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之戰(二)蓮香三俠

二)莲香三侠
***********************************
不好意思,在看文之前麻烦先听紫屋的几句废话:首先,《林中之战》这篇
作品,主要是消遣的意味比较多,剧情方面比较没什么著墨,与其说这是篇小说,
各位不如拿它当作短篇集来看会好一点吧!某些(好啦!大部份)不尽合理的地
方,请稍稍原谅作者。
第二,我也想贴到「风月大陆」去呀!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紫屋魔恋这名
字就是注册不上去,还会撞名。呜呜呜……Andthen,我好想看到多一点
回应喔,尤其是对内容的评断和意见,多多益善。谢谢!
***********************************
这林子果然不小,怪不得妙色公子会拚命逃到这里面,这淫贼可真会跑,害
得她难尽全功!旷青凤咬著牙,手中的长剑不住挥劈著,在她身后已是一整条路
的残枝落叶,看得她身后的两位女侠不住摇头。这三妹的武功剑法虽在天莲门下
出类拔萃,但耐不住性子这毛病始终改不掉,光是昨天耐著性子伏袭,在妙色公
子臂上刺了一剑,对旷青凤而言都已经是难以想像的有耐性了。
「好了,三妹,有点耐心吧!那贼子中你一剑,深可见骨,至少有半个月没
法子动手,加上丐帮的大军围在林外,包保那贼子逃不了,这半个月足够我们将
这林子翻过来找,你就别对这些小树动气了,是你的功绝对跑不掉。」莲香三侠
中的大姐旷如霜微微地笑著,拍了拍旷青凤的肩。
「功?哪轮得到我啊!」气得半嘟著嘴儿。虽是武功甚高,身材更是火辣出
众,但旷青凤现下的样子只像个忸怩的小姑娘:「那时要不是『彩云飞』伍姐姐
先用她的绝世轻功分开了那恶贼的注意力,光凭我那一剑还未必能奏功,你们当
我一点都不知道吗?」
正说之间,旷青凤突地表情一敛,孩子般惹笑的模样如汤沐雪,一时全消,
化之而起的是武功高手的神态,眼光炯炯地射向林荫深处。只比她晚得一瞬,旷
如霜和旷玉仙也发觉了,林荫中那一闪而逝的白影,若不是妙色公子托大,还穿
著那身染血白衣,要在这幽暗的林中发觉他,可真是极不容易呢!
打了个眼色,旷玉仙和旷青凤隐住了身形,似缓实快地分边向方才白衣掠过
处包抄过去,旷如霜则是闪身向后,不带一丝风声地溜向林间道路上去。虽然同
是侠义道中人,但女孩子们的好胜心未必输给须眉男子,早在集合要对妙色公子
动手之前,就暗地里较量过了,在众侠女之中,以「彩云飞」伍彩云的功力最高,
丁岚兰稍逊她一点点,但丐帮世传精巧无比的打狗棒法,足以和伍彩云的「彩云
飘」剑法各擅胜场;其次则是飞鹰双姝的联手鹰击,莲香三侠的功力虽在朱颜四
香之上,但较之精通联气合击之法的飞鹰双姝,差得可就远了。
旷青凤虽是自负,但旷如霜久历江湖,阅历非是一般,早知道妙色公子虽伤
得不轻,但要留下他一条命,还是得众人合力才行。早在进林之前,她就和颜香
萍约好,一旦发觉敌踪,便留下暗记,好将妙色公子的退路彻底堵死,看这重伤
者还能走到哪里去?
旷如霜怎么也没想到,才刚退到道路上头,背心突地一麻,随即尖被捏,
在旷如霜张嘴欲喊的当儿,一颗泛著香气的丹丸已落入了她口中,制住她的那人
立刻合上了她的嘴,手心在她下颔处微一搓揉,旷如霜只觉那丹丸入口即化,一
股清甜滑入喉中,登时全身发热,一缕情丝从丹田处涌起上升。
腹中怪药作祟,一向清冷自持、对男子从不假辞色的旷如霜,立刻便是情兴
如火,软瘫在男人怀中,欲念一发不可收拾,明知自己是落入了妙色公子这淫贼
手中,竟也全无挣扎,反而任凭他轻解罗衫。魔手滑入衣中,迅速而温柔地除去
旷如霜的胸衣,带著热力的掌心火热地熨烫著旷如霜从未给男人这样轻薄过的双
峰,难以想像的快感登时令旷如霜酥软了。
「你……你怎么知道……知道我会出来……」
明知妙色公子布下了陷阱来分开莲香三侠,好对落单的自己下手,旷如霜却
是怎么也不明白,他如何能未卜先知,将自己三人的行动料得明明白白?
