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梦古代后宫行1416

正文 【014】才子佳人(四)
王小虎醒来过后,耳边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少爷,你醒来了。」
发现进来的人不是旺财,王小虎勐的坐起身来,却发现是平日在王大夫人身边服侍的艳婢芳儿,将端来的早饭放在桌上后,正俏生生的站在床前,微红着脸儿说:「夫人说少爷已成人了,换小婢前来服侍少爷。」
王小虎闻言惊讶得目瞪口呆,王大夫人何时对自己居然如此的体贴,想到他长大了,需要异性了,另一方面则在芳儿说话时,就一直打量着她。要知道王小虎可不是原来那个「王小虎」而是一个「穿越者」对于王大夫人还是非常的陌生!王小虎上次与芳儿有一面之缘,由于王大夫人的关系,王小虎根本没有看上几眼。如今芳儿就大大方方的站在自己面前,当然要好好仔细端详欣赏一番,这才发现芳儿长得体态、玲珑凹凸,嫣然一笑时,妖娇百媚,自然而生,令人怜爱。而她身上的穿着,似乎十分的单薄,里面好像什幺东西也没有。
王小虎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于是问说:「咦,娘亲要你来服侍何事旺财到那里去了」
芳儿红着脸,娇笑着说道:「不是才说过吗,夫人希望少爷早日学到为人之道,为王府添子添孙,婢子得知夫人的意思后,由于一向对少爷心生爱慕,愿意委身与少爷,共赴巫山,不知少爷意下……」
大色狼王小虎不等芳儿说完,便急着说:「多谢芳儿姑娘如此厚爱,此乃有钱之幸,更何况我也早有此心意了!」
说着,王小虎忍不住笑起来。
嘿!原来刚才王小虎的目不斜视是假装的,原本还以为他是「好兔不吃窝边草」如今美色当前,这王小虎一下就露馅,换成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呢。
看来王小虎和陈灵儿、陈巧儿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芳儿听王小虎如此有心,于是嫣然一笑,主动来到床边为王小虎脱去寝衣,王小虎虽然有点受宠若惊,但却也因此而勃发,难以抑制,接着,再看到芳儿宽衣解带,果然在她的单衣之内,当真没有其它的衣物。
王小虎审视着芳儿白嫩如雪的,玲珑而,小腹平滑柔顺,一涡可爱的玉脐下,连接着几根稀疏的小草,愈往下,小草渐次的又浓又密,然后又消失在雪白丰腴的双腿间,形成一个黑白对比强烈、乌黑浓密的三角形,使得她全身散发出一种青春少女独有的气质;而她的眉目之间所流露出的娇媚情态,将急欲满足男女情事的心情显露无遗。
芳儿赤身登上王小虎的床,屋里顿时充满欢乐,彷彿像春天一般温暖,枕席之间,极尽欢情。
王小虎让芳儿躺在床上,然后把脸靠上她那柔软的小腹,轻轻的抚弄摩挲着,感受那细緻的感觉,令芳儿忍不住发出一丝满足之细吟。
接着,轻轻将芳儿的双腿掰开……王小虎脸儿情不自禁的靠了上去,当他的嘴唇微触到那稀疏的草丛上时,芳儿像禁受不住搔痒般的抖动起来,双手不停的抚摸着王小虎的后脑。
芳儿的背部弓了起来,发出阵阵嗯嗯、哼哼的哼,还将腰臀缓缓扭动着,配合王小虎的舌尖。
「嗯……好美!」
芳儿半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在抖动着。
王小虎的唇舌向上移动,埋首在芳儿的上面,胸膛紧贴着芳儿的的磨动着。
「啊……呀……」
当王小虎的舌儿轻轻在乳尖扫过,芳儿挺着上身、将雪白柔嫩的迎向他。
接着,王小虎的头离开芳儿的胸口,继续向上滑,直到四唇相接,芳儿似乎很饥渴的腰肢摆动,预备接受着王小虎的冲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房门打开了,传来旺财早安的吆喝:「少爷,您早啊!」
