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破碎之梦】

月30日」日历上画
上一个代表演唱会完美达成的「SS」,便信步走到舞蹈室。纵使姐姐不在,也可
以先练练即将在下一次演唱会表演的舞蹈。
位于演出场地临时搭建的舞蹈室着实简陋,除了一面占据整堵墙落地镜,以
及角落随意摆放的几个垫子再无他物。不过关岛并不在意,脱下高跟鞋,脚掌踏
上微微有些凉的地板,随手关上门,准备做几个拉伸先来热热身。
看着镜中的自己,关岛微微有些发愣:束腰对于此刻全方位伸展无疑是一种
阻碍,或许换一件演出服会更好些?说到最展现身形的,无疑是那件在周年庆典
时准备的兔女郎礼服最为合身……关岛随意甩了甩头,将长发拂开,准备换一身
衣服。
解开领结,卸下固定用的皮带,领口处自然滑落,露出圆润丰满的「北半球」。
仿佛察觉到周围有什么人在窥视一般,关岛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刻意避开了镜子,
匆忙将上衣脱下,失去了束缚的胸部轻微的摇晃着,仿佛在提醒着自己的存在。
褪下短裙,关岛坐在地上轻抚脚踝,虽然早已医治妥当,但过去留下的心理
阴影却不会彻底消散。或许当那一天她真正放下心里负担尽情舞蹈,才会发挥出
真正属于自己的才艺?脱下衣服后,才发觉自己身上有着微微的汗味,干脆练习
过后直接去洗个澡吧。关岛不由得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偷懒,反正姐姐不在,应
该也不会有人说她吧……
庆典礼服依旧合身,关岛拂开长发,左右轻摆身体,端详着镜中的自己。虽
然这一身被经纪人评价为「过于营业」,但丝毫无损关岛身为偶像演出的气质。
但是,好像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
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悄悄打开,门外似乎有这什么人在偷窥!关岛察觉到心里
猛然一惊,好在强大的临场应变这时发挥了作用:「门外的朋友你好,你是我的
粉丝吗?」
门外的不速之客显然没有想到已经被发现,但还是沉声应道:「是!我们是
关岛小姐你的忠诚粉丝,不知道你能给我们签个名吗?」
「我们」?关岛心里有些紧张,没想到门外不止一人,不过既然不止一个人
的话,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吧……希望他们才来不久,没有看到自己
换衣服时的场景。没等关岛思考出对策,舞蹈室的大门就已经被推开,门外探头
探脑熙熙攘攘站着不下十人。
为首一人似乎是众人的领头人,他咽了口口水,手里紧攥着一张明信片,神
情激动地闯了进来:「我们是你的粉丝俱乐部,刚才没敢打扰你。现在既然进来
了,能请你给我们签个名吗?」说着将手里那张印着招贴画的明信片递了上来。
关岛接过一看,是自己和姐姐将在七月底举行的夏季海滨演唱会的广告明信
片,照片上关岛和阿拉斯加穿着造型一致的泳装,展现着姣好的身材与热情的气
概。阿拉斯加更是豪迈地踩在音箱上,尽情展现自己优美的腿部曲线。
见到有人开了头,后面的人陆续挤了进来,幸好舞蹈室足够大,否则的话根
本无法容纳这么多人。看着手中的限定版明信片,关岛心中有些感动,对方是真
正的粉丝,可不能驳了他们对自己的热情。当即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笔,细致而认
真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Guam」。
十一个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每个人都签过名后,为首的那个又回到了队前:
「感谢关岛小姐为我们签名。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也得给关岛小姐留下个签名
啊,大家伙说对不对啊?」
「签名」?这是什么意思,关岛有些纳闷,难道他们还准备了集体表白签名
板吗?「呃,谢谢。那我也收下啦。」
「那就我先来!」为首的壮汉猛然发难,抓着关岛的手一把揽入怀中。关岛
猝不及防,回过神来就已经躺在对方怀里。
「你!你这是干什么?」关岛又羞又气,努力挣扎想要摆脱对方的牵制。
