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后传 上

之一惊变
我是令狐冲,对就是那个和魔教教主女儿成亲的令狐冲。
我归隐快半年了吧,每天就和盈盈在梅庄弹琴,说实话我觉的好闷。
嘿嘿,还好我有丹青生留下的酒,还有不可不戒送我我一本《奇淫宝鉴》,
好书啊!
这两个月下来盈盈已经被我调教成一个床上的淫妇了,当然是我一个人的淫
妇了。
一日午后,“师兄、师兄……”随着一阵叫喊,两个人影冲进了我的卧室。
“你~~~~~”来的是仪和还有秦娟,两人显然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
盈盈正赤裸着身体跪在我的跨间,任凭我的肉棒在她的脸上拖动,而她只是
专心的添着我的蛋蛋,两人的脸立时涨的通红转身飞也是的逃的出去。
晕啊!
“咳,我去看看有什么事。”我也十分的尴尬,顾不得还是一柱擎天便找要
衣裤穿上。
“我去吧,冲郎,你现在去他们还说的出话吗?”盈盈白了我一眼,说话间
找了件衣服披上,向客厅走去。
才去没多久,就听见盈盈一声尖叫:“冲哥,快来、快来……”
我顾不得穿戴整齐,抓了件长袍就冲了过去。到了大厅一个熟悉的声影让我
呆在当场,一声:“冲儿……”
“是~~是师娘。”我用力揉揉我的眼睛泪水禁不住六了下来,“师娘,真
的是你吗?”我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盈盈也是眼眶一红,向她们打了个眼色,三人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我和师娘伤感了一阵,便问起详情,原来当日师娘自尽时手软了一下,未中
要害,后来也只是闭过气去,盈盈埋的又浅,当日夜里师娘就爬了出来。但伤心
若死,又不想于我们见面,便悄然离开,养好伤后本已想就此隐姓埋名,可思前
想后又十分挂念我的近况,便寻上恒山。正好仪清想找我回去主持大局,便叫他
们两个人带了师娘来到我处。
“师娘,以后和我们一起住吧。让我来照顾你,不要在外面受苦了。”
“冲儿,你过的好吗?你媳妇好吗?快生个宝宝,师娘帮你带。”看来师娘
已经恢复的平静,笑盈盈的对我说道。
当夜晚饭。
“师兄,掌门师姐让我们找你回去主持大局。朝廷开始清理江湖门派了,前
几天来了两个龙虎山的真人,说是要让我们受朝廷的管制。师姐不同意和他们争
执起来,没想到那两人会妖术,现在恒山上下都得了种怪病。他们临走时说两月
后再不接受朝廷的招安就会灭了我们恒山。师姐没办法了,便我们找你回去,我
们还得到消息,武当和少林等门派已经接受朝廷的管制,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已
经过世,莫大先生逃亡在外,黑木崖被朝廷大军围困。”仪和一口气说完坐了下
去。
我可坐不住了,“走走走,现在就回去。”
十天后,我坐在通天阁仪清跪在我的身前,“师兄,是我不好,还请师兄重
掌大权,严惩于我。”
我向身边的蓝凤凰看了一眼,好半响说不住话来,原来,他们得的怪病是龙
虎山的密技《种魔大法》,受术的人体内魔性本重的话将在每日午夜吸食身边人
的血,白日又恢复本性。为此仪清已经杀了别院的八十六个人了,其中就有司马
大和计无施。
现在别院的人已经和本院的弟子交手数十次了,互有伤亡,上山后她便着我
到无人的通天阁。我让盈盈去别院安抚众人,师娘照顾受伤的弟子,蓝凤凰也跟
了上来。
“你先下去,到别院和他们和解,盈盈会帮你们调停的,让我一个人好好想
想。你也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主要是想法解了这个法术。”我安慰仪清,
“你先去和我师娘照顾着大家。”
仪清离开通天阁后。
“妹子,你没有中那个什么法术吧?”
