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條件

魔女的條件
前言:18歲以下的朋友請勿觀看本文,以免傷害身心。
1.
念建中高一的林威廷在一次班級聯誼中認識了蔡佳玲,那次聯誼,是和北一女進行的,但蔡佳鈴不是北一女的學生,而是北一女那班的同學的表姐,一起來參加聯誼而互相認識的。


威廷長的很帥,身材也很好,只是比較害羞,雖然很多女同學在那天聯誼中都暗暗的哈他,但威廷卻沒有任何主動的動作。
念靜修女中高三的佳玲長的很漂亮,而且有股野氣,很吸引人。
聯誼結束後隔兩天,威廷在家中接到了佳玲的電話,想約他星期六下午出來玩。
從國中開始,就常常接到女生邀約的威廷,總是以各種理由推遲,對方在試了幾次後通常會知難而退。
但這次,佳玲卻連續打了好幾次電話,到了星期六中午,還到威廷家的大廈樓下打電話約他出來。
人都來到樓下了,不理人家好像太無情了,威廷只好下樓去,只穿著紅短褲、紅背心、拖鞋的威廷,呈現出美少男的肌理,分外引人。
想不到佳玲有備而來,見面聊了兩句就強拉威廷上停在路邊的小轎車。
威廷不情願的坐進車內,佳玲介紹開車的叫做王德宏,是他的朋友,長的也很帥,今年22歲,剛服憲兵役退伍。
德宏開著車,威廷有點緊張,「我只穿著拖鞋、短褲、背心,不方便到太遠的地方,你們要去哪裡啊?」
「就去你們學校好了!隨便聊一聊嘛!」
威廷聽到他們要去建中,比較放心了,就隨他們開。
開著開著,越開越郊外,「咦,你們不是說要去我的學校嗎?怎麼越來越郊外了?」
「沒關係啦,反正出來隨便走走,等會兒再去你們學校」
車子開著開著,來到一處僻靜的倉庫,「就在這裡下車吧,這是我爸的倉庫」德宏停好車,對大家說。
威廷下了車,跟著兩人進入倉庫,走到一個角落,「我們就在這裡做吧,這張床,我昨天來擦乾淨了」德宏說。
威廷被兩人夾坐在床沿中間,佳玲伸出手撫摸威廷的胯部,「你,干。。。什麼?」
威廷被佳玲的動作嚇了一大跳,旋即上身被德宏壓制在床上,動彈不得,佳玲迅速扯下威廷的紅短褲及內褲,「你們要幹什麼,不要鬧了」,下體赤裸的威廷心中突然恐懼起來,他開始奮力掙扎,雖然身材及體能都不錯,但敵不過剛退伍的德宏,而且還被德宏在拉扯間脫去了背心,變成全身赤裸了。
「你們到底要幹嘛?放了我,」威廷嚷道。
兩人不但不理威廷的叫嚷,還大費周章的把威廷四肢綁縛在床的四角,讓威廷動彈不得後,拿出拍立得相機,卡擦、卡擦照了許多照片,才把威廷鬆綁。
「從現在開始,你必須聽我的命令,否則,我就會把這些裸照散佈出去,讓你見不得人」佳玲厲聲叱道。
「你們到底想幹嘛?為什麼這樣子對我?」威廷沮喪地問道。
「沒叫你問,就不要開口,否則,我們就把你丟在這裡,然後去北一女校門口發散這些照片!」德宏叱道。
威廷全身赤裸,害怕又沮喪,佳玲這時脫下全身的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威廷前面,威廷第一次看到美女赤裸的站在眼前,雖然害怕,卻也很快就起了生理反應,陽具迅速硬挺上翹。
「插我,和我做愛」佳玲命令道。
威廷驚呆了,不知所措。
在兩人的脅迫下,威廷終於把陽具插入佳玲的洞中,隨著佳玲的前後起伏,威廷的陽具也膨脹的更硬更翹,這些畫面,都被德宏拍下了。
原本是純情少男的威廷,被這突來的感官刺激沖昏了頭,挺著16歲男孩的驕傲,開始主動進出佳玲的洞穴。
沒多久,佳玲就開始放聲淫叫,對威廷造成更大的刺激,也加快了進出的力道。終於,威廷達到了最高潮,「啊***」聲中射出滿滿的精液在佳玲體內。
完事後的威廷交雜著懊惱與羞愧,在兩人催促下穿好衣服坐上小轎車,在佳玲的指示下,德宏開車來到建中。
三人進了校園,週末下午,操場、球場上有許多人在運動,穿著拖鞋的威廷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三人來到明道樓二樓,明道樓中有幾間教室有學生在自修,威廷的教室就在二樓最後面角落那間。剛好這幾間都沒有學生。
進入教室,在佳玲指示下,德宏把靠走道邊的桌椅稍微調整一下,
「小廷,你站靠在窗邊,阿宏,你幫他口交」佳玲令道。
「什麼,你要他替我口交,而且在我的教室?我又不是GAY,而且這裡有那麼多學生,萬一有人來看到,我的臉都丟光了」威廷抱怨。
德宏把威廷推靠在窗邊,拉下他的紅短褲(內褲已經留在倉庫,不准他穿),開始吸允威廷的龜頭,威廷雖然百般不願意,但礙於兩人的淫威,只能聽天由命。
很快的,威廷的驕傲又硬挺起來了,由於德宏吸的很有技巧,威廷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爽感(這是他第一次被人口交),不禁發出低沉的淫叫聲「啊啊。。。」。上身仍穿著紅背心,背靠著窗台,威廷一方面強忍著口交帶來的強烈刺激,一方面又擔心有同學會闖進來,毀了他一世英名,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而佳玲則邊欣賞,邊用相機拍下照片。
口交許久,威廷已經無法按捺住刺激,開始放聲的淫叫出來,全身也隨著刺激而抖動。
突然,走廊上傳出有學生打鬧嬉戲的聲音,且有同學往這間教室的方向跑過來,威廷緊張不已,但德宏則繼續享受著威廷的肉棒,不理睬他。
一名學生跑過來,看到教室內有人,但並沒有看到他們的動作,又跑了回去,讓威廷鬆了口氣。
「阿宏,你開始舔他的菊花吧!」佳玲道。
德宏要威廷仰坐在靠窗邊的桌子上,他把威廷的雙腿抬高,開始舔威廷少男的密穴。
威廷覺得好窩囔,連屁眼也被人舔。
但舔著舔著,卻覺得有點舒服,甚至有點爽,讓原本鬆軟的陽具又硬挺起來。
只是現在自己的下半身已經在桌上了,若有人來,一定會看到,真傷腦筋。
德宏的舌尖深入了威廷的肛門,舔的威廷好舒爽;接著,德宏要威廷跪臥在桌上,面朝外,讓屁眼翹著正對德宏,硬挺的陽具也朝外,威廷覺得更難為情了,但也只好祈求沒有人過來才好。
「阿宏,現在換小廷為你口交吧!」佳玲道。
「我才不要,我又不是GAY,我不要幫他口交」威廷拒絕道。
「他不為你口交,你就肛交他!」佳玲令道。
威廷聽到佳玲要德宏幹他,緊張了,「不要不要,我是男孩子,不能被人插,會被人笑。拜託,不要這樣子對我!」


