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成人版 第十一回 少妇纪晓芙

纪晓芙见张无忌带不悔出去玩了,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养病,不由自主地就想到自己生命中的那个唯一的男人--杨逍。

想当初,纪晓芙正值十八岁少女,是一个貌美如花的青春少女,许多男人都看上了她,想娶她为妻。最后,还是武当派的殷梨庭殷六侠会讨好自己的师父灭绝师太,于是灭绝师太便答应把纪晓芙嫁给殷梨庭。纪晓芙虽然不是很喜欢殷梨庭,但师父既然已经答应的婚事,岂容反悔,再说了,虽然殷梨庭看上去人有点木纳迂腐,但是也算是个英俊少年,殷六侠的大名在武林上也算是响当当的,所以纪晓芙便对这桩婚事也没有什么异议。

本来,婚期已经定了,这桩婚事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可是就在婚礼前一个月,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这件事也改变了纪晓芙的一生。

事情就发生那年春天,距自己的婚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师父灭绝师太派纪晓芙去追查天鹰教的行踪,旨在寻找谢逊下落。纪晓芙四处追查,总算是有些眉目,那一段时间,她一直秘密跟踪天鹰教的人。

一天,她在天鹰教所在的山寨下守侯,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突然,她发现有个人从山上滚了下来,走进一看,原来是一个中年男子,身上多处受伤,满身是血,已经神志不清。

纪晓芙本性善良,再加上这人是从天鹰山逃命下来的,看来是天鹰教对头,说不定对自己调查天鹰教的事大有帮助,所以便带着这个人,离开了天鹰山。

纪晓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废弃的茅草屋,将那人安置好后,便到附近的镇上买些药材、食物和一身男子的新衣服回来。她烧好了一锅开水,准备给那人清洗完伤口后把药敷上。

她先为那个人擦脸,由于打斗并且从山上滚了下来,满是血渍和尘土,她轻轻的擦拭着,等她擦干净后,那人的容貌也就清晰可见了。纪晓芙刹那人望去,这是一张陌生的脸,她以前从未见过,但她同时也发现,这又是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庞,那个人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嘴唇棱角分明,看上去绝对属于那种万人迷的脸。纪晓芙不禁心中暗想,这个人长得可真帅呀,简直跟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一模一样。想到这里她不禁脸一红,便准备给那人擦洗身上的伤口。

但当她准备给那人解开衣服清洗时,突然想到对方是一名男子,所谓男女授受不亲,本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经有伤风化,现在再脱衣解带,岂不是道德败坏。但她又一想,现在情况特殊,如果自己不给那人清洗伤口敷药,伤口一旦感染,他很容易死去,再说了,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反正也没人,不会有人看见,救人要紧,这些凡俗礼节就暂时不管了吧!想到这里,纪晓芙便放下思想包袱,解开那人破烂不堪的衣服。她先是将那个人的上衣全部解开,她取出自己买回来的纱布,沾上水,轻轻地在那个人的上身擦拭着。

渐渐地,那个人的上身经过擦洗已经干净很多,身上的肌肉和线条也清晰鲜露在纪晓芙眼前,纪晓芙不禁脸色变红、心跳加快,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成年男子赤裸的上身,而且是这样近的距离。那男性赤裸的身体和发达的肌肉令她看得有些惊呆,这是完全是一种吸引女子的阳刚之美。

纪晓芙觉得有些惭愧,她不应该这样大胆地盯着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体看。于是,她赶紧把药擦上,便给那个人换上新上衣。

这下,该给那个人擦洗下身的伤口,这便让纪晓芙更不好意思了,自己一个清白姑娘怎么能随便就脱男人的裤子呢?但她看到那男子昏迷不醒,想到了救人要紧,便也不顾那么多了,脱掉了那男子的裤子和鞋袜,只留下一个内裤没有脱下来。

她换了一盆水,便开始为那男子擦洗双腿和双脚,不一会,就擦得干干净净了。

最后,就只剩下内裤里没有清洗,她本来没有打算连里边也清洗了,因为毕竟男女有别,她知道那内裤里边有自己从未见过也不该看见的东西。但当她看见从内裤中不停地渗出血时,不禁心生恻隐之心,再看看他仍昏迷不醒,暗想自己今天这样为这个陌生男子擦洗身体,并且看见了他的身体,已经做错了,如果被人发现,自己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反正已经做了那么多了,不如好事做到底,给他洗完算了。

