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成人版 第三十七回 恶人朱元璋

张无忌他们在武当山上这么一耽搁,派出去的五行旗人众先后回山,带回来的讯息令人大为惊讶。峨嵋、华山、崆峒、昆仑各派远征光明顶的人众,竟无一个回转本派,江湖上沸沸扬扬,都说魔教势大,将六大派前赴西域的众高手一鼓聚歼,然后再分头攻灭各派。

这两个多月来韦一笑、杨逍、彭莹玉、说不得等人,曾分头下山探听赵敏的来历和踪迹,但此人已不知去向。

这日,杨逍向张无忌禀报说现在明教在全国各地都在起义反元,现在虽然大多失败,但弟兄们都士气高昂,很想见见新教主,好鼓舞士气,准备更大规模的起义行动。

张无忌想了想,便准备把聚会的地方选在蝴蝶谷,一来是怀念胡青牛夫妇,二来也是想见见常遇春大哥。当下群豪各无异议,言明三个多月后的八月中秋,明教各路首领,齐集淮北蝴蝶谷胡青牛故居聚会。

次日张无忌偕同杨逍、殷天正、殷野王、铁冠道人、周颠、小昭等人,辞别张三丰师徒,首途前往淮北。

明教一行人晓行夜宿,向东北方行去,在半路上就遇见常遇春。数日后到了蝴蝶谷外。先到的教众得知教主驾到,列成长队,迎出谷来。

当晚张无忌大会教众,焚火烧香,宣告各地并起,共抗元朝,诸路教众务当相互呼应,要累得元军疲于奔命,那便大事可成。

聚会完后,张无忌接受杨逍的建议,准备带领一些人去元大都打探情况,他怕路途凶险,便将小昭留下让常遇春照料。小昭委委屈屈的答应了,但一直送出谷来,终是不肯分别。

张无忌等人这日到了离元大都一百多里路的一个小村子里,这里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但却显出异常的诡异,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具尸体,其中一户门大开着,从里边传来女子的呼救声,张无忌便径直闯了进去。

只见里边有七、八个男人,其中一个面目狰狞丑陋、凶神恶煞,这几个人都是衣冠不整,连裤子都没穿,有的连鸡巴都露在外边,那人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顺着刀刃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小姑娘近乎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浑身伤痕累累,脸扭向一边。

张无忌似乎明白了这帮人莫非是江洋大盗,刚轮奸了这个小姑娘,又要杀人灭口,他便连忙斥道:“你这强盗,还想在这里杀人吗?”

那恶人狰狞地一笑,说道:“你少管老子闲事,今天连你也一起结果了,你知道老子是明教的吗?”

话音刚落,杨逍等人也赶进来,听到这话,他便说了句明教的暗语,那人对答出了另一句暗语。杨逍便问道:“你是谁?我们明教怎么有你这样的败类?”

那恶人反问道:“你有是谁?”

杨逍自报了家门,那人吓得赶紧向杨逍叩首拜见。杨逍说道:“教主在这,你应该先拜教主!”

那恶人见张无忌原来就是教主,便赶紧叩首说:“不知教主到来,属下朱元璋罪过。”

杨逍看到朱元璋的样子,便说:“朱元璋,你看,你在教主面前是个什么样子?”

朱元璋赶紧丢下刀,穿好裤子。

张无忌便问他:“朱元璋,你我以前也曾相识,但没想到你这样滥杀无辜,奸淫掳掠!”

朱元璋连忙解释,他向张无忌禀明一切,说他们几个人时发现了一帮子人运送着大量货物,准备劫下来,给教主作礼物。一路暗中跟踪,却发现那运的并不是货物,而是很多人,似乎有少林寺的和尚和武当派的道士,其中有一个人很向他原来曾见过一面的宋远桥,所以便跟踪到大都,发现他们被压到一个叫天龙寺的地方。但他们也被人发现,一路追杀至此,他们设计将那追杀他们的人都杀光了,接着又把这村里的人都杀光,将一些金银财宝散落一地,造成这帮追杀的人与村民为了钱财互殴致死的假像。

张无忌听到朱元璋这样肆无忌惮地杀人,很是愤怒地说:“你好歹毒呀!既然杀死了那帮追杀的人,怎么连这些善良无辜的村民都不放过?”

