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艳史 第十章 杀万忠丽卿立奇功 嫁天龙无双全大义

陈希真将昏迷的丽卿抬回自己账里,军医来看了,道伤势无大碍,静养些日子就可痊愈。军营里并无女兵,祝永清的伤比丽卿的还重,希真只好吩咐其他将领整顿军器,修理寨栅,安排弓弩,严防敌军来袭。自己将丽卿留在账里亲自照料,希真早年丧妻,丽卿是他一手养大,喂饭端茶这些事自然都会。他害怕丽卿的伤口化脓,每日都清洗换药,还给她擦洗身子,帮她如厕等等。丽卿得父亲每日看护,伤势好得快,三天后即能下地走动。

那王禀只知谄媚上官,在下属中人缘极坏,他死了也无人愿意过问。希真将得胜捷报送往童贯处,细说丽卿等将领率部斩杀约一千敌军的功劳,末了提一句王禀被辽军细作杀死。童贯得报大喜,回信嘉奖,升陈希真为正先锋陈丽卿为副先锋,也不问王禀之死的详情。因补充粮草未运到,希真没有主动出击,萧天虎剩下的四千败兵早已逃回萧万忠的大营去了,所以这几日都无甚战事。这时祝永清的伤也好了,希真每日都遣丽卿和永清带兵巡哨五十余里,侦探敌情。永清因受伤错过了立功机会,丽卿怕他心里烦恼,每天夜里都脱了衣服将他搂在怀里宽慰,还用嘴允舔他的胯下之物,两个人如新婚夫妻一般亲密恩爱。

又过了几日童贯的四万多大军和粮草都到了,几乎同时萧万忠的近两万兵马也来了,两军相距十里下寨。陈希真率丽卿和部下将领去参见了枢密使童贯。那童贯虽是宦官,也曾多次领兵出征,颇有谋略。

他原以为新任副先锋陈丽卿定是个粗手大脚的悍妇,见了面才知她美丽出众,大为惊奇。问起兵法谋略,丽卿对答如流,童贯大喜,赏了她和希真各十两黄金,勉励她父女为国再立新功。希真丽卿磕头谢了,退下和其余众将站在一起。因陈希真的大胜,童贯将朔州兵马看得轻了,加上自己领的兵马是敌方两倍半,他当下传令明日在野外列阵与敌决战。

陈希真和丽卿心里都觉得不妥,只是官职低微,不敢贸然在枢密使跟前献计。次日两军列阵相对,萧万忠为替他儿子报仇,事前曾细问部下萧天虎和陈希真两军交战的情形,今天他在自己兵马里藏了足足三千弓弩兵。童贯要先发制人,下令手下大将赵谭领五千骑兵率先冲向敌阵。萧万忠带两千精骑出战,他勇不可挡,和部下一起斩杀宋兵三百余,自己的损失寥寥可数。

然后他假作力竭,拨马退回本阵。赵谭在童贯眼前吃了亏,大怒,喝叫全军追击敌人。这时萧万忠已带兵撤回本阵,见赵谭追来,把令旗摇动,那三千弓弩兵上前对准敌方人马施放弩箭,第一轮就射死射伤冲在前面的五百余人,后面的急退,兵马自相践踏,萧万忠又带兵追杀,赵谭的五千骑兵只剩得一半逃回来。

此战朔州军士气大振,童贯气得大叫,赵谭被打了二十军棍,降职为副将戴罪立功。童贯手下军师献计道:“萧万忠今日得胜,夜晚防备必然疏忽,我等可遣精兵夜里去劫他营寨,必获大胜。”童贯依允,下令陈希真陈丽卿带麾下五千军兵夜间去劫敌寨,他自率大军接应。

希真与丽卿永清商议道:“今夜劫寨,恐有不测,然军令不可违,奈何?”

