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家与侠女

管家与侠女
第一章
他是一名管家,像很多管家一样,四五十岁的样子。
生的尖嘴猴腮,体形瘦小,还有那闪动著精明之色的一对小眼睛,但是他却认为自己虽然长的尖嘴猴腮,但那是以瘦为美的特徵。
虽然自己体形瘦小,但他胯下的那个肉棒相比他的身体却是非常的巨大。
唯一对自己还比较满意的,就是自己那双精明的小眼睛。
虽然小,却精明的很,看女人更是如此,他可以一眼看出从身边走过的女人是不是处女,更可以从女人走路的姿态看出这个女人今天有没有和男人干过。
所以总体来说,他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至于别人怎么看他,他就懒得去管了,虽然他是一名管家。
他虽然是一名管家,但还不是一般的管家,他是武林三大庄之一的飞云庄的管家。
这飞云庄在江湖上可是大名鼎鼎的,他的主人飞云庄的庄主南宫霸天,也是江湖上排前二十名内的高手。
虽然他是高手,并且这飞云庄也是他创下来的,可更让武林中人记住他飞云庄的大名,并不是这个排名前二十位的高手南宫霸天,而是名气犹在他之上,江湖十大美女排名第四,他的女儿南宫小忆。
他女儿名气高到只要一提起他的名字,武林中人就齐口说道他是南宫小忆的父亲,而他的名字却是早已被人忘记了般,他常常为此气得茶饭不思,真后悔以前抢了个江南有名的美女做夫人,并生下了比她母亲还美上十倍的南宫小忆。
现在他都不想和他女儿在一起了,省得别人老是说他是南宫小忆的父亲,而不知道他南宫霸天的名头了。
于是,他乾脆在飞云庄开了个里院,名义上是保护自己那美如天仙的女儿,以免淫邪之徒染指,而实际上他的飞云庄却是固若金汤,要是能让区区几个淫贼把他女儿给采了,那也不是号称武林三大庄的飞云庄了。
所以说他是想把女儿藏起来,以免名声更大,让他这个老爸没法在江湖上混了。
而南宫霸天却把他这个管家任派为管理他女儿内院的小管家了,而大管家被他的徒弟给占了。
虽然他为这事暗恨不已,但是另一方面,能整天服侍南宫小忆这天下间闻名的大美女却也心满意足了,想那为南宫小忆著迷的那些江湖上的英俊侠少们,平时连见都见不到的大美女,自己却整天能得睹仙容,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想到身为自己小主人的大美女南宫小忆那美如天仙的丽姿,那迷人的身材,那高耸入云的双乳,和那每次走过自己身旁如兰似麝的幽香,顿时浑身就热了起来,下身的肉棒也开始挺立了。
「桑管家,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点吩咐下人烧开水,小姐好洗澡啊,早就告诉过你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弄好,真是的,不知整天在想些什么。」
正在想著心目中女神的他立刻被这些话声惊醒了,回头一看,原来正是他心目中女神的贴身丫头之一的若兰,心里暗骂小妮子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和他讲话总是这么冷冰冰又刻薄,好像自己强奸过她似的,老是跟自己过不去。
心想哪天老子真的就把你给奸了,看你还敢这样和我说话吧,但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不说他没有那个胆量,就是眼前这个丫头的武功因为能经常跟在南宫小忆身边和她一起练武,所以她的武功比自己要好很多。
唉。
虽然不敢动手,但还不能想吗,更何况这个丫头也是万中挑一的小美人,想想在江湖上肯定能排名进入到前二十名,真不知怎么搞得竟沦落到当人家的丫头了。
虽然有点替她可惜了,可不是便宜自己了吗,不然怎么能天天看到这些大美女呢。
「喂,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你又在发什么愣啊?」
那若兰见他半天没回话,忍不住催道。
「哦,听到了,听到了,请若兰姑娘回去禀报小姐,就说我早已安排好人烧水了,应该马上就能送去了吧。」
他连忙赔笑道。
「哼,好吧。」
