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艳史 第十三章 陈丽卿单挑王子 林无敌双纳娇娘

无敌婚后第二日,西夏王子李仁义独自一人来拜访无敌,邀请他出门去东京街上酒肆里喝酒,因无敌以前未到过东京,就跟着他去了,没带一个随从。进来一间酒肆里坐下,叫酒保安排些酒肉端上来,两人各饮了几杯。李仁义只比无敌小几天,他要拜无敌做结义兄长,无敌喜欢他为人豪爽直率,就和他结拜了。李仁义跟无敌说他和哥哥因争这西夏的太子之位成了死敌,父亲一死恐怕就是他们兄弟相残之日。他哥哥的生母是父亲正妻,势力比他自己母亲家里的势力大得多,到时只怕他得逃出西夏才能活命了。无敌告诉他,如果无路可走就去找自己的妹妹银瓶公主,银瓶公主带着萧家兄弟现在已把辽国西南部的大片土地包括和西夏接壤的一些地方都掌握在手里了。无敌还叫酒保找来笔墨给妹妹写了一封信交给仁义,信中说了李仁义是自己的义弟,若来投奔她时要她给予帮助。两人又喝了些酒,李仁义拜别无敌,两人出了酒肆各自去了。无敌回自己的驸马府,行不得几步,迎面撞见了那个美貌的巾帼将军陈丽卿,她也是独自一人,身后牵着一匹马。

丽卿刚从高衙内处来,高衙内现在已从太尉府搬出来自己住。丽卿那天正要与无敌比武时被李仁义打断,她心里觉得这个辽国王子似与自己有些缘分,因此来高衙内处打听一些他在辽国的事。高衙内告诉她,朝廷在辽国的细作有密报回来,道现在辽国的女王是由青山盟盟主扈三娘扶持上位的,她俩是结义姐妹。女王并无亲生儿子,现在这个王子是后来认的。不过她娘儿俩关系极好,胜似亲生儿子。丽卿想起那个在登州将永清活捉的女人扈三娘,当时她将永清放回来后就领着部下从海上撤走了,原来是去了辽国。

丽卿谢过高衙内,衙内口里说道不必了,眼睛却直直地盯着丽卿的胸脯看。丽卿知道他的意思,她自己心里也想再试试那日的新鲜玩法儿,两人心里都有默契,就抱在了一起。高衙内先将丽卿脱了衣服站着肏了一遍,然后又和那天一样把她的手脚绑在柱子上。这时高太尉遣人来寻他,衙内无奈,只得给丽卿松绑后出门跟着太尉的随从去了。

丽卿未能尽兴,心里好生不快,穿好衣服离开高衙内府邸。牵着马走到街上,远远看见那辽国王子和李仁义从酒肆里出来,她心里一动,就跟在后面。待李仁义离去,她就上前和无敌施礼相见,道:“丽卿这里给驸马贺喜了。那日欲和驸马切磋武艺,被别人打断。今日巧遇,不知驸马得空否?”

无敌见了心里思念的人,虽知她是自己妹妹的仇人,可还是舍不得就此离开,他对丽卿还了礼,道:“陈将军武艺高强,比武却是不必了。”

丽卿道:“莫非驸马看不起丽卿?”

无敌道:“非也。谁敢看不起大名鼎鼎的女飞卫?将军的戟法那日我已见了,箭术想必更是出神入化,只是在此大街上如何能比武?弄不好伤了行人和看客。”

丽卿道:“说的是。你且上我马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绝无人打扰。”

无敌上得丽卿的马,坐在她身后,他两手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丽卿打马往东而去。一路上两人聊些家常,无敌得知丽卿已有了丈夫,不由心里有些醋意。路上颠簸之处,无敌的胸脯碰撞着丽卿的后背,手臂也免不了摩擦着丽卿的两乳。他鼻子里闻着丽卿身上的体香,觉得自己胯下开始硬起来了。丽卿倒是毫不在意,她感觉到无敌脸红心跳得厉害,心里暗笑。