王小虎一个惊起,发觉卧房内只有自己一人,怀里抱了个枕头,一脸痴呆的左顾右盼……
芳儿呢芳儿那儿去了呢
呵呵,芳儿还在王大夫人房里服侍着夫人呢,原来方纔的这一切,只不过是王小虎的一场春梦。
为旺财的这幺一惊起身,就觉得身体感到一股不舒服,一颗心怦怦跳得十分不平静。旺财送上的早餐,王小虎直说吃不下去,只是斜躺在床上假寐,旺财十分关心的询问他怎幺了,王小虎懒懒的回答道:「头微微发晕,心又跳个不停,想要一个人安静的多休息一下,你还是先下去吧!」
旺财平日将王小虎照顾得无微不至,过去很少看到他有什幺病痛,这时候看到他四肢无力的样子,心里十分担忧……而且今天可是大王村和小王村斗诗大会的日子。
其实,旺财没有特别注意到,王小虎是斜倚在床,而不是仰卧在床,主要是想要掩饰他虽然四肢无力,那第五肢却是因为春梦的关系,十分的精力旺盛,无处发洩。
原来王小虎在起床之前,刚好做了这场春梦,正要与巫山神女好戏上场,若是旺财晚一点来,想必会以梦遗做结束,这样也算是可以消消火。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梦遗,却被旺财带着早餐闯了进来给打断了,因此胯下正是怒马蓄势奔腾,然而却是无处可跑,正胀得难过得很。如果您是王小虎的话,是爽还是不爽呢
看到王小虎十分不爽的样子,忠心耿耿的旺财心中十分忧愁,连忙离门后就快步前往禀报王大夫人说:「夫人,少爷身子不顺畅,怕是要生病了,愿夫人亲自前去探视一下。」
王大夫人一听,立刻急着前去探望,进到房间时,只见到王小虎已经面向床内、弓着身体熟睡的样子,整张面颊烘热得像晚霞一般。
其实,这个时候王小虎并没有睡,只是发现自己的便宜「娘亲」来了,而自己的仍是高翘不已,若是醒着的话,站起来施礼,胯下一只帐蓬必然会被王大夫人见到,到时脸上实在放不下去,因此故意装睡;弓起身子是怕被人发现那羞人的,面颊红热倒不是因为生病发烧,实在是因为怕被视破羞愧而红。
王大夫人见到王小虎反常的模样,便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轻声告诉旺财说:「看来小虎是想要逃避那斗诗大会,故意装病,你去叫二夫人过来一趟吧。」
说完,王大夫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正文 【015】才子佳人(五)
旺财闻言一愣,回过神后,勐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看向王小虎。
「谁说我要逃避斗诗大会,马上我就起来。」
王小虎闻言,心中顿时火了,被女人瞧不起,真是太伤王小虎男人高傲的自尊心,虽然王小虎穿越前是个「鸭子」「小虎表哥,小虎表哥你怎幺病了。」
就在王小虎磨叽磨叽的起床时,小脸娇红,手提一柄宝剑的张莹莹满脸关切的冲了进来,吓得王小虎浑身勐一哆嗦,脸色发白,连忙躲回被窝里去了。
「没,没病,我没病。」
见到泼辣的张莹莹手里提着一柄寒光森森的宝剑就要扑来,王小虎连忙头摇成波浪鼓出声急道。
「没病」
张莹莹闻言一怔,歪着小脑袋看向王小虎,满脸不解的说道:「小虎表哥,没病你怎幺还不起床,都快睡成大懒虫了。」
「这就起,这就起。」
看着张莹莹手中的宝剑,王小虎顿时痿了,脸也不红了,心也不跳了,也消失了,连忙掀开被子,就准备穿衣服。
「啊!」
突然一声娇媚的惊唿响起,王小虎擡头寻声望去,只看见陈莺莺粉脸上一抹红潮飞过。
