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洲尋仙路

神洲東部偏遠的雄山,這裏蒼松挺拔,青草蔥翠,山間微風襲過,花香四溢,
馨香撲鼻,沁人心扉,擡眼望藍天白雲高山飛鳥,好不惬意痛快。
山谷中,人迹罕至之地,時常有兇猛野獸出沒。但此時竟然有一位少年背著
野豬,沿著林中稀疏的野花鋪成的小路行走。
這位少年看起來約十五六歲,身材到也健碩高大,比得上一般成年男子。大
概是久在山中居住,經常攀爬山路的緣故。
該少年皮膚有些黝黑,但看起來很健康。野豬差不多和他一樣高大,使得他
背起來甚爲吃力,小臉蛋也漲的通紅。他身上穿的普通麻衣已經多處破損,露出
精壯的肌膚,和許多絲絲血痕,直到臉蛋上也有。這都顯示了他剛才的狩獵是有
多麽的艱辛和多麽的驚險。
我叫江寶寶,原本是這邊遠小鎮一戶富貴人家的獨生公子,生活富裕。但自
從那死鬼老爹娶了那後娘後,美好生活就被打破了。
後娘整日給我那死鬼老爹灌迷魂湯,然後把家裏的財政大權搶到手。待到死
鬼老爹一命嗚呼後,後娘竟然和官府勾結,把我趕出家門,流落到這山中。
幸好我幼年跟隨武術師傅學習了一些拳腳功夫,整日靠打獵捕魚爲生,倒也
活的自在。
最近更是搭起了屬于自己的小茅屋,地方雖小,但也有了一份屬于自己的小
天地。
接下來山中連續有幾天陰雨,乘著最近天好,多打點獵物,以備不時之需。
現在我得先趕到溪邊,清洗一下傷痕。順便把獵物處理一下,方便自己運回
家中。
我氣喘籲籲的背著獵物來到溪水邊。清清的溪水潺潺的流著,像仙女身上美
麗的飄帶。她七彎八拐地在大沙灘上像蛇一樣哧哧溜溜地尋找什麽。小溪的水花
和沙紋搓揉出一些細碎的呢喃。
放下獵物,我彎下腰,鞠起一把清澈的溪水洗把臉。溪水清涼,刺激的臉上
的傷痕陣陣隱痛,但也帶來一陣陣舒爽的快感。
接著我擡起頭仰望下天空。藍色的天幕上嵌著一輪金光燦爛的太陽,一片白
雲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飄遊。絲毫看不出將要狂風暴雨的迹象。
這時,我發現頭頂似乎出現了第二個小太陽。小太陽的光芒越來越亮,把天
上的那顆的光澤都掩蓋下去。我趕緊抱住腦袋,緊閉雙眼,以免被這灼熱的光芒
所刺傷。但這光芒一瞬而逝,天地恢複了往日的平靜和祥和。
感到四周恢複了正常,我不明所以,四處查看。在一旁的溪水邊,多了一位
天姿靈秀,意氣殊高潔的仙女。
仙女正安靜地躺在細膩的鵝卵石上,仙子嬌軀似乎還四溢著聖潔光芒,我趕
緊上前查看。
「這……這世間竟有如此美麗仙子」。
我一見之下,隻覺腦中轟然一聲,天旋地轉,口幹舌燥,說不出一句話來。
世間最華麗的詞藻都無法形容她的萬分之一美好。
她的降臨把一切天地轉化作空山靈雨的勝境,如真似幻,動人至極點。她雖
現身凡間,卻似絕不該置身於這配不起她身份的塵俗之地「縱一葦之所如,淩萬
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禦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這是我所能想到的對她最美好的贊歎。
仙女明眸緊閉,玉唇微張,似乎在嬌吟著,「師傅,師傅」。並伴隨著銀光
落淚點點,令人心生憐惜。
仿佛天地也不忍直視仙女的絕色容姿,剛才的晴空萬裏,這時瞬間風雲色變。
翻騰的烏雲,像千百匹脫缰的烈馬,在天池中奔馳,跳躍:有的俯首猛沖,