朱元璋反而振振有词地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们这些村民的命不值钱,只配替咱们明教弟兄死,而咱们人留下来要干大事,要反抗元朝!”

张无忌指着床上的那个小姑娘,说道:“那你解释一下这又是怎么回事?”

朱元璋不以为然地一笑,说道:“弟兄们为调查这事都很辛苦,这小姑娘反正是要杀死的,弟兄们见她长得还蛮好看的,便轮流操了她一番。现在这小姑娘知道得太多了,也该是送她上西天了!”说完,便拾起刀子准备杀那小姑娘。

张无忌已经不能再忍受了,他一把夺下那刀,怒吼道:“朱元璋,你难道没有一点同情之心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了吗?你难道不知道你损坏了明教的名誉吗?”

这时,那个小姑娘几乎奄奄一息地说道:“是大哥哥吗?”

张无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向床上看去,只见那小姑娘转过来了头,原来她就是翠花呀!他连忙命令众人退下,并吩咐打些热水来。

此刻的翠花的样子真令张无忌惨不忍睹,只见身上到处都是伤痕,青一块紫一块,许多地方已经瘀血严重,那原本娇嫩的乳房上被抓得血痕累累;而她的阴户处更是令人触目惊心,那里红肿不堪,大阴唇已经裂开了,小阴唇也被操得翻裂开来,小穴口大大地张开,大量的精液被灌在里边,许多都留在了外边,把整个阴户弄得混浊模糊,一股股恶臭的味道扑面迎来。

张无忌眼圈都红了,他不敢想象翠花刚才经历了怎么样如同噩梦般的痛苦。

他往下看,朱元璋他们连翠花的屁股也没有放过,那原本可爱的屁眼此刻已经合不上了,混浊的精液黏附在上边,而翠花的嘴里和脸上身上也到处黏满了精液。

翠花见到是张无忌,顿时痛哭流涕,扑到他的怀里。张无忌感到万分痛心,他的心口在流血,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让这小姑娘有了如此悲惨的经历,她原本应该是一个天真无邪、有爹娘照顾的无忧无虑少女,但此刻却被一群无赖流氓轮奸,无依无靠,生不如死。

他抹了抹眼泪,便给翠花清洗干净,给她擦了些药,为她换上干净的衣服,将她搂在怀里,听她诉说着她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原来,杨不悔先将她安顿在武当山下,又亲自将她送到离武当山很远的一个村子,那个村子很穷,很多年轻人都娶不到老婆。杨不悔找到一个身材健壮、样貌还算端正的年轻村夫,把翠花介绍给他,还给了他一百两银子要他好好照顾翠花。

那村夫喜得乐上眉梢,这一百两银子可能他一辈子都赚不到,他现在算是村里的首富了,还白搭了一个美丽可爱的老婆。当天,他就花钱布置了新房,晚上便和翠花入了洞房。

那天晚上,那村夫进了洞房,看到这样如花似玉的老婆,笑得合不拢嘴了。

他二十多岁了,还没娶上老婆,也没玩过女人,此刻看到翠花,他便如恶狼般扑到她的身上,将她压在床上,就是一番狂吻乱摸。

翠花本能地反抗着,身体乱扭,喊道:“不要啊……”

那村夫也不理会她的挣扎,把她拋在床上,用腿紧压住她还在扭动的双腿,将她的双手压倒她自己的身子下边,伸手到她腰间,摸索着将她的裤带解开,趁翠花挣扎的动作连裤子和亵裤一起拉下来,没等翠花反应过来,所有掩盖下体的衣物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翠花感觉到下身越来越多的凉意,意识到自己的阴户暴露出来了,她用力扭动着腰部,想反抗但被压得死死的不能动。她知道这个村夫要操她,便想到那个英俊的大哥哥操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爽,那种滋味至今还不能忘怀,眼下这个村夫成了自己的丈夫,虽然和大哥哥比差得远了,但看上去也挺顺眼的,不知道被他操是什么滋味?想到这里,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失守,便任由那村夫摆弄。

那村夫看着手中抓住的的健康而又修长的少女双腿,顿时激动不已,他满脸坏笑地直盯在她大腿的尽头处。他将她的双腿掰开,那里的风光完全暴露出来,一小丛淡淡的的体毛下粉红色的阴唇紧包着能令男人快活的小穴。他还将那里翻开仔细地看了看,说道:“原来女人的下边是这个样子,真是奇怪呀!”

