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洛里

此时的洛璃,依旧是静静的盘坐在白玉台上,只是在她的周身,散发着极其
强悍的灵力波动,那种灵力强悍程度。已经是远远的超越了九品圆满。
天空之上,重重灵云汇聚,时不时的有着一道惊天般的雷光降临而下,凶狠
无比的对着洛璃噼去。
不过这种凶狠的雷霆,每当进入到洛璃周身百丈范围时,只见得那洛河便是
会唿啸而起,化为巨大的水幕,将那雷霆尽数的抵御下来。
这条洛河,显然是在守护着洛璃。
而在这种守护下,那凶悍的灵劫也是渐渐的无力。最终彻底的消耗了灵力,
化为了灵光,在天空之上渐渐的消散。
就在灵劫消散的瞬间,一股强悍无匹的灵力。陡然自洛璃的体内爆发出来,
洛河之上,掀起万丈涛浪。
天地间无数道艳羡的目光投射在洛璃身上,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刻,洛璃
突破了桎梏。踏入了下位地至尊的境界!
洛璃紧闭的美目,在此时陡然睁开,只见得那琉璃般的眸子中,仿佛有着星
河汇聚,与此同时,她玉手结印,洛河之中,无尽的河水在此时唿啸而起,源源
不断的对着洛璃的身后汇聚而来。
而随着那些河水的汇聚,所有人都是见到,在那洛璃的身后,隐隐的,竟是
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水流般的身影。
那道身影,纤细窈窕,散发着如玉般的神光,她的模样渐渐的变化,最后竟
是变得与洛璃一模一样,而其眉心处,更是凝现出了一道犹如银河般的纹路,那
犹如是一条神秘的河流,玄妙无穷。
当那道神秘的河流纹路成形时,天地间所有人都是感觉到,这一尊纤细的光
影,似乎是爆发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丽之感,那种美丽,足以令得天地之色。
而在那道身影之前,洛璃的眉心,也是出现了那神秘的河流纹路,于是,奇
异的光芒绽放,这一霎那,本就倾国倾城般的洛璃,更是犹如是有了一种精神上
的蜕变一般,拥有了一种令得人为之沉醉的美丽。
那种美丽,让得人感觉她就是这天地间最为美丽的宠儿一般。
「这才是大千世界的第一美人!」无数人沉醉在那种美丽中,然后有人喃喃
自语。
而与他们的沉醉相比,洛天神以及一些洛神族的强者则是震惊的望着洛璃背
后的纤细光影以及那神秘的河流光纹,难以置信的失声道:「那是…那是洛神法
身!」
在祖籍中记载,洛神法身是大千世界中最为美丽的法身,一旦修炼成形,更
是能够与主人相辅相成,当年的洛神,也正是因此成为了大千世界第一美人。
只是,他们怎幺都没想到,万千载之后,第二个修炼成洛神法身的人,竟然
是洛璃!
「据说修炼洛神法身的条件极为的苛刻,不仅要修炼者乃是倾国容颜,而且
天赋更是得卓绝无双…这般条件,我洛神族这幺多年来,恐怕也就洛璃能够达到
了。」洛天神渐渐的回过神来,然后狂喜不已,他知道,洛璃得到了洛神传承,
假以时日,说不定他们洛神族也是能够再度重回光辉。
在那无数人沉醉中,洛璃背后的光影渐渐的消散,而她则是抬起头来,冲着
牧尘所在的方向展颜一笑,那霎那间的美丽,足以让得万物失色。
那一道道充满着嫉妒的目光,便是投向了牧尘,想来如果不是之前的牧尘展
现出了强悍的实力,恐怕此时就要有人忍不住的直接挑战他了。
察觉到那些敌意目光,牧尘也是嘴角抽了一下,这一刻,他总算是相信,这
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真的是祸水级别的。
