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鬼怪大联盟——怪异世界第四章:赎罪的唐柔2

「有什么不同呢,按你说的,我喜欢启儿,所以我和他亲嘴,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也许是因为羞耻过度的缘故,唐柔总觉得此时宁妃雅的嗓音,是如此的怪异与前所未有的温柔动听,似春风化雨直入心扉,不知不觉内心的戒备和娇羞都渐渐消退了,抬头看去,宁妃雅的笑容是如此的温蔼,不见半分刚才的淫艳,完全回复到那个令唐柔经常心生羡慕的优雅仙子,雍容大姐的摸样。
「唔……妃雅姐姐你喜欢……王启叔叔……那……那傲天哥哥呢?」
「傲天是我的未婚夫,我当然喜欢他啊,但启儿是我的徒弟,所以我也喜欢他啊,一样的喜欢所以这样不是很正常的吗。」
「唔……好像也是。」
「那我们亲嘴,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吗?」
「是的……」
「所以无论我和启儿做什么事情,都是很正常的,是吗?」
「是的……」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听着宁妃雅如春风化雨一般的温蔼话语,却莫名有着相当令人信服的魔力,让唐柔渐渐的相信了宁妃雅的话语。
王启怀着欲望冷眼旁观,不由得心生惊叹,唐柔自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异样,王启却清清楚楚的知道,当宁妃雅一开口说话的时候,整个空间似乎被某种力量所压迫住了,只剩下宁妃雅温蔼的嗓音响起,简单两句话一说,唐柔的肢体动作出现了不易察觉的僵硬,回答的语气也有些生硬呆滞,双眼开始渐渐茫然起来,似乎灵魂都被宁妃雅的话语勾走了一般。
还有与其说是唐柔相信了宁妃雅口中所说的话,不如说是宁妃雅将某种扭曲的认知强制印进了唐柔的脑海中。
王启本来以为宁妃雅的神通和自己那部相机是同一回事,但现在看来,似乎有着微妙的区别,但又有着更深层次的相似感觉,这种乱麻一般的感觉顿时让王启感到头大了,还有一点非常怪异,当宁妃雅使用神通扭曲唐柔思想认知时,听着那柔媚的嗓音,内心竟是烦闷异常,似万分厌恶一般,耳边恍惚听见一声声愤怒的兽吼声,精心倾听,却犹如幻觉一般不真实。
「好了,既然都弄清楚了,那么我们就继续去买衣服吧,不然的话浪费太多时间的话,明天就没办法回去见你的傲天哥哥了。」
「嗯。」
宁妃雅拉着唐柔的手缓缓朝王启走来,此时唐柔虽然依旧玉容羞红,但看向两人时已经没了那有些惊慌的戒备了。
看到两女走过来,王启第一个反应,却是去查看宁妃雅的反应,他依旧清晰的记得第一次使出这门神通时,宁妃雅那疲累欲死的摸样,虽然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唐柔,但王启还是有些心痛不忍。
但出乎王启意料的是,宁妃雅此刻看起来完全无恙,面色依旧带着晶质的超凡之美,不见半分柔弱的苍白,嘴角温蔼的笑意如此自然,不见半分勉强,宁妃雅看着王启那副担忧的摸样,自然知道他再想什么,露出受用的欢喜笑意,似自言自语的说道:「种子……似乎发芽了呢。」
「妃雅,你说什么?」
「没事……启儿你别担心,我现在很好……成长的,不只是只有你啊。」
前面第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王启很是在意,但看着宁妃雅那副不想多说的摸样,也就不问了,此时三人又似乎再度回复到最初进来时,并肩走着,但却有着与最初时本质的不同。
宁妃雅和王启光明正大的互搂而行,亲昵的犹如情侣一般,尤其是让王启讶异的是,此时的宁妃雅份外的热情,走不了几步,就会极其热情的向自己索吻,那樱色的美唇上,一次又一次沾染上来自王启的唾液,丁香小舌,一次又一次的搅起大片的混合汁液,然后咕噜有声的吞咽而下。
