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捕羅青鸞

羅青鸞做了個可怕的惡夢,夢見自己居然被人扒光了衣服,那個人還粗魯地檢查自己冰清玉潔的完美嬌軀,眼看著自己的那雙修長優美纖細嫩滑的玉腿被粗暴地拉開,露出了從來沒有被人看過的女人最寶貴神秘的私處蜜穴,她不禁大叫起來,然後就猛然醒來。
映入眼廉的首先是一張醜惡的臉,略帶混濁的眼睛正射出淫邪的目光,裂開的大嘴裡露出兩排黃乎乎的牙齒。
「啊!……」羅青鸞不禁大叫一聲:「你是誰?」
從大嘴裡噴出一股臭氣,接著是一陣呵呵的淫笑,男人沙啞的聲音響起:
「你說我是誰?」
羅青鸞猛然間想起來眼前的臉是屬於誰的,她茫然地四顧,原來是自己身處在一個用光滑的青石板砌起來的密室內。
剛想坐起來,卻感到雙臂一疼,一股拉力從自己的頭頂傳來,讓她稍微挺起的嬌軀便又頹然跌下。
此時她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了,立刻感到自己的身上涼涼的,低頭一看,一顆芳心頓時直往下沉,渾身如墜入冰窟,不禁顫抖起來。
她發覺做的那個惡夢居然是真的,自己正一絲不掛的仰躺在床上,完美無瑕如脂似玉的雪白胴體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與夢中不同的是她的雙手還被粗糙的繩子捆在一起,拉到頭上後和床頭的柱子綁得緊緊的,而且更讓她驚慌的是,細查之下,自己的丹田裡居然是空蕩蕩的,再也感不到一絲一毫的真氣的存在。
羅青鸞不禁潸然淚下,暗到:
『難道我的功夫全失了嗎?還落入這樣的地步,全完了!』
葉子強淫邪地抓著她高聳堅挺的圓潤玉乳,說道:
「他娘的,看你的臉蛋這麼差,身材倒是挺不錯的,奶子又大又挺,屁股又翹又圓,皮膚又這麼光滑嬌嫩細膩。乖乖,連『麗春院』的當紅婊子也比不過你,嘿嘿,讓老子爽翻了!」
聽到讓她驚懼萬分的話,從嬌嫩的玉乳又傳來絲絲痛楚,羅青鸞不禁心慌意亂,又羞又氣,想扭動嬌軀擺脫他的祿山之爪,偏偏使不出一絲氣力,不知為何內傷是痊癒了,但卻讓她武功全失了。
羅青鸞憤怒地罵道:
「畜生,拿開你的髒手!你太無恥……」
她的怒罵,反而激起了葉子強心中的慾火,他哈哈大笑地,大力抓捏起那對豐盈柔軟又嬌嫩晶瑩,聖潔無暇的玉乳來,讓柔嫩無比的雪乳美肉,在魔爪的指間擠出凸現。
羅青鸞一張臉漲得通紅,不住的呻吟著,她叱罵道:
「你再不住手,我……我決不饒……」
葉子強仰天大笑,他撥弄著雪玉乳峰上的嫣紅乳珠,口裡說道:
「小美人兒,你怎麼個不饒我法?用你的小穴咬我的鳥嗎?」
說到這裡,他還伸手去拉了拉,羅青鸞漂亮的陰毛,讓她又羞又氣,驚叫不已。
「哈…哈…哈,告訴你,我給你灌下了散功藥,現在的你還有那天的武功嗎?你以為你還是那個武功蓋世的神捕柔風嘛,哈哈哈!」
葉子強捏住那顆嬌小玲瓏嫣紅艷麗的乳頭,扯了一下,惡狠狠地說道:
「你也別想喊救命了,這裡是地下的密室內,就算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見的。所以我也勸你死了這條心,還不如趁早留點氣力,待會兒在我的胯下,隨你怎麼叫都行。」
羅青鸞暗叫一聲,「罷了!」
事到如今,她只有一條路可行,那就是趁早自盡,以免清白的貞操受到玷污。
一想起新婚燕爾的丈夫,她又不禁柔腸寸斷,心中暗道:
