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娼都

统治娼都
“ 我,帝国法尔特第二王子,凯鲁法尔特在此宣布!从现在开始,这个塞拉尼亚王国将从历史上永远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属国‘ 塞拉尼亚 !”
当战败国的人民仰起头,望着黑色长发,有着一红一黑的双色邪瞳的狂野男子站在城墙上,将塞拉尼亚原先的女王蜂旗帜砍倒,换上东方帝国的血锤旗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这个持续了数百年的塞拉尼亚王国从此沦陷的事实。这些人之中,男性大多面露喜色,女性则显得愤怒和绝望。诚然,尽管东方帝国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但统治了数百年的塞拉尼亚王国沦陷却原于其内部的腐败。大约二百年前,当塞拉尼亚第一任女王用暗杀和美色坐上王位开始,女权至上的统治时代从此开始了,女王和她的女性支持者们为了保证自已的权力开始颁布各种法律,纷纷任命女性官员,弹劾男性,制定了各种女尊男卑的法律,开始了二百多年女权统治。本质上来说,女王如果英明,同样可以将国家带向富足,但塞拉尼亚历代的女王却总是缺少贤明的统治者该有的必要素质,女王和她的女性贵族们更愿意将她们本来就不稳固的权力去激化性别矛盾,直到末代女王,拉茜卡统治时期,女性贵族的自大和奢侈发展到极限,她们将男性贬为贱民,不允许参加任何国务,终生只能从事最低层的劳动,甚至限制他们的交配权力,只能由女性单方面选择的时候,男性的愤怒到达极点。当东方帝国,以狂妄和不羁闻名的二王子凯鲁率领铁锤旗下的大军压制塞拉尼亚国境的时候,战争爆发了,短时间之内男性暴民在国境里纷纷发动暴乱,推翻了他们的女性统治者,他们焚毁了她们奢侈的官邸,将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踩在脚下剥光她们华贵的衣服,无休止地发泄积怨已久的兽欲之时,整个王国陷入了性与火的世界。
自认为高贵的塞拉尼亚女性贵族在灭国之际,还存有幻想地寻求希望,直到谈判彻底无效,逃亡在外的女王拉茜卡被抓回首都的时候,这些女人竟然还留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帝国能保留她们的权力和地位。然而,她们并不知道,自已迎来的是一位怎么样的暴政者。
凯鲁法尔特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得到了塞拉尼亚的独立统治权,塞拉尼亚王国更名为属国,凯鲁担任摄政王。象征女王权利的女王蜂旗帜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人们在上面画上各种图案,比如被诸多雄蜂压倒进行交配的女王蜂等等,这种带有极大侮辱性的动物形象象征着女娼的世界,王子凯鲁甚至还颂布了各个骇人听闻的法案。
“ 啊,啊,不要,请你不要这么用力!” 公主塞莉丝出现在城头,一直以来高贵温婉的公主,此刻却被脱光了衣服,雪白柔嫩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所有人视线之中。狂野的王子面朝民众站在城头,而塞莉丝则被迫面对面,她整个人是暴露地半空中的,从下面民众可以清楚地看到公主隐私的蜜穴,那曾经高贵的小穴已经被光秃秃地剃光了毛,塞莉斯此时分开双腿死死抱住王子,她整个人是悬挂在半空的,而凯鲁丝毫没有想抓住她的样子,只是这样站在,惨忍地看着公主羞耻地将隐私部位展露在下层民众面前,她不敢有丝毫地松手,因为眼前的男人没有丝毫怜悯心,他的眼里只有享受。
“ 好了,高贵的公主殿下,你还呆着干嘛,难道还享受这样子光着屁股被大家欣赏的样子” 凯鲁笑着伸出手,在塞莉丝坚挺的乳房上不止玩弄,戏虐,将乳房挤压地变形。公主不敢抵抗对方,只能无助地摇着头,发出微弱的呻吟。
“ 哈哈,想不到能这么进距离看公主大人的屁股啊,真是漂亮。” 下面的男人吞了吞口水,他们本是受压迫的低层,平时别说性爱了,就是看一眼女性都有可能受到惩罚,如今却成为了自由民。讽刺地是,曾经被压迫的人此刻对这个入侵者充满了好感,他们一个个站在城下,看着曾经一个个高不可视的女人成为如今的玩物。
“ 果然高贵的塞莉丝公主是个暴露狂啊。” 凯鲁笑着将其中一个手移到塞莉丝身下,抽出手指在公主敏感的小穴里玩穴,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过的身体此刻发出了微弱的颤抖。凯鲁的手技非常高明,第一次尝试性爱滋味的女孩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快感,很快她的身体就有了反应。
“ 我,我说,求求你,放过我吧。” 塞莉丝红点脸点了点头,她知道再这样下次自已的身体一定会出卖自已,她顿了顿用公主相匹配的庄严声音大声宣布,“ 大家,所有人塞拉尼亚国民们,我,塞莉丝在这里…向,啊…向大家宣布,从此…从此我们塞拉尼亚王国改名为属国塞拉尼亚,东方帝国法尔特的第二王子,将成为我们的摄政王…”
“ 好,干得好,凯鲁摄政王万岁,法尔特帝国万岁!”
