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白素情色集(1-23)

当白素回到住处,发现卫斯理已不知去向,她的视线注视在那闪著光的回应机上,这已是深夜了,而她已因忙著卫斯理的档案搞得三更半夜。把公事包与电脑放在桌上后,她轻叹了一口气,扫了扫眼前的一撮头髮,再把黑色的高跟鞋除下,然后按了自动回应机。等著带子啟动,白素伸了伸懒腰打个呵欠,白色的衬衫紧紧地压著三十八寸罩杯的乳房,敏感的乳头由於摩擦而开始变硬,白素的手已不自主地隔著衣衫轻撩那乳蕾欢吟,这时卫斯理的留声开始播了出来︰

「素,是我。我正调查一间疑是把外星人的基因注射在植物裡,使它们对抗外侵者的实验室……」接下来,全是描述该位置及卫斯理请求援助的讯息。「还有,我怀疑官方也有参与这实验,因此你该小心,我会在凌晨一时於篱笆外等你。」

查了路线,白素发现自己须凌晨二时才能赶到实验室︰「看来今晚又是没觉好睡了….。」

当车子驶过丛林,白素正想放弃找寻卫斯理时,她发现卫斯理的车子正停在八尺外的小巷,在一道高篱笆之前。把车子停在卫斯理的车子之后,白素查了手表,已是凌晨二时半了,想来卫斯理已先她而进入了。叹了一口气,她走向卫斯理的车子,一张留言夹在扫水夹上。白素拿起来读道︰

「不能多等了。我已在篱笆上挖了个洞,那裡有条路经过丛林从南直通实验室。我会在那裡和你见面。」 白素把留言折起来收入口袋,然后从车裡拿出手电筒,锁了车子后往篱笆走去,找著卫斯理挖的口。

当电筒扫过篱笆,一张告示写著︰危险,生物危机处。在这告示牌下面正有一个卫斯理挖的洞。推开缝子,白素趴下爬了进去,然后把破口掩饰好。「那些科学家到哪裡去了?」 白素心道。她正从丛林中走过去,电筒扫过处,所见的植物奇形怪状,前所未见。正当她走过这些植物,它们旋转著头部,嗅到女性荷尔蒙的味道,感觉一个女人正接近中。怪植物的中心头部慢慢地把其它植物合拢,让白素不自觉地走入森林中心。白素一直走著,没留意到在森林中的变形植物。幕地,她来到一条死路。把电筒左右扫看,她只能看到红与青的籐交缠著,有些十分奇怪的像是棒状的,而花苞看起来好像是长著牙齿。耸了耸肩,她转过身子想从原路走回,突然发现,原路也被同样的怪籐封死了。

难以置信的,她试图检查看是否还有其他出口。当她接近时,怪籐与花苞开始摇晃,而一些籐条开始向她的方向移动。瞬间,那些籐条窜出来把白素的手腕和足踝缠著,白素还来不及反应,变形怪籐便把白素拉倒倒地,白素努力挣扎著,试图把拉紧双手的怪籐挣脱。 这时两条怪籐溜进她的上衣,「─撕─」的一声把白素身上的衣服撕裂,另两条怪籐溜进裤子裡,把它撕开后直往大腿游去。一些棒装的籐条开始在白素挣扎的身上窜动,缠著她凸出的豪乳和漂亮的脸孔。一条红籐试图迫入她的口中,而白素慌乱的把头移开。当那条怪籐几次都不成功后,几条较小的籐纠缠者白素的额头与下巴,把她的头牢牢地固定著,也把她的下巴给张大。

