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攻城战后


女兵们白皙的身体在男人的肉棒抽插下无力的挣扎颤抖着,白皙的玉乳被男人们的大手粗暴的抓住揉捏,从嘴角滴落的男人精液混着身体下的鲜血,看起来别样淫靡,女人们的残躯痉挛着,随着男人们的抽插而上下耸动,仿佛在享受着被强奸下最后的欢愉。
“雪阳姐!”狼牙兵压着被剥光了衣服的李姒走了过来,李姒身上一丝不挂,两腿间小穴和菊门一片红肿,还挂着几道从中溢出的白浊液体,显然刚刚遭遇了一番粗暴的轮奸,此时的她脚步踉跄,看着同样被按在地上,被人肆意的剥除衣服的曹雪阳,李姒情不自禁的痛哭起来,她刚刚走上前几步,想要靠近不断挣扎的曹雪阳,腿窝先被人踢了一脚,身子一个趔趄,噗通一声便跪倒在了曹雪阳身前,一个狼牙兵双腿蹬着马步,半蹲在她身后,双手搂定她的纤腰,将自己的肉棒对准她饱经蹂躏的小穴,腰一挺,肉棒便轻而易举的插进了她的小穴,男人兴奋的挺着腰,小腹啪啪的撞击着李姒饱满圆润的美臀,肉棒带出李姒小穴里汹涌而出的淫水,直插得李姒闭着眼睛羞涩欲死,可情不自禁的张开的小嘴和半吐的香舌却让她身体里的快感展现在她媚意横生的脸上。
“嘿嘿嘿,曹将军,你要是现在投降,像你这个李副将一样给我们当军妓,我们就留你一条命!”一个小军官模样的狼牙兵伸手捏着曹雪阳的脸,迫使她看着被插得全身痉挛的李姒那淫荡的模样,淫笑着说道。
“你们、你们对姒妹做了什么!”曹雪阳挣扎着怒视着他质问道:“姒妹虽然柔弱,却也是宁死不屈的人,怎么会投降!”
军官伸手在曹雪阳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巴掌,虽然并不是很痛,但这种羞辱让曹雪阳的脸霎时通红一片,军官嘿嘿的淫笑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别看这骚婊子刚被活捉的时候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被几个男人轮过之后,那骚浪模样比真正的婊子还淫荡,刚才带过来的路上,甚至还潮喷在战死的同伴尸体上一次呢!”
“住口,姒妹怎么会……”曹雪阳正要质问,正在被男人按在地上抽插的李姒忽然开口说道:“雪阳姐,这种……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啊……男人的好东西在身子里面……填的满满的……插到最里面……”
“啪”曹雪阳忽然挣扎起身,挥手在李姒满是高潮余韵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李姒原本就娇媚的脸上立刻绽放开兴奋的表情,她索性兴奋的浪叫起来:“啊啊啊啊,用力,好哥哥用力插,小骚货的烂穴要被哥哥的大肉棒填满……捅烂小骚货!”
“嘿嘿,兄弟们,也让曹将军享受享受!”领头的小军官一声令下,那些士兵们立刻涌过来,压着曹雪阳的上半身,让她和李姒面对面跪在一起,那个军官站在曹雪阳身后,一把将她身上最后的衣服扯得粉碎,让她从来没被其他男人看过的小穴和菊门清晰的暴露出来,军官一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一手轻抠着曹雪阳粉嫩的阴唇,淫笑道:“嘿嘿,看样子曹将军还是没经过的处女呢,那么我就是你第一个男人了!”