「哈!别装了!你刚才不就脱光了诱惑我们吗?还这么大方请我们进来,这
不就是想用肉体答谢粉丝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男人嘿嘿淫笑着,手开
始不老实地摸索着关岛圆润的胸部。
原来他们早就看到了自己换衣服!关岛心下大骇,刚才心中小小期望瞬间落
空。更糟糕的是对方显然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以为自己是要用肉体和对方发生性
关系来答谢粉丝!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其余人早已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不断在自己身上胡
乱摸索。关岛丝毫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本以为许多人不会乱来,没想到他们
在门外已经达成了默契。
「哈哈!关岛小姐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舞台上那么温柔腼腆原来都是
装的,你看她蹭我蹭的多开心啊!」带头男人已经解开了关岛的领结,正享受着
关岛不断挣扎摩擦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关岛没有从男人的钳制中挣脱,饱满的胸
部却已经先从衣服的束缚中跳了出来。
见到男人已经得手,其余十人倒也识趣,恋恋不舍退了下来。有的掏出手机
准备拍摄记录下来,有的则是迫不及待脱下裤子准备也上去分一杯羹。
带头者则舒舒服服地以逸待劳,看着关岛不断挣扎消耗力气,再将手指绕过
皮衣,轻轻挠着隐秘洞穴口的核心。
「呃呃呃!」关岛受不了这种刺激,当即绷直了身体,颤抖不已努力想要拨
开对方的手。对方似乎早料到这招,反手勾住皮衣边角,在关岛的助力下轻松将
遮住蜜穴的衣料拨开。
「呼……呼……呼……」关岛刚喘过气来,对方趁势将她拦腰抱起,走到了
舞蹈室的尽头。有些出人意料,对方并没有粗暴地把关岛扔在垫子上,而是温柔
放好。对方……该不会是想拍裸照威胁自己吧?关岛心中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起
来。
「真美啊……」男人咽了口口水,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本能战胜了理
智,一把扑了过来,双手不住地揉搓着关岛的乳房,仿佛想要挤出乳汁一般。
「呃……别这样!不行!」关岛想要掰开对方的手,但这时其余人也凑了过
来,有的抓过她的手,有的跟着挠她的腋窝,更有甚者趁机摸起了关岛的小腿与
脚心。在多方干扰下,关岛再无阻挠对方的力气,只得无奈留下两行清泪,别过
头去不敢看着对方施暴。
不需要看就能感受到对方在实行怎样的暴行:粗大的肉棒硬挤进自己紧致的
蜜穴,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刚才的前戏已经令自己的身体有了感觉。即便精神上
极度抗拒对方的行为,也无法阻止身体老实流出了蜜汁准备迎接对方的结合。
「呃……」刚一进来对方就开始了长程炮击,手指不断地揉捏着乳头,配以
身下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再加上周围不时响起的拍照声,令关岛深切记住了自己
此刻遭受的折辱。
但对方似乎并不满意就这样单纯做爱,他绕过关岛腋窝,努力想要把她抬起
来。而身边的人立刻帮忙,七手八脚把关岛抬了起来,甚至还有人猜破了他的心
思,帮着把垫子一起拖了过来并排铺开。
在众人的帮助下,为首之人肉棒一直没有离开关岛的小穴,就这样走到了舞
蹈镜前。手脚麻利的手下也立刻跟上把垫子摆在关岛身下。
关岛万没料到对方竟然想出这种花样,想要自己看着镜子里和对方做爱,当
即羞红了脸,紧闭眼睛不敢再看下去。
男人却不在乎这些,一边吮吸着关岛的乳房,一边不断地冲撞着关岛的蜜穴,
这股刺激太过强烈,关岛不由得身体绷直,剧烈颤抖起来。
「哈哈,关岛小姐泄身了!这小穴夹得真紧!」,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吼!
