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之戰 (三)飛鷹雙姝

(三)飞鹰双姝
「淇妹妹,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不是很清楚,」被叫做淇妹妹的女子将手张在耳后,那怪异的声音似是从
很远处传来,即使以她的功力也没法听得清楚。
「玉姐姐你呢?」
「我也不行,」苦笑了一下,一身黑衣劲装的少女握起了另一人的手,将内
力联通,耳目倍显灵敏,「我们一起听听看吧!」
不仔细听还好,一听得清楚两女不禁面红耳赤,偏不知是为了什么舍不得不
听,风中轻微的声音似是女子的呻吟声,却又不像是受伤的惨哼,叶淇没听过这
种声音,只是情不自禁的脸红;另一边的邢烟玉可就惨了,她阅历较丰,这种男
女欢好的声音可瞒不过她,偏偏她想松手叶淇却不肯,加上女子的呻吟声愈来愈
甜美曼妙,好似正享受着男女欢好的妙趣,惹得她也情迷意乱起来。那对男女也
真是怪人,一开始干就不知休息似的,愈干愈是快活,而且声音愈来愈美妙,只
是听了脸红的叶淇还不觉得,邢烟玉意乱情迷之间,竟感觉到嫩穴内一股津液外
泄,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裙内已经濡湿了,双腿也似是灌了醋般,愈来愈软,强撑
着才不至於当场在淇妹妹面前出丑。
也不知听了有多久,叶淇似是浑身一震,陡地放开了手,邢烟玉身子一晃,
赶忙扶着身边的一棵树,此刻的她已感觉到好大一滩津液从体内滑出,软黏地沾
在大腿上,偏偏淇妹妹在旁,又不好拂拭,那感觉可真难过极了。
「玉姐姐,那…那是什么声音?听来怪难受的。」
「那…那是…」将脸儿隐在树影之中,不让她看到自己的脸红,真不知道该
怎么跟淇妹妹说明,加上那声音诱的她体内似有股火奔腾着,邢烟玉真的好想找
个地方躲起来。正当邢烟玉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儿,那声音似是又飘了起来,而且
像是愈来愈近,叶淇看玉姐姐始终不说,索性循声追了过去,「我自己去看看。」
不,不行啊!迟了片刻,邢烟玉这才想起,自己姐妹两人是进来对付淫贼的,
妙色公子虽是中剑在先,又被她两人联手劈了一掌,但算算日期,他躲入树林已
经是第四日了,就算受伤未癒,不能动手,要佈下陷阱却也是绰绰有余,加上他
受此重创,还能一路打打逃逃,躲到这儿来,对他不加小心可是不行的呢!邢烟
玉也不顾双腿间的难受了,忙追了上去,她姐妹两人精通联手合击之术,两人合
作时比起各自为战可要强得太多了。
邢烟玉才刚穿出树丛,挥手将面前那丝掩人耳目的薄雾拨去,眼前的景象让
她差点惊叫出声:一个赤裸裸的美女正软瘫地上,纤腰轻举、香汗轻泛、朱唇轻
启、眉泛桃花,任得在她身上的男人勇猛抽送,虽然看似娇慵乏力,口中那甜美
的呻吟声音却是丝毫不停,好像已经到了高潮前的那一刹那,连飞鹰双姝已经走
到附近了也不管,正全心全意地投入着,享受着高潮那强烈而美妙的感觉,在她
旁边瘫着另一位全身赤裸的美女,神态软媚纤柔,股间淫渍片片,想必是才刚被
男人征服过,还没能起得了身呢!
比邢烟玉早了半步过来,叶淇看得目瞪口呆,什么都忘了似的立在一旁,但
最教邢烟玉心惊的是,这狂欢恣乐的男女她都认得,那男子便是妙色公子,正被
他干的娇声淫叫的是莲香三侠的大姐旷如霜,一边软瘫的则是朱颜四香中最小的
颜香萍,两女的股间都已经没有落红的痕迹,想来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玩弄了,否
则以她们出众的侠女身份,怎可能这么投入的享受呢?