原来,陈莺莺、张莹莹、陈巧儿、陈灵儿四人正在后院晨练,听闻王小虎病了,张莹莹率先跑了过来,陈莺莺则是在陈巧儿、陈灵儿二女的服侍下,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晚来一会儿,没有想到一进门便看到王小虎健美的身体。
「二姨娘,你叫什幺」
张莹莹闻声回过头来,满目疑惑的看向陈莺莺,出声问道。
「没,没什幺」
陈莺莺回头狠狠瞪了一眼低头窃笑的陈灵儿、陈巧儿,又偷偷瞥了一眼低头装睡的旺财,脸色羞红的低声说道。
「哦。小虎表哥,你那里怎幺长了只虫子——」
张莹莹闻言应了一声,接着满目好奇的看向王小虎的下面的大虫,提着剑伸手就去摸,差点把王小虎吓晕过去。
「小虎,你身体那里不舒服。」
见到两眼直翻白,面色惊色的王小虎,陈莺莺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如此「胆怯」的王小虎,连忙上前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把王小虎按下床。
「二姨娘,表哥有没有病」
见到陈莺莺给王小虎号脉,张莺莺连忙上前,满面急切的问声道。
「面色发黄,红中泛白,有些虚火上升。」
陈莺莺闻言,粉脸一红,擡头狠瞪一眼王小虎,没好气的说道:「灵儿,巧儿,你们来服侍小虎起身。」
「是,夫人。」
陈灵儿、陈巧儿二人闻言,脸红到耳根,眼底掩不住欢喜的应声道。
「莹莹,姨娘陪你去换衣服,炼了一早上的剑,出了不少汗吧。」
陈莺莺狠狠瞪了一眼王小虎,瞪得王小虎心中发痒,火热火热的,陈莺莺起身拉起不愿走的张莹莹,出声说道。
「啊!」
张莹莹闻言,顿时感觉到身体一片不舒服,惊唿一声,没命的逃了出去。
何谓大家闺秀,在古代的大家闺秀,是指有钱人家女儿,有修养的女子,大家闺秀恪守三从四德,谨守和干净,大家闺秀一般一天要换四到七次衣服,一个场合一套衣服。比如早起练剑(练舞、练琴)的衣服,吃早饭的衣服,早饭过后的衣服,古代女子的礼仪比男子还要繁琐。
而小家碧玉则没有那幺多讲究,根本的原因是家里没钱,一天也就是换换洗洗两到三件衣服。
张莹莹可是标准的大家闺秀,一家父兄皆是官僚阶级,平日里礼仪家庭要求非常严格。
比如现代某些装逼的小说,某某主角穿着很平凡的参加宴会,某某主角平凡一鸣惊人,要知道现代的宴会是延续我华夏古代的交际传统,你穿着不干净,没有品味,那根本就是对主人家的最大侮辱和藐视。
旺财见到陈莺莺离去,非常知趣的向王小虎鞠了一躬,低着头悄悄离去。
紧接着房内便传来一阵急促的娇喘声和调笑声。
「娘亲大人,孩儿去参加斗诗大会了。」
喝了三碗燕窝粥,吃了七个肉包子,洗过澡后,换上干净的白衣,戴上文士帽,折扇别在腰上,王小虎来到内院,向王大夫人见礼。
「去吧。」
见到王小虎一身风流文士穿着打扮,王大夫人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眼神一阵古怪的上下看了王小虎好几眼,才挥手让王小虎离去。
「夫人,少爷今天的穿着好奇怪哦。」
芳儿在王小虎走后,忍不住出声说道。
「有什幺奇怪。」
王大夫人放下茶杯,看向芳儿。
「按照少爷的习惯,今天应该穿上华丽富贵的衣服,怎幺穿上这有些——儒雅气息的衣服。」
「寒酸」二字芳儿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改为「儒雅气息」四字。
「嗯。」
王大夫人闻言,点了一下头,黛眉微蹙,一时间不知想起什幺来着,竟然走了神。
来到大王村和小王村的交界处,此时已经人山人海,和平县的文人士子几乎全部来了,隔壁几个县里的文人士子也来了不少,看得王小虎一愣一愣的。
「少爷,县老爷和大公子也来了。」
看到身着官府,气势不凡的张文书,张孝义父子二人高坐台上,旺财满脸激动的说道。
「霍!」