「項郎啊,你可知你的愛妻正在受辱。我們來生再續前緣吧!」
想到這裡,她輕蔑地望著他,說道:
「你休想那樣,我決不會讓你得逞的,最多你只能得到我的屍體!」
葉子強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發乾的嘴唇,冷冷地說道:
「你也不要想著尋死。哼……,哪怕你死了,我也會奸屍的,而且在你的臉上刻上神捕柔風,」
說著,他的手還輕撫著她的臉頰:
「再把你剝得精光地丟在城門口,任人觀賞!」
羅青鸞聽了這一番話,不由得毛骨悚然,心中感到一陣絕望。
一想到自已那怕拚死抵抗,也阻止不了他強暴自己。
就算是自殺,死後還要給他這樣糟蹋自己冰清玉潔的身體。
一想到死後被裸體暴屍在城門口那可怕的景象,她就不寒而憟。
那情景她不敢再想像下去,一時間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雖然位列三神捕之首,其實羅青鸞是三人中最差的一個,無論是武功,機智,或是意志都不如她的兩個義妹。
因為其他兩個人都是寒門出身的,而羅青鸞卻是出身豪門旺族,身份顯赫,從小拜得名師,習得一身傲人的絕技,出道後便一帆風順地連破大案要案,因為年長的緣故被列為三神捕之首,她可是從來沒有經歷過眼前這般情況。
也許是上天的眷顧離開了她,將她拋入了這深淵之中,金枝玉葉的她面對這樣的話,頓時沒有了主意,陷入慌亂中。
看到羅青鸞沉默下來,眼中的輕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絲懼意,葉子強知道自己的威脅已經奏效了,不免心中暗自得意,他淫笑著又說道:
「只要你識相,讓老子爽一次,我保證,不會傷你一根汗毛,嘿嘿,老子檢查過了,你又不是處女了,被人多干幾次,有什麼關係呢?再說,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誰也看不出來的。說不定啊,嘗到了那甜頭後,你還會,茶飯不思的,想著我呢!」
聽到這麼無恥下流的話,羅青鸞的芳心又是憤怒又是羞恥,從小到大,她何曾聽過這等話。面對眼前這個卑鄙的男人,她的心中一陣傍惶無計。
尤其令她憤怒的是,他居然把她:當成一個淫蕩無恥的淫娃蕩婦,認為可以在交媾中征服自己,她幾乎要羞憤欲死。
但是她轉念又想:
「如果自己真的,至死不從,那麼死後,她也免不了,被淩辱的厄運,而且也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也就沒人,能幫她報得了仇,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邪惡的賊子,十有八九將逃脫懲罰,逍遙法外,繼續他的惡行。這樣的話,自己企不是白白死了,不……我要忍耐……只要活下去,總有辦法,將他繩之以法,送上斷頭台。」
然而她不知道,就是這個念頭,讓自己跌入了無邊的地獄之中,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後退的地步,所謂的一念之差,就是這樣的吧。
羅青鸞自覺拿定主意了,但一想到這個讓人噁心的淫賊,會在自己潔白無暇的貞潔胴體上,肆意蹂躪,又不禁一陣心慌意亂,想起自己也辦過不少姦淫的案子,沒想到會有一天這種命運,會落到自己的頭上,真是老天無眼啊!