“ 从现在开始,凯鲁摄政王将宣布以下法令……啊!!” 突然间,塞莉丝尖叫一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凯鲁竟然将他的肉棒,直接刺破了她的处女膜,直掏她的穴心。短暂的激痛让塞莉丝美丽的身体勐地一颤,差一点从凯鲁身上掉下去。从下面可以明显地看到,红丝从公主白洁美丽的双腿间流出,其中一滴还滴到了城下的民众间。
尽管很少,但民众还是立刻明白了城上发生的情况,顿时一片大笑声。
“ 哈哈,干得好,高贵的公主当众被破处!”
“ 凯鲁摄政王万岁!属国塞拉尼亚万岁!”
沐浴在民众的嘲笑声中的塞莉丝,此刻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着了,就这么短短地一瞬间,想到这里,塞莉丝就悲伤的抽泣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太过份了…”
“ 哈,公主塞莉丝殿下,难道你还准备留着你的处女吗,看清楚自已的处境吧,如果你让我不高兴的话,我就让你光着屁股扔下城,被下面的人轮 奸,我打赌,他们还会欢唿呢。” 凯鲁笑着,然后大力地抽插起来,将塞莉丝雪白的肉体抽得前后摇晃。
“ 你,你这样恶魔!”
“ 不错,我喜欢听这个词。” 凯鲁笑着,一边轻轻把塞莉丝赤裸的身子往城外推了一推,立刻把公主吓着了,塞莉丝无助地看了眼对方,读出了他的冷酷,她咬了咬嘴唇。
“ 首先,塞拉尼亚将赦免一切男性奴隶,成为自由人。男性国民也将解除原先赋税,原塞拉尼亚法律将不再适用,取而代之的则是帝国的国民法案,啊!!!
” 塞莉丝突然娇喘一声,美丽的秀发在空中飞舞。
“ 凯鲁摄政王万岁!”
“ 属国塞拉尼亚大部分领土从此归帝国管辖,只留有都城 莱雅 及周边地区,同时都城 莱雅 改名为娼都,同时所有原塞拉尼亚适龄女性,同时容貌合格者将必须迁入娼都。适格以外的原女性国民,从此贬为奴隶身份,发配各地,啊!!!!” 说完,凯鲁满意地用力一挺,将肉棒深入公主的肉穴,感觉到龟头被狭窄的肉壁所包裹的美妙感受。公主塞莉丝果然不亏是塞拉尼亚女性贵族里少有的知性派,即使在这种场合,她的言词仍然精准,让人找不出把柄。
此言一出,立刻被绑在一起的女性国民发出了绝望和愤怒的叫声,她们不满地暴走起来,却被士兵压制住,但这样女性贵族还不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等待她们的是什么。
“ 从,从现在开……开始…啊!!” 边说声,塞利丝美丽的腰部一扭,头向后仰,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呻吟声,下面又是一阵大笑,羞红了脸的公主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属国,属国塞拉尼亚将发行一种新的币种,定名为娼币…,所有女性都必须每月交纳一定数额的娼币,具体数额每个人按自身情况,总体来说,会将所有女性国民分成五个等级,称为娼民,不同等级待遇都会,啊……都,都不相同,啊!!!” 说完,她又是一阵娇喘。
“ 那娼币怎么来啊” 有人在下面问。
“ 娼,娼币可以用钱币购买,但,但只限男性。而,所有女性…啊,女性想要获得娼币,则必须通对为男性,提供性服务……如果,如果每月交纳,交纳不了规定娼币的话,就会,会受到惩罚,甚至降低娼民等级……”
“ 娼民等级…有什么不同啊,具体点!” 人们在下面大喊。
“ 越等级的娼民在行动上会有限制,每月…交纳的娼币额也会越多,比如…比如低等级的娼民,是不允许私下排泄的,必须,必须在公开场合,规定的场地排泄。私下排泄一旦被发现,会受到惩罚,啊!!!”
“ 喂,作为公主,你不以身示范,告诉她们你的等级吗” 凯鲁说完,又是一阵勐插,将可怜的公主插得娇躯乱颤,美丽的身上竟然泌出了汗珠。
“ 最,最低的,五等娼民…” 塞莉丝红着脸说。
“ 五等,这不是最低等吗,娼民就是婊子吧!” 人们突在眼前一亮。
“ 对啊,那公主殿下,你是最低等娼民,那不就等于说是娼妇中娼妇,那我们叫你娼姬好啦!”
“ 娼姬,娼姬塞莉丝!” 民众的嘲笑声在下面此起彼伏,此刻的公主羞红了脸,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 好名字,娼姬塞莉丝,继续说下去啊。” 凯鲁似乎来了性欲,他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从下面可以看到,塞莉丝柔媚的身体在半空之中诱人的晃动着,发出媚酥入骨的喘吸声。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头上,光着屁股,被插得浪叫的公主,看着下贱的淫液从她高贵的肉穴中流出,滴到下面的人群之中,人们又欢唿起来。
“ 啊,啊,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 塞莉丝紧闭着眼睛,双臂紧紧地抱着眼前的凌辱自已的敌人,然后流着泪,断断续续地说,“ 五,五等娼民不能在非经允许地情况下达到高潮。”
“ 我同意你高潮了吗”
“ 不,没有…可,可是我……” 塞莉丝红着脸,第一个尝试性爱的公主怎么可能抵抗得了这种性欲的诱惑,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双腿间流下的水也越来越多,“ 我,不会坏掉的,求求你,不要,不要再插了啊!!!!!!”
刚说完,初尝性爱的塞莉丝在身体不可控的情况下达到了高潮,她紧紧地抱住男人,不自觉得因为兴奋和羞耻而发红发颤,淫水失控般在滴在下面的人群之中,顿时民众在下面吼声来。
“ 婊子公主,娼姬塞莉丝,你高潮了,要受惩罚!”
