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斗淫尼

清朝干隆十八年春,天下侠客雲集西南边陲小镇个旧。
一年前,武林盟主轩通客死他乡。今年一开春,轩通的师弟煜通就广发英雄帖,请求天下
豪傑,在轩通的家乡个旧大比武,以选出新的盟主。轩通生前武功盖世,德行天下。煜通是灵
山寺的主持,今年五十七岁。他的武功仅次於师兄,也是何等了的,特别是他的铁砂掌,天下
无人能敌。只是他淫邪奸诈,品行不端,为天下英雄所不齿。大家摄於他的武功,大多敬而远
之。天下豪傑之所以闻贴即到,一来不愿与他为敌,二来担心他窃取盟主宝座
灵山寺位於灵山之阳,背靠挺拔俊秀的灵山,前临碧波千顷的灵湖。
灵山之阴的大峡谷内有一座小尼姑庵,叫灵穀庵。庵内有三个尼姑,一清师太带两徒弟,
一个叫慧幽,时年二十六岁;一个叫慧静,十六七岁,一年前从附近的小镇遁入空门。慧幽在
几年前与附近山村裏穷秀才三娃勾搭上了,後来把肚子搞大了,师太只有把她当成俗家弟子,
允许他们结了婚。由於灵穀庵地域偏僻,平时很少有人来烧香拜佛。三人除了吃饭睡觉,就是
习练太极功。一静师太年近六十,一身太极神功出神入化。她在三十一岁那年,被煜通淫僧强
奸,破了媜洁之身。後来摄於煜通的淫威,再加上忘不掉和煜通交合时的肉体之欢,渐渐和煜
通好上了。
各路侠客聚齐个旧後,煜通与一清师太合谋,準备施毒鳩杀众英雄,称霸武林。结果阴谋
败露,煜通被众武林高手合力追杀,躲在灵山群山中免掉一死;一清师太被中原陈氏太极传人
陈光戳瞎双眼,斩掉双腿,幸好慧幽、慧静俩徒弟救助及时,捡条性命。
半年後的一个月圆之夜,慧静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这声音来自隔壁慧幽的房间,好像
是有人光脚走在泥泞的地上,吉嘎吉嘎吉嘎……她耳朵贴在木板墙上仔细一听,还有一男一女
说話声。
“……幽妞妞,想师伯没?”
“想死……,啊!爽!……你一走就是半年多,……我天天旷的难受死了……爽! ……

“我也是憋了半年……在山洞裏,那也不敢去……爽不爽?……妞妞……”
“你把我的肉沟子……塞得满满的……水泄不通……爽死了……啊!……”
“那当然……老夫的傢伙是特大号的……没有一个女人不叫爽的……你们师太就是……爱
上我这大肉棍子才跟我的……她现在真可怜……”
“我也很可怜……啊!……我那死男人……就不算男人……爽!……”
“怎麼?……”
“人家不想说……”
“说!不说我拔出来了!”
“啊!亲亲……别出来!……我说……他的傢伙插进去……十来下就不行……急死我了…
…那像你……能玩人家半夜……啊!这下好深……爽死我了!”
慧静听出来了,男的是师太的老相好煜通,女的是师姐慧幽。慧静光脚走出房门,悄悄来
到师姐的窗下,用手粘点口水,捅破窗纸。房间裏还亮着油灯,只见两个光头在灯下晃来晃去
,师姐光溜溜地仰躺在床上,两条黑红的大腿高高举起。煜通手脚支撑在床上,身子悬空,正
在用力抽插。一条粗大的棒棒把他们的身体连在一起,这根棒棒忽长忽短,在师姐的阴部进进
出出。那南傍国最长时有七寸之多!慧静为之一惊,啊!要是加上龟头那就有……难怪师姐说比
她男人强呢!他们又幹了一个来时辰,慧幽尖叫一声,两腿在空中踢腾几下,重重的放了下来
。煜通也狠狠的顶了几下,趴在了慧幽的肚皮上不动了。
慧静看得春心荡漾,感觉裤襠裏湿了一大片,难受极了。正想离开,哗啦!脚下踢着个东
西。谁!煜通轻喝一声,就要衝出来。慧幽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不用怕,肯定是师妹慧静,
这妮子可能是听到咱俩的动静了。”
“哦!是她?这妮子越长越漂亮了,我从没见过尼姑有那麼勾魂的眼睛!”
“你这老东西!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她可是才十七岁,还是孩子。”
“才十七?奶子就挺那麼高,屁股就翘那麼大!”
“师伯要有意,我就给你俩牵个红线,不过事成之後你怎麼谢我?”
“我把仙人指路那招武功教给你,如何?”
“好!一言为定!不过我看他已经被人开过庖了。”
“那倒没关係,前人栽树後人乘凉吗,还免去了我开荒之苦。”
“嘻嘻,那就好!可是你有了新欢不能忘了我。”
……
在一个月圆之夜,慧幽约慧静一起来到灵湖的一个港湾。这个小湾三面环山,岸边都是鬱
郁葱葱的树林。这裏的湖水深不可测,好在二人都是游水高手。二人来到岸边的一块大石头後
面,脱下僧袍,只穿个小兜肚和裤头下到水中。月光下,两隻光光的头在水面上晃来晃去,时
不时露出靚如澔月的酥胸和肩膀。二人在水中嬉戏一会儿,慧幽说了句我到岸上方便方便,一
个猛子不见了。慧静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慧幽回来,正着急时,只觉得一股力一下子就把裤头
顺腿拉了下来。哎呀!慧静正想喊慧幽,又有一个光光的东西在下身撞来撞去。她伸手去抓,
在两大腿中间捉住了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奥,是师姐在逗住玩,肯定是师姐的手指!不对!手
指那有这麼粗!是鱼儿?鱼儿的头没有这麼圆,也没有这大啊!啊!是乌龟!不对!乌龟的脖
子没有这麼长,也没有这麼硬啊?慧静正想着会不会是水蛇?那东西溜出了她的手。一会儿,
又回来了。这回那东西没再客气,一头钻进了她的阴道。啊!慧静正要叫,两隻有力的臂膀从
身後将她搂了个结结实实,两隻粗慥的大手从小兜肚下捂住了双乳。啊!是个男人!
“你是谁呀?快放开我!”说着用手去掰那人的胳胞,那裏掰得动。她又扭了扭身子,想
挣脱开,可越扭下边那根肉棍插的越深,越深越觉得舒爽,越爽越想扭。一会儿,慧静扭得没
劲了。身後的男人开始抽插。开始他慢条斯理的进进出出,不一会儿,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
。两人身体的晃动,激起了层层水花。慧静忍不住叫了起来,啊!爽!……你是……啊!……
爽!……你的东西……好长……好粗!好过癮啊!她全身酥软,早就忘了划水了,只觉得下面
的肉棒顶住了整个身体,不知是躺在水裏,还是躺在男人的怀裏。感到自己的身子就像这大湖
,阴道是大湖的中心,一根巨大的惊天柱在湖的中心,忽儿插到了湖底 ,激起冲天大浪,浪
潮从中心一浪一浪湧向岸;忽儿抽出水面,在湖的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浪潮一下子从湖
边退了回来。啊!这下好深!……啊!爽!……不要滑出来,啊!深!……啊!爽死!……慧
静尖叫一声,屁股拼命往後顶,头都紮到了水裏。奥!我要出了!男人也像野兽一样狂喊一声
,下身前顶,身子成了个大虾。慧静觉得一股一股的热液射进了阴道深处,好烫,好爽!
好大一会儿慧静才回过神来,扭头往後看看给自己带来无限享受的男人。
“是你!?”
“是我!”
“奥!肯定是你和师姐一起算计我!这下你满意了,灵穀庵的人都是你的了。”
“小宝贝!她们哪能和你比!瞧你这身才,这小蛮腰,这奶子,这屁股,这小穴,迷死人
了!”
“那你以後可不能忘了我,要常来看我。”
“当然,当然。”
“你这麼老了还真棒!”
“老牛爱吃嫩草嘛。老夫不光武功盖世,下面这根肉棍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人老下面不老,我喜欢。”
“小心肝,在水裏用不上劲,一会儿回房裏等着我,我让你尝尝我的神功。”
“好啊!”
慧静说着低头趴在了男人的怀裏。这个男人就是一清师太的老相好、被江湖侠客追杀的淫
僧——煜通。
二、为母治病曲身,中医暴死肚皮

慧静不计较煜通年岁已大,心甘情愿投入煜通的怀抱,一来因为僧家生活寂寞难耐,二来
因为煜通有一身神功,慧静早有仰慕之心。再说,在两年前削髮为尼之前,她就有个年岁很大
的老相好,在两年多的清苦生活中,常常想起那个老情人。
慧静在没有入庵之前的名字叫小玲,家住灵穀庵两百裡开外的小镇裏。她六岁殤父,她的
母亲年轻轻就守寡,耐不着寂寞,常与一些男子幹苟且之事,小玲也就早早知道了男女之事.她打
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眼角上挑,鼻樑挺直,稍厚的嘴唇,总是红豔豔的
。十四岁时,就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中等身高,稍微有点胖的身体,显得成熟丰满,一把来粗
的小蛮腰,鼓鼓翘翘大大的屁股,皮肤细嫩细嫩的。
这年,妈妈突然得了重病,小玲经常到邻家诊所抓药,诊所有个李姓老中医,孤身一人,
六十来岁,长的黑黑壮壮,肩宽肚大,一脸花白鬍鬚和胸毛。小玲每到诊所,他都用淫邪的眼
光上下打量她提前发育的丰胸和翘翘的肥臀。对她很热情,还经常不要钱,家境不好的小玲非
常感激他。
一个三伏天的中午,小玲又来给妈妈取药,看到老中医正光着上身躺在太师椅上睡觉,鼾
声如雷,满屋酒气。裤襠裏的傢伙把裤子顶的天高。小玲虽然只有十四岁,也知道男人襠裏是
什麼了。因为十三岁那年,就被十六岁的二狗开了鲍。看到老傢伙的醜态,心中一荡,心想都
这麼大岁数还这样,不由吃吃笑出声来。这一笑,把老傢伙笑醒了。李中医一看是小玲来了,
急忙起身,一看自己的傢伙翘的老高,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抓药。抓好药,他又没让付钱。小
玲说了句谢转过身去要走,这时,老傢伙看到了小玲一扭一扭的肥大的屁股,杨柳似的摆来摆
去细细的腰身,老二猛的一跳,急忙叫住她,“玲妮子,先别走吗,喝口水,我再给你妈加据
药”。小玲口正渴,就又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把一杯水一饮而尽,又与老中医说了会
母亲的病情。过一会儿,她觉得混身懆热,不自然的扭扭屁股,这一扭阴部产生一阵强烈的快
感,只觉得一股热液,流湿了内裤,粘粘的,腻腻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乳头也有了胀胀
的快感。原来,老傢伙在她喝的水裏,加了一把浓烈的春药。老中医看到小玲的表情,知道药
起作用了,起身用厚厚的大手揉搓小玲的双乳和下身。小玲想着要躲开,可酥胸却迎了上去,
粉嫩的大腿却叉的开开的。被他抠模了一会,小玲春心荡漾,淫水如潮。小手自然的伸向了老
中医的裤襠。啊!怎麼这麼大!比起二狗的足足长出了一把,光光的龟头有鸡蛋那麼大,插到
我的裏边会不会疼?这时,她的上下被扣摸的急不可耐,管不了那麼多了,急等老肉棒狠狠插
入自己空虚的穴中。经验丰富的老傢伙,知道时机一到,掂起自己七寸长的老籐棍,就想狠狠
插入。老龟头到了小玲粉嫩的洞口,起了惜香?玉之心,先在小玲的洞口操了操,让龟头蘸上
些淫液,又在小豆豆上操了好一阵子,操的小玲用粉嫩的丰臀上下左右扭个不停,这才将大如
鸡卵的龟头缓缓的顶入小玲饥渴的阴道,龟头刚一进入,啊!小玲发出长长一声浪叫,啊!胀
!好胀!老傢伙并不急於全部攻入,而是以阴道口为中心,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摇晃起来,直到小玲主动往上挺臀时,才兹的一声尽根全没。大肉棒插到底时,小玲又啊的一
声,声音都发抖了。“啊!胀死我了!啊!啊!啊!爽死我了!”老傢伙这才按部就班,一抽
一插的操起来!先是九浅一深,抽了二百来下,小玲开始用丰臀上下迎合,心想这老傢伙真会
玩,好爽啊!比跟二狗玩好太多了。老傢伙不紧不慢,开始深插长抽,兹戛!兹戛!兹戛..