也不知爽了多久,旷如霜终於不行了,在娇媚入骨的一声轻吟中她软瘫了下
来,给尚未尽兴的妙色公子又抽送一阵,看似舒泄之后才离开了她,此刻的邢烟
玉才终於想到正事。「好…好恶贼,你把她们怎么了?」「怎么了?难道你还看
不出来?」妙色公子淫淫一笑,才刚射过的肉棒竟似又硬直起来,「小生已经『
享受』过她们了,而且这六七位美人儿在结了合体之缘,亲身感受到小生的实力
之后,就再也离不开我了,不然她们怎么会爽的那样淫声浪语,把双姝给诱过来
呢?」
看颜香萍和旷如霜那含羞带笑的表情,赤裸裸的胴体完全没有一点遮挡之意,
看来真如妙色公子所说,她们都已经着了这淫贼的道儿,将珍贵的处女身子丧在
他身上,其他几位姐妹们想必不免,邢烟玉知道不妙,看妙色公子得意洋洋的样
儿,他的伤创已经好了,光凭飞鹰双姝只怕奈何不了他。
正想招呼叶淇一起出手,先逃离险地再说,没想到邢烟玉才一动,全身似都
虚脱一般,再也提不起任何气力,心中陡地一惊,方才那股白烟…「看来化功散
的效力终於发作了,」妙色公子微微笑着,神态中无比骄傲,一幅两女已经是他
掌中玩物的样儿,「若不是佈下了这等好东西,我还不敢在你们两位面前玩的这
么欲仙欲死,这么痛快呢!不过也多亏两位小姐,否则小生还想不到这种玩法别
有意趣,以后可以多用用。」
妙色公子说到一半,表情陡地一紧,左手一圈,打下了邢烟玉射出的一支袖
箭。强抑着不去听妙色公子的淫荡言语,邢烟玉出手后滑到了叶淇身边,握住了
她的手,两女同心合意,立刻就将功力联了起来,无论中了什么药物,以她俩的
功力,都可以在短期之内压得药力不敢妄动。
似是爆炸般地弹了开来,邢烟玉一手指着妙色公子,樱唇轻启,却是一句话
也说不出来了,倒是妙色公子表情回复平常,慢慢走到摇摇欲坠的邢烟玉身边,
将她横抱了起来,一手顺便点了叶淇的穴道。
「小生的化功散当然不是普通的化功散,」妙色公子得意地笑着,一手贴上
邢烟玉的脸蛋儿,感觉她体内的那股火热,「别人的化功散是将内力化去,再也
积聚不起;但我的化功散呢?是把内力尽化欲火,功力愈高烧得愈快,若你两人
分别压制药力,或许还逃得开去,不过飞鹰双姝习於联手合击,我就让你们栽在
联手合击上头。」
手掌滑入了邢烟玉裙内,妙色公子正动着的手突地一窒,神情暧昧地看了邢
烟玉一眼,粉面含羞的邢烟玉别开了脸不敢看他,芳心却是不由自主地砰砰乱跳,
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了!
