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古典] [风月剑]

第一章奉旨回朝皑皑

白雪飘飘洒洒,如鹅毛般落在了广袤的大地上,将万里江山打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起来。还有半个月就要过新年了,一队威武雄壮的军马却还在行军,浩浩荡荡蜿蜒在雪地里,宛似长龙一般壮阔。

这只队伍一眼看去便与众不同,他们所骑乘的不是一般的战马,而是龙马兽,一种长得像马但却是全身覆有一层鳞甲,头顶长有一对半尺长的龙角的异兽。这种异兽奔跑如风,比最好的骏马还要快捷一倍以上,而且耐力极佳,可以不吃不喝的奔跑三天三夜,据说乃是龙与马的混血。由于极度珍贵,所以,通常只有皇帝的亲卫里有一定数量作为坐骑。而就连低级些的贵族也最多能够蓄养一两匹。

这只从西陲开向京师的队伍不下万人,竟然全部是龙马兽,当真是非同小可了。

但是当人们看到队伍前开路的士兵时就不奇怪了,那只是普通的长得很强壮的展示,但他手里却高举着一面金色飞凤旗。金色丝绸的旗帜上,一支火红的凤凰飞架在一个用银色丝线刺绣的斗大的司字之上。看到这面旗帜,不论是帝国的百姓,还是外藩的人士都认得的,这就是赫赫有名的人称“西陲火凤凰”,大元帅司天凤的火凤军的旗帜。司天凤之所以威名远振,一来她是大夏帝国历史上第二年轻的大元帅,而且是最年轻的女元帅。二来,她自十五岁随父大将军司侯虎出征以来,未有过败绩,而她十六岁时领三万兵马,大破西奴骑兵二十二万一役,更是将西奴人杀得闻风丧胆。是以,她才被皇帝特赐,用金色旗帜,这种只有皇家禁卫军才可用的颜色,来做自己帅旗的底色。

本来,她是驻守在帝国与西奴边境的,喀尔共山口一带,防范西奴人的,但月初时她接到了皇帝圣旨,说是今年皇帝祈年仪式,要她和其他几个驻守边地的重要将领一起参加。所以,她将军中任务布置好后,又令自己的得力战将郭蓝楚负责整个防务,有事飞鹰传书给她后,才点起一万铁骑,和在军中效力的已经是豹捷校的独子张奇峰,以及自己的养女也是一个得力属下官拜上将军的海明珠,浩浩荡荡的回师京城。不过,此时领兵前行的是海明珠,而司天凤和张奇峰母子却不在队伍里。

在队伍前方十多里外,几匹雄壮的龙马兽在狂奔着。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却是每人骑着一匹龙马兽,还在后引着各两匹。他们正是张奇峰母子!二人都是一身白衣,披着白色的大氅,张奇峰一脸的英气,在眉宇间总是有股难以表达的威严。身高膀阔的体型说明了,他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眼中闪烁的精光更是表明他是个极有心智之人。而在和他并排驰骋奔驰的,他的母亲司天凤,虽然也是一身雪白,但紧身劲装却衬托出了她那成熟完美的身材。而她的肌肤是那样白皙,似乎比天上落下的雪花还要更胜几分。特别是,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她是个三十多岁有个十七岁儿子的母亲,如果谁说她是二十几岁,是她儿子的姐姐倒是会信。

她们飞驰了半天,忽然,张奇峰扯动缰绳,放缓了奔驰的速度。“差不多有十多里了吧?”他笑着问母亲,“孩儿动作快些,时间应当够了。”他笑得很开心,但从他笑容里却总有些淫邪的感觉。“呸!”司天凤竟然啐了儿子一口,骂道:“什么动作快些?每次你都是这么说的,但那次不是弄起来没完没了,不将人家弄得死去活来的不罢休?”她的话却是更加有些耐人寻味。“冤枉呀!每次娘不是喊着要呀要的?还要孩儿不要停?如今却怨起孩儿来了?真是不讲理呀!”张奇峰一边嘴里叫着屈,一面却骑着马来到母亲身边,脸都贴到司天凤的身前了。

“别废话了,小冤家。”司天凤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含羞的说道:

“真是上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孽,竟然生下你这个连亲娘都强奸的混账小子来!快来吧!”