2.
看到威廷這麼緊張,佳玲不禁噗吃一笑,「好,為了你的面子,我們暫時放過你。不過,用指交總可以吧!?我來幫你指交!」佳玲謔道。
她要威廷重新仰坐在靠窗的桌上,自己用手抬起雙腳,讓密穴撐開在佳玲面前。威廷覺得窩囔之至,但也無可奈何。
德宏拿出KY交給佳玲,她擠出一些塗抹在威廷的密穴附近,然後用手指頭慢慢插入威廷的密穴,先是一隻指頭,見威廷適應了,再用二指插入,插的好深,威廷覺得很不舒服,扭動身體抗拒,「我覺得很不舒服,可不可以不要再插了?」
「開始都會不舒服,你只要放鬆肌肉,不要抗拒,過一會兒就會很舒服了」德宏說道。
佳玲用二指插了一陣子,見威廷慢慢適應了,「德宏,換你來幫他插吧!」
德宏接手,也是先用一指,再用二指,再來試用三指,「好痛,德宏哥,不要!」威廷嚷道。
「沒關係,等你慢慢適應,就會很爽了!」德宏回道。
而一旁的佳玲則把威廷被指交的畫面全部拍下來了。
德宏在威廷的痛苦嘶喊聲中硬是把三根指頭插入,弄得威廷難過不已,「真的好痛,德宏哥,拜託你不要再插了,好不好?」
德宏見俊美的威廷痛苦呻吟,有點於心不忍,就抽出了手指頭,「好吧,就指交到這裡吧,不過,你一定要幫我吸,我才要放過你!」
「不要啦,我真的不會,而且,我不是同性戀,那會毀了我的一世英名」威廷抗拒道。
兩人聽威廷那麼在乎名聲,都暗暗竊喜,知道威廷是很好擺佈的。
「你們載我回家了,好不好?我出來這麼久,已經五點多了,我爸媽會問我去哪裡,太晚回去,我就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在你回家前,你一定要完成其中一件事,不是幫阿宏口交,就是讓他干你」佳玲道。她一定要留下威廷「自認為」是「同性戀」的「證據」。
威廷見無法脫身,不知如何是好,但又極不願意做其中任何一件事。
見威廷沒有反應,佳玲在德宏耳邊面授機宜,「好吧,我們做最後一次指交,就載你回家」,佳玲要威廷身體俯靠在窗台上,臀部向後,雙腿張開,同時閉上雙眼,「你一定要忍耐哦,做完這次,就載你回家」德宏道。
德宏先重新舔威廷的屁眼,舔的威廷重獲舒爽的感覺,然後褪下自己的長褲及內褲,露出22歲的驕傲,用KY在威廷屁眼附近及自己的陽具上塗抹了一陣,然後將陽具對準威廷的菊花門,「嗤」的插入,威廷痛的咬牙切齒的嚷叫,但有了剛剛被插三指的經驗,這種痛感已經不意外了,想到要回家,只好忍耐。
由於威廷雙眼閉上,不曉得德宏已經在對他肛交了,只覺得怎麼插的這麼深,很痛。
佳玲用相機拍下了「證據」。
德宏插了一陣子,越插越爽,加快了進出的動作。
威廷也從一開始的痛楚,慢慢適應,後來居然慢慢有了很爽的感覺。
「怎麼指交也能有這麼奇怪的功能,我以前都不曉得」威廷心中暗想。
隨著德宏抽插所帶來的爽感,威廷的陽具逐漸硬挺上翹。
由於德宏的龜頭每次都衝撞到威廷的前列腺,讓威廷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在這種陌生卻異常爽快的衝撞下,威廷的陽具不但十分堅挺,且硬如卵石的龜頭泛出許多前列腺液。
閉著眼的威廷強忍著難以壓抑的爽感,雙手用力抓著窗沿,臉頰泛出紅暈。
漸漸地,威廷已經難以壓抑德宏陽具衝撞所帶來的刺激,開始發出「啊、啊」的低沉淫叫聲,但雙手對窗沿的握力卻更強了。