听了我这句关怀的话,一向狠辣的蓝凤凰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
出来,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里,“大哥,我好怕,我从来没这么怕过,你为什么
要回来。我们不是朝廷的对手的,我的毒物对那两个道士一点用都没有,还好他
们的法术也被我体内的毒术给克住了。”
我心下一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心神一松,立时感觉到她胸口的两处柔软,心中不由得一荡,这新婚几月下
来,加上练习《奇淫宝鉴》对女人的需求越来越大了,盈盈每天都被我弄的死去
活来的。加上这两天在路上,碍着她们不敢放纵,憋了好久的分身一下子顶上了
她的小腹。
我老脸一红便轻轻将蓝凤凰推开,坐了回去。
“大哥……”蓝凤凰却也跟着跪了下,一下抱住了我的大腿还带着泪水的眼
睛直直的看着我。
“妹子,你~~”
“大哥,我早就想做你的女人了,希望你不要嫌弃我。”
说话间,一双玉手解开了我的裤带,做了一件盈盈天天的功课,将我的肉棒
含在了口中。
一阵快感淹没了我的理智,从蓝凤凰远不如盈盈的口技中我感觉到这是她的
第一次,是她的第一次啊!
我心中一阵激动,再看着一教之主那讨好的眼神,动人心魄的轻轻喘息,那
所来的刺激又是盈盈所无法比拟的。
我不再反对,双手抱住了蓝凤凰的头,分身慢慢的在她口中抽动起来,用轻
轻的呻吟告诉她如何才能让我更加舒服。
蓝凤凰努力的配合着我肉棒的挺动,偶尔一下顶在了她的喉中,她也是轻咳
一下,又立即延续着我的快感双手更是在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摩着。
我站起身来将蓝凤凰拉入怀中,一只手探进了她衣襟里,开始揉捏着她丰满
柔软的乳房。
“好象比盈盈的大点啊!”我心里这样想着。
虽然还隔着一层内衣,却已经使得蓝凤凰浑身酸软无力。
“啊……阿……嗯……嗯……”蓝凤凰娇媚的喉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我的手不自觉地加重力道,揉捏着双乳。接着解开了她的上衣、松开腰带,
将她的衣裙褪下,娇美的身躯已经暴露在我的眼前。
白玉般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段、胸前娇艳的两点鄢紅、滚圆深陷的肚脐、
修长结实的双腿、腿間的萋萋芳草。
“凤凰儿,你真美,”我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赞叹,“凤凰儿,我以后叫你凤
凰儿好吗?”
“嗯~~”她的娇躯不自主的轻轻颤动着,眼神已经充满情爱,“只要大哥
喜欢,叫凤凰儿什么都好。”
我的手再次抓在的她的乳房上,没有了衣服的阻隔更是觉的无比的柔软,手
指更是在那已经逐渐涨大的乳头上逗弄起来。
“嗯……大哥不要嫌弃凤凰儿,不要嫌弃凤凰儿岁数大,哥……啊啊……啊
啊……嗯……嗯……”
“傻话,你是我妹子,以后我你做我的情妹子。”我这才知道她害怕我嫌弃
她的原因,连忙抚慰着她。
我慢慢吻住了两片微微顫抖的红唇,蓝凤凰丰润的红唇主动啜吸著我,我轻