葉子強見她不聲不響,不禁揮手就是兩巴掌:
「他娘的,老子好言相勸,居然還不領情。你他媽的又長得不好看,要不是身材還可以,老子才不會幹你呢! 」
然後端起她的下巴,說道:
「臭婊子,想好吧!你答應不答應?」
渾身被莫大的屈辱所籠罩,羅青鸞的嬌軀一陣輕顫,銀牙咬了一下,從牙齒縫裡顫抖地說出讓她心碎的話來:
「我……我……答應……你……」
話一說完,兩行清淚潸然而下,從眼角滑到耳朵上。
葉子強一聽此言,心中一陣狂喜,他那好言相勸加惡語相,向居然在神捕柔風的面前奏效了,他不禁佩服起自己的頭腦起來。
望著被綁在床上的神捕柔風,那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樣,葉子強不禁連吞了好幾口唾液,再也顧不上別的什麼了,一把脫下自己的衣褲,壓在了床上看起來是那麼軟弱無依的女人那嬌柔嫩滑又豐滿惹火的絕美胴體上。
一想到被自己壓在身下的,是三大神捕之首的柔風,自己一個下九流的毛賊,居然可以奸到高高在上的女神捕,而且還是她自己答應的,這比趁她昏迷不醒是的姦淫更加刺激興奮,葉子強胯下的陽具越發的膨脹堅挺。
雖然在她昏迷的時候,自己已經檢查過她的身體,但這一壓上去,那嬌滑無比的雪肌玉膚立刻傳來罕有的細滑、柔軟和玉潤般嬌嫩無比的觸感,幾乎讓他要溶化在上面一般,葉子強不禁暗中歎息:
『如果她的相貌再漂亮一些的話,簡直就是天仙下凡也比不上。』


即使這樣,羅青鸞那,如同整塊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絕世胴體,也讓他迷醉無比,而且已經嫁作人妻的羅青鸞,那絕美的肉體上,還隱隱透出,一種成熟的女人魅力,這種成熟豐滿的肉體,真可謂是活色生香,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為之傾倒。
芳心欲碎,悲痛欲絕的羅青鸞被他這重重一壓,立時呼吸頓止,心中暗暗叫到:『來了,終於來了……』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她還是心亂如麻,六神無主,不禁張開檀口急劇地喘息起來。酥胸前那雙挺聳如峰溫潤如玉的豐乳被他沉重地壓住,急促地起伏不停,就像是斯磨著男人的胸膛,給葉子強帶來絕大的享受。
羅青鸞突然感覺到一根火熱滾燙的硬繃繃的陽具正緊緊地頂在了她柔軟如綿的瑩白小腹上,一跳一跳的向她傳遞著驚人的熱度。
她的腦中一陣昏眩,隱隱覺得那東西好像又粗又長,遠非她所知道的模樣。
事到臨頭,羅青鸞又害怕起來,自己那只有讓項郎進入過的神秘花園就要被這個男人的骯髒東西佔領攻陷了,她不禁驚慌地掙扎起來,口中哀求道:
「別……別……這樣……求求……你……放過……我吧……」
說著,她奮力扭動嬌軀,企圖不讓男人的東西碰到自己那聖潔寶貴的私處。
可是失去武功,雙手又被綁在頭上的女人如何是獸性大發的男人的對手,葉子強毫不費力地用自己的身體壓制住她無望的掙扎,兩隻手抓住這可憐的女人那對豐碩肥美的玉乳用力一抓,羅青鸞不禁發出了痛呼。
趁她注意力不到時,葉子強雙腿抵住她的玉膝,一頂一插,強行分開她雙腿。
「不……不要……啊……」
羅青鸞發覺不好時,葉子強的雙腿已經強行插入她的一雙玉腿的縫中,使得她無法合攏雙腿,然後順勢一壓,火燙的陽具已頂在羅青鸞的腿胯玉股之中,那流出口水的赤紅龜頭擦到了嬌嫩的肉瓣。
內傷剛好的羅青鸞掙扎了幾下後,就覺得在他身體的重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那雙被綁起來的雪白纖手無助的在空中抓著。