张奇峰也是笑嘻嘻的,一下将母亲从坐骑背上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鞍子上。

“娘亲,孩儿来给您尽孝了……”他淫笑着,解开了母亲的胸甲和腰带,几下便将母亲衣物剥光,只剩下了白色的裘皮大氅裹在母亲身上。而他自己则是飞快的除去衣物,也是只剩下大氅。当他那胯下的巨物勃然而出时,尽管早就是知根知底了,但司天凤还是心中一荡,下面本来就已经淫水泛滥的蜜穴里更是流水潺潺了。

她双手捧着那条冒着热气的巨大坚硬如铁杵的,自己亲生儿子的大鸡巴,心跳得更加快了。儿子的大鸡巴是那么雄伟威风,她三把抓不过来不说,还要多出一节大龟头。而粗度更是惊人,自己双手合拢才勉强围过来。自己丈夫的那条东西虽然不小,但和儿子比起来,长度也就是三分之一,而粗度更是不如。一阵感叹,心想:若不是这冤家生了条如此害人的物事,自己也不会和他乱伦通奸,到后来竟然一心扑在了自己儿子身上。

看着她感慨,张奇峰却是等不及了,他抬起母亲雪白丰满有力的大腿,将其挂在自己腰间,双手握住母亲盈盈细腰,将自己的兴奋的不停跳跃的大鸡巴对准了自己来到这个世间的通路口。他将大龟头在母亲阴阜上好一阵研磨,涨得如同小馒头似的阴阜,被刺激的更加充血丰满,已经有些深褐色的阴唇也更加的肿胀。

看着时机成熟,他淫笑着,腰部用力向前一挺,同时双手将母亲像自己怀里一拉,“吱……”一声轻响,“啊……”换来母亲一声轻轻的呻吟。他的大鸡巴竟然整根没入到自己母亲的阴道里,直到他的大龟头顶到母亲子宫壁,他知道到达顶点后,才不甘心的停止进攻,看到母亲一脸的汗水,他心里一阵心疼!同时他也感到自己的幸运。母亲生下了自己,而且又被父亲干过多年,而被自己强奸后与自己通奸了五年,可母亲的蜜穴除了颜色有些变深外,阴道里竟然还是那么紧密。

他不由得亲吻着母亲,舌头探入到母亲檀口中,勾出了香舌,贪婪的吸允品尝着。

待他感到母亲已经分泌了足够的淫液来润滑阴道接引自己的大鸡巴后,便又开始了活塞运动,大鸡巴如同风箱的活塞一般,在母亲阴道里出入着。每次都是一下子直插到底,当儿子的大鸡巴顶开自己的花芯时,司天凤便会尖叫一声,而当他勇往直前的将大鸡巴破开花芯,顶入母亲子宫,顶上柔软的子宫壁时,司天凤又会大叫一声。由于张奇峰动作是一气呵成,所以,就出现了他每次插入,母亲都是连着叫两声的景观。

“娘亲,你可真是骚蹄子,儿子奸淫你,你还叫得这么欢?”说完,他更加用力的将大鸡巴肏入了母亲阴道去。“啊……是,呀……冤家,啊……娘亲是骚蹄子,啊……儿子,肏死娘亲吧……”司天凤毫无廉耻的双腿用力,帮着将儿子大鸡巴肏得自己更深些。“我是个不要脸的淫妇,我,我勾引自己的儿子,呀……肏死我吧,我不要活了。呀……”她一阵乱抖,第一次高潮来临,阴精从她骚穴的最深处涌出,从张奇峰那大鸡巴与母亲阴道壁的缝隙里挤了出来一些。

张奇峰忙运功吸收母亲泻出的元阴,待母亲泄完身后,身体松弛下来,他又开始了对母亲的奸淫!

有些疲劳的司天凤,很快又有了精神,儿子的大鸡巴在她体内驰骋,很快她又疯狂了起来。“啊,啊。啊!好儿子,肏死我,肏死娘吧,真想死在你的大鸡巴之下呀……”她双腿挂在儿子身后,大屁股舞动起来,如一个打磨盘一样,研磨着儿子的大鸡巴,要将儿子的精华快些榨出来。但这是徒劳无功的,张奇峰在很小的时候有奇遇,得异人授予采捕之术,加之他天生本钱过人,所以,才能够在十二岁时乘母亲不备强奸了刚被封为大元帅的母亲。而且,母亲并没有在事后惩罚甚至怪罪他,反倒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和他母子乱伦通奸了起来!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每次都将母亲奸淫的毫无还手之力,连求饶的力气也无才成。他知道,只有彻底在床上满足母亲,他才能长久的占有母亲,尽管现在母亲已经是对他死心塌地的了,但他还是喜欢看到母亲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叫床求饶的样子。

司天凤舞动大屁股半天,终于有些累了,动作便放缓了下来。而张奇峰却是突然发难,他一手伸到母亲背后托住母亲,一手又托住母亲那硕大如盆,浑圆雪白的大屁股,双脚一蹬脚蹬,从坐骑上跃了下来。落地后,他将母亲放倒,将她双腿抗到自己肩头,大鸡巴便凶狠的朝着毫无防范能力的肉穴肏了去。
全文才一章?不会吧,请尽快补齐。 尾行火星人 留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