轻挑逗着她的舌尖,將她滑膩柔軟的丁香慢慢引入口中,再含住了啜吸。
蓝凤凰乖乖地仰著小臉,溫柔的任由我品尝。我用舌头舔过粉颈、胸脯,直
到乳峰之上,开始舔着蓝凤凰的乳头,直舔的她娇躯一阵颤抖,两颗粉红色的乳
头更是愈发坚挺了起来。
我的手指头开始慢慢的伸向那片森林,开始轻轻地在蓝凤凰的的肉花之上抚
摸着,引诱出她最动人的呻吟声。
接着将手指插入其中,不停地扣挖抚弄着,此时蓝凤凰的双手紧紧的抓住我
的肩膀,呻吟之声忽起忽落,其中还夹杂着急促的呼吸声:“嗯……大哥……哥
哥……啊……啊……嗯……嗯……”
我將她上身抵在牆上,将她双腿盘住我的腰肢。恣意玩弄著柔嫩敏感的肉花
兒,一面伸出舌尖在她的小耳朵里舔弄挑逗,蓝凤凰轻轻的娇哼喘气,兩腿的力
气似乎越來越弱,全身象要瘫在我的身上,我手中的牡丹花兒片刻间变的火热湿
润,微微開合,我用力將她抱起頂在牆上。
“凤凰儿,我要进来了。”说话间,玉茎已花口插了進去。
蓝凤凰娇嫩的蜜壶首次遭到玉茎的侵入,破瓜的痛楚令的她的全身一震,血
水溅上了我的小腹。我吻住她的小耳朵,下身緩慢地抽送起来。
蓝凤凰咬牙忍受着那剧烈的痛楚,“大哥,我终于做了你的女人了,我不再
是苗家的五毒教主,我是汉家令狐大哥的女人,女仆人……”(注:苗族女权位
高,一妻多夫者众。)
我自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心中更是激荡,玉茎愈发壮大,知道她新瓜初破
不敢用力,只有在她的身上慢慢抚摩逗弄。
渐渐的,蓝凤凰又用那无双的声音开始呻吟起来:“哥哥……哥哥,嗯……
我好舒服………好难过嗯………”
只觉的蓝凤凰的體內一片灼熱,柔嫩的蜜肉开始紧紧的缠着玉茎蠕動,我开
始大力的抽送起来。
“嗯………哥哥………我要死了………啊……”随着一声她的嘶喊,盘在我
腰上的双腿伸的笔直,一股热流顺着我的大腿流了下来。
我靠在她耳邊喘息道:“凤凰儿,你真好!”
蓝凤凰蜷成一团缩在我怀里,低低的哼著,竟似不堪我如此的粗暴的抽送,
我于是开始轻轻抽动,细细的体会。
蓝凤凰体内收缩的变化摆动着玉臀,双乳颤抖,生起阵阵无法名状的快感,
美目半闭,好像骨浸的摇摆,不停地呻吟:“哎……哎唷……嗯……嗯唔……哎
唷……哎……哎啊……唷……啊……哟……嗯嗯……啊啊……”
我轻轻将她放在地上,抬起他的双腿压向了我的肩膀。蓝凤凰平滑的小腹则
随她前後扭动,挤压出一条深深的皱纹,乌长的秀发则随她的扭动变得散乱。
我用玉茎在她的花口轻点了两下,突然间全根而没,开始用起了书上所教的
三浅一深,只见玉茎在她的花道中一进一出,时而整根埋入、时而半吐而出。
“哎唷……啊……哎呀……哎唷……不…………不行……痛啊……”蓝凤凰
抬起玉臀,不停地随着我的抽动呻吟着:“哎……哎唷……嗯……嗯唔……哎唷
……哎……哎啊……啊啊……哟……嗯嗯……啊啊……”
我一面挺动着一面抚摸她的双乳:“凤凰儿,舒服吗?”
“啊……大哥……啊……舒……舒服……你……不啊……不要……啊……啊
啊……凤……凰儿是哥哥的……女人……好……啊……啊啊……好……真好……
太……太舒服了………”凤凰儿迎合着我的动作,扭动着娇躯,口齿不清的呻吟
着。
我一下一下的深深插入,肉棒在花道中进进出出,喘息着道:“凤凰儿,哥
哥好吗?”