「原来…你已经这么湿了…是因为刚刚看得太舒服了吗?」
「不…不是…」听着妙色公子把声音放小,想来淇妹妹还听不到,邢烟玉也
放低了声音,这么羞人的事情竟然被他发现,被体内欲火烧的意乱情迷,邢烟玉
已经无法思考,只希望千万别被淇妹妹知道才好,「是之前…之前你…你…你动
香萍的时候…被你的声音害的…求求你…别让淇妹妹知道…烟玉什么都…什么都
听你的…」
听到妙色公子在耳边的低语,邢烟玉真羞的整个人都烫热了,但这么大的把
柄落在他手上,又怎容得邢烟玉说声不呢?一面百媚千娇、含羞带怯的脱着衣裳,
让从未被男人看过的处女胴体彻底暴露在他眼前,邢烟玉纤手轻举,微颤地捧起
妙色公子半软的肉棒,伸出娇小的香舌,稚嫩地吮吸起来。
也不知是化功散的效力,还是因为邢烟玉的胴体本身就比较敏感,随着妙色
公子的双手在她穴口的小蒂处拨弄,邢烟玉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不知何时起她
连身体都凑了上去,也不管穴道被封的叶淇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不只是樱唇吸
吮着他犹带淫汁的肉棒,还用她饱满的双峰轻夹着,让妙色公子逐渐硬挺的肉棒
在她的峰谷间滑动着,吸吮的动作虽还嫌生涩,却让人看得出来,邢烟玉此刻已
经是乐在其中了。
看到邢烟玉的脸蛋儿红润起来,眉梢眼角的那股风情媚态,显然这小姑娘已
经是欲火高烧,无法自抑地向肉欲投降了,妙色公子微微一笑,一摆手势,赤裸
裸的颜香萍和旷如霜已经一左一右地抱住了叶淇,顺着他原先教导的手段,慢慢
让叶淇衣裳散乱、欲火轻燃,不住娇哼轻吟,此刻的邢烟玉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又怎护得住淇妹妹呢?
「好,趴到树前面去,将屁股对着我。」芳心早已经臣服在肉欲之中的邢烟
玉扶住了树干,玉腿分开,将圆臀高高地挺出,又一股甜美的津液滑出了嫩穴。
真的是羞死人了,但在羞怯之中,却如妙色公子所说的,别有一番异样的快感,
逗的稚嫩娇羞的邢烟玉无法自己,一心渴望着向他献出自己,渴望着妙色公子尽
情蹂躏玩弄自己的处女娇躯。
用那火热的肉棒轻轻地碰触邢烟玉穴口处的两片嫩唇,缓慢而轻巧的磨磳着,
美妙的感觉让初触时浑身一震的邢烟玉发出了喘息声,不知不觉中她已经香汗淋
漓,被他抱住的屁股也已经濡湿了,一股混着空虚的快乐,熬的邢烟玉心火难耐。
似是还要让邢烟玉被欲火煎熬,妙色公子让手滑下邢烟玉沾着津液的暖滑双
乳,在她平滑的小腹上轻柔地滑动,慢慢来到她的腿间,轻柔地拨开了她的两片
嫩唇。被男人将自己下体如此剥开还是第一次,加上身子又是这么火热,登时令
邢烟玉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真是太有感觉了,全身上下都变得好敏锐,背后好
像电殛般整个麻了起来。
「玉妹妹,我要让你达到高潮…让你欲仙欲死…你是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
觉啊!」
「啊…嗯…」邢烟玉娇声应着,处女的娇羞令她想抗拒,但体内却有一股强
烈的冲动,要她彻底降服。「不要…请…请住手吧…我…好奇怪…啊…」手上放
轻了力量,让邢烟玉开始扭送纤腰,肉棒轻揩着邢烟玉滚滚流泉的嫩唇,妙色公
子突地腰上用力,大腿顶端狠狠抵紧了邢烟玉湿滑的屁股,肉棒彻底地进入了她,
只听邢烟玉一阵似爽带疼的叫喊,她的处女身子已经被他夺去了。
虽然是疼的撕心裂肺,但却有一股强烈的电流冲过邢烟玉的胴体,那股强流
一口气冲到了脑里,完完全全化去了邢烟玉的理性和羞耻,她的全身开始震动,
纤腰也扭送起来,嫩穴紧紧夹住他的肉棒,此刻的邢烟玉虽是痛的珠泪涟涟,却
也是舒服的媚笑出声,她本能地感到不能失去这达到绝顶快乐的机会,激烈地挺
动着腰,动作愈激烈就愈有感觉,刚破瓜的嫩穴虽然紧实,却已经不会疼痛,加