两人来到一处废弃的禁军校场,丽卿和无敌下了马。丽卿道:“我不曾带得我的画戟,你也无长兵刃在身上,我们只能以摔跤定输赢了。”

无敌道:“不必了,姑娘一介女流能在高手如云的禁军中纵横,我自当甘拜下风。”

丽卿笑道:“你倒是会说话。罢了,比武之事等下再说,我俩反正无事,先坐下闲谈一会儿。”

两人遂坐在石头上海阔天空地闲聊起来。也不知怎的,无敌自遇见了丽卿,就对她一见钟情,她嘴里无论说什么他都倍感亲切。丽卿也喜欢上了这个辽国来的英俊青年,两个越说越投机。丽卿说起自己小时如何痛打东京的纨裤们,如何三天两头与人比军器比射箭,赢得这女飞卫的称号。无敌因不能跟丽卿说他自己的身世,就说他在各处游历看到听到的许多趣事,两人不时开心大笑。

只是无敌心里还存着丽卿杀死他妹夫这件事放不下,寻思:“我何不向她挑明了,看她如何作答。”遂收起笑容,对丽卿正颜道:“我与丽卿姑娘一见如故,心里倍感荣幸。只是我心里压着个大石头放不下,想对姑娘言明。”

丽卿问道:“何事如此严重?”

无敌道:“上次宋金合兵夹攻辽国,姑娘在朔州射死了我妹夫萧万忠将军,虽说是两国交战各为其主,我心里却因这件事难与姑娘倾心交往。”

丽卿听了一愣,道:“原来如此,我没想到那银瓶公主是你妹妹。她曾与我在战场上交手,不分胜负,后来她又单身一人来宋军中找童贯要回了自己丈夫的尸体,我很钦佩她的胆识和武艺。你妹夫更是勇猛,陷入重围后死战不降,浑身带伤还单人独马杀死了许多宋兵,我对这样的将军最为钦佩,当时他已无路可逃,我射死他也是想成全他,免得他被俘后受辱。”

无敌两眼看着丽卿问道:“此话当真?”

丽卿亦正色道:“绝无半句虚言。”

无敌道:“既如此我替妹妹谢谢姑娘成全之恩。”说罢向丽卿躬身施礼,丽卿连忙拉住他,道:“你我朋友之间何需如此多礼?”

无敌现在像是放下了大包袱,心里轻松起来,丽卿对他的吸引力彷佛越来越强。

丽卿突然想起什么,叫了一声:“啊呀。”

无敌问道:“何事惊慌?”

丽卿道:“非是惊慌。我们在此聊了许久,天色将晚,我们得赶紧开始比武,不然就没时间了。”

无敌笑道:“当真非得比武不可?”

丽卿道:“这个自然。不过比摔跤难免会将衣服弄脏撕破,到时难以回家。这里无人看见,你我不妨脱光了衣服再来摔跤。”

无敌想不到丽卿会有此奇想,寻思她是个姑娘都不在乎,我男子汉更不该扭扭捏捏。两人将衣裙都脱了,放在一边,然后开始摔跤。

两个青年男女赤身裸体抱在一起,彼此又心里喜欢对方,必定会有好事。开始两人你摸我的乳我揉你的胯下,到后来抱住对方,身子紧贴在一起,笑得喘不过气来。接下来就是急促的喘息,丽卿晃荡着胸前两个大白兔,两个硕大的深色乳头像是在召唤无敌,无敌胯下夹着根玉柱,走上前将丽卿抱在怀里。丽卿香舌微吐,无敌张嘴含住,吻在一起。无敌胯下的那根玉柱早就坚硬如铁,迫不及待地探寻到丽卿两腿之间的芳草从,捅了进去。丽卿娇声呻吟,引得无敌热血奔涌,大力抽插不停。