丽卿道:“我带三百兵打头阵,爹爹和永清随后跟来,不可跟得太紧,如此可防敌人埋伏。”永清要去打头阵,替下丽卿,丽卿不允,争执不过,将自己的盔甲解了,罩在丽卿的盔甲外面,希真亦将自己盔甲给丽卿穿上,又把自己这匹

好马换给丽卿乘坐。子时过后,丽卿披着三重盔甲领三百骑兵冲在前面,直奔敌营而去。萧万忠果然有准备,待丽卿杀进敌营,外面发声喊,千弩齐发。丽卿拼死冲杀,只带得十余人突围出来,萧万忠的兵马见她后面有兵接应,也不再追赶。

丽卿身带十来箭,亏得去之前身上披了三重甲,她的坐骑亦中箭而死。

丽卿见了希真和永清,相抱大哭道:“带去的三百人几乎丧尽,我险些不能与父亲和夫君相见!”领兵回去,半路上遇见童贯的大军,跪下禀报:“中了敌人埋伏,折损了近三百军兵,特来向枢密使请罪。”童贯心里疑惑,问道:“你五千人马去劫寨,既是中了埋伏,如何只折损了三百人?”

希真道:“为防敌人埋伏,小女丽卿执意率三百勇士打头阵,故能保得大军安全撤回。”童贯唤丽卿近前细看,只见她盔甲上兀自插着十余只弩箭,不禁赞道:“真巾帼勇士也!”

回营后,童贯升帐赏赐陈丽卿父女两人,将丽卿升为先锋官,赏十两黄金,将希真升为自己手下大将,替了赵谭的职位。希真丽卿谢恩退下,赵谭则嫉恨不已。

童贯叫众将都来给丽卿敬酒,丽卿喝得大醉,被永清扶回军帐后,脱光自己的衣服又去脱永清的,然后骑在永清身上大声呼喝,像是在战场上冲杀一般。第二日众将见了永清夫妻二人,都在背后指点,低声窃笑。丽卿不记得昨夜之事,永清则羞得脸红耳赤,丽卿问他也不答话。

萧万忠连获大胜,正在军营里庆功,手下来报,银瓶公主亲自押解猪羊美酒,前来劳军。萧万忠道:“来得正好!”跳上马往她的来路疾驰而去,远远望见一英姿飒爽的女将,领着一队军兵押着车辆而来。萧万忠平日里听闻公主喜好舞弄刀枪,只当她是玩耍,今日见她威风凛凛,其中又带着说不尽的妩媚风情,遂怪叫一声,纵马冲上前去,搂住公主的身子将她抱在自己胸前,加鞭纵马狂奔。

无双被他一手搂在腰间,一手握着两乳使劲揉搓,不由得大叫起来。萧万忠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撕扯她的衣服,不一会儿就将她剥得赤条条的像只白色羔羊。这时马已跑到一空旷的草地上停下来,萧万忠撕开自己的衣服,就在马上肏无双。无双赤裸的两臂抱着马脖子,屁股跟着萧万忠的胯下之物耸动,嘴里大声呻吟,不一时两人的汗水和马的汗水混合着顺着马腿流下来。无双心道:“这人虽然粗俗,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真男人。”卫士们远远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俩,心里无比羡慕萧大将军。

次日童贯又要领军出战,希真道:“我等可学辽兵,藏一支数千人的弓弩兵在后面,若交战不利时可用来阻击敌军,防他追杀。”

童贯依希真所言,安排了三千弓弩兵在阵后。这次无双也全身披挂,持双刀立在萧万忠身后观战。宋军阵里新任先锋陈丽卿挺戟立马在阵前挑战,萧万忠部下一偏将叫做萧黑熊的欺她是个女将,舞着两把大锤向她冲来。丽卿将画戟往萧黑熊咽喉刺来,萧黑熊两臂举锤格挡却挡个空,被她画戟在腿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直流。萧黑熊勒马驰回本阵,不提防丽卿一箭正射在他战马的屁股眼里,那马便倒,将萧黑熊摔下马来。