上妙色公子的手指头正时轻时重地爱抚着她的小蒂,害得邢烟玉不住轻扭,好让
小蒂能更重地揩擦着他的手指头。
看着邢烟玉快乐地动作着,妙色公子微微一笑,突地停止了动作,双手却用
力扣着邢烟玉的纤腰,让她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为…为什么…」回头看着故意
玩弄她的妙色公子,邢烟玉明知不该,却已经阻止不了自己,她的性欲已经像是
点了火一样,完全无法熄灭了。伏在邢烟玉背上,温柔地吻了她,「这样好吗,
玉妹妹?你的淇妹妹可在一旁看着喔!你虽然这么舒服,可被她看到的话,不太
好吧!」
「没…没关系…都到了这地步了,被谁看到都无所谓…」脸蛋儿也不知是被
羞意还是被欲望烧的通红,少女甜美的表情带着强烈的渴望,湿滑的纤腰在他手
中不住轻颤,渴望着扭摇抽送,此刻的邢烟玉再也不想从他手中逃出了,她只要
他的尽情蹂躏,任他将自己的清白身子玩弄个够,「求求你…快…快动…快干我…
啊…我…我受不了了…」
才听得妙色公子一声好,叶淇和邢烟玉同时「啊!」了出来,一个是看的心
惊胆跳,另一个则是被快感冲击下的强烈反应。重重地顶了几下,感觉她嫩穴里
吸吮的那么动情,知道邢烟玉已能够承受,也不怜惜她才刚开苞了,妙色公子的
抽动极其剧烈,干的邢烟玉全身不住震动,香汗尽情挥洒,穴口的嫩唇被插的翻
了出来又被挤回去,愈插愈是红润媚人,连落红都被插的不住外泄,再加上妙色
公子被沾湿的手指仍温柔玩弄着邢烟玉的小蒂,控制着她最敏感的地方,让邢烟
玉不住呻吟出声,每发出一声就代表她达到了更高层的快感,身上变的好热,好
像有什么在体内翻搅,在他的玩弄中陷入了美妙的漩涡之中。
一声高声的呼叫之后,邢烟玉整个人都紧绷了,全身僵硬,穴口紧紧地箍住
了肉棒。妙色公子知道她已经高潮了,忙吸了口气,全力运功强行採补,吸的邢
烟玉阴精狂泄,又一阵甜美的叫声响起。好久好久,邢烟玉才松了口气,全身从
硬直慢慢地舒缓下来,整个人都瘫了下去。
温柔地抚摸着邢烟玉湿透的胴体,看着她脸上那满足的神情,妙色公子的笑
意之中无比温柔,他原先也没有想到,邢烟玉竟能带给他这么美好的享受,虽然
还是处女之身,却已经能享受到这个地步,看来自己可是捡到宝了,像这种女人
如果只干她一次两次,对男人来说才真的叫做浪费呢!搓揉她胴体的手慢慢地用
力起来,邢烟玉虽已经无力动弹,甜美的呻吟声却已经响起,酸软的肉体在他的
揉弄按摩之下真是舒服极了,好像什么都可以忘掉一样。
「美…好美啊…玉儿像要死了一样…好…好公子…玉儿输了…让我变成你的
禁脔吧…玉儿要永远跟着你…每个晚上都被你玩…被你奸的死去活来…」
「不只晚上…连白天也要…」
「是…白天也要…」娇媚地呓语着,软瘫的邢烟玉真舒服的浑然忘我,虽然
是破了身子,但却是这么美妙的感觉,她真恨不得自己早点儿就被妙色公子採了
才好。
看着邢烟玉娇羞承受的表情,听她婉转呻吟的柔声,妙色公子微微一笑,他
知道这美女已经完全臣服了。在这回对他动手的人中,其实妙色公子最忌的就是
这飞鹰双姝,她们的师父飞鹰老人亦正亦邪,虽因年迈,功力已不及他,但手上
的鬼门道比之妙色公子可是不遑多让,幸好飞鹰双姝在这方面还未得真传,否则
怎会给他这么轻易就上了手?不过妙色公子经验丰富,虽是见色动心,却没在欢
愉之中失神,邢烟玉虽是含苞初放,内阴之中却是层层叠叠,在交欢之中紧紧包
裹吮吸,无论触感或劲道都令男人魂为之销,若不是天赋异禀,是个天生就要享
受交欢合体之乐的美屄,就是阴功精深,曾习过採阳补阴之术,不过以邢烟玉的
程度,还不够格採到妙色公子的内力,只能让他享受更为美妙。
「玉儿好棒喔!本公子玩遍天下美女淫妇,还没这么享受过,我那根第一回
这么软下来呢!」邢烟玉含羞带怯地,用她那娇挺的双乳夹着,樱唇轻舐尖端,
尽心尽力地服侍着,逐渐地让妙色公子雄风再振,不只是为了让邢烟玉自己快活,
同时一旁的叶淇也该要破身了,邢烟玉可不愿意让淇妹妹清清白白的离开呢!