蓝凤凰发出满足的叫声:“唔……喔……好……噢……哥哥最好了……我想
生生世世做哥哥的小女人……”
我不停的抽送着,蓝凤凰因阵阵的舒爽兴奋的双手紧紧的缠抱住了我,丰盈
的肥臀也不停上下扭动迎合著我抽送的动作,口中发出模糊的声音:“嗯嗯……
嗯嗯……啊啊……”享受著我带给她一波接一拨的快感。
我听着她浪荡的叫声,于是更加卖力的抽送着,只见肉棒猛进猛出的来回抽
送著,两片淡红的阴唇随著抽送翻进翻出,淫水混着点点猩红也随著抽送而流了
出来,地上被浸湿了一大片。
我的喘息声加上凤凰儿的呻吟声,融合成一种淫糜的声响,更激发了我的情
欲,蓝凤凰则不停的叫着:“好……舒服啊……我……死了……了……我……不
行了……啊……哥哥……你……你……太厉害……啦……哎哟……好舒服……真
的……不……不……行了……”
淫糜叫声和满足的脸部表情更刺激得我狠狠抽插著,只见凤凰儿媚眼如丝、
娇喘不已、香汗淋淋及梦呓般呻吟,尽情享受我给予她的快感。
“喔……喔……死了……我……要……真的要……不行了……了……啦……
啊……大哥……凤凰儿……又要……要…………出……出……出来了……要尿出
来……啊……啊……”
蓝凤凰的身子突然繃了起來,一口咬在我肩上,玉莖似乎被上了個火熱的肉
箍,柔軟的花蕊緊緊抱住了龟头吮吸,花道中好象洪水决堤一般,肉棒似乎被一
个滚烫的旋涡带往深处,然后一阵巨浪打来,剧烈的瘙痒从龟头沖入体內,我精
关一松,火热的精液喷入她体內。
狂潮般的快感冲击着我倆,我细细感觉着,这似乎就是书上说的名器“玉壶
春水”。
蓝凤凰面色苍白,呼吸欲断,瘫软的靠在我怀里。
“凤凰儿,回去我就和盈盈说,择日娶你过门。”我抚摩着她无力的娇躯说
道。
“不,我只想做大哥的女人,一个大哥喜欢的女人。自从大哥成亲后,我就
开始学做菜,学女红,学你们汉人女子怎么服侍相公,学那些丫鬟怎么伺候自己
的主子,就是想有一天能留在哥哥的身边。我不要名分,大哥日后征战江湖,我
就是大哥手中的一把武器。回到家里,我就是大哥屋的一件玩物。”
我正想反对,“大哥,圣姑是我的恩人,我不配!何况现在江湖危险重重,
先解决的危机大哥再决定吧。”
我见她意已决,也不再反对,两人收拾了一下便动身回到了主庵。
当夜,我重新接掌了恒山的掌门,和众人商量了许久做出了决定首先在别院
中找出几人名他们混入军中打探情报。
“田兄,麻烦你到武当去请出成高道长,将他接到杭州梅庄。”
“黄帮主,请你动用所有的人力物力,尽量控制住杭州府的客栈,妓院和饭
庄,钱财方面交祖先生统筹。”
“不戒大师,请你和~~~婆婆去找找那两个道士,以婆婆的轻功定能打探
到此妖术的破解之法。”
“如果不行,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千万小心。”
“仪清,明天你带领大家分组,化装下山,到杭州会合。”
“盈盈,烦你带上几个人去寻访一下神教在逃的教众。”
“师娘,请你和我一起回华山求教太师叔。”
“今天大家各自挑选好人手后早点休息,明日一早出发。”
回到房中,我将盈盈抱入怀中,踌躇着把下午和蓝凤凰的事告诉了她。
“真的?”盈盈笑盈盈的说道:“这样好啊!自从你学了那本色书后每天把
我折磨的要死要活的。我早想帮你再找几个女人,可又怕你不喜欢,何况我们成
亲那天我就知道她喜欢你,不过有一点,将来不管你找多少女人都好,我可都是
她们的姐姐。”
我心中一阵狂喜,一手探入她長裙中,笑道:“乖宝宝,相公要好好的奖赏
你!”