萧黑熊一瘸一拐地奔回阵来,丽卿也不来追赶,对阵宋兵大笑不止。

这下惹怒了萧万忠的第四个儿子萧天狼,他举着大砍刀冲上前与丽卿交锋,两个斗了五十余合,萧天狼支持不住,败回阵来。丽卿知他是萧万忠的儿子,张弓搭箭就要往他后心射来。萧万忠见丽卿刚拿起弓箭就叫声不好,正待遣将出去救他,只见身后一骑风驰电掣般往阵中冲去,仔细一看竟是银瓶公主林无双,萧万忠阻拦不及,大叫:“双儿快回来!”无双的马早跑到阵中,说时迟那时快,丽卿拉开弓一箭射出,直奔萧天狼后心而来。林无双手一扬,飞出一块石子,萧天狼听得背后铮的一声,那支箭被石块打偏了,擦着萧天狼的肩膀飞过去,吓得他一身冷汗。

再看阵中两员女将已经战作一团,无双的两把刀直上直下往丽卿要害处砍来,丽卿也抖擞精神舞动画戟左刺右挡,上砍下挑。两个在阵前一来一往斗了五十回合不分胜负,萧万忠嘴里不说,心里却替无双担心,两手紧捏,手心里都是汗水。

两员女将虽然美貌如花,武艺却不含糊。无双刀法传自母亲扈三娘,凌厉快捷,丽卿的戟法则是学自父亲陈希真,力大招沉,众人看得眼都花了。童贯见丽卿一人连斗三将,怕她有失,教鸣金收兵。丽卿见无双的刀法无破绽可寻,拨转马往回就走,待她追来时再用弓箭射她。萧万忠害怕无双去追敢她,在这边阵上大叫:“双儿回来,不可追赶。”无双也知丽卿并未真败,勒马跑回本阵。

萧万忠见无双安然无恙,放下心来,回头喝叫萧天狼:“小兔崽子快来谢过你母亲。”萧天狼近前扑通一声给无双跪下,磕了几个响头,又去亲吻无双的靴子:“小子谢过母亲大人救命大恩。”无双红着脸将他从地上扶起来,萧万忠命收兵回营。众人今日才知这个美貌娇柔的银瓶公主,武艺竟是如此高强,整个军营一片赞誉之声。晚膳时萧万忠十分高兴,第一次亲自给无双敬酒,无双从他眼里看到了一丝关怀和慈爱。萧万忠的三个儿子和部将们也来恭恭敬敬地给无双敬酒,无双喝得大醉,站立不稳。萧万忠将她轻轻抱在怀里放到床上,这一夜他没有任何粗鲁的动作,只是两手温柔地抚摸无双的娇躯,无双来到朔州后第一次和萧万忠一起享受到了一个温馨和宁静的夜晚。

祝永清在阵上看见了无双的模样,心里起疑,这美貌女子长得太像扈三娘了。

因丽卿并未见过扈三娘,他问她也问不出甚么来。听了军营里众人的议论,他知道这个女子是辽国的银瓶公主,嫁给萧万忠为妻,却不知她和扈三娘是何关系。

晚上和丽卿亲热时他心里又浮现出扈三娘的影子,丽卿的娇声呻吟让他觉得扈三娘就在自己怀里,这让他雄风大振亢奋异常,丽卿心里不由掠过一丝诧异。

这时辽金两国罢战休兵的消息已传来,童贯大为沮丧,召集众将商议准备退兵。若无金国的夹攻,他不认为光靠宋兵就能够拿下朔州,就算拿下了,也守不住。陈希真道:“无金国相助攻下朔州实是难事,不过即使退兵也不能转身就走,我等可借退兵先示敌以弱,若朔州军上当,就给他狠狠一击,或许能拿下朔州亦未可知。”

童贯道:“愿闻将军妙计。”

陈希真道:“我等须如此这般……”

童贯道:“此计大妙,就依将军之计而行。”

