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时分最风流

眼下已是五月时节,樱红柳绿花香醉人。
秦羽有些慵懒的走在徜徉闹市,这个时节最新式的布匹丝绸吸引着大姑娘小媳妇,微风拂面仿似万千柔情,让人在这江南水乡流连忘返。
悠然间想到已经离开南宫山数月有余了,在这江湖游荡也颇有趣味,原来这人世间有趣如赌坊、青楼、镖局、当铺……此类以前只是听师傅提起,知道见到才发现原来竟是那么有趣。反正此次下山师傅也没给具体的任务,只是给临行的五位师兄师姐大致交代一下江湖规矩,不要沾染恶习之类的话,就讲这五位徒弟赶下山了。
五师兄卢忠和二师姐郑双翎结伴准备去塞外见识世面,一路向西北而行。
小师弟,我和钟师姐欲往江南闯荡,你愿意跟我们一道吗?五师姐储惠香有些不经意的瞄了秦羽一眼,耳根却有些发烫,师门都知道储师姐对秦羽有意,奈何小师弟秦羽刚十七八岁,虽然生得英姿俊朗,却脾性顽劣,尚且不太通男女之情,喜欢和诸位师姐厮闹,终日也没正形,还经常捉弄师兄师姐而受师父责罚。无奈储惠香却对小师弟深谙情愫,在师门中左右呵护。
师姐我还没想好去哪里,天下之大,我倒是想好好见识一番,但我一男子任游四方乐得无拘无束,如果跟上师姐倒是男女多有不便,师傅只准了一年期限下山,我还想多去几处增加一些阅历,所以小弟还是独行吧!
嗯,这…不过我听闻师傅说江湖凶险,便讲这“冰魄”送与师弟吧~!
储惠香不由分说便从项上解下一个水滴状的东西,挂在秦羽脖子上。
秦羽顿时感觉周身清凉,四肢百骸游走的真气也顿时循徇有序了。水晶一般的闪耀着,还带着几缕胭脂的香味,秦羽顿时有些惊诧。
小弟谢谢五师姐厚爱,天色不早,小弟先下山去了。
说罢秦羽便跨上师门赐剑匆匆下山了。
你这又是何苦呢?钟师姐一声长叹!
我知道你心爱秦师弟,但那冰魄是师傅赠你的保命之物,你怎能也轻易的给了秦师弟呢?
师姐,不要再说了。我们南宫派每个弟子成人礼时都会得到师父馈赠的本命宝物,可小师弟他还差三个月才满十八岁,师父又要我们下山,小师弟虽然功夫了得,但我又怎么能放心他呢?师父也真顽固,下山弟子都是成人后方可下山,可偏偏小师弟未满就要下山冒险。
储惠香有些嗔怒
师妹,师父的心思又岂能是我们能猜的?自大周开国三百年,师父未离南宫山半步,却对天下之事了如指掌,寻常人又怎么能活三百年?
!储惠香轻轻打了手势
钟红知趣的不再言语,落日,两女子也依依下山来。
秦羽下了南宫山,手里把玩着水晶般透亮的冰魄,一脉脉清凉缓缓渗入肌肤。真气环绕着缓缓流转开来,入丹田走任督奇经八脉,循环一个小周天,这冰魄对练功果然是事半功倍,此时秦羽感觉体内真气隐隐更加浓郁,心里不停的嘀咕:
这可是当时五师姐成人礼时师父传给她的宝贝,平时戴在身上不仅百毒不侵而且还能清心明目,促进真气循环,练功也不易走火入魔。
秦羽突然想到两年前从大师兄鱼幕偷来泻药的秘方,偷偷配齐后撒到汲水池,害得师兄师姐们狂泄两天,唯独这储师姐安然无恙。后来被师父罚到云渡领砍柴一个月,大师兄也连坐被罚面壁一月。想到这里秦羽不禁黯然好笑。
师姐忒也大方,把这么金贵的东西都赠与我了,看来五师姐果然关照我。想到亭亭玉立的师姐,如凝脂的肌肤,饱满丰腴的曲线不断传来幽香,秦羽有些入神,突然一股清明传至心间,原来这冰魄还有清神镇魂的功效,秦羽不禁窃喜。
这两年秦羽隐约能感受到男女之间的异样,自己越来越喜欢靠近师姐们,喜欢师姐们身上飘来的阵阵体香,喜欢师姐们隐藏在薄纱下的只露出轮廓的酮体、偶尔乍泄的春光,秦羽总会在不觉间耍宝嬉闹趁机摸师姐的胸脯蹭二师姐的屁股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众人只觉小师弟年岁还小,只当小孩子不通男女之事。
且说南宫派文曲这一派,是南宫山五领中最年轻的一派,掌门宫先生号纯阳真人,其他分别是玉衡领玉衡真人,天枢领天枢真人、韦暄领韦暄真人、清泉领清泉真人。宫先生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位。谁知在南宫派封山数年后,宫先生又收了一位关门弟子,就是秦羽了。当时秦羽才六岁,依稀记得关门典礼上给四位师伯端茶倒水拜了又拜,四位师伯也是春风满面对宫师弟收下秦羽满意至极,席间玉衡真人戏谑道:秦羽,你可愿意到师伯门下修行啊?