良久,两人方才瘫软在地上,浑身大汗淋漓。歇了一会儿,互相搀扶着起身来到一条小溪边,两个将身子洗净,穿了衣服,依旧骑在一匹马上搂抱着往回走。这时天色已暗,行人稀少,丽卿将无敌送到他驸马府前,搂住他猛亲了一阵,告辞上马自去了。无敌等她走得看不见了才转身进府。

明月公主带着几个侍女将无敌迎进屋里,为无敌端来饭食酒菜,两个吃了晚膳。明月公主又叫侍女们伺候无敌香汤沐浴,然后两个上床甜蜜恩爱一番。无敌今天肏了丽卿,心里高兴得睡不着,看明月公主已睡熟了,就下床来到琼英阿姨的房间外。琼英还未睡,开门将无敌拉进屋里来。

无敌把琼英脱了衣裙抱到床上,一边肏着她一边跟她说了今天自己的艳遇,琼英口里娇声呻吟也无暇答话。过后方对他说道:“这丽卿姑娘和你如此相得,真是好事,可惜她已嫁人了。不过世事难料,你两个日后或有夫妻之缘亦未可知。”无敌点头称是。

丽卿回家后和永清一起用了晚膳,两人熄灯上床歇息。丽卿对永清道:“我今日在太尉府听得消息,那个在登州将你生擒了的扈三娘,她到辽国去了。现在辽国的女王就是她结拜姐妹,她已做了护国大元帅。”

永清心里暗道:“这就是了,那个银瓶公主和她如此相像,定是她的亲生女儿。”

接下来两人行那夫妻之事,丽卿白天先后被高衙内和林无敌都肏过了,心里不免对永清有愧,在床上伺候永清十分卖力。永清心里想着三娘和银瓶公主,一会儿将丽卿当作扈三娘肏,一会儿又将她当作银瓶公主肏,胯下比往日更加坚硬持久。两个在床上折腾了大半宿,方才精疲力尽倒下睡着了。

次日无敌到乐和安排的一处秘密所在见了燕青和李师师。燕青原想带了李师师离开东京去隐居,只是怕师师过不惯清苦的日子,他又舍不得抛开师师自己一个人去,故此一直未能成行。后来乐和将扈三娘在辽国做的大事相告,说服他为大元帅效力,他依允了。三娘叫他仍在东京协助乐和搜集军情。

无敌见了李师师的模样,暗道:“这女人真是个尤物,怪不得连燕青叔叔都被她迷住了。”乐和将无敌的真实身份告诉燕青,燕青这才知道这个名震东京的辽国王子竟是大元帅的亲生儿子,忙拉着师师跪下给无敌行礼。

无敌慌忙扶住道:“使不得,我母亲对燕叔叔十分钦敬,叫我千万不要怠慢了燕叔叔。”

燕青见无敌如此恭谦有礼,心里也高兴。李师师现在也是在为大元帅效力,三娘托无敌带给她一些罕见的辽国首饰,她很喜欢,她心里也喜欢无敌这样的英俊青年。燕青和乐和将搜集到的军情及朝廷里的大事向无敌详细说知,无敌回去后自会禀报三娘,此话略过不提。

李师师和燕青回到家后,又赶上太上皇来访。燕青心里不愿再与太上皇有瓜葛,只是李师师本是太上皇的女人,他如何能阻止他来?偏偏太上皇和师师行事时喜欢让燕青陪在身边,燕青只得屈从。

太上皇最喜的是让师师帮他吹箫,让燕青同时在师师背后肏她。燕青心里憋屈,就抓住师师雪白的屁股一阵猛肏,肏得师师浑身酥软,站立不住,呻吟之声越来越大,太上皇在她前面用手托住她的两乳大笑不止。后来侍女端来点心和香茶,三个坐下喝茶歇息。

师师缠住太上皇问宫里的趣事,这是燕青教她的,要帮三娘打听些要紧的消息。太上皇高兴,就和师师闲扯了一通,无意中说出在明月公主的侍女中安插有密探,专门刺探辽国宫里的内情。燕青听了吃了一惊,太上皇走后就去通知乐和,叫他派人连夜将此事告知无敌。