“ 对,惩罚!” 人们在下面高唿。
塞西丝这时候才明白,她做了什么,女人楚楚可怜地看着眼前残忍的男人,无助地摇头:“ 求求你,不要,不要,求求你…”
“ 你是公主,王族之人,应该为民众示范一下我们新的法律,不是吗” 说完他轻轻一推,塞莉丝赤裸光滑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个孤线,女人尖叫着从空中跌落,然后被早就等在那里的民众稳稳地接住……“ 怎么样,我的计划各位还满意吗” 会议厅里,凯鲁笑着问他的大臣们。
“ 很不错,殿下,我想这样一来,我们娼都早晚有一天,会成为第二个塞拉曼吧!” 有些大臣对凯鲁的提议非常有兴趣,但另一些却不同意见。
“ 可是,殿下,恐怕这样弄的话,帝国内部会有人反对,比如炽炎骑士团的弥塞拉。”
“ 恩,那个臭女人啊,的确是个麻烦,恩” 凯鲁顿了顿,然后不满地踢了一脚。立刻桌下就发出一声女性的呻吟,原来一个娇小的女仆正在桌子底下,不断为新的摄政王进行口交,“ 就这样一直弄,我没下命令就不许吞下去,我没有说过吗”
“ 不,不是的,主人,啊!!!” 小女仆连忙摇头,但没想到刚一开口,原先留在嘴里的精液就不小心地流出了。
“ 没用的奴隶,该死的,给我带下去,降一级娼民等级!” 说完不顾女仆的悲鸣,两个士兵就将可怜的女仆带了下去。
“ 真是可怜啊,不过殿下,你可真是坏心眼呐。” 谋士笑着说道,“ 按你的玩法,多少女人都会崩溃的。”
这时候,门又被打开了,只见一个全身涂满了精液的美丽女人被带了进来。
她的身上,脸上,和大腿上,甚至站着的时候,下半身都在流着淫秽的白浊,显然被奸了很久。
“ 这样看起来真不错喔,塞利丝殿下。” 凯鲁托着下颊,示意对方过来,“跪下,爬过来,你的国民不行的话,他们的公主就替代她们吧。”
塞莉丝愣了愣,然后只能无助地拖着虚弱的身子爬到凯鲁面前,然后张开还沾满了精液的小嘴,轻轻含住对方的肉棒。
“ 恩,你的口技还需要锻炼啊。” 凯鲁享受似地躺在椅子上,悠闲地说,“听说还有一些残党潜伏在都城内,你们的女王不得民心啊,看来她们想救的是你喔。”
(二)女王视察
经过一个月准备之后,娼都 莱雅 在新任摄政王的带领之下开始进入正式运作。作为属国,塞拉尼亚的主要职责就是为长年战争的帝国带来大量的财政收入。于是不仅原塞拉尼亚的女性贵族,包括从周边各国抓捕过来的女性也会被带入这座名为都城的最大娼妓区,充为以性服务为生的娼民。同时,摄政王凯鲁还铺设道路,吸引大量的商贩和贵族进入这座城市来享受和旅游,立刻娼都莱雅成为了帝国境内最知名的旅游城市。
当然了,作为一个特殊的城市,娼都的守卫十分森严,只有经过严格审查的人才能进入城市。整个城市大至重新划分为娼区和民区两大块,民区供塞拉尼亚原男性住民居住,他们一般从事一般市民的劳动工作,娼区却是为那些前来消费的达官贵人所设,布置奢华,别有洞天。
而城市内最受人注目的焦点,也就是美丽的娼民们,她们大部分由原塞拉尼亚女性贵族组成,曾经高高在上的女人们此时宛如坠入地狱,变得毫无尊严,只能任凭那些曾经视之为贱民的男性肆意凌辱。作为娼民,女人们必须依靠出卖自已的肉体和尊严来达到生存的目的,然而新政策又完全看穿了这些塞拉尼亚女贵族本性里虚荣,软弱,自私的性格特征,女性喜好攀比,于是她们会被分成五个等级,而通过努力,她们将有资格成为所谓的一等娼民,成为一等娼民的女人在很多条件下都同正常女性差不多,曾经可以拥有相当程度的自由,可以说除了仍然必须支付一定量的娼币之外,并没有太大生活压力,而且能够成为一等娼民的女性,必然是权利斗争的成功者,她们甚至不用依靠自已的努力就可以俘虏男人为她们支付娼币,并进入上流贵族派对,可以说是高级娼妇。
但能成为一等娼民的女性数量相当有限,于是即使是娼民之间,互相攀比,中伤以及迫害那些比她们低等的娼民现象随处可见。那些犯贱女性竟然会用这种荒唐的等级制度来耻笑同为奴隶伙伴,全然不明白,自已只是头上顶着一个听起来更高贵的称号而已,再高贵的奴隶还是奴隶。
娼民永远是娼民吗当然不是,彻底的绝望只会将这些女人变成没有心的死肉,于是政策规定,但凡是所有履行娼民义务达到一定年限的女性或者评价特别出色的一等娼民都可以有希望重新成为自由民,于是在这份虚无希望支持下的女人难以聚起孤注一掷的抵抗力量,只是悲哀地卖弄着自已原本高贵的肉体,像母狗一样服务着一个又一个男性,满心幻想着那解放的一天到来。