“别以为我会屈服!”曹雪阳扭过头,咬着牙狠狠的盯着军官,缓缓说道,她美艳的脸颊轻轻的抽动着,显然在尽力压抑从小穴传过去的快感。
“嘿嘿,刚才你的副将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最后不还是被操得在自己死去的同伴脸上高潮潮喷?”军官嘿嘿一笑,双手按住曹雪阳的美臀,挺着腰让曹雪阳的小穴沿着自己怒涨的肉棒一滑到底,腰向上一顶便将她阴道贯穿,处女的落红随着肉棒的拔出而沿着她的美腿滴滴落下。
“哦哦哦,操死你,你这骚婊子!”曹雪阳那粉嫩紧致的小穴带给军官的刺激太过强烈,他刚插几下,全身顿时舒服得哆嗦起来,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她的纤腰,更加猛烈的抽插起来,嘴里喘着粗气说道。
曹雪阳把头深深的埋在臂弯之间,试图掩饰自己脸上抑制不住的迷乱神色,然而此时耳朵里满是紧贴着自己的李姒淫荡的媚叫声,秀发被李姒的喘息撩动,多年来的好姐妹在自己身前淫荡的扭腰迎合著男人的抽插,这番情景想让曹雪阳抑制住内心的欲望也很难。
就在曹雪阳和李姒两人被按在地上,脸对着脸被身后的男人们轮奸的时候,剩下的狼牙兵们则开始打扫战场,狼牙兵们的尸体很快就被移走,剩下的都是遍布城墙和巷道里的众多门派美艳侠女们的尸体,看着眼前一大片穿着各个门派服饰的女尸互相枕藉的情景,狼牙兵们无不兴奋不已,立刻开始将这些尸体集中起来,向内城运去。
狼牙兵们找来推车,先是把侠女们的尸体十多具一次,如同堆垃圾一样,也不管是什么门派的,横七竖八的胡乱丢到推车上,让侠女们穿着艳丽服饰的尸体头贴着屁股堆成一摞,然后向城内运过去。那车子在路上摇摇晃晃的,车上各门派侠女们的尸体也是跟着一起晃荡起来。随着车子的震动,侠女们层叠的尸体柔软的手脚也跟着一起摆动,丰满的玉乳和圆润的粉臀跟随着车子的晃荡而轻微的摆动着,一时间春光无限,显得异常淫糜。
还有一些已经在战场上惨遭分尸碎尸的侠女,有些部位已经找不到丢到哪里去了,剩下的狼牙兵们就一手拖着一截残尸,也不顾血淋淋的滴了一地鲜血,像拖着死狗一样,向内城运过去,可怜如花似玉的侠女们,死后却被这般粗鲁的拖来拖去。
等这些尸体被运到内城中时,狼牙兵们将车上满满一车的尸体向下一倒,美艳的侠女尸体就一个接一个从车上滚到地上,在地上积起一座高耸的肉山来,这时等在这里的狼牙兵们就把这些侠女们的尸体按照各个门派,拖到不同区域的地上堆积起来,这样等于对各个门派也是一种无声的威胁和羞辱。
一眼看过去,只见内城的地面上,依次按照天策府、万花谷、五毒教、纯阳观、七秀坊、明教、长歌门的顺序,凌乱的堆放着侠女们互相枕藉的美艳尸体。
其中天策府因为是这次守城战的主力,因此这一片堆积的女尸最多,而且死状也各自不同,这些尸体一个压一个摞在一起,大多数女尸已经在清理战场时被剥去了银色盔甲,只留下几片红绸缠身,其中一些还穿着破碎的天策盔甲或战靴,这些女尸足足堆了近两米高。一些被巨斧砍下来还带着天策护额的头颅在她们的尸体旁整整齐齐了三四排,仿佛在斩首示众一般。
接着是参战人数第二多的万花谷,万花谷也派来不少人来协助防守洛阳,这些人中,只剩下慕容雪和苏折叶得以带伤逃走外,剩下的三四十名弟子全数战死在洛阳城中,此时尸体也被摞在一起,堆成一堆,好在比起天策府的女兵来说尸体保存的相对完好,不像天策府的女兵将近一半是在内城城门里被腰斩而死的。
其中一些万花谷门人的小穴里还插着她们手中折断的笔,小穴被插得大开,可以清楚的看见她们嫩穴里粉红的耻肉。
五毒教派来的人不多,除了领头的曲烟沉逃走之外,她带来中原的十多名五毒教众此时全都衣衫凌乱的被丢在一起,这些苗女之所以衣衫凌乱,乃是因为身上到处都是豪华的银饰,因此早在战乱中,就被城中居民乘着战乱偷偷剥光了银饰,又将尸体丢在大街上,可怜五毒教众女,为了保护居民而战死,死后却被贪财的居民剥光了首饰,将胡乱的丢弃在兵荒马乱的大街上任人践踏淫辱。