她一邊勉力扭動嬌軀,一邊苦苦哀求道:
「求求你……別這麼急……好嗎……慢……慢……點兒……啊……」
可憐的神捕羅青鸞發出了一聲慘叫,明亮的星眸痛苦地緊閉,兩行清淚滾滾而出,她感到那粗大的東西已經衝進了自己的神秘花徑,女人的清白貞節就這樣失去了,一瞬間,她有種如墜深淵的感覺。
原來在她的掙扎中,葉子強那巨大的陽具頂開了守護肉洞的柔嫩細滑的赤貝玉蚌,碩大無比的龜頭強行撐開了那極不情願的玉門洞口,在沒有任何分泌物的情況下強硬地朝嬌嫩的肉洞深處刺了進去。
於沒有愛液淫水的潤滑,羅青鸞感到從下身傳來一股錐心刺骨般的疼痛,彷彿身體被撕成了兩半。
那種感覺,就像是新婚之夜,項郎的東西第一次進入自己的身體一樣。
不,比那還要疼,因為現在進入自己身體的東西,比項郎的要粗大許多,把窄小緊湊的陰穴撐得大開。
「嗯!」
羅青鸞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悶哼,那根碩大無比、堅硬滾燙的陽具便強行闖入了她的身體內,深深埋進了陰道的裡面。
隨著一陣陣劇痛傳來,羅青鸞的一雙潔白如玉豐滿修長的大腿顫抖起來,帶動陰穴裡的肉壁也輕輕顫動,給正在向玄奧幽深、緊窄異常的下體深處,花徑秘宮挺進深入的巨大陽具帶來更多的快感。
葉子強一插入羅青鸞的花徑深處,便從那陽具棒身傳來的感覺發現她的陰道異常的嬌小、緊窄,將他的那話兒緊緊密密地箍得結結實實,肉壁那層層疊疊的嫩肉不斷的收縮蠕動,有如在強力吸吮著自己的陽具,神捕柔風的小穴竟是那麼的緊縮柔韌!簡直就如同處女一般,這讓他益發的興奮異常。
在羅青鸞的掙扎反抗中,葉子強仗著身強力壯,將陽具全根沒入了那失去武功的女神捕緊密細緻的陰道裡。
他抬頭深吸了一口氣,讓那根巨大的陽具穩穩地佔據著這高高在上的女神捕那獨有的嬌小、緊窄的花房蜜穴,愉快地品味著大陽具在緊窄的陰道中那種難以言喻的火熱舒爽的嫩肉箍裹著陽具的絕妙感覺。那種感覺和他往日裡去妓院幹那些婊子的淫穴簡直是天壤之別。
平日裡高貴典雅、受盡人們尊敬的神捕柔風羅青鸞芳心是羞憤莫名,她從來沒想像過自己會被人強姦,這個醜陋的男人不顧自己的反抗,竟然用他那粗長骯髒的東西侵犯了她神秘聖潔的地方,居然還插入到了她體內那樣的深處。她清楚的感到他的那個髒東西的頭部已經頂到了自己的最深處,連自己心愛的丈夫都沒有碰到過的地方,這讓她悲憤欲絕。
比之陽具帶給她嬌嫩小穴的火辣辣的疼痛,羅青鸞心裡的痛苦更加大,那是一個女人無法保全自己的貞操,清白身軀被卑鄙的玷污,無情的糟蹋所帶來的心如刀割的感覺。
她於是更猛力地掙扎、扭動,想將自己陰穴裡那粗大的東西趕出自己神聖貞潔的桃源禁地。
她的豐滿嬌軀在他的身下如蛇般扭動,不停搖擺著肥白細嫩的屁股,渾然不知這樣反而帶給雙方更大的感覺。
葉子強一面體會著因她的掙扎而引起陰道嫩肉與陽具的美妙的磨擦,從陽具傳來的無上絕妙感覺,一面低頭淫邪地輕咬著她那晶瑩柔嫩的耳垂道:
「我的大捕頭,別費勁了,就算我現在放了你,我的陽具還不是已經進入過你的小穴了,嘿嘿,你還是被我干了嘛!」
這一番話,彷彿擊中了羅青鸞的要害,她的芳心如墜深淵,羞憤交加。
她無奈地想到,自己已經被玷污了,她那神聖不可侵犯的禁區,已經被這個男人佔領、侵犯過了。
就算傾三江之水也不能洗去自己的污點,她好後悔。
不該掉以輕心,不該孤身一人……想著想著,她的掙扎漸漸鬆了下來,絕望的痛苦浮上心頭。


看她的反抗漸漸緩和下來,葉子強便開始在羅青鸞那嬌柔豐滿的胴體上挺動起來。他輕輕抽動著被她那又緊又窄的陰道緊緊箍住的陽具,緩提慢插,輕輕的慢慢的抽出很短的一截,然後又柔又輕地頂進去,邊頂還邊轉動陽具,給肉壁嫩肉以最大的刺激。