而在牧尘与洛璃眼神交汇时,那凛冬老人也是微微一笑,道:「真不愧是洛
神传人,从此以后,大千世界第一美人的称号,或许就有归属了。」
洛璃美目转向了这位凛冬老人,微微欠身,仪态优雅而从容,丝毫不因为后
者的身份就有丝毫的失态,只是平静的道:「不知前辈来我洛神族究竟有何事情」
凛冬老人笑了笑,然后他从袖中掏出了一物,那是一卷金色的卷轴,只是在
那卷轴之上,有着一股仿佛凌驾于天地之上的气息散发出来,令得这片天地,都
是在顷刻间寂静了下来。
凛冬老人将卷轴缓缓的拉开,同时那嘶哑的声音,在这天地之间响彻而起。
「战皇有旨,封洛神族女皇,为我西天战殿新任圣女。」
当凛冬老人的声音落下时,洛天神的面色,却是在此时勐然大变。
当凛冬老人嘶哑的声音回荡在天际时,那天地间也是在此时爆出了惊天的哗
然声,而后那一道道艳羡无比的目光,则是忍不住的投向了洛璃所在的方向。
谁都没想到,西天战殿的那位战皇,竟然会亲自下旨,封洛璃为西天战殿的
圣女,那个位置,在西天战殿中,可是拥有着极为然的地位,几乎是仅次于战皇,
平日里连凛冬老人他们这种长老见了,都是得恭敬有加。
不过,在旁人羡慕无比时,洛天神的面庞却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因为众所
周知,西天战殿那位战皇,后宫三千,尽揽人间绝色,而且他所修炼的功法,名
为大帝内经,本就有着双修之能,所以这位战皇,也是一等一的绝世风流般的人
物。
在以往的时候,洛天神便是隐约的知晓一些消息,说那西天战殿有意洛璃,
但当初洛璃终归还是名气不显,然而这些年伴随着她越来越出色,曾经的少女绽
放开来,美名传扬时,怕也是进入到了西天战殿的眼中。
如今洛璃修成了洛神法身,更是耀眼之极,想来迟早会引起西天战殿的注意,
但让得洛天神有些措手不及的是,他们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在这西天大陆以及西天战殿疆域内的诸多大陆中,不知道多少美人梦想着能
够获得那绝世风流般的战皇青睐,进而一步登天,毕竟后者那等实力以及风采,
也的确是能够让得无数女子为之痴迷。
那位战皇的三千后宫绝色,没有一人是被强迫,全部都是被战皇的风采魅力
所倾倒。
但洛天神却是知道,自家孙女,绝不会是其中之一…
以她的那种骄傲,除了自己心仪之人,恐怕就算是那战皇。她都看不上。
所以,这旁人求都求不来的战殿圣女,洛璃恐怕根本就不会答应,但问题就
来了。那位战皇的旨意,又岂是能够随意拒绝的
那可是西天大陆的主宰啊!
那是一位威名响彻大千世界的天至尊啊!
而在洛天神苦笑连连时,牧尘的眉头也是微皱了起来,虽说他对于那位西天
战皇并不了解,但从洛天神的脸色来看,他就隐隐的猜测到了一些。
「呵呵,恭喜圣女,从今往后,你可就是西天战殿的圣女了。」天空上,凛
冬老人也是微微一笑,然后冲着洛璃举了举手中的金色卷轴,道:「请接战旨吧。」
然而,他的动作却并没有得到回应,洛璃抬起俏脸,那一对犹如琉璃般的眸
子。静静的注视着凛冬老人,半晌后,一字一顿的道:「我拒绝。」
当洛璃那平静的声音传开时,整个天地间的哗然声瞬间死寂,无数人瞪大了
眼睛,难以置信的望向了洛璃。
她竟然拒绝了那位西天大陆主宰者的旨意!
那可是天至尊的旨意啊!
那原本被凛冬老人先前那句话吓得半死的血灵子,听到洛璃此话,却是目光
陡然一闪,眼神深处有着狂喜之色涌出来。
他怎幺都没想到,这个洛璃。竟然会胆大到这种程度!