说着將她的下裳褪到膝部,将她推坐在床沿,蹲下去分开两片蜜唇,用舌尖
开始挑逗娇艳肉花中露出的小小蚌珠,盈盈压抑着呻吟轻轻的呢喃,搭在我肩上
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花道间转眼变的泥泞不堪。
我展開口舌功夫蓄意讨好了片刻,不一会儿,她的下身已变成一片水澤。站
起身松开裤带露出玉茎,把她小裤拉到小腿,转身站到盈盈的身后,盈盈白了我
一眼,跪在了床上,双手撑住身体的重量,雪白的臀部向上挺起对准了我,我双
手扶住盈盈的臀部,将肉棒从后面插入了她的花道之中。
“哦……”才进入盈盈就发出了一声动情的呻吟,“相公,你的宝贝好象越
来越大了。”
这段时间的调教令的盈盈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也越来越不堪我的淫弄,我经
常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让她陷入了迷乱。我开始边抽送边玩弄着盈盈垂下来的玉
乳。
这时盈盈的乳房显得更加的凸出动人。
“咦~~好象还是盈盈的大啊!”我心中偷偷的想道,“找天让他们两人一
起,好好比较一下。”想到这里,我更加用力的揉捏起来。
盈盈抬起了头,口中一阵的淫声浪语:“啊……好……好呀……真好……用
力……啊……啊……嗯……嗯……太好了……啊……啊……爷,你要了我的小命
了……”
我的双手放开盈盈的玉乳,扶住她的纤腰,用力的挺动着,肉棒一下下的深
入,在盈盈的花道内带出一股股的淫水,在我的蓄意讨好下,阵阵的快感令盈盈
狂乱起来。
“啊……爷……真好……阵舒服……好……妾身……真是……太……太舒服
了……好……太好了……爷,…以后……要……要……经常……疼我……好……
好舒服呀……啊……啊……嗯……嗯……”
我的龟头刮着盈盈花道内的嫩肉,盈盈不停的淫叫着,甜美酣畅的感觉也充
满了我的全身。在我的抽插之下,盈盈一次一次达到潮,玉茎在花道内的不停的
摩擦,使的她蜜壶不停收缩,一股股淫水奔涌而出。
“啊……啊……啊……唔……唔……哎呀……呀……啊……啊……好……太
好了……啊……我……我……真是……好……好死了……啊……啊……快了……
啊……啊……啊……。唔……唔……不行了……啊……我……好……舒服……真
的……啊……爷……女儿……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太好了……啊
啊……我……我……好呀……啊……啊……”
盈盈全身绷直,一股热浪冲湿了我的大腿。
“乖宝宝,今天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啊!”我调侃着,心中却舒爽到了家。
盈盈已经无力的趴在了床上,一脸满足后的惬意。
“不是妾身不行,是相公太厉害了,我看蓝凤凰也满足不了相公的欲望的,
我看相公把秦家妹子也收了吧,没看她一路上看相公的那崇拜的眼神。相信相公
也蛮喜欢这个水灵灵的小丫头吧!”
“别胡说,秦师妹还小呢。”话虽如此可也不由的意动。
“色鬼,看你的表情我已经知道你想了。”盈盈翘起了小嘴,可眼里却满是
爱意和笑意。
我伸手抚上她仍高翘的玉臀,在满是露水的花瓣上抹了一下,中指便借着淫
水探进了她的菊门。
“啊……相公,那里不要。”盈盈收紧臀肉将我的手指挤了出来,“人家明
天还要上路呢!”
我嘿嘿一笑,知道盈盈的后庭不堪我玉茎的粗暴便不再坚持。
盈盈慢慢转过身子,伸手將玉茎握住,略显苍白的俏脸媚笑道:“相公,让
盈盈用口服侍相公吧!”
我心中欢喜,將紫紅的龟头挺到她的嘴旁,盈盈柔順地伸出灵活的小舌清洁
着玉茎上残留的爱液,粉嫩的俏臉上飞起两朵红霞。
我看的食指大动,將肉棒深深插了進去,盈盈展開被我调教后的口技,舔、
含、吹、吸、咂,无所不到,舌尖不時刮過敏感的馬口及龟头棱。一双玉手更是
在我的肉袋上捏弄着,我不自主的发出了嘶喊:“宝贝娘子……你吸的相公爽死
了……再深一点……”
盈盈更是卖力,不时将我的肉棒引向她的喉咙深处,快感一点点的在我的肉
棒上爬升。
我开始象脔弄牝户一样脔弄着她的小嘴,盈盈肆意的任我脔干着。
在我的一声低吼后,喷发的精液全部打在了她的深喉。
盈盈努力的将其吞入,更蓄意讨好似的将仍然坚挺的玉茎頻繁地吞入吐出,
灵巧的小舌更是辗转缠绕,又把两顆肉丸含入口中轻轻抿吸。
我只覺的一时间精神气爽,拔出玉茎,“盈盈的小嘴比下面厉害多了,”说
着把她拉了起來,笑道:“把身子擦干净了,我们睡吧。”
次日,我收拾好东西向师娘请安后和众人告别。
盈盈和蓝凤凰说了阵悄悄话后,将我的包裹交给了她:“路上好好照顾相公
和师娘。”
蓝凤凰红着脸点了点头,跟着我和师娘下了山,直奔华山而去。

之二口供