纯阳观因为长期隐居不参与俗务,因此这次仅派了冷月和楚飞霜两人前来援助,结果两人一个都没跑掉,两具美艳的尸体横陈在地面上,冷月两截尸体交叠在一起,上半身面朝上丢在地上,而双腿则岔开反骑坐在自己头上。楚飞霜则四肢张开瘫在地上,被摘除了拖在体外的肠子和内脏之后,她肚子上贯穿胸前和肚脐的伤痕更加显眼。
七秀坊和长歌门虽然是两个门派,但此时尸体却堆在一起,因为两个门派的女人几乎全都是战死在一起,虽然七秀和长歌派来的全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因此尸体都被尽可能的保存完整,但大多数都是被锋利的长枪贯穿身体,接连三四个人被插死在同一支长枪上的情况也不少见,因此她们的尸体都是依旧保持原样,被一起运过来丢在一起。
明教派来的人也不多,只有陆焚月得以从地道逃脱之外,剩下的也都被剥光了本就不多的衣服丢在这里,其中最显眼的就是被人从阴部开始一直撕开到胸口的陆夜霜的尸体,体内的器官几乎全都流出了身体,可以说是众多女人中死得最惨的。和万花门人一样,这些女人的小穴里也插着属于自己的弯刀,只剩下刀柄露在外面。
“哈哈,把那些战俘和居民们都带过来!让他们好好看看违背我们的下场!”狼牙兵士兵们看着一摞一摞堆在一起的女尸,兴奋的大呼小叫起来。很快一些带着伤的唐军战俘和一些男性居民就被押到内城里来,来到堆放女尸的地方,所有人的眼睛全被这些穿着各门派服装的女尸吸引过去,目光纷纷在这些女尸的小穴和美乳流连,将她们全部狠狠的视奸了一遍。
“喂,你们这些唐狗,好好看看这些淫荡的骚货们的尸体,看到了吗?你们就是让这些本来应该到妓院当婊子的骚货来保家卫国,你们这些没用的垃圾!”
一个狼牙兵哈哈大笑道:“现在这些骚婊子都已经被老子们宰掉了,现在轮到杀光你们这些狗东西了!”
“军爷饶命!军爷饶命啊!”这些人闻言,也顾不得再看女尸的小穴了,纷纷跪下磕头求饶。
“哼哼,想活命也容易,看到这边这两个骚婊子了吗?”狼牙兵用手一指远处,正被无数狼牙兵按在地上轮奸的曹雪阳、李姒二人,看到天策府著名的女将军曹雪阳竟然被剥光了衣服,在男人的肉棒下娇喘连连,所有的男人胯下的肉棒都忍不住硬了起来,眼睛不住的在曹雪阳和男人的性器结合的部位上流连,暗暗的咽下口水:“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对着这些女尸撸管,把你们的精液射到这些骚婊子的脸上身上,以示和这些保护你们而死的骚货决裂,这样的话,就留你们一条狗命,给我们当奴隶!还不快开始!”
狼牙兵一声令下,在场的伤兵和居民竟连一个有骨气的人都没有,所有人都一哄而散,纷纷找到自己心仪的女尸,开始兴奋的套弄着肉棒。狼牙兵们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真不知道这些骚婊子保护这群没用的东西干什么,转脸就能为了自己活命,对着为了保护自己而死的人射精羞辱,真是一群没种的垃圾!”
然而这些侠女们平日里往来洛阳城,她们的美貌早已让这些普通居民心仪已久,此时虽然已经成为香艳的女尸,但这些普通的居民能够有一次这般亲密的接触她们的机会,都不知道自己是多久修来的福分,哪还顾得了别的,纷纷掏出肉棒,对着她们套弄起来。
被乱箭射死的李婉倾正斜倚在天策女兵垒起来的尸堆旁,两个被俘虏的唐兵正一左一右抓着她的手来套弄自己的肉棒,李婉倾平日里常手握长枪,因此手指修长而有力,因此当她的纤手握住两人的肉棒时,那两名唐兵顿时全身舒服得哆嗦起来,嘴里发出一连串舒服得喘息:“真不愧是天策府的人,平时看她们一个个高高在上的,现在不还是给我握着肉棒?”两个男人一边用她的手套弄肉棒,一边用手指在她身上遍布的血洞里抠弄。