无敌回府后接到太上皇处送来的请柬,明日在芙蓉苑宴请辽国王子,还请了许多王公贵族和朝廷高官的子弟们作陪。芙蓉苑是太上皇的一处奢华住所,离开皇宫不远。这太上皇自退位以来清闲了许多,行事少了许多束缚。他风流不改当年,除了与李师师等多个青楼女子来往外,还有数不清的红颜知己,平时最喜欢邀请贵族高官的子女和当今的青年才俊们一起聚饮取乐。众人看他是当今皇帝的老子的面子,如何不抢着来奉承他?无敌只带着琼英一人前来赴宴,先拜见了太上皇,又和各位来宾相见。无敌见芙蓉苑奢华无比,暗暗摇头。此时金国已侵占了宋国不少州县,宋军屡败,可是皇帝父子两人却还在醉生梦死。

因比武胜了西夏王子,无敌在京城里名声大振,宴会上许多姑娘少妇都仰慕他,都来和他搭话。人群中有一个姑娘叫呼延玲,今年才十七岁,她上次看了无敌和西夏王子的比武就被无敌迷住了。呼延玲的父亲是呼延灼,原梁山头领,现在正在前方率军抵抗金兵的侵扰。呼延玲生性好动,从小跟父亲和哥哥学得一身好武艺。她最佩服的女人是巾帼将军陈丽卿,一直幻想将来能像陈丽卿那样领兵上战场杀敌立功,一点也不知道陈丽卿迄今所经历的痛苦,屈辱和无奈。她本无资格来赴宴,呼延玲的大姐呼延琼嫁给了一位皇族为妾,她是扮作侍女跟着姐夫混进芙蓉苑来的。她自己害羞,不敢去和无敌说话,就远远地跟着他。

无敌在宴会上遇见了陈丽卿,她是和丈夫祝永清一起来的。无敌见丽卿和丈夫亲热恩爱的样子心里酸酸的,祝永清和他说话时陈丽卿面无表情,好像不认识他似的。宴会上那些青年才俊们在吟诗作赋,无敌不懂诗文,就自己去各处走动,看那精美的雕梁画栋和奇花异草。这芙蓉苑极大,无敌走着走着竟迷了路,不过他也不着急,自己一个人在那花园里慢慢转悠。

呼延玲悄悄地跟着无敌,心里不知胡思乱想些什么。无敌正在那里看花,忽然一阵香风袭来,被一个柔软的身体抱住。回头一看,却是陈丽卿。她一边亲吻无敌一边道:“我的心肝宝贝,可把你找到了。”无敌心里大喜,伸手将丽卿拉进花丛之中,就去脱她的衣服。两人赤条条地在那里动作,躲在一边的呼延玲睁大双眼,看得呆了。无敌大力揉搓丽卿的两乳,将胯下之物插进丽卿的身子里,屁股不停地耸动,丽卿两手在无敌赤裸的身上抚摸,因强忍着不发出呻吟,脸和脖子涨得通红,更显得可爱,无敌肏她肏得更起劲了……

呼延玲看得脸红耳热,心跳加速,几乎要喊出声来。这时一个人从背后伸手捂住她的嘴。她待要挣扎却被那人用力抱住了动弹不得。鼻子里闻到了那人身上的香味背上也感受到了那人胸部的柔软,知道抱住她的是个女人。那人将她提起来,来到稍远的一个树丛里。呼延玲刚才偷看她最敬重的女人陈丽卿和她最仰慕的男人耶律森(林无敌)做那羞人的事儿,现在被这个女人抓住,好似自己在做那事儿被抓住了,心里慌慌张张,不知该说些什么。抬头细看那女人,认出她是跟在辽国王子身后的那个女侍从。只见她齿白唇红,长着一副美艳娇柔而又成熟的脸,看不出年纪,身材凹凸有致,让向来以容貌自傲的呼延玲也自愧不如。

琼英本来远远地注意着无敌的动静,发现这个姑娘鬼鬼祟祟地跟在无敌后面,就跟上来看她要干什么。后来丽卿和无敌在花丛里做出一连串香艳无比的举动,琼英害怕她声张坏了无敌和丽卿的好事,就把她捉来了。琼英问道:“你是何人?偷偷跟着王子是否要行刺他?”