而每当这个时候,唐柔就只有娇羞难耐的再旁边忍着,想要离开,却总是不由自主的将视线移到两人身上,看着两人一次又一次的热吻。
到后来,宁妃雅干脆赖在王启怀中,螓首再王启脸上,脖子上不断亲吻着,甚至扯开西装里的衬衫,情深款款的用自己的唇舌亲吻着王启满是皱纹斑点的胸膛或者肩膀。
而王启一只手深深的埋在宁妃雅被撩起到腿根的裙内,两根手指已经深深插入那紧窄的肉穴内不住的的搅拌着,发出咕噜咕噜的搅拌水声,而另外一只手则直接托在宁妃雅的酥胸下,隔着衣衫使劲搓揉着那让人疯狂的玉女峰。
虽然并没真的性交,但王启却觉得宁妃雅此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要动情,淫水不断顺着手指,手腕滴落,一路走来,地上出现一条长长的湿润痕迹。
而造成宁妃雅如此忘情陶醉的主因,就是在旁那看到几乎要羞到晕厥的唐柔,似乎再清醒的唐柔面前,光明正大的做着这样红杏出墙的淫秽事情,会带给宁妃雅如极乐一般的快感,王启思度了一翻,便想出两个坏点子。
「妃雅,现在,我就让你更爽吧。」
王启一手下滑,猛然撩起宁妃雅的裙子然后卷到腰间,然后将被撩拨开来,已经无法完成遮盖阴部使命的内裤褪到宁妃雅腿弯处,那泛着湿气粘成一团的阴毛,不断吐出半透明淫水的肉壶,都清晰的暴露在唐柔的视线中,然后王启淫邪一笑,两根手指将宁妃雅湿腻万分的大阴唇掰开,中指不住抠挖着那粉红的肉穴,突然的暴露和加重的玩弄,让宁妃雅娇躯一颤,连雪脖都染上一层诱人的粉红,但她却并没做出遮掩的姿势,反而刻意前挺下身,让唐柔看得更加清晰。
突然出现的淫秽画面,让唐柔大惊而呼。
「啊……你怎么能脱妃雅姐姐的裤子呢……而且还这样……这样弄妃雅姐姐尿尿的地方。」
一听之下,王启就知道对面这个清纯小美女对于性事之道完全所知不多,内心顿时涌起一股邪恶的欲火,淫笑问道:「嘿嘿,你是从深山里来的,所以你不知道了吧,这叫抠逼,是相亲相爱的人常做的事情,妃雅姐姐怕你以后不知道怎么让龙傲天抠你的逼,所以特意让我给你看看的。」
「咦……妃雅姐姐,是这样的吗?」
「嗯……」
宁妃雅被如此淫秽的玩弄着,浑身都被剧烈的快感所袭,面对唐柔半信半疑的话,只能回以一个浓厚的快美鼻音,王启还不做罢,将连衣裙背后的拉链拉开,上半身的衣服直接滑落,王启将那被揉的凌乱不堪的胸罩朝上推,直接握住那傲挺的雪乳。
「这叫摸奶……加上亲嘴,是情侣间做得最多的三件事,做得越多就越代表两个人爱的越深……柔儿你和那个龙傲天做过几样了啊。」
「咦……是这样的啊……我完全不懂啊,傲天哥哥只和我亲过嘴啊……难道……」
认知被扭曲,没有去思考背后的合理性,被如此富有冲击力的画面所感染,加上自身单纯容易相信人的个性,迷糊的清纯小美女不由得顺着王启的话头联想下去,语气越来越低,直至眼眶微红。
「所以啊,你必须好好看看妃雅姐姐是怎么被我抠逼摸奶的,多吸收点经验,才好回去和你的傲天哥哥相亲相爱啊,别辜负妃雅对你的一片苦心呢。」
「嗯……谢谢妃雅姐姐了。」
唐柔似深信不疑,柔柔的道了一声谢,就含羞带怯的看着宁妃雅被玩弄到死去活来的摸样,但看着看着,唐柔有些迷惑,便问道:「妃雅姐姐……这样抠逼……不会痛的吗?」
听见清纯小美女被自己忽悠得吐出这样淫秽的字眼,王启高兴万分,动作也愈发淫邪起来,两根手指或插或捅,或抖或抠,大股大股的淫水不住落下,而宁妃雅则是颤抖着,不停轻柔扭动娇躯,口中不断吐出或甜美,或苦闷难耐的哼声,从而无暇回话,王启回道:「嘿嘿,不仅不痛……你看妃雅这幅样子,完全舒服到不行的样子呢,妃雅会爱上我,就是因为我抠逼抠得她那么舒服呢,你说是吗,妃雅。」
「嗯啊……是的……启儿你抠逼抠得我实在是太舒服了……我爱你……我一辈子也离不开你……我要天天被你抠……」
