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巫山艳史卷之一

第一回佳公子寻春遇女
痴道人助虚赠丹丈夫赠侠骨,肯靡靡绕指,酣红醇青,剑扫情魔,任笑书生酸腐。

嗤相如绿绮间挑,陋宋玉彩笺偷赋,须信是子女柔肠,不向英雄谱。

话说宋运将衰,道君皇帝傅位於太子,是为钦宗。奸佞未除,北金不时入寇,天下纷纷靡定。江南苏州府长州县,有一个少年文士,姓李名芳,字悦兰,生得人物秀美,风流落,人才出众,家住城中吴趋坊。因祖上有功,皇上即位加圣恩,改擢岭南安抚。此时丧父,己殡先茔,母服虽茔,尚未安葬,己待吉日祭祀出殡确期。年登二九,佳偶未谐,锐志选才貌有情者,为伴终身。文比张谢,武赛孙吴。

终日在家饮酒赋诗,似吟若泳,不觉魂飞魄舞,与书童备马,往郊外射猎,取乐一回。

时值二月中春,百花开放,桃红柳绿,观之不尽。游蜂对对携香去,舞蝶双双扑面来。那李公子在马上东观西望。只见正南上有座庄院,数株杨柳。,层层碧气冲霄。虬干,郁郁青阴覆地。徐徐策马前行,逦而来,己至庄门。乃下马离鞍,把马系在一株枯杨树上,着小童看守,独自步过小桥,行至门边。伸头一望,只见园内景致非凡,雕栏曲槛,山石周遮,花花草草,犹若桃源别境,不胜惊讶羡慕。心中暗想:「有此佳境,必是文人逸士所居,我李悦兰此来,不为虚度。可恨矮垣隔目,园扉紧闭,不能身人其中畅玩片时。」正在踌躇之际,忽然一个游蜂劈面飞来,把身躯靠门一闪,谁知园门是虚掩的,呀的一声,几乎撞了州跌,门己半启。叫声:「惭愧!正愁没处进去,早知门是开的,赏玩亦已多时。」遂把衣巾一整,袖中取出名人诗扇,缓步挨身,往前行珞。摇摇摆摆,恣意游观,畅快之极。

转过假山石畔。见一精巧亭子,铺设得齐齐整整,里面排列着香几方杌,器玩文房,俱是全备。李公子徘徊瞻眺,不禁心旷神怡,但静悄悄并无人影。

步人亭中观玩一会,诗与勃勃,遂将身坐下。蘸满霜毫。复起身题诗於壁,以赞园中景致:小槛临流上,疏窗傍竹开;繁阴依弱柳,清影落长槐。

春色合幽草,卷峰带古苔;纤尘飞不到,啼鸟得频来。

题毕搁笔,反手吟哦,自觉得意。吟完,又四围观看,只见柱缝中纸角微露,探手取出,展开一看,蝇头细楷,是一首诗:者莺少妇问春愁,几度留春春不留;昨日满天落飞絮,闺人此後懒登楼。

看完,不觉大喜道:「此乃闺中所作,竟得才情如此。不知何等人家?容貌佳丽否?我李芳若得此女为偶,不枉人生一世。」正在沉吟,只听叮当佩响,又闻兰麝香飘,恍如莺啭乔林,喁喁细语道:「小姐,我们到亭手上去,玩耍一回。收了笔砚,再到绮春楼,看牡丹可曾发蕊?」隐隐将近,李公子欲待迎上前去,恐其回避,即抽身往太湖石边立着,幸有花枝遮蔽。但见主婢二人,携手而行。小姐生得面似芙蓉,腰如杨柳,两眉俨然没淡春山,双眸恍若盈盈秋水。金莲窄窄,玉笋纤纤,风姿飘逸,媚态迎人。就是那侍女,也生得风流出众,月貌如花。但觉珠鲜玉润,风采焕然。不要说别的,只这叁寸金莲,一枝玉笋与小姐不相上下。年可十五六,正在破瓜之时。栋种轻盈绰约,姿态绝世,真美娃也。

李公子看得神魂飘荡,不觉失声赞道:「美哉!艳丽如斯,虽倾城不足过耳!」小姐正与侍儿缓步轻移,手搀着手,刚走到亭边。猛听得有人赞美,吃惊回视,早见一个年少书生,潜立花下。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风流俊雅,仪表超群。早已为之心动。欲前不能,欲後不可,忙把纨扇遮羞,退於侍儿身傍。

