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西游記

很多年以後,我無比想念桃花林裡那個妖精。我知道,作為一個“佛”,這很不應該。我應該把一切都忘掉,把所有的愛和恨,悲和喜,功業和理想,都忘掉。
但我清楚,就算我把自己也忘了,當那朵紅霞拂過我的窗前,我還是會想起三千年前,那張美麗的臉,那雙透明的眼睛,那銀鈴一般的歌聲。
“我吃了你好不好?”
“不好。”
“為什麼?”
“我還沒洗澡呢。”
她咯咯地笑,粉紅色的長裙輕輕擺動,象一朵美麗的紅霞。

(一)
孫悟空有幾百年沒來看我了。西天路上,我這徒弟曾無數次救過我的命。我們沒想到那是游戲,我們如此投入,抱頭痛哭,相對嘻笑,但直到結局才明白,一切原來都是虛幻。取經路上的一切山,一切水,一切妖魔鬼怪,都是如來設的障眼法。

“這麼多年了,你還在生氣?”三百年前,我問他。
他長歎,“你知道我最後悔的是什麼事?”
“是什麼?”
“我真後悔認識你,師父。”

這句話是我多年以前對他說過的,那時他還是一只猴子。
猴子和人的差別有多大?孫悟空說:“只隔一張紙。”
“你把這張紙揭開,裡面有一個秘密。”三千年前,那只猴子躺在樹下微笑著說。
我把封印揭開。
轟隆隆一聲巨響,霎那間天崩地裂,一道金光從山谷裡升騰而起,那只猴子一飛沖天,坐在雲端大笑。
“哈哈哈,你救了我,但我決定要殺了你,你有什麼話說?”
“我真後悔認識你,猴子。”

他沒有殺我,他成了我的徒弟。
很多年之後我知道那也是如來的安排,他不願意看一個人演的戲,那不夠精彩。

女妖桃兒在一個美麗的夜裡俘虜了我,她揮了揮手,我就動彈不得。
“你要帶我到哪裡去?”我掙扎著問,天上有一輪瓦藍瓦藍的月亮。
她重重打了我一耳光,“不許說話!再羅嗦我殺了你!”
我們在林間飛翔,昆蟲唧唧鳴叫,樹葉輕輕飄動,她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氣,我心裡有一點害怕,但更多的是惆怅,這一切,多象我少年時常做的那個夢呵。

“和尚,你死了麼?”她忽然問我。
“還沒有,活著多好啊,你死了我都不會死。”我笑著說。
她轉回身,劈面又打了我一個耳光,半邊臉熱辣辣地疼,“不許你說話,你還敢說?!”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啪!”又一耳光。
“阿彌陀佛!!”我大怒,“善哉善哉!!”
“啪!”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啪!啪!”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她咯咯地笑了,“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倔和尚,好吧,我不打你了,但你也不許羅嗦。”

這是第一天,她打了我五個耳光,但最後我贏了。

(二)
成佛後,世界一片寂靜。把燈點燃,把燈熄滅,世界一片光明,所有的經文都是幫助你忘卻的。忘卻過去,忘卻自己,忘卻經文本身。

又見離欲,常處空閒,深修禅定,得五神通。
又見菩薩,安禅合掌,以千萬偈,贊諸法王。
復見菩薩,智深志固,能問諸佛,聞悉受持。
又見佛子,…………
我輕輕地念著,感覺自己漸漸走遠,歌聲在星斗間缥缈散盡,人間花謝花開、悲歡聚散,都象是耳後的微風。
有一段時間,我以為我真的已經忘記了一切。我安靜而幸福,恆河的沙子堆成了高山,但我一粒也不要。

“師父!”
我抬起頭來,眼前是一只猴子。
“你找誰?”我問他。
“師父,你不記得了?我是悟空啊。”
“悟…空…,悟空?”
記憶的海水漫卷而來,拍打著光陰的牆壁。那些模糊的記憶漸漸清晰,我看見眼前的猴子眼含熱淚。
“師父啊~!”他號啕大哭,“這就是我們一直追求的幸福生活嗎?”