....!声音像是光脚走在泥地裏。用这种深插到底抽出到口的幹法弄了三百来下,小玲受
不了了,啊!爽!爽!爽死我了!!!李伯伯!你插死我了!亲伯伯你插死我吧!!亲爷爷你
插拦我的小逼吧!!!亲亲伯伯...啊!啊!哎啊!爽死了!!!小玲大叫一声,全身痉挛
,哦眉紧芻,眼翻白光,昏死过去。老傢伙一看悠然生出英雄感,我这把年纪,还能玩小女孩
,还把她玩昏了。以前,老傢伙也玩过十五六岁的,可这些小女孩都没情趣,自己发泄完就完
了,没想到这妮子这麼浪。这让他更加喜欢了,看看自己挺出的大肚子,又看看被自己的大鸡
巴紧紧塞住阴道的嫩女孩,要是能天天这样有多好!
想着想着,小玲苏醒过来,感到下身的快感餘味未尽,一条大肉棒还胀在裏面,身不由己
的扭扭屁股,啊!一阵快感又从阴部湧向全身。“玲玲,你醒了”老傢伙问。嗯!她点点头,
浪笑住用小手抚摸老傢伙的大肚子和花白的胸毛,说“怎麼会这麼好?!”“累了吧,来趴在
我肚子上睡一会。”老傢伙说住把小玲抱了起来,老根紧紧的塞住阴道,转过身自己坐在了太
师椅上,小玲下麵胀胀的,爽爽的,舒服地趴在他的大肚皮上,用热吻回报给自己带来强烈快
感的老伯伯。老傢伙被小玲的挑逗又激起了情绪,大鸡巴在小女孩的阴道裏跳动起来,小玲也
被它的跳动所激动,动情的扭起了白嫩的肥臀,老傢伙坚持不住了,双手卡住小蛮腰,将小玲
举了起来,乓!黑粗的老籐棍从嫩穴裏湿淋淋地拔了出来,啊!小玲感到整个肚子都空了,还
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老傢伙扭转了身子,她两手扶住太师椅的把手,肥臀高高翘起,就觉得一
股强大的张力,向阴门顶了过来,啊!小玲爽得肥臀乱颤,这种快爽是二狗从来没给过的。老
傢伙这会没再顾忌什麼,双手扶住粉嫩的肥臀,哗嘰!哗嘰!哗嘰!卖老命地快速抽插起来,
没一会,小玲又产生了强列的快感,双乳乱颤,两腿发抖,红唇薇张,眉心拧成了一疙瘩,气
喘嘘嘘的浪叫,啊啊啊!爽爽爽!啊!...老伯伯,我想让你一辈子都操我,啊!啊!我的
亲爷爷,我的脚趾头都舒服了,全身每个地方都爽,啊!大鸡巴亲爹!我又要...話还没说
完,又昏了过去,一下子趴在了太师椅上。这时,老傢伙正在兴头上,降低了身子,狂抽起来
,他疯了似的晃动着大肚子,急速抽插了一袋烟的工夫,也爽到了顶,啊!我的熊要射出来了
,啊!啊!啊!...一股股浓精,射到了小玲的阴道深处。过了一会,小玲醒了过来,
感觉到整个子宫,都被精液充满了,舒服极了。
从此以後,小玲每次到老中医哪裡取药,都会享受一番再回家。有了老中医,她就儘量躲
开二狗,有时躲不开了也草草幹一两回,可每次和二狗幹,小玲都觉得不尽兴,二狗的傢伙硬
是够硬,可他每次都是猴急,小玲还没起性,他就霸王硬上弓,等到来性了,他已经泄成空壳
了,每次和二狗幹完,小玲的下身都感到麻胀,不舒服很长时间,而和李伯伯幹,每次都爽的
死去活来,浑身轻鬆。
半年後,小玲的妈妈不治身亡.在邻居的帮助下,草草将母亲安葬.三个月孝期未过,小玲耐
不住了,又跑到老中医的诊所.老傢伙也是憋了两个多月没有泄火,见小玲来了,搂在怀裏就在她
下身狂摸起来,小玲旷了两月餘,久旱逢甘露,阴门被摸的舒爽无比,淫液顺着屁股钩子往下流,
两眼微闭,红唇微张,气喘息息,两人裤子都没来得及脱下来,小玲只将裤子往下褪了褪,双
手伏地,撅起两片雪白的屁股,老傢伙从裤口掏出老棍子,就从背後插了进去。哎呀!小玲长
长的喘了一口气。老傢伙连根插进去後,慢条斯理的操起来,吉嘎!吉嘎!吉嘎!几十下後,
小玲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啊!爽!爽!亲亲伯伯,你还是那麼棒!一级棒!啊!啊!啊!我想
死你了!我想死你的大鸡巴了!亲爷爷的大鸡巴又插到我的小逼逼裏了!啊!我是你的小女人
!我是你的小逼逼......啊!这一下插得好深啊!插到我的心窝窝裏了!老傢伙听到小玲的浪
叫,热血沸腾,只觉得龟头一爽,眼看就要射精,他深吸一口气,咻!将鸡吧抽出一多半,只
将大龟头留在裏面,就这样停住不动好大一会,才将射精欲压了下去,停这一会,小玲受不了
拉,啊!亲伯伯,不要停!快插进去!啊!急死我了!老傢伙像没听见一样,照样闭目运气,
他运了一会,只觉得有一股精液慢慢流了出来,这时,射精欲全没了,老二照样坚挺,他又来
了精神,又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抽出时漏出龟头,插入时尽根全没,小玲的淫水像小河一
样顺着大腿流个不停,只几分锺,只听她大叫一声,啊!双目紧闭,屁股拼命向後顶,她爬上
了舒爽的顶峰。
高潮过後,小玲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老棍子也滑了出来。老中医急忙将她抱了起来,向裏
屋的床上走去,坚挺的老二在小玲的光屁股上滑来滑去,小玲用双手搂住老傢伙的脖子,凑上
红唇,热吻给自己带来“性福”的老男人。到了床上,小玲一手抓住老棍子,一手抚摸下面的
两个大黑蛋,一口吃到嘴裏,老傢伙看到小女孩肯为自己如此服务,非常自豪,大肚子一前一
後地在小玲嘴裏抽插起来。搞了好大一会,就是不出精,急得老傢伙浑身冒汗,小玲两个腮帮
子直酸,小玲看着又长又粗又硬的肉棒棒上,青筋鼓胀,不由得下身又热了起来,主动脱光衣
服,躺了下来,两腿叉的开开的,露出细细的阴毛和粉红的阴户,老中医褪下裤子,屁股一挺
,大棍子又捅了进去,小玲下身一胀,感到大鸡巴填满了肚子裏所有的空间,浑身酥爽。老家
夥一边抽插,一边问:“玲妮子,爽不爽?”
“满塞满穀,舒服极了!你的大鸡鸡要是能天天插在我的裏面,那该多好啊!”
“我是不是太老了?”
“人老下边不老,比小夥子棒多了!你每次都让我死好几次,我就愿意跟你搞!”
“你现在也没什麼事,不如到我这裏学医吧。”
“太好了!这样我天天都能要你的大鸡鸡了!”
“就这麼定了,明天你就来吧!”
“那你就是我的师傅了,师傅!师伯!啊!爽!爽啊!亲亲师伯!”
“好!以後你就叫我师傅好了。”
老傢伙说到高兴处,下面狠狠的捣了起来。
“亲亲师傅,我愿意让你捅死我......捅烂我......啊!我又要来劲了!啊!爽死了!!
!”
小玲又爽上了天。
老中医看着身下半昏的娇娃,心想,这?有激情的女孩,以後可以天天搞她了,没想到老
来得此豔福......想着想着咧嘴淫笑起来。他两手扶床,老棍子还插在玲妮子的阴道裏,低头
去舔她的双乳,舔了一会,觉得不过癮,拔出肉棒,褪下身子又去舔流住淫液的阴户。小玲昏
睡一会醒了过来,感到下身空空的,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在阴户操来操去,啊!好爽!两眼一睁
,看到老中医正贪婪的舔着自己的下身,她感激的用双手抚摸他那谢了顶的大肉头,又闭上眼
去享受老傢伙的舌头了。他舔了一会,见小玲的淫水又大量的流了出来,一把把她翻了过去,
让她平趴在床上,手扶老棍,顺着屁股沟子一下插到了阴道裏。老傢伙知道,玲妮子已经来了
两次高潮,要让他来第三次,必须有更强烈的刺激。他拿出看家的本领,大力捣弄起来。哗咻
!啪!哗咻!啪!哗咻!啪!......大鸡巴和阴道的磨擦声--哗咻!大肚皮和肥臀的撞击声
--啪!交替响起。啊!啊!啊!爽!爽!爽!玲妮子又浪叫起来,“亲亲... 啊!亲亲伯伯
,我的好爷爷,奥!大鸡巴爹爹,你把我搞死啦!爽死啦!......啊!爽!!爽死...... 啊
!......”
老傢伙也把持不住了,攒了两个多月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在了玲妮子的无底洞裏。“啊!好
热!好多!好胀!好爽!啊.......”