「我也爱你……可爱的小淫娃」虽然此刻的画面和话语是如此的淫邪,宁妃雅完美的姿容与王启丑陋的容貌加起来是如此的具有颠覆性,但唐柔不自觉的露出一抹钦羡,因为两人互诉爱意的画面,是如此的真实不虚,完全无法认知到,宁妃雅此刻竟是如此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背叛着龙傲天,同时看着看着,竟觉得胯下有些瘙痒,身体也有些发热,内心依旧清纯的唐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双手握在一起反复绞弄着,但双腿却不由自主的并拢起来,微微摩擦着。
被已经开始动情的清纯小美女如此注视着,王启如同吃了十片伟哥一般,抠挖了一阵之后,突然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一下子那粗长异常的狰狞肉棒就跳了出来,让初见此物的唐柔吓了一大跳。
「亲嘴,摸奶,抠逼,做得越多感情就越深,你的妃雅姐姐天天这样让我玩,所以现在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相当深厚了,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那就是肏穴了。」
王启刻意将粗长狰狞的肉棒在唐柔面前甩了甩,然后将宁妃雅推到一个柜台上,宁妃雅此时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上半身柔弱无骨的躺在柜台上,玉腿不着地,面带快意与妖媚共存的红晕,然后大大的分开,几乎要分成一字马的形状,不断吐着淫水,张合不定的肉唇在充足的阳光照射下,竟泛出诱人万分的光晕。
鹅蛋粗的紫红色龟头缓缓靠近那吞吐淫水的花瓣,王启淫笑着对着唐柔说道:「肏穴,指的就是用我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你妃雅姐姐的小骚穴里面去……然后使劲的搞……最后搞到我射出精液让你的妃雅姐姐完成受精,怀孕的过程,就叫做肏穴。」
「咦……怀孕,生孩子?那不是只有夫妻才能做的吗……哦,我忘了……你和妃雅姐姐相亲相爱……所以做什么都是……正常的。」
提起怀孕这二字,似乎又激起唐柔所知不多的知识,让她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但随之……宁妃雅方才的轻柔淡语不断再心头响起,一阵茫然后,唐柔又将一切认知为正常。
猛力的刺入,让宁妃雅如癫似狂的颤抖起来,鼻翼哼出哭泣一般的呻吟,螓首左右偏摇,贝齿紧咬,圆润可爱的脚趾猛然崩直了,只是插入的一瞬间,竟仿佛要去到高潮了一般,享受着宁妃雅此刻非同寻常的火热紧窄,王启气喘吁吁的费力抽插着,不断对着唐柔说着:「是的……只有夫妻才能这么做,你的那个傲天哥哥,因为很少对妃雅亲嘴摸奶抠逼,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足,而我常玩妃雅的身子,所以我可以随便肏妃雅的穴,而你那个傲天哥哥却不行,所以我才是你妃雅姐姐的丈夫啊。」
「咦……是这样的吗。」
「当然,你的那个傲天哥哥,是个天生的阳痿小屌男,硬都硬不起来,哪里可能去摸妃雅的奶子和抠她的逼,所以你的妃雅姐姐才会爱我爱的如此不可自拔啊,因为我的大肉棒实在是弄的她太爽了啊,你说是吧妃雅。」
「是……嗯啊……启儿说得对,傲天就是个……啊啊……阳痿小屌男……所以他很自卑……不肯摸我的奶……抠我的逼……所以我才会爱上拥有大肉棒……啊啊啊……的启儿。」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难怪傲天哥哥也没有摸我的奶,抠我的逼呢……我还以为傲天哥哥不是那么爱我的呢……原来他是个阳痿小屌男啊,傲天哥哥好可怜啊。」
