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成人版 第十二回 夜窥胡青牛

纪晓芙回到了峨眉山上,师父并不在山上,听说是下山办事去了,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

当晚,纪晓芙独自睡在峨眉山上自己房中,可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想她这些天夜夜都有男人陪伴、硕大的鸡巴在她的小穴和小嘴里插着、男人的魔手在乳房和屁股上抚摸着,而现在却只有香炉和经书陪伴左右,内心不由得十分寂寞,满脑子里都是杨逍的俊脸、都是他们做爱的情景、都是杨逍的大鸡巴晃来晃去。

她不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一个淫荡的女人?她不由地向自己的下身摸去,都湿透了。她现在真的十分渴望自己的小穴能被大鸡巴痛痛快快地插一顿,那多么过瘾呀!这一夜,她都没有睡好,突然,她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何不去找杨逍。她是这样想的,最后也确实这样做了。她又问自己找杨逍干什么?难不成要嫁给他?她不知道,她只是希望尽快找到杨逍,好让杨逍的大鸡巴狠命地操自己一顿。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疯狂,就像一个急于求欢的母狗一半。

她先是跑回当初自己被奸的那个小茅屋,可是茅屋中已人去楼空。于是,她便漫无目的地找寻着杨逍,直到发现自己已经怀孕,知道自己再也没脸回峨眉山去了,也无面目嫁给殷梨庭,只得躲了起来,偷偷生了孩子。

她虽然被杨逍强奸,之后再也没见过杨逍,但是和杨逍的那几日相处,但却再她内心深处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她没有后悔自己被杨逍强奸,因为正是杨逍对自己的强奸,让她领略了性爱的美妙滋味,至今都回味无穷。所以,孩子一生出来,是一个女孩,她便为其起名为‘杨不悔’,意思是自己虽被强奸但自己却从来未后悔过,而为了想念杨逍,也让孩子随了杨逍姓杨。

她想到这里,不禁眼泪流了出来,转眼已经十三年了,自己把不悔也拉扯得半大了,可自己也再没见过杨逍了。

这时,张无忌也领着杨不悔回来了。张无忌又为纪晓芙抓了一服药,并亲自为她煎好,让不悔喂她喝下,然后就回房睡了。

晚上,张无忌睡得迷迷糊糊的,半夜突然尿急,想要去茅厕,于是便披上衣服走了出去。茅厕在后院,张无忌去茅厕自然要路过胡青牛的房间,他走过时,突然听到里边有奇怪的响声,而且里边好象还未熄灯。出于好奇,便在窗户上捅了一个小眼,朝里望去。

这一看可不得了,张无忌看见了胡青牛正和一个女子在床上做爱,那女子趴在床上,屁股撅起,胡青牛从后边插入,根本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容。张无忌心里七上八下的,因为自从他来以后,从未见过胡青牛跟什么女人来往,此时竟然在做这种事,可是那女子又会是谁呢?胡青牛在这蝴蝶谷又没有别的女人,莫非是纪晓芙纪姑姑?正当张无忌在为纪晓芙担心的时候,那女子抬起了头,张无忌望去,那不是纪晓芙,而是另一个不认识的中年女子,张无忌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虽然他和纪晓芙非亲非故,但他知道纪晓芙好象是六师叔的女人,既然是六师叔的女人,别的男人就不该再干她了,这一点他还是从宋青书那里学来的。

既然不是纪姑姑,张无忌也就放心大胆地偷窥起来。只见那女子被胡青牛一次次的抽插着,她的阴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艳艳的,象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着。

胡青牛那根坚硬的肉棒像一根火柱,在那女子的阴道里熊熊燃烧着,烧得她娇喘不已,春潮四起,她不停地抽搐着呻吟道,“求你了,快点干我好吗?”那女子白皙的身体随着胡青牛的冲击颤动着,两手紧紧抓着床头,皱着眉头,神情看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坚挺光滑的大乳房剧烈的颠簸着。胡青牛迷醉在她湿热狭窄的腔道里,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想要让那女子在他的攻击下彻底崩溃。

胡青牛抱着那女子的香肩,阴茎更加猛烈地深入她的身体。两人小腹撞击发出的声音盖住了她的呻吟和胡青牛的喘息。胡青牛阴茎一阵阵地痉挛,“快了,我快要到了”。两人狂烈的喘息着。那女子媚眼朦胧,双腿扭动,她轻微的挣扎带给胡青牛更强烈的快感。身上的男人呼吸变得又粗又短,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那女子明白胡青牛的高潮快到了,于是便浪声迭起,任凭胡青牛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耸动。

忽然,胡青牛重重压在她身上,浑身绷紧,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那女子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里,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胡青牛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