那侍儿正待发作,见是个文士,便道:「郎君何方人氏?无故擅入园中,辄敢偷看俺小姐,是何规钜?快些出去,休讨没趣!」李公手就趋上前一步,深深作揖答道:「小生乃本郡人氏,先君曾授招讨,後赠枢密使。老母闻氏也封一品夫人,去世叁年,单养小生一人,并无兄妹。姓李名芳,表字悦兰,年方十八,尚未受室。因爱春光明媚,射猎郊原。不觉经过贵园,误入桃源,得逢二位仙子,叁生有幸。未知姓芳名?乞道其详。」 那侍女笑道:「原来是一位公子,失敬了。但是,一说又不与你比势,又不与你做媒,唠唠叨叨讲这许多何用?快些出去!我们要关园门哩。」那小姐见侍儿抢白他,低声道:「小娟!既是他问姓名,你就说也不妨。」侍女见小姐留情。遂微笑道:「俺家姓罗,老爷单讳一个忠字,乃维杨人氏。曾授本处江宁路提举。止生俺一位小姐,名唤翠云。自幼夫人过世,老爷自己训授文墨,随任在此,乔合西庄已有二年了。今老爷往杨州探望内侄还未回来。」那李公子听得无人在家,心中暗暗欢喜,正欲打算挑拨。只见童儿牵了马匹,一路叫将进来道:「相公!天色晚了,恐进城不及,快些四去罢!」高声吆喝而来。

那小姐见有人进来。把李公子仔细看了一眼,忙与小娟转身进内。李公子看他花枝招展,绣带飘扬,缓缓而去,又拦阻他不得。只得呆呆立着,险些掉不泪来。正在出神。

那安童上前叫一声:「相公!去罢。」李公手没处出气,把安童骂了几句,洋洋步出园门。临转身又望里边张张,方跨上雕鞍,扬鞭纵马。安童在後紧紧跟着。

约行四五里之遥,忽见一个雪白的兔儿,在马前窜过。李公子随向安童手里取了弓箭,暗暗祷祝:「俺李芳若与罗翠云该有姻缘之分,此箭射中兔儿。」以卜先兆。说时迟那时快,左手弯弓,右子搭箭,叫声:「着!」飕的一声,不偏不斜,刚刚射在兔儿左腿上。那兔儿负痛,径邪刺里望北而走。

李公子拍着马,挥鞭紧赶。那兔儿见人追赶,紧追紧走,慢赶慢行,追有二里之外。堪堪天晚,心下有些着急,不觉狂风骤起,霎时间这兔儿竟不见了。公子惊疑,回头看看安童,杳无踪影,正在着忙之际,只见一个老年道人,头戴七星巾,身穿淡黄衲袄,足履芒鞋,手执尘尾,背负葫芦,腰系麻绦。一路口中唱着歌词,飘然有出世风姿。来到马前。看见李公子执马沉吟,乃含笑稽首道:「郎君何事沉吟,可得相闻否?」李公子即忙下马。欠身拜道:「小生李芳,因射兔错路,望乞仙师指示。」道人呵呵大笑道:「郎君心事,我己尽知,也是合当有缘,天假之遇,岂为无故。自後汝之奇遇颇多,我有九转金丹一粒与汝饮之,以固後天不致损元伤身。」就在背上取下葫芦,揭盖倾出一粒丹药,道:「还有锦囊叁函,急难之际开看,自有妙用。待汝功成名遂後,我来探望。」李公子拜受问道:「仙师行踪,何处留云?更请大名,以便弟子不时奉祀,聊酬盛意。」道人说:「若问俺的住处,不在杨柳岸晚风残月,决在小桥边杏坞桃溪。俺俗家姓程,江湖上傅说广阳春即是也。」言毕,化阵清风,倏然不见。

公子惊讶不定,迟疑半晌,方见安童飞奔寻来,走得汗流脊背,气喘吁吁,叫道:「相公慢走!一径往前,还不住步。」公子见他着忙,遂招呼道:「安童!我在这里!」童儿回头,见主人站在那边,正要上马,就立往了,一头吼气,便问道:「相公方射着的兔儿呢?」公子遂将遇着道人之事,对他说了。童儿不胜欣喜。随手将弓接了,笑道:「可皆失失却一枝雕翎羽箭。」主仆遂慢慢转出塘口,望东策马而行。但见天色晴朗,残月在树,一路归家。

未知此後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