阅历告诉她,只有最淫贱的那种女人才会像自己这个样子动不动就
高潮,这样的快乐又让她感到羞耻。
她不知道到底过多久自己会忍不住喊出那三个字,她只知道自己距离彻底认
输可能已经不远了。
「一人一颗灵武丹,让我先来,怎么样?」三长老舔了舔嘴唇,想要第一个
品尝叶浅璇的滋味。
大长老和二长老互相对视,点了点头。
至于莫关山?
没人在意,本来就是担心叶浅璇当时愤怒将来使斩杀才推出去的替罪羊,要
不是答应办事,三长老都不会收莫关山为徒。
「你……你要做什么……」
「仙子,你说呢?当然是做你最喜欢做的事情。」三长老搓了搓手,脱下了
自己的裤子,一个狰狞丑陋的大肉棒出现在了叶浅璇的面前。
叶浅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硕大的肉棒,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恐惧,而是在思
考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插入自己的身体内会是什么样的滋味。
和之前相比……又怎么样呢?
叶浅璇摇了摇头,把这羞耻的想法扔了出去。
「呜……」
三长老急不可耐地将狰狞的肉棒插入了叶浅璇的娇嫩的小穴内,叶浅璇的小
穴很紧,感觉得出来她平时应该很少自慰,但是三长老的插入却没有过多的困难,
因为叶浅璇刚刚高潮过,整个小穴都很润滑。
下体异物插入的感觉很奇妙,叶浅璇曾经也体验过,但那也过了许久,她早
忘了当时的感觉,如今异物插入,她不像初经人事的小姑娘一样感到疼痛,反而
是感到了与之前高潮时差不多的……快感?
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被人插出快感了,更无法想象的是眼前插入自己的人
并非是什么善类,而是挟持自己儿子逼迫自己前来的敌人,被敌人死死地抓住香
肩在自己的小穴内深深浅浅地进进出出,自己居然还能产生快感?
淡淡的屈辱感充斥了心头,但是却被一波又一波的抽插给击散,屈辱感很快
就被叶浅璇抛之脑后,眼前的快感才是最重要的。
「呜噢噢……慢……慢点哦哦哦……」
「不……轻点呜哦哦哦……」
「嗯嗯……我……好……好充实哦哦哦……」
叶浅璇闭着眼睛呻吟着,说出让她自己都感到羞愧难当的话,她不敢睁眼看
其他人,她害怕看到他们讥诮的眼神。
「堂堂浅璇仙子,原来是这么一个骚货,被人插了一小会儿水就流得这么多,
看来仙子你生来就是来被人操得啊。」三长老不屑地嘲讽道。
「嗯……你……啊啊……胡说……」叶浅璇身体和声音都在颤抖着,虽然是
在反驳,但无论是语气还是说出来的话,都更像是在撒娇一样。
「那你的水,怎么这么多啊?」
「嗯啊啊……我不……我不知道噢噢噢……反正……反正我不是骚货啊啊啊
……」
三长老插叶浅璇时很有技巧,不是无情地抽插着,而是有规律地浅几下再深
几下的插着,这样能够让敏感的叶浅璇感到更加的刺激舒爽。
「不是骚货?还真是会耍赖呢。」三长老不屑地说道。
「呜哦哦哦……谁……谁耍赖了啊啊啊……」
三长老没有理会,只是不断地在叶浅璇的身体内进进出出,叶浅璇不停地呻
吟浪叫着,全身都在不断地颤抖,山洞内全是叶浅璇的浪叫声和肉体的碰撞声,
一旁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也伸入自己的裤裆内不断地撸动着。
知道自己无福享受这位仙子的滋味,也只能自己撸动着,忽然,她看到了叶
浅璇脱下来的一双鞋子,忍不住捡了起来,将一只鞋子放到了自己的鼻子上,贪
婪地吮吸着那一股淡淡的清香。
他的另一只手则是在手上疯狂套弄着,甚至还捡起了叶浅璇脱下来的另一双
鞋子,套在自己的肉棒上不停地套弄着。
「呼……呼……这是仙子的……是仙子的鞋子……好香……好香……」莫关
山闭上眼,迷醉地嗅着叶浅璇鞋子的味道……
腥臭的浓精射到了叶浅璇干净的小鞋子里,他低吼一声,看了一眼叶浅璇,
刚刚软下去的肉棒再度挺立了起来,似乎是不知疲倦一般又撸了起来。
就在莫关山对着叶浅璇鞋子不断亵玩的时候,一旁的叶浅璇也即将到达了自
己的高潮。
「呜呜哦哦哦哦……快要……快要高潮了……我……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嗤~
「你……?」
三长老并没有继续用肉棒在叶浅璇的小穴内抽插着,而是拔了出去,一阵强
烈的空虚感让叶浅璇开始怀念被不断抽插的感觉。
想法一出,叶浅璇就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能产生这样的想法?
