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欲艳 楚楚风情

寇仲跌跌撞撞地跨过门槛,进入温暖的大厅内,此时已是深夜时分,大厅内虽然灯火通明,却没有半个人影。他勉力睁开自己醉眼迷离的双眼,晃到自己房间的门口,一头撞了过去。
“砰!”地一声,门开,寇仲也顾不上将房门掩上,就直接不理天高地低地扑倒在床上,虎目中的热泪不受控制般急湧而出,顺着脸颊迅速蔓延湿透了整个埋在床下的枕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自从成功修炼道家宝典“长生诀”
以来,他还是首次如此放任自己喝醉。
从长安传来消息:他的好兄弟徐子陵如今生死未卜、性命堪忧,正在赶赴慈航静斋求医途中!他无法抑制心中潮水般的悔恨和内疚,他无法责怪绾绾,因为他十分清楚两人之间的爱恨纠葛。
他只怨恨自己,为何一定要想着去争什麼天下,才将好兄弟卷入这混乱阴暗的旋涡,弄得今天这步田地。
强烈地自责,疯狂地撕咬着他的心灵,酒醉後反而愈发激烈清晰,他无法想象,要是徐子陵果真有什麼不测,他将如何自处,向什麼人寻求报复、发泄自己的怨恨?
始终无法入睡,寇仲不由自主地提气行功,想着长生气的神奇疗伤功效企图用它来弥补自己心灵的伤痕。
功行一大周天,心绪稍显平静,可是脑海裡忽然又想及徐子陵此时正生死未卜,一时之间,寇仲再也无法保持心中的宁静,原本澄彻通透的心灵开始出现不寻常的波动,纷杂的意念杂杳而来,体内的长生真气蠢蠢欲动,并开始不受控制地向全身经脉蔓延。
寇仲知道自己由於过度的悔恨悲伤,心神不属,犯了行功之大忌,导致体内真气反噬,已经踏入走火入魔的边缘,心中虽然有了这种明悟,他仍无法收束心神,甚至由它放任自流,等着那黑暗疯狂的纷呈欲念将他慢慢整个吞没……
就在寇仲心神迷乱,将要沉沦魔道之时,忽然,眼前飘过一阵芬芳清馨的气息,似曾相识地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
他翻过身子,仰躺在床上,全心探察这馨香的来源。
他不曾知道的是:就在他的心神被那突如其来的馨香吸引发时候,他那逐渐散乱流失的长生真气重新开始凝聚,原本无力动弹的身躯奇迹般的恢复了部分力气,意外地逃过了走火入魔的惨剧。
寇仲不自觉地从床上立起虎躯,不顾一切地用劲全身的力气朝那气息的发源地扑去!
恍惚中,他感觉到触手暖玉温香,拥在怀裡的似乎是一具女性芬芳的躯体,虽知道不该唐突佳人,也绝不可以动粗逞凶,但此时的寇仲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及行动,心中有着毁灭一切的渴望。
怀中紧拥的女体微微颤抖挣扎着,反而因此加剧了两人间的身体摩擦从而更加引发了寇仲潜意识裡最原始的欲望。此刻,他不惜一切、宁愿沉沦!尤其是害怕经受失去最好兄弟的痛苦,更让他急需发泄心中的悲伤!
或许只有淹没在最原始的欲望发泄中,他的心才能片刻安宁?但此时此刻,寇仲根本无暇考究,也不愿意去想,他只知道疯狂发泄自己已开始膨胀的欲望!
无论眼前、怀抱中是谁,他都无法顾及,谁都无法改变这宿命的结局!
