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诱娘子

你的爱焰逐渐融化我的理智
令我的思绪抽离
心中泛过阵阵狂喜
接连下了几天的雨,今天晚上月儿终于露了脸,灿亮的星子也布满夜空,花
香及泥土的味道在夜风中缓缓飘送,然而一向平静的司马将军府却发生了一件事。
将军府西边一处僻静别院的房门口,一位年约四、五十岁的老妇人正着急的
来回踱步。
「老头子怎么还不回来?有事要找他时,他偏拖得七晚八晚才回来,不需要
他时他又成天窝在家里……」老妇喃喃自语。
这位老妇是将军府中的厨娘胡玉,而她丈夫江智是将军府的总管。
他们俩从小就在司马将军府工作,相识进而相爱,然后结为夫妻,在此工作
也有三、四十年了。
从建立司马将军府的司马武,到现在的司马峻,他们夫妻俩都是忠心不贰的
忠仆。
就在胡玉望眼欲穿时,一名年约五十的瘦高男子走了进来。
「老头子!」她赶紧上前捉住他的衣袖。
江智看到妻子一脸紧张,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怎么了?」
「我们有一个女儿了!」胡玉难掩兴奋的说。
「什么你有了?」江智大叫一声,目光随即落到妻子微微发福的身躯,「没
变啊!而且……老太婆,你不也一把年纪了,难不成是老蚌生珠?」
「生你个大头珠,不是啦!来!我带你去看。」说完,她神秘兮兮地拉着他
往内室走去。
两人来到一间厢房门口,江智由窗往内望去,随即愣了下。
一怎样?很美的小美人吧!」胡玉得意地说。
「她是谁?」
房内一位模样娇媚甜美的少女,正坐在桌前大啖美食,而一双美眸满是好奇、
困惑的梭巡四周。
她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活脱脱是个小美人。
「她现在是我们的女儿!」胡玉强调道。
「这是怎么回事?」江智皱眉问道。
胡玉将丈夫拉到角落,小声的说:「你这些天不在,我就到咱们将军府后方
那间土地公庙拜拜,求你和将军府一切平安,我也照例说了我多年的心愿,你知
道的嘛!我这三十多年来没替你生个一男半女的,实在很对不起你们江家。」
想到自己无法替心爱的丈夫传宗接代时,胡玉曾经伤心的要丈夫纳个妾室,
却被他狠狠地训了一天一夜。
「傻女人,我这三十多年来不也说了很多遍,我不在乎你是否能生育!反正
我还有其他兄弟可以传宗接代,又不差我一个,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么又说我
们有女儿?她又不是我们的女儿!」
他不明白那个小姑娘是打哪儿来的,又为何是他们的女儿。
胡玉神秘的笑道:「就在我对土地公许下心愿后,这个小美人竟然从天而降
……」
「从天而降引又不是仙子下凡!」江智睁大眼哭笑不得的望向妻子,心想她
是不是想孩子想疯了。
「她真的是自己掉下来的!」胡玉猛摇着头。
「自己掉下来的?」
「对啊!这一定是土地公赐给咱们的宝贝女儿,而且还是个模样标致的小美
人儿,老天爷对咱们实在是太好了!」胡玉说着、说着,双手合十的朝着天空拜
了下。
「等等!我说老太婆啊!就算她真的从天而降,也不是咱们的女儿啊!」他
现在才发现妻子的想法竟是这么天真。
「不!她就是老天爷赐给我们的女儿,因为她不会离开,也不可能离开了。」
她贼笑地道。
「怎么说?」
「因为她完全记不得以前的事情,所以她哪里也回不去了,我要把她留下来
当我的宝贝女儿。」
「什么?!」
江智讶异的看着妻子兴奋的神情,心中也明白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想要有个孩
子。其实他也希望有子女能围绕在他身边,并喊他一声「爹」,他一直都很盼望
能享有这份天伦之乐,只是怕伤了爱妻的心,他都忍住不说。
然而却没有想到爱妻直至今日还一直想尽办法要让他们江家添个子嗣。
想到这里,江智对胡玉是既感动又心疼。
「老头子,留下她当咱们的女儿,我以后就是她娘,你就是她爹!」胡玉难
得撒娇地道,俨然一副小女人的模样。