走出桃花林時,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過了很久,他忽然問我:“師父,什麼叫作幸福?”
“幸福只是一種感覺,也許到了西天,我們就會明白。”
“那麼,你現在幸福嗎?”他歪著猴頭看我。
我的眼圈一下子紅了,“****你娘!閉嘴!”我粗魯地說。

“操你娘”這三個字是我教妖精桃兒的。

在桃林深處,有一座美麗的花園。青青的草地上落滿了花瓣。
“到家喽!”桃兒長出一口氣,把我重重地扔到地上,“你可真重,倔和尚。”
我不理她,嘴角滲出絲絲血跡,被她打的。
“你不理我嗎,倔和尚?”
我把臉也轉過去。
“你敢不理我,不怕我打你?”她威脅我。
我哼了一聲。
“對了,你不怕打。”她自言自語,“那麼我罵你了啊!”
“哼!”
“罵你什麼呢?你們人類是怎麼罵的?”
“操你娘!”我直視著她。她要再敢打我,我就跟她拼了,我想。
“操你娘,操你娘,嘻嘻,真好玩。”
西天路上有無數妖精,但從來沒見過象她這麼傻的。
“你把我捉來,想干什麼?”
她繞著我走來走去,“我姐姐說吃了你的肉會長生不老,你有那麼好嗎,倔和尚?”
“我從來不洗澡,我的肉又臭又硬,吃了毒死你!”我惡狠狠地說。
她突然從背後撲過來,在我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鮮血直流。
“哎喲哎喲~~”我疼得大叫,“操你娘!”

(三)

傳說中有一種法術,叫作“回夢”,施了這種法術,你就可以沿著夢裡的路,回到從前。

“三藏,你為何來?”如來在蓮座上問。
我磕頭,“我想請師尊傳我回夢之術。”
“你要回到哪裡?”
“回到取經路上。”
他笑了,“你取過經麼?”
我的頭在地上重重地頓了兩下,血流了出來,殷紅燦爛,象一朵盛開的桃花。
“你入了魔道了,三藏!你何曾取過經?!”如來大喝。
我愣住了,我看見自己的一生象一幅長軸的畫卷,在眼前慢慢翻開。我看見我從一個女人的身體裡鑽出來,對著世界大聲哭泣;看見自己慢慢站立,蹒跚地走路,咿呀學語;看見自己在五岳山苦讀修行;看見自己漸漸老去,一些人圍著我的身體流淚;看見我的靈魂脫離了軀殼,在白雲中慢慢升騰,所有的陽光都照在我身上,我成了佛。
“你取過經麼?”
………
我心裡空空蕩蕩,搖搖欲倒。
“來,跟我走,我帶你回去。”如來身旁的童子對我說。
“你說什麼?”我蓦地睜開眼睛。

“跟我走!我帶你回去!”妖精桃兒抓著我的衣領。
“我不去!”我拼命掙扎,“你這該死的妖精,我一定會讓我徒弟殺了你!”
桃兒歎了口氣,“由得你吧,不過我告訴你,我姐姐就要來了。你~,你保重吧。”

我成佛後,不再是當年那個固執沖動的和尚,我知道,我眼裡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影,來一陣風,一切就會無影無蹤。三千年,多少王國毀滅,多少城市荒蕪,俗世在滄桑之後容顏更改,不留痕跡。不管你執著或者放棄,最終的結局都一樣,色身化身,盡歸虛空。

