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宫秘史





話说晋王杨广假俭装孝,勾结外臣宫人,使尽阴谋方取代长兄杨勇夺得太子地位,眼看隋文帝病重不日昇天,他即可荣登大位,却一时得意忘形,色胆包天,到宫中调戏文帝爱妃宣华夫人,差点丢了辛苦得手的储君宝座,於是乎只好发动一场泯灭天伦的政变,才得如 以偿继承隋朝大统,是谓隋煬帝也。


煬帝登上皇位原形毕露,想的第一件要事并非立策治国,而是他垂涎已久的绝色美女宣华夫人,也不顾文帝尸骨未寒,一刻也等不得的派人送了个小金盒给她。那宣华夫人见了煬帝派内侍送来的小金盒,吓得玉容惨澹,六神无主,心中暗想︰「昨日因太子无礼,逃往陛下榻前哭诉,险些令太子失了皇位,他必怀恨在心,现下这盒裡必是毒药无疑了。」


她又惊又怕,经宫人一再催促下才颤腾腾地打开那小金盒,谁晓得一瞧之下不是什麼毒药,却是几个同心结。众人自然明白煬帝之意,都向宣华夫人贺喜。宣华得知性命无虞,也鬆了口气,但想到此身终难逃过,势必受那轻挑好色的煬帝行淫取乐,不禁又羞又惭。要知她虽然年纪还小着煬帝几岁,但名义上可也是他的母字辈哩。


这宣华夫人来头不小,乃陈後主之妹,陈後主亡国後能富贵依旧,得享天年,更获隋赠号长城公(试问如此幸运的亡国之君史上几人?)全靠她以天生一副花容月貌,绝艳风采得隋文帝专宠来的,再怎说也曾是娇贵的一国公主,并非一般无耻淫娃,飞燕合德之流,这种秽乱宫廷的勾当等闲是不 作的,否则先前早就应承了,何必等到现下。


她满腹踌躇,悲喜参半,倒身床上胡思乱想,忽而昏昏入睡。不知多久,迷蒙中听得一人在耳边轻唤︰「夫人,我来也!」并觉一双手在身上恣意游移,接着竟穿过衣襟,轻揉着她一双高耸的玉乳。


宣华一惊之下非同小可,睁眼一瞧只见煬帝倚在身旁,近在咫尺,正含情无限的瞅着她,一手仍在她胸前徘徊难捨。


煬帝见她醒来,柔声道︰「夫人为何留连梦中?今宵夜凉如水,花好月圆,正好及时行乐哩!」


宣华闻言玉面羞红,缩至床边以避煬帝毛手,低头不语。此时她宫中众内侍早已退下,只他二人单独相对。


煬帝见她倾国倾城的绝丽容颜含羞带怯,更添娇艳,不禁心醉神摇,又道︰「我为夫人倾心已久,几蹈不测,今幸夫人回心转意,收下定情之物,盼勿再拒朕於外。」


宣华夫人颤声道︰「妾蒙君错爱,非不知感,但此身已侍先皇,义难再荐,况陛下登基之後,一经採选岂无倾国姿容伴驾, 陛下尊重勿使貽誚宫闈。」


煬帝笑道︰「夫人说哪裡話来!西施王嬙也比不上夫人美貌,何须更採选倾国姿容,夫人不须拘礼了。」


宣华还要推却,煬帝却已慾火如焚,拉住她的玉臂,笑道︰「千不是万不是都由夫人不是,如何生的这般美貌,使我寝食难忘。」


宣华自料难免,况娇怯怯的身躯如何挣扎,只好任由煬帝将她拉至身下,闭目承受即来的狂雲暴雨,一心盼望尽快度过这场劫难。


那煬帝见他已然顺从,迫不及待地上前宽衣解带,将宣华脱的一丝不褸。只见她白羊似的雪嫩玉体赤条条地横陈於猩红的鸳鸯绣被之上,一双蜜桃也似的肉乳圆鼓鼓的像掐的出水来,乳尖上两粒红润樱桃宛如风中蓓蕾,随呼吸起伏,万般媚惑地微微颤动,腿间幽谷蜜泉在密林中若隐若现,更好似诱人去一亲芳泽,深探桃花源。


煬帝瞧的双目几欲喷火,轻叹句︰「夫人果是天仙般的玉人儿,不枉朕日夜悬念。」便伸手去握一隻光滑柔软的玉乳,受用那暖玉盈手的销魂,随俯下头含住乳尖甘甜的小樱桃,彷彿真欲吃下肚子般不住地轻舔慢吮,另一手忙着在宣华夫人娇躯上四处遊走,抚遍其每一寸肌肤,弄得宣华遍体生春,渐感不安,娇呼道︰「陛下尊重!陛下尊重!」