「真…真的?」听他这么露骨地形容自己的羞人之处,邢烟玉既娇羞又得意,
一面让他的肉棒轻薄着自己的双乳,一面软语呻吟,邢烟玉知道自己真的完全被
征服了。「其实…其实这都是玉儿练的功夫…师父曾暗地里教玉儿阴功,还要玉
儿守身如玉,愈晚嫁愈好,只便宜了公子你…」
「那淇儿也练了吗?」
「嗯…」娇羞地点点头,邢烟玉也听到了,另一边的叶淇呼吸粗重,显然欲
火也已经高烧起来,而那半湿半乾、犹带着邢烟玉处女血的肉棒又是如日中天,
正等着给叶淇那欲仙欲死的快感呢!「只是她功力不如玉儿…既然身子都是你的
了,玉儿也不怕给公子透露个秘密,其实本门功力最高、阴功最深厚的不是师父,
而是大师姐,也就是『彩云飞』伍彩云伍师姐。」
「哦?」这下妙色公子可感兴趣了,「彩云飞」伍彩云的出身一向神秘,妙
色公子原先怎么也没想到,她竟也是飞鹰老人的弟子!「说下去好不好,我的好
玉儿?」
「是…」一面服侍着妙色公子那粗长的肉棒,邢烟玉欲火愈烧愈旺,但也是
触之惊心,自己刚刚竟真的承受得起这么勇猛的肉棒啊!一想到自己日后再也逃
不出他的手掌心,要承受这么强壮的肉棒日夜蹂躏,邢烟玉芳心忍不住雀跃,一
面又暗怪自己,怎么才一破身,就从处女变成了荡妇呢?偏偏才一想到刚才那种
骨软筋酥的快活,渴望便压过了羞意和嗔怪,完全无法自制,「伍师姐随师父最
久,从幼时便修练阴功,加上…加上她天生媚骨,修练床笫功夫更是事半功倍。
原先师父意图染指於她,却给大师姐逃了出去…」原来如此,妙色公子心中
暗笑,飞鹰老人出名好色,只没想到连自己的徒弟也意图染指。那日虽遭暗算,
但以他观女功夫,对伍彩云不只是为之惊艳而已,更看出此女艳媚入骨,只是不
过惊鸿一瞥,还不太清楚。不过此刻对他最重要的,是已遭了他手的邢烟玉,和
近在咫尺的叶淇,等他採了二女元阴之后,再去想下一步吧!虽然这几天来连番
征战,但得的都是处女元阴,滋补无比,加上又刚採过邢烟玉,她功力精纯,阴
功不弱,妙色公子得益更多,只觉体内犹如浸过热水般暖烘烘的,等他再得到叶
淇的处女元阴,功力和持久力必然大进,怕连南傍国也要粗大许多,到时候他的肉
棒才真叫强猛无敌呢!
「轮到你的淇妹妹了,好玉儿,来帮忙一下吧!让淇儿事后也感激你。」接
下来只听得一阵窸窣解衣声音,随之而来的是叶淇微带哭声的婉转呻吟,随着妙
色公子的耕耘,叶淇的哭声渐渐不见,代之而起的是一声声喜翻了心的喘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