妖精的洞窟裡群魔亂舞,桃樹精開懷大笑。
“長生不老!”她喊道。
“長生不老!長生不老!長生不老!”千百個小妖怪同聲附和。
我被鎖在柱上,茫然地看著這群愚昧的生靈。是的,我即將死去,但他們也決不會長生,早死或者晚死,在佛的眼裡,沒有分別。
桃兒遠遠地站著,靜靜地望著我。
如果我不是和尚,我一定會由衷地贊歎她的美麗,她象一朵盛開的桃花,芬芳明艷,整座洞窟都因她而加倍明亮。她既不是膿水也不是骷髅,佛經也不總是正確,我想。
“把唐三藏洗剝干淨了,抬到蒸籠上去!”桃樹精喊道。
“嗨!嗨!嗨!”小妖們歡呼雀躍。
桃兒的身體劇烈地抖動了一下,她滿面通紅。“瞧她高興的!”我恨恨地想。
兩個妖怪架起我來就往外走,山洞裡崎岖不平,我的頭在石壁上撞了一下,劇烈地疼痛。
“等一等!”桃兒突然說。
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臉上浮現笑容,“姐姐,這些粗貨肯定洗不干淨,我去吧!”
“好!”桃樹妖說,“這次你立了大功,你想吃哪塊肉,你自己來挑!”
“我要吃他的心!”桃兒咬著嘴唇說。她的牙齒閃了一下,象是人世間最珍貴的玉石。

(四)
我少年時經常會作同一個夢:在一望無邊的草原上,我騎著白馬飛快地奔跑,一個害羞的少女把臉埋在我的背後,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腰,我表情幸福而又悲傷,一片寧靜中,少女抬起頭來,在我耳邊喃喃地說:如果,如果……。
我睜開眼,門外響起第一聲晨钟,這個時候我總是無比傷感。
“你是個情種,”玄苦師父摸著我的光頭說,“你不該到這裡來。”
“我該去哪裡?”
玄苦師父長久地搖頭。

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我該去哪裡。成佛很難,但我成了;做夢很容易,但幾千年來,我始終不能走回到那個夢裡。

桃兒沒有帶我去河邊,她拉著我的手,象月光一樣飛向桃林深處,那裡霧氣蒙蒙。“你想獨吞唐僧肉嗎?”我冷冷地問。
“噓…,不要說話!”她沒有回頭,帶著我掠過一株株桃樹,粉紅色的紗巾在風中飛揚,輕輕拂過我的雙眼。
夜色深深,我們在無邊寂靜中不停地穿行。黑暗裡,有一些東西正在我心中輕輕蠕動,慢慢成長。我張開雙臂,在空中輕盈漂浮,腦海裡一片迷茫,我看見那匹久違的夢中白馬正在長鳴,腳下青草無邊……

“和尚,我們到了!”
我睜開眼,發現身處一個群山環抱的山谷,一條小河正從我身邊潺潺流去。
“你為什麼要救我?”
“你以為我是救你啊,和尚?我是要吃你,別做夢了!”她笑嘻嘻地說。
妖怪就是妖怪,我雙手合什,“阿彌陀佛。”

“和尚,你說我漂亮嗎?”她忽然問我。
我的臉刷的紅了,我轉過身去,裝作什麼也沒聽見,低頭喃喃吟誦: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意。
………
“你在騙自己呢,和尚,”桃兒咯咯地笑,“在山洞裡你就一直盯著我看——你的臉都紅了。”

玄苦師父一直誇我有定力,打坐的時候,他經常會在我耳邊大吼一聲。耳朵嗡嗡作響,但我的身體紋絲不動。他總是滿意的摸摸我的頭,起身離去。這個游戲,我們玩了三十年,直到他死。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玄苦師父,羞愧難當。

“你覺得我漂亮就好,”她幽幽地說,“我叫桃兒,是我姐姐身上的一朵桃花——不知道你會不會記得住?”

