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多淫事

红枫飘摇,满朝沉寂。


一朝仙子下凡,引得乞儿,闺秀,帝姬,齐齐上山。


却皆不知清冷月下,三千广寒后庭齐开,


也都不见梦醒泪尽,镇世女帝跪化香奴。


存的一颗修仙避世之心,却不晓那修仙洞府,最是仙子淫落,雌吟娇啼处。


……


烈日当空,煌煌照耀,好似要把这满城的琉璃瓦烤出火来。


随着一阵嗒嗒足音,皇城大红的宫墙下飘荡出一条长长的白丝。小公主气喘吁吁地跑过高高的朱墙,任那小鬓散乱,雪白的裙子如云影翻滚。


在她身后几十步远,十三个太监宫女追赶,却偏偏都瞪着眼睛,没有一人胆敢发出一声呼唤喝止,唯有凌乱脚步,在皇宫禁内漫漫回响。


仿佛连风都死去,大齐那往日喧嚣震天的繁华帝都,今日唯有沉寂。


每一条街道都空无一人,每一块方砖都已用净水淋洗了数遍。全国上下,从贩夫走卒乃至王侯公卿,都已斋戒三日,若是不愿的,便如那城中鸟雀,尽数驱捕。哪怕那位九五至尊,同样如此。


皇城禁内,十九扇朱红宫门大开。


七里宫道两旁,三千羽林排成两列,身着朱甲持巨戟肃立。


宫道尽头,皇帝与皇后一身大朝服候在阶下,三位皇子立在他身后半步,再往后,便是满朝公卿。


正夏的太阳极其毒辣,繁复厚重的朝服内闷热如蒸炉,但所有人都低着头,任由汗珠湿透衣衫,一动不动。


一阵啪嗒啪嗒的轻响,小公主呼哧呼哧地跑到皇后身边,精致的小脸缀着汗珠,跑的红彤彤的,刚要开口说话,便被惊恐的皇后猛地捂住小嘴。


皇上皱眉瞥了这往日里瞧都懒的瞧的小女儿一眼,把她推到皇后身边。


他的身后,一个身体肥胖的皇子忍不住趁机擦了擦汗:自清晨沐浴梳洗后,他们已经在此立了小半个时辰了,他那肥胖的身躯早已汗出如浆。却不慎被太子看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立刻寒蝉若噤不敢动弹。


酷热与寂静中,所有人立在原地,静静等候。


头顶,硕大旭日缓缓碾过天穹,日晷针影滚至第五个刻度。


时辰已到。


早已候在钦天监的女官全力撞响数人高的巨钟,响彻帝城。


钟声连响五下——代表辰时已至。每敲一下,所有人的心便上提一分。


最后一声钟声缓缓飘散时,日光忽地一暗,皇城千人心头一滞,却听一阵仙乐淼淼回荡帝都,带着铃铛的叮当摇响,仿佛百鸟来朝,连毒辣的日光都一瞬柔和许多。


天武门外的汉白玉宫道上,啪嗒两声轻响。


所有羽林卫猛地一震手中长戟,甲胄铿擦如暴雨淋落,猛地单膝跪下。


他们是刚从边关退下轮防的皇城禁军,每个人都是铁血的好男儿,此时却没有人敢抬头。只看见玉带飘荡,两对极美地玉足轻轻划过,一对儿穿着粉面绣鞋,另一对儿却是素白,两双脚丫不过这些壮汉兵丁手掌心大小,几可一手而握,柔美的叫人连呼吸都是一滞。


「瞧这些汉子,可要吓死奴家呢……」


瑶琴般虚幻的笑声轻细如丝,如大小珠玉悦耳落盘。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随风飘到几个军士耳畔,叫他们只连身子都酥了几分,却丝毫不去动弹,身心一阵畅快,胸中涌起无限自豪。


伴着铃铛的清脆叮当,两双雪白的玉足尖不点地,缓缓地在每一位羽林卫眼底飘荡而过,来到皇帝面前,轻轻停下。


幽幽花香弥漫,原本叫人热的难以忍受的烈日突然变得和煦暖人,离的近的几位皇室成员更是精神为之一震。


皇帝一摆手,身后皇子公卿,齐齐跪倒。


这位凡人至尊低下平日高仰的头颅,深吸一口气,躬身行礼,朗声道:


「在下谢玉炆,与齐朝万民,恭迎上仙下山!」齐朝的每一个国民都知道,二十年一回,便会有两位庇护齐朝的上仙自那国境东南,云海深处的飞仙峰上下山,在凡间接引新的修仙苗子。