那条红籐开始进入白素的喉裡了,但不急著深插,只是慢慢地抽进抽出。虽然被怪籐迫著口交,白素还是留意到这怪籐的味道竟与男人的鸡巴十分相似。她的裤子早已成了碎片,露出她的白丝裤袜,显然地她并没有穿上内裤。缠在她身上青色的怪籐开始分泌出青色的汁液。当触及衣物时,她的衣物开始溶化。过了数分鐘,青籐又在她的胸口喷上液体。 白素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内衣偕同胸罩一起开始蒸发,粉红色的乳头和雪白的胸前豪乳应声弹出,她的乳头因四周的冷空气而而开始发硬。那些青籐边拍打著她的乳房,边从它们的头部分泌出汁液;一对长满小刺的细籐慢慢地缠紧白素的双乳,使它们高高地自她身上耸立起来。当细籐越缠越紧时,小刺刺入了她的乳房,血开始溢出,与青色的汁液混合起来。白素的双足已被分开,更多的怪籐开始爬近,一条怪籐尾端还长著如桌球般大小的眼睛。

白素的双足继续被分张得大大的,四条长著细刺的小籐从怪籐身旁窜出,在白素的阴户徘徊,然后插了进去,把她的阴唇分开。当小刺刺进白素敏感的阴唇时,她痛得眼泪也掉了下来。白素开始喘著气,身体不自主地因被入侵而开始有反应,看著自己被那麼多怪籐干著,内心五味杂陈,既害怕又兴奋,自己的下体,居然湿了一片。当她的阴唇完全地张开后,长著眼的怪籐开始插进她的阴户。虽然已是湿淋淋的,怪籐还是得用劲地穿入,每次退了少许,再重新冲击,慢慢地迫开白素紧凑的阴户。白素的喉间传来痛苦的悲吟,这时她喉间的籐开始拔出,并开始向她的嘴裡喷出白色的液体。白素吃惊的觉得到它的味道竟然与人类的精液相似。但从籐裡喷出的精液量数太多,使到她开始受呛而咳起来,当那根籐从她嘴裡退出,继续把它的精液喷向她的眼、脸孔和头……

这时白素终於有机会观察身边发生的事情了,一阵痛感从下阴传来,那长著眼的籐在她的阴户狠狠的抽插著,每一抽插便牵动缠在乳房的小籐,使到细刺更深的刺入肌肤。她的手电筒在她被拉倒在地下后已不知所终,而四周都闪著幽幽的绿光,包围著她赤裸的身体。一股痛感再次传来,这时那条怪籐已开始深入她的子宫口了。白素惊慌的挣扎著,双腿蠕动著想挣脱这入侵者,但换来的是乳房更受紧缠而陷入更多刺,乳头也因充了血而经常地凸出。怪籐继续向子宫口冲刺,慢慢的张开它,每一次的冲击使白素疯狂地呻吟得越来越大声。用尽全力的最后冲刺,怪籐终於进入她的子宫,开始在裡边游动和检视。当它觉得适合在裡边播种生长后,它便开始退出白素那已是扩张的阴户。缠绕著她的乳房和足踝的籐把白素翻过身子,然后拖著她的乳房与手腕,往一枝地上三尺高的树枝去。白素被抬到枝上,身子从枝上弯躬著,而更多的籐接著出现,有的把她的双腿拉开,一些则把她的手臂紧紧缠著。

白素的双乳和乳头痛楚地耸立著,丰硕的乳房上上下下遍布著因拖在地上而划伤的小口和荆刺。就在此时,一条较小的青籐开始入侵她的暴露出的菊洞了,白素可以感觉到一股热液射入她的下腹,然后那条籐缓缓地一边退出去,一边射著液体润滑著她那紧密的菊洞。另一条怪眼籐则在她的菊口探索著,然后撬开紧闭的菊花之门,括张著膣壁向内蠕动进入。经过数分鐘的菊口括张运动,怪籐又再撤退而补上一条较小、棒状的红籐。它轻易地插入菊穴,开始在已经湿润的菊穴抽插者,然后猛然地在白素的下腹注射了一股“精液”。当它退出时,白素的菊穴已因扩开而还一张一合地,滴著白色的汁液。毫无间隔的,一条更粗壮的籐又入侵她饱受摧残的小菊洞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