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情公子285-286

第285章 游龙归国
无疑告别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看着对面韩美珠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我还是无奈的选择了告别,至于金慧丽那个丫头现在还在欧洲那边自然不会跟我同路,所以也没做这里,不然的话估计还要闹个模样出来你呢,恐怕弄不好会来一场千里送夫。
不过我看两人当场打起来的可能更大,比较韩美珠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或许说金慧丽不会说什么,毕竟她太温柔了,不过韩美珠就不好说了。。。所以最好还是免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的好。
踏上了归国的飞机,本来是不准备搞那么大排场的不过没办法,这次飞机为我延迟了三个小时,很多航班都耽误了,这个时候想不弄一个大排场都不行了,更何况这次来送我的小弟就足足有五百多个,偌大一个飞机场里显得很是明显,毕竟四五百个黑色西服的人站在一起上猪都能猜测到他们是干什么的。
于是乎我在众多人员的注视下,带着三四十个小弟踏上了飞机,然后乘坐专机离开了这里向国内飞去,这个时候飞机上显得有些空荡荡的,除了一帮小弟和几个空姐以外剩下的人都已经乘坐其他的飞机返航了,所以这次也不像我来到时候那么激情,整个旅程变得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的波澜。
本来以为这一切都会如此平静的,不过当我从飞机上带着几十个小弟走下来的时候,看着满飞机场的黑衣大汉,我顿时感觉今天是低调不了了。
至少有两百个人站在那里恭敬的等待着我,看到我只好站在两边,恭敬的低着脑袋,然后看到我来到这里之后对着我恭敬的说道:“邪少好!”
“恩。”我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多说,既然已经闹了这么大排场自然没有必要再装孙子了,所以这个时候也就认了下来,他们这么一声可是整齐有力,整个机场的人都听到了,SH浦东机场的人流可是出名的多,其中知道冰鉴会的并不在少数,这个时候听了这么一句话瞬间至少有数千人向我们这里看来,估计也就是看我的,谁让咱是冰鉴会的老大,而冰鉴会又那么出名呢,片刻之后整个机场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而本来围在周围那些个等待接机的人也瞬间闪的一干二净一个都不剩下。
看来冰鉴会真的可以说是凶赫赫了,不过与此同时不过一分钟左右大概五六百米的另外一个出口瞬间听到一群人整齐的喊道:“少爷好。”
顿时又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其中也包括我,大家都想看看是谁在这个时候跟我抢风头,特别是我,我很好奇这个人是谁,因为我明显的看到那边的位置至少同样有一两百个身材壮硕的大汉在那里等待着里边的人。
不过很快的一个长相英俊但是脸色有些惨白的年轻人就从里边走过来,这个时候他身边站着两个美丽的女人,一手揽着一个好不威风,嘴中还叼着一根大雪茄,跟我有的一拼了,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子豪。
此时的朱子豪显然也发现了我,看到我之后对着我举手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我们两人向中间的位置走了过去,带着两帮大汉走来,瞬间中间的中央位置本来站着的拥挤人群化作鸟兽散去,毕竟我想说一个聪明人都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事,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们两帮人都不是什么善类,不是那么好招惹的,更何况还人多势众。
而稍微有些档次的人或者是在道上混过的人都可以从两边人群的衣服上的标志看得出来我们这两帮人的身份一个隶属冰鉴会,一个隶属青帮,无论是哪个都是打个喷嚏能让华夏黑道抖三抖的角色,只有白痴才来招惹我们。
“呵呵,怎么朱兄在泰国玩的高兴吧,啧啧。。。据说那边人妖很漂亮,嘿嘿,你身边的这两位兄弟不会就是吧?”走近之后我对着朱子豪调笑着说道,现在两帮人虽然没有撕破脸皮,不过大家想什么都是心知肚明,而且小规模的冲突从来没有停止过,更何况我还搞出黄牙他们那一档子事,所以自然不用给朱子豪客气。
说起来黄牙他们最近做得还是不错的,虽然他们本来的底子并不怎么好之后七千人,说实话七千人放到一个大城市或者一个偏远省份来说确实不少,可是在这里不够黑帮塞牙缝的,虽说青帮的人也不是是十来万而已,不过不要忘记了青帮的背后还有朱子豪,朱子豪的背后是朱家,不说朱家鼎关系,不说朱家鼎高手,同样不说朱家控制的海外势力,就光是国内的青红两家就有不下三十万人马,灭掉他们简直太简单了,更何况他们没有地盘,没有人力没有物力,简直和流寇差不多。
如果不是因为冰鉴会的鼎力支持的话,估计黄牙他们早就被人给灭了,估计早就死的一个不剩了,不过有了我冰鉴会暗中的支持效果就变了,黄牙他们一出来就声势浩大,瞬间吞并了除了SH以外的整个JS省,实力扩大到十万人,和青帮不相上下,当然这里都是有水分的,毕竟以他们七千人的实力怎么可能也做不到这点,不过有了我们冰鉴会的帮助一切都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让黄牙他们倒是风光了一把,接着他们宣布和冰鉴会联合,共同治理这里并且公布了朱子豪的丑恶行径,弄得整个青帮人心惶惶的,有三四万人都已经投靠了过来,弄得青帮四分五裂,内部不统一,让座外边的朱子豪焦头烂额的,甚至丢掉了一个ZJ省,如果不是因为朱家在背后鼎力相助结果还不知道会怎么呢。
