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振俠系列 靈椅

「南越古舊物品買賣商店」這個名稱,看起來有點不很明白,但其實十分簡單,那是一家古董店,而這家古董店老板的名字,就叫南越。和多年之前,曾經烽火連天,而今又成爲難民的最大來源的那個叫南越的地方,全然無關。

南越的主人,是不高興住在一所現代化的洋房之中的。他住的那所大宅,已有超過四百年的曆史。是明朝一個大官,傳說,大官宦囊豐富,一生之中,搜集的奇珍異寶極多,在親自督造這所巨宅之際,造了一個十分隱秘的密室,把所有的奇珍異寶,價值連城、可以供來作造反之用的大批寶貝,藏在這個密室之中。

而現在這座大宅子的主人,也恰好發現了密室。他期待一口箱子,一個櫃子,或者是一尊大肚佛像,在佛肚子之中,藏滿了珍寶,諸如此類。可是在那密室之中存放的僅僅是一張椅子。

是的,那東西就是一張椅子。作爲一個商人,南越主人想要將它買出去,而也正有人在打它的主意。也正因爲這樣,所以原振俠才會有機會來造訪南越。原振俠又怎麽會和南越發生關系的呢?這中間當然是有橋梁的。

那一天傍晚,原振俠從醫院下班回來。

醫院離原振俠的家不遠,走上十分鍾,過了一座橋就到了。只是就在那座橋上,他看到一個女人。

一位秀發垂肩的麗人娜多姿迎面而來。原振俠心神雖全放在瑪仙身上,亦不由本能地對她行注目禮,彎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顧盼生妍,閃著一點水樣光芒,如深潭迷霧般蒙蒙迷離,給人一中難言的刀鋒一般的冰亮美態,蠻腰一撚,出塵脫俗。姿容比虛夜月和莊青霜還好,直追秦夢瑤,早惹得路人紛紛駐足打量。尤其她單身一人,令人倍添遐想。

原振俠大奇,加此美女,怎麽一個人站在橋邊。那女子直往原振俠走來,到了五步許處,擡起俏臉,星眸一亮,緊盯著他。

原振俠大奇道:「小姐認識我嗎?」

美女笑道:「我是專靠捕捉被通緝的采花大盜歸案賺取懸賞生活的獵頭人,乖乖的跟奴家去吧!」原振俠失聲道:「甚麽?誰說我是采花大盜。」兩人站在路旁,一個風神俊朗,一個美豔如花,引得路人停了下來,對他們圍觀指點。

美女「噗哧」一笑道:」巫師瑪仙都給你采了,還不肯認嗎?」原振俠一怔,:「小姐貴姓,不知找我有什麽事情?」美女香肩亦反撞過來,含笑道:「小女子姓黃名娟,原兄可否陪娟兒喝杯酒呢?有要事相求。」原振俠隨黃娟來到一間酒店。只見裝飾極爲素雅。家具皆是用講究的,珍貴的黃花梨木、紫檀、鐵力木、榉木、紅木等制成,氣派華美。

「小女略備薄酒,希望以后我們能合作愉快!」黃娟早已經準備好了。便示意侍從開席。

立時便有美麗的侍女手捧精美菜肴從后堂魚貫而出,不多時,鐵力木插肩榫酒桌上便擺滿了精美豐盛的酒食菜肴。只見酒桌中央擺著一鍋熱氣騰騰的八珍火鍋,火鍋旁則擺滿了如水晶蟹粉卷、蛋心聖女果,泡蘿卜炖鴨,蘭度鴿脯、荔枝蝦球,蝦籽大烏參、如意鴨卷鮮、干蒸黃魚、碧綠蝦仁,荷香籠仔鴨、香油龍鳳腿等諸多菜肴。

桌上所用的器皿也均是造工精細,情趣高雅。另桌上還立著一個精致的燙酒酒爐。這酒爐呈雙魚形,二魚頭尾相向,作戲珠狀,鳍、鱗紋飾精細入微。有提梁,兩端卷曲,各拴于一小環,環中套入一展翅長尾鳥形器耳。梁飾七束三瓣花紋。蓋呈葫蘆形,蓋沿平展作四瓣花形,蓋頸拴一長鏈。器上采用鎏金方式,突出勾勒花紋線條,黃金、白銀交相輝映。造型奇特,設計巧妙,制作精良,實爲罕見的珍品。