一行三才到应县,便发现已经有一队军队驻扎在这里,心道侥幸,还好已经
让众人离开恒山。不敢在这里都逗留,赶忙叫蓝凤凰去雇了一辆大车,匆匆离开
了应县。
“凤凰儿,上山的两个道士有多大年纪,武功很厉害吗?”眼看已经离开了
军队的范围我才回头向蓝凤凰问道。
“嗯~~~说不上来,我们都没有和他们交手,他们上得山来,一人和我们
说话,另一个人就在边上不停的丢符念咒。不戒大师他们冲了几次都冲不到他们
的身边,我放的毒虫走近他们身边就死了。”
我询问的眼神望向师娘,师娘也摇了摇头,“可能是他们道家的密术吧!没
听说过有这种功夫。”
“哦~~~~希望不戒大师他们能打听出点什么来。”我安慰着我自己。
“车上的可是恒山的侠士吗?贫道有礼了。”
是车前传来的声音,我示意她们两人别动,一掀车帘向前望去,路中一人身
材瘦削穿着一袭青色的八卦道袍,黄黄的脸色,眯着眼睛正向车上看来。
“不错,我是恒山派的,道长有什么指教?”我跳下车向他走去。
“咦!”我刚跳下车他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双目腾光向我望来。
我寒毛陡然竖起,他是高手!仅仅一眼就让我心旌摇曳的岂能不是高手!自
从学了《易筋经》后我自己知道已经跨入了武学的新境界了,纵然独斗东方不败
亦不会败落,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眼神好邪。
“大哥,就是他。”身后传来蓝凤凰的一声惊呼。
我不假思索,腾空拔剑向他的小腹挑去。
一张黄色的道符出现在他的手中:“天地乾坤,道法阴阳……”
呵呵!我大感意外,我的剑已经点在了他的小腹上。
“怎么这么差,和他眼神表现出来的差的太远了啊!”我暗暗皱了皱眉。
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滴了下来,全身就僵在那里。
“怎么会这么快?你是什么人?”他双手一放,似乎是放弃抵抗的意思。
“你们又是什么人?有多少人?怎么解我朋友中的法术?你的武功和你的眼
神怎么会差那么远?”我一连窜的问道。
“放了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
“唉!人都是怕死的!”我心道,顺手点了他的穴道。
“师娘,您看呢?”我转身向师娘问道。
“好,就这么办,救人为上。”
得到师娘的同意我,便道:“可不要骗我们喔!要不然……哼~哼~~”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来制约他,也只有用虚张声势的恐吓了。
“大哥,让我来问吧。”蓝凤凰跳下车。
好半响,蓝凤凰才回到了车上向呆立在路上的道士喊道:“灵心道长,一个
时辰后穴道自解,委屈一下了啊!”
“好妹子,是有办法解救大家吗?”吩咐车夫继续赶路后,我见蓝凤凰笑嘻
嘻的,和前几日忧愁的神情大不相同,忍不住急声问道。
“没有。”蓝凤凰回答道。
我和师娘都是一怔,蓝凤凰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说的我和师娘目瞪口呆。
原来朝廷此番招安各大门派是当朝大太监魏忠贤的主意,他亲上龙虎山请出
龙虎真人张天师,许诺成功后由龙虎真人一统道教,事成后封为国师,龙虎真人
便带着十八弟子出山相助。
而这龙虎山道本是茅山道的一旁支,茅山道没落后,龙虎道却籍着一本在龙
虎真人在古洞中无意得到的残书兴起,而他们的武功则是源自很久以前的一个道
家门派《全真教》。
《种魔大法》本就无法可解,那是一种引发人本身魔性的一种法术,对那些
越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湖人士越是有用。发作时也就是看见幻觉,从而做出种种怪
异的举动,时间久了那些道力控制自然就会减弱,不解自解。
而他们对付各个门派的时候就是由他们用道术影响他们,让他们失去抵抗的
能力。接受招安便罢,否则便大军开上。
象一些小帮小派根本就无法抵抗这些没见过的道术,而大一点的门派则是由
他们师傅张天师亲自出马,还有他们重金请来的几个身怀异术的怪人,加上军队
居然攻无不克。
自然他们也碰到了难题,就是日月神教,日月神教组织严密,教众又多,各
行各业都有,还广布分坛。他们便想一举拿下黑木崖,怎奈黑木崖本倚天险,易
守难攻,崖上储备又足,他们已经围了一个多月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倒是那个张天师很有些本事,那个灵心道士是他的第十一个徒弟,据他说他
师傅的法力已经能够能请神,崆峒派就是被他师傅一人搞的全军覆没的。
“至于他看你的那一眼,嘻嘻~~那叫镜眼,大哥看见的是自己的眼神啊!