「我怎么了?不就是不插你了么?」三长老不屑地嗤笑道,「还是说,你这
个小骚货忍不住想被插了?」
叶浅璇涨红了脸,没有去接三长老的话,等到叶浅璇逐渐恢复后,三长老竟
然又插了进来。
「你怎么……」
下体的充实感让叶浅璇无比满足,似乎自己的小穴内本该就有一根东西插在
里面。
「是不是很感激我啊?」
三长老笑着,在叶浅璇的下体内不断地抽插着,再度让叶浅璇达到了即将高
潮的境界。
然而当叶浅璇即将高潮的时候,三长老的肉棒竟然再度拔了出去。
「快……快……」
「插进来吗?放心,过会儿我一定会插进来的。」
每当叶浅璇即将高潮的时候,三长老都会将自己的肉棒拔出去,等到叶浅璇
恢复一点后,才会将肉棒重新插进去,一直循环往复,始终不给叶浅璇再一次达
到高潮。
「快……快给我……」
「哦?我为什么要给你啊?」三长老放肆地笑着,他看得出来距离叶浅璇认
输只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了。
「快……快给我……」叶浅璇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只会不断重复着。
「你要是承认你是一个小骚货,叫声好哥哥,我就给你呀。」
「我……我不是……呜啊啊……我……我是……不……我不是……」叶浅璇
已经动摇,不断地挣扎着,三长老继续重复着之前的动作,始终不让叶浅璇达到
高潮。
「快……给我……高潮……」
「为什么要给你高潮呢?」
「我……我是小骚……不……我不是……我不是……」
「你不是?我看啊,你就是一个小骚货!」三长老的肉棒在叶浅璇的小穴内
停了下来。
「我是……我是……我不是……我不是……呃啊啊啊啊太快……太快了啊啊
啊啊……轻……轻一点啊啊啊啊……我是小骚货……我是小骚货啊啊啊啊……快
让我高潮……我是小骚货啊啊啊啊……」
三长老忽然猛烈的撞击让叶浅璇一时之间完全无法承受,大脑一片空白,顺
着三长老的话承认自己的身份。
「你应该叫我什么呀?」在叶浅璇即将高潮之际,三长老又忽地停住,贴在
她的耳边轻轻地问道,吐出的温热气息让叶浅璇感到身体痒痒的,理智也在这一
刻化为乌有。
「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快给我高潮吧。」
「好哥哥要给谁高潮呀?」
「小骚货!小骚货!好哥哥给小骚货高潮,快给小骚货高潮啊啊啊啊啊……
动起来了……动起来了啊啊啊啊……好哥哥插得小骚货好舒服啊啊啊啊……」叶
浅璇的理智早已消失,身体本能地动着迎合三长老,在三长老的抽插下再度达到
了高潮。
还没来得及休息,三长老就以更快更猛烈的速度在叶浅璇的身体内抽插着,
像是打桩机一般猛烈地冲击着,之前为了让叶浅璇适应,他稍微放慢了速度,现
在叶浅璇一边喊着好哥哥,一边自称骚货,让他完全忍不住,很快就在叶浅璇的
身体内释放了出来。
见三长老射了出来,大长老急不可耐地推开三长老,插进了叶浅璇的小穴内,
三长老也不在意大长老的心急火燎,满意地提上裤子,脸上满是舒爽快活的表情,
他看向一边的莫关山,见他也是满脸的神清气爽,而叶浅璇之前脱下的小鞋内,
已经全部都是莫关山浓臭的精液了。
「关山,把这几个家伙关起来,接下来几天,浅璇仙子都是我们的。」
「是,师父。」莫关山恋恋不舍地放下叶浅璇的鞋子,他可不敢违背三长老
的命令。
……
几天后,三长老再次来到了这个山洞。
此刻的叶浅璇基本上全身赤裸,当然,用来压制她修为的手铐和项圈肯定是
带着的,那一个脚环也像普通的装饰品一样戴在那。她的两只手被绳子绑着往上
吊,连接着山洞顶上的石壁,全身都被绳子缠绕着,胸口的双峰更是被绳子上下
缠绕着,让她的双峰被勒大了许多,两条腿一条撑地,另一条则是弯曲着被吊上。
而她的小穴正下方,则是一摊精液,晚上看,还有精液缓慢地从小穴内流出往下
滴,两只脚上都突兀地穿着鞋子,鞋子上沾满了精液,还有精液从鞋子中溢出,
流到地上。
她紧闭着双眼,似乎是睡过去了,而嘴角还留着一缕晶莹的口水。脸上的表
情也不再是冷冰冰的,要温顺柔和了许多。