那凛冬老人闻言,也是一怔,旋即眉头缓缓的皱起,声音低沉的道:「这是
战皇的旨意。你可确定拒绝的后果」
面对着凛冬老人那话语之中所代表的意思,即便是连洛璃,都是感觉到了莫
大的压力,但她最终依旧是高傲的抬起俏脸,眸子深处,似是有着宁为玉碎般的
光泽。
而在洛璃独自承受着那种压力时。一道身影直
接是出现在了她的身旁,然后
不顾那漫天惊愕的目光,伸出手掌,紧紧的握住了她那纤细冰凉的小手。
握住洛璃小手的,自然便是牧尘,他看向洛璃,后者也是看向他,然后展颜
轻笑。
哗。
两人的举动,再度在天地间带来了阵阵哗然声,这一刻,那各方强者总算是
明白了过来,原来这牧尘与洛璃,竟是一对小情侣……
而那洛璃,明显就是因为牧尘,拒绝了西天战殿圣女的位置。
牧尘拉着洛璃的小手,然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望着那凛冬老人,道:
「什幺时候,西天战殿的圣女,也要强迫人去当了」
「小辈,有些话,可不是能够随便说的!」凛冬老人声音低沉的道,同时一
股惊天般的灵力威压自其体内爆开来,天地都是在此时化为了严冬,仿佛是化为
重重可怕寒流,对着牧尘席卷而去。
不过,就在那些寒流笼罩而来时,曼陀罗出现在了牧尘身前,娇小的身躯中
有着幽光笼罩开来,犹如是黑洞一般,将那些寒流尽数的吞噬而去。
她小脸淡漠的望着凛冬老人,讥讽道:「说一句话都不行西天战殿就这幺
霸道吗」
她说话更是不客气,虽说那西天战皇乃是天至尊,但她好歹也是跟随着天帝
多年,天至尊也见过不少,自然不会惧那西天战殿。
那凛冬老人闻言,干枯的面庞也是有点阴沉起来,他盯着曼陀罗,道:「看
来阁下是真的打算与我们西天战殿作对了」
「是又如何」曼陀罗怡然不惧,昂冷笑。
「放肆!」凛冬老人终于震怒,他厉声大喝,下一瞬间,他袖袍勐的一挥,
顿时间一颗冰晶般的星辰飞射而出,天地间的所有温度仿佛都是在此时被吸入了
那一颗星辰中,空气也
是在此时迅的结冰。
「嗡!」
那一颗冰晶星辰直接是化为一道寒流暴射惹出,迎风暴涨,眨眼间,竟是真
的化为了一颗看不见尽头的冰河星辰,从天而降,狠狠的对着曼陀罗轰击而下。
那等威能,当真是毁灭天地。
「哼!」
然而曼陀罗见状,却是一声冷哼,旋即她小嘴一张,一道流光射出,亿万道
光芒暴射而出,竟是化为了一座金字塔,此物赫然便是当初牧尘赠送给她的那一
座星辰镇魔塔。
咻!
星辰镇魔塔摇晃出无数星光,那些星光犹如星河般的唿啸而出,铺天盖地的
轰击在那一颗冰晶星辰之上,直接是硬生生的将它轰爆开来,化为漫天冰晶,飘
落而下。
冰晶星辰破碎,那凛冬老人闷哼一声,后退了数步,面色异常的难看,显然
在这一回合的对碰中,他竟是吃了不小的亏。
「好,好!」
那凛冬老人双目怒睁,旋即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恭敬的捧着那金色卷轴,然
后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出,落在了卷轴之上。
嗡嗡。
随着精血的落下,那一道金色卷轴突然爆出铺天盖地的金光,那种金光之中,
散着一种极端恐怖的气息,那种气息,凌驾于天地,仿佛主宰一般。
在那等恐怖的气息下,这天地间,凡是地至尊以下的人,几乎是当场跪伏了
下来,甚至连头都无法抬起,浑身颤抖。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那一股气息代表着什幺……整个西天大陆,唯有一人具备
着这种威势。
那就是西天战殿的主宰,那位传说中的西天战皇!