娼民的等级制度是最为这些女人捉摸不透的东西之一,因为几乎没有任何明确的规定。牢中的女性定时会被送一批到摄政王凯鲁和他几个亲信大臣,或指定的几个娼审官那里,由他们栽定女性的娼民等级。于是,能不能讨好这些大人物,可以说是决定娼民命运的重大时刻,但可惜的是,大部分娼民是没有任何能力来主导裁定结果的,或许娼审官一个小小的念头,就可以将一个高贵的女性变成最低贱的娼民,事实上,许许多多的高贵女性,或是因为自身的美貌,或是骄傲的个性,都被怀有恶戏一般的判审官贬低成为了最低贱的娼民。娼审官在娼都拥有极大的权力,甚至掌控娼民的生死,而由于所有的女奴必须由他们鉴定才能正式成为娼民,而娼审官人数极少,所以一个月过后的仍然有大量的 新鲜 女性被囚禁在大牢之中,彷徨地等待着自已成为娼民的那一天。
每个娼民在卖春的时候都有一个基础价和娼币指标,而即使是同等级的娼民,基础价和指标都是浮动的,由特殊的部门所制定。每一批的新人加入娼民行列之后,她们会被进行短期的 加工 ,学习一些性知识和技巧,然后被一些名为娼卫的特殊人们带到广场,公开向所有人展示她们的价值,等级及其它各种资料,至此这名女性才算正式成为娼民的一员。
曾经优雅奢华的都城,此时完全成为了男人性欲的天堂。为了每月赚得足够的娼币,女人们不得不用尽全部的能力来讨好任何男性,甚至不惜出卖尊严,在公众的场合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任人玩弄,大街之上到处可以看到男女交合的淫秽场面曾经一个又一个高贵的女人,被那些下贱的平民所侵犯,凌辱。清晨的人群之中,两个身着宽大斗篷人影缓缓走在大街之上。没有人会知道,这两个人其中一人就是属国塞拉尼亚的统治者凯鲁,另一个更是被称为 白沙的女王 的塞拉尼亚末代女王拉茜卡。尽管用斗篷包裹住了全身,但仍然掩盖不住女王身上那种雍容华贵的气质,拉茜卡体态丰满美艳,肌肤细腻,头发是顺滑的白色,举手投足却充满了性的魅力,即使是战败者,这个高傲骄奢的女王仍然竭力保持着上位者的尊严,她似乎对现在的处境还缺少足够的认识。
凯鲁把女王拉茜卡带到一个广场上面,清晨这个广场就挤满了人群。当然,他们全是塞拉尼亚的原男性民众或者旅游者,他们围挤在一个高大的半圆形舞台上面,舞台后面建了几个房间,时不时有人进出。
“ 这是在干什么” 拉茜卡严厉地问凯鲁,“ 告诉我。”
“ 看了不就知道了” 凯鲁似乎并不介意女王的无视,而是耸了耸肩指着台上。还没有等拉茜卡转过头来,男人们就发出一阵阵热切的高唿,只见一个身着礼服的少女被带到台上,她原该是个高贵纯洁的少女,如今却被贬为奴隶被迫做在台上,展示着自已的身体,女孩羞辱地低着头,一动不动。
“ 这是今天的第一位新娼民,那个,她的名字是叫……” 旁边的男人顿了顿,连忙去查资料。
“ 菲尔,那不是我们纯洁的小菲尔吗” 还没有等他查完,底下就有人叫喊起来,“ 那个黑心的女商人的独生女嘛,哼哼,她母亲干了这么多黑心的事情,就让她女儿用身体来偿还吧!”
说完人们在下面哈哈大笑起来。
“ 脱,快脱光她,让我们看看纯洁的菲尔底下是什么样子的!” 男人在下面吵吵闹闹,娼卫点了点头,其中一个人走到全身发抖的女孩身边,用短剑粗暴地划开女孩身上纯白的晚礼服,接着用力一扯,衣杉四散,女孩纤细美丽的肉体就这样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菲尔吓得快要哭出来了,纯洁的女孩这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暴露身体,更何况是在这么多饥渴的男人面前,被完全剥光的女孩立场就害怕地流下眼泪。
“ 哦,意外地坚强啊” 凯鲁拉着女王挤在人群之间,看着台上因为羞耻而瑟瑟发抖的女孩吹了声口哨。其实以她这样的女孩,在突然经历了这种事情上,已经算得上坚强了。
“ 喂,走上前面点,今后你就要开始卖了,让下面的人好好看看你,说不定以后有些人会是你的常客呢。” 娼卫色情地抚摸了一下女孩双腿间的敏感部位,然后从后面将女孩推到台场的前沿。
“ 真是不错啊,果然和纯洁的百合花一样,喂,婊子菲尔,转过身,把屁股转过来让我们看看啊!”
“ 这里,这里,该死的,叉开腿会不会啊,让我看看你的洞紧不紧,够花多少钱来干你!”