翠花突然感到一个熟悉的硬物顶在自己的阴户,原来不知道何时那村夫已经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将鸡巴对准她的小穴,挺起涨痛的肉棒顶了上去。她那没有经淫液充份润滑的小穴倒不是能一冲而入的,他胡乱地乱顶着,但始终不能入门,反而将翠花的阴户顶得生痛。

那村夫觉得龟头尖端传来的柔软肉感告诉他位置正确,他腰部用力一压,整个龟头就钻入了翠花的小穴里。“啊……不要……快……拿出来……”翠花痛苦地叫着,没有经过爱抚和亲吻,小穴也没有充份润滑,使得她感到比开苞更大的痛楚。

那村夫却不管这些,他得意地注视着因肉棒挤入而向两边绽开的阴唇,享受似地停留了一下,然后猛地向里面直插而入,尽根而入后,那村夫摆动腰部开始抽插。

翠花的小穴还是比较干涩,所以要想顺利地抽插还不是太容易,但翠花已经痛得要命,她失声痛叫,那叫声十分凄惨。那村夫也觉得不是很爽,自己的鸡巴只是被小穴紧紧夹着,但是难以移动,反而被夹得生痛。他只好吐了几口口水抹在交合处,由于唾液的滋润,他的鸡巴插得容易了些。

就这样插了没多久,翠花的小穴也开始变得湿滑起来,她也不再觉得那么痛了,反而觉得一阵快感。

那村夫也觉得越插越顺畅,越插越爽,他的鸡巴在湿滑的小穴里任意地抽插着,那种感觉真是酥麻入骨。他又看到翠花那不断晃动的双乳,于是便腾出手来解开她上衣的扣子向两边拉开,里面粉红色的肚兜下就是少女娇嫩的乳房,那村夫咽了口口水,一把扯掉肚兜,粉红色的乳头和雪白的乳房腾地跃了出来,他双手各按住一个乳房,伸嘴就咬住一侧的乳尖啜起来。

又过了没多就,那村夫心的下身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没几下他就发出了低哼的声音,将他的精液在她的小穴内喷射。

翠花也感到一阵莫名的舒爽,那种感觉虽然不如大哥哥操自己的时候来得强烈,但也颇令她感到一阵幸福。她合起了双腿,躺在床上,大腿根部的阴户还正向外慢慢淌出乳白色精液。

那村夫也是爽翻了,他高兴地将这新讨的老婆抱在怀里呼呼地睡了。

翠花渐渐喜欢上了这个丈夫,他长得也不算差,而且身材健壮、年轻有力,鸡巴也有将近七寸,在床上也很能干。而那村夫也喜得老婆,自然不免每晚都要大干一番,他越干就越是喜欢这个小姑娘。

本来两人相安无事,也许就这样过一辈子。可是那村夫他娘,也就是翠花的婆婆有一天却听闻那村夫洞房的时候没有见红,那村夫却哪里懂得这些,他怎么想也不记得有什么落红,他娘便说那岂不是捡了个破鞋,便让他去追问。

翠花很老实便交待了她曾经被一个大哥哥操过,那村夫很是生气,但他又很喜欢翠花,便不准备追究;但他娘却不同意,说将来生的小孩也不知道是不是亲生骨肉,主张他把她休掉。可是那村夫干上瘾了,哪里舍得呀,但他娘说现在有钱了,也不愁再娶不到媳妇。于是,他娘很快给他找了一个黄花大闺女作媳妇,而翠花则被休掉,又卖给了人贩子。

那人贩子大约三十多岁,他准备把她卖到大都一带,因为那里的人相对比较富裕。在路上,那人贩子自然免不了要操翠花。翠花此时还是懵懵懂懂,那人贩子让她给自己口交,并将鸡巴插进她的屁眼里,这一切对翠花来说都是第一次,她什么也不懂。

