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之骆冰失身

文泰来被擒生死未卜,骆冰实已心力交瘁,如今又被余鱼同趁睡轻薄,心中
更是气愤难当。她严词训斥余鱼同,但余鱼同吐露心事,一片痴心,使她又羞又
气,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她心中乱成一团,独自策马西行,不料却叫镇远标局的
好色标师童兆和给暗中盯了梢。童兆和那日在客栈见骆冰肤色白腻,面目俊美,
心中早生邪念,但当日却被文泰来点了穴道大失颜面;如今见骆冰失魂落魄,孤
身一人,不禁大喜过望。
他悄悄地跟在骆冰身後,不一会便行到荒僻的树林里。骆冰心绪不宁,警觉
性不免稍差,她在马背上昏昏沈沈的,竟不知身後有人跟踪。童兆和逮到机会,
蹑手蹑脚自骆冰身後腾身而上,一抖手便打出了「迷魂粉」。骆冰的精神本就不
济,被迷药一蒙更是头晕目眩,手脚趐软,她眼前一黑,向後便倒,立时便掉下
了马背。
童兆和见状欣喜若狂,他跃身上前,一把将骆冰抄在怀里,狂笑道∶「你这
娘们落在我童大爷手里,待会可有得乐了。哈哈哈!」他着色眼,打量怀中美
女,只见骆冰如海棠春睡一般,面容娇艳,凤目紧闭;丰润的樱唇微开,喷出阵
阵醉人香气。他禁不住淫笑一声,低下头便在骆冰樱唇上狂吻。骆冰的樱唇香软
滑腻,一吻之下,他不禁淫性大发。
他长舌一卷顶开了骆冰的牙关,吸住骆冰香软的舌头,便吮了起来。骆冰中
了「迷魂粉」虽陷入昏迷,但身体自然反应却仍正常,迷糊中只当是丈夫在和自
己温存。她咿呜轻哼着,无意识的搂抱住童兆和的脖子,香舌也缠绕住童兆和的
舌头,吸吮了起来。童兆和简直舒服到了极点,他一面继续亲吻,一面便动手剥
除骆冰身上的衣物。
一会功夫骆冰晶莹剔透的雪白身体,已整个的裸露了出来,那高耸坚挺的趐
胸洁白粉嫩,触手之下更是棉软光滑。童兆和下体早已硬的像根铁棒,如今接触
到骆冰的滑腻胴体,那里还忍得住。他取下马背上的盖,往草丛里胡乱一摊,
搂紧骆冰的柳腰,便躺了下去。他沿着骆冰美丽的面庞,一路向下吻去,当吻到
那雪白嫩滑的胸部时,他狂热地含住樱红的乳头,便疯狂的吸吮起来。
骆冰是个端庄规矩的少妇,哪里经得起童兆和这种风月老手的玩弄。她虽在
昏迷中,但身体的反应却自然正常。因此转眼之间,她已下身泛潮,喉间也发出
了甜美的诱人呻吟。此时童兆和沿着雪白胴体向下吻去,他双手分开骆冰修长的
玉腿,整个脸埋在骆冰的私处,贪婪的舔起来。片刻之间,骆冰下体尽湿;脸
上也露出娇媚动人的神态。
童兆和见时机成熟,他托起了骆冰光滑白嫩的玉臀,将她两条修长的美腿盘
在自己腰部,而後扶住早已硬得发痛的肉棒,顶在骆冰湿漉漉的阴门上,戳弄了
起来。龟头缓缓的划开两片嫩肉,没入了骆冰的禁区,昏迷中的骆冰只觉快感连
连。她眉头紧皱,发出断断续续的愉悦呻吟声,不由自主地便摆动柳腰,扭转丰
臀,迎合着童兆和的肉棒。
童兆和抽插了片刻,发现骆冰气息凝重,玉体微颤,柔嫩的肉壁哆嗦着吸吮
着他的肉棒。
他知道骆冰已到紧要关头,於是将龟头深深顶住骆冰的子宫,左右旋转的研
磨了起来。可怜骆冰还以为和她欢好的是丈夫文泰来,她伸出白嫩的胳膊紧搂着
童兆和的脖颈,阴部也紧贴着童兆和的下身,不停的蠕动。昏迷中的高潮来得格
外的猛烈,她喘息声越来越急促,忽然「啊」地一声大叫,全身不停的抖动,瞬
间,已进入了飘飘欲仙的极乐天堂。
童兆和只觉一股热流冲击着龟头,那种舒服的劲儿,简直前所未有。他腰骨
一麻,阳具直抖,浓浓的阳精即将射入骆冰体内。突然,一股大力将他硬拽了起
来,颈椎部位也遭受到重击。脱出骆冰身体的阳具,在他昏迷的刹那,白浊的阳
精狂喷而出,尽数洒落在身旁的草丛里。
余鱼同将童兆和点了穴道,扔在一边,便待救醒昏迷不醒的骆冰,但他一见
骆冰那诱惑迷人的赤裸胴体,心中不禁心猿意马了起来。骆冰赤裸的胴体在草丛
相映下,显得无比的嫩白光滑;丰满的双乳高高耸立,樱桃般的乳头颤巍巍的随
