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日本皇後被奸記

仔細關好窗簾,我將日本皇後的玉體抱正,隔著衣褲卻激動得手心發顫,全
日本人都將為這一時刻而激憤,因為一個中國人將要強暴他們的皇後!


除了三角褲和乳罩外日本皇後雅子全身赤裸,肌膚長時間沒有日光照曬白得
耀眼。毛孔細小得看不清楚,皮膚水靈靈的又滑又嫩。


身材稍顯豐膩,皮膚下一層薄薄的脂肪覆蓋著肌肉,富有光澤和彈性手感極
佳。


盡管小腹有些微微隆起破壞了勻稱,但糾纏在一起的一雙玉腿還是激起無限
的獸欲。馬上就要侵犯日本皇後的嬌軀了,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略一遲疑,我還是下定了最後的決心。一個人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事干不
出來呢?一想起南京大屠殺我的火就上來了,我要用自己特殊的武器為同胞們出
口氣。


我用早就准備好的柔軟布帶將雅子的手腕、腳腕拉開分別捆在床頭床尾。此
刻的日本皇後呈“大”字型被固定住,成為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將自己的衣褲全部除去,爬上雅子的嬌軀。手掌游走在雅子的小腹,肌膚
是那樣的白嫩,我的手很有技巧地活動著,雅子用驚恐的眼神看著我濕滑的舌頭
滑過她的大腿內側,又沿著一路往上游走,


雅子的掙扎越來越有力,喉嚨裡發出唔唔的聲音,為防她叫喊,誰叫你身為
日本人的國母,不干你就對不起千千萬萬的中國老百姓,我用我的內褲堵住了她
的小嘴。我的手指移到隆起的陰戶,隔著內褲輕輕摩擦雅子的那條細縫。


“…呃…”這位一向端莊的日本皇後觸電一般,臀部盡力扭在一邊,用哀苦
的神色看著我。


我冷笑著,“讓我看看日本皇後和妓女有什麼不同之處吧!”日本皇後劇烈
的扭著頭顱,似乎想把嘴上的布條掙開。但這是徒勞的舉動。


“啊!你的乳房真美……”我忘我的贊美著,這麼飽滿的乳房,日本女人真
是拍黃色小電影的良好身材呀。


我的手一直沒有脫離對兩團肉球的愛撫。我張大嘴貪婪的將乳頭含在嘴裡,
另一只手輕巧的揉搓另一只乳尖,舌頭裹著乳頭又舔又吸。雅子的掙扎依然那麼
有力,但顯得很凌亂。時而掙扎時而將胸脯挺起,卻沒有往兩邊試圖掙脫。


我集中精神用盡全力征服這兩顆乳頭,隨著我舌頭左三圈右三圈吮吸,乳暈
擴散開來,深褐色的乳頭漸漸變得堅硬,傲然屹立在兩座山丘上。在我的攻打
下,雅子喉嚨裡抗議的聲音越來越弱,鼻息倒粗重多了。我內心狂喜,既然有了
反應,一會的進入就不會太困難了。


我將身子稍微挪開,嘴裡還含著乳頭,一只手卻順著小腹再次摸到了雅子的
禁地。雅子雙腿被分開固定住,蜜穴無法閉合,任我的手指隔著內褲上下摩擦。
才一會就有淫水浸濕了一片,內褲順著陰道口的張開凹進去一條縫,而我的手指
就在著細縫處反復揉搓摩擦。


日本皇後雅子徹底放棄了抵抗,也許並不能說放棄,而是全身心投入抵制欲
念的戰斗中。


我用鼻尖將兩片陰唇分開,伸長舌頭深深插進陰道內,那一刻雅子的嬌軀亂
顫,鼻息驟然加重。舌頭探進蜜穴後馬上順著柔嫩的陰道壁舔舐起來。


“……唔……”雅子終於發出了我期待已久的呻吟。陰唇外翻,洞門大開,
輕易就找到上方的小肉芽。陰蒂已經充血勃起,我不禁為之舉槍致敬。


“親愛的皇後你有很多水喔……”舌頭繃直,模仿陰莖的樣子或輕或重的在
雅子陰道內做著抽插動作。淫水順著濕漉漉的會陰流到菊花洞門,渦淪般的肛門
被淫水浸的晶亮。


這位日本以端莊風度聞名的皇後的欲念在我堅強的挑逗下終於激發,我到處
探索她的敏感區域,費了很多功夫刺激乳房的話,也不會那麼快就進入狀態。淫
水一陣比一陣凶猛大量湧出。先是混濁然後清澈,先是粘稠然後稀薄。是該進入
的時候了,很快我就將用陰莖將日本皇後徹底征服,成為我的胯下性奴。


