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秘史:蒙宋议和篇】



疫情导致诸多变化,工作很忙,生活不易,今年估计是还要继续忙下去。
发篇曾经练手的旧文。
听涛馆中,台下桌椅侧畔,人员繁多,却都寂静无声,台上轻纱之后,一女
子轻抚醒木,柔声说道:
各位听官,书接上回说道:
蒙古包内,两名男子侃侃而谈。
「听闻这中原第一美女黄蓉甚是美貌,如今马上见面,不知是否如传言所说
那般风骚啊,哈哈哈。。。」
「太师,这黄蓉不比往昔啦。」
这二人乃是如今襄阳蒙古大军的首脑人物,太师拖康与大将军窝阔朊。如今
蒙古久攻襄阳不下,加之南宋朝廷又负隅顽抗,蒙古国内更是叛乱频频,大汗之
位的争夺也是日益激烈,于是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先和南宋朝廷议和,以图喘息安
内。
襄阳城下,太师拖康不远千里从大都赶来,一来是为显示蒙古大汗对此坚城
的重视,二来也想看看名震天下的郭黄夫妇的风采,尤其是那位英姿卓越的丐帮
帮主黄蓉,拖索更是早已对其垂涎三尺。
「哦?」
「太师身在后方,有所不知呀」
窝阔朊淫荡一笑,解释说道:
「你可知霍都王子?」
「那个潜逃出国的懦夫?」
「就是这个家伙,早已将黄蓉收入囊中啦」
「竟有这种事?」
「哎,切莫声张,如今这黄蓉已是我军军妓,不过没人知道她的身份罢了」
「如此说来,老兄你已和黄蓉缠绵一番过了?」
「何止是我!不光我军,就连那汉人也有不少上过她的,那身段,真是让人
欲罢不能,欲罢不能啊,哈哈哈。。。」
拖索听闻如此,下体不自觉举旗致敬,胀痛难忍,恨不得马上去提枪上马,
策马奔腾一番。
「报!襄阳守军使者黄蓉、何师我到!」
「请进!左右退下!本帐方圆一里内,蚊子也不许飞进来一只!」
「可。。。」
「听不到么!」
「是!」
「大将军,这。。。」
拖索心中大是不解,虽说在己方军营,可以黄蓉的武功,即是是帐中站满军
卒也难以保证自己安全,拖索自忖自己虽有一身的武艺,但是在武林高手黄蓉面
前,毫无疑问是以卵击石,大将军何以托大至此?
眼见窝阔朊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拖索也不好说什么。
看着拖索慌着紧张,四下张望寻找出路的样子,窝阔朊不禁哈哈大笑。
「这厮好不孟浪!」
拖索心中怒气难忍,正要发作,却听得一声娇喘「嗯~」从帐外传来,他的
双眼登时一亮。
久经人事的拖索知道这是女子发情的呻吟,下意识问道:
「咦?」
「丐帮三袋弟子何师我同我帮黄帮主拜见两位!」一声深沉的男声打破了拖
索的思路。
一名乞丐模样的男子映入拖索眼中。
「啊!是你。。。」
「许久不见,太师更添风采了。」
「嗨,说这些干什么,那黄蓉呢?快牵过来让咱们的太师见识一番!」
拖索知道二人早已熟络,便不再言语,只是静观其变。
「大将军说笑了,我帮帮主今日为合约而来,谈何『牵』来?」
「鸟!卖什么关子!没看见太师早已『提枪上阵』了么!」
窝阔朊真真是个急色鬼,既然已知今日有一番享受,连过场都不惜的演了。
「如此。。。嘿嘿,好吧,第三十七代丐帮帮主黄蓉~到!」
拖索虽早有心里准备,想一睹中原第一美女的风采,可如今一见面,竟还是
惊得连眼珠都要掉下来了。
一名身着黄衫的婀娜女子出现在帐中,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
逼视,可下面却是一丝不挂。上半身是正经的衣容装扮,可下半身却是全然赤裸,
两条细长丰腴的美腿交错浮现,腹下光滑洁净的阴户上,更是连阴毛都没有一根!