这次他们一起升上了天。 当天,小玲没有回家。就睡在了诊所,睡觉前,又跟老中医雲
雨一番。他们睡得非常香。
第二天就来到了老中医的小诊所做起了工。
一晃一年过去了。小玲已十五岁了。他在老中医的雨露滋?下,皮肤更白嫩,原来脸上的
几颗粉刺也不见了,胸部更丰满,屁股也更圆了,就是小蛮腰还是那麼细软。在床上,被老中
医调教得热情似火。老中医三天两头让小玲吃一句药,这种药即能不让小玲怀孕,又能让她春
情勃发。她只要被老傢伙的大肉棍插几下,就会有高潮。这样老中医与她搞起来,也就不费多
大劲,每次都能让她高潮迭起。
可是好景不长。这年夏天的一天中午,老中医和小玲两人赤条条的又在诊所的太师椅上雲
雨大战,小玲正在兴头上时,老傢伙突然一头栽倒在小玲的肚皮上,两眼翻白,一命呜呼了。
小玲顿时吓的欲念全无,心惊肉跳。小玲在太师椅上被老中医肥硕的身躯压了个严严实实,动
弹不得,费了半天劲也没把老傢伙死沉死沉的尸体推下身去。小玲被压的喘不上气来,眼看就
要被压断气。正在这时屋外有人敲门,小玲也顾不上害臊了,急喊救命。门外两看病的人听到
救命声,将门撞开,进到屋内,急忙把老中医的尸体抬了下来。尸体被抬下来後,下面的老肉
棍还是硕大无比,一柱惊天!没几天,全镇的人都知道老中医死在了小玲的肚皮上了。小玲没
法在镇上待了,就跟着来镇上雲遊的一清师太来到了灵穀庵,剪去青丝,当了尼姑。
三、久旱幸得甘露,慧静梅开三度,
她在家时几乎每天都要和老中医狂欢一番,来到灵穀庵常常欲火中烧,饥渴难耐。今晚被
老煜通来了个鸳鸯戏水,满心欢喜。在湖裏一次雨露,哪能滋蕴久渴的阴户。洗完澡急急赶回
庵裏,在房中挑起麻油灯等着煜通来场陆战!等啊等啊,子夜已过还是没见老和尚的人影,急
得她满脸通红,下身也开始火烧火燎。
原来老煜通刚上岸,就被慧幽拉了过去。老傢伙为了感谢“红娘”,就在湖边的大石头上
和她幹了一回合,这一回合就是两个时辰,慧幽心满意足後回她家去了,他这才跑回灵穀庵。
庵内慧静禪房的灯还亮着,门虚掩着,他偷偷溜进房中,眼前突然一亮,顿时倦意全无。灯下
的慧静小尼面向裏侧卧在禪床上,从头到脚一丝不挂,肌肤如凝脂般滑嫩,小巧窈窕的身体,
曲线玲瓏剔透 ,细细的柳腰把屁股衬托的丰满、肥大、圆润,屁股蛋像两个圆滚滚的大西瓜
。煜通心想这哪裡是一个十六七岁少女的身子?就是成熟的少妇也没这麼燎人!急忙脱掉全身
的衣服 ,一手摸向屁股,一手摸向乳房。
其实慧静并没有睡着,她知道老和尚进来了,故意不理他。等到他在全身摸起来,才睁开
眼,嗔怒道:“你来幹什麼?”“小宝贝生气了?我来陪罪。”煜通边说边把手伸到了她的阴
部,卖力的扣弄起来。
这时慧静看清了煜通的长像。老和尚身高体壮,人高马大,足足比老中医高出一头。慧静
估计自己身高最多到他胸前。大大光光的脑袋,浓密花白的眉毛向上挑起,一对铜铃似的眼睛
,射出淫斜的目光,一脸花白的络腮鬍子有一寸来长 ,红光满面的脸上看不出老人该有的皱
纹,全身上下都是棱角分明的肌肉,宽扩的胸前胸肌高高隆起,粗壮的胳膊上青筋凸爆,肚皮
上没有一点赘肉,只有一块块的肌肉疙瘩。大屁股上贴着两块鼓胀、结实的臀肌。两条修长的
大腿快有慧静的腰粗了,显得结实有力。大腿中间是一片浓黑的乱草,草丛中早就耸起一根独
目怒张的神棍,长近八寸,粗若童臂,尤其是前面的龟头,有鸭蛋大小,龟头後面的冠状沟穀
深峰高,肉棱高高隆起。要不看脸上花白的鬍子,谁也不会相信他是年届六十的人!就是小夥
子也没有这身材啊!慧静看得心猿意马,老和尚的盖世武功她早有耳闻,现在看到这身体也就
知道为什麼他又是天下第一淫僧了,那个女人看到这匹高头种马不想委身於他?!
慧静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了老籐棍,两眼死死的盯着手中的傢伙,啊!好
粗!好像比老中医的还要大!一把手勉强能抓住!要是一下子插在我的下麵……啊!那还不爽
死!……哎呀!慧静娇叫一声,原来煜通粗壮的手指溜进了阴道……啊!……爽!……师伯,
我……好喜欢你!……啊!……爽!……你扣的我好爽!……师伯……我早就敬慕……你!…
…你这大……鸡鸡……好可爱!……它搞了我一次……还这麼硬……大……我要吃它!
慧静哪裡知道这已经是它梅开三度了!煜通听到慧静的呻吟,转身骑到她的脖子上,一头
钻到她的阴部,伸出大舌头在肉沟裏舔了起来。这时老肉棍正好送到慧静的嘴边,慧静张嘴吃
了进去,啊!好大!大龟头把他的嘴塞得满满的!一会儿就憋的她满脸通红。费力吐了出来,
淫叫道,啊!师伯,你舔得我下麵好痒!好爽!……好!就在那裏……爽!爽!……师伯……
我是不是流了很多水……啊……往裏……啊!……不够长!……啊!急死人了……
慧静边叫边用双手握住肉棍,在龟头处猛舐一阵,而後又做了几次深呼吸,闻闻肉
棒是啥味道,又一口吞入嘴中用鲜嫩的舌头在肉棒四周来回的搅动,她只觉得这肉棒在她
的嘴裏,一涨一涨的,每涨一下,就向上起挑一下,好像是舌头发起了挑战。
煜通用粗大的手指拨开了阴唇,裏边那鲜红透亮的嫩肉在不停地涨缩着,他心想,这小骚
穴真浪,继续张开大嘴,伸出长舌,向洞的深处探去。
这一下,慧静的双腿乱踢,身予乱摆,她吸吮的劲头也就越大了。
他的舌头,打着转,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毛钻头要穿透钢砖铁板,同时,用他的牙齿捕
捉着滑溜溜的小阴核,轻轻地刮弄着,满脸的鬍鬚在阴部、大腿内侧蹭来蹭去……
“喔……啊……英雄……大……狠……我……我受不……了……啦……求你
……求求……你……快点插……吧……哦哦……”
浪声四起,欲火中烧。
这时,小慧静突然双腿一张,用两条浑圆的大腿,紧夹住他的大光肉头,苦苦哀求着:“
好……人……哪……我要疯了……快……给我骚穴……来重的……要狠的……狠狠……地插…
…插痛快……一些……我……好痒啊……快痒死我了……肉棒……快插吧……”
她一手攥住肉棒,不住地在自己的唇上磨擦着,一缕缕口水黏满了整个的龟头。
煜通很喜欢这个小尼泼辣,开朗的性格和那其浪无比的小骚穴,於是,他沉着的小声说道
:“我们换个姿式好吗?来,你侧身躺下,我在你的背後。”说着,让慧静屈腿躺下,自也侧
身,握住肉棒,对準阴户,大擦大磨起来。右手也狠狠的抓揉的她的双乳。
抓揉了一会,她下渗的淫水小河似的流。
煜通顺势将龟头顶住了阴核。
“哟!痒死了!酥酥的!”只酥得慧静吃吃地笑了起来。
随着,她急火火地把小穴往龟头顶去,想解决洞裏的酥麻奇痒,可是煜通就不让它进去。

这时,慧静使劲地前後窜动着屁股,他仍是躲躲闪闪,这样几次挑逗,只觉得下面的小穴
,又湧出了大股大股淫水。
她感到欲火难耐,心中的舒痒,越加强烈。她将肥臀再一次凑过去,用两片阴唇,含住了
他龟头,心中一阵欢喜,便用力的磨搓起来。
煜通感到像有一团火,一股热流包围了龟头,使他也酥痒起来,於是,屁股一挺,只听“
滋”的一声。
她感到阴道裏,像插进一条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直达深处的穴底。
她不由地一颤,阴户裏的淫水,更如春潮氾滥一般,沿着穴缝直流而下。
他被那窄窄的穴孔夹实了肉棒,在用力抽插,开始产生一阵阵酥爽,直传到心中。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晃着自己的屁股,一个向後挫,一个向前顶,直乐得慧静口裏含混
不清地叫喊着:“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师伯…被你……被你……弄
得……弄得……好爽……好……厉害……乐死人家了……我……”
煜通听着她的娇喊,便低声说道:“宝贝,你的小穴好紧,老夫的龟头又酥,又痒,又麻
!喔,你又流浪水了吧?……这麼多,哈哈哈,把我的腿也……搞得……湿淋淋……”
慧静娇声浪语地道:“你也快……乐……吗……喔,这下插得……好深……好爽!”
两人上边说,下边幹,而且抽插得速度更急、更快、更稳了,直插得阴户嘎滋嘎滋作响。
“哎哟,好人哪……我爽死了……我小穴……被你插裂了……喔……爽死了……使劲……
用力顶……啊……啊……好……”
煜通那大肉棒,并没有直插直抽,而是上下左右地乱闯,在小穴的鲜红嫩肉上翘动磨擦。
他那浓密的阴毛,在抽送的同时,不停地刺激着穴唇和穴核。
这种刺激,更使她乐得怪叫,淫水又一次衝撞而出。
她的後背紧靠着他的胸膛,她美爽地闭上了双眼,两片枯干的香唇微微地启开,一条香舌
不断地舐着自己那干燥的嘴唇。
“美死……我……了,你……的……太长……太大……我死了……也不冤了……喔……好
爽……我要让你操我一辈子!”