(二)


日本皇後雅子知道身上的中國男人的企圖,她用盡最後一點力氣緊緊並攏著
雙腿。但我的手手卻象尖刀一樣插進她雪白的大腿間,由下而上搓動著。


這時一串晶瑩的淚珠從雅子的眼角滑落,她知道被強暴的命運將無法改變,
作為出身日本名門望族的她,是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的,她的內心在痛
苦、在滴血、在狂喊,“照耀日本的日照大神啊,挽救你在人間的子孫吧,為了
您的清名,大日本帝國的勇士們你們這會都睡了嗎!!!!!!!!!”


雅子的小嘴堵著我充滿精液味的內褲,淚如泉湧,我看出了她的心思,不為
所動反而她楚楚可憐的樣兒更加激起了我的快感,對小日本的仇恨化作動力更加
讓我的巨棍堅硬!


“日本婊子我來了!”我低沉地說,火熱的“毒蛇”已經開始在她兩腿間蠕
動,我抬起雅子的臀部閉著眼睛全力一頂,一下子捅進了她的陰戶,進入了她的
陰門!


這時我好似中國的騎兵一樣,在日本皇後雅子身體上不停的抖動著,閃著眼
睛,嘴角淌著口水,不停的唱著我改編的的大刀進行曲:“雞巴向日本婊子的陰
部捅去,哦………我要讓你夜夜叫不停,我要讓你的天皇在旁當觀眾……哦……
你的宮穴好美……好舒服……我要搗爛你這迷死人的子宮……要你再也生不了孩
子啦……我愛你……你的陰毛好軟,陰道好肥……”


我已近瘋狂的地步,猛烈的施暴,在雅子的身體上凶殘作惡,抽出來插進去
地抖動著,我用牙咬弄雅子的乳房。


又一陣猛烈的抽動,陰水、精液已被潤滑的陰道含滿,我那粗大的雞巴不停
地抽動著,在她嬌嫩的下體內不停的抽動,還故意說著淫話:“你的天皇老公沒
有我粗吧,你們日本男人天生的五短,哪能滿足你們日本淫女的需要,我們中國
人就是比你們日本人強!”


一聽說侮及他們日本人,原本不自覺輕輕扭動的雅子那春意的眼睛似乎清醒
了點強烈掙扎了幾下,但是這種掙扎卻給我帶來無比的享受。


我仍不停的直搗猛戳著雅子的下身,她的淫液順著我插進來又拔出去的大肉
棒流水一樣湧出來,流到床面。她那已染滿了殷紅鮮血的肥嫩陰唇也隨著肉棒的
抽插不停的向外翻翻著。在她的豐滿圓臀下已出現了一大片粘糊糊的紅白相間的
液體。


連續不斷的奸淫已使這位日本皇後疲憊不堪,她只是大大的睜著迷惘的杏眼
已發不出聲了,她的面色慘白,櫻唇紫青,兩條細嫩雙腿間那潤滑的陰門邊流滿
了絲絲的淫水和血水,其中還夾雜著我的精液。這些液體從床上流到了床下……


只有一句鳥詞的日本國歌奏響,雅子幸福地偎在平正天皇身邊,檢閱著隆隆
從膏藥旗下開過的自衛隊,陶醉在國母的榮耀之中;在香煙供奉的靖國神社,


她穿著木屐和天皇一道,為歷代以來為大日本帝國上了絞架的東條英機等人
祈望英靈不散。右翼的日本渣子們開著一輛輛宣傳車在靖國神社外正聲嘶力竭狂
吠著,要求神權合一,歸政天皇,當雅子看著陛下那欣喜若狂的表情,不禁為身
為大日本國母感到驕傲。


她本是侵華總司令岡村寧次的孫女,她不由想起了當皇太子妃大婚時皇太子
對她的那一夜恩情。不過後來由於政事繁多,天皇接位後勤於政事,無瑕顧及房
事,想到這兒,雅子皇後就感到全身發熱,一股春流似乎從下身噴發,雅子不由
一陣面紅。