他自己的功夫也就和老头子他们差不多。”
“哦~~~”我长嘘了一口气,复又笑道:“原来我这么厉害了啊!”
师娘也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别自吹自擂了,方正大师也着了那个什么龙虎
真人的道了,你还是小心点吧!”
“是,师娘。”
“对了,凤凰儿,你怎么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
“嘻嘻,我在他的身上下蛊了啊!他们可不是不怕我的毒和蛊,他们要施展
什么《辟毒术》才能防御我的毒物。”
“对了,蓝教主,听说你和唐家大小姐十分交好,可否请他们唐家卖些剧毒
的暗器给我们对敌?”师娘转头问道。
“对啊!”我一拍大腿,“他们武功不行,又怕毒,我们就用暗器,你认识
唐小姐吗?”我又复疑道:“听说唐家的暗器可是从来不卖的啊!”
“是啊!可是现在可是关系到武林一脉的存亡,唇亡齿寒,相信唐家会改变
主意的。何况据我所知蓝教主是唐小姐的闺中密友,唐门现在又是由唐大小姐主
事!我相信蓝教主出马一定可以说服唐门的。”
蓝凤凰被我师娘左一声蓝教主右一声蓝教主叫的面红耳赤,“夫人,万不能
再叫我蓝教主了,叫我蓝凤凰就好了,何况………”蓝凤凰说着偷偷的看了我一
眼,“何况我是大哥的妹子,您这样叫我可不敢当。”
“哦~~~”师娘朝我看了一眼,“那~~~~我就向冲儿一样叫你凤凰儿
吧!”
“噗嗤~~!”我一下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蓝凤凰更是羞的头也抬不起来,倒把师娘弄了个莫名其妙。
好不容易忍住了笑,“这样吧!不管是否找的到风太师叔,我们都要去一次
四川,就是时间不知道是否来的急赶回杭州。”
“这倒不妨,四川不用去的,回杭州就可以了。唐门有药店在杭州,我请他
们传个信就好了。她知道是我急着找她,他会赶过来的。”蓝凤凰自信的道。
“嗯,”我点了点头,“师娘,乏了吧?先休息会。到前面的落脚处还有一
天呢!”
“嗯!”师娘轻应了一声,蓝凤凰连忙帮着师娘将毯子盖上。
我看着师娘虚弱的面容,不由叹了口气,知道师娘在自伤后武功已经大打折
扣,加上心伤未愈,身体情况可说是非常的差。一定要先让师娘的心情好起来再
仔细的调养。
“车把式,还有多久能到溯州?”我探出身子大声问道。
“公子爷,那可急不了,最快也要明天。”
“哦。”赶车的是个老车夫了,我可绝对相信他的职业回答。
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了起来。
才回身坐好,就迎上蓝凤凰充满了深情的眼眸。我向背身睡着的师娘看了一
眼,一手已经抚上了凤凰儿的脸蛋。
蓝凤凰才被我一摸,立时就软了下来,一手抓住我的大手,伸出舌头轻舔起
我的每根手指。我享受着她的爱意,另一只手便向她胸前的双峰探去。
“嗯!”蓝凤凰忍不住轻呼了一下,急忙向师娘的方向看了一下。
我已经开始解开她的衣服,拉着她背身倒在了我的怀里。她不再动作,只是
任凭我双手在她那已经裸露的双峰上的揉捏玩弄。
“大哥,以后人前我叫你大哥,没人的时候你就是我的主子,因为你不止是
我的大哥,我的男人,更是我的一切。”蓝凤凰说着轻唤道:“主子、主子……
我的主子……”
我心中很是激荡,没想到大胆泼辣的蓝凤凰,在我的身边竟然变的如此柔顺
痴缠,那份激荡很快化做了熊熊的欲火。上身平躺在我腿上的蓝凤凰立时察觉了
我分身的变化,晕红着脸又想师娘的方向看了一眼。其实我的心中也颇为忌惮师
娘的觉察,轻声细语倒是不妨,太大的动作势必将本就睡的不熟的师娘吵醒,正
为难着。
一双玉手已经摸索着抚上了我的分身,轻轻的将它从衣内拉了出来,还没有
感觉的一丝车内的空气,立时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所在,灵巧的舌头在龟头上滑动