(五)
我功德圓滿的那一天,諸天神佛雲集靈山,仙樂飄飄,天花飛舞。當一切沉寂之後,如來問我:“你是誰?你從哪裡來?要到何處去?”
所有的目光都直視著我。我躬身作答:“我本無名,我本無形,我就是空,我無來處,亦無去處。”
“那麼,你都忘了嗎?”
我低頭不語。
“為什麼不說話?”
我抬起頭來,對著如來大聲說:“本來未曾有過,又何須忘記?!”
如來大笑,神佛們啧啧贊歎,天花從空中紛紛撒落。
但我記憶的閘門卻在那一刻洶湧打開,生命中的每個人、每件事、每句話、每個喜怒憂樂的表情,都如此清晰和美麗,猛烈地搖動著我最深處的靈魂。

桃林裡響起一陣歌聲:天路遙,人世遠,凝眸處滄海桑田。
為誰痛哭,為誰嘻笑,任光陰凋盡朱顏。
哪個出將入相,哪個成佛登仙,到頭來或為黃土,或為輕煙。
且去世外垂釣,手有青青竹竿。
莫問卿卿何處去,回頭看見桃花仙………
尾音袅袅,散入青雲,我看見桃兒提著竹籃遠遠走來,她嘻嘻地笑,長發在朝霞中飄飄飛揚,身上灑滿陽光……
桃兒敲敲我的光頭,笑,“吃飯了!還在看著美女發呆!”
我紅著臉低下頭。

從那一刻起,我再也沒有恨過她,雖然她損折了我的修行,雖然她打過我,雖然,她幾乎讓我墮入魔道。佛說,愛恨癡嗔是人生痛苦的根源,但如果沒有那些愛,那些恨,那些癡情,那些含淚的微笑,人生該是多麼乏味啊。

“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
“為什麼?”
“因為只有你才敢頂撞我,而且,從來都不正眼看我。”桃兒撅起小嘴。
“誰讓你打我的。”我笑著說,心裡湧上一陣悲哀。我知道,自己再也不是個和尚了,我堅守的清規戒律都已經崩潰,在那個陽光明媚的清晨,在那個妖精迷人的微笑裡。
“你吃肉嗎?”
“不吃。”
“喝酒嗎?”
“不喝。”
我坐在那裡,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高興,過了很久,我無聲地哭了。

(六)

“你為什麼要去取經?”
“為了拯救眾生啊。”
“你徒弟那麼厲害,讓他一個人去不行嗎?”
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你徒弟去西天,只要翻一個跟斗,但你這樣走過去,要走上好幾百年,”桃兒誇張地比劃了一下,“等你把經取回來,眾生早死光了。”
我呆住了。桃兒摸了一下我的光頭,歎氣,“連自己的命都差點保不住,還拯救眾生,你呀,真是個傻和尚。”
很多年以後,我終於明白,所謂西天取經,所謂普渡眾生,只不過是如來跟我開的一個玩笑。那些塵封千年的往事一一浮現,一張美麗的臉在光陰深處閃爍,我看見她在千年裡始終不改地向我微笑。讓我渾身顫栗。

一切事情都有它的因果,痛苦是因為執著,快樂來自於放棄。千年裡我不斷地想,是什麼樣的緣起,造就了我和那個妖精的生死悲歡?
“我吃了你好不好?”她突然問我。
“不好。”
“為什麼?”
“我還沒洗澡呢。”
她愣了一下,隨即咯咯的笑起來,粉紅色的長裙輕輕擺動,象一朵美麗的紅霞。“我才不捨得吃你,和尚,我很喜歡你呢。”
桃兒從來不羞於表達她的情感,在她的世界裡,愛和恨,生和死,都那麼簡單。
“你哪裡都不許去,”她站在一棵桃樹下對我說,“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的心劇烈地跳動,桃兒象個孩子一樣無邪地看著我,這目光穿越了光陰和生死,讓我在千年後淚落如雨。
我的眼淚飄落人間,人間湧起洪水滔滔。

“你相信有來生嗎?”我在河裡洗澡,桃兒遠遠地問。
“相——信——!”
她飛快地跑到岸邊,臉色漲紅,“來生你還見不見我?”
我反問她:“那你還打不打我?”
她前仰後合地笑,“不打了不打了,你這個小心眼的和尚!”
我點頭,“那我就見你,你要是還打我,我就永遠都不理你了。”
她撲通一聲跳進水裡,緊緊摟著我的脖子,“你要說話算話!”她說,淚水叭嗒叭嗒地落在我的頭上。