他要慢慢挑起這高傲的女神捕的性慾來,因為從她的身體反應看來,她應該還是個很新鮮的女人,特別是看到那嫣紅玉潤、粉嘟嘟的花瓣蜜穴,這種沒有多少交媾經歷的少婦嫩穴讓他興起征服這個平素高不可攀的女神捕的肉體和靈魂,好徹底享受這具舉世無雙的誘人肉體。
可憐的女神捕星眸緊閉,黛眉輕皺,貝齒暗咬,難捺地忍受著那巨大的陽具在她尚未濕潤的花徑秘道中的抽動所傳來的一陣陣輕微卻極清晰的刺痛和被人強姦的羞辱,無力改變命運的她只希望這個男人早點完事,好盡快結束這令她羞恥而難堪的場面。
可偏偏這男人還慢條斯理地姦淫著她的身體,似乎在好好品嚐什麼美味佳餚一般,更讓她感到害怕的是她的肉體已經慢慢適應了他的蹂躪,她清晰的感到自己的陰穴已經慢慢滲出了那讓她羞愧不已的液體來,從身體內流出的粘粘的水潤滑了肉洞,也方便了陽具的抽送。
羅青鸞知道這水一流出,那讓自己快樂的感覺馬上就要到了,這是她和項郎交歡後體會出來的,雖然剛開始項郎都是很急的,但自己很快就有水流出來,然後等項郎那火熱的陽精射入自己的深處,她就會感到一種快美,十分的舒服。
沒想到自己在這種情況下,也會流出水來,頓時一絲不安掠過她的芳心。
驀地,她感到一隻大手又落在了她酥胸那一片因絕望而冰涼的肌膚上,那火燙的感覺讓她不禁發出絲絲的呻吟。
葉子強感到她的肉洞已經漸漸適應了自己的粗大陽具,而且也滲出了少量的淫水,欣喜之下,他慢慢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粗糙的大手則愛撫起那如絲如玉般細嫩嬌滑的冰肌雪膚。細滑嬌嫩羊脂白玉般的肌膚在粗糙的手掌撫摸下,泛起了絲絲微紅。
接著葉子強的手移到了那高聳豐挺如雪似玉的雙峰,一手握住了她一隻柔滑嬌軟無比的玉乳,輕重緩急地揉捏著,手掌間傳來一陣堅挺結實、柔軟無比而又充滿彈性的美妙肉感,令人血脈賁張。
漸漸他的手指收攏起來,輕撫那傲挺豐聳的玉峰峰頂,打著圈的輕撫揉壓,慢慢爬到那一粒嬌小玲瓏的挺突嫣紅的乳頭處,用兩根手指輕輕地夾住那嬌軟柔小的乳頭,溫柔而有技巧地一陣揉搓、輕捏。
羅青鸞被那從敏感地帶的酥乳嫩尖上傳來的異樣感覺弄得渾身如被電殛,一想到就連自己平常因羞澀而不曾細細看一下,也不敢輕觸的嬌小敏感的乳頭被這樣一個陌生而又噁心的男人肆意揉搓輕侮,芳心不覺又感到羞澀和令人羞愧萬分的莫名的刺激。
從身下女人的反應葉子強發現她的男人一定是個毫無情趣的家夥,是個不知道女人的笨蛋,他不禁從心底發出偷笑,像這種略識肉味,卻又不很瞭解交媾滋味的少婦是最好玩的。
於是他使出渾身解數,把在妓女身上練就的手段一一用上。在愛撫把玩雙峰嫩蕾的同時,另一隻手伸入他和羅青鸞相連的下腹部,兩根手指插進她那柔軟無比的高鼓陰阜上那一蓬柔細捲曲如絲般的陰毛中,摸索找尋起來。
強忍玉乳上,傳來的酥麻感,羅青鸞緊張的發覺,他的手在自己柔軟膩滑的陰阜,放肆的撫摸,不禁更加精神,更加集中在下腹部。
這樣一來,那感覺就越發的清晰了。
驀然,她的嬌軀猛的一顫,葉子強的手指頭伸到了那神秘裂縫的最上端。
在柔軟的陰毛下,兩片粉嫩肉瓣的交匯處,那粒深藏的肉蒂剛剛探出了一個小頭,就落入了魔掌之中。
葉子強感到在濡濕的玉溪上方一處嬌滑的軟骨上那一粒嬌軟無比的嫣紅玉蒂正慢慢在脹大,輕微的顫動著,他馬上欣喜地用手指輕輕夾住那最敏感的柔嫩陰蒂,揉搓起來。
「嗯……」
羅青鸞終於忍不住輕啟香唇,發出誘人的嬌吟聲。