黃娟很隨意的坐在原振俠旁邊,雙美腿近在咫尺。因爲她坐著,本來已是蓋住膝蓋的裙子又往上縮了最少十公分,露出她三分之二的雪白大腿,渾圓細嫩,圓潤的膝頭下是修長而勻稱的小腿。腳背又細又白,嫩鼓鼓的,能感覺得出如果撫上她的皮膚是如何的細嫩光滑。加上黃娟身上散發出來的自然清香灌入鼻中,原振俠胯下那根大陽具又悄然擡頭了。

「累人家等了聲個晚上,要罰酒一杯。」原振俠最見不得美女,看她巧笑倩合,豐姿楚楚的樣子,骨頭立時酥軟了大截。如獲甘露般連喝了兩杯酒。

令原振俠著迷的是黃娟低頭斟酒的樣子,眼光落到那一雙晶瑩雪白、溫軟光滑的玉乳上。原振俠可以清晰的看到玉乳柔和迷人的圓弧和兩峰之間令男人瘋狂的淺溝,低胸裙那緊繃的水平上緣使雙峰的上緣更是挑逗似的袒呈在外,散發出迷人的光澤。飽滿渾圓的線條一覽無遺,連尖尖乳峰頂的兩點都似乎隱約可見,似乎只有稍微運動一下,黃娟那一對柔軟渾圓的雪白尤物就會跳出來。

黃娟然後舉杯道:「這一杯是慶祝我們終於碰上面的。」黃娟低首,慢慢將酒杯送上。這個姿勢更令原振俠從低開的領口看到飽滿的酥豪乳在胸前晃動,鮮紅的乳頭也探測到,在雪白乳肉的映襯下耀眼生輝,看得原振俠全身發熬,下體亢奮。黃娟擡頭見原振俠雙眼注視著自己酥胸上,再低頭一看春光外泄,使得黃娟雙頰飛紅嬌羞滿面,「啊」嬌聲的叫了一聲,原振俠連忙收回隨著她蕩漾乳波而晃動的目光,接下酒杯。

原振俠欣然喝下道:「聽美人兒你的口氣,好像一直急著要見我,是嗎?」黃娟放下自己手中的酒杯,卻故意將一條雪白圓潤光滑的大腿踩在原振俠的椅子上,狹窄的裙子包裹不住肥滿的下體,讓其現露在外面,原振俠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大腿根部透明小內褲包著的凸起的陰戶,隱現的濃黑的陰毛有些許露出了細如繩索的小內褲邊緣,看了令人血脈憤張。奇的是她的陰戶特別鼓脹,原振俠知道這種特凸的陰戶叫包子穴,是千人中都難得一見的穴中極品,其性特淫,插起來可讓人欲仙欲死。

「什麽事?」原振俠心頭一顫,探手過去,將美女摟在懷里,黃娟風情萬種地白他一眼,嫣媚一笑道:「娟兒這次是有事相求,是關于一張椅子的。」「那酬勞是什麽?」原振俠也不避諱,左手直接探入她套裙低開的領口一把抓住高聳酥胸上堅挺的乳球,入手的感覺滑膩柔軟卻不失彈性,右手撥開她的纖纖柔荑,把短裙拉的更高,黃娟羞得嬌臉更紅了,風情萬種的白了原振俠一眼「別……別……不是……不是這麽快的」原振俠大把大把地抓摸蹂躏美女碩大堅挺且充滿彈性的乳房,右手極慢極慢的撩開黃娟裙子的下擺。目光投到她粉嫩的大腿上,緩慢卻堅定的掀起他的裙擺,映入眼簾的,是半透明的的小內褲,根本就包不住嬌小圓翹的嫩臀。又小又薄的內褲貼在細膩的肌膚上,隔著內褲,隱約能看出神秘的陰阜的輪廓。原振俠死死的盯著內褲中間那道順著肌膚的曲線自然形成的凹陷,原振俠知道,那道凹陷正是黃娟的微微開啓的蜜洞所形成的,而她柔膩軟滑的陰唇就藏在薄薄的布料下。