吻上了旷如霜红润的樱唇,在她毫不反抗的樱唇轻启下,舌头长驱直入,妙
色公子尽展舌技,吻得旷如霜缱绻情浓,甜美的小香舌稚嫩地反应著,双手更是
一刻不闲地为旷如霜解除束缚。等到妙色公子离开了旷如霜的樱唇,转攻她粉颈
之时,这高洁侠女已是一丝不挂,欲火难耐地在他怀中扭动著,俏眼似启似闭、
玉峰蓓蕾晕红,早已不胜药力摧残。
妙色公子知道,这「阴火丹」是他手中媚药里最为速效的一种,只要一丸,
女子至阴之体便要欲火焚身,再贞烈的女儿家也会变成淫娃荡妇,此刻赤裸的旷
如霜渴望的正是男人的阳精滋润,以肉棒尽情地将她淫玩侵犯,若有人救她反会
被怪不解风情呢!
「朱颜四香已经先你一步尝到美妙奇趣,从女孩子变成了女人,加上我的床
笫功夫,现在再乖也没有了,你道颜香萍岂有不把你们的虚实尽情倾吐之理?」
也不知旷如霜到底听懂了没有,妙色公子迅速地将她抱起,右手扛起她滑著
淫露的湿滑玉腿,只见他腰一挺,一股充实感登时涨裂了旷如霜的穴儿,旷如霜
似爽又似痛地娇吟了一声,窄窄的嫩穴儿紧紧包著他那肉棒,纤纤玉指抓著他的
肩头,妖冶地挺送著嫩穴,随著他的火热冲击,尽情地献上自己的贞洁胴体,享
受那性爱奇趣。
蓬门初开的穴儿虽是又窄又小,但在阴火丹的药力冲击之下,旷如霜的情欲
已被彻底诱发,湿滑的淫水泄洪般奔腾,加上破瓜的处女血润著穴儿,使得他的
抽送更加便利;加上妙色公子的肉棒勇壮粗长,技巧又高明,每一下都重重地顶
到了穴心,钻得旷如霜越泄越酥、越流越多。
此刻的旷如霜完全被欲火占据了神智,只知顺著他的动作,激烈而诱惑地扭
挺迎送,让他的火热肉棒恣意侵犯她嫩穴里的每一寸,好让她泄得更舒服、更畅
快,若不是妙色公子怕她的呻吟声太高,让旷玉仙和旷青凤起了警觉,先封了她
哑穴,只怕旷如霜的浪声早大到全森林都听得到了。
在一阵畅快的哆嗦之中,旷如霜浑身一颤,随著阴火丹的药力舒泄,处女元
阴痛快泄出,给妙色公子吸得乾乾净净,直到此刻她才似回过了神来,偏偏瘫软
的胴体似是要融化一般,连根指头也动不了,即使哑穴被解也叫不出声来,更别
说是离开这弄得她飘飘欲仙的男人怀抱了。
「你……你这恶魔……」
「泄得可舒服吗?」
「你……」真的很想生气,偏偏在他怀中的肉体还沉醉著,他又不安份地摩
挲著她,弄得旷如霜心猿意马,更何况她已经被征服过了,软化了的身心又怎能
抗拒他的侵犯?羞红了脸蛋儿,旷如霜终於放弃了最后一线的反抗,轻轻地点了
头:「舒服……舒服极了……霜儿……霜儿泄得好……好畅快哩!」
身子微微一动,旷如霜登时全身都羞若红霞,弄得她整个人都似脱力了,爽
到了极点,妙色公子的肉棒却还是硬硬地插著她,全没有半点要软化的迹象,一
副还可随时再来的样儿。
「好……好公子……」旷如霜羞得全身发烫,偏偏又不愿不说,明知他最爱
看自己这样受窘的样儿,箭在弦上的肉棒正等著这贞洁侠女首肯之后,再次将她
玩弄,刚失身的少女仍是只得降服:「在霜儿身上……好好发泄吧……」
「你现在可吃不消呢!」妙色公子笑著吻了她,明知天莲门来自南方,狻受
边族风情薰陶,莲香三侠没有中原女子的虚矫,只要让她尝到了男女交合的美妙
滋味,包保她们投降,但他可没有想到,才玩了她一次,竟然就让旷如霜如此悦
服:「不过我更喜欢这样。我们先回到朱颜四香那儿去,让我边走边干霜儿,保
证到她们那儿时,霜儿已经泄得人事不知了。」
一声轻吟,旷如霜已搂紧了他,随著妙色公子急行缓步,肉棒一下又一下地
蹂躏著旷如霜甫开的穴心,爽得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有软语呻吟,恨不得将
全身的感觉都诉予他知道:「让玉仙和青凤也破了身吧!这么棒……你玩死如霜
了……哎……哎呀……好公子……如霜爱……啊……如霜爱死你了……」
「怎么会……」和妹妹左右包抄,却还是没能逮到妙色公子,旷玉仙已隐隐
觉得不对劲,以妙色公子的伤势而言,方才一掠而过的身法是太快了点,难不成
他已伤愈了?旷玉仙摇了摇头,一击不中的她,本想先退回去和大姊会合,再想
办法,可是旷青凤好不容易找到了敌踪,却不甘如此放手,非得要追下去不可,
旷玉仙拿她没法,又知道旷青凤武功虽在莲香三侠中最高,但江湖经验最差,若
是妙色公子使下阴谋诡计,她孤身一人难免上当,还不如大姊旷如霜令人放心,
不得已之下旷玉仙只好陪著旷青凤继续搜人了。全心追敌的旷家二女却不知道,
此刻旷如霜已经被妙色公子开了苞,正在男性的冲击中被他玩弄得人事不知呢!