得到了鼓勵,葉子強越發得意的從三處同時向身下的女人發動攻擊,嫣紅的乳珠被撫弄得腫脹發酸,柔嫩的陰蒂被夾磨得發酥發脹,陰道又被粗大的陽具漲得滿滿的,即使些許的抽動都帶給她很大的感受,羅青鸞頓時被那強烈的刺激震憾得心頭狂顫,情不自禁中嬌哼出聲,嬌軀更是不住輕顫。
初嘗交媾滋味的羅青鸞,哪裡經得起,像葉子強這些玩弄女人的老手這般姦淫蹂躪,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同時受到淫邪而又有技巧的揉弄撩撥,讓成熟的肉體完全屈服了,身不由己的做出了忠實的反應。
最讓羅青鸞感到詫異莫名,同時也讓她身心都發顫難耐的就是那自己也不知名的小肉粒在葉子強的淫穢撫弄下,越來越脹大,發熱發硬,從那上面不斷升起一陣陣令人愉悅萬分、舒暢甘美的羞人的快感,流到全身,湧向芳心,衝擊著腦海深處,讓她再也感受不到被強姦的痛苦,反而是一種騰雲駕霧般的快樂。
「怪不得那些女人說有多少美,多少快樂!原來是這種感覺……」
想到這裡,羅青鸞不禁暗罵了一聲:
「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你現在是被人強姦啊!」
她感到羞愧不已,那快美的感覺讓她又愛又怕。
和丈夫行房時,雖然也有快感,讓她感到樂此不疲,但從來沒有像她聽有些已婚婦人所說的那樣飄飄欲仙,騰雲駕霧的感覺。
因為她的丈夫為人循規蹈矩,絲毫不知情趣,只會奮勇叩關直搗黃龍。
此時此刻,羅青鸞真正感覺到了這種全新的刺激,也就是那令人銷魂蝕骨、欲仙欲死的刻骨銘心的快感。
一旦明白了這種滋味,羅青鸞就感到以前的情愛簡直真是白過了,隨著手指快速的撥弄,越來越強烈的快感刺激她的身心,那柔若無骨的秀美胴體在葉子強的身下發出一陣近似痙攣的輕微顫動。
感到一股,難以言狀的美妙快感,從下身湧起,羅青鸞不禁張大櫻口,如蘭氣息急喘,嫩玉酥胸急速起伏,如雲秀髮間香汗微浸,她羞澀萬分,而又無可奈何的知道,從自己的花房深處,有一股熱熱的水湧出來,這是她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也不曾知道的。
葉子強感到自己的陽具被一陣熱流包圍,從敏感的龜頭處清晰的知道,女神捕的子宮口開了,含住自己的龜頭一陣吸吮,便知道這神捕已經洩了。
他停下來,讓陽具細細品味一下,被火熱柔嫩的肉壁磨擦擠壓的快美,同時細看洩了身的女神捕,因為在高潮中的女人是最美的。
這一細看不打緊,當下被他看出一絲異狀,羅青鸞那嬌軟雪白的胴體上香汗淋漓,連髮際都有汗珠,可她的臉頰依然是膚色如常,觸手有濕熱的感覺,再用力捏去,有滑動的感覺。葉子強不禁仔細用力擺弄起她的臉來。
終於被他發現了其中的奧秘,葉子強慢慢把羅青鸞臉上那張薄薄的製作極為精巧的人皮面具揭了下來,隨著面具的掀開,一張宜喜宜嗔,嬌美動人的絕世仙容展現在他的面前,紅潤的粉頰上紅暈隱現,顯得嬌羞無限。
葉子強久久才吐出一口氣來,搜腸刮肚想了半天,從他那乾癟的腦袋裡怎麼也找不出形容眼前絕色玉靨的辭彙來。
什麼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他都覺得不足以表達出這女人的美貌。


羅青鸞知道自己的面目被發現了,芳心感到驚慌無奈的同時,看到他發呆的樣子,居然有產生一絲驕傲的滿足,她對自己的芳容是有絕對的信心,知道它對任何男人的吸引力。
看到眼前這男人迷戀的神情,她也感到非常高興,一時陶醉於自己的魅力,高興之餘,羅青鸞不禁責備自己:
「啐,我是怎麼啦?被這個男人看上會高興?」
這時葉子強猛的埋頭對著她的嬌靨就是一陣亂吻亂啃,口中喃喃道:
「仙子!你是仙子!」