另一边的李月寒则被几名天策女兵的尸体压在下面,但她出众的外貌和身材很快吸引了精虫上脑的男人,几名城中居民七手八脚的把她的尸体从尸堆里面拖了出来,几人看着她被刀整个划开而血肉模糊的阴道和菊门,愤愤的感叹着这些可恶的狼牙兵竟然破坏了如此美好的一具肉体之余,立刻挺着肉棒占据了她的小嘴、乳沟和双手、双足,一时间竟同时有高达六个男人围着李月寒的娇躯,尽情的用肉棒玩弄着她。
顾素素的尸体头已经不见了,但这依然影响不了男人们用她的尸体发泄兽欲,她的小穴和菊门各自被一名俘虏挺着肉棒占据,一个居民骑在她脖子上,肉棒从上到下贯穿了她巨乳之间深邃的乳沟,飞快的挺动着,几个没轮到的男人则拿着一边被砍下来的天策女兵的头,一个个试着把她的头安回来,不过一个都对不上号,倒是那些天策女兵的脸上沾了不少腥臭的精液,被男人随意的丢回地上。
谷烟晨此时早已气绝身亡,两截身体被胡乱的丢在不同的地方,一个居民正抱着她的下半身,肉棒在她刚刚还是处女的小穴里抽插着,由于被腰斩的位置较低,所以男人的肉棒轻易的穿过了她的身体,从横断面冒出一截出来,男人抱着她的双腿,用手抓着她丰满的美臀揉个不停,舒服得直吸冷气。她的上半身因为已经被男人在临死前玩弄过,所以她的嘴一直保持着虚张的状态,正方便男人将肉棒插入,因此几个男人围在她被立起来的上半身旁,轮流将肉棒插进她的嘴里搅动,直到射完精再用她或者其他万花门人的胸部擦干净肉棒。
曲迷心和曲萌萌姐妹真是下场极为凄惨,曲迷心干脆连半个身子都被砸没了,此时她的下半身黑色丝袜被剥下来一半,一个男人正盘腿坐在她美腿中,双手抓住她的两只纤纤玉足,让她的黑丝美脚的足趾夹住自己的肉棒,飞快的套弄起来;而曲萌萌是狼牙兵废了很大力气才从城墙上拽出来的,尸体还算完整,因此几个身强力壮的唐军俘虏正挺着兴奋到快要爆炸的粗大肉棒,在曲萌萌的身上粗野的抽插着,狠狠的把精液喷洒在她们的阴道深处或脸上身上。
冷月和楚飞霜的境遇并不比别的女人好到哪里去,楚飞霜被人翻过来压在冷月身上,冷月的脸对着她的小穴,而冷月的小穴对着楚飞霜的脸,几个男人分别站在两边,将肉棒插进小穴里面飞快的抽插,同时肉棒也刮过另一名女尸的脸颊,感受着同时玩弄两具女道长尸体的极度快感,楚飞霜和冷月头上的道冠也成了男人宣泄兽欲的发泄点,两人头上戴着的道冠里都被灌满了男人的精液,尸体随着抽插稍一晃动,立刻溢出不少精液,流了两人满头满脸都是。
果然七秀坊和长歌门的艳名远播,此时最多的俘虏和居民都盯上了七秀坊的舞女和长歌门的琴姬,这些女人最能满足他们发泄兽欲的快感。由于很多舞女和琴姬都是被乱枪插在一起的,因此这些男人们也因势利导,让她们的尸体被充分的淫辱玩弄。公孙芷和韩芷盈被长枪捅穿,因此几个俘虏一起用力,将两人的尸体挑起,对着一边的城墙插了进去,两女也因此同时保持着悬挂的立姿,各自有两个被俘虏的唐军一前一后抱着两女的大腿,用肉棒前后贯穿她们的小穴和菊门,一前一后的用力抽插夹击起来,捅得两女的尸体悬挂在长枪上不住的左右摇晃。
莫问情和叶玲珑身上各自被插了七八个血孔,此时好几个男人在两人的小穴或脸上胡乱的射过了精液,还意犹未尽,纷纷将自己沾满精液的肉棒依次捅进她们身体上不同的血孔里搅动,感觉自己像是彻底征服了这些美丽的女侠似的,充分淫辱了她们的尸体。几个年轻人正抓着她们还穿着水袖的纤纤玉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琴姬弹琴的手指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刺激,很快便纷纷射精在她们美艳的脸上身上,滚烫的白浊精液在她们的俏脸上流过,将她们脸上的血污清洗掉不少。叶玲珑和莫问情被插穿的小穴和菊门,也被不停的玩弄,精液穿过伤口,流到各自对方的身上。
叶缦绮和陆夜霜两人,也都是成了残破不堪的尸体,不过两人有所不同的是,叶缦绮是被横着从胸口切开,内脏都混在一滩血管里拖在地上,血淋淋的情景在她白皙娇嫩的肌肤衬托下,更显惨烈淫靡。而陆夜霜则是被人扯着双腿,从小穴一直撕开到胸口,内脏和白花花肠子混作一团分都分不开,雪白的双腿以夸张的角度张开着,足尖上还沾着一些残余的精液。两人的伤痕都太过触目惊心,因此只有几个人匆匆忙忙的站在远处,将精液射在两人脸上完事。