他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強烈的爽感,甚至比幾小時前抽插佳玲的時候還要爽上好幾倍,但同時卻感到非常羞恥,因為這種爽感竟然是一位男生用幾根手指頭所帶給他的。隨著爽感不斷增強,威廷感到體內似乎開始起了變化,他竟然想射精了!
一直都是個乖寶寶的威廷,從來沒有在一天內射精兩次的紀錄,想不到今天竟然在三小時內精關即將棄守兩次。
奮力幹著威廷的德宏,從威廷的肢體動作及臉頰顏色的變化知道威廷已經很能享受被干的滋味,只是威廷渾然不知這種爽感是因為德宏憑藉著22歲的驕傲及佳玲過去的調教所帶來的。


德宏開始進行最後達陣前的準備,他突然放慢了抽差的速度和力道,甚至每次都故意不頂到威廷的前列腺。
原來必須藉著強力壓抑才能避免自己心神失控的威廷也隨著放鬆身體,但,子彈已經上鏜的下體卻開始不習慣沒有前列腺衝撞所帶來的刺激,他的身體告訴他「我要,我還要」,但好像德宏哥的手指頭已經累了。
身體對爽感的需求讓威廷暫時喪失了平日該有的矜持,他竟然不自覺的打起手槍來了!看到這個景象,德宏知道最後衝鋒的時候到了,他把原本為了避免威廷起疑而只敢抓住兩旁桌腳或放在背後的雙手靠握在威廷的臀部兩側,然後開始進行力道一次比一次強化的前列腺衝撞。