「可是,如果我们这样做,那她的爹娘岂不很伤心?我们不能这么自私!」
说完,他便转身走回厢房。
「老头子!」胡玉连忙追了上去。
江智一推开房门,还来不及开口,只见妻子已经街了进来,抢先开口「小怜,
来!快叫爹啊!他就是最疼你的爹啊!」
胡玉发现她时,看到她颈上戴了条金链,上面的金锁片刻着「楚怜」两字,
猜想这可能是她的名字,所以就唤她「小怜」。
被唤做「小怜」的小姑娘闻言,扬起一抹令人屏息的美丽笑容。
「小怜?老太婆,你连名字……」江智讶异不已。
胡玉连忙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小怜,还不快叫爹!」
「爹!」
「我不是……」
江智还来不及说完,就因她那声叫唤而忘了原本要说的话。
「你叫我爹?!」他错愕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对啊!」楚怜困惑的看向胡玉。
胡玉连忙走到她身边拥着她的肩,解释道:「你爹啊,他常常这样,人老了
总会忘了一些事,加上他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记性更差了,不过,别担心,
他没事的!」
「是吗?」
楚怜走到江智面前握着他的手。虽然她对眼前这一切都不太熟悉,但听娘说
了一大堆有关她的事之后,她也觉得好像有这么回事。
她关心地道:「爹,你要多注意身体,我知道我生了一场病后有些事情都忘
了,不过娘都已经告诉我了,我也知道自小你就很疼我,为了我的病还让你担心
得吃不下也睡不好,真是对不起,所以你要好好保重身体。」
江智听到她真诚、关心的话语,心中感到一阵温暖。眼前这个小姑娘虽然不
是他的亲生女儿,不过刚才她那声「爹」可真叫进他心坎里了。
「老头子,怎么傻了?女儿在跟你说话呢!」
胡玉见到丈夫的神情,明白他心中已经接受这个忘了所有的小女孩当他们的
女儿,她心中十分高兴。
江智下意识地轻抚楚怜的头,宠溺的动作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
「小丫头,夜深了,早点睡吧!我跟你娘还有些事要商量。」
「爹,那我先休息了。」楚怜在江智的颊上印了一记。
江智愣了下,随即才又露出慈祥笑容。
「好,小怜,赶快上床休息吧!」江智满足地道。
「娘,小怜先休息了。」楚怜在胡玉颊上印下一记,旋即离开。
见她上床安歇,他们小心的关上房门走到廊外。
胡玉看了丈夫一眼,而江智则无言的将她搂在怀中,两人的恩爱表露无遗。
「老头子,小怜真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宝贝女儿,对不对?」
胡玉若有所指的望着江智有些苍老的脸庞,但印在她心上的英姿飒爽模样却
不因岁月而稍减。
江智抬起头望着天上美丽的月亮,感慨的说:「是啊!不过,她如果想起了
过去的事……」
「老头子,不要想这么多了,我相信这一定是老天爷可怜咱们夫妻俩渴望享
有天伦之乐,才会将小怜送给我们的,你就别想太多了。」
哪怕能享有这份天伦之乐的幸福辰光短如一瞬,她都会珍惜相处的每一刻。
江智也明白爱妻的想法,他开心的点头微笑。「这……好吧!不过……她叫
你娘,又喊我爹,还说她生了一场大病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胡玉听完他的问题后,温柔的吻了他一记。「老头子,别小看我说故事的功
力,我可是宝刀未老喔!」
听到爱妻的话,江智甜笑道:「对喔!我就是这样被你骗到手的!」
「臭男人!胡说八道,是你先骗了我的。」
「好、好、好!是我骗你的。」
胡玉羞红着脸,槌了他一下,随即被他拥入怀中。
楚怜看着窗外两人恩爱相拥的背影,不禁露出一抹欢喜的笑容。
虽然她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却为他们的恩爱深受感动。
她转身躺回床上,望着木床和屋顶,又转头看向周遭的摆设。
为何她越看越觉得……
好陌生!