她咬牙,皱着眉,闭着眼,仔细体会小穴把整个的肉棒一下一下吞下吐出的快感,她往後
挫着屁股,这样她才觉得全身涨,心灵充实。全身热得发烫,小穴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
使她紧张,又放浪。
她梦一样的呻吟,蛇一样的扭动,使肉棒插入小穴更加深处。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她
尝到了这种无法表达的甜头,这根长肉棍插到了别人从没到过的地方,太舒服、太愉快了,这
种强烈的快感使她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这种昏迷,好像神仙飘荡在雲中。
“喔……好人……我……我……小穴……顶漏了……啊!……大师……我漏水了……”
接着是“啊”的一声尖叫。娇躯乱颤,一股透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只见小腿乱蹬,玉臂
乱舞,昏迷过去了。煜通看到慧静到了高潮,没在继续幹,而是深吸几口气,稳了稳神。
只一会儿,慧静就醒了过来,她知道阴道裏的老肉棍还没泄火,忘情的撒娇道:“好死了
!我还要嘛!”老煜通知道小淫尼渴的太久了,今夜一定要让她过癮,这样才能让她忘不掉自
己。於是双手抓住慧静的柳腰,像耍玩具似的把她抓了起来,又翻身放在床上,这时她已经成
了胸部朝下着床,圆润肥臀微微翘起的姿势。煜通看到慧静撩人的身姿淫笑道:「我的小可爱
,就知道你是个骚货,放心吧!今天让你过过年!」说着两手放在慧静两侧,手脚着地,来招
隔山取火!老籐棍从慧静的屁股沟直插进去。大龟头刚接触密洞,慧静就叫了起来:
“啊!师伯慢点,你刚才那麼狠,我的小洞好像被你插肿了,你的大鸡鸡还是涨得那麼大
,慢点进……啊!……胀!”
“刚进去个头……三分之一了。”
“胀!”
“一半了!”
“啊!又胀又爽!……啊!师伯的大蛋蛋是不是也进去了!啊!……胀啊!”
“爽吧!小宝贝!我要全进了!”只听见噗的一声,巨大的肉棒已尽根插入禁地。啊!慧
静爽的尖叫一声,急忙用雪白的肥臀上迎,煜通又开始展露他的本事,连续抽插五六百下,次
次都插入阴户的最深处。
慧静刚开始时还觉得胀,渐渐地随着煜通肉棒的抽插,慢慢地口中又发出了愉悦的淫声,
臀部也随着肉棒抽插的动作疯狂迎合
「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顶吧……用力幹我吧……」
煜通边幹边低头欣赏慧静娇美的媚态,只见她柳腰轻摆,丰腴的屁股颤颤微微。
「哎呀……啊……哼哼……天?……快……快活死了……嗯……哼……唔……小穴好爽!
……屁股好爽!……
煜通听到她的淫叫,更加卖力,把一身功夫都用在了肉棍上,只见亮晶晶的粗棍子在煜通
的小肚子和慧静雪白的大屁股之间忽隐忽现。
「嗯 …哼……亲亲师伯……你插入……好深……哼哼……好爽呀……嗯哼哼……」
煜通又插了三百来下,慧静的叫声开始变调,「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亲
爷爷……啊……啊!爽!……」
煜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慧静觉得肉棒好像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慧静的阴户紧紧吸住,
慧静体内的阴精如潮水般溢出。啊!爽死!……啊!……慧静一声尖叫,屁股的肌肉紧张的石
头一样硬!全身痉挛几下,一下趴在了床上,又晕了过去!
煜通一看小浪尼又不行了,还不急於泄火,就势侧躺在了床上,让慧静背靠前胸搂在怀裏
,两手轻柔双乳,下麵硬梆梆的大肉棍还是紧紧插在阴道裏。
过了两个时辰,慧静渐渐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阴道裏的老籐棍在有力的脉动!啊!它怎
麼还这麼硬啊?这感觉真好!急忙回过头来,送上樱桃小口热吻把自己几次送上仙界的新老情
人!老煜通把大舌头送进她的小口搅动起了。小淫尼上下两个口同时被老煜通塞满,又来了兴
,淫液又从肉棍和肉穴的缝隙涓涓流出,屁股往後一顶一顶的挑逗肉棒。老和尚受到刺激,叭
!拔出老棍,一个狮子大翻身,跃到了慧静的上面,分开她两条圆滚滚的大腿,只见张飞的丈
八长矛,直刺阴沟裏的暗洞。
只听慧静尖叫一声,煜通不待她有何反应急速抽插起来。插入到根,抽出见龟头。
哗!哧!哗!哧!哗!哧!……
啊!........大师,你好厉害....好神勇!你怎麼这麼大劲!……这麼能幹!啊!……你
幹了我快一夜了!……我又痒了........啊.....慧静心想,这老傢伙比老中医还能幹,老中
医最多也就幹个两三个时辰,并且幹时总喜欢由慢到快,这老和尚上来就玩命的捅,好过癮!
「啊.........这下捅进肚子裏面.....啊........爽!……亲亲师伯……你怎麼不……早
点来……幹我啊……爽啊!……我的小洞洞……空了那麼长时间!……爽!……」
「静妮子........贫僧以後........要每天.....幹你.....」
「嗯.....我的小浪穴.....也要天天让师伯操.....啊.....」
这时慧静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举起,煜通的大屁股每向下一下,她的小腿就往上踢腾一下
。 两人边说边幹,煜通一股气抽了一千餘下!
“爽!……啊!爽死了!……”
「阿弥陀佛,老夫幹死你这个小淫女」
「啊........长老……你的小淫女……又要升天了.....啊........啊!」
这时的煜通浑身大汗淋淋,听到淫尼的淫叫也达到了兴奋的高潮,只觉得肉棒顶端一阵酸
麻,啊!啊!! 啊!!!……煜通野兽一样怪吼几声,阳精噗哧噗哧射入慧静阴道深处。
“啊!好多啊!好热!又好胀!舒服死了!”
“啊!累死我了!”
“好师伯,你真让我过年了,痛快死了!我也从来没有今天这麼累!”慧静有气无力地说

“静妮子,你不是处女了,你以前有过几个男人?”
“你不也搞过很多女人吗?”
“那是,要不江湖上怎麼叫我天下第一棍僧呢!”
“别臭美了!比你强的男人多了!”慧静嘴上这麼说,心裏明白它经过的一老一少两个男
人中,没有一个能跟身边这个比。想着紧紧的搂住了煜通的脖子。
“谁啊……” 煜通話还没说完就打起了鼾声,睡着了。
慧静一手搂着煜通的脖子,一手握住他软唧唧滑腻腻的肉棍进入了梦乡。
慧静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太阳都快落山了。身边的老和尚已不见踪影,暗骂道:这老东
西走也不说一声!
四、三娃乘虚而入、师徒盘庚大战
煜通已走一个来月。那夜狂欢更加勾起慧静的情欲,天天盼着老和尚再次光顾,终日不思
茶饭,想入非非,人都瘦了一圈,原来略显丰腴的身材苗条清瘦了一些。
一天,慧幽说是上山采药,过了晌午还没回来。慧静和那个没腿没手又瞎了双眼的师傅在
庵裏,寂寞无聊,想洗个澡上床睡午觉。就关上庵门,拿了个木盆在院内的大水缸边,脱得只
剩个小红兜肚,擦洗起来。当擦洗到下身时,一股热流一下子湧向全身,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
冷颤。一隻手伸向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一隻手抚向春笋似的双乳,双目微闭,樱唇微张,忘
情地摸了起来。啊!唉!奥!……爽!……舒服……嘴裏哼哼唧唧的小声叫着,顺大腿流的不
知是洗澡水还是淫水。
这时,慧幽的丈夫三娃心血来潮到庵裏来找她。刚想敲门,听到慧静的呻吟,隔着门缝一
瞧,满园春色尽收眼底。他看得欲火中烧,恨不得一下子冲进去,将自己硬梆梆的阳具塞到慧
静的岔处。他绕到院後,借助一棵歪脖树悄悄翻到了庵内,四处一打量,见只有慧静一人,就
大着胆子溜到她的身後,一下子将她抱在了怀裏。慧静正想尖叫,一看是师姐夫,就没叫出声
,半推半就的被三娃拖到了一间禪房。
三娃衣服都没来得及脱,把慧静按在一条长凳上,从裤襠裏掏出傢伙,就捣了进去。慧静
看三娃长得清清秀秀,文文静静,再说她正在火头上,就曲身而就。心想好久没有人进这个洞
了……啊!还是男人的大肉棍插进来舒服,比自己的手指头强多了!啊!爽啊!虽没有老煜通
和老中医插的胀满过癮,但还是很解痒、很舒服的。啊!自己的阴道越来越热,越来越爽!啊
!快了!高潮快要来了……正在这节骨眼上,三娃啊的怪叫一声,下身拼命往前顶,好像要把
整个身子都钻进去一样,然後一下子软了下来,趴在慧静身上不动了。
“ 啊!不要!不要!我还要!……”慧静绝望的叫了几声,又伸手猛捋他已经软下来的
阴茎,捋了好大一会儿,看三娃再也没反应了,火气一下子冲到了脑门,满脸涨红,在阴囊很
掐一下,又用太极推拿功发很力将他推翻在地,摔得三娃屁股生疼,半天没站起来。慧静扭住
屁股,气呼呼的走到院裏,拿上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裏,呜呜哭了起来。
一晃又是半月过去了,天气进入头伏。这天晚上,慧静觉得体内体外都燥热异常,难以入
睡。一直过了午夜,用手指自慰一番後才迷迷糊糊入梦。
在梦裏好像有几个人在说話。
“唉吆!……你这没良心的,这麼长时间……你死哪去了,我都成这样了也不来看看我!
……死妮子,别光顾自己,……快让我动动啊!……啊!……爽!……你还是那麼棒!……啊
!爽死了!……”是一清师傅声音!?
“就是那!……用力!啊……师伯舔……痒死了!啊!舒服!,……快卖力……要不是我
师父,……你早就被人……杀了!……啊!爽!……”是慧幽在淫叫!?
“我不是……不敢露面嘛,呜!……那麼多人……呜……在追杀我……师妹的宝贝一点没
伤着……还是这麼紧……水多……。”是煜通在说話,嘴好像被什麼捂住了,声音怪怪的。
“啊!……爽死了!……啊!……好硬啊……爽……慧幽用力啊!……抱高点……低点…
…啊!……爽啊!……”一清师傅在淫叫!
这不是梦!是师父在叫!千真万确!慧静一骨碌爬了起来。穿着裤头和小兜肚,光着脚躡
手躡脚,走到师父的门前,把门推开个缝。裏边亮着一栈麻油灯,师傅的床上有几个光溜溜的
肉团在蠕动!一个男人平躺在床上,慧幽骑在他的头上,两手抱住没了四肢不倒翁似的师傅的
上半身,一上一下的往男人的大肉棍上套……好?人啊!……师傅居然也能……。不用问,下
面的男人肯定是煜通!