重獲陌生的爽感,威廷也不再矜持,他的雙手再次用力抓住窗沿,但這是為了避免被德宏強力的衝撞給撞倒,而他的下半身卻是放鬆的,他任由爽感下達原始的指令,口中發出恣意的淫叫聲。
終於,在德宏的陽具對威廷前列腺進行最後幾次異常強烈的衝撞下,威廷達到了最高潮,他,被干到射精了。
混雜著大聲且高頻率的「啊啊」聲,威廷的精液從龜冠前緣猛力噴出,連續數次的噴發,不但噴濕了自己的胸部、臉頰,還在窗外走廊的地板上及窗內的牆壁上留下濃稠的印記。
在威廷被干到射精的同時,由於臀部進行一連串強力的收縮,也對德宏的龜冠形成強烈的緊箍刺激,德宏強忍著威廷前幾次的臀部收縮,但在威廷最後一次噴發後,雖然緊箍的力道已經很小,但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德宏再也忍不住了,在「啊啊」聲中射出飽滿的精液在威廷體中,剛經歷射精的強烈刺激而呈現失神狀態的威廷感到後庭內有一股熱流注入,驚覺不妙,張眼往後看,才知道他被德宏「插入」,頓時嚷出「德宏哥,你們騙我,我被你強暴了!」然後就熱淚急下,痛哭出來。
威廷邊哭,卻也不調整身體,就讓德宏慢慢停止動作,抽出陽具。
德宏覺得很滿足,扶起威廷,讓他靠伏在自己肩膀上啜泣。
威廷想到自己居然被插入,而且還被干到射精,以後怎麼做人,越想越難過,越哭越大聲。
兩人就讓威廷哭個夠,德宏卻趁這時脫下威廷的背心,輕柔的舔吻威廷的上身,尤其是漂亮的胸肌及乳頭。
「其實,剛剛到了最後,也滿爽的,對不對?」德宏輕聲的問威廷。
威廷邊哭邊看著德宏,不會說謊的威廷輕輕點頭「嗯」了一下。
「對嘛,被肛交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其實也是一種享受,你仍然是男孩子,仍然不是同性戀,一樣可以和女孩子做愛,不要看的太嚴重啦!」德宏及佳玲都想辦法安撫他。
威廷哭了許久,覺得他們說的也不無道理,反正他也莫可奈何,今天發生的事,都不是他能控制的。
德宏見威廷慢慢停止啜泣,蹲下身,開始吸允威廷的驕傲,並品嚐殘留在龜冠上的精液。
剛射完精的威廷很快又硬挺起來,「雖然後面被插入過,但前面一樣能硬挺,應該不會怎樣吧?」威廷心中自我安慰道。
威廷配合德宏的口交動作,也一前一後的律動,使自己很快就進入高潮。
他決定讓剛剛的委屈藉著這個過程發洩出來,加快了律動的速度,也開始「啊啊」淫叫起來。全裸的威廷,展現出健美少男淫蕩的陽剛氣質,他雙手抱住德宏的頭,協助德宏頭部進出的動作。這是一種完全發自內心的畫面,佳玲當然也紀錄下來了。
由於連續在倉庫及教室內射過兩次精,威廷這次雖然很快又達到高潮,卻還沒有要射精的感受。德宏倒是吸允的很過癮,因為威廷的陽具太漂亮了,又有少男特殊的淡淡香味,連精液的味道都淡雅可口,讓他吸允的神魂顛倒。
佳玲看的淫心大動,走到威廷後面,環抱著威廷,開始撫摸威廷的身體,好結實!好光滑!
突然,走道上又傳來跑步聲,威廷想停止動作,卻無法制止德宏及佳玲的動作,心中不免焦急,但16歲的驕傲卻絲毫沒有鬆軟的跡象。
一名學生走了過來,看到了裡面的景象,嚇了一跳,走進一看,威廷和他都大吃一驚,「林威廷,你。。。。在幹什麼???」是威廷的國中同學高清良,也念建中高一。
德宏和佳玲都停止了動作,威廷則發楞在現場。


「林威廷,這個在國中時被公認為全校最帥的男生,也是最循規蹈矩的乖寶寶,居然會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淫猥的勾當,更離譜的是,竟然讓一位「男生」幫他口交….」高清良對眼前的畫面實在是難以置信,腦門充血,半晌說不出話來。
16歲的驕傲雖離開德宏哥溫潤的口腔,仍因沖血而挺舉著,巧好提供了他很享受被男生口交的「證據」,「完蛋了,我的一世英明毀了,我明明不是同性戀,卻讓高清良看到我讓男生口交,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我,我完蛋了….」
威廷沮喪到了極點,雙手卻也不掩飾挺舉的陰莖,因為全裸的他,任何掩飾都是欲蓋彌彰罷了。


下半身也赤裸的德宏很快動起念頭,解釋說:「你是威廷的同學嗎?千萬別誤會哦,威廷不是gay,他只是在配合我們正在進行的一項亞洲地區男性青少年性快感調查。這項調查在台灣地區是由台大醫學院的一位教授負責,我們兩位(他指著自己和佳玲)是台灣地區的調查小組成員,專門尋找高中男生進行調查,然後把每個個案的調查結果呈報給那位教授。」