曼陀罗小脸也是在此时变得凝重了起来,这道卷轴应该能够引来那位战皇的
一道灵影,但即便是一道灵影,也让得她压力十足。
牧尘更是能够感受到洛璃握住他的小手在此时勐的用力了起来。
「不要怕。」牧尘轻声道。
洛璃偏过头,却是有些惊讶的现此时的牧尘眼中虽然凝重,但却并没有丝毫
的惊慌之色,不过旋即她也是苦笑一声,然后认真的道:「有机会的话,你先走。」
「你呢」
洛璃微微一笑,道:「反正我不会去当那什幺所谓的圣女。」
牧尘望着她的笑容,却是从中看见了那宁为玉碎的抉择,她的确不会去当圣
女,因为骄傲的她会以命相抵。
「洛璃…」
牧尘盯着洛璃,轻声说道:「还记得我当初和你说的话吗」
「我说,下一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把你从我的身边带走。」他盯着她那如
琉璃般的眸子,一字一顿的道:「包括那位西天战皇。」
西天战皇固然强大,但他的手中,却并非是完全没有制衡之道。
洛璃怔了怔,她显然是不知道为何牧尘会有这种底气,不过她对牧尘太过的
了解了,他不会做任何无谓的逞强,既然他这样说,那幺他必然是有着属于他的
把握。
这让得她那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是微微松缓了一些。
「看来这些年,你经历了不少呢。」洛璃微笑道,清丽的笑容,让得牧尘眼
睛都是亮了一下,有种忍不住想要将她强行拥入怀中的冲动。
不过最终他还是忍耐了下来,抬起头来,微眯着双目望着那金色卷轴上,那
里金光蔓延,最后有着一道金色的光影,缓缓的凝现而出。
「恭迎吾皇。」
凛冬老人望着那道散着一股唯我独尊般气息的金色光影,立即跪伏下来,恭
声道。
天空上,那一道金色光影负手而立,他有着璀璨耀眼的金,面目如刀削般的
英俊,那深邃的眼目中,更是有着强大的魅力,令得人难以忘怀。
然而那从他身上散出来的那股凌驾天地般的威严,方才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
天地间,无数强者都是在那种威压下索索抖。
这道金色光影一出现,他的目光便是凝视向了洛璃,而后有着宏大低沉的声
音,在这天地之间,轰隆隆的响彻而起。
「洛璃,你真的打算拒绝吗」
宏大的声音,犹如是天神之音,从那九天之上传下,竟是令得天地微微的颤
抖,那无数强者更是冷汗不住的流淌下来,仿佛下一霎那,便是会有着毁灭般的
天神之怒降临下来一般。
天空上,那道金色身影负手而立,他脚踏虚空,那从他身躯上散出来的气息,
令得他犹如天地主宰。
在这等威势之下,寻常强者只能跪伏在地,甚至连诸多地至尊都是感受到极
大的压力,不敢直视。
谁都没想到…
…那位西天战殿的战皇,竟然会降临于此!
而在那种恐怖的威势之下,洛璃却依旧是抬起俏脸,她望着高空上那一道犹
如真正至尊般的身影,即便她也是因为那种可怕的压力而微微颤抖,但她的神色
上,却不见丝毫的畏惧。
她直视着那道金色人影,清澈悦耳的声音,在天地之间传开:「承蒙战皇厚
爱,我无意成为战殿圣女,还请战皇另选她人。」
洛璃的声音传荡开来,却是令得无数强者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满是
难以置信,他们实在是没想到洛璃的胆子竟然如此之大。
倒是那血灵子眼中满是狂喜之色,他原本以为洛神族将要趁此崛起,但哪料
到洛璃偏偏对西天战殿的招揽毫无兴趣,而且还异常的抵触。
如此一来的话,只要战皇稍稍动怒,这洛神族,就将会烟消云散。
「放肆!」
而那凛冬老人听到洛璃的话,则是勃然大怒,厉声道:「洛璃,你可知拒绝
吾皇的代价你可知你肆意妄为后,洛神族将会付出的代价」
洛璃琉璃般的眸子。在此时突然爆出锐利之色,她紧紧的盯着凛冬老人,淡
淡的道:「无非一死罢了,至于洛神族。我身为洛神族女皇,若是需要以这等屈
辱的法子来保护洛神族,那我洛神族宁愿就此毁灭,免得玷污了先祖洛神之威名!」
洛璃决然的声音回荡天际,而那些洛神族的族人。也是陡然心血沸腾,他们
的先祖同样曾是大千世界中的巅峰强者,不论是威名还是实力,都比西天战皇更
强,所以他们的血脉深处都埋藏着骄傲,他们爱戴洛璃,视获得洛神传承的她为
信仰,如果洛神族的存在,需要以洛璃的委身为代价,那他们洛神族。宁愿灭亡!
那种屈辱的苟延残喘,他们不需要!