于是,她又推了推那男子,确认他仍昏迷不醒后,便又换了一盆水,走到他跟前,闭上眼睛,轻轻地脱去那男子的内裤。细嫩白净的手拿着纱布,便探着手朝那男子的下身擦去。

由于她是闭着眼睛的,所以纱布老是擦不到伤口上,甚至她现在连伤口在哪一块都没弄清楚。最后,她干脆睁开眼睛,朝那男子的下身望去。

这一看,令她顿时惊呆了,她看到了那男子的鸡巴,这可是她第一次看见男人的鸡巴,竟然是这个样子,真大,又粗又黑,紫红的龟头显得那样的猛。啊,这就是男人的那东西。怎么这么大?她马上又想到了自己马上要完婚了,不知道殷梨庭的鸡巴是不是也有这么大,完婚以后是不是自己每天都要被殷梨庭压在床上,被他的鸡巴插入。

纪晓芙虽然是一个处女,对性事不太懂,但她也听过师姐们有时在议论,说结婚以后就是要被丈夫的那东西插,还说男人的鸡巴越大,插到女人那里便越舒服。

纪晓芙此刻痴痴地看着那男子的鸡巴,不禁好奇,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抚摸那根粗大的鸡巴。她觉得那根鸡巴火辣辣的,十分烫手,刚摸了几下,突然发现那根鸡巴胀硬起来了,她赶紧松手,只见此刻那黑黑的阴茎,粗得像一个小孩的手臂一样,没有包皮的龟头像鸡蛋一样的,紫紫的发着亮,下面的阴囊一晃一晃的,清楚的看见里面的那两个蛋蛋的抖动。

她何曾见过这种局面,顿时不知该怎么办好,吓得跑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她才进来,发现那鸡巴已经恢复平静,连忙专心地把那男子的下边擦洗干净,并在伤口上敷上药。便给他把新的裤子换上,临穿裤子前,她仍忍不住,偷偷地再看了一眼那男子的鸡巴。

当晚,她就和那男子在那间茅草屋里睡着,自然是那男子睡在一张草席,而她睡在另一张草席。这一夜,她迟迟不能入睡,一来,有个男子在自己身旁睡,怎么能睡得安心,二来,白天的那一幕现在仍深深留在她的脑海里,那男子赤裸的身体和发达的肌肉组合下的完美体型,再配上那张俊美的脸,尤其是跨间的那根大鸡巴,总是浮现在眼前,令她浮想联翩。

第二天一早,她一起来便发现那个男子不见了,心中顿时着急,心想:昨天还昏迷不醒,怎么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了?看来,那男子武功炒饭,要不然怎么会恢复得这么快!她正在疑惑不解,突然发现那男子又回来了,他见她起来了,便问道:“昨天是你救得我吗?”纪晓芙见那男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心中感到十分惊奇,便点点头说:“是呀!”

那男子突然逼近纪晓芙,问道:“那我这件衣服也是你给我换的吧?”纪晓芙有点害羞地点点头说道:“是呀,昨天我见你倒在天鹰山脚,便带你来到这里了,给你清洗并擦了药,没想到你恢复得这么快!”

那男子迷人地一笑,说道:“这么说,我的身体都被你看到了!”纪晓芙羞得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头着地说:“我--我是--没--没别的办法了-”

那男子见纪晓芙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待人温柔,心底又是那么善良,不禁喜欢上了眼前这个少女。

他显然是那种历经花丛,在女人堆里摸爬打滚过来的情圣,看着眼前这个清纯少女,觉得她比以往自己的那些女人都好,于是便说道:“我是明教光明左使杨逍,姑娘救我一命,我很是感激,我觉得自己喜欢上你了,不如你就嫁我为妻吧!”

纪晓芙一听对方是魔教中人,又出言轻薄,不禁十分生气,自己怎么救了个魔教的淫魔。便怒道:“原来你是魔教中人,算我看走眼了,咱们后悔无期!”