韦暄、天枢附和道:可愿意到师伯门下?
不愿意!秦羽有些奶声奶气
师伯那里山清水秀为什么不愿意啊?
因为文曲这里漂亮姐姐多。
你为什么喜欢姐姐多啊?清泉真人打趣道
长大了好讨个老婆!秦羽天真的回答
噗~
四位师伯把茶水喷了一地笑的前仰后合,只有宫先生稳坐台间,脸上表情却是阴晴不定。就这样,六岁的秦羽开始随宫先生修行,思绪间,已经是十多年了。
第一章偷窥云雨
是夜,秦羽一身黑衣伏在树上,看着繁华的井室入夜才逐渐安静。师父下山给了十两银子已经吃喝花净了,秦羽一身好功夫却也不愿做鸡鸣狗盗的事情,今夜只好伏在“天府客栈”门后的大槐树上凑合一夜,明日再做打算了。
秦羽暗运南宫派龟息气门,呼吸变得若隐若现,夜慢慢静了。
突然,客栈房顶传来瓦片细碎的想动,一个纤瘦矫健的黑影快速略过房顶,若非秦羽听力过人,根本没人会发现有人经过。
秦羽纵身缓缓跟上前面的影子,保持着一定距离跟随身影穿过街坊道路,来到一片雕巩宏伟的建筑群落,内里灯火通明戒备森严,一排排兵甲在院内走来走去。
黑影伏在外墙,单手捉住墙沿不停的倒换着双臂前进,就像挂在墙角的蝙蝠慢慢挪动,倒也没有引起兵士的注意。沿过外墙后黑影突然转身翻入内墙,蜷缩在一株大树下面,一切都在转眼间完成。看来这黑衣人对这个地方颇为熟悉,不然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就进入院内。
接下来黑衣人像蛇行一般匍匐在草丛中,巧妙的躲过来回巡逻的兵士,在火把跳动如白昼的暗夜里,就这样闯入进来。秦羽自负武功高强,也不敢轻视,只得缓缓跟着,尾随黑衣人一路来到一片深邃宁静的后院来。到了这里灯火骤然减少,也不见了巡夜的兵士,看来这地方颇为隐秘,如果不是黑衣人带路,即使白天也不容易发现此地的存在。
黑影见没了巡逻的人迅速翻上屋顶,一路飘然走到一栋院落下停下来,伏在窗间反手点破窗户纸,窥探。
秦羽不敢上前观看,只得暗自运功,将真气云集到双目,只见隐隐青光流动秦羽眉宇间丝丝真气涌动,向黑衣人点破的穿洞看去,这正式南宫一派秘传的“流云法目”,可以穿过云间洞察万物,将自己的目力集中在一个点上,看得真真切切!