我要射了!关岛小姐,用你的身子承受我对你的爱吧!」
关岛只觉得体内的肉棒变得越发粗壮,随着它的搏动一股暖流进入体内,
「呃……不要!拔出去……」
「哈哈!你们听见没有!关岛小姐上瘾了呢,居然还要我不要拔出去!」男
人哈哈大笑,刻意曲解关岛的意思,「那可不成啊,兄弟们都想对关岛小姐表达
自己的热爱,我可不能自己吃独食啊。」说着摸索过来刚才用来签名的笔,在关
岛仍颤抖不已的大腿根部画上了一个「一」,亲了一口关岛的脸颊,便起身让开
位置。
「核武器大哥你不行啊,怎么这么快就泄了?难道关岛小姐里面那么能吸?」
众人再次凑了过来,七嘴八舌调笑着二人。
「你们懂个屁,我这不是想快点腾出位置好让大家伙都爽爽吗?」被称为
「核武器」的带头大哥没好气地反驳众人,「不过还真别说,关岛小姐里面又滑
又软,真是极品,你们一会都有的享受了!」
「呼……呼……呼……」没等关岛喘过气来,另一个人就已经上来接手。对
方粗暴地吻上了关岛的嘴唇,舌头想要伸进关岛的口腔去探索一番,无奈关岛紧
咬银牙,闭口不开,只能舔舔牙齿了。
见关岛死不松口,对方却也没有强行逼迫,也不在乎关岛胸前还沾着前一个
人口水,扑上去就开始啮咬舔舐。
「啊!疼!请……轻一点……」关岛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用这种恳求的口
吻跟强奸自己的暴徒说话,也许是潜意识中知道这些人是自己的粉丝,并不想真
正的伤害自己?
不管怎么说,对方确实略带歉意松口了,不再咬着乳头而是改为用舌头画着
圈。又痒又麻的感觉令关岛神情恍惚,几乎没意识到自己被扶了起来。
唰的一下,待关岛回过神来,兔女郎礼服已被完全扯下,胸部与小穴最后一
道遮掩被彻底解除,好在关岛本能跪下用腿夹住了礼服,否则自己此刻便是全裸
示人。
嚓嚓嚓的声音不断响起,显然这些「粉丝」开始不断拍照,关岛此刻早已无
力阻止,只能勉强遮住自己胸部与下身扭过头去自欺欺人回避这一切。
拍过照后,男人再度走了上来,挺着自己粗大的肉棒,笑嘻嘻地凑了上去:
「关岛小姐,能给我做一下口交吗?」
看着自己眼前粗大丑陋的肉棒,关岛惊惧不已,咬紧牙关拼命摇头。对方似
乎早料到这样的回答,略带做作的歉意说道:「哎,那可太遗憾了,那我就用关
岛小姐的奶子来享受一下吧。」说完不等关岛反应过来,便直接捧起关岛的胸部,
开始用乳沟来夹着自己的肉棒。
仿佛有默契一般,其余人配合有素把控着关岛的四肢与肩膀,令她只能被动
跪坐着挺着胸部去服务对方。关岛害怕对方想要将肉棒插入嘴里,也不敢开口呵
斥阻挠。
「太棒了!关岛小姐的奶子果然是一绝啊!每次看到关岛小姐的乳沟都令我
勃起,这下终于能射进来了!哦哦哦哦哦!来吧!接住吧!」随着男人口不择言
的乱吼,对关岛胸部的冲击也随之加速,终于,一股白浊的精液从马眼中激射而
出。幸亏关岛此时闭眼扭头不敢看这一切,否则一定会被射的一头一脸,饶是如
此,关岛的一头长发与右侧脸颊也是沾满了精液,慢慢滑落进锁骨与乳沟中。
「呼……」射精过后,男人踉跄着退了下去,让开的地方迅速由别人补上:
「关岛小姐,我是你的忠诚粉丝,我特别喜欢你,尤其是你的屁股!」第三个男
人在众人的帮助下,把关岛翻过身来跪着背朝自己,「嘿嘿,这圆润的屁股哪是
裙子能遮得住呀!关岛小姐以后你别穿裙子了,就这样光着屁股上舞台不也挺好
吗?」
「那哪行!」没等关岛抗议,其余人先激烈反对起来,「关岛小姐的美貌虽
然不需要服装来衬托,但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看的!」「你以为她是出去卖
春的妓女吗?」「关岛小姐不经修饰的美是只属于我们这些在场的狂热粉丝的!