寇仲近乎粗暴地撕扯着怀中女子的衣衫,急不可耐地将她身上的所有衣裳统统脱个精光,连她下体最最隐私的亵裤也不放过,一并扯下,满意地听到布帛轻绸撕裂的声音,无视於女子在自己怀中哭泣挣扎。
此刻的寇仲完全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中,心中除了张狂肆虐的欲望,别无它物,但稍微令他惊奇的是:怀中的女子只是默默地挣扎、抗拒着,却并没有大声地尖叫、呼救。
可能是少女的娇嫩优美触动了寇仲本能的怜香惜玉,他下意识地放轻放缓了动作,用他的大手贪婪地在女子後背上抚摩一番,留恋良久,才将她轻轻抱起,让她仰脸平躺在自己的大床上。
印入眼帘的依稀是自己熟识的倩影,但一头青丝掩住大部分娇颜,又似乎未曾相识。无暇想及更多,寇仲已经被眼前女子那美妙的胴体深深地吸引住了。
虽然郁结的浓浓酒意开始慢慢消解,使他可以清楚地分辨出那绝对是属於花季少女的胴体,正玉体横陈地向他展露着少女诱人的芬芳。
震撼间,寇仲的大手已经自觉地抚上了少女赤裸的娇躯,极为白皙的肌肤触手娇嫩,滑不留手。胸前已经呈半圆隆起两个玉球乳峰,触目惊心的雪白可爱,虽然目前稍显幼小稚嫩,但可以想见未来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淡红的乳晕上挺立着鲜红的两点樱桃,令人垂涎欲滴。
寇仲的大手迅速游移到少女娇嫩的乳峰上,贪婪地揉捏,手指不停挤弄着少女滑腻弹跳、纤巧而不失丰挺的乳球,同时用自己温热的掌心摩挲、夹按着樱桃般水嫩多汁的少女乳珠,体会着销魂的手感。
他的头也忍不住往下寻觅,在大手满足地往下滑落探索时,张开嘴唇,找到少女雪白圆润的玉球乳峰,将两粒鲜艳欲滴的樱桃轮流吸进嘴巴。少女的两个乳峰玉珠真是浑若天成、冰雪莹润,好象两个晶莹的玉碗倒扣在白皙的酥胸上,圣洁而坚挺。
寇仲轻巧地伸出自己的舌头舔弄着少女滑腻的乳沟,再盘旋而上,吮吸着她的娇嫩的乳峰,最後还用牙齿啃咬着她粉红的樱桃、艳丽的玉珠。顺流而下的大手兵分两路,右手继续向下发展摸索,左手却回旋而上,重新搭上少女的另一只乳房,不断地揉捏逗弄。惹来少女带着几分痛楚的销魂娇吟。
少女在寇仲的大力攻势下,早已情欲暗生,况且虽然内心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形下失身,但她一颗少女芳心,却早已完全系在眼前这突然变得粗暴无礼的英武男子身上。
在这样复杂的心理挣扎中,逐渐地,她不再推拒寇仲对她圣洁躯体的无理侵犯,反而无意识地欲拒还迎,配合着寇仲的进一步肆虐。
此刻动情生欲的少女乳房极度体现了少女的丰嫩娇挺,更有从未经开发的处子粉红细腻。给寇仲的手感是非常的柔嫩弹跳,寇仲的手一按住她的乳房,手指就深深陷入那堆温香软玉中,触手是如此的紧凑幼滑,微微松手,就立刻有一股弹力将手弹开,自然地捍卫着自己处子圣地,不容来客随意侵犯。
少女那乳峰顶端鲜红色的乳珠在寇仲的轻咬舔弄,口液滋润下,愈发挺立嫣红,莹润欲滴,艳光四射。
寇仲依依不捨地、轻轻地将芳香可口的乳珠从口中吐出圆润樱红的乳珠四周围着的那一小圈淡红的乳晕也逐渐扩大并且色泽鲜红,乳晕团团围着那艳若珍珠的乳珠,更似群星捧月,使人只想一口将它吞下!如此胜景,让寇仲百看不厌,百摸不腻。
正是:“日啖玉珠三百回,不辞长作梦裡人!”