“啊!……爽死……啊!啊!啊!……要死了!……”师傅满是皱褶的脸扭曲了!她没有
手脚也爬到了快乐的顶峰。
慧幽没等师傅的脸恢复正常,就把她从大肉棒上拔了上来,平放在床上,移身骑到煜通的
胯上,淫门对準龟头一下子吞没整条肉棒。
“死妮子,浪得这麼急!”师傅笑?了一声。
慧幽顾不了那麼多了,双手按在煜通的两胸肌上,磨盘似的屁股快速地抬起蹲下……嘴裏
哼哼唧唧呻吟不止,哦!爽!奥!爽!啊!爽!唉!爽!呜!爽!呀!爽!……煜通双手握住
她两隻乳房,又揉又搓,慧幽两个乳头胀得像两隻紫葡萄,煜通上下齐攻,不一会儿,慧幽啊
的大叫一声,大屁股剧烈颤动几下,然後趴在煜通胸前不动了。
煜通像是没过癮,抱住慧幽在床上翻滚两圈,骑到上面,没命地抽插起来。
“啊!师伯……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我要捣死你,……让你爽死!……让你永远忘不了我……”
“慧静进来吧,别躲在门外了!”一清师太大声说道。
自从一清师太眼瞎了以後,耳朵就变得特别灵敏,稍有点响声她都能听得很清。上次煜通
在慧静的禪方盘庚大战,一清并没睡着,她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只是现在需要两徒弟照
顾吃喝拉撒睡,怕慧静生气不敢声张。这时,她听到门外的动静,知道是慧静在偷看。
慧静听到师父叫她,心裏不知是进还是退,可腿却鬼使神差的快步走了进去。煜通看到慧
静扭着柳腰走了进来,抓住她扯掉裤头拉到了床上,让她趴在慧幽的身上,屁股对向自己的下
身,一手伸向乳房揉搓,一手在阴部抠摸起来,这时肉棍还在慧幽的阴道裏快速捅插。一开始
,慧静面对师姐觉得很难为情,装模作样的把煜通的手推开好几次,还有意憋着不发出愉快的
呻吟。慧幽却很大方,嘴裏一边哼嘰,一边吸允慧静的乳头,两手还在慧静的阴部、大腿乱摸

慧静在门外时就已经欲火难耐了,这会儿在四隻手和慧幽舌头的挑逗下,更是饥渴万分。
恨不得立即把煜通的大肉棒从慧幽的穴裏拔出来,插到自己的裏面。她实在忍不住了,纵情淫
叫起来。
“啊!师伯……师姐……你们摸得我……好舒服……师伯……往下……再往上点……对…
…啊!爽!……爽啊!……啊!……爽……师伯……指头……深……好爽啊!……啊!胀……
好胀……不是指头……肯定是……师伯的大鸡鸡……好过癮……师姐别怪我……啊!……爽啊
!……”原来煜通看慧静的阴水横流,知道她心急如火,就从慧幽的阴道拔出,挺直身,一下
子尽根插入慧静的阴道。
煜通看到慧静粉嫩、肥美的屁股,随着自己大肉棒的抽插,剧烈的颤动,情绪更加亢奋,
感到像铁一样硬的大肉棒,被慧静滑腻的嫩肉夹的舒爽无比。
“啊!静妮子的……小洞洞又紧又柔……夹的我……好过癮!”煜通边幹边说。
“师伯偏心,我的不好吗?”慧幽娇嗔的说。
“好!好!你俩都好!都是我的小宝贝。慧静的小洞肉嫩紧窄,你的水多爽滑,我都喜欢
!”
慧静这时被插的舒爽万分,那裏还管身边有师傅师姐,忘情的淫叫起来:“师伯……你插
死我……爽!……屁股……爽啊!……亲亲师伯……你的……鸡鸡好大……大鸡巴……硬鸡巴
……捅烂我……我要被你捣死……啊!别出来!呀!你幹嘛要出来!”原来,煜通见慧静马上
要有高潮了,故意拔了出来,是想再憋憋她,让她着急着急,这样一会高潮来了会更强烈。
煜通把傢伙拔出後,一刻没停又插进了在下麵旷了很久的慧幽的洞裏。
“啊!爽!师伯的大肉棒在师妹的洞裏泡的更大了……啊……爽……这回不要离开我了…
…爽……舒服死了……呀!来劲了……啊!要死……”煜通只幹了五六十下,就把慧幽送上了
天。只见慧幽死死地抱住慧静的身子,下身拼命往上顶,把慧静都快翻下来了。
“静妮子,下来吧,别把你师姐压坏了!”说着,双手一用力,把慧静抱了起来,又将她
仰放在床上,屁股朝外放在床沿上。自己也翻下床,两脚着地,用肩膀扛起她两隻粉嫩雪白的
大腿,大肉棒一挺,又故地重遊一番。
「喔……师伯……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鸡巴……比谁的还大……插
死我了……」慧静呻吟着猛烈的摇头享受着快感。
这时煜通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慧静快乐地呻吟着:「哦……哦……哦
哦……哦……哦……好……好……哦哦……幹我……幹我……哦……哦……啊…
…啊……啊啊……啊……哦……哦……哦……幹……幹死小尼了……哦哦……哦
……啊……」
慧静的淫水不断地从骚穴裏泄出来,挺起腰来配合抽插,让自己更加舒服。
「静妮……老夫幹你的骚穴……爽不爽……啊……你的小穴……好紧……好
美喔……我的鸡巴……被夹的好……爽……我好喜欢……你……你……啊……」
「啊……好师伯……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好
爽啊……我的大鸡巴师伯……啊……你插的我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
啊……我快被你……喔……插死了……啊……」
慧幽也没閑着,将头贴在慧静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留在慧静的双乳上吻着、
吸着,还用双手猛抓两个肥乳,抓得发红变形。还贴着慧静的耳朵说:“这招叫老汉推车
,推车的老汉能用上劲儿,老棍子拉得出,推得进,好过癮呢!好好享受吧小妹。”
「啊……是好过癮……好深……爽……对……就这样……啊……用力插……深啊……对…
…我的淫穴……啊……啊……爽啊……再……再来……啊……喔……爱死你的大……啊……把
我捣的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
她的双腿僵硬了好大一会,双眼紧闭,双唇微张,眉心拧成了个疙瘩,然後就象死过去一
样,一动不动了。同时,煜通的阴茎深深的插到慧静的身体裏开始射精,野狼似的吼了几声,
喘息着趴在了慧净的身上……。
三女一男狂欢半夜,都很快进入了梦乡。鸡叫头遍,慧静被一场春梦惊醒。因为山裏夜静
,慧静远远听到庵的後面,有乒乒乓乓的声音,就悄悄起床,乘着皎洁的月光翻过庵後的小山
,想看个究竟。她只穿个小裤头,带个小兜肚,穿过茂密的树林,爬到山头一看,只见在对面
一块平地上,一个黑影在上下跳动、翻滚,是一个男人在练功。看那魁梧的身材像是煜通!对
!就是他!这老傢伙昨天狂欢了半夜,还起来这麼早练功!真是好精力!难怪武功这麼好!
慧静看到煜通只穿了个裤头,运动时,裤头裏的东西晃来晃去,浑身的肌肉疙瘩,都渗出
了亮晶晶的汗水……她正在想入非非,煜通一个鸽子大翻身跃到了她身边,只一把就把她搂在
怀裏,又飞出几丈远,落在了一片一人来高的草丛中。然後把她压在身下,掀起小兜肚在两隻
乳房上狂吻起来,一隻手早就插到慧静的裤头裏大模特摸起来。
一会儿,慧静就受不了了,嘴裏哼哼唧唧呻吟起来:“啊!师伯……你都这麼老了……还
吃奶……啊 !……好痒……你这麼长时间到哪去了?……啊!……你摸得我好舒服……爽!
……好爽啊!……”
“静妮子,想师伯了吧?我没办法啊,有人在到处追杀我,我躲到山洞裏去了。”
“你……这麼好的武功……还怕他们?”
“他们也是武林高手啊 ,并且他们人多势众,好汉不吃眼前亏。”
“哎呀!……你摸吧……爽啊!……你住的地方……远不远?”
“远啊!你问这幹什麼?”
“亲亲师伯……我要跟你去,你要我吗?……你走以後我想死你了……啊……爽……你摸
到哪了?……好爽啊!……我要跟你学武功……”
“我的小宝贝,想我了是吧?我就知道你会想我!你要是不怕吃苦就跟我去好了,有了你
我在山洞裏也不寂寞了。”
“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我还要教你武功,让你成为天下第一侠女!”
“太好了!”慧静说着动情地亲老煜通的嘴。
煜通看慧静下面流了很多淫水,知道可以进攻了。一把扯掉慧静的裤头,把自己的裤头往
下拉拉,掏出老籐棍在慧静的小水沟裏蘸了蘸,兹瘤!一下子滑进了小水沟中的暗洞。啊!慧
静吞入大肉棍爽的浑身颤抖,动情的用两臂抱紧老煜通的脖子,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着他
的屁股,下身一顶一顶的迎合着煜通的抽插。口中忘情的呻吟::“哎呀……哎……呀……好
人……我……的心肝……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厉害……乐死人
家了……我……”煜通听到静妮子的淫叫,更加卖力,聚集功力於肉棍,使本来就很大的老籐
棍,更加庞大!