人们在下面吵闹一片,作为大商人的独生女,纯洁温柔的菲尔其实在民间的人气不错。但可惜她黑心母亲的原故,人们将愤怒转移到了她可怜的女儿身上。
人们在下面来来回回,逼着女孩反复做出各种羞耻地动作来展示自已,这情形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菲尔开始喘息为止。
“ 好了,接下来我们报一报她的等级和基础价位。” 娼卫清了清喉咙,“ 娼民菲尔,该女的娼民等级为……四等娼民,基础价位是……”
“ 好啊,太好了,纯洁的菲尔是四等娼民,那就是说我也能够没事干她几下了!” 人们兴奋地吼声盖过了娼卫的声音,看来菲尔的确很受欢迎。
“ 不,这不是真的…” 菲尔惊恐地看着娼卫,无助地摇头,她很明白,四等娼民意味着什么。四等娼民完全就等于公娼,而且各种日常权利极其有限,比如不能私下排泄,必须在规定在区域住宿,甚至不能拒绝贵宾证的客人提出的性要求等等。一想到今后自已必须成为男人的公共玩物的时候,绝望地眼泪流在女孩身上。
但娼卫可以说是看惯了这种事情,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女人如今落迫的样子是他们最大的享受。特别是原本越高贵,如今越下贱的女人,他们就越兴奋。其中一个娼卫走到几乎崩溃的菲尔面前,然后抓起她的头发,将一个颈圈套到她的脖子上面,接着锁死,然后把一个小牌子系在颈口前的小扣上面,醒目地写着
四等娼民 ,背后则写着基础价位,随时可以供客人检查。价位大约一年更新一次。
最后的程序则是刺青和穿环,四等娼民她们的乳房或臀部其中一处会被纹上代表身份的刺青。等这些程序加工好之后,纯洁的菲尔就会正式开始以一个四等娼民的身份开始屈辱的性奴生活了,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有一样东西可以卖…“ 这个女人还是个处女,纯洁的菲尔仍然纯洁,有谁,有谁愿意出高价来购买这份纯洁!” 此语一出,底下又是一片喧哗,人们纷纷叫价。最终,菲尔的处女权被一个肥胖的少 年买得,女孩绝望地发现,这个少 年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向她求婚被嘲笑那个少 年。少 年的家族原先也是权贵,但由于后嗣多是男子的关系,其声望一落千丈,甚至被其它家族所嘲笑和排挤。只是谁也没有想,曾经的致命点如今却拯救了这个家族,而一直以女性居多的菲尔她们家族却被彻底击垮,沦落为奴。面对不怀好意的少 年,菲尔唯一能作的就是绝望抽泣,听说对方的家族在战争中站对了位置,获得了相当的权力,所以更糟的情况是自已会被对方长期租用,成为那个男人的私奴和玩物。
“ 嘿嘿,小菲尔,还记得我吗,你曾经可是狠狠地在所有人面前拒绝过我喔,说我猥亵下流。” 少 年对着眼前的美少女嘿嘿淫笑,然后伸出手在对方无助的身上乱摸,“ 可是,你现在就会被我买下,然后带回家,到时候不仅是处女,我要你天天张开双腿让我干,干到大肚子,如果生下男的就阉割之后送去塞拉曼当奴兵,女儿就留在这里当雏娼,菲尔这么漂亮,你的女儿也一定会漂亮的,不是吗”
广场上,立刻传来一阵欢笑。菲尔很快就会被带下去完成刺青,然后加工成正式的四等娼民之后,被那个肥胖的少 年带回家,作为私奴玩弄,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的屈辱和绝望。随着男子嘹亮的声音响起,第二个女人也正式亮相了…“ 你觉得怎么样,拉茜卡女王殿下。” 凯鲁笑着说,“ 对你的新王国还满意吗,别忘了你可是她们的女王啊。”
“ 你,你竟敢这样对我,我可是尊贵的女王!” 拉茜卡脸色一阵铁青,“ 别把我和她们相提并论!”
“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笑了,女王殿下。” 凯鲁的表情像是笑疯了,“ 你当然不会和她们相提并论的,我保证,我一定保证,哈哈哈哈哈!!!”
他们继续向前走,一路上到处可以看到被男人围奸的女人们,当男人们将带有粗液的肉棒从曾经高贵的臀部里抽出来后,那些被奸污的女人还必须陪着笑脸,“ 谢,谢谢惠顾。
她们都曾经是尊贵的女性市民,甚至贵族,如今却是低贱的性奴,强烈的反差让很多人接受不了,小巷里到处可以听到女性的哭泣。
中午的时候,拉茜卡女王被凯鲁带到城头,那里一些热闹非常。走近一看才发现,拥有塞拉尼亚圣少女美称的塞莉丝此刻正被一个娼审官抓住,像婴儿把尿一样姿势抱出城外,悬挂在半空之中。
而她的正下方,正有一群男人以骑士受勋的姿势跪在下方,只不过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个个脸朝上,满面淫笑。
” 啊,啊,不要,求求你们,我真的说不下去了。“ 塞莉丝被抱在城头,女性的羞耻部位完全暴露在人们的眼线之中,她看起来非常不舒服,身体在发红发颤。