天皇注意到皇後紅暈著臉,擔心地詢問是否勞累,雅子連忙告稱身體欠安,
要回皇宮休息一下。天皇關切地吩咐護衛送皇後回宮,自己則去接待從所謂“台
灣國”來的客人。


雅子夾緊雙腿,以皇後端莊的姿態走出神社,回到皇宮後,她讓待女們退下
一人獨處。沒想到就在此時,一個人影出現在她面前,在她還沒來得及叫喊,就
將她擊昏!不錯,那人就是身懷絕技的在下,侵入了日本皇宮,擄走雅子皇後並
加以強暴!當雅子還沉醉在前一波的快感中,我已經迅速從射精後的短暫疲乏中
恢復過來,開始了新一輪的沖殺。


由於從未有過的強奸,雅子很快又被挑逗起了另一次的高潮,在我的胯下承
受著我的大雞巴,


渾身乏力的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洩身多少次了,也不知道現在的日本皇宮
亂成了一團,皇後的突然失蹤造成了軒然大波,日本天皇下令小泉首相借口反恐
演習全國戒嚴,卻不知我正潛身於日本最神聖的靖國神社的主持房間大干特干他
們的皇後!當然靖國神社的主持被我殺掉,擁有變容術的我易容成主持,日本人
又豈敢搜查神聖之地,於是我就在這保護區中對日本皇後雅子展開了性奴訓練。


每天晚上,我就會繼續對雅子的粗暴的虐待式性交。而雅子似乎也漸漸習慣
了我這種粗暴的性交方式。對她所表現出來的驚人的受虐能力,我心裡都暗暗吃
驚。


我欣喜地看到自己的調教迅速收到成效,對於下一階段更加殘忍的調教更是
充滿了信心。我要徹底地摧毀這個高傲女人表面的偽裝,讓她徹底陷入墮落的地
獄。成為日本娼妓的表率!


這一天晚上,我決定開始新一階段的調教。


當然,我不會給雅子任何脫身的機會,這幾天來,雅子都是全身赤裸躺著,
手腳全呈大字形地在那裡等待著。


一見我走進去,雅子的眼睛閃現著一種極為復雜的神色,有渴望,有痛苦,
更有憤恨。


我一點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伸手在她的乳上拍打著,不時挖弄一下她不由
自主濕潤的陰道。


“皇後,今天開始我們可要加量了哦!你有沒有問題啊?”我的臉上露出詭
異的笑容,雅子立刻明白了我話裡的意思。她立刻拼命掙扎著,堵住的小嘴發出
唔唔的聲音。


我笑了笑,起身找出一個小包,當著雅子的面打了開來。


包裡亂七八糟地放了許多東西,有夾子、項圈、皮鞭、蠟燭等等,都是高雅
出身的她從來沒有見過的。雖然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可是雅子明白肯定
都是我不懷好意的道具。


“雅子淫後,這些東西都是要用在你身上的!哈哈,想著都叫我興奮,一個
日本的國母竟然讓我這樣一個平凡的中國人周而復始地操,這幾天你的天皇老公
一定睡不著吧,嘿嘿!”


說著,我從包裡取出了皮鞭,頗感興趣地盯著雅子皇後那修長白皙的大腿,
然後抖動著鞭子,在空中“啪”地一聲甩響,鞭子在空中尖銳的聲音讓雅子皇後
不由用哀苦的媚目看著我,我的手不由的一松,然而我一想到千千萬萬的中國女
性所受的罪孽,皮鞭就好似得到指示般狠狠地抽打在雅子皇後雪白的大腿根上。


一聲脆響,前所未有的痛苦感覺從大腿根傳來,雅子皇後的胴體一陣痙攣,
美麗的眼睛充滿了痛楚,一行行珠淚橫流,我可以讀出其中的訊息,“不!你怎
麼能夠這樣對待我。”


“這是代表曾經受難的中國人民給你們這些倭奴的!”


我用皮鞭不停擊打在她的乳房上、小腹上、屁股和大腿上,雖然用的力道並
不是很大,但皮鞭抽在吹彈得破的皮膚上,仍然留下了一條條清晰的鞭笞痕跡。


雅子皇後哭泣著竭力想躲避我手中揮舞的殘忍皮鞭,然而四肢被綁住的她又
怎麼能夠躲過呢。鞭子無情地抽打在她的身上!