不过饶是如此青帮颓势已经不可挽回,所以他们开始了以黄牙领导的旧青帮势力和朱子豪所领导的新青帮势力的对决,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拉锯战,总的来说是不分胜负的,双方爆发了几次大规模的冲突,死伤过万,甚至一度造成这一地区的社会混乱,最后让国家不得不动用力量才算将他们给镇压下来。。。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这次朱家已经开始动手了,虽然没有使用锦衣卫那恐怖的力量,但是还是动用了一些个高手进行暗杀,如果不是我李家大批家族高手护卫队话,黄牙估计早就死了,而且他们手下的洪帮也开始行动,不过可惜的是被我冰鉴会集结在河北的十五万兄弟给拖住了脚步不敢向前行动一步,因为只要他们敢动,冰鉴会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吃掉洪帮都大好机会。
青红不合是人都知道,所以这个时候让他们舍生忘死的去救助青帮的人,这基本来说就是在扯淡根本不可能实现,就是朱家也不能这样要求他们,虽然他们也是朱家鼎属下。
无疑朱子豪身边的两个美女被我说成了男人脸色自然不好看,一个个用可以杀死人的目光看着我,不过她们大概还是很了解朱子豪的个性的,朱子豪不说话之前她们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只是站在那里气呼呼的看着,然后对朱子豪显示自己温柔的一面,希望朱子豪出手对付我。
“呵呵,是不是女人,这个不劳费李兄操心了。”朱子豪听了我的话并没有恼羞成怒,只是在那里皮笑肉不笑的对着我说道,说完之后看了看自己身边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顿时双手一用力将两女推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似笑非笑的说道:“当然,如果李兄有什么怀疑的话,大可以拿去试试,反正是我用过的李兄可以尽情享用,呵呵。。。”
无疑这点上我比不上朱子豪,这个家伙可是确确实实做到了女人如衣服,随时想丢就丢,毫不怜惜,而我却不同了,没办法谁叫咱这个人正派呢,所以我对此只能报以无奈的微笑将她们两个犹如货物一样再度推了出去,对着朱子豪说道:“呵呵,算了,我不习惯用别人用的,还是还给你吧。”
“我朱子豪说送出去的东西岂能有收回的道理?李兄你还是接纳了吧。”朱子豪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对着我笑道,然后将那两个女人再度犹如货物一般推了出来。
“哼,我李天邪说不要的东西没有人可以强行给我。”同样的我一点也不给朱子豪面子的将这两个女人再度推了出去。
无奈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被我们两个大男人推来推去,如果换一个人估计她们早就给我们两巴掌走人了,可是这个时候她们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只能任由我们两个推来推去,对于朱子豪的身份她们是了解的,如果有丝毫的违逆她们死了也就算了,可是估计家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以朱子豪的性格抄家灭族是家常便饭,动不动就杀人全家,而我虽然没有说明身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敢这么和朱子豪对着玩,那我的身份也一定不简单,所以她们两个也不敢得罪,只能任由我们两个将她们当成货物一般推来推去。
不过最后朱子豪的耐性终于磨练光临,几个回合之后朱子豪一把抓起两个女人丢到了后边的保镖人群中,对着他们冷然说道:“既然李公子不要,今天晚上她们两个随便你们怎么搞,然后给我卖到菲律宾去做妓女。”
丫的,这个家伙明知道我是怜香惜玉的主竟然敢这样做,摆明了就是不给我面子,本来这两个女人要是在外边碰到我绝对毫不犹豫的收下,不过既然是朱子豪的东西我就没兴趣了,谁的用过的都可以,唯独朱子豪用过的不可以,这个时候我自动漠视了两个女人祈求的目光,只是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朱子豪说道:“呵呵呵,朱兄,对这帮手下还真是好啊,果然是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啊,连自己的女人也可以和他们分享,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在下佩服佩服。。。”
“不过话说回来,朱兄这么做恐怕不太好吧,啧啧,这么多人手下上两个女人会遭天谴的。。。说不定半夜就被人给杀光了。。。”我站在那里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对着朱子豪似笑非笑的说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这是在威胁朱子豪,意思很明显,这些人要今天晚上动了这两个女人我保证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今天晚上必定会把他们给杀光。