呼延玲刚才被琼英一路抱到这里,觉得她身手矫健,力大无比,抱着她这个大活人似乎不费吹灰之力。这时她也不敢挣扎反抗,口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琼英见她的表情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不像是刺客。她伸手去呼延玲的两腿间摸了摸,感觉湿漉漉的,心里暗笑。

呼延玲刚才就情欲高涨,被琼英去胯下这一摸摸得她身子一阵颤抖,刚要出声就被琼英的另一只手捂住了嘴。琼英吓唬她道:“你快从实说来,到底是何人?不然我会将你交给太上皇处置。”

这下把呼延玲吓傻了,害怕传出去给自己家里丢丑,就坦白说了自己是边关大将呼延灼的女儿,跟着王子是想多看看这个名震京城的人物,末了哀求这位姐姐行行好放了她。

琼英当然知道呼延灼,暗道这真是太巧了,三娘前些日子还跟她提起,说现在辽国缺少自己信得过的大将驻守各处关隘,要是能把呼延灼关胜这两员会带兵的原梁山头领拉过来就好了。琼英对她说:“你不要吃惊,我不是契丹人,我和你们父亲是故交,一起出生入死过的。”然后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给她。

呼延玲从小就听自己父亲讲过张清琼英夫妇如何会用飞石伤敌如何立下赫赫战功,今天见了真的琼英阿姨,高兴得抱住她不放,要跟她学飞石打人的绝技。琼英忙叫她不要高声,以免引人注意。接着又问了些她家的情况,知道了呼延灼和儿子呼延钰都驻扎在宋金边境,离辽国也不远,呼延玲的姐姐呼延琼嫁给了太上皇的堂弟为妾,她暂时借住在姐姐家里。琼英也喜欢这个长得水灵灵的女孩子,她想要是无敌能娶她为妾就好了。无敌以后做了太子肯定会娶不少妾的,不在乎多这一个,只是她父亲呼延灼不在,一时无人做主。

呼延玲想起琼英是王子的侍从,就问她:“阿姨你为何给契丹王子做了侍从?”

琼英道:“这个现在不能告诉你,以后再给你说知。王子将来会成为举世皆知的大英雄,我可遣人去你父亲处说知,将你配给他做妾,不知你意下如何?”呼延玲红着脸不做声,心里早愿意了。

琼英道:“我们不久就要回辽国去,这几天你若有事可来驸马府找我。”呼延玲点头依依不舍地告辞去了。

呼延玲回家见了姐姐呼延琼,说起自己遇见了琼英阿姨的事,还说想跟琼英去辽国。呼延琼是大姐,已经快三十岁了,她小时候是见过琼英的,很羡慕琼英那样的女英雄,只是她从小身体弱不曾习武。后来父亲因要攀上皇家的亲戚,将她嫁给太上皇的堂弟做妾。丈夫的父亲封了侯,自己则在禁军中做武将,家里妻妾成群。刚成亲时对呼延琼还好,后来渐渐地厌倦她了,还指使其他妻妾殴打过她。呼延玲住到姐姐这里后他忽然又对呼延琼好了,呼延琼知道他不安好心,就时时刻刻看着妹妹,不让她像自己一样跌进火坑。若呼延玲能跟着琼英阿姨,她这个做姐姐的就放了心,有人管着她也不容易去闯祸。现在都传说金国人迟早要攻打宋国,去辽国可能比留在东京还安全些。将来她嫁给谁只能听天由命了,反正留在这里迟早会被自己的丈夫给祸害了。