那女子舒展着眉头闭着眼,嘴巴半张着,胡青牛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呻吟。胡青牛看到那个女子接纳自己精液的媚态,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那女子的身体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那女子调匀了呼吸之后,推了推身上的胡青牛。胡青牛这才恋恋不舍地抬起身来,把已经软化的阴茎抽出那女子的阴道,而手指却还在贪婪搓捏着她乳头,“难姑,你真棒,我都快爽死了。”原来那女子叫难姑。

激情过后的乳房余韵未消,还在颤抖着,微微泛红。难姑勉强支撑起绵软的身体,拿手抹了抹正在流出阴道的白色浊液,又放进嘴里舔个干净。

难姑的媚态使胡青牛的欲望马上升腾起来,软化的阴茎又硬了起来,看到丰满的妇人的玉体裸呈在自己面前任凭自己玩弄,便将双手摸索着她的臀部。难姑温顺地趴着,丰满的屁股毫无防备地呈现给身后的男人,有一声没一声地轻哼。

胡青牛抓着自己已经再次硬挺得不行的阴茎就向难姑的阴道插去。难姑本能地想躲避开胡青牛肉棒的进攻,然而除了腰肢能勉强扭动两下以外,身体的其它部位根本无法动弹,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胡青牛抱着她丰满的臀部,把肉棒对准自己裸露无遗的花瓣,慢慢地插了进去。

“别这样--啊--啊--青牛哥--啊--好--舒服--”难姑销魂地呻吟着:“啊--再--再插深一些--”胡青牛猛烈地抽插起来,粗大的肉棒再次快速地在难姑那湿润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着,并发出了“噗嗤--噗嗤--”

的声音,这使得难姑的嘴里发出了更为淫荡的呻吟:“啊--大鸡巴哥哥--干死我把--我快不行了--啊--啊--”胡青牛不断的朝难姑的小穴挺去,每当他更用力的挺去时,难姑的臀部也就更疯狂的扭动着,因为她能感觉出胡青牛粗大的家伙已经顶到了自己身体最深处的地方。

胡青牛似乎达到了射精的边缘,开始更加猛烈的抽插。难姑顿时感到阴道和子宫壁又忍不住靠挝开始收缩,分泌出更多粘液。她的身体在期待着,也更加用力的夹紧胡青牛的大家伙,同时更疯狂的扭动着臀部。

难姑鬓发蓬松,销魂地呓语着。高潮中的她,胴体浑身颤动着,双手更是在胡青牛的背上胡乱地抓搓着。

胡青牛感觉到难姑的阴道中一阵收缩,热热的阴精喷洒到龟头上,黏滑的淫液,正一股股地流出。而压倒在那女子身上的胡青牛,像条蛇般地紧缠着难姑,紧顶在花心上的燃烧火棒,舒坦地射出,噗噗地射出浓浓的精液,胡青牛大部份的精液都灌进她的子宫里,其余的流在她的淫洞里,在他的肉棒的挤压下再从小穴里流了出来。

难姑满足地抱着双肩软瘫在床上,两片阴唇还在微微地张合着,淫液混合着精液慢慢地由她小穴深处泌出。

房内着香艳的一切看得张无忌目瞪口呆,虽然他以前也常偷窥别人做爱,但这样的场景毕竟已经有两年多没看到了,此刻偷窥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禁啧啧称奇。

这时,突然从里边传来了胡青牛的声音:“是无忌吗?进来吧,不要再躲在外边了!”张无忌听到这话,不禁心里一惊,暗想:怎么被胡青牛给发现了,这可怎么是好?心里不由得十分紧张,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

原来,胡青牛和难姑做爱自然十分专注,等到做完了,凭他胡青牛的功力,屋外躲着个人怎能发现不了?当无忌进去的时候,那个难姑已将棉被裹在身上,胡青牛还光着上身,正在穿裤子。

张无忌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等着胡青牛发落。他原本以为胡青牛要好好责怪他一番,但胡青牛却温和地对他说到:“无忌呀,刚才你在门外也呆了那么长时间了,想必里边的情景你都看到了吧?”张无忌知道无法抵赖,于是便点点头。

胡青牛接着说道:“这个女人是我的老婆,名叫王难姑,我们原本是同门师兄妹,后来相爱,都加入明教。她学的使用毒,我学的是行医,但她个性倔强,老想胜我一筹,于是便给别人下奇毒,等那人来找我医治,我费了很大的劲将那人医好,难姑却以为我故意和她作对,便到处给人下毒,我治得越多,我们夫妻感情越坏,最后,我明白过来了,所以不在为明教以外的人医治,因为我知道她不会给明教中人下毒的。”