“啊!……师伯……你的大鸡鸡……大……好硬……哎呀……捅到心窝窝裏了……啊!…
…爽!……胀啊!……你塞满了我……喔,真长……真粗……真壮……死而无……怨了……喔
……顶……到……底……了……再深……一点……啊……子宫……顶……破……了……啊……
啊!……爽死了!……快活死了!……美死……我……了,你……的……太长……太大……我
死了……也不冤了……喔……好爽……”
煜通幹到兴头上,大肉棍紧紧插在慧静的洞中,抱起慧静在树林裏狂跑起来。慧静双手搂
紧煜通的脖子,两腿夹着煜通的熊腰,欣喜地看着老煜通撒欢。煜通每走一步,慧静就浪叫一
声。煜通在山林裏走了有一裏来路,慧静受不了了。
“喔……师伯……好有劲……我要上天……了……要死了……爽爽……喔……到心裏……
哎哟……好……好……爽……喔……我要……升天……了……长老……爽死了……啊!……”
慧静跑到了快乐的顶点。
煜通看到慧静不行了,嘴裏嘟囔道:“我还没跑够,你就……。”停下来後,让慧静靠在
一棵大树上,左手拉起慧静的左腿,没命的抽插起来,一会儿,屁股猛往上顶了顶,狂吼一声
,抱着慧静躺在了地上不动了。
五、僧尼淫奔深山,马背暂当卧床
两人醒来时,太 阳已经两丈来高了。慧静回禪房收拾了点衣服,又拿些吃的偷偷溜出了
灵姑庵 。煜通也回到庵裏,牵出自己的大黑马,在山後带上慧静就上路了。煜通藏身的山洞
离灵穀庵有一天多的山路。两人都身穿僧袍,两头光光,即使有路人也分不出男女,何况他们
走的就不是路,哪裡能遇见一个人影!过了晌午,二人吃了点干粮,小息一会儿又上路了。二
人骑上马,慧静在前,煜通在後。煜通一手拉韁绳,一手搂住慧静得了小蛮腰。走着走着老煜
通的手不老实了,从慧静的衣服缝隙,伸将过去。边骑马,边揉搓慧静的双乳,揉的小慧静春
情荡漾。
“师伯坏!走路还玩人家……奥!……坏师伯……你摸得我好舒服……往下……再往下…
…啊!……人家流了好多水……呀……是甚麼啊,硬梆梆的……顶的人家屁股……”慧静的手
也没閑着,背到身後伸到了煜通裤襠裏,抚摸光光的小和尚头。
“啊!师伯的头头好大啊……好光……好滑……哎吆!……别往裏扣了……!啊……爽啊
……人家又想要……小和尚了……急死了……怎麼办吗?……啊!……好痒……着急……”煜
通从慧静裤襠裏抽出湿淋淋的手,掀起她的僧袍,让她脚踩马登趴在马背上,屁股翘起。然後
他双手抓住慧静的裤子一用劲,刺啦!她的裤子成了开襠裤,从撕开的裤缝露出两半雪白的屁
股,流着水的小肉沟清晰可见!煜通把自己硬胀的老籐棍掏出来,一挺身尽根刺进了慧静即可
的阴道。
“啊!爽!……老师伯……你真会玩……在哪都能……啊!……爽啊……”随着马儿的跑
动、颠簸,大肉棍在慧静的小洞洞裏进进出出,煜通根本就不用用劲,就可悠闲地享受这个小
淫尼的浪逼。渐渐的,煜通让马而加快了速度,肉棒也跟着越插越快,慧静低着头,雪白的大
屁股配合着肉棒前後运动着,嘴裏淫言乱语更多了:“啊……啊……天哪,啊……舒服……啊
……快……啊……快啊……哦……妈啊……我的妈啊 ……屁股……好……好舒服……啊……
啊……快……哦……不……不行了……啊……师伯……快要……啊……爽死……屁股……天天
……啊……被你……这……啊……你这小和尚……啊……操……啊……”就这样,他们又翻过
了两架山,钻进了一片更加茂密、遮阳闭日森林……。
“啊!爽啊!……和师伯在一起……走路也可以享受……太好了……啊!舒服!……快活
!……师伯的大长鸡巴……太好了!……我中意死他了……啊!……真好!……爽啊……师伯
让我……爽死吧……啊!死了!爽死了!啊!啊!爽!!”慧静的呻吟由大到小,最後,趴在
马背上不听动静了——他已经被老和尚的小和尚操晕过去了。
到半夜他们终於走到了煜通藏身的山洞。这个山洞深不可测,煜通也不知道有多深。洞裏
四季如春,不冷不热。山洞的洞口,在一条狭长的石缝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洞口长满了
茂密的籐条。走进洞裏,煜通点燃麻油灯。啊!慧静尖叫一声。原来,她看到了一口黑色的大
棺材,当当正正放在宽敞的山洞裏。
“别怕!那裏没有死人,尸体早就让我给扔了。现在那是我们的床。”煜通说着,把棺材
盖子掀了下来。裏面是一床棉被,看上去还算干净。
“这裏面能睡人吗?”慧静怯生生地问。
“当然可以,你一路累了吧,进去睡觉吧,这口大棺材能躺下我们两人!因为原来就是为
一对夫妻準备的。”
“你在这裏天天吃什麼啊?”
“野味、粮食,我的徒弟经常给我送吃的。”
……
六、山洞裏胜洞房,练功不忘寻欢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老和尚和小尼姑在山洞裏夜夜春宵,纵情狂欢,就连练功时也不忘性
交!煜通在教慧静练武功时,总是用木籐条和肉籐条两根棍作要胁,逼她用功。
这天,天还没亮,煜通就把光着身子的慧静拉了起来:“起床!起来练功了!要想出人头
地,就要苦苦练功!今天练马步蹲襠,练好了就赏你根肉棍子,练不好你就吃木棍子吧!”慧
静睁开惺忪的眼睛,走到洞口,两手抱拳贴於腰际,两腿分开,屁股下沉开始练开了。
煜通仍躺在那裏,眼睛看着慧静。“上身挺直!屁股上提!大腿平直!……”慧静这一练
就是两个时辰。“师父,我不行了,让我歇会儿吧。”“不行!”煜通吼道。慧静只觉得两腿
酸痛,难以忍受。但害怕师傅手裏的木籐棍,仍然坚持练,不敢偷懒。又过了一个时辰,慧静
两腿开始发抖。这是煜通走到慧静背後,两腿初馏到慧静的襠下,仰面躺在了地上,坚挺的大
肉棒正对慧静的下身!对慧静说道:“保持姿势,身子下沉!”
慧静知道师父要赏自己肉棍子了,急忙蹲了下来。煜通并不急於插入,大龟头在肉沟子裏
,滑来滑去,不一会儿,慧静的汗水加上淫水,顺老肉棍子直往下流。啊!煜通一挺身,又粗
又长的肉棍子,狠狠的插入了慧静的阴道。慧静尖叫一声,开始上下套动。
“两手抱头,上身挺直,保持姿势,用腿力上下套动!”煜通也双手抱头,一边欣赏慧静
的美态,一边享受慧静的嫩穴。慧静本来觉得很累,可是自从大肉棒插进去後,一下子来了精
神,按照 师傅的命令,保持马步蹲襠姿势,疯狂的上下套弄。
「嗯.............啊.........师傅再.....再用力.....嗯.....哼」
「静妮子...你的小穴好紧.....不亏是小女孩的........」
「啊............啊........小妮子爱死师伯的大鸡巴了........用力操死我吧.....嗯

「喔.....好爽.....爽死了.....静妮子你的浪穴快把鸡巴夹断了........喔」
“我要用力夹……把你裏边的东西……全都挤出来……让它射在我的洞洞裏。”
煜通看到慧静浑身大汗淋淋实在是太累了,怕她一会儿来不了高潮埋怨他,就让她换了个
姿势——金鸡独立。慧静一腿站立,两手抱住另一腿,高高举起过掮。煜通侧身站在她的对面
,大鸡巴对準肉洞,一插到底!
「啊!……好师伯........亲师伯........你可真会玩!……啊!……不要不管我……站
不住了……你扶住点……亲亲师伯……我要让你……一辈之操我……不要忘了我……」
「小妮子.....骚尼姑.....我忘不了你迷人的肉体」
「啊........嗯........好........真舒服........啊.........爽啊!……」
「嗯.........啊.........舒服.........静妮子爱死你的大鸡鸡了........啊........

「哼........这样练功……真好……嗯.........要........小孙女……要上天了......
...啊........」
煜通见慧静,马上要有高潮,也就放开精管,噗哧!噗嗤!噗哧!……望慧静的阴道深处
射出十多股浓精!
七、兄弟共用新娘,慧静乐此不彼
有慧静陪伴,煜通三个多月没出山。都是靠师弟来给送吃的。他的师弟叫虔通 ,比他小
三岁,今年五十四,是山对面一个大庄园的庄主。他一米八的大个,年纪虽大,但腰板笔直,
膀大腰圆。平日衣冠楚楚,一派绅士风度。他隔几天就到煜通藏身的山洞给他送些吃的,看到
娇媚窈窕的静妮子心裏痒痒的。师兄看出了师弟的心思。一开始心存戒备,不给他们一点机会
。三个月过後,静妮子的性欲越来越强,自己身体虽好,但毕竟年岁已大,渐渐感到有点不支
了。心想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既讨好了小情人,又随了师弟的心愿。
一天晚上,师弟又来送吃的,二人坐在大棺材上喝酒。老煜通答应了虔通的要求。两人酒
过三巡,都来了情绪。虔通提议让慧静过来陪他们一起喝。慧静推辞不掉,只好在虔通身边坐
下来。蹲下来的慧静,更显出窈窕迷人,前胸颤巍巍,肥臀圆滚滚,柳腰轻摆摆,浑身春色,
禪衣难以包裹。静妮子几杯酒下肚,浑身燥热,将上衣上面的扣子解开了两个,漏出胸前一片嫩
白的肌肤。只见她被酒精刺激的面如桃花,眉眼裏秋波荡漾。虔通看到静妮子娇媚的样子,早
已心猿意马,欲火中烧,趁着酒劲,偷偷在她的屁股上摸了起来。一开始,慧静怕老煜通看到
,一次次将他的手推开,还在他的手上掐了几下。可越拒绝,他越来劲,干脆把手从静妮子的
背後伸到了裙子裏面。李中医对师弟的举动假装没看见,起身说,我去上个厕所,离开了。
虔通一把将静妮子抱到了腿上,一手抓向乳房,一手伸向阴部,啊!这个浪妮子竟每穿内
裤!他的情绪更加高亢,上下尽情摸了起来。静妮子舒服得呻吟起来。啊!奥!吆啊!不要!
不......师傅一会就回来了!虔通管不了那麼多了,又将她的衣扣全部解开,两隻白嫩的乳房
一下子蹦了出来,他张嘴就吃。手一直没閑着,在阴部继续扣摸,虔通觉得像在摸一隻烂了的
软柿子,软软的,湿湿的,腻腻的。啊!啊!要......我要!静妮子淫叫道。虔通从裤口掏出
坚硬傢伙,静妮子看都没看,抬屁股坐了上去。啊!是什麼东西进去了?!这麼大!啊!好胀
!好深!好过癮!边叫边上下起伏起来。心想怎麼比师傅的还要大!啊!太过癮了!只见她皱
着眉,张着嘴,闭着眼,疯狂的上下前後摇动。啊!......爽!......过癮!太过癮了!...
...爽死我啦!
静妮子正在闭目叫爽的时候,煜通悄悄的进来了。其实,他就没走,躲在洞外看他两的好
事。听到静妮子的淫叫,看到静妮子雪白的屁股在棺材面上忽上忽下,感到特别刺激,禁不住
想加入他两的行列。静妮子的阴道被大鸡巴紧紧的塞住,乳房被两之大手揉来揉去,舒服死了
!……哎?屁股上怎麼又有两隻手?扭头一看,啊!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师傅......不知怎麼
才好。“别怕,别怕!这不遂了你俩的心愿啦吗!”静妮子见师父没生气,不好意思的低下了
头。“来来来!继续!”老煜通说着给师弟使了个眼色。虔通一把又把静妮子拉到了怀裏,让
她背向自己骑坐在两腿上,俩人都面向酒菜。“对!继续喝酒!”“来!我敬你俩一杯”...
...
静妮子感到下面一根硬硬的棍子顶在阴部,痒痒的!刚才马上要有高潮了,一浪高过一浪
的春潮,一下子被吓退了,这会儿又来了!啊!下麵真空虚啊!身不由己的扭起了屁股,虔通
的大肉棍在她的阴门操来操去,就是不进去。静妮子也顾不上师傅在场了,伸手象捉泥鰍一样
抓住老籐棍塞到了阴道裏,边扭屁股边夹菜喝酒,就这样三人又喝了半斤多。她再也忍不住了
,哼哼唧唧娇喘起来。老煜通也来了情绪,从裤子裏掏出傢伙让静妮子看。她看到从老煜通裤
襠裏耸出的光光的龟头,放下手中的筷子,伸手抚摸一会,弯腰吸吮起来。老煜通被她吸吮的
全身都酥了,伸手从她腋下抚摸揉搓二隻滑腻的乳房。
虔通在後面用力抽插起来,嗯!嗯!奥!......慧静嘴裏塞住肉棍,想叫又叫不出,不叫
又忍不住,嗯!奥!......老煜通起身到静妮子的屁股後面,与虔通换了个位置,虔通拔出家
夥,转到静妮子面前,坚挺黑红的大傢伙把静妮子吓了一大跳,好大啊!怎麼比师傅的还要大
!足足比师傅的长了一寸,有八寸来长!师傅的龟头有鸭蛋大小,虔通的有鹅蛋那麼大!!!