这几天里三位长老时不时地就回来山洞里玩弄叶浅璇,每次都会逼得叶浅璇
不断地叫「好哥哥」,叶浅璇在他们的玩弄下身体也变得越来越敏感,也越来越
沉迷于在这里被各种玩弄。
「醒醒。」三长老轻轻拍了拍叶浅璇的脸,即便被玩弄了无数次,叶浅璇的
那一张脸依旧那么好看,绝世无双的容颜、精致无比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无论
三长老怎么看,都不得不叹服于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叶浅璇迷迷糊糊醒来,其实以她的修为根本不需要睡觉,但是由于羞愤,每
当她被操得神志不清后回过神来,都会选择将自己昏睡过去,以免听到或看到他
们的嘲讽。
「做什么?」叶浅璇娇艳欲滴的双唇一张一合,缓缓吐出了三个字。
「你说呢。」三长老捏住叶浅璇的下巴,「想要爽的时候就叫好哥哥,爽完
了就翻脸不认人这么冷淡,仙子还真是无情啊。」
「好哥哥」三个字仿佛打开了叶浅璇的开关,叶浅璇的小脸迅速红润了起来,
狠狠地盯着三长老。
「还不是……啊!嗯~ 你在干什么~ 」
三长老的手探到了叶浅璇的小穴边上,在她的小穴上附近轻轻地拍着,原本
还厉声冷语的叶浅璇语气一下子就软化了,双眼也出现了一丝迷离,小穴下面更
是流出了淫水。
「啧啧啧,小骚货还真是个小骚货啊,刚刚是不是还打算呵斥你的好哥哥呀?」
三长老也意外于叶浅璇堕落的速度之快,短短几天,一个冰清玉洁的仙子变成了
一个淫娃荡妇,摸几下就会出水。
「没……没有……」叶浅璇微微喘息着,三长老的手指已经在叶浅璇的小穴
内不断抽插着了。
「应该叫我什么呀?」
「好……好哥哥……」叶浅璇已经不是第一次喊了,这几天里被各种玩弄,
也不知道喊了多少遍「好哥哥」,也不差这一次了,她只是脸红了一下就喊出了
这个称呼。
三长老得意地哼了一声,将绳子接下来稍微改变了一下绑法,叶浅璇双手绑
在背后。
叶浅璇一脸茫然。
「跟我走。」
……
风雷天宗,广场。
「怎么回事呀,大长老怎么把我们都叫来?难道是要宣布新掌门?」
「唉,自从前掌门被浅璇仙子杀死之后,门派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三位长老
决定,估计这一次啊,是要正式成为掌门了。」
底下的弟子们议论纷纷,都不知道这一次大长老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到底是为
了什么,只是有些不耐烦。
「等等……你看那边是什么,好像是三长老?」
「三长老身后跟着什么人?这个人为什么没有穿衣服!」
「居然不穿衣服被绑着来这里,这是一个骚货。」
「你看她的鞋子,好像……好像有精液溢出来。」
叶浅璇头发凌乱地披散下来,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弟子们只以为这是一个淫
荡的女子。她踩着自己那双满是精液的鞋子,黏糊糊的精液浸泡着她的小脚,每
踩一步,脚上都会传来那种奇痒无比的感觉,如果是最开始的她,或许还能忍耐
一二,可现在的她被玩弄了许久,整个身体都变得敏感了许多,意志力也被他们
给击溃,完全忍受不住这样的奇痒。
「你……带我来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啊。」三长老在叶浅璇的屁股上轻轻拍了拍,显得几位轻佻,
这一举动也让广场上的弟子们开始热闹了起来。
「不……不要……那里好多人……我不要……求求你……好……好哥哥……」
叶浅璇面带哀色地看向三长老,如果让整个风雷天宗的弟子都看到了她现在
的这副模样,那么她也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你觉得你现在有反抗的资本吗?乖一点,你儿子还有一条活路,你要是不
乖……说不定,我会把你儿子也带过来让他看看她的母亲是何等的下贱淫荡。」
三长老威胁道。
「不……不要……我听你的,我一切都听你的……不要让他看,也不要杀了