着。
我舒爽的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撩开她长长的秀发,欣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
告诉她,如何才能让我更加舒畅。看着蓝凤凰努力的样子,蓄意让快感一点点的
凝聚到的顶峰。
“冲儿。”一声娇柔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晕啊!师娘怎么这个时候醒了啊!已到马口的精液却不听我的使唤,依然猛
烈的向我身上人儿的口腔中喷射而去。
蓝凤凰全身一僵,强忍着精液初次打在喉口的那中呕吐的感觉,开始努力的
将我的精液吞容易肚中,可她的小嘴跟本装不下我的礴发,更多的是顺着我的棒
身流在了我的肉袋之上。
“这下惨了。”我心中叫苦连天。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还有多久才到溯州?”师娘似乎并不知道我们在干什
么。
“嗯~~啊~~我问问啊。”我一面支吾着回答着,一面用身体掩护着蓝凤
凰手忙脚乱的整理。
“把式,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有多久到啊?”我确定没什么破绽后提高声音
问道。
“啊!公子爷,问我吗?小老儿也不太清楚啊。好象刚过申时啊!今天车走
的快,可能到了亥时就能让公子和两位夫人好好的睡一觉了,呵呵……”小老头
在外面乐呵呵的笑着。
“哦!难怪天色暗暗的,原来这么久了啊!”刚才的欢畅竟让蓝凤凰努力了
一个多时辰。
“哦!那就是快到了,这车上晃晃颠颠的倒是好睡,你们也快休息一下,再
睡一会儿,到了叫我。”师娘不在言语,似乎又睡了下去。
我背对着师娘不敢转身,蓝凤凰更不敢抬头。
“凤凰儿,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蓝凤凰轻应了一声,伏在我的脚边闭上
的眼睛。
我也不敢整理裤上的粘腻,闭目练起了《易筋经》。
“公子爷,我们到了。”车前的声音将我从冥想中叫醒。
蓝凤凰也应声下车去打点,我付了车钱,扶着师娘下了车,当晚就住在了溯
州的「宝运客栈」。
“师娘,早些安寝,明日我们还要赶路呢!”
向师娘问过安后,便叫小二准备热水洗澡,刚泡入水中,蓝凤凰便走进来。
“主子,让奴家帮你洗。”蓝凤凰站在桶边开始帮我搽洗着。
“乖!”我口中赞着。
洗完澡,自然就是我放纵自己欲望的时候。蓝凤凰柔软的身体被我恣意的淫
弄着,我肆意的将他的娇躯翻弄成个种形状,似乎在她身上得到了一种奴役的快
感,蓝凤凰也柔顺的迎合着我。
云雨散去。
“主子,奴婢被你弄的快死了。”蓝凤凰蜷在我的胯下快乐的喘息着:“主
子,奴婢的身子您满意吗?”
蓝凤凰的话语越来越能告知我,在她面前我的的地位是如何的尊贵,而她自
己是如何的卑微,心中不由讶异着蓝凤凰的转变竟然如此之大。
“凤凰儿,你~~~”
“主子,奴在成为主子的女人的时候就祈过誓了,主子就是奴的天。”蓝凤
凰似乎知道我的疑问:“奴现在非常幸福,真的!奴是真想让大家都知道,我就
是主子的奴,想让大家都知道我做主子的奴有多幸福,而且我今天觉的,师娘也
很喜欢主子呢。”
“呵呵,别胡说!”我呵斥道:“睡吧,别乱想!”
我拉过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迷迷糊糊间似乎回到了梅庄,我一身吉服,众人
吵着让我揭开新娘的盖头,盈盈也在起哄着。
“咦~~盈盈,那新娘是谁?”
我挑开了红盖头,新娘赫然便是师娘。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