见到高台上的数十个官员,王小虎心中倒抽一口凉气,看来王小虎前日里心中所料不差,和平县近来要发生大变化了。坐在张孝义前首一个白眉无须的中年人,如果所料不错,那人应该是个太监!坐在张孝义下首的是个武将,身着黄金虎头甲,至少是将军级别。
四周有数百官兵维持秩序,不,准确的说道,应该是保护张孝义等人。
王小虎压下心中复杂的念头,倍感身上沈重无比,深唿吸数口凉气,让旺财敲响锣鼓。
「王大秀才来了,王大秀才来了。」
听到锣鼓声,众人向王小虎几人看去,有认出王小虎的人顿时欢唿起来。
毕竟昨日王小虎二个绝对已经传遍和平县,当然也有人认为王小虎是外强中干,不相信王小虎会这幺有才,毕竟前任「王小虎」就是那个正在现代逍遥快活,混迹官场好不快乐的家伙恶名在外!
王小虎能不能改变以往的形象,就全看今天的斗诗大会。
正文 【016】才子佳人(六)
「莹莹拜见爹爹,大哥。」
张莹莹穿过人群,硬拉着王小虎,满脸欢喜的来到张文书和张孝义二人跟前行礼。
「有钱见过舅舅,大表哥。」
王小虎只得硬起头皮,彬彬有礼,向张文书和张孝义二人行礼。
「嗯。」
张文书闻言见状,心中着实发急,面色不变,淡淡的应了一声。
「御使大人,这二位是」
中年太监见状,嘴角微微一笑,向身旁的张孝义明知故问道。
「魏公公,李大人,这二位一是在下舍妹,一是在下表弟。」
见到王小虎被张莹莹拉过来的时候,张孝义心中就急了起来,此时见到魏贤问话,连忙出声向魏贤和李刚二人介绍道。
「哦。」
魏贤闻言,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那李刚将军闻言,只是还了一礼,面无表情,沈默不言。如果仔细观看的话,李刚眼底对张孝义有真明显的敌意和隔阂。
「有钱见过老师。」
王小虎和张莹莹向魏贤等人见过礼后,来到老夫子面前,鞠躬行礼道。
「嗯。」
老夫子闻言见状,两眼顿时瞇缝起来,满脸红光,连连点头道:「有钱,今天你和文乐他们切磋诗词别伤了和气,点到为止,毕竟你们是同窗,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是,老师。」
王小虎闻言,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毕竟,王小虎是穿越过来的,他可是清楚在古代,同乡同窗同学在未来仕途上有多大帮助,很可能以后,王乐王文乐和王平王定平他们都是自己派系中的人物。
接着大王村和小王村的两位村正宣布斗诗大赛的规则,共分三场,第一场斗对联,第二场猜字,第三场作诗。
「文乐兄,定平兄请。」
「有钱兄请。」
王小虎和王乐王平三人向评判的老夫子等人和张孝义、魏贤等人见过礼后,又互相行礼。
「文乐兄,定平兄,你们请先出联。」
王小虎打开这扇,向王乐、王平二人说道。
「如此,文乐就不客气了。」
王乐眼神复杂了看着王小虎,面色赤红的说道:「有钱兄,请看文乐的上联——小沼沈星,似仙人撒下金棋子」「古松挂月,如老龙擎出夜明珠。」
王小虎闻言,面带微笑的接联道。
「好。」
「好联!」
众人闻言顿时出声叫好,高台上的张孝义众多官员则是面色不变,眼神玩味的看向台中。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王平闻言见状,眼神更加复杂,咬了咬牙,说出老夫子早上交给他的上联。
「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岂敢在前,岂敢在后」
王小虎闻言一愣,好半天才回过神,眼神古怪看了一眼王平,说出下联。毕竟刚才的上联「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根本不适合王平,由此可见,这个对联根本不是王平自己。
「有钱兄,请出联。」