说完,便要走。

杨逍一听纪晓芙要走,而且言语间似乎看不起明教中人,于是有点恼怒,便一把拉住她,说道:“我看上你了,你便是我的女人,你那里也不能走!”纪晓芙见自己被拉住了,连忙反抗,但无奈自己武功不如对方,就被杨逍这样拽着。

杨逍见纪晓芙花容失色,十分迷人,不禁色心顿起,便一把搂住纪晓芙,在她的脸上狂吻起来。

纪晓芙顿时面色惨白,一边反抗,一边大声喊叫。

杨逍却感到十分有趣,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难征服的女人!”说完,便一把将纪晓芙推倒在地,骑坐在纪晓芙腰间,双手用力扒开她的上衣,扯掉她的肚兜,一对美丽的娇乳便呈现在他的眼前。

纪晓芙见杨逍意图要强奸自己,自然是要奋力反抗,但自己的身子被杨逍压得紧紧的,只好用一双粉拳砸向杨逍,嘴里还喊道:“你这个卑鄙的魔头,快放开我,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杨逍才不管她这些呢,继续将纪晓芙上身的衣服彻底拽开,扔到了一边,淫笑地说道:“你个不知好歹的丫头,不知有多少女人都希望能做我杨逍的女人,甚至希望能有一夜温存就很满足了,你怎么这么倔,你要知道,做我杨逍的女人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我的床上功夫是一流的,会让你如痴如醉的!”说完,便又去狂吻纪晓芙。

纪晓芙仍然挣扎不已,令杨逍觉得很刺激,因为这样才有一种征服感。

杨逍看着纪晓芙小巧而坚挺、又富弹性的乳房,早已心神难耐,便以左手握着她的左乳,不断揉弄,一面低下头,把她的整个右乳含在嘴中。可能由于经常习武,她的一双乳房弹性极佳,含在嘴中好吃极了,杨逍感到十分兴奋。

他的左手也没闲着,一阵大力一阵轻力的把玩着她的左乳,抽扯、挤压、抓玩她的乳房。纪晓芙的乳头还是浅粉红色的,从未被人玩弄过,如何受得这些刺激,乳头慢慢转硬,乳房也涨了起来,看着这些转变,令杨逍更为兴奋,嘴巴大力吸啜她的右乳,舌尖不停拨弄她的乳头,不时以牙齿咬扯,令纪晓芙又快乐又痛苦。

杨逍抬起头,改以双手大力狂揪她的双峰,纪晓芙立即露出痛苦的表情,他命她伸出舌头,随即将她的香舌吸入嘴中,和她舌战一番。他双手的攻击集中在纪晓芙幼嫩的乳头上,手指不停捏动,只见纪晓芙的乳头已硬直起来,他吸啜着纪晓芙的舌头,一面想着如何玩弄这个清纯少女,她应该还是个处女吧。

杨逍离开她的身体,脱下了她的长裙和衬裤,纪晓芙穿了一条素色的亵裤,这和他以前见到的女人大不一样,更因发起好奇心。他随即便把她的内裤脱掉,仔细观察她的阴部,纪晓芙的阴毛相对地少,如短草般围在她的阴唇边。

经过杨逍连番玩弄,纪晓芙虽然碍于少女的面子,仍然不从,但她心里却有一种渴望,她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觉得非常兴奋。纪晓芙的小穴口断断续续地流出透明的爱液,杨逍以舌尖轻舔,仔细品尝,她的淫水比较淡,味道不是太浓。

令杨逍很是激动,便大力吸啜起来,双手则紧捉着纪晓芙的大腿,嘴巴却不停吸啜、饮用她的新鲜淫水,只痛得她声泪驱下。杨逍深深吸了一口,将满嘴的淫水又灌回纪晓芙的嘴内,强迫她全数喝下。

此时的纪晓芙已经被玩得意乱情迷,春心萌动,其实她心中对这个男人还是颇有好感的,他那么英俊帅气、体型完美、胯下的鸡巴大的惊人,深深地吸引着少女的心,此刻又被玩得情欲耸动,自然轻声呻吟,娇躯乱扭。

杨逍则脱下裤,大鸡巴早已急不及待地抬起头来,足足八寸长,劲道非凡。

他捉住自己的大鸡吧,便往纪晓芙的嘴里送去。纪晓芙此刻被弄得神志不清了,突然觉得嘴里被塞进了一根火辣辣的东西,睁眼一看,天哪,原来是那魔头的大鸡巴,她拼命地想将鸡巴吐出来,但杨逍抓住她的头,不停地套弄着,令她无可奈何。