自齐朝开国以来,每一位皇帝上位第一件事,不是立储,不是修帝陵,而是大搜天下,准备迎仙。


山上之人,绝非俗世王朝可以侵犯。


此事五百余载,从来不变。


「什么上仙,说的奴家跟老头子似的。」


听得谢玉炆的称呼,二位仙子中的一位咯咯轻笑,离得近的几人心里都是一荡:这声音饱蘸媚意,骚地能把人魂勾了去。


「咦?」那仙子轻声疑惑,「上次来接奴家的可是一个老头子,今日怎么换了你这个俊生?」皇帝恭敬回道:「禀仙子,二十年前那一位是先皇,在下是在八年前即位的。」「啊,奴家想起来了,你是那日跟在后面的那个孩子……」那声音咯咯地笑道,真是叫人骨头都酥了。


声音的主人抬起出一根葱指,在这位人间至尊的额头放肆地划过:「嗳,陛下低着头做甚么,抬头……看一看奴家嘛?」这一声陛下的语调恰如吴侬软语,竟是如此地魅惑,叫谢玉炆都是心中一空。


他立刻轻咬舌尖,忍下心头悸动。但他身后,那位嗜色如命的肥胖皇子却忍不住心中诱惑,颤巍巍地抬头,一霎惊呆。


他早已从父辈那儿知晓,下山来的上仙从来都是两位,一位媚仙子,一位冷仙子。九岁便已尝遍京中名妓的他颇为不屑,以为如此称号,所谓仙子想来也不过一般美人相貌,还媚仙子,骚仙子还差不多。更是相当恶趣味地把日日在自己肥躯胯下承欢挨肏的两个女奴唤作二仙名号,属实过了一把瘾。


而今日这一眼之下,却连那最美的花魁在他心中的模样都立刻烟消云散,方知凡间胭脂俗粉,绝不可与仙子相提并论。


两位女仙都是绝世的美艳,离地飘荡半尺,不惹尘埃。而那身量比之他见过最好的美肉炮架还要惊人:那极长的丰腴玉腿紧紧并拢,不留一点缝隙,那饱满如瓜的奶乳,诱人肥硕的桃臀,却偏偏有着纤细到不可思议的蜂腰,那两张俏脸更是绝世倾城!


媚的那位身量高挑些许,面容精致不似人间所有,身着粉袄戴着金钗,玉腿开合间时不时露出腻人的雪白肉光。胸前那两团圆滚滚的美乳正随着步行微微颤动,险些将那衣衫撑裂,硕大如斯,绝为阅女无数的他所仅见!


顾盼生姿间,她与其说是仙子,倒不如说更像那南疆妖女,狐仙得道——狐仙!在那肥臀之后,便真有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轻轻摇摆,还有那腿心,那腿心……肥胖皇子血脉喷张,眼睛焊死在那被玉腿夹紧的粉衫腿心露出的肉鼓鼓蜜缝,至叫他目瞪口呆,却见那粉白色的狐狸尾巴忽地往旁一弯,粉色的尾巴尖尖遮住腿心春光。往上一瞧,仙子捂着小嘴儿,面上一对桃花眼儿正盯着他,长长弯弯的睫毛扑闪着,似笑非笑。


便是她,一直在以那妙音勾魂夺魄。


肥胖皇子心中一慌,眼珠子一转到她身旁如寒霜般的那位仙子身上,却见这位妙人抱着一柄拂尘,青丝束起,俏脸蒙着一副长长面纱,只露出一双剪水秋瞳。


这素白的面纱垂下,遮住那琼鼻檀口,粉嫩鹅颈,直垂到那高高翘起,宛如水滴般的美乳顶尖儿,只堪堪遮掩住那最美妙的两粒乳珠儿。


往下一瞧,冷仙子的身段更是起伏爆炸如肉葫芦:一条白腰带系紧的纤腰如春日新柳般美好,那赛过肩的桃心肥腚宛如一只硕大的肉水蜜桃,两瓣肥臀如此饱满,好似充盈无数甜蜜花汁,却丝毫不见下垂,无比地挺翘夺目,其形状连一身青白素衣都遮掩不住。这素色纱衣简直是被硬套在这酥乳肥臀之上,死死地绷紧,几近崩裂。


这妙人儿不似媚仙子,自下凡世一言不发,只以面纱上那一双冰冷冷的凤目扫过众人。那两湾美目眼角微微上翘,眼睫极为细长,一扫一瞥之间,明亮威严如利剑扫过。其人恰如一朵空谷幽兰,端的是清韵秀质俱在一身,仿佛一块千年寒冰入道成仙。


明明两副身材如此淫荡入骨,骚艳地可怕,却偏偏周身仙气渺渺,虚幻如蜃,一身缎带无风自动,直叫人由心底崇敬向往,顶礼膜拜,只愿一生为其裙下卑奴。


肥硕皇子张着嘴,猪一般张着嘴,口水都啊啊地要滴下来。他身下那根泥鳅似的丑物,几乎立刻一抖一抖地挺起,竟只这一眼,便要射出那恶臭阳精。


冷仙子蛾眉微皱,撇过脸去。


太子听得身后骤然粗重的呼吸,一瞬了然这蠢货在干什么,心下急怒,猛地一脚踹过,那肥胖皇子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众人一惊,僵在原地,大气不敢出。


所有人都在心中恐惧恼恨:这精虫入脑的厌物,怕是惹恼了仙子,所有人的命都不够偿!