“哼,我朱子豪不想让谁死,他绝对死不了。”朱子豪这个也是也是一步不让的对着玩说道,不过可惜啊我的身边没有女人让他威胁,不然的话这个小子今天绝对会抓着我的软肋来,毕竟谁都知道我李天邪最看重的女人,当然一般情况下朱子豪最多威胁一下,或者是用一些别的方法刺激我,要是真动他也不敢,因为他知道我是什么人,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两个是同一类人,如果不是生来就敌对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当然还有一点对于女人上我们两人或许可以没有办法达成共识,毕竟我们两个人对于女人的观点可是完全不一样。。。朱子豪老大那种女人如衣服的气魄我是没办法做到,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一个独占欲望极度强烈的人,所以只要是我的女人一生都是我的女人。。。如果她敢背叛我的话。。。那么我保证在第一时间杀死她,将她完全都没有背叛我的机会。
“是吗?呵呵,那么我们要不要试试。”站在那里的我说似笑非笑的说道,说完眼神冰冷的扫过了那帮朱子豪的手下,那帮人都是精锐沙场上走过来的,自然对于杀气极度敏感,不同于朱子豪这个完全没有武功的家伙,所以这个时候我都杀气瞬间释放出来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感觉空间有些凝固的了,可以看得出来其中几个胆小的已经冷汗直流,双腿打颤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一动也不敢动,只能在那里等待着我发言说话,在此之前一句话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不敢有。
“试试就试试,我倒要看看是你李天邪厉害还是我朱子豪优秀。。。”朱子豪对于我的压力丝毫没有感觉到,不是他真的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我知道朱子豪是一个绝对的普通人,所以也不敢对他施展太大的压力,毕竟一不小心把他给弄死了,现在这个阶段对于我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的杀气都是针对他的手下的而不是他,当然了还有就是他身边的那个朱玉山,山伯在帮他简化压力,所以朱子豪虽然将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不过却并没有切肤之痛,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紧张,站在那里跟我对视毫不相让的说道。
“呵呵,好,果然不愧是朱兄,朱家的公子就是不一般,比那些个小杂鱼有气势多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来玩一场好了,如果今天晚上你的这些个手下能够在任何地点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强暴了这两个女孩中的一个,那么就算我输了,相反如果我杀光了你这些属下救出这两个人的话,那么就是你输了,时间是今天晚上八点到明天早上八点,你觉得如何?”我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对着朱子豪说道,对于这个家伙我争胜之心从来都没有淡漠过,自然而然的这个时候开始和朱子豪不自觉的比斗起来,不过我的话却让周围的人有些胆寒,显然人命在我的眼中是那样的渺小,犹如草芥,竟然拿几十条人命来打赌,不少围观的人都听到了这话脸色煞白。
“好。。。你以为我怕你?我们就来试试。看看我们到底谁厉害,不过李天邪我知道你这个家伙厉害的紧,所以你不许动手,不然的话仍旧是你输,你敢吗?”朱子豪对着玩认真的说道。
“呵呵,没什么不敢的,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们还是下一点赌注你觉得怎么样?”站在那里的我对着朱子豪似笑非笑的说道,本来我是没有想这么多的,不过忽然之间脑中灵光一闪对着朱子豪说道。
“好,说出你的赌注。。。”朱子豪也不退让,也许在他看来这谁都面前都能够丢人就是在我的面前不能够丢人吧,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其实某种时候我们都把对方当作了自己生平的对手,无时无刻不想击败对手,不管任何时候都是这样。。。不管从任何方面都想表现出自己比对方厉害的一面。
“呵呵,其实也不算很大,我们玩小一点,一千亿美金或者一个省的地盘你选一样赌!”我毫不在乎的说道,说完之后听到周围那些个平民百姓晕乎乎的,连声呼叫,小声的讨论了起来,毕竟这样的赌博在他们看来也许是想也不敢想的吧。
“哼,钱对你我来说还有意义吗?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干脆玩一场大的好了,一个省的地盘,我输了FJ省的地盘我自动退出,那里归你了。。。而你输了。。。”朱子豪冷哼一声对着我说道。
不过还没说完就被我给打断了,我接口说道:“如果我输了,JS就是你的了。”
“好,成交!!!”两人齐声说道。

第286章 死亡游戏(上)
“呵呵,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晚上见,不过朱兄小心了,你的那些个属下可不要到时候都被这个给我干掉了那你可就输的很没面子了。”我丝毫不给朱子豪面子的临走时候对他眨了眨眼睛不屑的说道。
“哼,随时奉陪就怕你的人到时候被我杀光了。”朱子豪同样不屑的对着我说道,说完转身离开了。