“操你娘的操是什麼意思?”一片黑暗中,她貼在我的耳邊問。
“就是這樣。”我拿起她的手,比了一下形狀。
“我要!”
“什麼?”
她把臉緊緊地貼在我的臉上,“我要,”她輕輕地說,臉象火一般燙。
…………
那個夜裡,春雨落滿人間,無數朵桃花悄悄開放,光陰的枝頭灑滿了生命的甘露。

“我真幸福,”
“我也是。”
我緊緊地擁抱她,心中無限喜悅。這就是涅磐,我在心裡喃喃自語,幸福的、死亡一般的涅磐。

(七)
孫悟空是個詩人,我指的是他的生活態度。從本質上,他是一只浪漫多情的猴子,對世界無比溫柔,但看上去卻象個暴徒。他成佛的那一刻眼含熱淚,渾身顫抖。如來笑著問:“你這頑皮的猴子,哭什麼?”
當時諸天神佛都在,悟空突然放聲大哭,誰都勸不住。
只有我知道,那才是真實的孫悟空,一只軟弱的、自卑的猴子,一只渴望愛情的猴子。
三百年前,他在我的牆上題了一首詩:有緣未必相逢,無情莫向翠微。
人間一墮十劫,猶記桃花未歸。
我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幸福,是的,可望不可及的幸福。

桃樹精找到我們的時候,桃兒正在梳頭。她妩媚地望著我,頭發長長地垂下來,我輕輕地吻著她,小心地把一朵桃花插在她的耳邊。
“我美嗎?”
“嗯。”
我們相視微笑,心中無限甜蜜。

千年後,那瞬間的微笑讓我無比疼痛,往事就象最鋒利的寶刀,一刀刀刺穿我的胸膛。
如果可能,我願意用我不死的生命,用盡千千萬萬年光陰,來換取當年桃樹下那深情的微笑,哪怕只有一刹那,一秒钟。

兩個妖精翻翻滾滾地斗了起來,風聲呼嘯,木葉飛揚,鮮血一滴滴濺到我身上,我雙手合什,渾身顫抖著祈禱,一些從未有過的恐懼滾滾而來,反復搓弄著我的心靈。
突然一聲巨響,桃兒象斷線的風筝一樣跌了出去,鮮血飛濺,染紅了腳下的草地。
桃樹精揮劍直劈,“小賤人,今天我要殺了你!”
桃兒象個孩子一樣無助地躺在那裡,臉上滿是鮮血,她癡癡地望著我,目光中含著重重的情感。我猛撲過去,緊緊抱住她,抱緊她,用盡我全身的氣力。桃樹精的利劍就在眼前,但我不怕,我願意就這樣死去,我想。

當然,這是個游戲。有一雙眼睛一直在俯視著這片土地。
在最危機的關頭,如來佛和孫悟空同時出現在我的面前。
如來招了招手,桃樹精就立刻傾倒、軟化、分解,彈指之間,那個美麗凶狠的妖精就不見了,象風一樣無影無蹤。
我如大夢初醒,生死之間,一切都那麼突兀。我揉揉眼睛,看見面前金光閃閃的如來,他雙手合什,慈祥地微笑,“善哉善哉,三藏,恭喜你過得此劫,西天不遠,趁早上路吧。”
桃兒緊緊地握著我的手,“不要!”她虛弱但堅定地說,“我不要你去,我不要你離開我!”
她頭發散亂,臉色蒼白,兩行清淚滑過她秀美的臉龐,鬓邊的桃花血跡斑斑,那是一個芬芳的夢。
我癡癡地看著她,胸中波濤洶湧,她再也不是那個法力高強的妖精,而是一個需要我去疼、去愛、去溫柔擁抱的姑娘。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感在我心中迅速升騰,象烈火一樣灼熱著我的靈魂。
“師尊!”我突然雙膝跪倒,大聲地說:“我不去取經!我不想成仙成佛,也不想長生不老!我要留下來當一個平凡的人!”