看著哭泣的雅子皇後,我心中充滿對這個日本皇後的征服感,我邊抽打她,
邊冷笑道:“一看就知道你是個天生的淫婦皇後,只有中國男人才能滿足你的欲
望!”


雅子的頭發散亂地披散在肩膀上,臉蛋上呈現出怪異的紅色。不知道是因皮
肉痛苦,還是心情激動所致,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從雅子雪白的大腿根上沾滿了一
種晶晶的水珠,順著大腿往下流,難道是日本女人天生的奴性讓我的鞭子給激發
出來了?


看著這淫靡景象,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將手中的皮鞭柄抵到雅子緊閉的肛門
上,輕輕往裡送了一下,肛門閉得很緊,皮鞭柄微微頂入雅子的體內,不過很快
就被緊閉的肛門所產生的強大阻力給擋住了,寸步難進的我暫時抽出了皮鞭柄,
用手指在雅子的陰門上抹了一點淫水,塗到她的肛門周圍作為潤滑,還將手指尖
插入了肛門裡面,一邊潤滑肛門裡面的肉壁。


當我的手指插進雅子肛門裡面的時候,雅子的身子微微顫了一下,肛門明顯
地收縮,緊緊地夾住了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在她的後庭中轉動了兩下,讓手指上
的淫水能夠潤濕肛門裡的肉壁。


在異物進入後庭所帶來的異樣感覺的強烈刺激下,雅子皇後的身子猛地一
僵,頭高高向後仰起,小嘴裡含糊不清發出一聲低啞的哭泣聲。


“決不向面前凌辱自己的中國人服從!”雅子再一次告誡自己,雖然已經失
身給中國人,但是一定要表現出大和民族的氣節,一個日本皇後的節烈!


我從她的眼神看出她倔強之意,我怒火中燒,皮鞭柄一下捅進了她的陰門,
開始前後的抽送,手指則摩擦著肛門的皮膚,我不信她能忍受這雙重刺激,她苦
苦忍受著陰門、肛門處傳來的無比屈辱的快感。


雅子忍了又忍。可是那種從下體傳來的刻骨蝕心的騷癢,一陣一陣地刺激著
她的子宮。最終,她還是忍受不了這種快感的刺激,臉色突然變得潮紅,下體處
可以清楚見到大量的液體流出。很明顯,她又一次達到了高潮。這也是今晚的第
N次了。


看著雅子皇後豐滿的身子,我再壓制不住早已表達欲望的作戰武器,一聲低
吼,整個虎軀壓了上去,陽物正好頂在她柔軟的下體處,一陣醉人的快感從下體
迅速產生傳到了我的大腦中,陰莖在很短的時間內迅速變得堅硬無比。我再也控
制不了再一次徹底占有這位表面端莊,骨子騷媚的日本皇後的肉體!


我的肉棒迅速地進入了雅子的體內。


享受著日本皇後那溫暖柔軟的肉洞,對於我來說,這一刻整個世界就只剩下
我和雅子兩個人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雅子的頭左右兩邊擺動著,從精
神上她感到的是屈辱。可是從肉體傳來的一陣陣快感卻背叛了她反抗的意志,騎
在她身上的中國男人連續不斷對她的奸淫,“天皇啊,對不起!”雅子難過地在
心中呼喊。


我緊緊地壓著雅子,欣賞她此刻表現出來欲罷不能的淫蕩樣子,雙手使勁捏
玩著她豐滿的乳房,猛力抽送巨大的肉棒,嘴裡還不斷說著侮辱日本鬼子的話:
“爽吧!你這個日本婊子!你這個日本浪貨!看你水這樣多,就是十個八個男人
一起上你也不成問題吧!你的子宮在吸著我的肉棒呢!!”


在雅子皇後陰道淫肉的絞動下,我忍了又忍,終於將今晚的的第一次精液射
進了她下體的深處。


“感受到了嗎,我們中國人的精蟲正在你高貴的子宮裡安家呢!”我在雅子
的耳邊喃喃道,而剛剛射精的肉棒又迅速地充血膨脹起來。


沒有等雅子緩過勁來,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殺伐”!