光光的龟头上独目怒张,龟头後部的冠状沟,山高沟深,突起棱角分明,肉棍上爬满了鼓胀的
青龙,整个阴茎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液。哇!难怪刚才插到裏面那麼过癮呢!她不由想起了与
自己幹过的五个男人。其实,二狗和三娃的傢伙太小了,老中医的稍出众点,老煜通的还算得
上大,而虔通的才是特大号的。静妮子心想我真幸运,又遇到一个大傢伙!不知道中看中用不
?又上下打量打量虔通已脱得精光的身子,啊!他和师父一样!好健壮啊!两臂上的肌肉棱角
分明,宽宽的胸膛上胸肌隆起,肚子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粗壮修长的双腿显得格外有力。要
不看脸谁都不会相信这是年过五十的老人的身体。与虔通比起来师父也不错。
两个老傢伙分别在静妮子的嘴裏和阴道裡弄了半夜,换了三次防,弄得静妮子来了四次高
潮,第四次高潮刚过,老煜通坚持不住了,啊的叫了一声,噗哧!噗哧!......在静妮子的嘴
裏射出了几股浓精,慧静正被虔通搞得气喘吁吁,还没反应过来就一滴不剩的全吞了下去。她
吐出阴茎,娇嗔道:“人家不来了,师傅坏死了......啊!虔师伯好大劲!啊!这下插的好深
!爽!......爽!......啊!爽死人家了!呀!唉吆!......爽啊!......”虔通见静妮子这
麼浪也把持不住了,一股股陈年老精噗哧噗哧射入静妮子的子宫,“啊!虔伯伯的东西好多呀
!啊!把我肚子胀破了!好热!爽死......”静妮子白眼一翻,来了第五次高潮,昏瘫在煜通
的怀裏。
这一夜,三人都睡在了大棺材盖上。天刚亮时,慧静被鼾声吵醒了。看到一左一右两个赤
裸裸的壮汉,想起了昨晚的疯狂。啊!昨晚真是爽透了!做女人真好!正在想着,虔通翻了个
身,放平了身子。慧静看到两条粗壮的大腿间,一条软软的独眼小蛇,卧在两个大蛋蛋之间。
昨晚那麼大,现在怎麼这麼小?想着想着伸手轻轻抚摸小蛇光光的头。奇迹发生了,小蛇一动
一动,瞬间长大了,最後雄赳赳的耸立在静妮子的面前,恢复到昨晚的大小。啊!长大了!她
用手量了量长度,又在自己的小肚子上比了比,啊!都到我的肚脐上方了,难怪插到裏面时好
像捅到了心窝窝!这龟头好光啊!昨晚就是它让我爽得死去活来?!想着情不自禁的趴上去吻
了起来,静妮子把老籐棍吻的青筋直爆,越吻越硬,越硬越吻,它还忽闪忽闪振个不停。虔通
昨晚太累了,以为在做春梦,还在呼呼大睡。这时静妮子春情勃发,阴部流出了大量淫水,不
由的抬腿挎了上去,对準龟头,一点一点坐了下去,啊!……胀!……满!……爽!
一开始,静妮子怕把虔通弄醒,只是轻轻的扭扭屁股,可一会就觉得不过癮了,肥臀上下
前後舞动起来,虔通两眼一睁看到两隻乳房在眼前颤动,再一看只见静妮子正骑在自己的身上
,疯狂的摆动,老二被她夹的舒爽无比,叫道:“静妮儿,你喜欢师伯的大傢伙是吧?啊!大
姑娘的逼就是紧!夹的老二好爽!啊!……爽!”“呀!师伯的大鸡鸡好长!啊!都插到我的
嗓子眼了!……啊!……过癮!……爽!……爽死啦!……啊!……”这声啊,声音很尖,拖
了很长的颤音,她又爽到了高峰。这时,老煜通被叫声吵醒,看到师弟又和静妮子搞上了,老
二也颤颤巍巍的翘了起来。见静妮子趴在师弟身上不动,知道师弟已经把她送上了快乐的顶峰
。还没等静妮子缓过劲来,老煜通一把把她拉了过来。慧静顺势平躺在床上,双腿叉开,高高
举起。老煜通一个狮子大翻身,跃了上去。两人身子还没接触,老籐棍先戳进了流着师弟精液
的阴道。啊!爽!……静妮子浪叫一声,老煜通尽根全没,他也不讲什麼战法了,挥棍大幹起
来。心想要是我锁不住精关,早泄了,也不用怕,还有师弟来满足这浪妮子。“啊!……唉吆
!爽!……爽啊!亲亲师伯……你这麼狠!啊!……爽!……你狂……起来……捣的我……更
爽!……”虔通听到静妮子娇柔的叫床声,看到他欲仙欲死的表情和扭动的娇躯,老二又脉动
起来,起身跨到静妮子的脖子上,大龟头送到了她的嘴裏。静妮子上下两个口被两根老籐棍同
时抽插,爽得她浑身发抖,两隻雪白的大腿在空中舞来舞去,一手猛搓乳房,一手揪住头髮,
柳腰上下狂癲,迎合老煜通的抽插。不一会老哥两就把静妮子搞的高潮迭起。
老煜通知道自己身子太壮硕,在上面幹慧静时,怕压坏了身下的小娇娃,总是用双手支撑
自己的身体。这会儿感到两臂发酸,就示意虔通先起身。双臂抱住静妮子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
,老籐棍紧紧别在阴道裏,随着两人的滚动进进出出,搞得静妮子哇哇大叫,啊!爽!啊!爽
死了!滚了一会儿,慧静又一次爬上快乐的顶峰,趴在老煜通的肥肚皮上不动了。
过了一支烟的工夫,还不见静妮子的动静,俩老傢伙着急了,因为静妮子高潮连连,他俩
都没泄火呢。先是老煜通在下面一顶一顶的在阴道裏插起来。虔通看到慧静雪白粉嫩的肥臀,
随着师哥的顶插,颤动不已,顿时欲火攻心,挺着傢伙就往静妮子的屁股沟子裏插,啊!静妮
子一下惊醒了,原来虔通的大鸡巴挤进了她的屁眼,老龟头刚进去,慧静就感到胀疼,“师伯
,那裏不能插啊!啊!疼!”“玲妮儿,没事的,把屁股放鬆,对!再放鬆!一会就不疼了…
…好乖!”虔通感到静妮子的臀大肌完全放鬆後,往大鸡巴与屁眼的交合处,吐了口口水,又
慢慢往裏顶了顶。
“啊!好胀啊!”
“不疼了吧?进去三分之一了……一半了……全进去了!”
“啊!不疼了,就是好胀啊!”静妮子感到虔通整个人都挤进他的屁眼裏了。
虔通全插进去後并没有抽动,慧静感到一股股胀爽从下身湧向心头,不知是阴道裏的大鸡
巴,还是肛门裏的大鸡巴带来的。虔通停了好大一会儿没有动。老煜通在下面可没閑着,一直
在哗嘰哗嘰地插着阴道。静妮子觉得下身被两隻大鸡巴塞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这种又胀又
爽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啊!啊!好满!好胀!好爽!……虔师伯,你慢慢动动试试……啊!
不疼了……舒服了!……插吧!……插吧!……你俩一起插吧!……啊!……爽!……爽!…
…好爽!好过癮!……呀!……俩师伯把我的肚子都填满了!……啊!……亲亲师伯……我的
亲爷爷……爽得厉害了……加劲!……一齐用力……对!……啊!……爽死我了!!!……唉
!唉唉!是谁先泄了……好烫……好爽!……”下面的师傅不往上挺了,上面的虔师伯还在剧
烈抽动,静妮子知道,师傅先泄了。“虔师伯,啊!……你好有劲啊!……插的我好受极了!