“温柔乡裡,天上人间”,迷梦沉醉的寇仲自然不甘寂寞,重新伸出禄山之爪,继续轮番在她的玉乳双峰上左右游移。
在他不懈努力爱抚调弄下,少女的乳房在慢慢变得愈加坚挺并伴随着微微的涨热,让她的双乳显得更加丰挺娇嫩之余还有嫣红夺目!少女那娇嫩欲滴的艳红乳珠也在寇仲的揉捏中逐渐膨胀滚烫,微微发硬,充满了处女情欲勃发的征兆。
寇仲忍不住将自己的头埋入少女高耸挺立的酥胸,口鼻间盈满了清洁温馨、处子特有的芳香!
寇仲的右手仍忠於职守地持续向下开辟根据地;从少女丰挺的乳峰上游移直下,来到细小润滑的腰间,搭在少女嫩腰处摩挲良久,才转移向前,轻轻抚摸着她平滑的腹部。
少女光滑的小腹收紧平坦,圆润可爱的玉脐更是令他的手指流连忘返,寇仲禁不住伸出手指不停地在其周围徘徊逗弄。微微试探性地深入边境到顽强地挤压和阻击。他一时放弃了深入的念头,转战他方。
寇仲顺手沿着少女可爱的玉脐往下继续抚摸着,不知不觉手指陷入一片幽深漆黑的芳草地,柔滑细嫩的芳草呈三角形倒挂在她的修长洁白的玉腿根部之间,那粉红娇嫩的幽谷细缝上方。
她那不显浓密的萋萋芳草已经沾满了晶颖的桃源春水,映着白皙的大腿,粉红的玉溪,散发出了亮泽的光芒,更加增添了少女幽谷的神秘性感和芬芳诱人。
寇仲用手轻拔丛黑的芳草,拨草寻幽,少女的粉红细缝在他的拔弄下往上微微突起,整玉溪桃源鼓涨了起来,并向两边尽情地张开:大肆吐露琼浆玉液之余还悄悄探头露出一颗鲜艳湿润的珍珠,红润诱人。
寇仲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急切的手指轻轻扯懂着少女的柔丝细草,用他的手掌摩挲顶按她柔软的耻骨,她的耻骨上因为有娇嫩的肉缝遮挡,所以没有凸现出来,显得性感丰满。
少女那柔软滋润肉缝耻骨被寇仲用手掌揉着的时候,整个幽谷桃园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蠕动着,探头露出的珍珠,更是极力膨胀,屹立在桃园四溢的春水中,显示出无穷的诱惑!
娇羞无限的少女,再也无法抵挡如潮的快感的冲击,小巧红润的樱唇裡,也“唔……唔……”地直呻吟着,一双小巧纤长的小腿更是不自觉绷得笔直,红嫩的脚心隐约可见两处浅浅的梨涡。
寇仲不禁探出双手轻掬那对柔美圆润的玉足,手指轻挠着那对梨涡的中心,在少女受痒不过的呻吟声中,方才志得意满地一路沿着修长的大腿滑移而上,扣开少女处子贞洁禁地的门扉,指尖轻柔地触摸逗弄娇怯粉嫩的珍珠,彻底感受它的滑腻滋润。
一时之间,少女娇啼大作,如泣如诉的销魂的呻吟更是梨涡他心血喷张,情不自禁地加快爱抚逗弄的速度和力道。
寇仲的手指灵活地向四周游移,触手一道丰阜的玉溪一抖一挺的蠕动吮吸着他入侵的手指。用手顺缝而下,少女花园的粉红裂缝细而长,裡面的春泉流淌不断,顺着修长的玉腿根部长驱而下,流满了大腿内侧的两边洁白滑腻的肌肤。
不片刻,少女整个幽谷被溪水流遍了,以至於她整个玉体娇躯发出了芬芳而销魂的异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使得屋内的空气裡充盈着靡靡春意。
这时寇仲看到少女的幽谷美丽的花瓣已经全部张开绽放了,内心高涨的欲望再按捺不住,飞速脱下自己的衣服,挺起自己早已昂扬的男性欲望,趁着湿滑的玉液,腰胯发力,将下体用力地顶入那向往已久的处子桃源。
少女柔软而有弹性的两片粉嫩花唇被迫向两边分开,温暖紧密的花房被寇仲坚挺的男根顶入内裡深处半寸左右,少女已经痛楚的张口欲呼,又立即捂住自己的嘴。看她脸上痛苦的表情,寇仲意识到,她的幽径还未曾缘客至!