翠花现在只记得当时那人贩子将鸡巴插进她屁眼里的时候,她整个人简直痛昏了过去,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像被劈成两半。而那人贩子鸡巴的味道很难闻,尤其是那射在她嘴里的精液,有一股很浓的恶臭味,但他还是逼她把那些精液都吃了下去。

那人贩子后来就将翠花卖到了现在这个村子,买她的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村汉,他刚死了老婆,还有两个孩子,那大儿子只比她小两岁。他们也没办喜事就上了床,是那中年汉子十分性急,老婆死了好长时间都没碰过女人了,再加上这小姑娘比自己老婆可要水嫩得多。

那中年村汉将翠花拉到床上,将她压在身下,一边狂吻乱摸着,一边就去解她的裤带,很快便将翠花的裤子扯到膝盖处,他的一只手已经顺着亵裤的边缘伸了进去。

翠花被摸到了私处,立刻心怦怦直跳。她的心情十分复杂,她这些日子经过那人贩子一路的蹂躏,心态早已发生了很大变化,她想女人长个阴穴不就是这样让男人操吗,闭上眼睛让谁操都一样,只要鸡巴能操得久,到最后都是一样爽。

因此,她没有丝毫地反抗,放松身体,任由这个新丈夫的摆弄。

中年村汉用身体压住翠花,一只手在她的上半身游走,最后把重点放在了胸部上,隔着衣服不断地揉捏乳房,并用指尖挑逗着乳头,另一只手绕过内裤,直接将中指插入还未分泌出淫液的小穴,大拇指按住阴户上的最敏感凸起的阴核。

翠花身体的敏感部位都被中年村汉这样肆意玩弄着,那一阵阵的快感确是身不由己的,她被摸得已经有些麻木了。

中年村汉很快将翠花的内裤脱下,并把自己的裤子拉下,脱掉内裤,已经硬挺的肉棒直接顶在翠花双腿间的阴户上。他抬高翠花的臀部,暴露出湿淋淋的阴户,拨开那两片嫩肉,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窄洞。

翠花闭着双眼,她把那中年村汉想象成那个英俊的大哥哥,嘴里不由自主的说道:“大哥哥……我不行了……快……我要……”

那中年村汉不知她说的大哥哥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在说自己,便应声道:“不要叫我大哥哥,我现在是你丈夫,叫我冤家就行。”

说完,他一手扶着肉棒对正翠花张开的肉缝,猛的尽根插入,从背后插入的感觉强烈深入,刺激得翠花全身颤抖。随着鸡巴不断的深入,翠花逐渐坠入了快感的漩涡,哪管在后面操她的是什么人,她张着嘴喘着气,呻吟着,臀部向后迎合着中年村汉的插入。

中年村汉抓住她那小屁股,挺起肉棒大力抽插着。大肉棒的不断抽插,那阵阵快感也不停地涌入翠花的阴户,散向全身。翠花两只小手僵硬的支撑着上身,使劲向前挺起并未发育成熟的胸部,头向后仰,嘴里轻声浪叫着。

中年村汉在此时仍快速地插入肉棒,终于感觉到翠花小穴的一阵抽搐,也将精液射入了翠花的小穴深处。

最后,中年村汉一边将开始发软的肉棒从翠花的阴户抽出,一边说道:“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而翠花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发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这天一大早,翠花还躺在那中年村汉的怀里睡觉,突然听到外边一阵打斗和厮杀,那中年汉子连忙穿好衣服要看个究竟,刚打开门,就见外边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死人,有几个杀气腾腾的人朝这里走来,二话没说便一刀杀掉了那中年村汉,两个小孩看到这场景吓哭了,那几个恶人便寻声将那两个孩子也杀掉了。

这几个人自然就是朱元璋他们一伙,他们又闯进屋内,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翠花,只见她浑身上下只穿著一件肚兜,乳房半裸露着,一副恐惧到极点的样子。

有人已经举刀准备向她砍去,这时朱元璋却说:“先不急,咱们兄弟几个这段时间忙得要死要活的,还差点送了命,此刻不如先快活快活,这小姑娘长得令人很是心疼,哥几个先把她轮奸了再杀也不迟。”