「咯咯……」一阵银铃摇响,却是那媚仙子捂着嘴在笑。


她莲步轻移,好似是飘一般来到那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的矮胖皇子面前,臀后狐尾轻摇,饶有兴趣地盯着他胯间龙袍上小小的凸起。


她的身材十分高挑,比之男子也不差,而与那躺在地上的肥胖皇子相比,更是凤凰与米虫一般叫人发笑。


一直低着头的皇帝咬了咬牙,全力壮起胆气,单膝跪下开口道:「烦请仙子恕罪,这孽子不知礼数,竟如此丑态冲撞上仙,在下定会严厉责罚,在下诚惶诚恐,万望仙子莫要为其……」「唔,」那媚仙子却看也不看他,又是一阵狐狸般的轻笑,伸出一根手指轻点了点跪着的皇帝脑袋止住他的言语,「你这皇帝当的也有趣,奴家何时说过要罚他了?」她歪过头,美目瞟回那肥胖皇子的胯下:「瞧这小物件儿,真是惹人生怜……」眯着眼,她抬起小小的绣鞋尖儿,在那小小凸起处,虚虚地一晃。


肥胖皇子只觉得自己明明没有碰到仙子的绣鞋,但仅仅是这阵香风扫过自己肉根,那若有若无的刺激便叫他发出猪一般的嚎叫,抽搐着弓起腰,那正黄色龙袍上泛起一团小小湿痕。


媚仙子收回一尘不染的莲足,捂嘴轻蔑一笑。


空气里泛起一阵淡淡的腥味。


皇帝脸上快速泛红,随后又是一阵恐惧青白。


冷仙子见到那湿痕,皱了皱眉头,玉指一点,所有气味立刻烟消云散那。


媚仙子放声娇笑:「奴家难得下山一会儿,便如此有趣……谢玉炆,修仙苗子可备好了?」皇帝立刻答道:「回仙子,下人已搜罗举国上下所有适合修行的适龄女子,聚在仙仪宫中,静待仙子过目。」「好,不错。」媚仙子笑完便似乎失去了兴致,漫不经心地说道,好像现在才看到跪在地上的皇后与她身边的小公主,美目一凝,对着皇后笑道:「这位妹妹我可认得……可是上一次下山的妹妹?」皇后身体一抖,忍不住泣声答道:「是,正是苏某,不敢教上仙还认得……」皇后虽已相当美艳,但与二仙相比实在是萤火皓月争辉,更别说她年事略高,哪怕保养再好也已有了些许皱纹,更是自惭形秽。


「妹妹这话怎说的,还哭了呢……」媚仙子捂了捂嘴慵懒道,「在这太阳底下站这么久算什么事,奴家也乏了,妹妹便带我等,去哪儿歇歇可好?」皇后一听,看了眼皇帝,又低下头道:「谨尊上命,还请两上仙随苏某来……」二仙这才再次飘动,不知何处的铃铛再次轻摇响起,她们仿佛两只玉蝶般,轻轻地随着皇后远去。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背后已然被汗水浸透,心中余悸不已:这位仙子,可是妖精所化不成?


皇帝谢玉炆直到此时才直起身子,满堂文武,只有他才敢回头,看着二仙远去的背影,眼神无尽的火热。


方才他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脸,此时却没有了这等顾忌。只见远去的两位仙子蜂腰下,两团赛过肩的丰硕肥臀一扭一扭,将紧致衣衫绷紧,玉腿交错摇曳出一阵阵臀波肉浪。尤其是那媚仙子,摇摆不停的可爱狐尾下,那肥臀处的粉衫竟隐隐透着一条微陷肉缝,和着媚仙子那软软的骚媚腔调,恨不得让人立刻把她扒光了,就地交欢成猪猡肉奴!


而那冷仙子明明一言不发,这清冷的脸蛋儿却最是能勾起男人的欲望,尤其是那绝不输媚仙子的肥软桃臀,那水滴状的极致美妙雪乳,叫人真恨不得咬住两颗乳头吮肿,吸出乳汁来,再按着她肏弄,让那张冰冰冷冷的小脸变形,眼睛迷媚,发出阵阵淫啼潮喷才好——自二十年前立在先皇身后的那一眼,冷仙子的端庄倩影,媚仙子的黏腻妙音,便已永远地烙进这位新皇的心中,日日夜夜,一世不忘。


但她们是仙子,自己是凡人。哪怕自己是一朝皇帝,她们再骚再媚,也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谢玉炆长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燥热:不过是自己妄想罢了。自二仙庇佑我朝,甚至连那些为祸他国的野修都绕着大齐走,不敢乱禁违纲。如此上仙,怕是连普通仙人都不屑一顾,又有谁能将她们收为胯下玩物女宠?