三娘自从接到无双的密报后就开始调兵遣将,现已决定由禁军都统领王进亲自领兵前去解朔州之危。她心里担心无双的处境,也知道这是个把朔州收人囊中的好机会。萧万忠的势力早就扩大到了临近四个州,把朔州掌握住就相当于一下子曾添了好几万兵马和大片的土地。林无双在朔州闯下的名声她都已知道了,她一直愧疚自己对女儿关心不够,现在看来女儿性格及为人处事还是很像她的,她不认为自己能比女儿将这些事做得更好。晚上三娘躺在床上睡不着,寻思是不是也给自己找一个像柴承宗那样的人,能够不时解解想男人之渴。侍女来报,花逢春求见。三娘大喜,叫快请他直接进卧室来。花逢春见三娘在床上衣衫不整,两乳大腿都露在外面,一跃而起,跳上床搂住三娘就不停地亲吻她的嘴唇和身子。

三娘道:“小猴子急什么!”伸手去脱他的衣服,两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大战一场,完事后抱在一起喘息。

三娘问道:“你今晚来找姐姐有何事?”

花逢春道:“无他事,就是许久未和姐姐在一起,思念姐姐了。姐姐是不是也想我了?”

三娘笑道:“就你会油嘴滑舌。我且问你,你和那耶律家两姊妹相处还好?她两个你更喜欢哪一个?”

花逢春道:“很好,两个我都喜欢。我更喜欢姐姐你,要不是姐姐主持,我花逢春何德何能可以娶到这一对如花似玉的姊妹?”

三娘打了他屁股一下,道:“我可听说你还不知足,要去招惹那金国的杏花公主完颜红。你快从实对姐姐招来。”

花逢春将完颜红的身世都向三娘说了,还告诉她自己答应完颜红要把她救出来。

三娘道:“如此说来,我得安排你去金国一趟。”

花逢春搂住三娘道:“我就知道姐姐最心疼我了。”说完又把胯下之物往三娘两腿间伸进去,捅个不停…

…花逢春刚走,琼英就来了。她和三娘搂住亲热了一会儿,琼英告诉三娘她也想去朔州,一来是不放心她徒儿无双,二来是去会会情人张盛,三娘依允了,两人脱了衣服抱在一起上了床,她们互相用嘴去舔允对方下身,两手也用力抚摸揉搓对方的身子,完事后一起睡了。

女王已经在前几天正式将林无敌认作儿子,用的是契丹名字耶律森,名字里藏着无敌的姓。林无敌在女王亲自主持的一次京城大比武里以惊人技艺的夺得箭术和枪术第一,箭术自然是师傅小李广花荣传授,枪术则是从小跟父亲豹子头林冲学的。女王当着众人将他拉住用契丹话问长问短,得知他叫耶律森,出身辽北,祖父曾在老辽主的禁军中服役,家乡已无亲人,来京城是为了加入禁军等等。这些都是事先编好的台词。女王听了大喜,当场将他认作儿子,并让他做了禁军校尉。

众人都知道女王无儿无女,喜欢这个优秀的年轻人是极为正常的。丞相诸坚也觉得女王能提携契丹青年是大好事,将来若耶律森被立为太子,青山盟的势力定会受到遏制。耶律虎耶律豹两兄弟见了耶律森的武艺,回去对姐夫花逢春道,现在终于有一个契丹人不比你差了。因妹妹耶律燕也嫁给了花逢春,他们俩开始都叫花逢春妹夫,想占点便宜,姐姐耶律萍不干了,找到爷爷耶律忠告状,兄弟俩被狠狠地训了一顿。耶律森思念妹妹林无双,央求女王说自己要跟着都统领王进去救朔州,女王正要他立些功劳好立他为太子,就点头依允了。