晚上丈夫喝了酒后又来到呼延琼这里,进屋后就将她衣裙扯脱狠狠地肏了一通。呼延琼赤裸着身子趴在床上喘息,心里对丈夫极为厌恶但又不敢吭声。丈夫这时向她提起要纳呼延玲为妾,她哪能让妹妹也来受这个罪?于是咬紧牙关坚决不允,丈夫见这个平日逆来顺受的女人竟敢顶撞他,气得把她从床上拖起来抽她耳光,噼里啪啦一连打了十几下。呼延玲睡在隔壁房间,因为刚搬来不久,还不知道姐姐在家受欺负的事,她姐姐也不想让她知道。听到动静惊醒了,她衣裙也未穿好就进姐姐屋里来查看,只见姐姐姐夫两人都赤身裸体,姐姐嘴里还流着血。她姐夫见她衣不蔽体,胯下马上就硬起来,吼叫一声就向她扑过来,抓住她把她按在床上撕扯她的衣服。呼延玲见平日里对她和蔼可亲的姐夫这般凶模样,吓得呆了,也忘了反抗。呼延琼过来抓住丈夫的手,要将他从妹妹身上拉下来,她丈夫用力一掌推过来,她的头撞在墙上昏晕了过去。这时呼延玲才开始反抗,她虽练过武艺,赤手空拳如何敌得过姐夫这般强壮的男人?被压在姐夫身子底下动弹不得,姐夫胯下那根粗大的东西也毫不怜悯地捅进了她两腿间。过了一刻,呼延琼被妹妹的哭叫声惊醒,爬起来见她丈夫还在狠肏妹妹,听着妹妹撕心裂肺般的叫喊,她这个虽然懦弱但也有着武将血统的女人心里燃起了怒火,抓起桌上一个茶壶往丈夫头上砸去。他丈夫正将呼延玲肏得带劲,被她这一下砸得头破血流昏了过去。

呼延玲爬起来哭着扑进姐姐怀里,两个人都是赤条条的,抱在一起只顾哭。过了一会儿呼延琼不见丈夫动静,就走近前来查看,呼延玲心里还是害怕,躲得远远的。只见那个男人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边上流了一滩血。呼延琼叫了丈夫两声不见动静,又用手推了推,还是不动。这下她心慌了,探手去他口鼻边,觉不出一点呼吸。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忙叫过妹妹来,对她道:“你姐夫被我砸死了,如何是好?”心想这下就算不被送官,也会被他兄弟和其他妻妾们活活打死。自己死倒不打紧,可怜妹妹尚未出嫁就落得如此悲惨下场,叫她怎不心疼?这时呼延玲冷静下来,对姐姐道:“左右是个死,不如我们逃走吧,或许有条活路。”

呼延琼道:“我们无依无靠,待走哪里去?”

呼延玲道:“琼英阿姨说若有事就去驸马府找她,或许她有法子救我姐妹俩。”呼延琼寻思这总比等死好,就和妹妹穿了衣服,把丈夫的尸体拖到床底下藏好,地上的血迹揩干净了。两人悄悄开了门,溜出来往驸马府疾走,幸亏下人们都睡着了不曾听见门响。

这一晚无敌和明月公主外出拜客,宿在客人家里未回,只有琼英一人在驸马府。侍卫来报道是有两个女人声称是琼英故交之女,要见琼英阿姨。引进屋里一看,只见呼延琼呼延玲姐妹走得一身大汗,呼延琼脸上被丈夫打的依然红肿未消。琼英吃了一惊,问呼延玲道:“这是何人?你们如何这等模样?”

呼延玲道:“这个是我亲姐姐呼延琼。我们因杀了人,特来阿姨处寻求庇护,请阿姨看在我等父亲面上救一救我姐妹。”然后给琼英跪下,结结巴巴地将杀死姐夫一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琼英听了将她姐妹两拉起来搂在怀里安慰,她两个这时看着琼英好似见了亲娘一般,不由得嚎啕大哭。琼英问道:“你们走来这里一路上可有人看见?”