佳玲聽到德宏說出經她事先指導過的說辭,很滿意,也響應到:「對呀,這項調查可不是用問卷問一問就算了,而是要真槍實彈的測試。因為我和德宏(她指著德宏)都長的很好看,所以我們也專門挑長的好看的高中男生來測試。我們測試的項目很多,不但會測試男生干女生的爽快程度,也會測試男生干男生、以及男生被男生干的爽快程度,當然也包含被女生口交、被男生口交的爽快程度,而且,我們還會測試男生被女生干的爽快程度。」


高清良聽的一楞一楞的,卻更為驚訝了,「居然還測試男生被干的爽快程度」他感到很不可思議。「那他….,威廷,你….,你有經過這些測試嗎?」清良問道。
威廷被兩人的說辭也弄得迷迷糊湖的,但至少似乎讓自己的窘狀稍稍減輕了,可是被清良這麼一問,又窘的不知如何回答。「我,我有做過一些測試….」威廷滿臉通紅,說不下去。


「這裡有一些威廷在測試時的照片,讓你看一看」,「不要啦,拜託」威廷哀求著。
佳玲先遞了幾張威廷幹著佳玲的照片給清良,「哇靠,威廷你超爽的」看著威廷干佳玲的照片,清良不禁讚歎,而且,自己的16歲驕傲也很快硬起來了。


「其實,威廷才剛做完一部分的測試而已,我們以後還要再找他做測試。不過他今天已經做了一些很重要的測試,基於保護他的隱私,照片就不給你看了。」德宏替威廷向佳玲暗示著。
佳玲明白德宏的意思,就不再遞照片給清良,「對呀,照片要留著做研究用,但是你可以口頭問威廷,他剛剛讓德宏口交,是不是很爽?」
佳玲說著,三人的眼光都射向威廷,想到剛剛「人贓俱獲」,「嗯」威廷應聲點了頭。
「那,你,有被幹嗎?」清良坦白問道。
三人期待著答案。沉默了一會兒,乖寶寶的個性,終於讓威廷回答「有,我被德宏哥干了,而且還被干到射精」
這個答案,讓發問的清良驚異不已。「那,你覺得很爽嗎?」清良又問道。


威廷感覺自己像是個證據確鑿的犯人在面對檢察官的詢問,他突然對高清良感到無比厭惡。
見威廷臉色不慍,清良察覺自己大概問太多了,「算了,你還是別講的好」。
「真的很爽」,不善掩飾的威廷覺得說出來反而是一種釋放,「我雖然想都沒想過,但被德宏哥干,真的很爽。」
這一會兒,連德宏和佳玲都十分驚訝了,他們沒想到威廷這麼老實。
「林威廷,你,你是同性戀嗎?」清良驚訝的問道。
「我當然不是,我是被迫的」威廷很不爽高清良這麼無情又連續的問題。


「被迫的?那你被男生干怎麼會覺得爽?你好變態哦!」難以體會箇中原由,清良不禁斥責道。清良覺得威廷出賣了「異性戀」、「男孩」的「帥氣」,覺得他糟蹋了超帥的外貌,「異性戀男生卻自願被男生干,還被干到射精,你超噁心的」清良嫌惡地說道。
「我真-的-是-被-迫-的」威廷紅著眼眶,一字一字的辯護。


佳玲見威廷和清良的對話已出現煙硝味,決定趁勢推波助瀾。「威廷說的是實話,我們為了求調查的精確性,所以會強迫接受調查的男生接受一些不願意的動作,但我們強迫的很有技巧,所以他真的被干的很爽。」佳玲道。
清良還是一副驚訝但嫌惡的表情。
佳玲再道:「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但你很快就會相信了。根據我們的規定,受測的情形除了我們自己知道外,是必須保密的。今天因為你不小心知道威廷的case了,所以你也必須加入受測的行列。」
「什麼意思?要我也加入受測?想都別想!」清良生氣回應著。


在佳玲眼神示意下,德宏和佳玲逼上清良跟前,「你們要幹嘛?」清良見勢頭不妙,擺出防禦架勢。
德宏看得出來清良不好對付,因為清良雖然只比威廷高一點,卻明顯壯碩許多,手臂的肌肉很明顯。
清良其實是以青少年排球國手的身份透過體育資優生的管道進入建中的,長期練球下來,身體結棍的跟什麼似的。
今天也是來學校練球,順便請來校唸書的同學指導功課,所以一身運動裝。
服憲兵役時受過嚴格跆拳道訓練的德宏撲上清良,兩人你來我往,德宏使出擒拿手法,有多次拿住清良的手足部位,都被他用力甩脫了。
佳玲看得出德宏可以制服清良,就放心走回威廷跟前,「小廷,你先穿回衣褲吧,省得待會兒又多事。」
德宏經過一番纏鬥,有效壓制住清良,佳玲迅即走上前,把上身被德宏按納在桌面的清良的運動短褲及內褲一起脫下,「你們別這樣子!威廷,快幫我!」清良嘶吼著。
「對呀,小廷快來幫忙抓住你同學的雙腿,我好替他測試測試」佳玲說道。
威廷對三個人都有不滿,但他不希望清良也被拖下水,「你們放過我同學吧!」