一连几日童贯都未派兵来搦战,萧万忠觉得可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样子宋国像是要退兵了。京城传来消息,金国已经和辽国议和了,兀颜大元帅的兵马已经从东部班师,朝廷已派禁军都统领王进,右卫将军琼英领一万精兵驰援朔州。这时萧万忠派出的探子来报,在宋军兵营东南方向约一百里处发现大批运粮车队。

萧万忠恍然:“我道童贯为何还不撤军,原来是在等这批粮草。且看我略施计谋叫他大败亏输爬回宋国去。”

当晚他叫张盛带三百军兵先将林无双送回朔州城去协助萧天龙守城,自己点起所有军马去袭击宋国的运粮军兵,焚烧粮草。按照他的打算,若能成功地把粮草烧掉,则童贯的五万大军想走也走不远。

那时朔州军可化整为零沿途袭扰,最后击溃敌军,杀伤大部,至不济也要夺其全部辎重。

林无双不知怎的心里不安,要与丈夫同去,万忠笑道:“公主且请放宽心,我萧万忠开始打仗时童贯还不知在哪给老宫女们端洗脚水呢!我军两万人个个不怕死,就是面对面开战也不会输与那童贯的五万兵,何况是偷袭他的运粮军?”

说完催促无双和张盛快快启程,无双无奈,只得回朔州去了。萧万忠只留下一千余人守卫营寨,自己带上一万八千人上马疾驰五十里,傍晚时正好在一片四面环山的开阔地上截住宋军的运粮队。萧万忠根本没打算掩饰自己的军兵,直接开始强攻。宋兵有两千余人,听见大军逼近的马蹄声就赶快将两百多辆运粮车围成一个大圈子,躲在车子后面手持弓箭严阵以待。一波波弓箭射出,一排排冲到跟前的骑兵被射下马来。萧万忠开始根本不在乎,哪怕损失两千人马只要能烧了粮草就算划得来了。

半个时辰后粮车后的军兵还没有被歼灭。萧万忠觉得不对劲,那些人不像是运粮队,倒像是娴熟的弓弩兵,已经有两千五百萧万忠的骑兵倒在了这片开阔地上,那些守军仍在有条不紊地发射箭矢。他们大多数都穿着重甲,似乎有用不完的箭矢。更奇怪的是那些粮车,扔了那么多火把还没有被点燃几辆,难道上面没装粮食?萧万忠终于醒悟过来了,这完全是一个针对他的圈套。这时四面山上火把齐明,四万宋兵出现在山上,将萧万忠的人马团团围住。萧万忠将剩下的兵马集合起来,让两个儿子萧天豹和萧天狼冲在前面,自己亲自带着将军府卫队断后,一路向朔州方向杀去。

朔州城里林无双彻夜无眠,她披衣坐在灯前等着丈夫萧万忠的消息。天亮时终于传来噩耗,萧万忠昨夜劫粮时中伏,未能突围出来。萧天豹和萧天狼倒是回来了,他们浑身血迹,伤痕累累,萧天豹是被抬回来的,萧天狼刚进朔州城就昏死过去。据突围出来的士兵说,大部分将领和士兵们都被打散了,萧万忠将军和他的将军府卫士们因为负责断后,被敌军重重包围,根本别想冲出来。萧天龙要派人去宋军中把父亲赎出来,被无双阻止了,她擦了擦眼泪道:“依将军性格定不会被敌人活捉,我等当务之急是收罗残兵,谨守朔州城。”张盛点头称是。又过了两日,一个被砍断胳膊的将军的卫士逃了回来,他说将军死战不降,最后被那个叫做陈丽卿的女将一箭射死了。