这时有几个年龄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被几个大人们撺掇着去玩弄两人的尸
体,这些小孩也不过刚刚发育,什么都不懂,只是看着眼前两名大姐姐的尸体横陈在地上,感到好奇,纷纷走过去,捧着两人的美乳吮吸起来,几个略懂的小孩有样学样,也把刚发育的肉棒捅进了两人的嘴里,也不知道抽插,就这样让她们的牙齿轻轻含着肉棒的棒身,不一会就抖着身子把处男精液喷进了两人的嘴里,接着便引来旁边大人们的哄笑声。
“喂,小鬼,看见这俩骚婊子的奶子了吗?用它们夹着肉棒擦更爽!”一个男人笑嘻嘻的教唆几个小孩,于是那些小孩也学着他说的,顺势转过身来,用手捧着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无法一手掌握的美乳,将自己刚刚射过精的肉棒用两女的美乳夹住,屁股随着抽插一下一下骑坐在两女的脸上,这些男孩哪里受得了肉棒在美乳间抽插的同时高挺的鼻子刮过屁眼的强烈刺激,片刻便将第二股精液喷洒在已经彻底被当做几个孩子性教育肉玩具的两女身上。
很快,很多人都在这些美艳的女尸身上尽情的宣泄了好几次,这些刚才还拼命保卫洛阳城的侠女们此时都倒在内城的地上,全身上下沾满了腥臭粘稠的精液,她们的眼睛、鼻子、小嘴、美乳、小穴和菊门,甚至于身上每一寸娇嫩的肌肤和原本艳丽的门派服饰都成了这些本来被她们保护的居民和投降的唐军们发泄兽欲的地方,白浊的精液在她们身上积了一层又一层,也让这些侠女们的尸体看起来更加淫靡,一次又一次激发起男人们更多花样的兽欲。
射过精的男人们被狼牙兵带到一边,每人领到一块带着长柄的木牌,男人们按下手印,接着这些男人被领着依次走到这些被射满精液的女尸堆前,对着女尸堆随意吐一口吐沫,接着将手里的牌子随意插进一个还空闲着的女尸的小穴里面,就算宣誓彻底臣服于狼牙军的管理,可以放回家中去了。
只见那些阴道里被插着木牌的侠女们撑起的无数木牌上分别写着诸如“天策
军妓“”纯阳母狗“”万花便器“”五毒烂穴“”七秀骚屄“”明教娼妇“”长歌淫奴“等标明身份的牌子,牌子背面则是狼牙兵或是投降的唐兵写下的种种羞辱性词语。
很快这些美艳侠女们的尸体将保持着如今沾满精液的样子,被送回各自的门派前悬挂展示,作为对她们参与战争的惩罚。而天策的女兵下场将更为凄惨,马上就要被捆起来一个个绑在马上,用马鞍上的木棒来固定她们的尸体,狼牙军将以这支女“白甲骑兵”为开路先锋,继续向长安杀去。
而此时,曹雪阳和李姒已经被不下七八十人轮奸过,此时就算是刚开始咬牙坚持的曹雪阳也已经性欲高涨,满面羞红的她不住的扭动纤腰,刺激着身后的男人的肉棒,她自心底发出无比快活的娇喘声,还不时伸手抓过男人的手来玩弄自己的美乳,并不时和对面的李姒一起隔着一个男人插在中间的肉棒互相亲吻舌挑,淫水不要钱似的沿着男人们抽插的肉棒喷流而出,一点都看不出来像是刚破身的处女。
“雪阳姐,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每天我都希望能无时无刻的陪在你身边,可是你呢?却每天忙着军中事务,累得日渐消瘦,我多么渴望你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啊!现在、现在,我终于可以让你享受一下作为女人的乐趣了,来吧,雪阳姐,和我一起沉醉在肉棒的快乐之中吧!”对面的李姒双手搂住了曹雪阳的脖子,两女的美乳立刻互相挤压到一起,两女立刻同时爆发出一声欢快的娇喘声,李姒一边激烈的和曹雪阳舌吻着一边动情的说道。
“姒妹,我也……我也……啊……好喜欢你……”曹雪阳身后的抽插正在激烈的时候,曹雪阳的美臀被撞得啪啪直响,曹雪阳一边拼命耸动着娇躯一边欢快的舔着李姒的脸,一边嘿嘿的淫笑道。