只见房屋内古色古香,桌柜摆件都是明花暗雕价值不菲,格子上摆满了古董瓷器点缀着珍珠玛瑙,看起来豪华至极。
偌大的床上一双赤裸男女,女人皮肤晰白若凝脂,周身光如璞玉,男人用舌头舔舐女人胸脯间粉红的豆蔻,女人身体不断的微颤似乎格外动情。
女人阴户草丛中早已珠粉玉露,花蜜不断的在粉穴中流出来,阴唇一张一合,里面阴核向外突出,似乎要跑出来了。
啊~啊
公子,奴家下面好痒

男人没有理会女人淫声浪语,继续用力吮吸乳珠,舌头不断的挑逗着粉嫩豆蔻,腾出一只手,沾了淫水,在女人阴阜外围揉搓起来啊!公子,快要了~奴家~吧~啊啊
奴家要丢丢了~!啊恩~啊须臾间只见一股浓烈的阴精从女人阴核中飚射出来,接二连三的阴精不断涌出,女人全身颤抖,阴核也在蜜穴中颤动,床上被女人下体打湿了一片公~子舒服啊,小玉还想要,公子快来上奴家男人戏谑,玉儿你为何这么不经折腾啊,我的肉棒还没出动呢,说着男人湿软的舌头渐渐舔向小玉的阴户,舌尖灵活的拨动着小玉粉嫩的阴唇公子~求求~你快插进来吧啊啊~快插~贱婢吧我要死了
男人伸出舌头,钻进女人的阴道,舌尖在阴道内不断的收缩拍打,引得女人全身乱颤,俏丽的面颊上一片绯红。
男人舌尖在阴道不断进进出出模仿肉棒的动作,不断带出的淫水也将男人的嘴巴打湿了一片,小玉此刻有急促的喊叫公子
又~又来了,小玉要丢丢丢了女人纤悉的腰肢再次用力的抖动起来,男人将舌头收回来,只见阴道又一股清泉射出来,男人张嘴全部吞下,还是有不少阴精顺着下吧留下来,滴在女人纤细的腰身上。
小玉此刻已经全身不断颤抖,整个下身变得湿哒哒的,阴户外的草丛像是被露水打湿了一样一簇簇贴在身上,一双硕大的美乳坚硬提拔。
公子,小玉输了,小玉已经丢了两次了,
小玉,说好了要陪我,你看我这肉棒还没人服侍呢说着抬起小玉的身子,把双腿呈“大”字分开,只见小玉的玉户此刻已经从粉红颜色变得更加艳丽,鲜红的阴蒂也像一颗种子一样凸显出来。
男人挺起已经硬的像铁棒的大鸟,在阴户外研磨了一阵,等铁棒渐渐沾满了淫水噗呲~挺近女人湿滑火热的小穴啊
公子,好大奴婢要死了
男人强健的腰身缓缓动起来,只见铁棒不断的从小穴中带出蜜水,有钻进蜜穴,带动这阴唇一张一合啊
~子小玉要上天了好硬
男人舌头又绕上小玉的乳珠,双峰在抽插节奏中不断的颤动,只有吮吸的滋滋声,一时间淫声浪语充斥着整个房子公子奴婢要远啊~啊永远与公子啊!!!!又来了
公子~快点插奴婢要~来了
小玉你等一下
说罢男子动作明显缓慢下来,引得小玉玉体不断的变得鲜艳男子沾满淫液的手指轻轻的触碰裸露在外的阴蒂,缓慢的揉搓公子,不要
~奴婢想~要~尿尿了尿出来吧小玉男人一边鼓励一边不断的用指尖磨蹭着娇嫩的阴蒂公我啊~~啊啊~小玉要尿床了
肉棒又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阴蒂在手指的揉搓下变得鲜红欲滴啊
~男子猛地抽出肉棒,只见一股阴精伴着尿液从阴道里喷射而出,射到男子的身上光滑如苏,紧接着又是一股股浓精顺着阴道流出来,原来男子让小玉阴道和阴蒂同时达到了高潮,此刻小玉瘫软的身体躺在已经湿透的床上,不断的哆嗦嘴里咿呀淫唤着糜声浪语。
公子小玉要死了
舒服死了~~~
小玉,我的肉棒还没有舒服呢
只见瘫软在床上的小玉坐起来,钻到男人胯间,用舌头轻绕动着男人的肉棒,然后缓缓含到嘴里,轻轻的嘬动起来。
此时在屋外的秦羽早已经是口干舌燥了,肉棒也不自觉的挺立起来。如果不是冰魄不断的输送着清凉,心脏早就跳出嗓子眼了。
秦羽第一次见男女行房却不想是跟随黑衣人来这陌生地方看了一场热闹,不禁有些自嘲。
第二章夜盗王府
待房间声浪逐渐退却了,黑衣人从怀间掏出一个黑管,通过穿洞向房子吐出阵阵烟雾。