两人道:“我们逃出来时天已经黑了,路上并没有一个行人。”

琼英道:“如此甚好。”叫她俩不必担心,先安排侍女伺候她们姐妹沐浴更衣,又搬出饭食茶水给她们吃喝了,送去客房里安睡。姐妹两人受了许多惊恐,如今才把心放下,很快就睡熟了。

第二日早善后,琼英把呼延琼呼延玲叫到屋里商议。她看着呼延琼寻思,她虽是年岁大了些,可是长得很端正,富有成熟女人的魅力,无敌肯定是会喜欢的。她对两姐妹道:“我实话告诉你们,这个辽国王子也不是契丹人,他叫林无敌,是你们扈三娘阿姨的儿子,认了辽国女王为母亲,以后要接掌大位的。”接着她向两姐妹说了护国大元帅扈三娘创下的宏大基业,呼延琼呼延玲听了惊得合不拢嘴。她们早就听说过一丈青扈三娘的英名,只是不知她竟能干出这许多令男人汗颜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琼英又道:“有一件事我本想和你们父亲商议后再做安排,现在你们杀了人,已无家可归了,我说说也无妨。不知你们姐妹是否愿意给无敌做妾?若不愿意,我就想法送你去见你父亲,绝不会勉强。”

呼延玲自然是愿意的,呼延琼道:“王子他如何肯要我这残花败柳?”

琼英笑着道:“这个不必担心,包在我身上。今晚你们就睡在我屋里,到时我自有安排。”

无敌回来后,琼英也未提呼延姐妹的事。无敌晚上肏过明月公主后,照例又来琼英房里。虽然灯光昏暗,但他早已轻车熟路,也不言语,脱了衣服就跳上床去。把手一摸,顿时傻了,床上不是一个,而是三个火热的赤裸裸的身子在等着他。他不由张嘴道:“琼英阿姨?”

琼英从后面抱着无敌,两乳贴在他背上,嘴贴在他耳边道:“无敌,我自作主张给你找来一对美貌的姐妹做你的妾室,你不会不给阿姨面子吧?”

无敌的脸这时红得像猪肝,只是离灯远没人看见。他知道琼英肯定是为了他好,就道:“多谢阿姨,小子将来一定报答阿姨的大恩。”

琼英就把呼延琼和呼延玲拉过来塞到无敌怀里,自己下了床,却不离开,就在桌边坐下了。

这时无敌已开始大战两姐妹,床上响起一片娇声淫语。这两姐妹一心要讨无敌欢心,对他温柔如水,无敌觉得自己像要化了一般。呼延琼是经历过男人的,觉得无敌和她丈夫不同,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她拿出成熟女人的所有手段来取悦无敌,无敌自然是来者不拒。呼延玲也没了初次的疼痛,可以尽情地享受来自无敌的恩爱,她的娇声呻吟令无敌亢奋异常。无敌寻思:“神仙的日子想必也不过如此了。”

完事后无敌小睡了一会儿,醒来时见琼英穿好衣服坐在床前,眼带微笑看着他。无敌赤条条地跳下床抱住她,将她衣服脱光了抱上床来,叫一声:“琼英阿姨我爱死你了。”就把头埋到她胸前亲吻。这时呼延姐妹也醒了,姐姐呼延琼对妹妹使了个眼色,两人也上前来,一个亲吻无敌,一个亲吻琼英,屋里再次响起淫声浪语。

呼延琼她丈夫家里第二天下午才发现主人死在床下,顿时一片慌乱,因找不到呼延琼和她妹妹,认定是她们两人杀人后潜逃,就去报了官。开封府差人四下里打探捉拿凶手不提。琼英将呼延姐妹的事跟无敌详细说了,无敌道:“这等歹人死就死了。”只是叮嘱呼延姐妹注意安全,不得离开驸马府半步。开封府的捕快们拿不着人,断定疑犯已逃往他处,就给临近各州县发出捉拿杀人疑犯呼延琼和呼延玲的海捕文书。