他……我一切都听你的。」叶浅璇心中的屈辱被无限放大,只能哀求眼前的这个
仇人。
「你今天的表现要是让我足够满意,我过几天可以安排你和你儿子见一面聊
聊天,总之你儿子的死活和你能见你儿子多久,全部取决于你今天的表现了。明
白吗?」三长老又给了叶浅璇一颗甜枣。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配合你的,只是求你,让我过几天能够和我儿子见
一面…………好哥哥……」叶浅璇脸上流下一行清泪,为了讨眼前的这个男人开
心,她再一次喊出了那个让她感到无比羞耻的称呼。
三长老哈哈一笑,很满意叶浅璇的态度。
很快,叶浅璇就被带到了所有弟子的面前。
「嘶……这小骚货好骚啊,你看她下面,好像在滴着精液和淫水,啧啧啧…
…」
「这小骚货还好漂亮啊。」
「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我也觉得眼熟,好像是……叶浅璇!?」
「叶浅璇?不会吧,叶浅璇能这样?最多只是长得像罢了。」
「我也觉得只是长得像,叶浅璇那女人冷冰冰的,这个女人看上去就是一个
骚货,气质差太多了。」
三长老清了清嗓子,示意弟子们安静。
「诸位,安静一下,这是我们风雷天宗的罪人,今天把你们召集而来,就是
为了审判她!介绍介绍自己的身份吧,小骚货。」
叶浅璇停顿了一小会儿,竟是主动地跪下,让三长老也有些意外。
「各位风雷天宗的……风雷天宗的……好哥哥们,我是叶浅璇,我是风雷天
宗的罪人,来迎接好哥哥们的审判……请各位原谅我犯的罪。」
叶浅璇的一番话让整个广场炸开了锅,大名鼎鼎的浅璇仙子叶浅璇此刻竟然
跪在自己的面前,下体还流着精液和淫水,与传闻中的模样截然不同。
叶浅璇看了一眼三长老,见三长老微微点头,就知道自己目前的表现应该还
是让他满意的。
「好了,站起来吧。」
叶浅璇乖乖地站了起来。
「江湖都在传闻,说叶浅璇是一个冰清玉洁的仙子,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但我知道,她是一个下贱淫荡的骚货,接下来,就由我来揭开这个小骚货的真面
目。」
三长老轻轻地抚摸着叶浅璇胸小巧可爱的乳房,三长老的抚摸让叶浅璇感到
无比的舒服,她没有压抑自己,而是顺从自己的本心呻吟了出来,发出了婉转美
妙的低吟浅唱。
「嗯……嗯啊……」
与此同时,一根坚硬的假阳具出现在一旁大长老的手上,这假阳具要比三长
老的还要粗长几分,大长老将其直挺挺地插入叶浅璇的小穴内,又长又坚硬的假
阳具直接顶到了叶浅璇小穴的最深处,假阳具也是一件低级的法宝,在叶浅璇的
小穴内以同样的频率极其快速地抽插着。
「啊啊啊哦哦哦哦哦……」
叶浅璇不断惨叫着,小穴内传来巨大的疼痛感,这样的疼痛感本该让人变得
十分清醒,但是此刻的叶浅璇却已经完完全全地沉迷在痛苦的快感中,所有的痛
苦仿佛都能转化为她的快感,她的双眼开始迷离起来,没插个几分钟,小穴中就
开始流出淫水,看着下面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内心本应该感到屈辱的她却感到
了常人所无法感受到的快感,她的疼痛和屈辱在此刻都转化为了快感,不断地发
出着悲鸣。
「这就是仙子啊?我看也就是一个小骚货嘛。」
听着下面弟子们的嘲讽,叶浅璇没有感到任何的屈辱和不满,她的头脑此刻
随着下体假阳具的插入而放空,完完全全地沉迷在情欲中无法自拔。
二长老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根鞭子,狠狠地打在了叶浅璇的屁股上。
「呜哦哦哦哦……」
叶浅璇仿佛没有感受到雪臀上传来的痛楚,反而让她扭动着自己的屁股,不
断地淫叫着,像是发情了一般放下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鞭子不断地落在叶浅璇雪白的身体上,背部、翘臀、玉腿都出现了一道道的
鞭痕,看上去十分触目惊心。
「呜哦哦哦哦好爽……好舒服……请……请尽情地鞭笞我噢噢噢噢噢……」
