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武侠 天龙八部

明月照亮著客棧,晚風襲襲吹來,涼亭之中,一個俊俏斯文的公子,正舉著酒杯,獨自享受著這一晚的悠閒。「哈!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沒想到古人說,身在明月上,一定高處不勝寒,而不願歸去,而我區區段譽,生於凡間,卻因為身為皇族,也是高處不勝寒啊!古人若有知,此詩倒可改上一改,改成皇親貴族,低處不勝寒……」

看這公子哥兒搖頭晃腦的,彷彿就是一般的富家子弟一般,有誰想得到,他竟然會是一個國家未來的國王,看他彷彿手無縛雞之力,誰又能測的到,這文弱書生,竟然會身負天下第一劍氣武學——六脈神劍,逍遙派的絕頂輕功「凌波微步」,與還有可以吸取別人內力化為己用,浩瀚無邊的北冥神功,更兼之服食過天下第一毒物——莽牯朱蛤,得了一身百毒不侵的體質。有錢、有權、有武功、相貌堂堂,集有所有好的條件於一身,這個年輕人還有什麼好不滿足的?「唉!~照佛經上說,學武功,去跟人動手動腳的,總是不好,而我雖然貴為王子,卻一值只能處在皇城之中,面對的都是皇族,與朝中大臣,從來也交不到任何知心的朋友,想去哪裡,做什麼也不能隨心所欲,倒不如像現在來的自在呢!」段譽說罷飲下了杯中的酒。

原來這個年輕人,乃是大理國的儲君——段譽,受父親之命,學會了家傳武學,六脈神劍,覺得一時悶不過來,想出來闖闖天下,見見世面,誰知好巧不巧又給他在無量山洞裡,因緣際會的學會了凌波微步,與北冥神功,又服食了莽古朱蛤,如今正繼續他的旅途段譽突然想起了無量山洞裡神仙姊姊赤裸裸的美麗雕像,那美麗的玉乳、曼妙的身段、甜美的臉龐,不自覺的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時心猿意馬,胯下彷彿有一股力量在沸騰著突然!一個黑暗的身影閃過,迅捷無比的翻身竄入客棧的樓上,輕啟窗戶,點著一根香,把煙慢慢的送入窗內,隨之鑽入房內。段譽心念一動,莫非這三更半夜竟有宵小之徒,想要有所不軌之舉?天生的仁義心腸以及好奇心,使得段譽不由得催起凌波微步的神妙輕功,也是輕輕的溜到了窗旁,用口水糊破了一個缺,往房內一瞧。這不瞧還好,一瞧之下居然呆住了。只見房內一個男子,正脫著一個美貌少女的衣服,一邊得意而淫蕩的笑道:「哈哈哈……鍾萬仇,十年前你一掌打傷了我雲中鶴,如今你的女兒鐘靈中了我的迷魂香,我要好好的把你女兒姦淫一番,然後再賣入青樓,好報一掌之仇,看你鍾某以後如何在江湖上抬得起頭來!」

說著說著,已經把鍾靈的衣裳除去,只剩下一個小肚兜,露出那少女嬌嫩的身軀。 眼看著這甜美的少女還正迷迷糊糊之中,渾然不知她的貞操將被一個淫蕩而邪惡的男子奪去,段譽在外面看的是心急無比,一時衝動,也沒顧慮到自己的六脈神劍練的還未到得心應手,自身又還不會其它的武功,便破窗而入,且一聲大喝:「淫賊住手!!」雲中鶴看到段譽突然闖進來,有點吃驚,但隨之很快就鎮定了,笑著說道:「老兄,看來你也是此道中人嘛,幹麼比我還急,把窗戶都弄破了,這樣待會兒很容易被人發現的,你知道嗎?」段譽看著眼前這個人,不但沒有受到阻嚇,反而把自己認為是他的同黨,不由得一呆。雲中鶴看著眼前這個公子哥一副傻樣,於是道:「看來你是新手吧?難怪不懂行規,下次別再犯了喔!這次算你走運,遇到我這武林中第一色中好手,以後跟在我身邊幫我把風,少不了你好處的。」段譽被人誤會,原本的憤怒化為一陣苦笑,正待解釋時,剎那間,又是一個人影從窗戶闖進來,此人全身裹著一襲黑衣,連臉也蓋住,只露出一對英氣逼人的眼珠,狠狠的瞪著雲中鶴。 雲中鶴誇張的笑著:「哇!不會吧,看來我一個晚上要收兩個徒弟囉!」