有的昂首嘶叫,有的怒目圓睜揚起了前蹄,有的揚起鬃毛甩起了馬尾。蹄一動,
踢起了萬朵銀花;尾一掃,揚起了彌天大風。
我趕緊把仙女抱了起來,連在地上的獵物也顧不得,趕緊離開這裏,回到我
的小茅屋。
仙子入懷,即使隔著仙子的素雅白衣,也能感受到她肌膚的細膩嬌嫩。更是
聞到一縷淡淡的幽香,其香宛若雪山冷月,無可名狀,生平聞所未聞。
我不由心神一蕩,手腳發軟,差點跌倒在地,把仙子甩出懷中。趕緊定下心
來,三步並成兩步,一路小跑,抱著仙女回家。
家建在靠近小溪,遠離小山村的山谷中。這裏人迹罕至,沒有人來打擾。
到家門口,來不及放下仙女,我便用後背撞開了大門,把仙女平放在竹席上。
(自己的東西反正不心疼。)
把仙女放好竹席上後,我便去煎湯藥。獨自在深山中,總得備點草藥防身。
紙窗外,伴隨著狂風的呼嘯,細雨開始點點落下。山裏的雨與其他地方不同,
有點怪,尋常地方,狂風席天,暴雨如柱。但在山中,群山的威壓之下,再大的
急風也隻有綿綿的細雨落下。而且一落就是兩三天,甚至更久。伴隨著透心涼刺
骨的寒。身體不好的人久住山中就會得急病,所以一般村落都建在山腳處,但我
無家可歸,建在山谷中也是迫不得已。
點起火苗,我尋些幹枯的蘆葦放入爐內。看著爐內不斷攢動的火舌,一門心
思尋思開來。
我從小就聽阿嬷說過一些妖魔鬼怪,在深山中,有種妖狐就喜歡扮作絕色仙
女,專門引誘獵人上當。把獵人騙到無人知曉的地方然後吃掉。
這仙女這麽漂亮,又在我旁邊莫名出現,莫不是那妖狐。但她那聖潔的俏臉,
明顯感到濃濃的憂傷,似乎又不像,妖都是歡樂豔麗的,可以來誘惑你。但此刻
她卻使我充滿憐憫。
算了,不想了。就算被她是妖,被她吃了也無所謂,誰叫她漂亮呢。嘿嘿…

綿綿細雨還在不停地下著,細細的雨絲織成了一張碩大無比的網,從雲層裏
一直垂到地面上,遠處黛色的群山,近處粉紅的桃花,嫩綠的楊樹,柔軟的柳枝,
都被籠罩在這張無邊的大網裏,這張網是春姑娘巧手織成的紗巾,蓋在天地間,
技在群山上。
我端著湯藥走了進來,熱氣騰騰,煙霧繞繞。湯藥燒好了,可仙女還在沈睡。
但妙容似乎平淡許多,給一種甯靜緻遠的感覺。
把湯藥放在竹席旁的凳子上,我便自己搬張椅子在仙女盤邊坐下,雙手撐臉,
支在大腿上。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仙女。
當我的目光凝聚在仙女的嬌豔欲滴的紅上時,心裏就湧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沖
動,想要冒犯她,想著雖然隻是親吻她的朱唇。隻是對仙女做如此無禮的事,那
便等若破了她凜然不可侵犯的的聖潔和貞潔。
我的心在天人交戰,但身子卻已經前傾。我有點黝黑的臉漸漸靠近仙女的俏
臉,肌膚也似乎感受到她的呼吸。
但仙女悠悠然醒來,。那雙清澈妙目直直地凝視著我,既驚且羞,似怨似怒。
幽暗的燈火映射在她的臉容上,暈光絢然,如雪夜花樹,碧海珊瑚。那清冷淡遠
的寒香絲絲脈脈鑽入鼻息,如此悠遠,又如此迩近。
片刻之後,仙女又恢複了些淡然,悠悠輕歎,喚道:「能扶我起來嗎?」
我握著仙女的柔夷,扶著她慢慢起來。心裏一片激蕩,三魂六魄立刻散亂。
仙女盤膝端坐,秀目緊閉的她寶相莊嚴,俏臉閃動著神聖的光輝,進入了至
靜至極的禅境道界,沒行半分塵俗之氣,飄飄然而仙化。
我一看之下,心神巨震,跪了下來,爲能目睹這景象感謝天恩。在她的聖潔