在此之後,就是無窮無盡的凌辱,為了讓雅子徹底忘掉自己的皇後身分,所
有我能夠想出來的羞辱方法都用到了雅子身上。


我將雅子的大腿高高舉過頭頂綁著。這種姿勢使使雅子的陰戶毫無遮擋地暴
露出來。然後,我將點燃的蠟燭插進雅子的陰洞。溶化的燭淚滴到雅子的陰唇、
肛門上,燙得她想尖聲大叫,可是嘴巴又被內褲堵住,想叫都叫不出來。只能是
痛苦得搖頭晃腦,熱淚漣漣。而我就坐在旁邊,面帶微笑,得意洋洋地欣賞著雅
子皇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痛苦樣子,分外滿足。


“雅子,來,吸我的大肉棒!”我站起身,扯開雅子口中的內褲,胯下那
根大肉棒一下彈打到雅子皇後的臉上,我淫笑著:“天皇一定沒讓你的小嘴嘗過
大肉棒的滋味吧,今天就讓你嘗試一下中國人的大肉棒入你的小嘴!”


我用手持著陽物就往雅子的小嘴頂,雅子的頭拼命搖動不讓我入,在相持之
時,雅子突然想到什麼,停止了反抗,相反張開了小嘴,我的雞巴如巨龍一般頂
了進去。我的雞巴到了一個溫暖潮濕的地方,我可以感到雅子的皇後的柔滑的香
舌缭繞著我的大肉棒。那種味道真是用千言萬語也難描繪!


正當我閉上眼睛,全力享受著日本的雅子皇後帶給我的口交,卻沒留意到雅
子那美目羞恥決然的意味,她狠狠地合上檀口,玉齒噬向我的肉棒,只聽“哦”
的一聲,我感到雅子的口腔給我的巨大壓力,“雅子皇後,你真是天生的性奴,
這麼會口交!”雅子做夢也沒想到,本人練就的一棍掃天下功夫,就是在這根大
肉棒上,豈能如此輕易讓這個日本女人得逞呢!相反,卻帶給了我無比的快感!


雅子想咬斷我的肉棒,卻大失所望,唯有任由我的大肉棒瘋狂地在她口中發
洩著,這種羞慚的恥辱感覺對於她這種已經走向通往淫賤地獄的女人來說,是無
可奈何的事實了。


有人曾經說過,強奸是一種猛烈的催情劑。


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到了晚上,雅子就從前晚的痛苦和疲憊中恢復過來,而
這種強暴中日本女人表現出來的驚人的忍耐力,讓我都覺得吃驚。


就在這樣淫靡的氣氛中,我們又度過了幾個月的時間。日本政府對外宣稱雅
子皇後有病在身,不能進行國事活動和社會活動,背地裡加派人手找尋皇後。害
得這一陣,日本的黑社會和恐怖組織受到了警方由於不知名的重要原因對其不間
斷的打擊。


由於沒采取任何的避孕措施,雅子出現了嘔吐現象,我曾經想找點打胎藥讓
其服下,然而經過幾個月的朝夕相處,我對雅子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情,要知道,
打胎對一個女人的傷害是巨大的,我苦思了很久,終於做出了決斷,把雅子送回
皇宮,讓她能受到更好的照料。


於是,在一個月黑之夜,我將雅子皇後送回到皇宮,我在被我點了啞穴的雅
子耳邊溫柔地說:“別怪我,就當你償還了你的先輩,你的國家欠下的一部份血
債吧!就當做了一個夢!”


在雅子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解放的欣喜,一種愧疚,一種憤恨,另處還有一
種說不出的感覺,我也知道,不論何種原因,今生她是不會忘記我的了。我歎了
口氣,帶著一種惆怅踏上回國的路,我不會再踏上這個肮髒的土地了!


日本平正2002,日本皇室對外宣布,雅子皇後為平正天皇順利誕下一小
公主。不久,日本朝日新聞發表聳人聽聞的新聞,據日本科學家DNA檢測,小
公主的血樣與平正天皇不吻合。一家小報以這樣的標題發表(誰給我們的天皇帶
上了綠帽——千苦之謎嗎?)。


遠在中國大陸的我從網上得知這一消息,不禁自責自己,早知如此,就把雅
子皇後帶回中國,做為一個有傳統觀念的中國男人,我決定重返日本,把她們母
女接回中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