「啊。。。这。。。」
拖索惊讶之际眼神也同时在黄蓉的娇躯上乱扫,尤其黄蓉那圆翘白嫩丰腴的
雪臀,白皙动人的双腿,若隐若现的小穴。。。
「嗯。。。见过大将军。。。」
黄蓉面色绯红,虽然大将军早已是「熟人」,但如今在两军议和这等场面上
如此见面,如何不害臊,更何况旁边还有一陌生男子死死地盯着自己。黄蓉面色
发烫的同时,心中又升起
隐隐的一种期望:他的「那个」大不大呢?行起事来又是怎样的一番滋味呢。。

霍都长期对黄蓉跗骨销魂的调教让黄蓉的思维再也不受拘束,变得「自然」
起来。
「呵呵,黄帮主,在下拖索,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拖康一面作揖,同时上前一步细细观察着这位绝色美人。
只见黄蓉双股微微颤抖,显然是高超余韵未过,大腿上还留着涓涓细流,下
体虽然一片雪白,脚上却戴着一副特别的脚链,两个黝黑的铁环,却不见链条,
鞋子也是形如马足铁。
「叮」的一声响动将拖索的视线引到了黄蓉脖子上带着的那个鲜红的项圈上。
黄蓉面带春色,小口欲张又未张,似乎是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可是自己这番
打扮,再多的言语也不过是平添羞辱罢了。
「太师见谅,今日一议乃是、啊、事关数十万、嗯,军民生死的、大、大事,
小女子不得、不、不、啊!」
「帮主为国事夙夜操劳,最近更是感染风寒,见谅,见谅。」
「哼,奶子捏爽了吧,咦,黄帮主,这白花花的奶子上挂的什么?」
「啊、这是我,练功用、用的、嗯、、」
窝阔朊说话间便已扒开了黄蓉那薄如蝉翼的黄衫丝衣,抓住了她胸前那两团
圆润饱满的雪乳,黄蓉那两枚嫣红的乳头一直高高挺立着,上面一双银白乳钉闪
闪发光,黄蓉的双乳由于兴奋,所以鼓涨得十分结实,因此便被窝阔朊揉在手里,
捏弄出成各种形状。
这时,霍都一把瓣开了黄蓉的臀瓣,把手中的那条狗尾巴一端的明珠塞入了
黄蓉的菊穴之中,窝阔朊仔细扫量一番后道:
「黄帮主跟这条狗尾巴很相配啊!」
「谢大将军谬赞,帮主不但胸中有千军万马,这后庭也有九城八地!」
「哈哈,闲话到此为止,今日请黄帮主来,是为了商讨议和事宜。。。」
拖康虽然早已心痒难耐,但是正事还是要办的,可是一声销魂蚀骨的惊呼却
打断了他的话语。
「嗯、啊、不行,太顺服了、、要泄、、了、、、」
黄蓉的后庭早已被开发的如同小穴一般敏感,加上这两个淫贼前后夹击,竟
然高潮了。只见黄蓉双腿颤抖着喷出一股股淫液,眉头紧锁闭目享受,不由得双
手一搂,紧紧抱住了凑到她胸前吸食奶子的窝阔朊,窝阔朊险些被黄蓉饱满丰硕
的双乳闷的喘不过气来,眼见就要瘫倒在地上,霍都顺势将自己那长达十寸的阳
具摆在黄蓉身下,「噗呲」一声,竟是一插到底。
「啊!嗯~~~~」
黄蓉下体蜜穴一阵阵快感袭来,那熟悉的肉棒又一次插到了身体最深处,顶
着自己的子宫颈口一抖一抖地跳跃个不停,而她的小穴早已臣服在霍都的庞然大
物之下,此刻层层肉褶更是泛起了阵阵涟漪,亲切地洗刷问候着霍都坚挺如铁的
肉棒,黄蓉此时全身如遭雷殛,双臂连忙放开了紧抱着的窝阔朊,习惯般地做出
了一系列流畅的动作,自然伏下身子,两手撑地,双腿微屈,又摇曳着腰肢,撅
起翘臀,好叫霍都的肉棒刺入更深处。。。
「咳咳。。。嘿!黄帮主,请!」
窝阔朊一摆手,一个半弧形状的长桌正在身后,还有两把座椅。此处是窝阔
朊的营地,用具一应由他操办,拖康原本不解为何用此种长桌,此刻方才了然。
「我帮帮主身体不适,两位见谅了。」
霍都用下体强撑起娇喘连绵的黄蓉,原本已经顶着她向前走去。黄蓉此时欲
罢不能地跟着霍都的节奏,一顿一行,一步一步地如同母犬一般爬向长桌。
(。。。后面好舒服,啊,小穴也好舒服,要泄出了,呜呜,不行,还有别
人在看。。。啊嗯,这么一想更羞耻了,我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唔!顶、
顶到花心了。。。畅快,嘶——好舒服。。。。。。)
黄蓉的嘴角不禁淌下了道道津液,滴落在地上,而双手更是如同牲畜一般,
自然地向前探行,这副淫靡绝美的画面,直叫拖索胯下剧痛难耐,更是不觉气喘
起来。
霍都早已和窝阔朊商量好今日让黄蓉来签订这份合约,而至于南宋方面本就
没什么话语权,女诸葛的机警多变也使得黄蓉成为此行的不二人选,只是任谁也
想象不到这女诸葛此时的处境罢了。
下体两根巨物一前一后,将黄蓉身体完全占据,还被霍都如此猪突前行,更
糟糕的是,黄蓉发觉此时自己竟然是无比享受!