至下,我似乎又看到了已經逝去的阿娘,死鬼老爹,已經村裏的阿花。(哦,這
過了)。一串莫名的感動熱淚由我的眼角瀉了下來。
不知過了良久,仙女仙唇突然噴出一口淤血。我嚇了一跳,正想向前詢問,
仙女搖了搖玉手,示意自己沒事。她小息了一會兒,待到她俏臉紅潤,才從竹席
上起來。
仙女走到茅屋門口,欣賞起這山中雨景。她隻這樣隨隨便便站著,但姿態之
美難以言語。
我端起還有點熱氣的湯藥,手足無措的站在仙女的後面,欣賞她那超凡脫俗
的仙意和遺世獨立的嬌姿。一股至善至美的氣息圍繞著我,使我歡欣雀躍。
仙女有所察覺,轉過頭來。淡雅如仙的玉臉之美使我目曠神迷,但又給我恬
靜平和之感。她清澈的眼神落到我身上,接著對我歉然一笑道:「對不起,剛在
想些事情,忘了你了。謝謝你救了我。」
我還沒有回答,仙女似乎是看到了湯藥和我因滾燙的碗而紅腫的手指,繼續
恬然道:「端著湯藥,不累嗎,你看你手都紅了。」
我心頭一暖,然後詢問仙女:「仙女姐姐,喝了這湯藥吧,對身體有好處。」
(我的武術師傅獨門秘方)。
仙女轉過嬌軀,然後玉指虛空一點,湯藥從我手中騰空而起,飛到一旁的凳
子上。我看的心頭一驚,莫不是千年狐妖?我命休以。(這當然是我的臆想。)
但接下來,仙女卻用她的芊芊玉手拂過我的手指。我的大手立刻冰涼起來,
紅腫的手指也消退了。我驚奇的看著自己的手指像變戲法一樣,由紅轉白,又從
白變成正常的黃色。揉捏轉動,感覺比以前更加靈活。趕緊謝過這位仙女姐姐。
仙女神色恬然,隻是對我微微一笑,玉口傾吐:「一點小戲法而以,還有我
是狐妖的話,你會活到現在?」
我渾體一震,這不是我剛才自己心裏所想,她怎麽會知道呢?這仙女太厲害
了吧,我的雙腿不住的發抖,並且往後輕輕的挪動,並把隨手抓到的一根木棍捏
緊,一臉防備的看著她。
仙女嬌軀一轉,將她的玲珑剔透和玉背對著我。隻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仙
女的面容由剛才的微笑淡然轉爲深邃悠遠。
「師傅,徒兒該怎麽辦?」仙女心境一向如止水般冰冷,但最近噩耗不斷,
加之她身負重傷,劍道受損,心境比不了以往。剛才看見我那一臉憨厚的樣子,
便想逗一下我,還不惜用起道門禁術窺心覺來。
那傻小子(就是我)果然被唬的一愣一愣,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麽辦。隻是片
刻的歡愉過後,總有慘淡的現狀需要面對。
自從魔尊蒼神鋒修成絕世魔功,禍亂人間。七大聖地高手連出,付出慘痛代
價才將魔尊封印。誰曾料想這竟然是魔尊之計,他在封印中盡得聖地絕學,待到
破印而出,神洲在無可制之人。
進來,魔尊整合魔道,大舉進攻神洲正道,妄圖搜盡天下秘籍寶典和法器,
以供魔尊參悟,來找到升仙法門。她的靈心仙門首當其沖。
靈心仙門乃七大聖地至一,也是神洲仙門正道翹楚,靈心仙門秘籍紫霄升仙
錄也被稱爲最接近仙典的玄法。
她天賦異禀,修爲驚人。自小就修行紫霄升仙錄中最爲高深的紫霄太清劍典,
幼冠之年就以凝結劍心,以劍入道,道入仙境,被譽爲神洲第一女劍仙。又得師
傅圓寂前的醍醐灌頂,盡收師傅一生玄法,本以爲可以對抗魔尊。但直到面對魔
尊,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盡不能在魔尊手下走十超之數,她的那引以爲
傲的劍心也被擊的粉碎。