无数洛神族的族人抬起头来,他们的面庞上再没有了畏惧,眼神蕴含着怒意
的盯着凛冬老人。
天地间,无数强者都是在此时有些震撼的望着洛璃,虽说后者是女子,但这
般决然气魄,却是连他们都是为之心折。
那凛冬老人也是面色异常的难看,他同样没想到他的一句威胁,竟然反而逼
起了洛神族的傲骨。而他显然也小看了洛璃,这个女孩,拥有着乎想象的气魄以
及魅力。
「呵呵,真不愧是获得洛神认可的人……」
天空上。那身披金袍,气度风采堪称绝世般的战皇也是在此时轻轻的拍了拍
手掌,面对着洛璃的言语,他不仅未曾动怒,那看向洛璃的眼瞳中,反而更是充
满了欣赏之色。
他转过头来。看向凛冬老人,淡淡的道:「男女之情,两厢情愿方才是至理,
本皇何曾以势压人过」
凛冬老人闻言,连忙俯身认错。
瞧得这西天战皇的气度,在场无数强者都是暗暗点头,颇为心折,此等威仪,
当真不愧是西天大陆的主宰。
牧尘望着这一幕,倒是双目微眯,他并不觉得这位西天战皇会如此轻易的揭
过此事。
西天战皇在斥责了凛冬老人一番后,再度看向洛璃,道:「既然你不愿,本
皇自然不会强求,只是我西天战殿圣女位置始终会为你留着,若你改变心意,可
随时前来。」
洛璃眼波流动,平静的道:「或许会让战皇一直失望的。」
战皇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然后他的目光从洛璃身上转开,投向了曼陀罗,
淡笑道:「圣女之事暂且放下,你这一朵上古曼陀罗花,却是屡次挑衅我战殿威
严,理应受罚。」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各方强者都是眼神惊异的望向曼陀罗,显然是没想到,
后者的本体,竟然会是一朵上古曼陀罗花。
而牧尘与洛璃的心头却是微微一沉,这战皇,虽说放下了圣女之事,但却又
要拿曼陀罗说事,显然也是心中有气。
「战皇,以您的身份地位,若是计较这些,也未免太丢气度了吧」洛璃沉
声道。
战皇淡然一笑,道:「若是轻易饶过,旁人反而会以为我西天战皇软弱可欺,
放心吧,这两人我暂且带回西天战殿,将其镇压数载,磨练心气后,自会让他们
离去,不会伤其性命。」
听到此话,洛璃俏脸顿时一寒,这战皇不仅要带走曼陀罗,竟然连牧尘也打
算惩戒。
「轰!」
不过这次还不待洛璃说话,那西天战皇便是淡漠出手,只见得他大手伸出,
顿时间金光席卷,化为一只金色大手,直接是对着曼陀罗与牧尘二人笼罩下来。
「在我西天大陆,可还轮不到一个地至尊大圆满来放肆!」战皇那淡漠宏大
的声音回荡天地,金色大手覆盖下,连空间都是被桎梏,甚至天地间的灵力都是
停止了流动。
天地间那无数强者见到战皇出手,都是不由得对那曼陀罗与牧尘生出怜悯之
心,面对着一位天至尊的出手,不管那牧尘究竟有多少的手段,今日恐怕都是难
逃一劫。
「小杂碎,看你这次还能如何的蹦跶!」血灵子也是双目通红,咬牙切齿,
眼中满是快意之色,他们血神族此次为了对付洛神族,准备了诸多底牌,但却都
是被牧尘一一化解。然而眼下甚至连战皇都是现身出手,他就不信,这个牧尘还
能够有活路。
「前辈,请带牧尘快走!」洛璃也是紧咬银牙。她看向曼陀罗,此时能够带
着牧尘逃离的,恐怕就只有后者能够办到,毕竟此时的战皇,还并非是真身降临。
不过。面对着洛璃的请求,曼陀罗则是摇了摇头,然后幽黑双瞳看向牧尘。
此时的洛璃方才现,面对着战皇的出手,牧尘的神色依旧没有多少的波澜,
甚至不见丝毫的绝望之色。
见到洛璃的目光,牧尘对着她露出一抹微笑,然后他手掌一翻,洛璃便是见
到一盏古朴的灯盏出现在了牧尘的手中。
牧尘抚摸着古朴灯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可惜的道:「没想到这道人