这一日巾帼将军陈丽卿来驸马府正式拜访王子,实则是要和无敌幽会。因快要离开东京回辽国了,无敌对丽卿十分不舍。两人一番云雨之后,无敌对丽卿说想要她和自己同去辽国。丽卿道:“我已有丈夫,虽然不比你我之情,但我也很爱他,不想让他伤心。你我能有今天我已很知足了,为人不可太贪心,你我若还有缘他日定会再相见。你一路多加保重。”

无敌道:“姐姐说得是。近来金国像是要攻打宋国,若宋国败了,到时你可带丈夫家人来我辽国,定可保你一家衣食无忧。你若想要功名,也可来我辽军中效力。”

丽卿道:“那我多谢弟弟了。”说完两人洒泪而别。过了两天无敌一行人拜辞天子,启程往辽国去了。

回到辽国后,无敌和明月公主一起去拜见了女王。几天以后女王正式举行盛大仪式,将无敌立为太子,明月公主封为太子妃,呼延玲呼延琼两人亦被封为妃子。无敌怕呼延玲闲不住,就请琼英和顾大嫂挑选了三百女兵交给她来操练,呼延玲做梦也没想到来辽国后的日子是这般惬意,心里把无敌爱得不得了。她白天不是缠着琼英阿姨学飞石,就是去操练女兵,只觉日子过得飞快。明月公主见了也要和呼延玲一起玩,无敌依允了,两人自此亲如姐妹,晚上常一起伺候无敌。呼延琼不好动,大多时间呆在宫里,她觉得现在比起在东京时真是天壤之别。无敌喜欢她的成熟妩媚,陪她的时间反而多些。不久两姐妹同时怀了孕,女王大喜,举办宴会庆贺。

琼英和顾大嫂已经从明月公主的侍女中将那几个密探拷问出来,一共四人。其中三个愿意合作,三娘将她们留下向宋朝传递自己需要的消息,另一个宁死不降,只好将她杀了。

因无敌的太子身份,三娘不能公开和她的儿媳妇们见面,琼英只能偷偷地带明月公主和呼延琼呼延玲姐妹来大元帅府拜见婆婆,这时无敌已将自己的身世的秘密告诉了明月公主。三娘对这三个儿媳妇很满意,将她们一个个拉进怀里问长问短。明月公主等三人见了三娘,心里惊呼:她看起来这么年轻,真是无敌的娘吗?而且她长得也太美了。呼延玲年纪最小,拉住三娘的手不放,好像见了亲娘一般。三娘已听琼英说起过她们姐妹的事,想起了自己当年和呼延灼还有过一夕之缘,心里不免对她俩格外宠爱。

女王传旨召见护国大元帅,三娘来到宫里见了女王,花荣妹子花菱也被三娘带来了。女王道自己想退位享清闲,让无敌来做辽国国王。三娘道现在还不行,无敌需要多历练,还要多为国立功,提高他在朝中的威望,操之过急反而不美。女王叹了口气,只得作罢。女王叫进来六个英俊青年,分三个去伺候三娘,三个伺候花菱。这些人都是琼英和顾大嫂挑出来的,三娘已不是第一次享受他们的服务,她叫花菱一起来是觉得她的日子过得太苦了。花菱已告诉她这一辈子她最爱的人是自己的哥哥花荣,花菱为救哥哥曾经和他行过一次男女之事。另一个她爱过的人是曾头市曾长官的第五子曾升,他现在音讯全无。三娘觉得花菱应该享受些男欢女爱,不然将青春如此浪费太可惜了。

这六个青年浑身脱得赤条条地,见了三娘花菱这样的绝色美妇,一个个热血沸腾,打起精神将三娘和花菱肏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花菱第一次这样玩,羞得满脸通红,这样更将那三个英俊青年的胯下之物刺激的像钢铁般坚硬。她一边喘息,一边心里感激三娘对她的好意。三娘自己脸皮已变厚了许多,她在旁若无人地尽情享受着三个年轻男人。女王几乎天天都玩这个,现在她只是坐在一旁,看着三娘和花菱咯咯地笑个不停。完事后侍女过来服侍她们沐浴,然后三个女人同榻而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