不知道又找了多久,连旷青凤都已经开始丧气了,眼见天色将晚,旷玉仙忙
带著她出了树丛,走到了月光之下,准备扎营休息,明知不该在夜里追敌的旷青
凤满心不愿,却也只得乖乖照办。
才刚走出树丛两女便怔住了,她们正苦苦追杀的妙色公子,正斜倚在树上,
左手支颐,似笑非笑地看著两女,身上早换过了一件衣裳,光从那好整以暇的样
儿看来,旷玉仙就知道,妙色公子已经伤愈,只怕功力也已经恢复,光凭自己两
人,要对付他实在有些吃力。
「你这恶贼,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嚣张?我霜姐立刻便到,等她一来,看你可
逃得出我天莲剑阵?」听得旷青凤此语,旷玉仙不由得点头,这小妹子看来可长
进多了,竟懂得虚张声势,这下为了不陷入天莲剑阵的威力之中,妙色公子若不
是逃之夭夭,就非得先行出手不可,但以二女的功力,就算难胜,妙色公子要制
住她们也要在两百招后,那时兵刃交响,散在森林各处的众侠女必能过来协助,
大姊旷如霜距离最近,应该就是第一个到的,到时候展开天莲剑阵,看这淫贼可
还逃得出去?
「旷如霜?她来得了吗?」妙色公子邪邪一笑,一直隐在身后的右手一抖,
一件鹅黄色的物事直飞了过来,旷青凤一手接住,仔细看了看,颜色登时大变:
「这……这不是大姊的裙子吗?你……」
一边警戒著妙色公子突然出手,旷玉仙别眼看去,果然是旷如霜穿著的鹅黄
色长裙,上头还沾著几丝血迹,似是被水泡过般微晕了开来。只见旷青凤又惊又
气,探去嗅时才发觉,上头的血腥气不重,倒是有股异味,是女儿家极少嗅到
的,一股不祥的感觉登时涌上了旷青凤心头。
「我可没有伤她,妙色公子是最怜香惜玉的了,」妙色公子邪邪地笑著,彷
佛旷玉仙和旷青凤已在劫难逃了:「只是小生最看不得美女,少说要一结合体之
缘,如霜小姐既落在我手里,自然不会例外。此刻如霜小姐鲜花盛放,正等著姊
妹们同雨露、大衾同欢,共享那欲仙欲死的好滋味呢!」
冷哼一声,旷玉仙再也忍耐不住,竟比旷青凤还抢先出手,长剑如电穿云,
刺向妙色公子右腿。天莲剑阵虽少了旷如霜一环,但至少还有旷青凤在,当旷玉
仙一出手,旷青凤长剑便会后发先至,点点寒星洒向妙色公子上半身。
这「天莲初放」乃是天莲剑阵起手的第一路阵法,若旷如霜在,有她和旷青
凤前后夹攻,光护著上半身的前后便可教妙色公子自顾不暇,更难顾到旷玉仙这
不带风声的一剑了。虽是听说大姊旷如霜遭了淫贼毒手,旷玉仙心中难免忧急,
但她仍没忘记要留下妙色公子的使命,这一剑若著得实了,保证妙色公子轻功难
展,哪儿都不能去,何况他重伤初愈,移动未必便捷,这一招绝难避过。
就在剑尖距妙色公子不过半尺之№,眼前的妙色公子突地不见,当旷玉仙惊
觉之时,闪到她右侧的妙色公子袖子在旷玉仙腕上轻轻一拂,旷玉仙只觉纤手虂
软,长剑登时脱手,同时身子一麻,妙色公子一指已点中了她胸前神封穴,双手
一抱,便将无法抗拒的旷玉仙搂在怀中轻薄起来,此时旷玉仙的长剑才刚落到地
下。
心中大惊之下,旷玉仙顾不得挣扎,忙向旷青凤看去,只见此刻旷青凤软倒
在草地上,双手紧压著小腹,双颊绯红,呼息重浊,显是已著了道儿,她似是已
准备好出手,但才冲得几步便软了下去。旷玉仙转念之间已经明白了大概:方才
妙色公子将旷如霜的裙子抛给了旷青凤,旷青凤不只抓住了裙子,还凑闻嗅,
想必是妙色公子在裙上下了药。
没动手还好,而当旷青凤要配合旷玉仙出手时,随著内力流转,药力散发全
身,加上旷青凤甫听得旷如霜失身,气急之下内力运转不定,难以压制,体内药