「放過他?那他已經知道你被男生幹過,還被干到射精,到時候他一散佈,你的一世英明怎麼辦?」佳玲激將道。
「我不會講出去的,威廷,你快幫我!」清良邊扭動抗拒、邊懇求威廷幫忙。
威廷沒幫任何人的忙,也許,這就是在幫忙了,他心想。
在佳玲奮力壓制下,清良的下半身已經赤裸、球鞋也被脫下了,她起身協助德宏脫去清良的上衣,清良漂亮的胸腹肌頓時展現眼前。兩人放開清良。
全裸的清良,心中開始畏懼,「你們別鬧了,放了我吧,我不會說出去的。」
「很簡單,你和小廷,一個人幫另外一個人口交,再讓他干到射精,就放了你們。」佳玲道。


回家心切的威廷,在得知被干後,覺得已經沒什麼好維護的了,就脫口說:「清良,我來幫你吹吧!」他蹲下身,湊上前,雙手抱著清良結實的臀部,開始試著對清良口交。
沒任何口交經驗的威廷,按照剛剛被德宏口交的心得,先從清良的龜頭開始吸允,並用舌頭在冠部打轉。
無可奈何接受的清良,在被威廷的舌尖洗滌龜冠時,倏地顫慄起來,「哦,超爽的」他脫口而出。強忍著清良淡淡的尿騷味和運動完的汗味,威廷很規矩的按照德宏的做法如法炮製。
在清良的陽具已經被舔的硬翹上挺後,威廷開始舔允清良的蛋蛋,並不時發出「啵啵」聲。
清良看著功課好又長的這麼帥的同學竟然這麼努力在為自己服務,而且被舔的真的很爽,原來的嫌惡感早已不見了,反而生出一股微妙的愛慕心理。
「小廷,你也幫他舔舔屁眼吧!」佳玲令道。
威廷站起身,溫和的讓清良坐上桌沿,再把清良的雙腿抬高,然後再蹲下,仿照德宏的做法,以舌尖順時鐘方向從菊花外圍繞進靶心,再以逆時鐘方向從靶心繞回外圍。
「哦,哦,真的好爽!」清良沒想到屁眼被舔可以這麼爽,而且是被威廷這麼帥的男孩子舔,一股淫意湧上來,龜冠泌出一些前類腺液。
「然後,誰要干誰呢?」佳玲問道。
已經豁出去的威廷默默的搬了一張椅子靠在桌沿旁,他脫下自己的短褲,裸著下體站上椅子,「清良,為了能趕快解脫,我們就互相幫忙吧!」


威廷轉個方向,一手攙扶著桌沿,然後將自己的屁眼朝著清良的龜冠慢慢蹲下,再用另一手握住清良的陽具,慢慢調整方向,讓清良的驕傲能夠對準自己的屁眼,慢慢插入。
高清良對威廷這些動作驚異無比,甚至真的懷疑威廷可能是gay,一股嫌惡感又上來了。
但當龜頭頂入威廷屁眼的剎那,一股強勁的吸力帶來難以言喻的爽感,他順勢往上一頂,整根陽具沒入威廷體內。
「啊,啊,啊」清良的驕傲被威廷臀部緊箍的爽翻天,忍不住大叫。
剛剛被德宏哥充滿的飽足感又回來了,威廷下半身自發地開始進行起伏動作,讓清良的陽具慢慢抽離,再慢慢沒入。
「我真的在干威廷?怎麼這麼爽?」清良對這種爽感感到難以理解,「同性戀」這三個字的內涵已經逐漸模糊了。
威廷眼中充滿淚水,因為覺得自己很賤,奉上身體讓人干,卻又覺得被干的滋味很棒,雖然一開始還是很痛的,卻期待著不久後有超爽的感覺。他邊起伏著被清良干,邊打起手槍。