幸有仙門長老拼死抵抗,不惜獻祭自己,使出天地同悲仙法,加之仙門至寶
時空梭相助,她才僥幸逃生。
不過仙門已被覆滅,仙門重寶和秘籍應該也被洗劫一空。她的那些師姐妹也
不知怎麽樣了,遇到如此如狼似虎的魔道中人,想必下場應該很淒慘吧。
想到這兒,仙女一向清澈的眼神竟變得朦胧如薄雲後的迷月。健美的嬌軀止
不住顫抖,搖搖欲墜。我在後面也看出仙女的不妥,雖然還有些害怕,但還是小
心翼翼的詢問著:「仙女姐姐,發生什麽事了,你沒事吧?」
仙女聽到我的聲音,正了正身心,櫻桃小口輕吐道:「假如有個對你很重要
的人托付你一件事,但你卻發現你完成不了,你該怎麽辦呢?」
這很難回答的,我該怎麽說呢,算了,回答點客道話吧。
「仙女姐姐,這有什麽好想的。盡力而爲,問心無愧,你不做怎麽知道完成
不了。」
話糙理也糙,但經不住一點就通的人點化。仙子姐姐明眸一亮,似乎放下了
什麽。
是啊,她太在意師傅的囑托了,有些事情患得患失,反而落了下成,一點也
不像那個英姿飒爽,殺伐果斷的女劍仙。
仙女想開了,對我露出笑顔,甜美的笑容比盛開的鮮花還鮮豔百倍。但我心
裏卻一陣失落,手中的棍棒也跌落在地,我明顯感到仙女做了一個決定,一個永
遠離開這裏的決定,她要去實現那個囑托。
該死,早知就不這樣瞎扯了。雖然和仙女姐姐相處時間很短,但她的一娉一
笑早已刻在我的心裏,使我難以忘懷。我想把她留在這裏,但終究是一陣幻想。
「仙女姐姐,請問你叫什麽名字。」既然與仙女姐姐注定要分別,那麽不如
提前問些仙女姐姐的情況。它日,也可方便我的尋找。
仙女姐姐微張玉唇,似乎想要回答,但又想到什麽,對我悠悠輕歎道「你就
叫我仙女姐姐吧,來,多叫幾次。」
是啊,現在魔尊橫行,道消魔長,此去兇險萬分,現在多聽幾次我的真程的
叫喊也是極好的。
「神仙姐姐,神仙姐姐……」神仙姐姐笑如春風拂面,百花暖心。
「那你叫什麽名字呢」神仙姐姐微微一笑,露出編貝般的皓齒。
「江寶寶,」仙女姐姐秀麗的眉黛微皺「這是你的小名,你沒有大名啊?」
「大名是什麽啊,我不知道啊,他們都是隻叫我寶寶。」我決定對神仙姐姐
撒個謊。
「大名就像我這樣,啊,小壞蛋,準備套姐姐的話了。既然你沒有姓名,那
我就幫你取一個吧,江寶心,如何。寶玉璀璨,冰心玉壺。希望你純真無暇,不
忘初心」。仙女姐姐的眼神露出前所未有的柔和的光芒。
「仙女姐姐無論取什麽名字都是好聽的」。我恭維著神仙姐姐,不過此時肚
子卻不真氣的咕咕響了起來。
熱一下剩餘飯菜,我便大快朵頤起來,不過看到神仙姐姐正性質昂然注視著
我的狼吞虎咽的不雅食相,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神仙姐姐,你真的不用進食嗎」?神仙姐姐搖搖頭。朱唇帶笑,神態甜怡。
她早就過了辟谷的境界,現在隻以天地靈氣爲引。「你吃就吃吧,不需因爲我不
吃而不好意思」神仙姐姐湫了我一眼。我頓時全身骨肉酥松,快樂無比。
夜以深,外面驟風明顯平靜了許多,隻是細雨還是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往
日此時,總會有刺骨的寒意透了進來,滲入我肌膚骨髓,讓我感受到冬天的冷酷。
不過現在神仙姐姐在這裏,在她的身邊,總有一股暖流圍繞著我心間。
神仙姐姐繼續打坐,寶相莊嚴,仙氣缭繞,聖潔漫天。我癡癡的在一旁默默
地看著神仙姐姐,伴隨著不斷地搖曳的燭光,眼皮沈重,漸漸的睡了過去。