若兰转身就走了,她对这个丑陋瘦小的管家一点好感也没有,更讨厌他那经常象苍蝇似的盯著人的小眼睛,心里奇怪怎么庄主把这么一个丑陋难看的管家派来管理内院了,随便派一个年轻点的也比眼前这个强上十倍啊,眼前这个丑陋的中年人,自己看了就浑身不自在,实在讨厌的很。
他原本叫桑德。
虽然与「丧德」谐音,但他一点也不计较,因为他本来就没有一点德行,名字起的是恰如其分,懒得再去改它了。
此时他的小眼直盯著若兰那迷人的背影,看著她那迷人的小蛮腰一扭一扭的,心里就浑身痒痒,想到还是赶快抽空去城里的翠花楼找那个梦娇再狠狠大战三百回合,这次一定要把那个骚货插得起不了床,想到那骚货迷人的身体,肥嫩的屁股,硕大的奶子,和那一身白肉,立刻身体内有把火烧了起来。
想到这里压住体内的一股欲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路过南宫小忆的闺房时突然从里面若兰的嬉笑声。
此时房门半掩,他不由大著胆凑到门前往里一望,却发现若兰在那里笑的前仰后合。
原来却是她身前的一个少女在挠她的痒,只见眼前这个少女,约十六七岁,生得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孔,两道春山含翠的新月眉,一双秋水无尘的杏子眼,通梁瑶鼻似的玉峰,樱桃朱唇,春意盎然,莲脸生波,香腮带靥,真有那倾国倾城之色,闭月羞花之容。
桑德的眼看得直了,他每次偷偷看著南宫小忆时都是有惊艳的感觉,因为这南宫小忆能排名天下第四美人,实在是有那仙子般的美丽、魔女般的身材。
此时她笑容满面更是美丽的不可方物。
两女在那里嬉闹著,而偷窥著的桑德却觉得一股欲火从体内升腾了起来,跨下的大肉棒已开始挺挺欲立了,「嗤」的一声,却原来两女在嬉闹拉扯之际,若兰竟把南宫小忆的一截袖子给扯了下来,立刻赛霜胜雪的一截藕臂露了出来,肌肤晶莹剔透,白如凝脂,桑德一下被眼前这难得的美景给美的差点流鼻血了。
只见房内的南宫小忆推开了若兰,娇嗔道:「你这丫头,把我的衣服都给撕坏了。」
那若兰竟是不怕,依旧嬉笑著道:「嘻嘻,小姐,反正等会你要洗澡嘛,不如现在就让我给你宽衣解带吧。」
说著,就要递出手。
南宫小忆慌忙后退一步,嘴里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仗我宠信你,越来越放肆了,呵呵,不如等会你和我一起洗。」
「好啊,有段时间没和小姐在一起洗澡了。」
在门外的桑德一听立刻兴趣来了,既然两女一起洗澡,那么外面就没有什么人守护了,不如自己…
想到得意处,不由浑身颤抖起来。
这时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他慌忙躲到墙角处藏起来,伸出头来一看,原来是赵妈带著几个丫鬟提著几桶水来了,那赵妈也就只有三十岁出头,生得花容月貌,风韵犹存,听说和庄主南宫霸天有一腿,也最得庄主宠信,才把他派来和自己一起管理内院,除了自己和赵妈以外,南宫小忆身边就只一个若兰丫头,和几个年龄尚幼的侍女,其实派他来主要是负责这里的安全,以防宵小,其实他却是知道自己武功还不如那南宫小忆,之所以还叫他来主要是派一个男人在这里比较有安全感吧。
不一会功夫,赵妈和几个侍女就提著空桶走了出来,那几个侍女离开了,而赵妈却留在门外守护起来,这一下,把桑德给气坏了,想不到这个骚货到看起门来了,原本以为若兰和南宫小忆一起洗澡,自己可以偷窥了,想不到被这个骚货给破坏了。
但他还是不甘心,无意中碰到怀中的一件东西,立刻眼睛一亮,把那东西拿了出来,却原来是一个黑色的圆桶,他打开来取出了一个极细极小的物件,一看却原来是一根细针。
看到这根细针不由露出得意的微笑。
原来此针极其细小,还不是普通的针,此针是千年雪蝟身上的刺,这种雪蝟极其罕见,身上的刺拿来当暗器使用更专破罡气,无影无声,著实厉害。
这个是庄主因为要他看守内院时,赠给他的,也就只有十几根,毕竟这种东西得来不易,要不是看他看守内院责任重大,不然他可不会舍得给别人的。
但要是南宫霸天知道桑德现在用这个想偷窥他女儿洗澡的话,真得能气得吐血,肯定会感叹所托非人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