只要原振俠的手指一動,障礙將不複存在。

黃娟臉色羞紅,小聲呻吟「不要……」拒絕的語氣飽含著嬌媚,原振俠知道她今天是送上門來曲意奉承,趁著黃娟心里正亂的時候,原振俠連脫帶扯將美女的裙子脫了下來,身上只剩下了粉色的內衣褲。裘衣不能完全掩蓋豐乳,露出一條很深的乳溝。有刺繡的三角褲緊緊的包圍著有重量感,形狀美好的屁股。在沒有一點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愛的肚擠,如縮緊的小嘴。

「這麽欺負人家。」黃娟的眼睛看著原振俠鼓起的褲子,自己也覺得下體有些熱了,開始有潮濕的感覺。原振俠低下頭透過已經濕潤絲襪和內褲隱隱約約可看到黑黑的一團陰毛。手向黃娟大腿根部摸去,很快他就摸到了黃娟那黑色丁字褲型的窄小三角內褲,一根指頭伸進去一勾,黃娟敏感下身地動了一下很快他就觸到了毛茸茸的陰戶,他心里知道,手再往下一寸多就是肥嫩的陰唇了!于是他將手往下移動了一下,終于摸到了黃娟的肥嫩的大陰唇,只覺得兩瓣豐腴的肉瓣隆起,中間的凹處隱約感覺到一個肉核,原振俠輕輕用手指揉揉,黃娟即被他逗得身體有點顫抖。

黃娟掩嘴笑道:「你最好小心點,最近這里有個采花大盜,警察們都摩拳擦掌要抓他呢,若被人誤會你就是,那就糟了。」原振俠開話道:「那采花大盜又于我有合干系?」手指的動作卻沒有停止,撫弄著黃娟下體柔軟細黑的絨毛,慢慢的分開她修長光滑的雙腿,向著陰阜之下鮮嫩的玉徑襲去。原振俠的手指在豐厚的大陰唇上遊走。

黃娟「噗哧」一笑道:「那說沒關系,下面怎麽演起」盜紅丸「了?」黃娟故做作平靜,可是渾身上下在原振俠的撫摸下不由得微微發抖,下身已經濕了,將窄小的丁字褲的褲裆弄濕了。薄薄的內褲上勾勒出陰阜飽滿的輪廓,內褲中央出現的水漬慢慢的擴大。原振俠的手放肆地逼進令人熱血贲張的神秘領域,摸著黃娟那一蓬淡黑的柔柔陰毛,手指就在俏黃娟那纖軟微卷的柔美陰毛中淫邪地撫弄著,愛撫熱乎乎的肥嫩大陰唇,用中指在兩片柔嫩小陰唇間滑動,姆指與中指捏揉小陰唇觸摸到濕潤肉縫,千嬌百媚的麗人大腿根中已經春潮暗湧、愛液正大量分泌著。

嬌嫩的蜜肉清晰地報告著原振俠的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苦無援兵的花園門扉已落入魔掌。原振俠的指尖靈活地控制,無助的門扉被色情地稍稍閉合,又微微拉開,稚美的肉花綻露出來,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戰抖。原振俠火燙的指尖正輕輕掠撫過俏黃娟的純嫩花瓣。電流直沖每一根毛孔,黃娟嬌軀輕顫,蜜肉不自主地收縮夾緊。夾緊的是大膽火辣的指尖。隨著原振俠指尖輕挑,黃娟濕熱柔嫩的花瓣被迫羞恥地綻放。粗糙的指摩擦嫩肉,指甲輕刮嫩壁。俏黃娟的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