其它的人也多少都有点这般想法,现在看老大都已经发话了,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眼睛都发绿了,直勾勾地在翠花身上上下打量。

翠花被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吓呆了,又听说他们要轮奸自己,也就是要一个人一个人轮流着来操她,虽然说她现在被男人操惯了,也不再害怕被操,也不在意谁操她,可是同时被这么多男人同时操、轮流操,这可是头一遭。

翠花感到莫名的恐惧,她生怕自己被活活操死,而且她又隐约听到他们准备操完她后要杀了她,这就更让她心惊胆颤,她吓得不敢再往下想,无助地捂着眼睛,低声哭了出来。

朱元璋见小姑娘害怕了,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欲,他脱下裤子,掏出自己那根丑陋的鸡巴就朝翠花扑去。他将翠花的肚兜向上翻了一些,由于翠花睡觉时没有穿亵裤,她那娇嫩的阴户便立刻暴露出来。

他把翠花的一双粉腿扯向两边,在自己的鸡巴上吐了口口水,便将鸡巴直插进翠花的嫩红下体。“啊……”翠花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惊叫声,同时感到下体一阵灼热,知道对方的鸡巴已插了进来,并且开始不断抽插着。

“啊……哼……唔……”翠花几乎是哭哑了声,但那甜美的声音听起来反而像是呻吟声。

朱元璋淫笑着说道:“这小娘们可真她妈的骚呀!”

其它几人闻声也蠢蠢欲动,凑上前来,等待着对这小姑娘的奸淫,而一些猴急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在翠花的身上狂吻乱摸起来。

一个低矮的男人上了床,将脸凑在翠花的脸庞周围,在她的脸上狂吻着,又一下子将他那厚厚的嘴唇完全盖住了翠花的小嘴,大力地吸啜着翠花的樱唇,又肥又大的舌头硬要顶开这小姑娘的雪白贝齿,充满恶臭的口水不住灌注进去。翠花眉头一蹙,同时感到这男人舌头强行塞进她的嘴里,两片厚唇紧紧啜着香甜的津汁,发出一阵的淫秽声音。

一个罗腮胡的男人粗鲁地将翠花的肚兜扯掉,再用大手捏住翠花的嫩乳,在手中肆意肉捏着,他一手握着她左边乳房,一口埋在翠花的右边乳头上,更变态地吐出大量唾液,把她右边乳房弄得湿淋淋的,接着又吻她另外一边,手则轻轻搓揉这沾满口水的乳房,如此交替不住,慢慢地刺激着她的娇嫩乳房。

有两个尖嘴猴腮的小子抢不到肥肉,只好一人抱住翠花的一只脚,在上边乱舔,还将鸡巴掏出来在上边乱蹭。

那个低矮的男人忽然脱下内裤,露出一支短小的鸡巴,放在翠花的脸前,说道:“给我舔一下。”

翠花只看了一眼这根鸡巴便感到一阵恶心。在他那又胖又圆的肥大肚皮下,毛茸茸地凸出一根丑陋的男性器官,一阵阵恶臭扑鼻而来,上面圆圆的肉头在颤动着。翠花差点要昏倒,但现在自己在这帮亡命之徒手里,要是她不听话,随时可能会被杀掉,于是只得先用手把肉棒握着,然后缓缓伸出沾满津液的软滑舌头去舔。

朱元璋还在不断地抽插着翠花的小穴,那里此刻已经湿滑了许多,他的鸡巴被温热的阴道紧紧夹着,爽得他大叫起来,最后将精液射了进去。

当朱元璋拔出他的鸡巴时,在旁边早已急不可待的一个光头和一个刀疤脸冲上来,那个光头想用纸将翠花那被灌满精液的阴户擦净,而那刀疤脸已经等不及了,他说道:“反正都是自己人,朱大哥射的还擦什么擦!”说完,便把坚硬的鸡巴插进那糊满精液的小穴中去,大力地抽插起来。