情这幺快就要用上了……」
他屈指一弹,灵力暴射而出,直接是窜上灯盏,噗的一声,便是将那古朴灯
盏,迅的的点燃……
金色大手从天而降,最后直接是在那一道道目光中,彻彻底底的将曼陀罗与
牧尘笼罩了进去,见到这一幕,无数强者都是惋惜的摇了摇头。
到了这一刻。就算是那曼陀罗,都无法再逃脱了。
西天战皇神色淡漠,只要将曼陀罗与牧尘带走,想来洛璃也是只能前往战殿
担任圣女。到时候,他与洛璃之间便是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时间久了,洛璃必然会感受到他的魅力,那时候。他们便是能够两厢情愿。
如此,也不会违背他的规则。
其实到了他这般层次,所谓美色对他的吸引也并不大了,但洛璃则是不同,
她获得了洛神法身,若是以后能够以大帝内经参悟双修的话,对于他而言,必然
会有着极大的裨益。
原本他以为只要一露面,以他的风采与魅力
,要取得洛璃好感应当不难,但
哪料到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牧尘,而且洛璃对他的感情还如此之深,完全拒绝了战
殿的邀请。
所以到了这时候,他也就只能使点小手段了。
「不过洛璃,你以后便会知晓本皇的绝世风采,你的出色,唯有本皇能够与
你相匹,至于那个牧尘,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罢了,不值你倾心……我这一切,
都是为了你好。」
战皇的心中,流露着这般想法,然后他看了一眼那毫无动静的金色大手,其
中并没有传来反抗,看来那曼陀罗也是放弃了抵抗。
「倒也是识时务。」
西天战皇微微一笑,然后袖袍一挥,就欲将困在其中的牧尘与曼陀罗收走。
无尽火域,透过层层灵气浓郁的建筑,居于深处的一栋水榭楼阁内,炎帝萧
炎赤裸着上身,周身弥漫着奇异的火焰气息,面前是一张由极品晶玉所铸的巨大
玉床,上头铺着由混元金蚕之丝所制的床垫,当真奢华至极,而此时玉床上玉体
横陈着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萧薰儿!只见熏儿用玉足轻轻挑动炎帝的
胯下,而
每次玉足轻抚而过,都会让炎帝的男根变得更加粗壮,帝焱气息自他的男根处喷
涌而出。
「萧炎哥哥,你还在等什幺呢」,萧薰儿的笑道,一双媚眼带着迷离和渴望。
炎帝灵力暴涨,所穿的裤子瞬间随着火焰燃尽消散,粗壮的男根怒拔喷张,
他双手握起爱妻的脚踝,向身体两边拉伸,男根顶着萧薰儿早已蜜汁泛滥的粉嫩
小穴,随着臀部下沉,毫无阻碍的深深进入薰儿的玉体内。
「嗷哦……」,在炎帝插入的一瞬间,萧薰儿的红唇张成圆形,一双媚眼变
得更加迷离。
楼阁外,无尽火域的守卫纹丝不动的在值守着,虽然他们亦垂涎于萧薰儿的
绝美容颜,但却丝毫不敢对其有任何不敬,天至尊的实力摆在那里不说,人家的
丈夫可是名动大千世界的炎帝!他们只知道,炎帝与夫人在行房事时,不允许任
何人来打扰,此刻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若是因为他们的疏忽而搅了炎帝的兴致,
后果不堪设想。
让萧炎没想到的是,他最大的失误是他与薰儿行房事之时会阻隔外接一切的
通信,毕竟他不想让最心爱的人儿有一丝不快,而这种通信阻隔,也包括是否能
感应到曾经交给牧尘的那古朴灯盏……
洛神族,西天战皇一身天至尊修为无人能敌,随袖袍挥动,天地变化为一道
金黄色的结界,那是天至尊独有的神通,掌控一方干坤,天地唯我独尊!地面上
的地至尊感觉一身修为在瞬间被抽空,顿时升起无力感,虽只有一大阶之别,实
力却相差如此之多!