总觉得这一切都很陌生。
她猛力的甩头。
不要胡思乱想了,自己的家人还会骗她吗?她一定是病得太久了,才会对眼
前这一切感到如此陌生。
一定是这样子的……
她心中如是想,不知不觉沉入甜美的梦乡。
她万万没想到她根本不属于这个年代。
她是叫做楚怜没错,却是来自未来。
事情是这样子的,她和好友莫云、上官子兰原该到山区帮助孤独老人,却遇
上一阵似是地震的天摇地动,地面伴随着巨响一分为二,她们三人便自裂开的地
面向下坠落,哪知这一坠落竟将她带到了两千多年前的西汉。
江智及胡玉夫妇决心将楚怜视为己出,并为她冠上「江」这个姓氏,在夫妻
俩的悉心照料下,日子倒也过得十分快乐。
然而楚怜却发现胡玉及江智似乎心事重重。
用晚膳时也不见他们像以前那般开心谈笑,而是一反常态的安静,令她感到
担心。
「爹,娘,你们怎么了?」
楚怜放下手中的碗筷,关切的看着似是满腹心事的胡玉、江智。
「这……」
江智为难的望了爱妻一眼,支吾其词。
「爹,娘,有事可以告诉女儿,说不定女儿可以为你们分担。」
「丫头啊!这事你是解决不了的,总之,你要记住,千万不要离开这院子一
步。」胡玉说道。
「为什么?」楚怜不明白的问。
她知道父母是将军府的总管及厨娘,而老将军也对他们很照顾,另外盖了一
间别院给他们住,让他们不受打扰。
可是他们却不让她踏出这个小别院一步,这一点一直令她觉得奇怪。
「因为……」江智看了胡玉一眼,要胡玉接着说下去。
「因为将军脾气不是很好,我们怕你不小心冒犯到他,那就没人救得了你了!」
楚怜心想,从爹娘口中,她多多少少知道这个将军是个不容许任何人侵犯他
那至高无上权威的自大、傲慢男人。
这将军府中如果有人招惹到他,就像在老虎的嘴上拔毛一样,不啻是自寻死
路。
她却认为做人应该要讲道理,哪能这样霸道。
他这样的行径,让自己成为一个人人都害怕、都不敢对他说话的人,难道他
都不会觉得寂寞、无聊吗?她不敢想像如果有一天身边的人都不敢跟她说话,那
会有多么可怕。
「爹,娘!如果遇到将军大人,我会很有礼貌,不会惹火他的,这样子我可
以出去看一看了吧……」
「不行!」
胡玉、江智异口同声的大叫,令楚怜一脸讶异。
楚怜委屈得不再开口,低下头静静地用膳。
这是自胡玉、江智收留楚怜以来,第一次对楚怜说这么重的话。
沉默在三人间蔓延开来……
江智跟胡玉不知如何化解这份凝滞感。
就在此时,楚怜抬首,露出灿烂如花的笑容。
「爹,娘,你们要我别乱跑,女儿相信你们是为我好的,所以我会听话的。
来!用膳吧!饭菜都凉了。」
胡玉闻言连忙对江智说:「好、好!用膳时别谈这些,会伤胃的,老头子,
快吃!」
「好!」
胡玉和江智一边用膳,一边偷偷瞄向楚怜。
江智心想,小怜虽然只穿着一袭朴素的白衣长裙,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梳了个
髻,光是露出她那小小的瓜子脸及精致的五官就已经是惊为天人了。
风姿绰约如娇花,体态窈窕迷人,眉目流转、举手投足间都显出自然不做作
的万种风情,一身雪肌玉肤……
如此的美人儿,如果被将军看到的话……
她一定难逃成为将军侍妾的命运!
并不是他不喜欢小怜成为将军的侍妾,也不是他不想过荣华富贵的日子,而
是成为将军的侍妾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将军没有天天换女人的癖好,
那将军就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对象。
只可惜,将军每晚都要找一名女子侍寝,而且每晚都要换,从不跟同一名女
子过第二夜,也曾有几名美丽女子想要乘机捉住将军高傲、不羁的心,但是下场
却是被他无情的赶出府,而且命令她们永远不得再出现他的面前。
再说将军还指定非得是模样、体态都称得上是上等美人的女子来侍寝,他才
会满意,可是这上等美人又岂是满街找就有的?身为将军府大总管的他为此十分
担心,因为这附近有名的青楼红牌艳妓都快找完了,总不能强抢民女吧!
就算他真的肯狠下心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但若是被将军发现,他定会大
发雷霆的。
将军对这种有辱身分及害人的事一向都是不准许的,府中上上下下的人他都
不容许有任何作奸犯科的事情发生,否则他绝对不会轻饶。
也因为这一点,他对这个从小就跟着老将军柬征西讨的少将军是又敬又佩,
因此更是务求让少将军感到快乐满足。
唉!但这么一来,他真是为难死了!