还有一个又小又瘦的小鸽子,他急得干瞪眼,他看到那一帮人有的亲嘴、有的被舔鸡巴、有的玩乳房、有的操穴、有的玩脚,少女痛苦的尖叫、男人们满足的喘息、“劈劈啪啪”的肉体拍打声,都刺激着他。他连忙跳上床去,拉出翠花的一只手,将自己的鸡巴塞到她的手心里,令她为自己用手套弄。

那玩脚的一个尖嘴猴腮的人见那手的套弄比脚好玩,便也挤上床去,拉出翠花的另一只手,让她为自己手淫。

刚才那个被刀疤脸抢了操穴机会的光头,此刻心急如焚,他央求刀疤脸侧着身子操穴,让他自己好在翠花的背后顺着她屁股插进她的屁眼里,幸好光头的鸡巴不是很大,所以翠花被操屁眼也不是十分辛苦。

翠花的嘴已经僵硬得不能动了,她感到一阵麻木,那低矮的男人只好自己将鸡巴向嘴里抽插。他的动作愈来愈快,两人的哼声也愈来愈淫荡,终于他将浓浓的精液爆发了出来,尽数射进了翠花的小嘴内。翠花蹙眉把腥臭的热精吞下,她知道这样是讨男人喜欢的,这才吐出他的肉棒。

那个光头显然定力不行,鸡巴被翠花狭窄的屁眼紧紧地夹着,没几下便快要坚持不住,他忽然将肉棒从翠花的屁眼拔出来,然后对着翠花的嘴射精,已经神志不清的翠花将射精后的肉棒含入口中,用舌头将口中的肉棒清理干净。

就这样,这七个恶狼般的男人轮流在翠花的身上各处发泄,翠花身上的肉洞都被他们轮流干着,一个也不放过,那小穴、嘴里、屁眼里、乳房上、脸上、手上……到处都是男人们射出来的精液,他们有人累了就先歇一会,等别人干完了再接着干,反正翠花的肉洞始终没有闲着。

刚开始的时候,翠花竟然被这玩法弄得高潮迭起、快感连连,有说不尽的舒爽。但是随着她一次次地泄身,她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浑身无力,有几次甚至被操晕过去。

而那几个色鬼射了两三次精后,鸡巴也渐渐不中用,有的干脆就硬不起来,但他们的兽欲不减,便用手拧她的胴体、用牙咬她的乳房和屁股、用巴掌搧她娇嫩的肌肤,更有人拔她阴户上那细微的汗毛,最后干脆有人找来一根木棍,插在她的小穴里取乐。

翠花受不了这种非人的虐待,一声声地惨叫和尖叫,哭得已经岔了气,而那几个人却乐得合不拢嘴。

最后,他们觉得玩得差不多了,便准备杀掉这小姑娘。正在这时,张无忌等人来了,才算是救了翠花一命。

张无忌听到翠花的悲惨经历,不由得心像是被人拧裂了一半,难受得要命,他感到万分自责,这一切都与他脱不了干系,百感交集中他流下了眼泪。他在这里照顾了翠花三天,等她身子康复了,便给了她些银两,并派人送她回父母家。

杨逍便问张无忌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认识翠花?张无忌无奈只好将杨不悔和他之间的那个秘密告诉了杨逍,杨逍似乎若有所悟。

张无忌由于被杨逍劝说,所以没有过度责罚朱元璋,让他带路去大都。

半路上,杨逍悄悄对朱元璋说让他要斩草除根,朱元璋立刻意会,便悄悄折回去杀翠花。杨逍之所以这么做,大概是知道这翠花是女儿的一块心病,她要是回到武当山附近,万一把女儿的事抖搂出来,让不悔以后怎么面对殷梨亭?

朱元璋去杀翠花离开了,而张无忌也不是傻瓜,他发现朱元璋不见了,便知不妙,赶去救人。但为时已晚,翠花已被朱元璋杀害。

张无忌愤怒无比,他决意要将朱元璋逐出明教,任由杨逍怎么劝说都不行,而朱元璋却始终没有出卖杨逍。

朱元璋走后,杨逍连忙赶去,暗中支持他,并给明教的一个地方势力头目一份亲笔信,在信中极力推荐朱元璋,并委以重任,朱元璋感激不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