“后来,来了一位明教的大人物,是个女子,她和她的丈夫都中了毒,要求我给医治,虽然他们的毒非难姑所下,但我已经发誓不治明教外人,而她丈夫非明教中人,于是我便拒绝为她丈夫医治,她的丈夫后来死了,她临走前说将来一定要为夫报仇。这两天来的那个姓纪的女子,她的伤应该是出自那个人之手,看来我的命不久已,难姑她过去和我不合,便离开了我,现在听说我出事了,便赶了回来,准备再和我温存之后,就一起共赴黄泉!”张无忌听了胡青牛这番话,不禁惊呆了,没想到胡青牛竟然还有这么一段经历,也从内心谅解了他不肯为自己医治的苦衷。

胡青牛又说道:“无忌,这两年来我潜心研究你的病情,但没有什么收获,很是对不起你,我们不久便要死了,现在我把我一生用医的秘诀都写在这本《医经》之中,希望你能自己研究,或许有什么发现,能医好你的病!我们死后,希望你能将我们合葬。”王难姑也将自己用毒的秘籍《毒经》赠与张无忌,于是便拿出两丸药,准备和胡青牛一起服下。

张无忌连忙说道:“两位前辈,且慢,我到有一条妙计。”说完,便又接着说:“你们的仇家如果来了看到你们已经死了,都埋进坟里了,想必也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不如你们假死,我为你们挖一座空坟,然后你们就隐居到别处,然后隐姓埋名,过你们幸福的生活不是更好吗?”胡青牛和王难姑听到无忌这办法的确不错,便都答应了,于是当夜便把坟挖好,里边放了两具空棺材,便将土埋上,并像模像样地立了两个墓碑,而胡青牛夫妻自然连夜逃走,临走前,告诉张无忌他们的仇家是金花婆婆。

第二天一早,纪晓芙刚起来,便间屋子里没人,走了出去,看见无忌正在两堆坟前哭泣,忙去问怎么回事?无忌便说,胡青牛夫妇夜里服毒自杀身亡,自己已经将他们埋了。

纪晓芙听了也信以为真,也在胡青牛夫妇墓前叩拜一番。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果然,一个苍老的老太婆领着一个相貌美丽的小姑娘来到蝴蝶谷,一见到胡青牛夫妇不见,门外不远处却立着他们的墓碑,墓前还有一个少年在哭泣,便上前问道:“胡青牛死到哪里去了?”张无忌回答道:“胡青牛夫妇知道仇家要来,知道自己的命不久已,便服毒自杀身亡,三天前都过世了!”

那老太婆自然是金花婆婆,听到这话,哼道:“这胡青牛,真是个胆小鬼,怎么这么短命死了,本来我想亲手了解呢!”又看见张无忌便问道:“你是胡青牛什么人?”张无忌便自报家门,说自己是来求胡青牛看病的。

金花婆婆便贴近张无忌,把了把他的脉,惊奇的问道:“你是怎么中的玄冥寒毒?”张无忌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见他英俊文秀,讨人喜欢,却受了这不治之伤,连说:“可惜,可惜!”站在金花婆婆身旁的小姑娘一双美目瞧瞧婆婆,又瞧瞧张无忌,在两人的脸上转来转去。终于,金花婆婆叹了口气,说道:“幽冥之事,究属渺茫。死虽未必可怕,但凡人莫不有死,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能够多活一天,便多一天罢!”

张无忌自见到纪晓芙被金花婆婆伤得惨酷,又见胡青牛夫妇这般畏惧于她,甚至连逃走也无勇气,想象这金花婆婆定是个凶残绝伦的人物,但相见之下,却是大谬不然。

这时,金花婆婆柔声道:“乖孩子,好孩儿,你将谢逊的所在说出来,婆婆会医好你的寒毒,再传你一身天下无敌的功夫。”张无忌昂然道:“我父母宁可性命不要,也不肯泄露朋友的行藏。金花婆婆,你瞧我是出卖父母之人么?”那小姑娘向他使个眼色,说道:“你就说给婆婆吧!”张无忌哼了一声,道:“她杀了我,我也不说。”那小姑娘的眉头一皱,嗔道:“你这人不听话,我不理你啦。”

说着转过了身子,却又偷偷用眼角觑他动静。金花婆婆微笑道:“阿离,你独个儿在岛上,没小伴儿,寂寞得紧。咱们把这娃娃抓了去,叫他服侍你,好不好?就只他这般驴子脾气,太过倔强,不大听话。”

那小姑娘长眉一轩,拍手笑道:“好极啦,咱们便抓了他去。他不听话,婆婆不会想法儿整治他么?”张无忌听她二人一问一答,心下大急,金花婆婆当场将他杀死,也就算了,倘若将自己抓到甚么岛上,死不死、活不活的受她二人折磨,可比甚么都难受了,便突然转身,拔足便奔,那知只跨出一步,金花婆婆已挡在他面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