着呼吸抖动。修长的双腿美好匀称,腿根尽处柔顺的阴毛,湿漉漉的贴在饱满成
熟的阴户上。她刚交合过的身体,显现出一股淫秽的诱惑媚态。目瞪口呆的余鱼
同,呆若木鸡的盯着骆冰的妙处,心中不禁天人交战了起来。
原来余鱼同方才被骆冰义正词严的一番训斥後,心中直如槁木死灰一般,觉
得了无生趣;因此骆冰孤身独行,他亦未加注意。等到他回过神来,骆冰已是踪
影全无,他终究放心不,於是沿路追寻,其後在树林中,见到骆冰的白马,搜寻
之下,才发现骆冰遭人奸淫。他又羡又怒,一掌劈昏了童兆和并将其拽开;另一
方面,他也目不转睛,贪婪的注视着,骆冰诱惑迷人的裸身。
此时骆冰发出荡人的呓语∶「……啊……四哥……我……好舒服……再用点
劲……啊…我还要……」刚进入高潮的骆冰,突然失去了充塞下体的肉棒,昏迷
中也感到无比的空虚。她嫩白的大腿一开一合,赤裸的身躯也不断的扭动。
那种骚痒难耐的模样,就是柳下惠看了恐怕也忍不住,何况是意乱情迷的余
鱼同?余鱼同红涨着脸,「咕噜」一声吞下了满嘴的口水,一个恶虎扑羊式,就
压在骆冰赤裸的身体上。
多年宿愿得偿,余鱼同兴奋得简直有如疯狂。他一分一寸的舔唆着骆冰的身
体,就连最隐密、最肮脏的地方,都舍不得轻易放过。舌头由纤细的脚趾,直舔
到紧缩的肛门,细腻的程度就如同用舌头在替骆冰洗澡一般。骆冰在强烈的刺激
下,似乎竟要醒了过来。余鱼同心想∶「错过此时,日後恐怕再无机会。」当下
心一横,乾脆点了骆冰穴道,用手巾住她的双眼,将自己衣裤一脱,便腾身而
上。
他将勃起粗大的阳具,对准了骆冰粉红色的湿润花瓣,朝前一使力,硕大的
龟头「噗」的一声,便顺着湿滑的淫水,没入了骆冰体内。温热柔软的感觉,紧
紧的包围着他的阳具,那种舒服的滋味,简直从所未有。骆冰此时已然清醒,但
眼不能视,身不能动,她知道自己的贞洁已然被夺,心中痛苦的实如泣血。
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感,逐渐幻化为阵阵的愉悦,骆冰虽悲愤莫名,但身体
的感觉却益发的敏锐。她强力抗拒着感官上所传来的快感,但随着巨大火热阳具
的进进出出,她竟然产生一种奇妙不舍的感觉。龟头快速摩擦着柔滑的阴道,快
感也愈加的强烈,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身体也逐渐的配合阳具的抽插,而左
右摇摆扭动。
强烈的快感,使骆冰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前挺耸,晶莹的体液不
断流泄而出,她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一般。一波一波的快感,如潮水般
的涌上来,她在浪涛中几乎忘了,自己正遭受到淫贼无耻的强暴。火热的龟头喷
射出猛烈的阳精,灼热的感觉烫得骆冰一阵痉挛,她不停的颤栗抖动,竟舒服得
晕了过去。
骆冰幽幽醒来,发觉自己身无片褛,身旁还躺着一个长像猥琐的赤裸男子,
不禁大吃一惊。她细想究竟发生何事,并慌忙起身着衣,但却怎麽也找不到贴身
的亵衣。她赤着下身,套上长裤,触手之际,发觉下体湿漉漉、黏糊糊的,使她
明了,自己的清白身体已遭玷污。此时那男子正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怒不可遏
的骆冰不发一言,上去就是一刀,将那糊涂的脑袋硬生生的给剁了下来。
伏在一旁草丛中的余鱼同,见骆冰杀了童兆和後愤然离去,心中不禁暗叹一
声侥幸。自己这李代桃僵之计,竟是毫无破绽;看来四嫂一定认为是童兆和坏了
她的身子,绝不会另有怀疑。想到方才骆冰欲罢不能的销魂模样,余鱼同禁不住
掏出骆冰的亵衣,放置在鼻端猛嗅了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