此時只見黑衣人緩緩的抽出劍來,指著雲中鶴道:「淫賊雲中鶴,詳聽你的罪證,用淫香昏迷少女,姦人妻女無數,我木婉清,今日奉恩師之命,要讓你惡貫滿盈!」雲中鶴聽罷,倒也不如何吃驚,反倒冷笑說:「原來是個雌兒,好啊,看來我跟徒兒今晚剛好可以一人一個,誰也不用搶。徒兒,咱們一起上啊!」段譽臉紅著正要分辯:「我不是……」只見雲中鶴跟木婉清已經鬥起來了。一陣兵刃撞擊聲不絕於耳,偶爾還伴著鍾靈渾渾糊糊的呻吟。好個雲中鶴,自知久鬥無異,一招白鶴亮翅,袖中噴出一陣迷煙,而木婉清也抓著這個空隙,一掌對著雲中鶴的胸口打了過去,同時也不小心吸入了不少迷煙。「筐啷啷~~」一串物品落地,桌椅翻倒的撞擊聲,雲中鶴已然中掌吐血臥倒在地,但仍強忍住痛苦說道:「好厲害的姑娘,這次我雲中鶴算是栽了,不過妳也不會好過的,妳和床上的鍾姑娘都中了我的毒門春藥——淫亂合歡散,馬上就會失魂落魄,春情蕩漾。半個時辰之內,若是沒有讓男人好好的插一頓,用陽精中和妳體內的慾火,妳將會慾火焚身,變成淫亂不堪的妓女。」木婉清倒也不慌,說道:「你已被我一掌打傷,我馬上可以再一劍殺死你,再從你身上搜出解藥。」雲中鶴:「別忘了,旁邊還有我徒弟呢!」木婉清心道:『這下可麻煩大了,我已中了迷藥,難以再催動功力,這可如何是好?』

正作沒理會處,段譽接口道:「這位姊姊,你別擔心,在下段譽,其實我也是進來要阻止這位淫賊的,眼下妳好好休息。我說這位雲先生,你既然已身受重傷,何不就交出解藥給鍾姑娘和木姑娘服了吧,俗語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佛家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交了解藥,以後也別再做這種缺德事,大家快快樂樂的交個朋友不是挺美的嗎?」雲中鶴聽段譽有一句沒一句的丟著書袋,早已不耐煩,心知今日終究討不了便宜去,於是恨恨的說道:「哼!好事被破壞,全便宜這位老弟了。木姑娘,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把妳的穴兒洗乾淨等我吧,總有一天,我要好好的強姦妳,把妳操得叫我親哥哥!」說罷,鼓起最後一點力氣輕身躍出窗外,揚長離去。木婉清叫道:「淫賊休逃!!」說罷忍不住藥力的發揮,身子便軟倒在地。段譽望著雲中鶴逃出的背影,正在奇道:「為什麼他說會便宜了我??真是怪了……」 「啊~~嗯~~好熱……好……好癢……這種感覺…好奇怪啊……」

一陣呻吟引得他回頭一望,怎知這不看還好,一看不由得讓自小身處皇家的他看的痴了,原來鍾靈與木婉清,一個在床上、一個在地上都已羅衫撤盡,露出她們兩個令人噴火的身段,受了雲中鶴春藥鼓蕩的她們,意志已經完全淫亂了。先看看那個鍾靈,有如凝脂般的玉體,正白晃晃的橫陳在錦被上,甜美的臉蛋,彷彿還只是個稚嫩的小女孩,可是胸前那對肥嫩的乳房卻長得像一對成熟而鮮嫩多汁的蜜桃似的;那玉蔥般的小手,此時已經因為忍不住春情的蕩漾,一手揉捏著自己的乳房,一手輕扣著粉腿中間;那個令人愛它不愛命的花瓣,那晶瑩剔透的淫水,此時正從那桃紅色的處女縫裡一絲絲的滲出來呢!而再說到木婉清,揭下面罩,居然是個野性美十足的妙齡少女,皮膚跟鍾靈比起來剛好是一白一黑的對比,而黑中更帶著一鼓致命的誘惑力,嬌俏的一雙椒乳,正顫抖著,每一吋肌膚,都是那麼的結實,充滿彈跳力與光滑,跟鍾靈比起來剛好是一對完全相反類型,卻都一樣美艷誘人的美少女,那原本英氣逼人的一雙秀目此時已是眼神朦朧,而充滿飢渴的淫慾,眼中彷彿還有那麼一點意識,但也正在慢慢逝去,恍惚之間,猶然想到:『雲中鶴逃了,解藥已是拿不到手,再這樣下去,會變成淫亂的身體的。不行!與其如此,倒不如自行了斷,否則如何對的起師父?』手拿起劍,站起來便要往脖子上抹去。