次日,四万多宋兵乘胜围住了朔州城。童贯在东门南门和西门各布置了兵马准备攻城,只留下北门不围,他要让城里的人有逃走之路,这样或许他可以不战而得朔州。这一日银瓶公主只带着四个侍女去南门外宋兵大营求见童贯,请求将她丈夫的尸体交还给她。她和侍女们都是一身孝服,军营里的将领和士兵们目不转睛地盯住这个美艳的女人,无人说话,军营里静的可怕。丽卿和永清也在看着她,丽卿的那一箭也是为了让萧万忠解脱,他是她心里佩服的敌将。永清那天夜里在到处寻找这个像扈三娘的年轻女人,他心里又害怕找到她,他不愿这么个美丽的女人陨落在这场战火之中。童贯依允了无双的请求,将萧万忠的尸体交给她运回朔州城去了。对这个美丽迷人,有胆有识的女人童贯也是敬佩的。

萧天龙和张盛见到林无双果然把萧万忠的尸体要回来了,都松了口气。整个将军府都披麻戴孝,祭奠萧万忠。本来张盛要把朔州城门封了,不让人进出。无双不允,城里兵少,她需要那些走散的残兵。守城的军兵对进城的人都会严加盘问,只让朔州本地人进来。童贯原想派些奸细入城,但懂得契丹话和朔州方言的宋兵太少,派去的人被杀了几个后童贯就放弃了。

朔州守军全加起来不到五千人,而且士气低迷,不知能不能坚持到朝廷的援军赶来。张盛想到了一个鼓励士气的办法,他吞吞吐吐,不知如何对无双说,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他要无双改嫁给儿子萧天龙。对契丹人来说,父亲死后儿子娶继母是不稀奇的。自从萧万忠死后,朔州就流传着一种说法,说女王和大元帅会把银瓶公主再嫁给另一个驻守北部边关的大将,朔州要被她们抛弃了。朔州的将领们大多数是忠于萧万忠的,若萧天龙能娶了银瓶公主,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女王和大元帅没有放弃朔州,这无疑是天大的喜讯。林无双仔细考虑了一番,决定采纳张盛的办法,改嫁萧天龙。萧天龙虽是儿子,但比无双大了十几岁,原配妻子已死,他儿子萧剑锋十四岁,女儿萧剑萍十五岁,都只比无双小那么一点。于是林无双在半年之内第二次穿上了婚礼服饰,吹吹打打被送进了洞房。

萧天龙为人忠厚老实,对兄弟和家人很宽容,完全没有他父亲的凶狠。他对无双一直都把她当成母亲来尊敬,她在他心里就像仙女一般,做梦也想不到会把她娶进门。婚礼上他让儿子女儿恭恭敬敬地给林无双磕头拜见了母亲,两个孩子都很乖巧,虽然只比林无双这个母亲小一点点,她还是像真正的母亲一样把他们亲热地一左一右拉进怀里搂抱着,周围的人都露出赞许的目光。儿子萧剑锋低声说的一句话却让无双震惊不已:“我长大了也要娶美丽的母亲为妻!”

进了洞房后,萧天龙先请无双坐好,自己跪在她面前道:“我今日虽娶公主为妻,但公主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母亲。母亲对萧家对整个朔州的恩情我将永世不忘,我此生一定对女王大元帅和公主效忠,万死不辞!”

无双也不言语,只将他从地上拉起来,为他宽衣,然后自己也脱光了,两人搂抱着上床行那夫妻之事。萧天龙和他父亲一样强壮,只是眼睛里没有萧万忠那样的凶光,只有尊敬和爱慕,无双觉得他会是一个好丈夫。无双在没有萧万忠的日子里十分寂寞,她现在把萧天龙当成了他父亲,主动挑逗他,整个身子亢奋异常,萧天龙也全力配合她,洞房里响彻了肉体撞击之声……

婚礼以后整个朔州气势大变,欢声笑语再次充满大街小巷。守军士气高昂,萧天龙代理朔州将军之职,和银瓶公主每天都去城上巡视。萧万忠那些被打散的军兵陆陆续续回来了一万多人,童贯开始后悔当初没有把朔州城封锁起来严禁出入。这时王进琼英率领的援军离开这里只有两天路程了,童贯万般无奈,只好撤军,再不走就可能永远走不脱了。好在给朝廷的奏报上可把一切都推到金国的罢战休兵上,毕竟大军没败,斩杀了萧万忠这样的大将也算是不小的功绩。

