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桃花源記

已經很久沒有作夢,
在一個以前夜裡
常是風雨迷迷的都市走著,
下午天氣悶熱, 眼前卻突然起了一陣迷霧,
到了著一座法國的首都前,
雖然自己第一次在夢境中來到此地, 心裡有些惶恐,
但是憑著一股在小棧感染的淫氣, 還是給它走了進去,


騰雲駕霧不知道了是幾重天,
看到一座洞門, 按了門鈴,
一位大仙開了門,
彷彿小弟前世今生有來過一樣,
親切的問著, 公子今天要找哪位仙子呢,
記憶中根本未曾來過,


本來以為會遭到一陣盤查,
卻遇著如此溫馨的問候,
莫非冥冥中注定有此緣分,
或可有如寶玉警幻一般的遭遇,
心裡如此想著時, 口中卻裝成老練的回說,
今天不想指定, 就請大仙安排吧.


進了房間, 觀察了一下環境,
小小的按摩床舖著粉紅色的免洗床單,
上面放著毛巾跟替換的短褲,
等了一陣子, 沒有仙子前來敲門,
想說就先進浴室沖澡,


沖了澡出來後,
果然是仙境,一事終了必有一事
像排練好般的出現,馬上有人敲門,
跟著有位仙子, 探頭進來問說我可以嗎,
初來寶地, 當然不能太挑剔,
何況這位仙子長相亮麗, 堪可締造一段仙緣,
便欣然點頭,


於是
仙子: 公子想喝點甚麼
咪口: 仙茗或凡水皆可也
仙子轉身出房, 沒多久倒了熱茶一杯回房,
接過來喝了一口, 雖是仙茗倒是沒啥特別.
於是仙子將按摩床移到房間正中,
說聲公子懶趴好唷,依言趴在床上,
仙子很直接將我圍在腰際的浴巾取走, 展開仙療大法.


行法過程開始後,
跟仙子聊著凡間正值盛夏,
天氣不爽, 無意中到了仙境來等等瑣碎,
突然發現仙音與凡音不同, 起了好奇之心,


咪口:
不知仙子成仙之前何方人士.
仙子:
確非中原人士. 來自一南國....
咪口:
喔, 原來是南蠻仙子, 西鄰正是暹羅.
小民剛自暹羅歸來. 不知仙號為何
仙子:
布丁是也.


接下來便聊著暹羅與仙子母國的種種風土民情…………………
聊到仙療大法第一層之按壓法結束,
聽到一陣仙子脫衣之聲, 便知要進入第二層,
此第二層法以前亦曾傳入人間,
為古墓派之密法. 由兩人同練, 不可著衣物,
否則走火入魔, 慾火焚身.


隨著仙子坐到身上,
開始輕輕行功,無啥特別感覺,
應該是仙女仙法不熟練, 只能大略行法一遍,
小弟依樣的反手在仙子身上推拿,


行過第二層法後,
仙子拿來布枕, 請我躺好,
原來是要進行第三層之排毒大法,
仙子先用巧手將需排毒之陽器揉挺,
帶上防護套, 以免毒氣噴出時會四濺.


我講手放到仙子胸前,
發現兩粒小巧的仙桃, 一番撫摸後桃蒂挺起,
將手往下, 摸到一處稀稀的仙草,
推測仙子可能成仙不久,不會超過二十五載吧,
往下摸桃源小口, 仙子的仙器緊閉,
應該很少使用或是保養有方, 但已經有潺潺流水..


仙子同時先以小嘴吸引陽器, 或許仙法修練不夠,
雖然我同時加以手挑逗仙子的玉門,
再用中衝劍法快速來回將功力灌入仙子體內,
仙子還是無法吸出毒氣, 反而嬌喘不已,
仙子只得換成拂蘭手,
我也同時加上商陽劍輔助中衝劍, 另一手抓住一粒仙桃,
終於在陰陽兩功四手互相施展之下,
陽器毒氣一噴而出, 盡入防護袋內.


跟著,
兩人先後去將身上沾染到的毒液洗淨,
穿好衣物, 我便與仙子告辭,
出房到守門大仙處留下香火錢,
就出了仙居回到凡間, 外面還真是悶熱耶.


回家途中, 回憶剛剛種種,
總結, 由於仙子的仙桃太小, 功力不足,
所以感覺毒氣上有餘存,
如果沒用防護套, 或許毒氣可以清的更乾淨,
不過也算是難得的仙緣, 算是在一個新國家插上半旗,
至於是否還會夢迴此仙境, 還是看緣分.
但除非想插全旗, 否則不想遇到此位仙子.


突然, 又有飄飄欲仙感,
此次好像要去到法國首都附近的一處x絲洞,
此次可能要化身為八戒比較合適吧,
元帥我去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