同时寇仲感受到自己涨大的下体被少女的幽径内一层薄膜紧紧阻住,幽径外沿上的一圈嫩肉夹着他滚烫的男性欲望,并且强烈的蠕动收缩,一故极其强烈的快感在心底炸开,差点将他充盈的阳精一下子挤压出来。
娇羞忍痛的少女咬紧雪白的贝齿,在粉嫩的红唇上留下深深的齿痕,还透出缕缕血丝,张大的星眸已是珠泪盈眶,少女极力忍耐着下体撕裂的痛,两手大力的推着寇仲的腰,好似祈求着他快点将这令她疼痛万分的凶器撤出她体内。
但此时的寇仲已被强烈的欲火冲昏了头,而险些令他走火入魔的长生诀真气的负面影响仍未完全消除,因此他根本不理会少女的推拒,抱住她娇挺臀部的手反而用力将她的玉腿向他的下体挤压。
同时单腿挤入少女被迫分开的双腿间,将它们尽可能向两旁扩张,然後迅速将充血的男性欲望向她幽径深处快速的顶入,一鼓作气,直接突入禁区,冲破处女神圣贞洁象征的薄膜阻碍,一下子抵住少女娇嫩的花心。
少女终於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娇吟,并且拼命挣扎,但此时的她玉体酥软,更加无法逃脱。
好在寇仲此时虽然不知怜香惜玉,却也不自觉地放柔放缓了抽插的动作,渐渐地,少女适应了初次的刺痛,於挣扎间的厮磨也逐渐让她体会领略到一股轻微的快感。
终於,她见推拒无效,咬着牙把头转开不看眼前这正肆意掠夺、侵占自己处子贞洁的粗暴男子,面红耳赤而又梨花带雨的楚楚风姿,让心神仍自茫然的寇仲不自觉地生出一股怜惜之意,油然生怜之余却是更加情动如潮、欲焰狂飚!
下意识地,寇仲暂时停住,少女欲焰花心深处的下体又是一阵急速挺动,已经开始享受欲焰燃烧快感的少女的双手又抓紧了他的腰部,她紧咬着洁白的贝齿不让自己尖叫出声,矜持的美女仍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失态。
但随着寇仲逐渐变得强烈的挺动,她越发欲焰高涨,血红的樱唇被自己整齐的贝齿咬压得莹润欲滴,强忍娇羞的面容更是春光无限!
终於,她紧抿的樱唇猝然张开,发出一声高亢悠长的娇啼,被寇仲夹缠在腰间的修长美腿像抽筋一样紧绷,极有弹性的柔腻肌肤不停地抽搐颤抖着,一股热流由她幽径内湧出,娇嫩的花心急速收缩抖动,微烫的阴精潮水般喷洒到寇仲男根的顶端,她已迎来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寇仲挺动的下体受到她热烫的阴精刺激,再加上高潮中的少女幽径深处的花心肉壁阵阵收缩吸吮,一股极度强烈的快感使他的头皮发麻,脊梁一颤,终於也在难以描述的快感中一泄如注!
张狂的欲望一旦得到宣泄,寇仲仿佛失却了浑身的气力,颓然倒在床上松软的被褥上,只觉疲倦欲死,内心却隐隐知道,自己总算安然度过了这次走火入魔的危机,而刚被她侵占处子之身的少女,却是在极乐的高潮来临的同时,暂时兴奋得昏厥了过去。
良久,迷茫的寇仲忽然清醒过来,他低头凝望着怀中女子犹自含泪的熟睡容颜,方才知道刚被自己用强轻薄、侵占处子娇躯的女子正是对自己一往情深的俏丫鬟――楚楚
收藏收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