「你還沒說答應不答應呢。」黃娟忍受這下體的折磨,問道。羞恥的秘處完全被猥亵的手指占據,黃娟幾乎已經無法保持端莊的容顔。

手指擠入柔若無骨的蜜唇的窄處,突然偷襲翹立的蓓蕾。黃娟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熱的手指翻攪肆虐。不顧意志的嚴禁,純潔的花瓣屈服於淫威,清醇的花露開始不自主地噴薄而出。

「先看看酬勞夠不夠。」原振俠輕咬俏黃娟的耳垂,把火熱的呼吸噴進俏黃娟的耳孔。左手捏撚乳蕾,右手指尖輕輕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緊窄幽谷四處塗抹。每一下好像都塗抹在黃娟已經要崩潰的羞恥心上。花唇被一瓣瓣輕撫,又被淫蕩的手指不客氣地向外張開,中指指尖襲擊珍珠般的陰蒂,碾磨捏搓,兩片蜜唇已經被亵玩得腫脹擴大,嬌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調引,充血翹立,花蜜不斷滲出,宛如飽受雨露的滋潤,緊窄的幽谷中手指肆虐,幽谷溪流泛濫。

兵分二路,中指直探陰道口,順著如泉湧出的愛液,迫開緊閉的陰門,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覺到陰道壁上有一層層的嫩肉蠕動收縮,緊緊夾著他的中指,指尖撞擊在她子宮深處的陰核上,花惢爲之開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來。

強烈的刺激,使得黃娟美的身子像癱了一樣軟綿綿的貼靠在他身上,張著小嘴不停的喘氣。他趁機將她身子扳轉過來,下面他的中指還不停地抽插著她的美穴,上面將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絞著,啜飲著她口中的香津,殘存的一絲理智,使她並未配合他的親吻,只是閉上眼睛,任他吸吮著她柔軟的舌頭。

原振俠的手指如交換活動般地挖弄,而且還加上抽插的動作。向外拔時,美女下身鮮紅色的花瓣跟著翻出來。原振俠的拇指在陰道外面不停地按摩陰核,黃娟雙手緊抓的床單,雙眼緊閉,腳趾蜷曲。很快的,黃娟陰道里的收縮就變成了整個臀部的痙攣,臀肉不停地顫抖。黃娟的蜜汁越來越多,肥美蚌肉早已經是淫水橫流了。

「紅丸在那里啊?」中指更被蜜洞內層層溫濕緊湊的嫩肉緊緊纏繞,一種說不出舒爽美感,令原振俠更加興奮,在蜜洞內的手指開始緩緩的抽插摳挖,只覺蜜洞嫩肉有如層門疊戶般,在進退之間一層層纏繞著深入的手指,真有說不出的舒服,原振俠心中不由得興奮狂叫:「極品!真是極品!

「酬勞看過了,你答應了嗎?」

「還沒看全呢。」原振俠低頭吻上黃娟的小嘴把舌頭伸進檀口撩撥香滑的小舌,把她的性感嬌軀扶起來手輕輕撫摸晶瑩剔透的玉背,拉開她的衣襟,前扣式的胸衣被原振俠打開,渾圓豐腴的乳峰顫動起來。嬌嫩乳暈上的粉粉乳頭挺立在空氣中。鮮嫩雪峰不管是色澤、形狀和彈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圓錐形光滑的乳身不但膚色晶瑩潔白,膚質光滑細密,而且外形還十分的挺拔勻稱;乳尖上的鮮紅兩點細小渾圓,光彩奪目,一看就讓人聯想起樹林中初熟的櫻桃;一雙美乳彈性十足,輕輕的觸碰都可以帶來曼妙無比的微顫,散發著無限的妩媚、成熟的韻味,彷佛是一雙美味多汁的果實等待著有心人的采摘。

原振俠雙掌按了上去,一把握住了這對堅實又彈性驚人的玉峰肉,肆意的玩弄起來。只覺觸感滑潤,滴溜溜的彈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贊真是十足的尤物,黃娟軟綿綿的乳房滑不溜手,竟險些從原振俠的手掌中逃逸而出。原振俠急忙加大了指間的力道,用力的抓緊了乳峰的根部,把它們從左右向中間推擠,弄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