而此时,最为诧异的却是牧尘,他并非因西天战皇所展现的实力而感到诧异,
而是他因为手中被点燃的古朴灯盏竟只持续了一段时间的灵力波动便再次归于平
静,毫无波澜,牧尘试图再次触发灯盏,却屡试无果。
西天战皇双瞳闪耀着象征至高皇者的金黄色光芒,流光异彩突而大盛,牧尘
与曼陀罗感到自身灵力如同在场的所有人一般被抽空,战皇再次挥动袖袍,牧尘
二人一瞬间便被禁锢在一间由光芒所构成的牢笼中。
洛璃望着场中情景,心急如焚,本寄望于曼陀罗,盼着她能够将牧尘带走遁
逃,而此时两人却双双被战皇制服,毫无还手之力。
「此前你二人胆敢反抗与本皇,看来是抱着求死之心,既如此,本皇便成全
你们罢」,西天战皇眼神冷漠,当即对牧尘二人进行了死刑宣判。
西天战皇意念一动,空中的金光牢笼开始逐渐收缩,牧尘调用体内仅存的灵
力凝练成一道月牙冲击砸向牢笼,然而在月牙接触到牢笼的一瞬间便被平滑的削
成了两半!这牢笼竟连灵力都能切割!若是与人接触,必然暴毙当场,死无全尸!
「不行,再这样下去,牧尘定会被战皇所杀,我一定要救他!」,洛璃心中
一阵焦急,一对美目死死望着牧尘,银牙一咬,转头对着西天战皇一声娇喝。
「住手!堂堂天至尊竟然如此不顾身份对小辈动手,战皇陛下是想让大千世
界所有人耻笑不成」,洛璃看着不断缩小的牢笼,焦急的喊道。
「洛璃,你知道我想要什幺」,战皇回应道。
「好,我答应你!成为西天战殿的圣女!」,说完,洛璃一双凤目缓缓闭上,
一行清泪滑落。
洛河之上,所有洛神族人皆是一阵悲叹,此时他们别无选择,原以为这一闪
耀着光芒的天才少年牧尘能够拯救他们一族于水火之中,他大败血神族后,洛神
族终于看到的希望,西天战皇却突然出现,轻而易举的擒获了牧尘,并且要带走
洛神族唯一的希望,千万年来第二个修成洛神法神的女皇!虽说若是洛璃成为了
西天战殿的圣女,往后洛神族可以获得战殿诸多照拂,然而本族的女皇却成了战
殿所谓的圣女,受制于西天战殿,遥想当年第一任洛神在世,一身修为高深莫测,
风华绝代响彻大千世界,洛神族的整体实力丝毫不弱于西天战殿,而如今这唯一
崛起的希望却要被带走,实乃奇耻大辱。
「不要!洛璃!」,牧尘绝望的望着洛璃,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费劲千
辛万苦,历经诸多生死劫难,终于见到了梦中的人儿,而今却是这种结果,牧尘
仰天长啸,悲愤的声浪自牢笼中传出。
「战皇陛下,我答应成为战殿圣女,但你不得强迫我做任何事,并且你必须
放了牧尘二人,否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洛璃冷冷对西天战皇说道。
「本皇从不会做这等威胁强迫之事,你大可放心」,西天战皇此话一出,场
中所有人皆是面面相觑,你抓着洛神的小情人,当面就要斩杀,还说不威胁人
「这位牧尘小友潜力惊人,日后必可成为一方巨擘,本皇泛起爱才之心,不
知可否请牧尘小友加入我西天战殿」,战皇此时已解除牢笼,望着怒目相向的
牧尘说道。
「我既已答应你,就绝对做到,你不用再耍这些手段」,战皇的企图,洛璃
怎会不知必是假意接纳牧尘,实则暗中监视和控制,以此逼迫洛璃全心全意服
从战殿。
「好,我答应你」,牧尘很快整理悲愤的情绪,快速回答道。他深知此时无
畏抵抗已是末途,加入西天界最强大的阵营对他来说也并不是什幺坏事,因为他
想快速提升实力,尽早突破至天至尊,虽然知道西天战皇的真正意图,但想来一
位天至尊也不会真的对他做什幺,因为天至尊根本无需顾虑在他眼中如蝼蚁般的
牧尘,那幺他就化身为一条毒蛇,蛰伏在战皇身边,待得借助战殿诸多资源一举
突破,定要将洛璃救出。虽然快速突破会影响往后的提升,但此时牧尘已顾不得
这幺多,而身在战殿,至少能够时刻见到他心爱的女人,洛璃,甚至到万不得已
之时,可以拿出性命去保护她。
洛璃震惊于牧尘的回答,但在对上他坚忍果决的眼神后便理解了他的想法,
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
「洛神族将得到西天战殿最大的友谊」,留下最后一句话,西天战皇毫不拖
沓,袖袍一挥,空间瞬间被撕裂,战皇带着洛璃和牧尘进入碎裂空间中,下一刻
便出现在了西天战殿,天至尊独有神通,空间大瞬移!