他干脆带妻子和小怜回老家耕田还比较好。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一抬首,见到美丽的小怜,他不由得叹得
更大声了。
当晚,将军府的「斋月苑」中传出一声声令人脸红耳热的娇吟声,让人听得
春心荡漾,却没有人敢在此时接近斋月苑。
因为斋月苑正是将军司马峻的居所,平常人是不得随意进入的。
今晚侍寝司马峻的女子是洛阳第一名妓如花姑娘。
如花原以为能当上将军的人,一定是个大老粗,所以她一直不愿来,今天还
是看在江智捧上的大把银子份上她才来的。
不过,当她见到司马峻时,她立刻后悔自己没早点答应。
只因为司马峻并不像她想像中的大胡子、大眼睛,而是英俊、威严得宛如天
神下凡般,最重要的是他精力勇猛、旺盛,令她高潮连连,连个喘息的机会也没
有。
从她破身以来遇过无数的男人,却从未在同一个男人身上得到这么多次的高
潮,而且还是一个英俊有权势的男人。
皎洁的月光从纸窗洒落下来,映照在他们裸裎以对的身躯,两具躯体紧密贴
合在床上,不时狂野的律动着。
「啊……将军……我不行了……好棒啊……」如花浪叫着,闭上眼享受司马
峻在她那儿猛烈的抽插、冲刺。
「真是个淫荡的骚货!」司马峻邪气的冷笑道。
他的手用力的揉搓着如花丰满的双峰,并用手指邪肆的搓着她艳红色的乳尖,
引得她呻吟连连……
「真是个好玩的东西!」说完,他低下头狠狠地舔弄、挑逗她已然红肿、坚
挺的乳尖。
如花被他湿润火热的舌尖刺激得抱着他强壮的肩膀轻吟浪叫不止。
「讨厌,你舔得人家好痒喔!」
「喜欢吗?」
「喜欢!」她的眼眸闪着淫荡的妖媚光芒,欲教司马峻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那我就让你更喜欢!身体转过去背对我。」
他伸出手将她的身体转过来背对着他,并顺势将她按在床上,让她雪白的臀
部呈现在他面前,女性的私处毫无保留的显露在他面前。
「果然是个天生的妓女,已经这么湿了……」他的手指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
不理会她的娇叫哀求,只是不断的来回抽插,她的小穴变得更加肿胀,不断涌出
爱液……
「将军……啊……不要嘛!快点要我……我受不了了……」如花像只母狗,
顾不得理性及羞耻,只是不断的摇动雪白的娇躯向他哀求。
「想要吗?——那就自己来,」司马峻英俊的脸庞扬起一抹邪气的笑容。
如花伸出一只五手握住他坚硬的巨大,让他的火根对准她的小穴,然后她往
后一抵,感到他的巨大充满她的体内。
「啊!好棒!」她发出满足的叹息。
「喜欢吗?」
「爱死了!」
「那我就让你尝一尝欲仙欲死的滋味,好不好?」司马峻在她耳边轻声的说。
沉迷在性爱的如花没有听出他促狭的口气,反而高兴得直点头。
「如花今天晚上都属于将军,将军想要怎样就怎样吧!」她嗲声道。
「好!说到就要做到。」他敛起若有似无的笑容,眼中闪现一道莫测高深的
光芒,握住她的细腰开始用力的抽送着。
「啊……将军……好棒……我要死了……受不了了……快……用力一点……」
她忘情的浪叫。
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如花于心中想着。
他的勇猛让淫荡成性的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一波波冲击着她的四肢百骸,
她只觉得身体一阵强烈的颤抖,下一瞬就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她却感到身后的男人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反而将瘫软无力的她翻转过来,让
她再次仰躺,他将她的双腿拉开至最大,再次用力刺入她体内,引起她激吟不休。
「将军,你好勇猛喔!我都快受不了了,可不可以休息一下……」
「不行!」
如花闻言,只好勉力将已经酥麻无力的身子再次迎向他。反正男人能撑多久
也是一定的,她如果不让他尽兴,只怕会惹火他,再说她也想从他身上得到更多。