别人不配欣赏!」
听着这些似是而非的歪理,关岛此时脑子也有些朦胧,分不清到底对不对,
只能隐约觉得这些粉丝虽然行事疯狂,但确实是热爱自己的。
第三个人在其余人的呵斥下似乎也稍微清醒过来,忙不迭的道歉:「对!关
岛小姐的屁股只有我们能欣赏!」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抚摸着关岛圆润的臀部,
显然是仍旧执着于此。
跪趴着的关岛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潮红,吐气如兰,尤其是面颊上黏黏的
精液,浓郁的气味让自己精神恍惚,外加上第一次被侵犯消耗了太多力气,实在
是无力反抗。
男人却不管关岛此刻心中所想,扶起关岛的腰也跪了下来,将关岛拉向自己
早已准备多时的肉棒,趁着前面流出的蜜汁直接一插到底!
「呃……」再次被插入仍旧令关岛感到不适,尤其是对方不住地抚摸着自己
的臀部,令自己汗毛直竖。
「嘿嘿~ 」镜子只能看到对方手在不断摸索,却无法看清对方到底在做什么,
这令关岛有些不祥的预感……紧接着感觉到指甲刮擦着菊花周围,这令关岛猛然
一惊,一挺身竟脱离了对方的肉棒。
「哎呀,这可不好。」其余人再度上前将关岛拉向男人,「回馈粉丝可不能
半途而废啊。」男人甩甩肉棒再度扶着关岛的屁股,准备进入,但这一次,瞄准
的不再是蜜穴而是菊花。
「啊!」随着菊花被肉棒突破,关岛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令其余人不由得
放了手。只留下关岛伏在地上不断啜泣。
「怕疼的话,就算了吧。」男人一改先前粗暴,温柔地抚摸着关岛的臀部,
再次将关岛拉起,瞄准了蜜穴开始猛攻。
「呃……呃……呃……有点……舒服……」关岛此前毫无防备被捅了菊花,
痛不可当。好在对方放弃了继续走后面的想法,回到了自己的小穴,这令她不由
得心生好感,随之也放下心防,开始不由自主配合起了对方的侵犯。
「舒服是吗?我也觉得关岛小姐的里面很舒服,让我们一起抵达舒服的尽头
吧!」男人随之加快了冲击,扶住关岛的腰部不断撞击关岛的屁股,并最终狠狠
射进了关岛体内。
「呼……」关岛看着身后的男人恋恋不舍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在之前第一
个人画上的「一」下面又添上了一笔「丨」,便起身退开了。
「怎么样啊?关岛小姐?这次的粉丝见面会可真令我们终身难忘啊!」带头
者又回到了关岛身旁,想必他在粉丝团中颇有威望,明明是第一个享受了的,此
刻回来插队却没有别人出言制止。
「刚才打了个快炮,为了让你们都看看。现在关岛小姐开始享受了,咱们可
以慢慢玩了,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真正的核武器!」关岛愣愣地看着男人一边向
别人解释,一边抱起自己,把礼服彻底脱下,不知怎的,男人的胸膛竟令她觉得
如此可靠而温暖。
男人扯过几张纸巾,温柔而又细致地将关岛脸颊与胸口的精液擦拭干净,轻
轻吻了吻关岛的鼻尖,再度将她放躺在垫子上。
简直就像……司令官一样……关岛不由得将眼前的男人的形象与自己曾经的
爱人重合,一样的身形,一样的温柔……
不!不一样!随着肉棒再度进入身体,先前的幻想彻底破灭了。男人的攻击
势大力沉,每次撞击都要顶进花心里一般。「呃……呃……轻点……慢点……」
「忍一下,马上就好了,会很舒服的。」男人不断安抚着关岛,身下的动作
却丝毫未停,左手不断摸索着关岛的乳房,右手则揉搓着乳头,带给关岛难以言
说的快感。