硕大的鸡巴在她的小嘴哪里能够容纳,只塞到一半便顶在喉咙上,杨逍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两颗大蛋蛋上,命她一面抚摸自己的睾丸,一面吸啜他的阴茎,而他则在纪晓芙紧密热烫的小嘴内不停抽插,双手挤弄她的乳头。

纪晓芙本来是个冰清玉洁的少女,但此刻被挑起情欲,再说那杨逍本是做爱老手,手法地道,很会玩弄少女,加上纪晓芙在潜意识中出于好奇也想尝尝大鸡巴的滋味和摸摸男人的宝贝,于是便不自觉地配合起杨逍。

纪晓芙的口水沿着杨逍的鸡巴滴在地上,他火热的龟头不断撞击着纪晓芙柔软的香舌,他则享受着无尽的快感。杨逍很快便到达高潮顶峰,将阴茎狠狠插入纪晓芙的喉咙中,将八寸长的巨物完全插入她的小嘴内,无数的精液射进她的小嘴里,直接流入她的肚子里。精液的气味令纪晓芙伏在地上不停呕吐,但却吐不出咽进肚里的大量精浆。

杨逍将纪晓芙推倒,命她像狗只一般伏着,自己则绕到她的身后,将她的大腿分开,以舌头舔她的大阴唇。由于他不停地玩弄,纪晓芙的阴部仍不断流出爱液,他轻易的便将一节手指插进纪晓芙的阴道内,不停刺激着她的阴核,那淫水不停地从小穴中流出,弄得到处都是湿湿的。

杨逍半跪地上,将纪晓芙的双腿分开,然后托着她的臀股,将她的下身放在自己的身上,那根大鸡巴抵在她的阴道口,龟头不断地在她的小穴口磨擦。纪晓芙知道自己就快要被破处了,将要失去处女的现实还是令她不能接受的,于是她便拼命反抗。

杨逍不管这些,用右手紧按她的嘴巴,左手则抓着她的左乳不放,嘴巴则狠狠的咬着纪晓芙右乳,将她压得动弹不得,破处的时候到了,杨逍深吸一口气,随即全力一顶,八寸长的鸡巴大半根插进了纪晓芙的阴道内,轻易的插破了纪晓芙保存了十八年的处女膜,看到处女血不断从阴道口滴出,杨逍心里爽快极。

不愧是处女,纪晓芙的阴道非常紧窄,肉壁紧紧夹着杨逍的鸡巴抵抗他的攻势,他先大力抽插,将阴茎插到纪晓芙的阴道尽头,然后以八浅二深之招式,一轻一重的撞击着她的子宫。破瓜的痛楚,早已令纪晓芙痛得不似人形,八寸长的巨大鸡巴强行在幼嫩的处女阴道里抽插,火热的龟头以钻穿她的子宫为目标。而纪晓芙的肉壁不停收缩挤压,刺激着杨逍阴茎,他将攻势加强,阴茎越插越快、越插越深、越插越狠,纪晓芙的下身也被撞得起伏不定。

杨逍便更为疯狂的不停抽插,纪晓芙的淫水混和着处女血洒了一地都是,纪晓芙已被杨逍操得死去活来。他将龟头插入她的子宫尽头,享受着连番快感。

“怎么样,刺激吧?我得鸡巴是不是很大?弄得你舒服吗?”杨逍一边干着纪晓芙,嘴里一边嘀咕道。

纪晓芙没有回答,嘴里只是不停地大声呻吟着。破除的痛楚显然还没散去,但是夹杂着的做爱的快感伴随而来,令她苦乐兼半。

杨逍见她渐入佳境,便以龟头不断撞击纪晓芙的子宫,大力地抽插着,双手还不断地在她身双乱摸。

终于,杨逍感觉到纪晓芙的温热的阴精洒在自己的龟头上,于是便也把精液全数射进纪晓芙的子宫深处。

精液灌满子宫及阴道,多得倒流出来,量真的很多。纪晓芙则躺在地上失声哭了起来,处女之身被淫魔强暴夺去,身心的痛楚都很巨大,虽然她也获得了很大的快感,但一想到自己已非完壁之身,如何再去面对自己的未婚夫,便令纪晓芙心胆俱裂。

杨逍则满足地将龟头上残余的精液,纷纷抹在纪晓芙的乳房上,并用自己的龟头去挑逗她的乳头。

完事之后,杨逍没有了刚才的暴虐,反而温柔地爱抚着纪晓芙赤裸的身体,等她平静下来了,再帮她穿上衣服,然后轻吻着她说:“丫头,对不起,是因为我很想得到你,所以刚才对你那么粗鲁,你以后听我的话,做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待你的!”