” 装什么圣女,你这个五等娼女,又不是第一次喊这个了,有什么说不下去的!“” 对啊,对啊!“” 呜,太过份了。“ 塞莉丝无助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娼审官,从对方残忍的眼神中公主读出了自已的命运,她凄楚地清了清喉,努力用庄严的语气说道,”
虔诚恭顺的塞拉尼亚之子啊,你们至今为此积累了很多经验……啊…不,我不行了。“” 干死你,臭婊子,还想被轮一圈吗“ 有人在下面怒骂。
” 不,不要……咳,你们至今为此积累了很多经验,用自已的行动证明了对吾国的热爱,以及丰富的娼都知识,现在,我以塞拉尼亚公主塞莉丝之名,赐于你们娼卫的称号…啊…求求你们,不要让我说下去了…“ 公主双手捂住眼睛,不断摇头。
” 看来塞莉丝公主殿下果然体恤民众,又准备免费慰劳那些贫穷人士了。“娼审官悠然说道。
” 对,对不起。“ 塞莉丝努力鼓起勇气,” 从今以后,请以淫虐和奉献之心,成为娼都的守卫者,娼民的监视人,继续努力,狠狠地引导客人们来玩弄我们娼民吧!“” 是的,公主殿下,我等将成为娼都的守望者,我等以娼卫的尊严为誓,每天奉献自已的力量,为娼都的繁荣贡献自已的力量。“ 男人们抬着头,念完祷词,等待着接下来的一幕。
” 愿诸神加护于你们,祝福娼都之子的诞生吧!“ 说完,娼审官伸出一只手,在公主塞莉丝的尿道里拔出尿道拴,立刻积蓄在公主尿道里的 圣水 在公主悲哀的哭泣声中,撒向城下的众人。
” 圣水在此,现在赐于你等娼卫之名!“ 娼审官说完,全场一片沸腾。
” 这次感觉又怎么样呢“ 凯鲁笑着指了指羞愧地满脸通红的塞莉丝,” 塞莉丝公主是你姐姐的女人,你的亲侄女吧“” 我恨她,她活该,竟然该威胁到我的统治,凯鲁,我命令你狠狠地惩罚她,让她成为更下贱的肉便器!“” 哈哈,女王殿下的意见我会考虑的。“接着,两个人继续参观城市,直到傍晚,夕阳之下。走到一个小巷的时候,四个男孩正在奸一个悲惨的女人,其中带头模样男子正抱着女人的纤腰不断抽插,而女人则哭喊着什么。
” 求求你们,我,我不要娼币了,放了我,这样下去会赶不上的!“” 急什么,还有我呢,我们还没有射呢!“ 等带头的男孩将精液射进女人的肉洞里之后,立刻他的同伴就顶替了上来。
” 不,不要,求求你们,这样下去我会憋坏的,我已经忍了很久了,这次再赶不上的话,啊!!!“女人将手撑在墙上,被男孩抱住以后背位的姿势插入,美丽的双峰在激烈的活动中前后摇动,她不知什么原因哭泣地挣扎着,终于等到身后男人射精松手之后,就娼币也不要,提起裙子,飞奔冲向远方的广场。
” 发生了什么“ 拉茜卡问,但凯鲁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跟着女人来到一个巨大的中央广场上。此刻那里已经围满了人,许多娼卫和工人守在一个被围起来的平台上面,许许多多的女性,她们大多身穿华贵的礼服,此时正一个挨着一个排队站在一起,红着脸,焦急地期待着什么,每个人脸上充满了期待又羞愧的神情。
” 求求你,让我进了,我已经憋了整整一天了,这样下去我会坏掉的!“ 先前那个女人想冲到里面,却被娼卫拦下。
” 时间都过了,臭婊子,你这么想尿的话,找个男人来弄不就好了。“ 其中一个娼卫粗暴地一巴掌将女人掴到地上。
” 可是,可是……“ 女人哭着爬起来,但在这个时候,大教堂上的时钟响了。周围所有喧闹的男人都同时闭息凝神,安静地注视着台上的女人们。响声过后,随着娼卫一声令下,那些女人们,特别是身着华丽礼服的贵妇们,竟然一个接一个,开始慢慢撩起自已的裙子,露出丰满性感的大腿,然后红着脸慢慢蹲下去,对着周围的男人像妓女一样分开大腿,只见每个人尿道上都有一张白色底面的贴纸,女人们用一只手将贴纸撕下,然后才露出放松的表情,面对大量男人当场开始放尿。一排又一排的尿液,随着阶梯状的曲槽,慢慢汇合成一线,流到各个设立在边上的沟里。
这是在其它地方所看不到,甚至想也想不到的众美排尿场面,这么多数量的贵妇人摆成一排一排,分开大腿露出下体排尿的壮绝场面,当场就有人射了出来。
原来,这也是凯鲁设立的新政策之下,三等以下的娼民没有自由排尿的权力,每个娼民必然贴个特殊加工的尿膜,这种尿膜一经撕下便无法再次使用,而一旦哪个娼民发现下体尿道没有尿膜的话,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这种尿膜只有富贵的人才会有,所以如果娼民想要排尿,就必须讨好某个拥有尿膜的人,等她们排完尿之后立即重新贴上,对于很多尿意急剧的女人来说,这意味着忍受极大的羞辱。
当然,这种定时定点的公共尿场就很好的解决了女人排尿难的问题,尿完这后每个人都可以重新更换尿膜,当然免费前提是为游客们提供公开露出的表演。