段譽看了,連忙衝過去,想要把劍搶下來。木婉清道:「段公子……讓我死了吧!」段譽:「木姑娘決不可輕生……只要活著,便一定有辦法的。」「筐啷~~」劍掉到地上了,兩人一番妳爭我奪,反而都一起跌跌撞撞,跌到床上來。兩個赤裸的、清麗脫俗的美貌少女,從沒接觸過男人的身體,此時聞到床上段譽的男人味,又受了春藥的煽動,前所未有、隱藏在處女深處的情慾已經完全爆發,不可收拾了:「唉呦喂呀~~~」…… 段譽撞了一頭苞,但還是連忙問道:「兩位姑娘無恙乎……?」

話說到一半,一個濕軟的唇吻了上來,眼前是鍾靈的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段譽心頭激盪不止,渾沒注意到,木婉清已經脫掉段譽的褲子,悄悄地把嘴湊上了段譽的陽具,此時一股強烈的刺激包圍住段譽下面怒火沖天的陽具。木婉清吐弄著紅潤的小舌,由根部火辣辣的舔到了龜頭,用舌尖舐著段譽的馬眼,一張櫻桃小嘴已經把段譽的陽具含入嘴裡,不住的套弄著。而段譽嘴裡,鐘靈的舌頭有如靈蛇一般,交纏著段譽的舌頭,一隻手牽引著段譽去扣弄著她淫水氾濫的美穴,段譽一觸摸到那未經開墾的處女聖地,立刻沾了一手滑膩的淫水…… 段譽此時……舒服得想哭!而心中卻思量著:『我怎能這般荒唐,跟兩位剛認識的姑娘行這周公之禮,莫非我也遺傳到我父王那風流的性格?唉,眼看這兩位姑娘中了淫毒,若不能以陽精解之,必終其一生為淫毒所制,罷了罷了,佛說色不亦空,空不亦色,我只當她是空,無我像,無佛像,無眾生像,幫她們解解淫毒吧!』段譽很可愛的幫自己找到了可以放肆的理由,於是便全無掛礙,準備放手一搏了。

由於身處帝王之家,對於房中一道,性愛之妙自小早已受到特別的培訓,只是一直沒機會真槍實彈對上一回,後人有所謂的帝王神功,可想見帝王們對性愛是別有一番境界的。段譽運氣往下一沉,一條原本只是一般尺寸的陽具,突然怒漲了兩倍。『先從鍾姑娘開始吧!』段譽心道。段譽調整姿勢,一個翻身,把鍾靈壓在床上,又讓木婉清面對自己跪坐在鍾靈的臉上,讓木婉清的美穴剛好對準了鍾靈的櫻桃小嘴,此時鍾靈很識趣的,伸出了舌頭,往木婉清的處女嫩穴舔了起來。「啊~太刺激………好……好奇怪的……感覺……師父從沒跟我提過……痲癢的,整個小穴好似要融化掉了一般……啊~~嗯~~小穴酥掉了~~啊!~~啊~~受不了啊~~別舔那麼深……」雖然木婉清嘴巴上是這樣的浪叫著,可是她那浪穴兒穴不停的往下去磨著鍾靈的小嘴呢,那騷透的淫水已流得鍾靈滿臉都是,使得鍾靈更興奮了,不過小穴卻是更空虛難耐。木婉清雙手用力掐著自己的一雙椒乳,那對美麗的乳房由於受到擠壓,已經便得潮紅而顯出指痕,可見得這兩個美少女,如今是多麼的渴求能有一巨大的陽具,來滿足她們那飢渴的處女花園,不管是任何人都好,再不插進來她們可就快要瘋掉了。

雲中鶴的淫藥,奇妙如斯,即使是三貞九烈的聖潔女子,一經春情鼓催,都會本能的渴望男人的精液,會不顧一切,不論是用小穴交合套弄,或是用嘴巴舔弄吸含,總之就是要沉浸在男人的精液裡。不管那男人是美醜俊帥,甚至是自己的兄弟、父子的雞巴亮在眼前,也會忍不注去含住它。雲中鶴第一次提煉出來時,試用的對象,就是自己的師母,結果……他被自己的師母給強姦了。話說回來此時,段譽分開了鍾靈的玉腿,一長長的陽具,抵住了鍾靈那水簾洞洞口,用龜頭輕輕磨著鍾靈那敏感的陰蒂,磨的那鍾靈如痴如醉,直是叫道:「段哥哥,快插……插……進來吧,靈妹的穴兒……癢得受不了了……快插 ……我要你狠狠的大力強姦我……快……」說著,那未經人事的小浪穴,竟然主動挺上去要迎合段譽的陰莖插入。段譽更不答話,一根怒挺挺的雞巴,便搗入了鍾靈的處女浪穴,也刺破了鍾靈十五歲的處女貞操。「嗚……」處女初次交合的痛苦,大半被淫藥所覆蓋去了,鍾靈只是哼了一下,隨即木婉清的美淫穴又湊上來,鍾靈又舔了起來。 段譽運起九淺一深的插法,一面抽插著鍾靈的小嫩穴,嘴兒也怕冷落了木婉清,雙手扶著了木婉清的玉頸,舌頭便深入木婉清的嘴裡,有如兩條蛇一般的劇烈糾纏。