纪晓芙被杨逍这温柔的言语打动了,但她一想到对方是魔教中人,而且还奸污了自己,便很生气地将杨逍推开了,怒声说道:“你个大魔头,谁要做你的女人,快放我回去,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你别再做梦了!”

杨逍喜欢上了纪晓芙,哪里肯放她走,听说她有未婚夫了,便冷冷地说道:“你未婚夫是谁?”纪晓芙答道:“他就是武当派殷梨庭殷六侠,你对我这样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杨逍哈哈大笑说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那家伙,我连张老头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他!再说了,你嫁给那种木纳的人,你这辈子能幸福吗?你跟了我,我会让你幸福的,尤其是在床上!”纪晓芙才听不进去他这些话,还是不停地闹着。

杨逍有点烦了,于是便把她绑起来,嘴里还堵上布。

纪晓芙闹着闹着,也就没有气力闹了,于是杨逍便取出布,喂她吃饭,她开始不吃,但可能是饿了,或是想到吃饱了饭才有力气闹下去,便大口地吃起来。

之后的几天,纪晓芙一直被杨逍这么绑着。杨逍到了晚上则将她放开,将她扒光,然后干她,完事后再将她绑起来。

几天下来,他们试过了多种体位,口交、乳交、甚至肛交,纪晓芙渐渐体验到了性爱的美妙滋味,由开始的反抗被动,到现在的逐渐主动,她发觉自己已经喜欢上了性爱游戏,在她眼中杨逍也不再那么可恶,而是变得可爱,她甚至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地喜欢上了这个大魔头。

现在,杨逍刚一把纪晓芙松开,将自己的鸡巴送到她嘴边,她便毫不犹豫地一口便将大龟头含在嘴里,伸出舌头不断地舔弄吮吸,她已经喜欢上了精液的味道,甚至甘愿将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吞下。杨逍的大鸡巴插入纪晓芙的小穴后,她也能主动地套弄起来,嘴里淫词浪语也不断,动作也十分疯狂。总之,由于杨逍的细心调教,纪晓芙已经由一个清纯少女变成了一个淫娃荡妇。

两人呆了几天,渐渐生出感情。杨逍本来就喜欢纪晓芙,现在更加喜欢这个小骚货。纪晓芙的情况就比较复杂,其实她内心中早对杨逍有好感,但得知他是魔教中人,便心生厌恶,自己的处女贞操被他夺取,他成了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处女被开苞以后,都会有一种依赖心理,总是忘不了为自己开苞的那个男人,何况这个男人还长得那么帅,鸡巴又那么大,床上功夫又是一流的,这一切都深深吸引着她。

杨逍见纪晓芙已经被自己征服了,便为纪晓芙松开绑,让她能自由活动。纪晓芙见杨逍放开了自己,以为杨逍又要干那事,她心里此刻非但没有厌恶,反而却十分期待。

可是这次杨逍并未扒光她的衣服干她,而是温柔地对她说要她嫁给自己。

纪晓芙听到这话,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该怎么回答,其实她心里知道自己现在喜欢杨逍远远超过殷梨庭,但她是明门正派弟子,怎能和魔教中人来往,更不能嫁给他,再说了,自己已经有了婚约,怎能毁约?于是便说道:“杨大哥,我知道你喜欢我,但小女子今生无福享受,不能接受你的爱,我已经是有婚约的人了,你还是放我回去吧!”

杨逍自负自己历来阅女无数,怎么眼前这个小妮子这么不听话,但他觉得自己再这样逼她,也与事无补。自己是很喜欢她的,既然她认为和那个殷六侠会幸福,那为了她的幸福,不如就放她回去吧!于是,第二天,杨逍便亲自送纪晓芙回峨眉山,一直把她送到山脚,又目送她上了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