童贯大军刚撤走不到两天,王进和琼英率领的禁军就到了。萧天龙将他们迎进朔州城里,杀牛宰羊款待。琼英得知萧万忠已死林无双已改嫁萧天龙和其他许多事,叫声“我的天哪”,一把就把无双抱在怀里大哭不止。王进派快马日夜兼程将这里的情形速速报给大元帅和女王。琼英对无双道:“还有一件喜事,你哥哥林无敌来了,不过你现在只能叫他的契丹名字耶律森,不可暴露他的真实身份。”

接着解释了女王将无敌认作儿子还要立他为太子之事,说完将无敌唤进来,让兄妹俩到密室里互诉亲情不提。当晚琼英将她的情人张盛请来相会,两人互诉离别之情,然后脱衣上床恩爱如旧,张盛打起精神一夜将琼英肏了五次方罢。

过了一个月,收到朝廷快马送来的女王旨意,包括朔州在内的四个州都被女王划给银瓶公主作她的领地,还赐银二万两,并替她在朔州城建一座巨大的公主府居住。萧天龙被封为四州节度使,总领四个州的兵马,张盛被封为朔州刺史和节度使幕府军师。朔州各位将军都有封赏,萧天豹和萧天狼也被派往其他两州领兵。琼英和王进从带来的禁军中抽出一千精锐担任银瓶公主的护卫,一些禁军中的军官也被提拔到这四个州军中的关键部位任职。处理好这些事,王进和琼英告辞银瓶公主启程回京,琼英把无双拉进怀里一番叮嘱。她见萧天龙和两个弟弟对无双无比尊敬,心里也放了心。无双流着泪给师傅磕头拜别,耶律森也和无双交流着送别的眼神,等他们都走远了,无双才回府。

一日无双听得侍女说萧天豹和萧天狼两个对银瓶公主嫁给大哥萧天龙颇有怨

言,无双将他两个唤进内室训斥道:“本公主行事哪一件不是为了萧家和整个朔州?你父亲死了,自从我改嫁给你大哥后,萧家的势力比过去大了数倍,你们两个现在也能单独领军。这些难道都是你们自己凭本事挣来的?你们口吐怨言,怎对得起你们死去的父亲?”

萧天豹萧天狼两个吓得赶紧跪下给无双磕头,道:“公主赎罪。公主对萧家对朔州之恩可昭日月,我等两个如何不知,如何敢有怨言?公主嫁给父亲后,对我等言传身教,我兄弟两个早已将公主当成亲娘,不,当成神仙一样敬重爱慕。现在公主嫁给大哥,我们和公主之间失了母子名分,心里万分失落,这才有些不当的话语。我等真不是对公主有任何不满。”

无双暗道:“原来他们是为此烦恼。”

便对两个道:“虽是我已嫁给你大哥,毕竟嫁给你父亲在前,你们若愿意,在府里仍可将我当作你们的母亲,我也将你们看做我的孩儿一般。”

萧天豹萧天狼两个听了大喜,道:“多谢母亲大恩大德。”

无双心里一动,想起听来的辽国民间的一个习俗,就把衣服解开,露出两乳,对兄弟两个道:“你们虽称我为母亲,但并未吃过我的奶。我今天让你们两个来吸允我的乳头,就像吃你娘的奶一样。从今后你们须听母亲教诲,尊敬大哥,忠于女王,若有不臣之心,天诛地灭!”