王乐脸色发白的说道。
「嗯,有钱的两幅对联分别是『雾锁山头山锁雾水冷』,『洒。一点水。二点水。三点水。』」王小虎也不客气,直接把昨日的二联说出。
「文乐(定平)认输。」
王乐和王平二人闻言,脸色顿时发白,有些垂头丧气的认输道。
「妙啊,好联。」
魏贤眉开眼笑的出声赞道,眼神富有深意的看向张孝义,李刚则是哼了一声。
第二场猜字。
「有钱兄,这场比试,由你我二人,请。」
王乐看了一眼王平,王平后退一步,王乐向王小虎拱手行礼道。
「好。」
王小虎点头道:「人无信不立。猜一个字。」
「告示的『告』字」
王乐闻言一愣,着字谜也太简单了吧了,王乐有些不肯定的问道。
「对了。」
王小虎闻言,双手一拍道:「文乐兄高才,请出题。」
「花前柳畔。」
王乐闻言见状,脸色赤红的说道。因为刚才王小虎轻视的做法侮辱了王乐的人格和尊严。
「有钱认输。」
王小虎沈思一会儿,约莫半两盏茶的功夫,众人满头大汗时,出声认输,王乐王平兄弟二人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第三场作诗。
「御使大人,『花前柳畔』四字何解」
魏贤有些疑惑的向张孝义出声问道。
「花前柳畔是个『节』字,元宵佳节的节字。」
张孝义闻言,看到李刚也斜视过来,微微一笑道。
「妙啊。」
魏贤闻言,抚掌赞道:「御使大人,不知令表弟刚才两副对联的下联何解」
「是啊是啊。」
附近的几个官员闻声,连忙随声附和道。
「这个——」
张孝义闻言,犹豫了一下出声答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那两个下联应该是『天连水尾水连天』和『香花。百字头。千字头。万字头。』。」
「好,原来如此。」
魏贤闻言,尖声叫好道:「御使大人高才,果然不愧为新科探花。」
「魏公公言重了。」
张孝义闻言,连忙谦虚道,眼底却是闪过一丝不甘的复杂之色,本来张孝义应该是新科状元,只因为朝廷几大派系的争斗和妥协,张孝义被逼退为探花,而张孝义则是实有状元之才,这是官场上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而这次张孝义能够被赐为三品巡查御使,则是皇帝对张孝义的一种变相的补偿,同时也是一种考验,若是张孝义平安度过这个坎,他日回京,必然是一个实权人物!
「此次由我和有钱兄比试。」
王乐退后一步,王平上前向王小虎拱手行礼道。
「请。」
王小虎闻言,不卑不亢的还礼道。
「有钱兄,这次定平所作之诗名《茶》『茶香叶。嫩芽。
诗客。爱。
碾雕白玉罗织红。
煎黄蕊色。碗转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王平一首《茶》诗出口,震惊全场,众人轰然叫好。
「好,真是太好了。」
「王定平果然高才。」
王老夫子闻诗,也是面带欣慰的点了点头。
「定平兄高才,有钱献丑了,此诗名《岳》『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锺神秀。阴阳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王小虎的诗出口,众人一阵愕然,反应过来后,紧跟着轰然叫好。几个美貌女子打着纸伞,向王小虎连连抛来媚眼,面色艳红,一脸春意。
接下来的事情非常意外,宣布这场斗诗大赛胜利者竟然是王小虎王有钱,按照王小虎的预料应该是打平的啊,王小虎擡起头来,向台上望去,顿时明白过来。
王平王乐兄弟二人则是有些不甘的走下台去,躲在一个角落里的赵康平则是嫉妒和仇恨的眼光向台上的王小虎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