隨著他的動作,埋在小穴裡的陽具不住摩擦扭動,給高潮未退的陰道肉壁極大的刺激,小穴的淫水流的更加順暢了。
羅青鸞只在一瞬間感到羞憤,但勃發的肉慾很快淹沒了她的理智,她苦於雙手被綁在頭上,要不然就緊緊摟住身上的男人了,但就是這樣,她也像蛇般扭動香滑的嬌軀,瓊鼻中發出唔唔的呻吟。
當羅青鸞的玉靨上沾滿自己的口水,葉子強才抬起頭來,看著這絕色佳人的如星秀眸,雙手抓住她那碩大豐滿的兩個乳房,又搓又揉,屁股用力的起落,粗大的陽具在緊窄的陰戶裡進進出出,羅青鸞的小穴也隨之一開一合,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
耳朵裡聽到自己的下體傳出的淫靡聲響,又被這男人這樣盯著看,羅青鸞無限嬌羞的閉上雙眼,口中發出不堪的含春嬌啼。
但閉上眼後,全身的感覺益發的敏銳起來,得到的快感也就越發的大,讓她的呻吟也不禁愈加的誘人。
看著不可一世的女神捕,在自己的身下,嬌啼婉轉的,誘人模樣,葉子強得意極了,他伸手,解開了捆住女神捕雙手的繩子,低頭找到,那半開的香唇,用力的吻下去。
羅青鸞的雙手一得到自由,馬上一把,將身上的男人緊緊抱住,也顧不上這人是強姦她的罪犯,挺起自己的肥美香臀,迎合著陽具的抽送,讓龜頭每次都打在自己最深處那敏感嬌嫩的花心,同時張開自己的香唇,把葉子強的舌頭請進了香噴噴的櫻桃小嘴。
兩人是唇接齒連,葉子強那靈活的大舌頭帶著羅青鸞笨拙生硬的香舌滑來頂去,讓羅青鸞的身心都被熊熊燃燒的慾火掩蓋。
當兩個人喘呼呼的分開嘴巴時,羅青鸞馬上熱情嬌吟起來,美妙誘人柔若無骨的胴體象條靈蛇一般不住扭動。
沒想到這女神捕發情後,會如此熱烈,葉子強興奮異常,愈發大力的抽插起來,小腹則重重的,打在她柔軟高鼓的陰阜上,恨不得把吊在外面的肉囊,也塞進她火熱的小穴裡。
隨著越來越激烈的衝刺,羅青鸞那緊窄的小穴發出唧唧的淫蕩響聲,她那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花徑也越來越火熱滾燙,陣陣淫水從裡面湧出,把兩人的陰毛都濡濕了,嫩滑的陰道肉壁在粗壯的大陽具反覆摩擦下,開始劇烈的收縮,敏感嬌嫩的陰道黏膜火熱地緊緊纏繞在陽具上。
葉子強感到自己的陽具好像是被好幾雙小手緊緊握住一般,那快美的感覺讓他大吼一聲,發狂般的狠抽猛插起來。
這下羅青鸞連兩條粉腿也舉得高高的,玲瓏的玉足繃緊挺直,口中更是嬌啼婉轉,蕩聲浪吟,原始的獸性情慾完全表露無餘。
葉子強埋頭猛抽了三百餘下,便覺得腰眼發酸。
這時大龜頭剛好,頂進了小穴深處,正張開如喇叭口的花心裡,被急速收縮的花心緊緊包住,然後從子宮深處,噴出了一股又濃又粘的陰精,猛烈的打在發脹的敏感龜頭上,頓時如電的快感飆升,讓他的腦中一空,不禁大叫一聲,火熱的陽精狂噴而出,全數射進了身下玉人的子宮裡。
羅青鸞正星眸緊閉,感受著那夢幻般的銷魂滋味,一個人如在天上飛行,雲端漂浮,忽覺自己的小腹深處一陣發熱發燙,接著是那椎心蝕骨,迴腸蕩氣的愉悅感包圍了她的全身,讓她像發瘋了一般的使出渾身的氣力摟住了身上的男人,好像他就是自己最心愛的人。
高潮中的羅青鸞,非常清晰的感到發生在自身的一切,被自己又酥又麻的花心,緊緊箍住的那火熱,巨大的龜頭,正在痙攣似地噴射出一股股滾燙的液體,有力的打在子宮內壁,讓她的子宮嫩壁感到又熱又酸,發酥發麻,她的子宮玉壁,也隨之發生顫動,而這子宮玉壁的陣陣抽搐收縮,又迅速傳向全身的冰肌玉骨,讓她不由自主的抖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