有的人一生只會勇敢一次,為了一個人或者一份真情。多年來我無數次想起我那天的宣言,我知道,在那一刻,我最接近幸福。

如來臉色陰沉,大喝:“小小情欲,就讓你意喪魂消,你還是不是我的弟子?!”他迅疾無倫的伸出手,在我頭上重重敲了一下,“你還不悟?!”
桃兒從地上艱難地爬進我的懷裡,我緊緊地抱住她,不肯放手。我們目光相對,彼此都感到無限欣慰。
如來大怒,“心魔不除,你就是妖孽!”
我大聲回答:“弟子今日願為妖孽!哪怕墮入苦海萬劫不復,也在所不惜!”
如來怒不可遏,右手高高舉起,“那你們就一起滅亡吧!”

霹雳裂天而來,山岳搖動,江河倒流。桃兒突然勇敢地撲上前去,擋在我的身前。
“你不要殺他,”她看著如來,“我一定會還你一個忠心耿耿的和尚!”
她拿起寶劍,一劍刺進自己的胸膛,鮮血象最桃花一樣綻放在她胸前。
“不!桃兒,不!”我大叫,一把抱住她,胸口如同千萬把刀劍同時刺入,無比的疼痛。
桃兒緩慢地轉過身來,看著我淚如雨下。“和尚,你告訴我,真的有來生嗎?”
雷聲在我空空的心中流響,往事如火花閃耀,我的眼淚終於決堤,在臉上滾滾流淌,“有!真的有!”我哭著說。
“那麼,來生你還要我嗎?”
我拼命地點頭,在風雨裡大聲呼喊,“我要你!要你!!”
桃兒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撲進我的懷裡,鋒利的寶劍刺穿了她的身體。她緊緊摟住我的脖子,“和尚,你要說話算話!”她說,最後一滴淚水叭嗒叭嗒地落在我的頭上。

(八)
“師父!”一個聲音在外面叫。
“不要吵,我很累,我要睡覺。”我喃喃地說。
我看見自己在天空飛翔,雲圖不停變幻,流星紛紛墜落,一顆藍色的星球在眉間緩緩滑過。白雲深處是誰的目光?讓我在光陰的夢裡如此悲傷。
“師父,你醒醒啊!”悟空哭著說。
我倏地睜開眼,看見一只痛哭流涕的猴子,他兩眼通紅,鼻涕和眼淚把他的臉搞得一蹋糊塗。
我拍拍他的手,“你為什麼傷心,猴子?”
悟空撲過來,伏在我胸口號啕大哭,“師父啊,我可憐的師父啊………”

桃兒呢?
沒有桃兒。
你騙我!
師父,是你自己在騙自己。根本就沒有桃兒,也沒有那片桃林。
也許悟空是對的,但枝頭那朵桃花為什麼哭得如此傷心?

如果沒有路,你就停下來歇息。如果沒有憂愁,你就真誠地微笑。但幸福,如果沒有幸福,我還拿什麼活著?
悟空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著我。
“你幸福嗎?”三千年前,我幽幽地問道。
他笑了。他哭了。一顆晶瑩的眼淚凋謝在無邪的笑容裡。

“師父,你終於醒了。”
“我已經醒了,你呢?”
“我還在那個夢裡。”
那是多麼悠長的一個夢啊。

三千年。雪山融為江河,滄海凝固成巖石,桃花開過,人間又是春天。歲月的四壁題寫著不朽的傳奇,總有一些讓人心潮難平。
“我吃了你好不好?”
“不好。”
“為什麼?”
“我還沒洗澡呢。”
她咯咯地笑,粉紅色的長裙輕輕擺動,象一朵美麗的紅霞。

“有一句話我一直想對你說。”
“你想說什麼?”如來微笑著問。
西天的紅霞輕輕拂過雙眼,我看見那張美麗的臉在千千萬萬年光陰之外向我深情微笑,在生命的彼岸向我頻頻招手。
“操你娘。”我輕輕地對如來說。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