看着台上虽然羞耻,但得到解放的同伴,先前赶不上排尿时间的女人只能绝望地乞求周围的男人。但得到的只是嘲笑和戏虐,对于这些只能看公开排尿的贫穷人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看着一个可怜的女人受到征罚甚至降级更让他们心情愉快的了。现在等待这个可怜女人的道路只有一个,就是在尿道失控前,自行解开贴在下体的尿膜,这样就可以得到排尿的解放。但代价可能是更严重的……” 真是无耻,我堂堂的塞拉尼亚女贵族们,竟然会做出这种下贱的事情。“女王拉茜卡一脸不屑地说道。
” 哦,女王殿下好像很不在意啊“ 凯鲁笑了笑,” 我想你一定觉得自已能做得比她们好,这些女人为了赚得娼币可是费尽心机。“” 那是她们蠢,得不到娼币,用钱币不得行了吗“看着拉茜卡一幅理直气壮的样子,凯鲁只觉得自已快要笑疯了,” 哈哈哈,不愧是白沙的女王拉茜卡,果然是天生的女王料啊,我想你一定会做得比所有娼民都好,真的。“” 好了,女王拉西卡。“ 凯鲁清了清喉,” 视查到此结束。“但是,他似乎没有查觉到,女王面具下的真正含义。
(三)女刑墙
” 哎,这一个个真是漂亮的大屁股啊。“
属国塞拉尼亚,曾经的女王之都城在王国沦陷的时刻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名字。
娼都之城,塞拉尼亚曾经的城卫柯林队长,此刻正拿着水桶在一堵大墙边上巡视。
这是一种名叫女刑墙的特殊墙体,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光着的美丽大屁股从墙的另一边露出来,并且都双腿叉开站着,一对对修长赤裸的美腿也被迫保持着这样羞耻的姿态。这些美腿上,很多都穿着高跟鞋的丝制袜子,表明她们以前的身份,同时充分暴露着女人们的隐私部位。
这种女刑墙本是远方传来的一种淫具,但征服了塞拉尼亚的帝国二皇子——凯鲁将其用在了惩罚娼都的娼民身上。娼民一旦触犯了新制定的娼管法案,其中之一的刑犯就是必须被关在这种女刑墙内,为所有的公众进行公益服务,在此期间她们所有的劳动是没有任何娼币所得的。
柯林一边走着,一边努力回想着眼前这些美丽诱人的大屁股,以前都是属于哪些趾高气扬的女人的。曾经这些人控制在整个国家,穿着最华贵的礼服,享受着一切的浮华,现在却被打回原形,成为了最下等的娼民,想到这里柯林就叹了口气。评心而论,以男人的角度,新的摄政王对被占国的男性待遇还差是不错,很多人都重新拥有了工作,以及一定程度的尊严,至少比白沙的女王执政时期好多了。
现在正值日落之际,女刑墙的公开服务活动也已经结束。走在墙边,柯林可以看到每一个雪白的大屁股上都红肿不堪,肉穴大大地向外开着,不断流着男人的精液,甚至还有小便什么的。在女刑墙上的娼民,任何人都可以不支付任何费用来做几乎任何事情,所以每天这种女刑墙边总充满了男人,他们多半是收入低下的阶级,即便是现在的属国塞拉尼亚,他们平时也很难得到女人,所以这堵墙成了他们最好的发泄。
虽然娼民们的地位低下,但终究美貌女子总算是一种资源,所以现在的柯林每天所做的,就是维护这些娼民。他和其它娼卫一样,拎着水桶走到哪一个屁股边上,然后拿出毛刷在这些被干着淫水直流的屁股上洗刷。柯林先是用冷水从她们的屁股上方浇下去,然后拿出刷子在臀部周围开始慢慢清洗,保证这些雪白的大屁股被洗得干干净净地,以便得第二天的顺利工作。
” 啊~~~“当柯林用刷子在一个非常漂亮的屁股上刷拭的时候,墙的另一边传来女性的呻吟声。这种墙其实是两面的,这一面是女性的下半身,另一面是上半身,所以通常一个女性可以同时供两个男人来使用。并且互不关联,被关在墙一边的女性,她根本就无法得知自已的下半身,什么时候,会有什么人用什么方式被玩弄,这对于女性可以说是一种折磨。
这个女人显然也是这样,她没有想到自已的下半身会突然受到刺激,下意识的做出反应。看起来她才在这里刚工作,从柯林这边,可以很明显地看着一个外形美丽的雪白大屁股,在墙上无助地扭动,双腿发出颤抖,可爱极了。让柯林忍不住伸出手,在那柔媚的大屁股上揉了又揉,享受着那屁股因为刺激而引起的轻轻震颤。
柯林洗完所有的屁股之后,就开始进行下一项工作。这时候周围还留有很多男人,虽然使用时间结束,但这些男人还留在这里等待下一项表演。只见柯林拿出一根像是水管一样的东西,然后是注射器。在帝国法尔特本国,强大的文明让这个古老的国度很早就掌握了优秀的卫生系统,摄政王将其用于娼都之内。
接下来就是内部清洗,其实就是一种浣肠。柯林和其它娼卫们分别用注射器将清水注入这些屁股那两个被无数男人插过的肉洞里,然后用手抵在她们的腹部感受腹中的水量。因为中间身体被墙内隔开的关系,水压的挤压让女人们一个个都变了形,她们痛苦地扭动着身体,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大屁股和一双美腿地无助颤抖。
接着柯林和其它娼卫就为每个屁股的两个洞分别塞上木塞。接下来,那些在一旁看着的男人就有了乐趣,他们分别在下面下注猜测,哪个屁股会坚持最长时间。