“哼哼,你们玩的倒是开心,不过,既然有了曹将军这个和唐朝皇帝交涉的重要筹码,那么这个副将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一个狼牙兵说着,举起手里巨斧,对着正和曹雪阳抱在一起激吻的李姒的腰猛地一斧劈下。
巨斧锋利的斧刃瞬间划破了李姒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只听喀嚓一声,她雪白的纤腰就此一分为二,上半身齐刷刷的被斩断开去。锋利的斧刃重重落地后,一道鲜艳的红痕才从李姒腰间那白皙娇嫩的肌肤上蔓延开来,被斧刃劈开的腰肢断面处鲜血喷涌而出,外翻的皮肉如同婴儿的笑脸一般绽开,森森白骨周围混杂着淋漓鲜血和腥黄的积液,从腰肢的断裂处滚滚流出,五颜六色的内脏混在白花花的肠子里从纤腰的裂口里汹涌的流淌出来,血淋淋的垂在地上李姒还披着红绸缎的上身微微扭了一个角度,随即紧闭着眼睛的她上半身彻底断开,她还拖着白花花的肠子和脏器的上半身仍被意乱情迷的曹雪阳抱在怀里,沉醉的用力亲吻着。而正插着她小穴的男人也双手环搂住她断裂的腰肢下端,在因为剧烈抽插而不断流出肠子的腰肢断面中,也恰好挺着腰将精液一滴不剩的喷洒进她的小穴里,汹涌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出,穿过被撕裂的子宫肉壁,从李姒断裂的截面喷射出来,激荡的精液恰好一滴不剩的喷在了曹雪阳的脸上,又一滴滴流到她的胸前,烫得曹雪阳自心底发出一声无比快活的娇喘呻吟。
而那个刚刚射完精的壮汉刚刚离开,立刻又有两个壮硕的男人补充上了他空出来的位置,仍然性趣不减的抱着李姒那断裂开的下半身,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让自己的肉棒插进仅剩腰肢以下部位的李姒的阴道里,另一个男人则蹲着马步,从她到死都还没被人插入过的紧致菊门里一捅而入,两人卖力的抽插着,将李姒那断裂的美腿纤腰夹在中间,一团美肉被挤压得不断变换着形状,这种异样的玩法也让两人爽得大呼小叫,肉棒飞快的在李姒的身体里前后夹击,隔着一层薄薄的软肉,在身体里尽情的会师着。
而李姒的上半身,此时被曹雪阳抱着仍在忘情的亲吻着,一个男人挺着肉棒站在两人身旁,粗暴的将肉棒沿着两人紧贴在一起朱唇里猛地捅入,两人交织的朱唇隔着男人粗大的肉棒忘情激吻着,娇艳的红唇和灵巧的舌尖不断刺激着男人青筋暴起的肉棒上敏感的部位,而两名绝色美女将军拥抱着跪在一起,嘴里发出呜呜的娇喘声,不断舔弄自己肉棒带来的强烈视觉刺激,带给男人内心极大地满足,这男人没插几下,就在两人激吻的嘴唇里爆射出来,精液喷洒在两人脸上,刺激得两女一起爆发出一声快美的呻吟。
曹雪阳松开怀抱的李姒上半身伸着舌头来回舔着精液的同时,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的李姒的身体也逐渐软瘫了下去,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的精液滩里。她丰满的玉乳仍在高潮余韵的痉挛中不断摩擦着粗糙的地面,两颗粉红的樱桃因为摩擦兴奋而充血挺立起来,她的嘴里发出一连串快美的轻哼,随后雪白的双臂在地上的精液滩里胡乱扒了几下,就此倒在地上积起的精液里,在这种极度羞耻中就此死去。
“哼哼,带着这只已经彻底被玩坏的唐人母狗去跟李唐皇帝交涉吧!”一个狼牙兵走过去,用脚踩着曹雪阳如同母狗般淫荡兴奋的头,让她的脸贴着地面上的精液滩,看着她贪婪的伸出舌头去舔地上精液的淫荡模样,冷笑着说道:“让他立刻投降,否则就看着这个他们引以为傲的天策府的女将军在长安城下几十万人的眼前被轮奸的淫荡模样吧!”

【全书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