力登时爆发出来,此刻的旷青凤想必正承受著春药的强烈煎熬吧?但旷玉仙已没
法子帮她了,此时妙色公子的魔手正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揉抹挑之间,旷玉仙
的衣裳件件滑落地上,处女春情反随著她的逐渐赤裸而升高。
随著旷玉仙已忍不住甜美呻吟,游遍了旷玉仙全身的魔手也转变了方式,时
轻时重地揉捏著旷玉仙鼓胀的双乳,同时吻如雨下,在旷玉仙的后颈上不住轻啄
重吮著。那是妙色公子抚爱下发觉的性感带,只是平时轻触便足以让旷玉仙心悸
不已,何况现在被这经验丰富的淫贼施展手段尽情刺激?加上妙色公子火热的掌
心熨贴在旷玉仙平滑细柔的腹上,掌心的热度似正烘烤著旷玉仙丹田处炽烈的欲
焰,春心荡漾的旷玉仙虽然不愿意,但不知何时她已软化了,赤裸裸地趴伏在散
乱的衣裳上,羞答答地将玉腿张开,娇滴滴地渴求著妙色公子的侵犯。
微微侧首,让妙色公子品尝她娇艳欲滴的樱唇,旷玉仙任满头青丝瀑布般地
洒了下来,媚目半启的眼中倒在地上的旷青凤已是媚目如丝,双手早情不自禁地
在身上拨弄抚爱,一身衣裳早被她自己剥成了半裸,尽显袅娜风情。情迷意乱的
旷玉仙已经放弃了反抗,她知道姊妹三人全逃不过,旷如霜已经破了身子,而接
下来她和旷青凤今夜都将和妙色公子结下合体之缘,尽享云雨之欢。
但旷玉仙仍有一丝理智,她知道自己不过是被妙色公子的手段诱发了肉体的
渴望,春情难抑,渴望著男人侵犯而已;但旷青凤却是中了春药,被药力霸道地
引发处子的渴望,若旷青凤不先在肉体上满足,让毒性在体内郁积,只怕对身子
有损。
「先……先弄青凤妹子吧……她已经……已经中了毒……不先解不行……公
子……旷玉仙会乖乖的,不逃也不反抗……你想怎么玩都行……求你先玩了青凤
吧!」「那可不行,」松开了旷玉仙的樱唇,温柔地吻著她嫣红的嫩颊,除了继
续在旷玉仙的乳上揉搓抚捏外,另一手更是急色地滑入了旷玉仙的股间,勾挑著
她放肆的津液,看著这少女在情火难熬下还拚命地保持清醒,那媚样真令人怜爱:
「她刺了我一剑,伤得不轻,所以我要好好折磨她一会。玉仙小姐你放心,我对
她下的春药不带毒性,只熬这一会还不致让她内阴自焚,你就安安心心地和我乐
上一乐,我保证在你爽昏了之后,还你一个活跳跳的妹子。」
「真……真的……」真的会让我爽到昏吗?其实旷玉仙想问的是这一句,只
是实在问不出口,但在他怀中娇嫩的胴体反应,早已将她的心意暴露了出来。转
过身来,四肢八爪鱼般地搂上了他,旷玉仙再顾不得一点丁态和羞耻了,在她软
语呻吟、甜美求饶之中,妙色公子那肉棒已温柔而不失勇猛地占有了她,缓缓地
探入了旷玉仙胴体的最深处。那火烫的顶端似带著电一般,灼的旷玉仙虽是痛的
整个人都似麻了,却又给那美妙的快感流遍全身,呻吟的美妙极了。
将旷玉仙压在散乱的衣服上,妙色公子一边紧压著她,享受这柔软的处女胴
体稚嫩的扭摇,一边慢慢地抽送起来,一点一点地让旷玉仙散乱的黄衫滴上了她
珍贵的血迹,在让旷玉仙娇羞地承受的同时,也享用著这貌美处女的窄紧穴儿。
旷玉仙含苞初破,偏就遇上了这欲海高人,任他在身上柔情似水又热情如火
地挑弄著,加上还有妹妹旷青凤在一旁看著,教旷玉仙怎承受得起?在害羞和酥
爽之中,旷玉仙逐渐失神了,妙色公子每下都让她爽得如同登仙一般,全身毛孔
都似在欢唱著、享受著那欲仙欲死的感觉,美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