煬帝哪裡管她,手越发不尊重起来,逕探向腿间的幽谷,在那拨草寻蛇,恣意抚弄着已沾朝露,湿润软腻的花瓣儿。宣华夫人全身一颤,呼吸渐渐急促,就在心旌意荡之际,倏然一惊,暗想此身已侍先君,岂能复事其子。於是将双腿紧合,欲令煬帝无法越雷池一步。谁知煬帝一笑,坐起身两手分别撑开宣华雪白粉腿,将头埋於花间,行品玉的淫乐,宣华娇呼︰「陛下不可!」欲挣扎起身,双腿却脱不开煬帝禁錮,又不敢太过反抗,怕触怒龙颜,只得银牙一咬,任他为所欲为。


煬帝柔情无限的贴近那幽谷小穴,浅舔深舐,轻轻巧巧以舌尖不住来回描画,并用嘴唇儿摩擦着谷间那道细缝,直至宣华辗转娇吟,扭动纤腰,状似飢渴难耐,才以舌尖挑开蜜穴,上下滑吮,继而深入穴中吞吐搅动。那宣华虽非处子,伴着年足以为其祖父的文帝,哪曾受过这般调弄,只觉玉门裡宛如有一块火热炭头,往全身慢慢灼烫,欲仙欲死,几欲昏晕。煬帝知她已情热,却不罢手,舌尖轻弹起花瓣间圆珠似的小蓓蕾,将其含入口中,慢慢吸吮。


宣华娇喘细细,频呼︰「陛下,陛下,饶了妾身,妾身受不住了!」


煬帝不单恍若未闻,见宣华淫津潺潺,湿透床褥,便将手指也滑入其私处,来回抽动玩弄,持续不断,直至宣华尖呼出声,全身泛红,如风中之叶般不断抖动,已登极乐般才缓缓收手。


此时煬帝慾火高涨,热血全集中於该集中之地,阳物如烧红的铁棒似的坚挺滚热,抬起宣华细白嫩臀便长驱直入,连根没入盈满淫水的蜜穴。宣华狂喜未退,正失神中遭此巨物入袭,全身一震,虽有淫水滋润,小穴仍不堪如此剧烈攻势,娇呼连连︰「陛下,痛杀我也!盼请饶了妾身。」


煬帝也料不到宣华身为父皇宠妃,那想来被走惯的路竟是未开小径,宛若处子般紧绷灼热,不禁深悔一时毛燥,唐突佳人。但他现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无奈何慰道︰「夫人,即便苦尽甘来,千万忍耐。」跟着打迭起风流本色,深出浅入、浅入深出,忘情地抽送起来。


煬帝一会儿将宣华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扛在肩上,一会儿又将宣华的大腿并拢侧按在秀榻之上,最後还让宣华高高厥起粉股,让那身褐色的小屁股眼显露出来。这屁眼一露,更加刺激的煬帝浑身颤抖,心跳加速,龙鸡高昂,迅猛地在宣华的肉洞中不停地抽插。


宣华夫人自从一出世即生长於帝王之家,一生知书达理,被人尊敬,奴仆们伺候的丰衣足食。即使後来兄长陈後主兵败国亡,自己被迫进入隋宫供隋文帝淫乐,但也倍受文帝宠幸,不曾半点亏待过她。每当文帝临幸之时,总是将床帐拉紧,然後才脱去衣物。贴身内衣则总是有文帝亲自为她脱下。每次文帝看着宣华一手护乳,一手遮掩小腹下乌黑油亮的阴毛钻进锦被时,虽龙心荡漾,但还不失帝王本分(也许是独孤皇後调教的好?),拥抱亲嘴,抠阴撩乳也极尽温柔。交合之时亦秉承男上女下之式。而今夜煬帝的奋力抽插以及迫自己作出的种种淫态是自己想也不曾想过的。宣华羞的满脸通红,浑身燥热,而阴中被煬帝插的痒痒的,那埋藏在身体深处的慾望也渐渐地湧将上来。


第一次与自己心爱的女人交合,总是心情激盪,很快就会一泄如注。煬帝虽然对女人并不陌生,但如宣华夫人这般美女,尤其是这种身份,也引得龙鸡内的精液像潮水一样湧向唯一的出口……煬帝心想不好,於是猛地将宣华翻身向上,分开她的美腿。此时,沾满宣华淫液的龙鸡高高昂头,由於尽力忍住不让精液泄出,龙鸡的鸡头憋得又大,又圆,又红,前面的小口中也有些许流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煬帝也顾不得欣赏宣华夫人白腻的小腹下那丛浓淡适宜的幽幽软毛及下面像一个裂嘴的小馒头似的阴户,将龙鸡深深地一插到底,自己也随之压在了粉团儿一样的宣华的肉体上……