三长老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支毛笔,在叶浅璇的身体上开始写字,「骚货」
「婊子」「贱货」「母狗」这样的字眼出现在叶浅璇的全身,双峰、雪臀、小腹
……全是类似的词汇。
「哈哈哈……好痒哈哈哈……好痒噢噢噢噢噢……我……我不行了……」叶
浅璇身体不断扭动着,却又始终不敢移动一步,笑声、悲鸣和呻吟交织着,不断
在广场上响起,显得极为淫荡下贱。
「啧啧啧,就这样还仙子呢,太下贱了。」
「你看看她下面,跟尿了一样流个不停。」
「太骚了,真是一个小骚货啊,我看她接下来也没脸面在南域混了。」
污言秽语似乎激励了叶浅璇,让她更兴奋、更大幅度地扭动着身体,美妙的
肉体让无数弟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时不时叫喊着一些污秽不堪的言语。
「呜哦哦哦……我要高潮……要高潮了……受不了了哦哦哦哦……」
叶浅璇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颤抖着,喷射而出的淫水竟然直接将假阳具冲掉,
大量的淫水直接喷落到了地上,在地上出现了一大滩的水渍。
「呼……呼……」叶浅璇还没来得及休息,假阳具便在大长老的控制下再度
插入了叶浅璇的身体之中。
「啊啊啊我刚刚才高潮……我不行……我不行的哦哦哦……好哥哥……好哥
哥……放过我吧好哥哥们啊啊啊啊……」
「小骚货,你杀了我们掌门,这罪,你认不认啊?」
「我……我认罪哦啊啊啊……我不该……我不该杀掌门好哥哥……冒犯风雷
天宗啊啊啊……各位好哥哥们……小骚货有罪啊啊啊啊……小骚货有罪……求好
哥哥们恕罪啊啊啊啊……好哥哥们……好哥哥们……妹妹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叶浅璇的理智已经消失,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之后无论三长老如何问话,叶
浅璇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只是不断地浪叫喊着「好哥哥」,不断地扭动
着染上了一层红晕的娇躯。
一直被假阳具玩弄到高潮了许多次,三位长老才停下手来,叶浅璇无力地跪
倒在地上,翻着白眼,嘴中不断喃喃着,地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完完
全全一副下贱的骚货模样。
「这婊子杀了我们的掌门,我决定,今天晚上将她放在门派广场上一天一夜,
大家可以自行使用。」
弟子们一阵欢呼,全都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
三长老知道,叶浅璇一定会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翌日清晨,三长老来到了广场上,此刻的叶浅璇浑身上下都被精液覆盖,看
上去白白的,还没接近就闻到了一股浓臭的精液味道,走近一看,叶浅璇半睁半
闭着眼,粉嫩的小舌头在嘴角不断地舔舐着脸上的精液,手上的绳子和镣铐不知
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双手不断地在自己的身体上抚摸着,将白皙肌肤上的精液
往自己的嘴里送去,小嘴发出「呲溜呲溜」的声音,大腿不断地摩擦着,小穴内
时不时地流出一些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地上甚至还有淡黄色的尿液,看来是被
干失禁了,原本柔软的乳房之上也出现了一抹淤青,身上的字和鞭痕也还在留着,
这幅模样让三长老不禁挺立起了自己的肉棒,嘴巴里似乎还发出着什么声音。
「肉棒……精液……我要好哥哥们的肉棒和精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