德宏用拍立德拍下這些連他都難以置信的鏡頭,看著威廷俊帥的面龐和清良結棍似的胸腹肌,一股想幹人的慾念迅速升起。
佳玲看到德宏的驕傲又英姿勃發,就順水推舟說:「小廷,你讓你同學站著干你吧!」
威廷聽了,緩緩起身,走下椅子,坐上另一張桌子,仰躺著,抬起雙腿,露出菊花等待清良。
清良很快起身,頂著16歲的驕傲,走向前,把威廷的雙腿靠在自己肩上,面對面地干入威廷。


第一次面對面讓人干,威廷覺得十分羞恥,眼角的淚水再也忍不住而流了出來。
清良覺得很抱歉,他慢慢俯下身軀,主動吻起威廷的雙唇。
威廷連最後的防線也淪陷了,一股委屈無處發洩,雙手抱住清良結實的上身激烈的回吻著清良。兩人的口舌不斷在對方口內搜尋陌生的溫潤,益發增強了干人與被干的快感,清良開始加快抽差的速度與力道,威廷也慢慢從痛楚轉變為超爽的感覺。


就在威廷和清良兩具年輕的軀體彼此交換對方之時,德宏先擠出ky塗抹在清良的屁眼上,然後順著清良幹著威廷的節奏,也用手指頭干入清良屁眼。
清良已經被前方的爽感沖昏頭,無暇顧及後方的防線。不久,一陣爽感衝上來,清良的精關大開,大叫道「我要射了,要射了」,然後在一陣陣抽畜下,把年輕的精液大量射進威廷的體內。發射完畢,清良無力的癱俯在威廷身上,兩人繼續擁吻。
德宏則開始試著插入兩指,見清良慢慢適應了,他要清良躺著休息,換威廷干清良。


「什麼,換他干我啊?不要啦!」還在爽感中的清良被德宏的提議驚醒了,邊質疑邊抗拒。
威廷再次溫柔的讓清良躺好,然後蹲下來舔清良的屁眼,卻發現屁眼四周已經有ky了,就站起來,把清良的雙腿抬高靠在自己肩上,頂著自己的驕傲,準備進攻。
清良幾乎無法抗拒威廷這種溫柔的態度,卻還是擔心「被干,那不就成為同性戀了嗎?」清良很以自己結棍的身材感到驕傲,覺得男子漢就應該像他這樣子,但,身材結棍的男孩卻要被人干了,這怎麼成?思及此,他掙扎著將雙腿從威廷的肩上放下來。
已經蓄勢待發的威廷挺著無處發洩的驕傲,悻然轉身,開始用力打手槍。
「小廷,你動作停一下」德宏阻止道,他走上前,趁清良沒有防備,迅速抬起清良結實的雙腿,用雙手夾緊靠在自己肩上,然後…….


清良奮力掙扎,但德宏抓的很緊,根本不讓清良的雙腿離開肩頭。
威廷轉回身,蹲下,開始學著德宏的動作舔允清良的乳頭,清良像觸電一樣開始尖叫,因為乳頭剛好是他最敏感的地方。
上方吃緊,清良腿部掙扎的力道頓時消失,德宏將22歲的驕傲對準了清良的屁眼,決定要給這位身材結棍的男孩子一頓飽餐。
有了先前KY的潤滑,德宏的巨炮很順利的鑽入清良的屁眼,而且一頂到底,整根沒入。「干,靠,我操你媽屄,你給我拔出來….」強烈的痛感讓清良咬牙咧齒的大叫。