「嗤嗤嗤」,煬帝似乎能听见自己的精液射在宣华肉壁上的声音。而此时的宣华夫人再也忍不住的快感,一直用上嘴唇咬着下嘴唇的红润的小口终於张开了,「啊……啊……啊……啊」地呻吟着。肉穴紧紧夹住煬帝正喷射精液的龙鸡,任那如波涛一样的快感一浪一浪地湧来。煬帝这时也抽搐着身子,随着每一次喷射精液的快感和节奏,用力地将龙鸡送向宣华身体的更深处。


自从文帝生病以来就从没有被滋润过的身子,这一次得到了充分的发泄和放松。在高潮的一霎那间,宣华夫人在季度的快感中昏死过去。煬帝毕竟是男人,虽然也是筋疲力尽,但很快就从宣华身上爬了起来。只有此时,煬帝才好好地赏鉴宣华一番。


宣华夫人的寝殿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殿内的摆设相较煬帝自己的寝殿而言是简 多了。床前的小桌上静静地燃着一炉茗香。粉红的幔帐低垂,将床舖遮盖得严严实实。伺候的宫女太监早已被煬帝打发到门外台阶下去了。现在只有帐内的一对赤裸裸的人儿。


花团锦绣的绸缎褥子上躺着一丝不挂的依旧沉浸在快感餘韵中的昏迷的大隋朝文帝的宠妃宣华夫人,旁边是同样一丝不挂的隋文帝的儿子,隋煬帝是也。宣华的帝妃凤冠已经散落在床裡,乌黑的头髮也凌乱不堪地摊在床上,又几綹秀髮遮盖在脸旁。脸蛋儿上的红潮为褪,倍显娇艳。煬帝看着这个导致自己杀父害兄,夺朝篡位的女人,心中的滋味怪怪的,对自己的殘忍略有悔意。担当他继续向下观看宣华的肉体时,又觉颇为值得。


宣华夫人的双乳 满白嫩,只是现在躺在床上时,不如站立时那麼显眼。以前自己伺候病中的文帝时,每日面对宣华夫人,就对这双美乳爱慕不已,但彼时不敢造次,唯有暗暗咽吐沫而已。此时,美乳在前,禁不住低下头,张口含住依旧硬硬的红红的樱桃般大小的奶头,细细地品咂起来。同时握住另一隻奶房,这样口鼻吮吸着奶香,手中享受着玉乳的趐软和弹性,陶醉不已。


但是更吸引煬帝的是宣华的下身。玩儿完奶子之後,煬帝手口并用地来到宣华的阴户。宣华的阴户依旧一片狼籍。阴毛被淫水沾湿後有几綹已经粘连在一起。但整片的阴毛均匀地分佈在小腹下的三角地带,大腿内侧和腹股沟仍旧光滑白皙的一片。煬帝喜爱地用手在宣华的下面尽情地抚摸着,最後才来到肉缝边缘。宣华的肉缝平时保养得相当好,文帝玩儿的时候也是非常疼爱,从未狂风暴雨似的抽插。如今,煬帝面对着宣华的肉缝,龙鸡再次抬头,想要寻洞而入。柔嫩的大阴唇微微开启,裡面似有着千层肉褶儿,隐隐然微有水渍。煬帝将她的大腿分得更大些,看见肉缝下面的尽头有几滴煬帝刚刚射入宣华体内的龙精从红润的穴中流将出来,淫糜异常。於是煬帝伸手抓过一条枕巾,轻轻地为她擦拭着。


这时宣华也醒了,看见此景,羞不可抑,连忙起身随手抓过也不知是谁的衣服想要遮盖下身。口中求着︰「不,陛下,不……」


煬帝哈哈笑着,说道︰「夫人莫怕,我实是爱死了夫人,今天终於得偿所 。」因见宣华緋红了双颊,一把将她搂到怀裡,亲了个嘴道︰「夫人现在害怕羞麼?我连夫人的阴毛有几根都看的一清二楚了!」宣华羞愧无比,说道︰「求陛下绕了妾身吧!」抬起黑溜溜的大眼睛幽怨地看这煬帝。看着这个美女终於臣服於自己的龙鸡之下,煬帝龙心大悦,再一次将宣花扑倒在床上,低头深深地接吻,然後用力分开她的大腿,直立如柱的龙鸡一送而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