「求……求求你……慢……慢一点……啊……嗬……啊……有……有点……
啊……」关岛此刻魂不守舍,被这疯狂的攻势打得溃不成军丢盔弃甲。
「好……好棒……舒服……用力……」得益于此前有过交锋,关岛逐渐适应
了对方的频率,沉底沉醉于享受对方带给自己的快感,「呃……好棒……摸我…
…」
眼见身下关岛沉底投降,男人不由得回身得意地向众人伸出大拇指,众人也
很有默契一语不发回以大拇指,以示对他的本事敬佩。
虽然身下冲击未停,但是胸前的爱抚骤然消失,仍令关岛有些不满,她不由
自主用双手揉捏起自己的乳房,想要继续这种快感。见此情形谁能忍住,立刻响
起不断的拍照声。
口中娇媚吟哦,手上放荡抚摸,男人也受不了这种视听享受,再度射出精液。
「大哥真是好体力!关岛小姐也真是名器啊,这都能梅开二度!」不理会旁
人的吹捧,带头者再次用记号笔在关岛的腿上画上了一个「一」。与此前不同的
是,关岛现在春情盎然,双腿不断扭动,翻到需要别人帮忙按住才好下笔。
「我也来!」第四个人随即接替上场,经过了此前漫长煎熬,男人显然已经
迫不及待,刚一接手便长驱直入,得益于先前多人射入的精液,关岛的蜜穴之内
非常润滑,抽插起来毫不费力。
「好棒……用力……摸我……」关岛神情恍惚,口不择言,用力揉搓着自己
的乳头与核心直到再次高潮到来。
或许是先前预热太久,又或是关岛此刻太过诱惑,男人没能撑太久就乖乖缴
枪投降,只来得及在最后关头把肉棒拔出,看着精液洒向关岛洁白的美背。
「关岛小姐现在饥渴得很啊。」带头者坐在边上点上一支香烟,不紧不慢地
说,「一个一个来未必能满足她,大家一起上,好好让关岛小姐感受我们粉丝的
热情!」
听到这话,身旁的人不再排队,当即一拥而上将关岛团团围住。
「哈……好棒……我有你们这些粉丝……真的好棒……好幸福……」关岛用
力亲吻着面前的男人,胡言乱语着,「大家的热情……我都感受到了……让我给
你们生孩子……来好好报答吧……希望大家以后……继续支持我~ 」
不过粉丝可不在乎她的告白,一根肉棒狠狠插进了关岛的口中。而关岛也并
没有抗拒,顺从地含住任由面前男人一进一出抽插着自己的嘴巴。
「唔!」随着一声被闷在口中的惊叫,关岛双目圆睁,蓝色的眼瞳中噙满泪
水:又有一个男人试图将肉棒插入关岛的菊花中。但是现在自己面前之人正捧着
自己的脑袋让自己口交,实在无处可逃。既然逃不掉,干脆就接受吧,关岛努力
放松肢体,试图扩开菊花以便容纳对方的侵入。
进来了!虽然被身前男人挡着看不到镜子,但是关岛隐约觉得这就是那个宣
称喜欢自己屁股的粉丝,当下也不再抵抗,努力接受与对方肛交。
「唔……唔……唔……」即便努力尝试接纳,肛交的异物感仍旧令关岛不适,
好在对方受不了自己臀部的诱惑,缴枪投降撤出了菊花。
「咳!咳咳!」身前男人奋力一挺,关岛猝不及防,只觉得口中如同吸管爆
开一般迸发出一阵浓郁的精液,呛得她连连咳嗽。身前男人赶忙退开,弯下腰来
查看关岛情况,毕竟关岛从未做过这种行为,正强忍着不适干呕着。
「咽下去会好些,接受不了的话吐出来也可以。」身前的男人轻轻抚摸着关
岛的面颊,从她嘴角扯掉一根自己的阴毛。
「哈……哈……」关岛伏在地上无力地喘息着,若非周围众人搀扶,此刻她
早已趴在地上再难起身。看到她如此狼狈,下一个男人主动躺在垫子上,招呼同
伴把关岛拖到自己身上。
扶稳肉棒,轻轻摆动沾上少许蜜汁后,男人把住关岛的屁股奋力一挺,再度
直接深入蜜穴之中。
「呃……」关岛现在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被动承受着男人的入侵。但这
远非结束,随着身下的男人努力掰开关岛的屁股,围观的人也迅速领悟了他的意
图,挺起肉棒直插进关岛的菊花之中!