她如果服侍得好,他或许会将她纳为妾室,到时她可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也不用再接客了,只要跟他夜夜春宵就是天下第一乐事了。
然而如花的如意算盘却算错了。
女人在司马峻的心中永远都只是他性发泄的工具,他也不会纳一个众人玩过
的女子为妾,他对挑选妻子的资格可是很严厉的,而且至今他还未遇上一个让他
动心的女子。
「啊……将军……不要再玩弄我了……快……」
她紧紧地抱着他强壮结实的身躯,一双玉腿盘在他的腰上,随着他每一次狠
狠的街刺而激烈的摇摆身子,一波波前所未有的狂潮袭向她,让她几乎承受不住……
「啊……嗯……好棒……啊……」如花放任自己狂浪的淫叫。
她知道男人都喜欢听女人在床上浪叫的声音,那会增加他们的兴奋感。
「啊……嗯……你好厉害……将军……我不行了……」
她从没有被这样勇猛的男人狠狠地占有,口中只能不断发出浪荡的叫声,享
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这样子就投降了吗?还太早了!」司马峻的黑眸闪烁着危险的邪肆欲望。
「啊……将军……我不行了……你太……厉害了……」她娇喘吁吁地说。
司马峻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一声冷冷地轻笑,恣意的玩弄她的娇躯。
他低下头狠狠地吸吮、舔弄她酥胸上红艳的花蕊,一波波销魂的快感似狂浪
般淹没她。
「啊……将军……嗯……喔……我受不……了了……饶命啊……」如花忍不
住开口求饶。
如花觉得体力已到极限,但司马峻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花于心中想着,不会吧!天都快要亮了,他从一上床就没有停过对她的蹂
躏及玩弄。
她全身都快被他拆散了,他却还不想停下来。
莫非这就是传闻中司马峻令女人欲仙欲死的床上功夫?而且听说对手如果没
有相当的能耐,就会被他玩个三天三夜,落个下不了床的下场。
「将军……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如花觉得地狱般的折磨就要开始了,她的下体从难以言喻的快感逐渐转为火
热的疼痛。
「这样子就不行了引那你这洛阳第一名妓岂不是浪得虚名了!」
「将军神勇,小女子承受不起……啊……饶了我吧……不如我用口替你服务
……」
「不用!你乖乖地躺好就行了。」他冷酷的拒绝。
如花知道司马峻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倔强,他想得到的东西或想做到的事就一
定要做到,所以才能拥有众人羡慕的权势及钱财。
「将军……求求你……饶了我吧……」
在如花愉快的呻吟夹杂痛苦的哀鸣中,她「阅人无数」的娇媚身躯也只能任
由司马峻玩弄着,直到天亮……
「小声点,别吵醒将军了。」
一大早,江智带了下人悄悄地进入斋月苑,赶紧将如花带走。
司马峻也已发现,事实上他才躺下休息,还没有入眠就已经天亮,不过他没
有睁开眼,任由他们带走如花。
一见到如花全身无力,肌肤多处淤青的模样,江智心中忍不住叹息。连洛阳
的第一名妓也承受不了将军过人的精力,那还有谁可以呢?「快!快将如花姑娘
送走,免得将军醒来看到。」
下人动作迅速的以锦被将昏迷不醒的如花包覆住,然后速速送出府。
如此做是因为司马峻有一个怪僻,就是陪侍的女子在他醒来前就要消失,否
则他就会大发脾气。
江智明白这是因为将军向来只将女子视为男人泄欲的工具,而妓女更是可以
尽情的蹂躏。
从没有一个女子可以在司马峻心中停驻。
他的严厉及不可侵犯的权威,令将军府上上下下对他是又敬又畏。
然而除了女人这方面,他的要求太难之外,其他方面他则是一个赏罚、是非
分明之人,该赏就赏,该罚的也不会轻饶。
就在江智转身欲步出房门时,却听到司马峻慵懒又充满磁性的声音。
「江老。」
江智连忙转过身来恭敬的面对他。
「是!将军有何吩咐?」
「这些天不用找人来侍寝了,我要进宫一趟,不知何时才会回来!」
「是!不知将军还有什么事要吩咐的?」
「没有,退下吧!」
「是!」
江智关上门才松了口气。多谢老天爷保佑,否则他还不知今晚该如何度遇呢!