秦羽之前听大师兄讲过,这种迷人烟产自南疆,南疆有一种花叫做曼珠陀螺,有很强的阵痛效果,可以用作麻药。煮水后就是江湖常用的蒙汗药,有一种蛊虫专门以曼珠陀螺为食,待到这种蛊虫成熟后会结茧化蝶,南疆巫术就是将这种虫结茧研成粉末,加以火烤去味,最后成为一种粉末,就是迷人烟了。这种东西无色无味,人闻到以后迅速晕倒,至次日醒来后就像醉酒一样不记得发生过什么。此物南疆巫人常见于南疆,有巫人专门制作迷人烟用来奸淫别人妻女,女人被迷奸后却不知道发生什么。倒是这东西在江南却极为稀有,不想的这黑衣人这能见到。
黑衣人放过迷人烟后屋内渐渐没了声音,只剩下那对男女细微的喘息。黑影迅速掠过正门,用匕首熟练的撬开房门后轻手轻脚的进去。让秦羽奇怪的是黑衣人却视满目琳琅珠宝古董不见,在床头桌柜中翻找什么。
秦羽颇好奇的悄悄翻入屋内,迅速登上房梁,只见一对男女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原来那小玉面容如此精致,此刻嘴边沾满了男人的精液,立刻让这幅画面变得活色生香。梁上的秦羽不禁咽了口唾沫。
不多时黑衣人就将床头翻遍,却见床头物品都归回原位,看来此人并非图财害命,而是在找什么东西,秦羽觉得蹊跷就一直静静观察。
就在黑人人觉得即将无果而反时,却突然警惕的望向秦羽躲藏的房梁之上。
梁上兄台,可否现身?一声有些娇嫩的女声!黑衣人竟然是女人?
难怪身影如此消瘦,秦羽自觉尴尬翻身落地,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显然功夫了得,再看向秦羽清秀稚嫩的面容,却很难想象如此年纪身手竟然这般了得,看的黑衣人头皮阵阵发麻,如果是敌非友她暗暗算计有几分把握从这等高手手中脱逃。
这位朋友想必与我一样想得富贵,这屋内金银玉器你随便取,屋内的人被我用迷药昏倒,却并未伤及性命。黑衣人想到床上赤裸的男女不禁有些不自然,眼睛却一丝也看不出慌乱。
我不图钱财,我看阁下也并非为钱财而来吧,秦羽清秀的面容上没有一丝波澜既然这位朋友看出来了,不妨说与你。黑衣人有些不自然的皱了皱眉。
我在江南市井中偶然得知白狐裘衣,虽不是什么奇能异宝,但也价值连城。得知此物在中鼎一字号当铺中,我便星夜来到此地,与当铺谈妥后却遭到瑞王府大公子赵蒙横刀夺爱,赵蒙在此地专横跋扈,当铺不敢得罪故只好卖给了赵蒙,小女子无奈,只好趁夜来盗取。
瑞王可是当今圣上长子?那白狐裘可是传说中战国时期曾助孟尝君脱险的白狐裘?秦羽有些疑惑,心里当然也知道黑衣人所言半真半假正是,传言只有千年的狐狸腋下才有一撮白裘,也最是暖和。能将这白裘做成一件衣服,自然就是当年秦国遗落下来的白狐裘,天下自然没有第二件。小女子父亲身患寒疾,也是小女子一片孝心要得到此物送与父亲。
我并非要与你为敌,只是见你着夜行衣掠过房屋街道好奇跟踪而已,见你对此地颇熟悉且又不偷盗寻常财物,故躲在房梁一窥究竟,姑娘不必惊慌。在下秦羽!
秦大哥,小妹唤作小霜,只是当日在王府中争夺白狐裘时得罪赵蒙,便身着夜行衣蒙面而来,说罢摘掉了脸上的蒙面,露出一张恬静而精致的面容,细长的凤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如明月,玲珑的琼鼻,凹凸有致的身形与微微隆起的双乳,让秦羽又想起刚刚还在这屋内酣战的一对男女,即使此刻还赤条的躺在床上,秦羽望着面前的女子不禁有些失态。
秦……秦大哥!小霜看着秦羽瞬间娇羞的红了耳根,适才小霜也看到床上男女不禁也是内心翻涌。
秦羽有写尴尬的挪开视线,用手骚了骚头发:小霜姑娘,秦羽鲁莽!
既然姑娘要找东西就请便吧,秦羽不会阻拦!
秦大哥,我已经搜遍了这间房屋,看来这赵蒙并未把白狐裘放在这里,说罢看来看床上一丝不挂的男女想必此男子便是赵蒙吧,秦羽寻思。两人都不禁觉得有些筈燥,彼此都觉得对方目睹了刚刚的欢爱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