霍都肉棒朝着自己肉穴不要命似地一次次的撞击,菊洞中那一长串珍珠在肠
内不停滑动旋转,腔道的肉壁就这般被挤压出一种无法言明的快感,让黄蓉如痴
如醉,连声呓语起来。
她的脑中早已是一片空白,一开始是霍都顶着黄蓉前进,现在确实黄蓉主动
迎合着霍都肉棒摇摆蛮腰,什么蒙宋议和早已被黄蓉抛到九霄云外,黄蓉一面更
努力的前后摇摆,一面发出浪荡的呻吟。
「爬快些!」
一声令下,黄蓉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弯下腰来,用双掌着地加速慢慢爬行。
「啪」
霍都一掌拍在黄蓉玉臀上,「汪!呜、、、汪!汪!汪!呜、、、」
黄蓉一边爬一边喊道。
「哈哈哈哈,好一条美人犬!」
「谢将军夸奖!」
霍都没有放松下体的抽插,他一把抓住黄蓉了的秀发,如同牵马一般指挥着
黄蓉前进,同时不停拍打黄蓉屁股,催促她快爬。
「啪!」
「汪!呜呜呜、、、」
「啪!」
「汪!嗷呜、、、呜、、、」
黄蓉绕着大帐攀爬一周后,来到了长桌前。
拖索早已坐在桌后,惬意地欣赏着眼前如此美艳的一幕,而一旁的窝阔朊也
已是急不可耐。
「我说,该到我了吧!」
窝阔朊将长裤一脱,坐在了拖索旁边。拖索虽然心中不悦,但叹息一声之后,
还是兴致盎然地看着霍都,示意他继续。
霍都拔出肉棒,不想黄蓉的屁股竟如影随形一般贴上来,用屁股托举厮磨着
霍都肉棒的茎身,似乎是十分地不舍。
「汪!汪!」
黄蓉叫喊的语气中透漏着浓浓的哀求,仿佛此时霍都的肉棒便是她全部的生
命一般
「呔!你这蠢狗!还不快爬!」
霍都声色严厉地大喝一声。
黄蓉好似经受晴天霹雳一般,赶紧向前爬去,「哗」的一声,黄浊的液体喷

了霍都一身。
拖索看的下体几乎要爆射出来,蒙军军中闻名色变,据说天不怕地不怕的女
诸葛黄蓉竟然被一句话吓得失禁了!
「主主主、、、人、、、我、、我、我」
黄蓉语无伦次地惊慌地看着霍都,霍都哈哈大笑道:
「先处理干净!」
「是!」
黄蓉马上跪在霍都脚下开始舔舐自己留下的尿液。
「。。。片刻之间,你竟违反了『未经允许私自排泄』、『未经允许私自开
口』『不听主人号令』三条戒律,要不是你有任务在身,我现在就要动刑了!」
黄蓉脸色煞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还是大口大口吮吸着那摊液体,没有
停下。
一会功夫,黄蓉便处理干净了自己的尿液,显然是已经轻车熟路。
「来,黄帮主!」
窝阔朊一拍大腿,示意黄蓉坐在自己身上。
黄蓉慢慢爬到窝阔朊脚边,埋下头伸出娇小的舌头一点点地舔着窝阔朊的靴
子。
「好了,来来来,坐上来,谈正事。」
黄蓉对着窝阔朊磕了三个头,缓缓的站起身来,窝阔朊一把抓住黄蓉,「呀!」
直接将黄蓉按在自己挺举起来的棒上。
「额咳咳,黄帮主,襄阳之战历时多年。。。」
拖索照本宣科地读着文书,如不看下半身,身边确实坐着一位英姿飒爽的中
原女侠,可是下体的淫乱使得正襟端坐的黄蓉更显勾魂荡魄。
「。。。如今承蒙圣朝、嗯、以、天、天、啊、下,苍生为本、」
黄蓉努力使自己「读」出文书内容,但是窝阔朊托着黄蓉腰肢不停抬举抽插,
让黄蓉难以成句。
「所、所谓、呀、啊,矣、啊!肉棒,插到花心了,嗯,啊,大人,嗯!!」
黄蓉扭动着身体试图减缓下体带来的快感,不料竟变成了自己主动迎合着窝
阔朊的抽送,那黝黑粗壮如婴儿小臂的肉棒在黄蓉的小穴中横冲直撞,插的黄蓉
娇喘阵阵,淫不成声,国家大事的讨论中夹杂着「噗呲」「噗呲」的声音。
「好,那么便如此签订了!」
拖索丝毫没有拖沓,反正内容早已议定,黄蓉也不可能有什么诘难,如此也
省事了不少。
「啊。。。好。。。。如此、一来、百姓、之、之、福。。呀,唔!」
黄蓉衷心的一句话艰难地说了出来。此时的黄蓉上身衣物也不知何时褪去,