此時段譽姦著鍾靈,而鍾靈躺著舔木婉清的小穴,木婉清又吻著段譽,三個人在床上形成了一個三角型。段譽插著鍾靈的小穴,一陣陣的快感由鍾靈的下體傳上來,受不了強烈快感的鍾靈,把刺激都發洩在木婉清的小穴,舔得更是賣力,縫裡的每個地方都給她用舌頭細心的刮過。「啊~~啊~~好美……快要飛起來似的,全身輕飄飄的……段……段哥哥 ……好丈夫,求你再用力的搗吧……不用留情……妹……妹妹的穴給你插得好過癮啊!」「嗯~~嗯~~靈妹子……妳真會舔……舔得木姊姊穴花都開了……我好喜歡給妳舔……啊……啊……不能舔那裡……啊~嗚……刺……刺……太刺激…… 小穴被舔爛的……」這兩個初嚐禁果的美麗少女,一個容貌清純、一個英姿煥發,如今都被官能的美妙快感所深深沾染,掉入不可拔的淫亂世界了。

突然一個靜默,兩個少女先後停止了浪叫,渾身繃緊,美麗的臉龐上露出像是痛苦的表情,柳眉緊皺,嘴角卻帶著笑意——高潮來臨了一個十五歲,稚氣未脫;一個雙十年華,正是亭亭玉立,兩個都是集天地靈氣於一身的少女,與這個俊俏公子素未謀面,卻在今晚的這個時候,同時達到了高潮。段譽腰脊一酸,一股熱燙燙的童子陽精就噴射到鍾靈的穴心子去了。鍾靈一聲大叫,隨即軟倒。段譽由於是童子之身剛破,兼之從小服食帝王壯陽食補,射了精卻也不見軟化,隨即把鍾靈扶過一旁,把木婉清轉身趴伏在床上,段譽一手扶著青筋爆跳的陽具,一手扶著木婉清的小蠻腰,往前一送,陰莖就陷入了木婉清那又緊又浪的淫蕩花瓣!一陣緊箍的感覺,使得段譽快意非常,也顧不得木婉清還是處女之身,也不管什麼九淺一深,馬上粗暴的怒抽狂幹了起來。木婉清還正迷糊之中,感受著鍾靈用口交帶給她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冷不防一根巨陽又插了進來,竟是連痛也沒時間感覺到,馬上又陷入了另一的快感。由於才剛高潮過,快感還在下體餘留著,很快的,木婉清又達到另一個連續的高潮…… 「段……美……啊……」即使是武功高強的女俠,深陷於性愛強烈官能快感的時候,連話也吐不出來了。段譽又射出一股濃稠的精液,深深的狂噴入了木婉清的子宮,陽具才開始略見軟化,但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人,似乎就算是連續開苞了兩個美少女,仍然有無盡的淫慾,平時軟弱、膽小的段譽,一但射了精,反而像變身為淫魔色妖一般,站了起來,對床上兩個剛被破瓜的少女命令道:「還沒結束,妳們兩個過來給我好好的吹一段蕭,含一含本公子的雞巴!」

鍾靈與木婉清,也許是因為眼前的男子給自己的身子極大的滿足吧,竟然乖乖的回答一聲:「是的,大人。」便跪下替段譽含起陽具來了,而那粗壯的龜頭上,還沾著她們的處女之血。楚楚可憐的鍾靈,用她靈巧的粉紅舌頭輕輕的舔著段譽的卵蛋,而野性美十足的木婉清則是含著段譽的龜頭,不停的吞吞吐吐,一雙美目流盼,淫蕩的對著段譽拋媚眼,兩個人的臀部還不停的搖擺著呢,像極了想討主人歡心的小狗。很快的,段譽又硬起來了,當然又會繼續瘋狂的交歡,這次又是一個新的姿勢、新的戰局,三個深陷淫慾的年輕男女,才第一次見面,互不熟識,卻在這一夜,不斷的從對方的肉體,來滿足自己無底洞般的慾望……她們竟然不知道,彼此是有著複雜的血緣關係的,即使知道,此刻她們也不會停下來的。然而,不知道的事,隨著故事的發展,還多著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