萧天豹萧天狼听了,泪流满面,齐声叫“娘”。两个壮汉跪下爬到无双身前,一边一个把嘴含住无双的乳头吸允……

再说陈丽卿祝永清和陈希真跟着童贯大军回到宋国京城,因射杀萧万忠的功劳丽卿被天子赐“巾帼大将军”的封号,并赏了一座府邸让她和永清居住。祝永清心里清楚无论是武艺,还是智谋,还是胆识,自己都比不过妻子,现在他已放下争强好胜之心,每日与丽卿恩爱和睦相处,丽卿十分满意,陈希真看了亦感欣慰。

这一日丽卿去酒店请几个同僚饮酒,后来同僚们告辞离去。丽卿正要叫酒保来算还酒钱,只见一人闪进来,看着丽卿道:“丽卿姑娘春风得意,还记得小人吗?”

丽卿一看,原来是赵谭。他回京后被革除军职,不知下落,现在他来见自己定无好事。丽卿道:“赵将军不知有何事找我?”

赵谭道:“不敢,我早不是什么捞什子的将军了。不过丽卿姑娘不要忘了自己在辽国干的好事,若我口吐三言两语,王禀的家人决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丽卿一听,果然是这件事。现在丽卿永清希真的名利都有了,可不想轻易失去。她心里想立刻将赵谭杀了,免得后患。只是现在正在闹市之中,如何下得手?心道:“我且将她稳住,再寻机杀他。”

当下吩咐酒保再添酒菜,请赵谭坐下同饮。丽卿频频向赵谭劝酒,赵谭心里得意,道:“我有一事求丽卿姑娘,不知能否应允?”

丽卿道:“愿闻何事。”

赵谭道:“丽卿姑娘生得如此美丽妖娆,不知能否让我亲近一二,也解了我每日的相思之苦?”

丽卿恶心得差点将吃下去的酒食都吐出来,心里却提醒自己千万要忍住,不能让他起了戒心,便道:“此事容易,赵将军家住何处,丽卿可跟去将军家里让赵将军得偿所愿。”

赵谭笑道:“这个却使不得,到了我家,万一姑娘杀心一起,我如何逃得过女飞卫之手?还是就在本店中行事为好。”

丽卿暗道:“罢了,且让他占些便宜,待他戒心放下再伺机而动。”

走去把门锁了,将自己衣服解开,退下裙子,露出两乳和两腿间的萋萋芳草。赵谭见了如苍蝇见血,扑过来将丽卿按倒在地下,掏出自己的胯下之物就往丽卿两腿间捅去,一张臭烘烘的大嘴也往丽卿脸上嘴里凑。丽卿强忍住心里不快,任他折腾。

这赵谭长得猥琐不堪,胯下之物却大得出奇,一阵抽动,肏得丽卿呻吟不止。完事后,丽卿故作不舍,黏在赵谭身上道:“赵大哥这个东西真乃神物,让妹妹好生不舍。不若我们再去寻一隐秘的地方,妹妹我想再试一次。“

赵谭这胯下之物确实是他的平生最为得意之物,当下被丽卿捧得不知天高地厚,就将她带到下处。寻思自己也住在人烟稠密之处,现在天色还早,不怕她马上行凶。

两个关了门,又去床上纠缠。赵谭下体刚才使用过度,无法勃起,丽卿就张嘴把它含住舔允,不一时赵谭再度雄起,将丽卿肏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丽卿见天色还早,就故意搂住赵谭撒娇撒痴。赵谭问她和其他男人的事,丽卿就把被高衙内肏的几次从头至尾讲与他听,赵谭听得脸红心跳,听完后又把丽卿肏了一遍。

此时天还未黑,丽卿又给他讲和父亲陈希真的奸情,赵谭听完后感觉下体又硬了起来,插进丽卿身子里又是一阵猛肏。这时他突然发觉天色已全黑下来,暗叫不好,可是已经晚了,丽卿的手已扼住他的脖子。他用力挣扎,如何能挡得丽卿的神力?不一会儿就被丽卿活活掐死,死时下身还插在丽卿身子里没拔出来。

丽卿穿好衣服,将赵谭的尸体装进一个麻袋,背在身上离去。因天色已晚,路上并未遇见一个行人。她将赵谭尸体绑上石头沉入附近一条河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家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