王启荒诞色情的话语,和宁妃雅自虐一般的发泄回应,让唐柔自以为知道了真相,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将这个淫邪万分的认知深深的印入了脑海中。
同时,唐柔清纯嗓音吐出的淫秽字眼,让两人愈发的动情起来,王启使劲的抽插着,而宁妃雅也似乎禁受不住,努力抬起腰肢,然后下沉,配合着肆虐的肉棒好桶得更深。
唐柔纯真的话语和眼神,让宁妃雅如此的快意,如此的尽兴……身体的快感去到一个极限后,猛然的剧烈颤抖起来,尖锐的呻吟一声,修长双腿猛然盘在王启的背上,娇躯一抖一抖着,与此相应的,是胯下距离喷涌而出的阴精。
被阴精灌溉之下,王启只觉得肉棒热辣非常,更兼宁妃雅此时阴道异常的收缩扭动,和子宫深处喷发而来,如同毛刷一般冲刷而过的热流,让王启也忍受不住,虎吼一声,趴在宁妃雅玉体上,大力的抽动着,将肉棒内的精液全数送出。
两人互拥而抽搐着,好半响后,两人才分开,宁妃雅媚眼如丝,显然还沉浸在方才的高潮中,浑身都带着娇艳欲滴的粉红色。
分开后,宁妃雅拿起自己的内裤,当着唐柔的面轻轻擦拭着此刻不断滴落阴精淫水还有乳白精液的肉穴……等到外流的液体擦拭得差不多的时候,居然就这样将满是污秽垢物的内裤穿了上去,然后缓缓蹲下,蹲在王启胯下,用妖娆魅惑的语气说道:「启儿的肉棒,是我最爱的宝物……所以必须得好好的清理干净呢。」
说罢,宁妃雅轻启朱唇,将王启半软不硬,满是污秽的肉棒含了进去,仔细温柔的舔弄起来,上上下下,甚至连龟头包皮沟也不放过,细细的用香舌舔了一片,等到肉棒清理干尽了,宁妃雅吐出肉棒,然后把王启两颗卵蛋也含进口中,轻缓舔弄着。
也许是宁妃雅此刻温柔细腻的神态,反而让唐柔没有觉得有多羞耻,只是微微点头,似乎记下了这个步骤。
等到清理完成后,王启的肉棒又似乎恢复了雄风,宁妃雅美眸迷离的看了一眼,痴痴的笑着,报复性的再肉棒龟头处重重的舔了一口,然后艳笑着离开了王启想要梅开二度的怀抱。
走到唐柔身边,宁妃雅玉臂一张,搂住了她,轻声说道:「柔儿,傲天是个阳痿小屌男的事情,必须得保密哦,你知道的啦,傲天性子要强……这些事情,他绝对受不了的,万一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说不定他会离你而去呢。」
「呜呜……这样的啊,我一定保密的,绝不会让傲天哥哥知道的。」
「嗯……还有……我和启儿相爱的事情,也必须瞒过傲天哦,虽然只不过是很平常的小事,但万一傲天知道我因为不满他那阳痿的小屌从而爱上启儿的大肉棒,也会造成很多不好的影响的呢。」
「嗯……我知道了,妃雅姐姐。」
唐柔似乎被宁妃雅恐吓到了,露出紧张之色,拍着丰腴的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绝不外泄,宁妃雅轻笑着,虽然对于唐柔的保证完全不报以希望,但凭着刚才使用神通扭曲唐柔认知时的发现,她就有把握……只要自己不希望,一切就不会露陷。
「那好……我们继续去买衣服吧,耽搁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唔……妃雅姐姐你不把衣服穿上吗?好羞羞啊。」
「不用了,反正这里没有外人,不怕。」
轻楼着唐柔,两人如同亲姐妹一般友好的朝前走着,只不过宁妃雅的摸样,竟是如此的淫秽,衣裙上下皆被撩到腰间卷在一起,穿了和没穿一样,玉体裸露,胸罩被解了下来,此刻被宁妃雅拿在手中,不时擦拭着从腿上流下的精液或者淫水,内裤湿腻万分,但宁妃雅却毫不在意,反而对胯下滑腻的触感感到由衷的舒服。
而唐柔,却面露娇怯,羞涩,宁妃雅淫靡的裸体,还有不时传过来那极度富有男子汉味道的刺鼻栗子花香,都让唐柔有些不适,只觉得体内一阵瘙痒难耐。
而王启,干脆把西裤还有内裤都脱了下来,放入挎包中,袒露着微微挺起的肉棒,就这样跟随在两女后,一边用视线奸淫着宁妃雅那完美的玉体,一边又开始意淫起唐柔的娇嫩酮体来。……