這時,威廷溫潤的雙唇靠了上來,他以熱吻幫助清良移轉和減輕被干的痛苦。清良感到下半身好像被撕裂般,他痛的淚水直流,卻無法逃避,只好抱著威廷不住親吻。
初次被干的痛苦使得清良雙手緊緊抓住威廷的身體,指尖在威廷身上留下明顯的印記。
經驗豐富的德宏只讓陽具停在清良體內,以讓清良能夠慢慢適應。
他看著清良結棍的身體,知道這是他所幹過身材最棒的男孩,又是這麼年輕的建中學生,覺得好爽,停留在清良體內的陽具變得更碩大了。
隨著威廷的撫慰,清良的掙扎力道慢慢消退,德宏開始緩慢的進出清良的身體,然後,用著對付威廷的同樣方式對付清良。
他抽插了一陣子,越插越爽,加快了進出的動作。
清良也從一開始的痛楚,慢慢適應,後來居然慢慢有了很爽的感覺。「被干居然這麼爽,我真是錯怪威廷了」清良心中暗想。
隨著德宏抽插所帶來的爽感,清良的陽具逐漸硬挺上翹。
由於德宏的龜頭每次都衝撞到清良的前列腺,讓清良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在這種陌生卻異常爽快的衝撞下,清良的陽具不但十分堅挺,且硬如卵石的龜頭泛出許多前列腺液。
威廷看到清良的巨炮正對著他,轉過去幫清良吹。
清良被前後夾攻,難以壓抑的爽感讓他不住淫叫,雙手用力抓著桌沿,臉頰泛出紅暈。
「小廷,換你了」德宏道。
威廷看著清良,清良點點頭,「干我吧,威廷,被干真的好爽」
威廷和德宏哥換手,把清良的雙腿架在自己肩上,把16歲的驕傲,這根幾小時前才償過女生秘穴滋味的巨炮,頂入更陌生的男體內。
「靠,威廷,你這根好粗,頂得我好爽」清良說道,「還說我是GAY,看你被干的這麼爽,你才是GAY」威廷笑著回應。清良把威廷上身往下拉,和威廷熱烈的吻著。
佳玲替兩位異男同學拍下許多親密做愛的照片,也看得淫慾高漲。她要德宏從行李包中拿出一個絕秘武器---一根穿在女生身上的電動假陽具內褲。
佳玲脫下短裙和內褲,穿上電動假陽具內褲,走到威廷身後,先慢慢以ky塗抹假陽具龜頭及威廷的屁眼,然後將龜冠對準威廷屁眼,假陽具就以螺旋狀慢慢鑽入威廷體內。
威廷幹著清良,再被佳玲的假陽具幹著,而且電動陽具還能按摩到直腸壁的每一吋肌膚,真是讓威廷爽翻天。
佳玲把假陽具慢慢頂入威廷體內深處,開始展開連德宏都臣服的前類腺按摩。
假陽具的龜冠在威廷前類腺上打轉,刺激到前類腺的每個細胞,威廷感到好像有幾萬隻螞蟻在前類腺上輕咬,開始大聲發出「啊,啊~~好爽~,哦~」等淫穢叫聲。
這種極度刺激,馬上讓威廷繳械,龜頭噴出大量精液在清良體內,清良也跟著大喊「靠,超爽,威廷你的洨真多」。
威廷雖然失去了干清良的力道,但在假陽具龜冠對前類腺持續刺激下,下體卻勃漲到最大限度,也不斷分泌前類腺液,混合著剛剛射出的精液,讓清良有更大的飽足感。
德宏要威廷抽出陽具,重新仰躺在桌面上讓佳玲以假陽具幹他。
他則補位干清良,這位有著令他讚賞身材的結棍少男。
兩位少男同時被干,也隨著刺激放聲淫叫。在清良這邊,由於體內已有威廷的精液做潤滑,德宏得以快速進出,讓清良享受到無以倫比的快感,然後,德宏開始進行最後達陣前的準備,他突然放慢了抽差的速度和力道,甚至每次都故意不頂到輕良的前列腺。
「德宏哥,你不要放慢,用力幹我,拜託!」清良嚷著。
看到這個景象,德宏知道最後衝鋒的時候到了,開始進行力道一次比一次強化的前列腺衝撞。終於,在德宏的陽具對清良前列腺進行最後幾次異常強烈的衝撞下,清良達到了最高潮,他也被干到射精了。
混雜著大聲且高頻率的「靠,干,哦,啊」聲,清良的精液從龜冠前緣猛力噴出,連續數次的噴發,不但噴濕了自己的胸部、臉頰,也在德宏的頭髮上留下一道濃稠的印記。
在清良被干到射精的同時,由於臀部進行一連串強力的收縮,也對德宏的龜冠形成強烈的緊箍刺激,德宏也忍不住了,在「啊啊」聲中射出飽滿的精液在清良體中,剛經歷射精的強烈刺激而呈現失神狀態的清良感到後庭內又有一股熱流注入,而且比剛才威廷射入的力道強上許多,覺得好爽,他扶著桌沿坐起身子,對德宏說「德宏哥,我以後當你的弟弟,你愛怎麼幹我就怎麼幹我」然後抱住德宏的身體,和他熱吻。
在威廷這邊,在電動假陽具強烈且持續的刺激下,威廷只覺得今天大概要爽死了,嘴中持續發出「啊~哦~嗯~~~」的淫叫聲,龜頭也不斷流出前類腺液,讓勃揚的下半身顯得晶瑩剔透。


佳玲見清良被干到射精、德宏也發洩完了,就抽出假陽具,問道「小廷,被我乾爽不爽?」
「超爽的,比被德宏哥或清良干還爽。」
「下次還要不要被我們干?」德宏問道。
「還要!」清良爽快的回答。「嗯…要!」靦腆的威廷也正面響應。
四人收拾細軟,伴著剛升起的夜幕離開建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