「啊!」关岛再次发出惨叫,但是此刻被两人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只能任由
双方配合着你来我往在身体内左冲右突。两个男人配合默契,不断在胸部腹部腿
部核心处游走,令关岛舒服的不能自已神情恍惚口角流涎。
蜜穴内的快感冲淡了身后的痛感,关岛再度紧紧抱着身下男人浑身抽搐,蜜
汁翻涌,而两个男人亦受不了这强烈的快感先后射精。
已经完全记不清这是第几个粉丝,抑或是这是粉丝的第几次了。关岛无力地
躺在垫子上,泪眼朦胧地望着镜子,此刻她浑身仿佛散架了一般,动弹不得,大
腿根部四道笔划字代表着她已经被这群粉丝射进了四次。
四次对于这十一个人来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有的人一直没有轮上。
看到关岛此刻动弹不得,剩下三人商量了一下,便扶起关岛屁股,一人从后直插
入穴,一人骑在身上身上享受关岛的乳交侍奉,余下一人享受关岛玲珑小嘴。
三个人步调一致,前后晃动,就如同骑乘一匹马一般,所不同的是这匹马是
躺在地上的关岛而已。而关岛与其说是一匹马,不如说一艘即将沉没的船只,她
不仅承载着三人,更被上面的人牢牢压制,呼吸不畅宛若溺水之人。
随着关岛再次泄身,三个男人也先后在关岛身上射出精液,此刻关岛身上已
经被白浊浸染,摸起来又黏又滑。但即便如此,粉丝对于她的热爱是不会有所减
少的。
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显然是有些腼腆,在同伴们都忙于跟关岛做爱的时候
只是在旁边帮忙扶住,见到此刻大家都在休息才怯生生走上前来,拉着关岛沾满
白浊的手轻声问道:「我也……我也想跟关岛小姐做爱,可以吗?」
真是个可爱的年轻人,关岛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些许好感:「咳……可以……
不过我现在有些累了,没办法为你表演了,你自己来动行吗?」
「真的吗?太好了!」黑人喜不自胜,匆忙脱下衣服裤子,露出自己健硕的
身材和雄壮的肉棒,「我是最近才加入你的粉丝团的,但是我以后会一直支持你
的!」
原来是新粉丝啊,关岛有些惆怅,但转念一想,有新粉丝说明自己仍在扩张
期,答谢老粉之余让新粉尝尝甜头也未尝不可,更何况现在的情况谁尝甜头还说
不一定呢……
「唔嗯……」大概是黑人的特性,这根肉棒比之前品尝过的都要粗长,轻而
易举直接深入到了花心。关岛想要抱住对方,却实在没有力气,只能在他人的搀
扶下勉强把自己搭靠在对方身上。
而黑人也发挥了自己体魄强健的优势,一边抽插一边不断旋转着身体,让关
岛透过镜子能全方位看着自己被不停抽插露出的迷醉表情。
「好……好棒……好舒服……」关岛如同梦呓般的低语,给了黑人无比的动
力,他抱着关岛的屁股,奋力挺起又重重落下,看着关岛散乱的长发晃动的胸部
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
「啊……啊……我……我不行了……好棒……呃……」关岛再次浑身抽搐,
身下涌出大股蜜汁,小穴不断紧缩仿佛要榨光黑人的精液。而黑人见此情形,也
重重将关岛顶在玻璃镜子上,开始了最后的冲锋。
随着最后一次撞击,关岛体内的肉棒仿佛爆炸一般迅速膨大硬化,不断脉动
着将精液源源不断地注入进子宫之中。
「嚯!小老弟射了这么多还这么精神,可真厉害!」黑人虽然已经在关岛体