一双丰乳上
下不停地晃动,波涛汹涌,上面缀着的两枚银色乳钉晃得拖索神晕目眩,而
她的下体早已狼藉一片,淫液顺着大腿和座椅不住地流下,可黄蓉的一双纤纤玉
手却仍在霍都的肉棒上来回套弄,不时还会伏下身姿,将樱唇贴上去亲吻一番。
黄蓉媚眼含春地看着那根带给自己无尽欢乐的肉棒,口中妮妮喃喃着:
「啊。。。嗯。。。啊。。。啊。。。大人,嗯。。。啊,大人。。。」
「哦。。。那里。。。嗯。。。呀。。。」
窝阔朊被黄蓉套弄地把持不住,极速地抽插数十下后,大喝一声「嘿!」,
便将自己滚烫的精液射在了黄蓉身体的最深处。
「喔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好好好咿咿咿!!!!!!」
虽然早已被无数陌生人内射无数次,但每一次花心让那灼热的精液浇烫的滋
味却是大有不同,炽热的肉棒中喷射出一大股更加灼热的粘稠液体,强劲十足地
激射在自己柔嫩的肉褶上的感触混杂着背德的快感一泻千里,每每都会叫黄蓉应
声泄身,高潮到无法自拔。
「啊啊啊,泄了泄了,又泄了啊啊啊啊,要飞了飞了,嗯呀呀呀、、、」
「美、美死了、、啊、、、大肉棒哥哥,操死我吧,嗯啊啊啊啊啊、、」
黄蓉痉挛着又喷出一股股淫水,花心紧紧地咬住入侵的龟头,层层叠叠的肉
壁挤压着窝阔朊的龟头,窝阔朊满足地架高黄蓉不得不分叉开的修长结实的美腿,
让这两条本来应该支撑起黄蓉身躯的美腿无助地在空中乱甩乱荡,听着黄蓉雪白
的屁股和自己小腹啪啪啪撞击的声音,虽然刚刚射出了自己的精液,但是窝阔朊
的肉棒依然挺立不倒。
让黄蓉魂牵梦绕彻底沦陷的感觉又来了:一波波快感将黄蓉送上了欲望的巅
峰,整个人几乎快昏了过去,她全身不停颤栗着喊出各种各样的淫词艳语,全身
如同触电一般疯狂抽搐,荣辱,道德,羞耻,全然变成了一片片浮云飘散,此时
黄蓉只觉身躯充实甜美,愉悦畅快,口中的娇喘浪叫也不禁更加放浪起来。
黄蓉不断的左右前后摇晃着,体味大肉棒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嗯,舒服、
舒服死了、下面。。。好满。。。呀。。。好美。。。」
黄蓉干脆将双腿踩在了长椅子,用一次次上下蹲起来带给自己更大的快感。
「啊、、、又、、嗳呦、、我、、」
「滋」的一声,黄蓉的淫水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竟射了三尺有余,如喷泉
一般
洒在桌面上,自己也因为高潮的快感瘫倒在地上。
「对、对不起、、、」
黄蓉顿时羞红了脸。
「哈哈哈,中原女子也是如此的豪爽!」拖康打趣着说道。
「太师见笑了,今日一行,还有军情呈报。」
霍都一拱手,从怀中掏出一份书简。
黄蓉此时习惯性的一面吮吸着窝阔朊那粗大的阳具,左手不断套弄肉棒,右
手却在自己身上急速游走,抠挖抠挖小穴,揉捏揉捏奶子,双颊晕红发烫,秀媚
紧锁,一对娇眸朦胧似水,两团蜜乳挺拔如松,那赤裸裸还不停淌着淫水的阴户,
阴唇和肉蒂依旧是充血状态,一直发出着「卟鲁、噗鲁」的淫靡响动。
「黄帮主真是有始有终呀哈哈,不知这军情是。。。」
拖索也蹲下身来,抚摸着黄蓉绝美的肉体。
「太师请看。。。」
「这、这是。。。」
原来那书简上竟是一幅幅的春宫图,图中的女子全然是黄蓉的身姿相貌,而
与她交合的人却各有不同,但他们身上都穿着各式的官服甲胄,显然是宋军的大
小将领。
「。。。嗯,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下回分解」
台下众人登时发出了一阵叹息之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