……啊!……屁眼怎麼……也能这麼爽啊!……啊!……啊!……爽!……爽!……又要死了
!啊!……”静妮子再次爽晕了!虔通见玲妮儿到了高潮,就不再憋了,放开精关,噗哧!噗
哧!……往玲妮儿的屁眼裏射出十多股热精。
三人高潮过後全都大汗淋淋,加在中间的静妮子,更是象刚出浴一样,俩老傢伙拔出傢伙
後,静妮子的汗水、下身两个洞的淫水夹杂着精液,弄的床单到处都是湿淋淋的。这一夜狂欢
,慧静自己都不知道有过多少次高潮。慧静虽然年轻,但应付两个经验丰富的老淫棍,还是觉
得精疲力尽。躺在床上一睡就是两天两夜。
从此以後,虔通三天两头往师兄这跑,要麼自己单幹,要麼和师兄一起搞。慧静整日乐此
不彼,纵情享受。
八、山中人兽大战,慧静回归自然
好景不长。煜通又到山外去雲遊了,而虔通也到各山村收债去了。半个多月还不见一个人
影,就慧静一个人在深山老林中,一天到晚除了练功,就是睡觉。煜通在时,慧静天天做新娘
,夜夜度春宵。乍一下旷了这麼久,实在是难熬。煜通走时怕慧静不辞而别,把她的所有的衣
服都藏了起来。慧静一觉醒来,一丝遮羞布都找不到,实在没办法了,在树丛中摘了一个大芭
蕉叶,围在屁股周围遮羞。
一天下午,她想找点野果吃,隻身一人钻进了密林。快黑时,往息身的洞裏赶。钻出一片
灌木丛,抬头一看,啊!她尖叫一声,吓得毛骨悚然,腿都在发抖。原来,她眼前突然出现十
多条半人多高的野狼,几十隻放着绿光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她。她脑子裏一片空白,拔腿就往
山洞跑。到了洞裏扭身一看,那十多隻野狼也跟了过来,并且都挤在洞口,继续盯着她看。就
这样对峙一会儿,一条高大的母狼一步一步向她走来。慧静心想,这下死定了,自己纵有一身
好武功,面对这麼多饿狼也是枉然啊!她闭上眼睛只等成为野狼的美餐。在这千钧一髮之际,
一条更加高大的雄狼,吼叫一声。那条正準备对慧静下手的母狼停止了动作,高大雄狼再吼一
声,母狼夹起尾巴跑了出去,就剩下七八隻公狼。
慧静正在不知所措,刚才撵走母狼的高大公狼走向已没有退路的慧静。此时的慧静背靠石
壁,两手抱头,两腿叉开,瞪着大眼睛惊恐的坐在地上。大公狼走到她身前,在她身上上下嗅
了嗅,伸出血红的大舌头,在慧静岔开的两大腿中间舔了起来。慧静马上意到,这是条“色狼
”,惊恐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随着“色狼”的舔允,慧静渐渐忘了自己的处境,全身燥热
起来,尤其感到下身舒爽火热,奇痒难耐,淫水山泉一样的顺着屁股沟子往下流。只见她双目
微闭,樱口微张,红红的舌头不断的伸出来舔舔湿润的嘴唇。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愉快的呻
吟:啊!色狼!啊!你不要吃我,你要怎样都行……爽啊……嗷!……唉吆……好热……痒…
…痒死了……。慧静正在闭住眼睛享受快感,又有两条公狼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一个在慧静的
屁眼上舔,一个在她的阴毛上舔。她看到这几隻大公狼的肚子下面,都伸出一条红豔豔、亮晶
晶的肉棍,头尖尖的,像根大胡罗蔔。最先侵犯她的那条头狼的“胡罗蔔”最大最长。慧静知
道那是大公狼的阳具,啊!真大!有老中医的老籐棍大了!今天,这群狼不一定会用牙齿对付
自己,肯定会用它们的“胡罗蔔”对付自己!看到七八根“胡罗蔔”越来越大,慧静更是觉得
全身燥热。
慧静正觉得欲火中烧,那条头狼蹭的一下子窜到了她的身上。两条前腿放在她的腰两边,
屁股快速的一前一後的顶,阳具在慧静的肉沟子裏快速的滑来滑去,怎麼也进不去。慧静不自
主的抬起了屁股,右手扶住阳具对準下身,头狼屁股一挺,哧!一下子全插了进去!啊!慧静
娇喘一声,欣然接纳。
头狼的傢伙进去以後,屁股快速耸动起来。啊!这速度是人类没法比的!操的慧静舒爽无
比!大头狼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刻没停。慧静呻吟不断,啊!……爽啊!……好……狼哥哥…
…你别吃……我……天天让你……搞……啊……舒服……好死了……。
有两袋烟的工夫,慧静觉得四肢发酸。心想这个姿势太难受了,狗打臠都是从後面搞的,
不如……她想着腰劲一松,屁股掉了下来,血红的大“罗蔔”也滑了出来。她急忙扭过身,双
膝和两手着地,蹶起粉嫩的屁股,像母狗一样爬在地上。狼公看到慧静的这姿势,好像心领神
会似的,跳到慧静的屁股上,两隻前腿紧紧箍住她的腰,屁股一耸,红豔豔的大阳具又插进了
阴道。啊!怎麼又大了!好长啊!……爽……。头狼这下能用上劲了,毛茸茸的大屁股疯狂耸
动起来。啊!这样搞的好深……爽啊……爽……爽死我了!不一会儿,慧静来了第一次高潮。
大公狼环在疯狂的抽插着,慧静口中淫声连连,啊!……狼哥哥……鸡巴……好大……好长…
…哎啊!……啊!满!……胀啊……好胀!……。
慧静正在叫爽,大公狼从慧静背上跳了下来,转了个身,屁股与慧静的相对,红红的肉棍
露出一小段。有两隻公狼在他们的结合部,舔来舔去。慧静见头狼跳了下来,怕大肉棍滑出来
,屁股使劲往後顶。其实这时候大公狼的阳具中间已涨起一个大葫芦似的肉包,这个肉包裏面
涨满了精液,要慢慢渗出,一直等到渗完才能拔出来。慧静见狼公不在抽动,只把大肉棒胀在
自己阴中,好不着急,可也没办法。不过,这也倒很舒服,满满的,胀胀的,还能感到有一股
股热流湧向自己的阴道深处,很是解痒。
半个时辰过去了,慧静的下身稍一放鬆,呯!“大胡罗蔔”拔了出来。一股股白色的精液
,从慧静的阴道口涓涓流出。头狼走到一边,用舌头去舔自己的半尺来长的阳具去了。
还没等慧静回过神来,另一条公狼窜到了背上,大阳具在阴部撞来撞去,慧静伸手扶了扶
,把“胡罗蔔”的尖对準阴道口,啊!爽啊!这条狼顺着流淌精液的阴道插了进去,快速抽插
起来。啊!你们都是……我的……色狼老公……我要……啊!爽啊!……你们的大鸡巴……我
全要……爽!爽!……啊!……爽啊……快活死了……狼哥哥……搞死我了……啊……一个一
个地搞……啊!……爽啊!……啊!涨啊!好涨!……啊!……狼精好热……烫啊……爽啊!
……。第二条狼也跳下了慧静的身,毛臀对光臀,一股一股的往慧静的阴道裏射精。
一会儿,第二条狼拔出了长长的肉棍,走到了一边。第三条皮毛黑黑的高大公狼紧跟着爬
到了慧静的屁股上,这条狼好像经验丰富,没等慧静帮忙就逕自把粗大的阴茎插到了阴道。啊
!好大!好爽!慧静激动的嘟囔了几声,快活的享受大阳具的抽插。这时天已经黑了,慧静看
不到这条狼的长相,只觉得他很重,个很大,阳具也更粗长。她顾不上害怕了,因为这条狼的
大阳具马上就要给她带来高潮。啊!爽死了!……啊!啊!爽死……。慧静尖叫一声,又来一
次高潮,这次她爽的昏死过去。
渐渐地慧静醒了过来,回头看了看,看到十多隻闪着绿光的眼睛晃来晃去。啊!还有几条
肉乎乎的东西在屁股和下身舔了舔去。阴道裏有一根粗大的东西紧紧地塞在裏面,那是第三条
狼的,它的精液还没有射完。慧静趴伏在地上,等大公狼拔出肉棍,又翻身爬到了棺材盖上,
把两个大枕头垫在胸下,白晃晃的屁股高高翘起,等着其他四隻狼来幹自己。还没到慧静趴稳
,几隻狼同时窜到了床上,有一隻已经捷足先登,爬到了她的屁股上,一条热乎乎的阳具在下
身捅来捅去……
……
这一夜,慧静不知狼群幹了自己多少次,来了多少次高潮!等到下半夜,她只感到一根阳
具抽了出去,另一根马上又塞了进来,自己的肚子裏灌满了精液,好涨好涨!好爽好爽!
天亮了,慧静也醒了过来。自己还趴在枕头上,一隻浪与自己屁股对屁股,阴道裏还塞住
一根大阳具。其他六隻狼有的卧在床上,有的卧在地上,有一隻把头伸到他们的屁股下面,用
长长的红舌头舔着慧静的下身。正对着慧静阴部的床上,好像撒了一锅稠稠的麵汤,白花花,
粘糊糊的。
天大亮时,这场大战终於结束了,七匹野狼晃晃悠悠的走了。慧静精疲力尽,仰卧在床上
睡着了。
这之後,这几匹狼要麼一起来,要麼来三五个,每天天黑时必到。在煜通不在的日子裏,
慧静落个快活自在,纵情享受。
九、煜通绞杀狼群,携娇返回寺中

又过去了半个月。一天早上,煜通返回了山洞。到了洞口看到小娇女慧静正趴在床上睡觉
,全身只有腰间有一根麻绳,肥美的屁股曲线玲瓏,两条滚圆的大腿微微叉开,露出粉红色的
小肉沟,小沟中正流住乳白色的粘液,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煜通心中一阵激动,急忙走向前
去,轻轻抚摸她的敏感部位。这时,慧静正睡得迷迷糊糊,还以为是夜裏来的那三隻“色狼”在
没完没了的玩弄自己,也就没有在意。煜通看到慧静流出了大量的淫液,还以为是慧静旷久了
被自己一摸动了情欲了呢,急忙从裤口掏出早已硬梆梆的老籐棍,俯下身子,在慧静的洞口沾
了些淫液,然後慢慢把大龟头挤进了阴道。啊!慧静轻声叫了一声,心想怎麼这麼大?是不是
那只头狼又来了?不对!就是头狼的阳具也没这麼大啊?!这时煜通又往裏插了插,把个八寸
长的老籐棍插进了一半。啊!好爽啊!好硬啊!不对!插进去的阳具不是狼的,狼的够粗、够
长,就是不够硬!是人的!一定是人的!是谁呢?啊!爽啊!这麼长!这时,老煜通已尽根全
没!慧静恍然大悟,是师父!是煜通师父!
慧静假装都然醒来,大叫一声:“啊!强姦了!强姦啊!”“别叫,别叫!是我!我回来
了。”煜通赶忙说。慧静扭过头,睁开惺忪的眼睛,看了看衣服都没来得及脱的煜通,嗔怒道
:“你这没良心的!你还回来幹什麼?把我一个人撇在这荒山野岭中!自己去快活去了!你滚
!滚!”慧静边叫边扭动屁股,想把插在阴道裏的老籐棍甩出来,可她哪裡甩得出!屁股越扭
越觉得爽,扭住扭住就改变了动作,变成往後顶了!煜通为了讨好小情人,卖力的抽插。哗嘰
!叭!哗嘰!叭!哗嘰!叭!……老籐棍和引导的摩擦声,小肚子和光屁股的撞击声不绝於耳
……。
要在以往,煜通如此抽插,慧静早就淫叫连天了。可这次,慧静只是哼嘰了几声,并没有
大声叫床。煜通还以为慧静在生气呢!其实,在煜通离开的日子裏,慧静与“情狼”天天狂欢
,夜夜春宵,整天不饥不渴。就在两个时辰之前,慧静还被三条“情狼”搞的高潮迭起!此时
此刻她并不太希罕这根老籐棍!
煜通见慧静如此生气,更加卖力,把八成功力运到老籐棍上,奋力衝锋!大幹两个时辰,
终於把慧静送到了快乐的顶峰——雪白的肥臀痉挛了几下,趴在床上不动了!
到了天黑,那几隻狼又来了。这时煜通正在向慧静求欢,慧静假装不从,二人推来推去。
几隻大公狼以为是这个男人在欺负慧静,就一起吼叫住扑向煜通。几隻野狼那裏是武功盖世的
老煜通的对手,他十招之内就打死两隻,打伤两隻,其他三只见势不妙逃掉了!
慧静见此恶鬥,想哭又想笑。想哭是因为自己的“情狼”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想笑
是因为亲眼看到了老情人的英武。煜通把狼赶走以後,慧静急忙扑到他的怀裏,动情的亲吻他
,一隻手伸向了老煜通的裤襠,抚摸裏边的小和尚……
二人纵情雲雨一番後,煜通对慧静说:“我是回来接你的,明天我们就回灵山寺,现在安
全了,我要回到寺裏当我的长老去!”
“可我是女的,怎麼去呢?”
“不要紧的,你可以化装成小沙弥啊!”
“好!那太好了!我跟你去,以後天天可以在一起了!”
“是的,我的小宝贝!到了灵山寺,你就藏在我的禪房,不会有人怀疑的。”
……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二人就上路了。回到寺庙去享受快活生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