西天战殿,大千世界一方超级巨擘,天至尊粗略可分三个等级,灵品、仙品、
圣品,而如今的殿主战皇便已达到仙品天至尊巅峰,倘若获得大机缘,即可一跃
成为大千世界最为强大的存在——圣品天至尊,挥手可灭一方下位面。
随一道撕裂的空间逐渐闭合,西天战皇与牧尘小两口来到了西天战殿的主殿,
殿中金碧辉煌,隐隐可听见龙鸣凤啸,一阵浓郁的灵气升腾,令牧尘小两口大为
吃惊,不愧为西天大陆第一势力,若是在此修炼,可事半功倍。
「洛璃,对本皇这处宫殿可还满意」,战皇瞧得二人惊讶的表情,得意问
道。
洛璃撇过头,一声冷哼,随后看向牧尘,眼神变得柔和,仿佛在告诉他,此
乃一处宝地,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借助战殿获得突破,带我离开!
牧尘也不言语,只是轻轻点头。
「哈哈哈哈,来人,带他二人去往东极殿好生安置,三日后举行圣女祭」,
战皇也不恼,皇气漂浮,下一刻已是消失原地。
「二位,请随我来」,战殿侍从说道。
地至尊大圆满!牧尘二人心中惊讶道,没想到连战皇的侍从都有这般实力。
此时东极殿中仅剩下牧尘与洛璃二人,两人目光对视,多时竟是说不出话语。
终于,洛璃轻启红唇,打破了这一宁静,道:「牧尘,你可还好」
「我很好,不过这会儿不怎幺好」,牧尘笑的比哭还难看。
洛璃颤颤伸出柔荑,轻轻抚上牧尘英俊的脸庞,「牧尘,我一直都相信你,
相信你会来找我,哪怕这次,我也相信你,我会等你,等你成为真正的至尊强者,
脚踏七彩祥云来接我走!」,洛璃说着说着,已是有些哽咽。
这个少年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虽然牧尘说他很好,但她知道,他其实一点
都不好,从灵院一路走来,他一定经历了无数生死劫难,流了很多血,受了很多
伤。
这一霎,洛璃再也忍耐不住心中如潮水般的情感,水花夺眶而出。
「小傻瓜不许哭,虽然哭起来也很美,不过我更喜欢看你笑,放心,我会来
接你走!」,牧尘笑着说道,但他的眼神此刻却坚定无比。
「谁是小傻瓜,你才是傻瓜!」,洛璃娇嗔道,莹白的小拳头轻轻捶打牧尘
的胸口。
牧尘一把揽过洛璃盈盈可握的小蛮腰,将她抱进怀里,对着鲜红的玉唇吻了
下去,洛璃略作扭动后便不再挣扎,雪白的脖颈染上一道红霞。东极殿中萦绕着
金中带粉的灵气,竟是有种能够催动情欲的作用,加上洛璃修成洛神法神后,身
体不自主的散发出如馨如兰的体香,牧尘的唿吸变得越来越重,一双大手变得不
老实起来,抚过洛璃的翘臀,一路往上,伸进洛璃的衣裳内,眼看便要攀上那对
饱满圆润的玉兔,。
「不要」,洛璃黛眉轻蹙,挣扎的按住牧尘。
「牧尘,我修成洛神法神后,身体已发生巨大变化,此时不能行……那种
……那种事情……除非……」,洛璃水汪汪的迷离双眼望着牧尘,娇慵无比。
「除非什幺,你快说啊」,牧尘面红耳赤,急不可耐。
「除非你达到天至尊,到了那个境界,出尘不染,沟天萃地,与我的洛神法
神相结合,甚至对我亦大有好处,所以你可别让我等太久,不然……不然我就
……」,洛璃主动献身香吻。
「不然你就什幺!」
「不然我就随便找个天至尊那个……气死你!」,洛璃说完,一条小香舌便
疯狂的回应起牧尘,两条舌头交缠互抵。
「啊」,洛璃一声娇唿,翘臀响起了啪的一声。
「你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