这一夜,楚怜坐在别院的前廊,无聊的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
听娘说将军出门了,那她可不可以乘机到四周看一看呢?她想着、想着,回
头望了下,见到母亲房间熄灯了,于是蹑手蹑脚的离开。
反正只是去逛一下,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发现不就得了!
她越想越觉得这想法可行,于是小心翼翼地溜出别院,随处走走,来到一座
花园,立刻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住了。
「哇!好美!」
眼前是一大片白色的花海,许许多多不知名的白色小花随着夜风轻舞。
夜景清幽迷人,她不禁深深沉醉在这迷人的月色中,置身在白色花海里像个
小女孩般尽情游玩。
「真香!」
她看着在月下娇媚含羞、万种风情的花朵,晚风吹送着百花香,更令她感到
一种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
楚怜愉悦的想着,这次出来玩逛还真是对了!
「对了!不如采些漂亮的花送给娘。」
楚怜心情一好,一边采撷小白花准备送给胡玉,一边哼着自己随意编的曲子。
然而楚怜却浑然不知她这次偷偷溜出别院,将彻底改变她一生的命运。
黑夜中,将军府外有名男子骑着马从偏门进入,没有惊动任何的人。他就是
刚替皇上办完事回府的司马峻。一身黑衣的他正准备回到斋月苑,突闻后花园传
来女子吟唱的声音。有人在唱歌?!这么晚了是谁在后花园唱歌?司马峻忍不住
皱起眉头,他不太高兴的想着,这里是将军府,又不是乐坊!
一定是府中哪个小丫鬟睡不着,才会在半夜唱歌。换作是平常,他才不会有
想去一探究竟的街动。
但这会儿……
女子柔美的嗓音引起他的好奇心,他忽然好想知道拥有这样甜美嗓音的女子
模样如何。
此时的他就像被女妖的歌声诱惑般,想也没想的缓缓移动脚步,不由自主的
走向后花园。
走过花径,他停下来静静地凝视月光下随风摇曳的花海。
可是……
他只闻其声,不见任何人影。
真的是他的幻听吗?
刚刚明明有女子的哼唱声,莫非有鬼魅之物不成?他一向不信世上真有鬼魅
之物,直觉是有人闯入将军府。敢闯入他将军府的宵小就等于进了阎王殿一样,
他绝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他随即抽出挂在腰际的宝剑,目光如冰,逐渐靠近声音的来源。
楚怜此时正好蹲在草地上拔除杂草,浑然未觉司马峻正逐渐向她靠近直到一
道轻微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她才猛然停住拔除杂草的动作,骇得浑身僵硬,不
敢动弹。
有人?!楚怜心中猛然一震。
她随即发现有人靠近她身边,她害怕的站起身想要逃离花园。
哪知她才站起身,一把锐利的剑已抵在她的咽喉处。
「啊——」她大叫一声。
「不要动!」司马峻严厉的喝令。
「你也不要动。」她怕他一动,她就会被一剑穿喉。
就在此时,两人目光交会,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司马峻原以为会遇上宵小,却没有想到会看到一个如月光仙子的娇媚女子。
他见过的美人很多,但眼前这个小美人却有一种令他目不转睛的魅力。
她一双眼眸如秋水,两道秀眉如杨柳,凝脂若雪,腰肢纤细,一头宛如黑瀑
披散至腰际的长发,更衬托出她娇媚的花容月貌,她水灵灵的眸中此时正闪着迷
人及畏惧的复杂光芒。
同一时间,楚怜也仔细观察司马峻,只见他一身黑衣打扮,一双炯炯有神的
眼睛在黑暗之中闪烁,右手则是一动也不动的拿着剑抵住她的咽喉。
月光下,他英俊又充满阳刚气息的坚毅脸庞,就像天上下凡的神只般英勇又
威猛,他身上散发出的王者自信及狂傲令他更形耀眼出色、与众不同。
他抵在她咽喉的剑虽令她畏怯,但是当她看到他眼神大胆的在她的身上梭巡,
那种彷佛想将她赤裸裸看透的眼光才真正令她害怕,令她极度不安。
「你是谁?」司马峻嗓音低沉有磁性的问道。
听着他语气中带着不容任何人轻忽的命令,显然他是一个习惯命令他人的人。
楚怜在心中想着。
他会是将军吗?不可能!
如果将军回府,一定会引起很大的骚动,而且大家也会赶紧伺候,所以他应
该不是将军。
想到此,楚怜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