” 这个,中间的那个,这女人曾经可是什么夫人,看以前那狂的样子,一定能撑很久。“” 不,我喜欢这个屁股,那个门边的,我记得这个屁股,以前是个女性卫队员呢。“” 我赌那个最白的屁股,记得她以前可是大富豪的女儿,我可是一直只敢在旁边留口水的,嘿嘿。“男人的淫语不断,而大屁股们的颤抖则越发厉害。柯林满意地看着一个个屁股,其它无论哪一个,总终都会喷出来的,只不过所受的痛苦哪个更少点而已。
很快,就有第一个木塞伴随着木塞的喷射,获得了解放。第二个,第三个……这其中,柯林一直将目光盯着那个刚被送来工作的屁股,这是一个四等娼民的屁股,前几天因为没有在规定的排尿场所,或拥有尿膜的男人许可下自行排尿被人举发的,而举发她的人,却好是另一个四等娼民,她曾经的朋友也因为这个,从四等娼民变成了三等娼民。
柯林还记得,这个屁股是主人以前是个多么高雅的才女,她叫米娅,阿塞尼亚一个女贵族。曾经的王都,如今的娼都 莱雅 ,像这样女人的悲剧每一在都在重演。米娅显然很不习惯这堵女刑墙的折磨,可怜地女人的浣肠液的灌输下,下半身每一处的肌肉都在抽搐。虽然曾经努力,屁眼的塞子被排了出来,但那塞在肉穴里的木塞却怎么也排不出来。无助地女人发出求助的声音,但立刻就是一个巴掌的响声。
那屁股还在擅动着,所以明显地看到臀肉在收缩,汗水从肌肤上渗出。米娅无助地摇动下半身,但怎么也挤不出那木塞。看到女人的窘样,下面的男人欢唿声不断。
” 哈哈,看这个笨女人挤不出来了,多可笑啊。“” 不,应该说是淫荡吧,说不停她很喜欢被浣肠的样子呢。“男人的玩笑声让女人更急了,墙的另一边甚至不听另一边娼卫的警告,不断发出求助的唿声。终于柯林邹了邹眉,将木塞插了出来,毕竟,娼卫的职责就是保护每一个娼民,但这个保护是意义其实是维护,让这些娼民的肉体随时处于可使用状态。
等女人解放之后,柯林走上去,然后伸出手指,在女人被清洗过的两个洞里反复扣挖,确保其中的干净。他伸出手,不断扣挖,被玩弄的米娅发出呻吟声,在马上就是高潮之际,柯林松开了手。
晚上,是这些娼民的休息时间,劳累了一天的女人们,突然被以同样的姿势关在墙里面。但至少她们可以休息了,柯林和其它娼卫的任务,就是让这些屁股得到充分的休息,毕竟以正常男人的眼光来看,这些赤裸的屁股太诱人了,如果没有守护的话,估计她们没有一刻能休息的吧。
当然,万事总有余地,一个青年模样男人就趁着月色,来到柯林面前。青年朝柯林说了一番话,给了他一些金币。然后指了指米娅小姐的大屁股,柯林点了点头,青年就走到米娅的屁股边上。
青年变态地笑着,伸出手不断在米娅那诱人的屁股上摸索,玩弄。柯林只记得这个青年叫古拉,他似乎挺有钱,而且对米娅抱有恨意,但具体就不清楚了。
米娅正在熟睡中,下半身传来的刺激让她一下子睡了过来,女人发出呻吟声。
” 记住不许射,不然得多加一倍钱。“ 柯林指了指,然后打开墙中央的门,自已则转过另一边,将惊惶失措的米娅嘴巴堵上,可怜的女贵族颈圈上挂着还代表着娼民的小牌子,” 呆呆忍着吧,不许影响其它人。“柯林走过来的时候,变态的青年古拉早就在米娅无助的大屁股上开始了玩弄。
” 嘿嘿,果然越是高雅的女人,越是淫乱啊。“ 青年古拉笑着看着,两个分开的手指之间的黏液连成了几道亮晶晶的丝线。接着,柯从就看到古拉另一只握着什么,他摊开手才发现是一只幼鼠,古拉将小幼鼠放到米娅那高高挺起的臀部上面,一放上去,那一边的米娅就发出连续的呜咽声,美丽的屁股不断摇晃。
因为那女刑墙的关系,米娅被隔住的另一边身体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怜的女人只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小生物正顺着自已的臀沟,一点一点地朝臀后面那两个肉洞中爬。米娅简直就被吓坏了,她不住地发出呜呜声,然后努力地,无助地挣扎。
古拉继续玩弄着米娅的屁股,等到小幼鼠犹豫在米娅的后门口的时候,青年可能觉得这里不过瘾,然后抓住幼鼠放到女人的肉洞口。立刻,小动物就一熘地钻到米娅的肉洞之中,立刻那大屁股就像电击一样摇晃起来,修长的双腿不断颤抖柯林吹了一声口哨,他对变态青年的游戏似乎颇为满意。古拉的虐戏显然没有结束,那小幼鼠不断在米娅的肉洞之中乱窜,弄得米娅娇躯乱震,墙另一边的上半身发出诱人的呜咽声。
青年拉古笑着伸出手,在那雪白双腿间那堆软肉上一阵的揉搓,立刻米娅全身酥软,也知道是不是快感的原因,米娅不断地挪动丰硕的屁股,想要去躲开青年的玩弄。从外面看起来,米娅那可怜的屁股扭动得格外动人。
拉古的戏弄还没有结束,同时他伸出手在米娅已经惊恐万分的肥美臀部上继续摸索,一只手伸在米娅的后门,另一只手则触到女贵族那双腿间那敏感无比的阴蒂上,然后就是轻轻一捏,立刻那雪白的下半身就是一阵绷紧。
那肉穴中的小幼鼠被突然而来的紧压弄得慌了神,尖叫着在米娅的肉穴里乱撞,更是引得贵族小姐一阵乱颤。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