他厌恶地看了眼兀自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的三皇子,今日真是被这孽障搅得心惊胆战!若是被他惹恼了二位上仙,只怕改朝换代也不过那玉掌翻手之间!


这恶物是绝不能在京师呆着了,送到哪儿任其自生自灭去吧。


谢玉炆挥手让宦官抬他下去,同时心下奇怪,两位仙子走动之时便会有阵阵清脆悦耳的铃铛声响,到底是从何发出?若非仙法奇妙,难不成是那仙子身上哪儿竟系着小小铃铛?是那长着狐尾的媚仙子?还是那冷仙子?难道是系在脚踝?


还是……?


一想到仙子身上可能戴着的淫物,此等亵渎感便叫他的呼吸愈发地急促炙热。


感受到已经昂扬挺起的胯下肉根,谢玉炆摇摇头慢慢离去:他还年轻,今日晚上定要找皇后好好泻火才行。


…………


「你这小丫头,还不快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仙仪宫仙鸾殿中的一张大床上,媚仙子怀里抱着小公主,慵懒的靠在满床玉枕上,满身凹凸如肉丘的曲线毕露,惹人口干舌燥。


一旁的冷仙子却并不似她那般躺下,优雅地立在一旁,好似一尊白石雕塑。


「我叫谢羡仙,」小公主躺在她怀中脆生生地答道,大眼睛却看着那条动来动去的尾巴,「姐姐,你这条狐狸尾巴是真的吗?」「咯咯……狐狸尾巴?」媚仙子咯咯直笑:「这个呀,可不是真的……」「那羡仙可以玩姐姐的尾巴吗?」小姑娘满脸期待。


「羡仙不得无礼!」恭候在一旁的皇后急忙呵斥。


「无事,无事,」媚仙子摆摆手,捏了捏小姑娘的脸蛋,狐狸尾巴打着旋儿,眯起的眼睛满是朦胧醉意,「你要玩姐姐的尾巴?……那可不行,姐姐的尾巴可只给一个人玩儿……叫别人乱动,姐姐要叫出声来的唷……」不知想起了什么滋味,她咬着嘴唇,俏脸泛起片片红晕,那本就狐狸般的明眸眼波流转,柔媚地要滴下水来。


冷仙子皱了皱眉。皇后战战兢兢,只当做没有听到。


小姑娘乖巧的哦了一声。媚仙子抱紧她揉了揉,又笑了——她真的非常爱笑。


「……上仙?」立在一旁的皇后犹豫许久,颤声开口问道,「苏某可否斗胆问一句,先生……可还好吗?」「先生?」媚仙子愣了一愣,随即想起来是何人,直起身子遮住小公主的耳朵,她连声音都恭敬了许多:「先生自然安好。」「先生可有提起过……」皇后急切开口还想再问,却又想起什么,轻轻低下头,眼睛里已经溢满了泪珠。


「……是苏某失礼了,当初资质不足修行下山,现下连女儿都有了,竟还妄想先生会,会……」「莫要自轻自贱,」媚仙子一眼便看穿她心中所想,「先生关心你们每一个上山过的孩儿,决不会忘的。」皇后只是摇头,只以为上仙好心安慰自己罢了。


「莫要不信,」媚仙子轻轻摇了摇羡仙的脑袋瓜,让她靠在自己丰满的胸脯上,柔声道:「今日下山前,先生还向奴家提了你呢——你且听着:十九年前那下山的苏小湘,后来是做了皇后的,还有一个女儿。你们两个去看看她过得可还好,若是那女儿资质可以,便问她愿不愿携上山来——你听是否?」皇后一听,呆在原地,愣愣地问道:「先生……真的问起苏某了?还提起苏某的女儿了?」媚仙子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母仪天下十几载的皇后愣愣地低下有些红肿的眼睛,轻轻掩住脸,又哭又笑。


「母妃怎么了呀?」小公主抬头,呆呆地问道。


「因为你要和姐姐去修行了,你的母妃开心,又舍不得你走。」媚仙子刮刮她的小鼻子。


皇后一愣,又是一阵担忧与狂喜:「上仙,羡仙她……羡仙可以修行!?」「还需再看。」媚仙子淡淡答道,轻轻站起身了个懒腰,尽情展示自己的火辣娇躯。


「奴家难得下山一回,呆在这宫里也太无聊,」媚仙子杏眼滴溜溜一转,娇笑道,「檀妹妹,何不带奴家和这位冷仙子,去你这大齐盛世玩耍一番?」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