良久,仙女姐姐由坐定清醒過來,道傷好了差不多了,隻是破碎的劍心一時
難以重鑄,是到了該離別的時候。
此時,天剛微亮,纏綿的細雨使得周圍煙霧彌漫著,帶來一種寂靜空蕩的感
覺,使人心碎,隻是我還趴在竹席上沈睡。
仙女姐姐用她那芊美無瑕的玉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粗糙的面容,眼中盡顯柔情。
片刻之後微笑道「小壞蛋,既然醒了又何必裝睡。」
我一臉尴尬的醒了過來「仙女姐姐,你這是要走嗎?」仙女姐姐微微點了點
頭。
神洲正道覆滅在及,她實不宜在這兒女情常。「姐姐去辦件事情,事情了結
的話,我會再過來找你這個小壞蛋的。」
我心一急,追問道「我可以去找你嗎,我到哪兒去找你?」
怎麽可以,她修爲如此高深,亦無濟于事,隻能盡力而爲。那個小壞蛋從未
修行,就冒冒然前去尋她,恐怕連怎麽死的都不知道。何況即使尋到了她又如何
呢,到時她必然聖潔不在,甚至成爲魔教的囚奴,任人淩辱。還是永不在見的好,
你我短短的相遇就當一場夢幻,這樣,也可以保持在小壞蛋的那份純潔的仙姿。
想到這兒,仙女姐姐難得對我面色冰冷,用幾乎使我凍覺的話語對我說道
「你我還是不要再見的好,就當姐姐是一場夢吧」。
說完就退出門口,準備離去。

我立刻心顫神搖,面如枯槁,熱淚盈眶而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仙女姐姐見不得我這樣,芳心一軟,似乎又想到幼年時,也是這樣癡纏著師
傅,向她撒嬌。隻是師傅以仙逝,空留餘音在耳間。
人,活著,總要有希望才好。仙女玉手一揮,一本秘典出現在我面前。她柔
聲對我說「這樣吧,你學成的上面的道法,就過來找我。」仙女的話使我重染希
望「仙女姐姐,我去哪兒找你?」
仙女姐姐走入雨中,一股氣牆騰空而起,使得她的周圍升起一道光潔白膜,
使得她更現仙意。氣牆也把追尋的我輕輕的推回屋內。
仙女越來越遠,天地隻留有她的仙音「你就一路向西吧,有緣一定在見。」
「仙女姐姐,我一定會找你的。」我也在屋內拼命嘶喊,也不知道她聽沒聽
到。
我們能在相見嗎?我不知道,一股熱淚流了下來。……
遠方,仙女姐姐也把護體氣牆撤下,任由山間小雨傾灑她身,頭上修長烏黑
的秀發上小雨珠密集了起來。純潔無暇的白色仙衣也漸漸濕透,將仙女矯軀展現
的淋漓盡緻。仙女毫不在意,她需要在最後的悠閑時光中放縱自己。
和江寶心在一起雖然短暫,卻讓自己感受到和師傅在一起時的溫暖。他對自
己的點悟也使得他的印記深深地刻在自己的道心上,使得自己對他依戀不止。如
果不是師傅的囑托,說不定狠下心來和他長相厮守。想到這兒,她的俏臉擦的通
紅,直透耳根,這也是她受傷前難以想象的事。
算了,假如她能完成師傅的囑咐,自當回來找那個小壞蛋,做他的小情人,
讓他欺負一輩子。現在隻能將他的印記壓在最心底,隻當自己撐不住的時候才會
灰想起來給自己支持。
仙女伸出玉手,一股淩天劍氣在指尖旋轉,湧動。細雨也被劍氣所牽引,在
她的周圍行成一道渦流。片刻,渦流激散四飛,天地晝盡,一把利劍出。劍握于
手,天地彙聚成一心,萬物牽機引,是爲劍心。
仙女面色平淡,但渾身散發的劍氣使天地淩然臣服,那個名動神洲的女劍仙
又回來了。隻是她的劍有多處破損,仙女也注意到了,輕歎一聲,飛仙而去,天
地歸于平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