内射了精,但拔出来的肉棒还是坚硬无比。
「呃……」关岛浑身瘫软,看着自己身下小穴中不断涌出的精液,对于怀孕
的恐惧涌上心头……被内射了这么多次,还都不认识对方,将来孩子的父亲是谁
都不知道呢……算了,管他呢~ 关岛不愿去想以后那些虚无缥缈的后果,准备专
注于当下眼前的粉丝答谢宴:「还这么精神呢~ 看来小家伙还没满足,想不想再
来一次?」
黑人小伙听闻此话乐得合不拢嘴,把关岛放倒在地上,奋力抬起她的左腿。
将下身穴口尽可能打开,接着再次猛冲进来。
「呃……还……还是那么有……有精神……好棒……」关岛努力想要自己揉
搓乳房,却实在没有力气,只能勉强动动手指。好在周围人休息的差不多了,再
次围拢上来七手八脚爱抚着关岛全身各处,更有好事者将刚才漏记的一次内射画
了上来。
「好……好奇怪……要坏掉了……」关岛胡言乱语着,明明自己也很擅长一
字马这种动作,为什么现在感觉如此生硬痛苦?男人并没听懂她的意思,还以为
是不适应性交的姿势,加倍努力撞击着身下,肉体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啊!」关岛再次发出一声惨叫,黑人为了张开她的左腿,手一直牢牢捏着
脚踝处,动作剧烈的撞击令他没有控制好力道,失手将脚踝扭折了!
剧烈的痛苦令关岛恢复了神智,她奋力捶打着身前的男人。但是力量悬殊,
她的啜泣反倒激发了对方的兽性,黑人再次冲刺起来,最终伴随着一声低吼再次
将精液注入到关岛的子宫中……
随着黑人离去,精液也随即从穴口中涌出,他接过同伴递过的记号笔,在关
岛已经无法动弹的大腿处画上了最后一笔。而他的同伴则看着这场香艳的春宫不
断打着手枪,或许由于小穴已经被注满不断涌出精液,大家再也没有内射的打算,
只是把精液随意地射在关岛身上。
就这样,关岛麻木的接受着众人的洗礼,任由他们用精液在自己的身上留下
属于自己的「签名」,她已经再也无法返回舞台了,再也无法返回经纪人的身边
了……
「关岛小姐,如果你能来我们后援会长期担任鼓励师的话,我们会更加支持
你的哟!毕竟还有很多粉丝没能享受到你的身子,如果粉丝答谢宴就这样结束的
话,他们会寒心的。」带头之人再次走上前来,直接将关岛抱起,「走吧,去我
们后援会大本营看看,或许你以后就不想走了呢~ 」
关岛再也无力反抗,只得无力地闭上眼睛,她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
……………………
亦或是彻底结束?
关岛猛然睁开眼睛,身边熟睡的是她熟悉而又信赖的司令官,脑海中奇怪的
噩梦正迅速消散。她能感觉到自己此刻内心的不安与惶惑,胸膛剧烈起伏,但是
没关系,只要有司令官在,一切都会好的。
仿佛是察觉到关岛的注视,司令官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脸上仍带着那若有
若无的微笑:「怎么了?做噩梦了?」
关岛没有答话,重重拥了上去,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就能令她感到彻底的
心安:「嗯,不过没关系,有你在呢~ 」
「看给你吓得。」司令官轻轻刮了刮关岛的鼻尖,「流了这么多汗。做噩梦
不要紧,说出来就不灵了。」
「啊?说出来啊?不要了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