第二节:赎罪的唐柔走到一排排女装店门口时,终于微微适应了宁妃雅此刻淫秽摸样的唐柔,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和女人的天性,视线再周围盘旋着,如果不是宁妃雅搂住她,她早就迫不及待的冲进去,肆意挑选去了。
而宁妃雅也了解唐柔的心思,就放开了她,任其去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去了。
唐柔如穿花蝴蝶一般左右奔跑,脸上带着如同赤子一般毫不掩饰的快乐,宁妃雅再王启靠近后,娇躯慵懒无力的靠在他怀中,有些娇腻的说道:「启儿你坏死了……明明今天是带柔儿出来给你玩的,但你居然先把我弄得死去活来的,还用这么不知羞耻的理由糊弄柔儿,哼哼,看柔儿的反应,不在傲天面前露陷才怪。」
「嘿嘿……不是有妃雅你吗,你办事我放心……等到龙傲天那个绿帽龟公看见唐柔的时候,只怕她早就被你完全洗脑了吧……话说回来,你的这门神通真霸道啊。」
「再霸道又如何,在启儿你面前还不是被反噬了,虽然让启儿你摆脱了对我的恐惧,但也弄得我一点心思都没办法再你面前藏住。」
「这样不好吗?」
「好……心灵相通……当然好啦……天天感受到启儿你那蠢蠢欲动的欲望,弄得我难受死了……不说了,柔儿已经是你砧板上的肉了,启儿你打算怎么吃啊?是打算让柔儿爱上你,让你随意为所欲为,还是打算玩点刺激的?先说好,为师有些累了……接下来就是你和柔儿的事了。」
宁妃雅躺在王启怀中,眼神凝视着唐柔的身影,只有一片爱怜和温婉,但语气却吐出截然相反的妖娆恶意。
「嘿嘿……这个的话我没什么主意呢,我啊,只要有你就足够了,其他女人,我不是很在乎呢。」
「启儿你就是嘴甜……嘻嘻,但我就是喜欢你这么说……那么,想法子就交给我吧,你就尽情享受征服柔儿的快感吧……去享受,去肆无忌惮的享受,去践踏……将一切踩再你的脚下,这就是为师目前对你的期许了,启儿你可不要辜负为师的期望哦。」
「嗯」宁妃雅略带深情的叮嘱让王启好不受用,今天他可算是扬眉吐气了,虽然过程很荒诞理由很荒谬,但还是让宁妃雅认可了他,足以让王启轻飘飘的不知此间何处了。
踏着轻飘的步伐,王启朝唐柔走去,此刻唐柔正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再自己身上比来比去,看起来好不苦恼,王启再背后,看着唐柔娇小的身影,欲火渐渐升腾,再宁妃雅的保证之下,王启可以说,现在他已经吃定这个清纯的小美女了,只差怎么入口而已。
顺着内心的本能,王启没有多想,极其淫猥得从后面贴了上去,光溜溜的下体紧贴着唐柔的小翘臀,微微耸动了两下,双手握住唐柔拿着衣服的小手,有些淫荡的说道:「柔儿,这件衣服可不适合你哦。」
唐柔的娇躯蓦然一僵,有些紧张的松开了双手,衣服直接掉落,本能的扭动娇躯想要避开王启淫猥的动作,同时眼眸隐现惊慌戒备,刚才宁妃雅的扭曲认知,只是扭曲了她对于两人淫秽言行的认知,无关自身,当自身遭遇淫亵的时候,唐柔的第一反应与平日无异。
「嗯……王启叔叔,是吗……」
如脱兔一般跳到旁边的唐柔,吞吞吐吐的说道,眼神娇怯的游走着,不敢直视着暴露下体的王启,虽然经过刚才两人的赤身肉搏后,唐柔将两人刻意的裸露视为正常,但真的直视时,还是有挥之不去的羞怯。
看着清纯小美女受惊的一幕,王启狞笑着,此刻他想要的,不是唐柔受惊的摸样,而是她受精时娇哼的摸样。
顺手从衣架上抄起一件衣服,缓缓朝唐柔继续走去,一边走一边挂着毫不掩饰的淫笑说道:「来,柔儿,看看我为你选的衣服,穿在你身上一定很漂亮呢。」
唐柔看去,不由得羞涩异常,那是一件纯黑色的低胸超短裙,布料之短之薄简直让人为之惊叹,以唐柔清纯保守的个性,哪里可能选择这样的衣服。
看着王启抖着肉棒一路走过来,唐柔想要避开,却发现店铺的玻璃门已经被宁妃雅关上了,而此时,宁妃雅坐在沙发椅上,微笑看着自己,一副惬意温婉的摸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