于是我们两人就各自带着自己的一帮手下从机场的两个大门离开了这里,无疑我们这么做是有些过分的嚣张了,毕竟对于在这样的大庭广众的场合说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些过分了,不过也没办法了,谁让会在这里碰到朱子豪呢,而且就算我们两个人站在这里商讨着把中南海炸了估计也没人敢来管我们跟不要说这些了,最多只是影响不好而已。
离开了朱子豪那里我直接返回了我的住所,并没有在外边有过多的停留同样的也没有同志别的什么人,因为我知道我要是通知那帮女人的话恐怕在我回来之前在机场里她们就已经打起来了,我可是知道他们之间并不是想表现出来的那么和睦,自然的先回到的是李家大宅,这里幽月正在那里安心的等待着我,如果非要说谁跟着我最无怨无悔的话,我想恐怕也就是幽月了,这个丫头可是真正的做到了以我为圆心向四周无限发展,什么事情都以我为中心无怨无悔的。。
回到家里免不了跟幽月一阵温存之后,我就开始拿起电话对那些个女孩子逐一通报了我回来的消息,让他们都放心,之后就开始安排起晚上的事情。
“好了,既然各位都来了,那我也就不废话了,今天我和朱子豪打赌的事情,我想在江湖道上已经传开了,今天我找你们来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了吧。”站在那里我淡淡的对着自己身边的一帮人说道,影。。瑞丽,幽月,另外还有十八名先天顶峰高手。。可以说这里是我冰鉴会冰魂全部力量的一次集中,当然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朱子豪摆明了带着一帮手下在SH郊区附近住下,摆明了就是等待着我去救人,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准备怎么玩,不过我知道的是,朱子豪这个家伙某种意义上和我是相同的,没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这次他这么做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有所准备的了,而且还是有一定的把握,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做,所以无奈之下我只好只会了忠伯勇伯两人带着大批家族高手赶来,不过时间有些紧张,所以他么能够带来多少人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总而言之这次的比拼我还是有七成把握的。
“明白,邪少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这件事情我们一定做得妥妥当当,如果你让我们动手的话,阿门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影对着我恭敬的说道,说道后来的时候显现出自己强大的自信。
不过影杀人还是可以的,作为杀手界第一流的好手,稳坐杀手榜第二的人物,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不过救人就有些为难他了,不是我不信任他,美娜的事情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影救人的技术,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不然的话我光派出他一个人就一切OK了,说道逃跑影绝对是世界第一流。
“嗯。。我知道你们都不错,不过这次你们可都不要大意,朱子豪背后的朱家作为滑下三大世家之一,他们的力量是不容忽视的,这点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所以千万不要大意,这次的事情关系到一省的地盘,而且我和朱子豪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无论是我还是他都丢不起这个人,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靠坐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之上,叼着一根香烟对着面前的几个手下淡淡的说道。
“是。。邪少。”一帮手下齐声应道。
虽然我也明白这个游戏可能让我的手下死伤惨重,不过一个省的地盘,对人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一个省能够增加好几万兄弟,每年增加上百亿美元的收入,是人都不会放弃,更何况。。我和朱子豪之间在赌气,谁都不肯输给对方,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这个面子自然不能丢。
深夜十分天空中寒星璀璨,妖异的月光从天空中照射大地,寒彻星空,周围的一切显得格外的宁静,肃杀之气荡漾的空中,让人显得格外的阴冷,远在SH郊区的一座大仓库附近,周围显得一片的宁静,能够清楚的听到秋蝉鸣叫的声音,周围的一切显得格外的自然与平静,微风从天空中吹过,小草儿随风飘荡,美丽的情景好像一副绚丽的画卷,让人沉迷其中。
“头,今天我们干嘛来这里?”这个时侯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和七八个人影隐藏在仓库远方的山坡之上,蹲在脸颊带着一道刀疤的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不过任凭谁都可以听得出来他语气中的那种不解。
“不要说话,今天所有的人都给我听好了,我带你们来今天晚上是让你们观战的,不是让你们来捣乱找麻烦的,你们都给我注意一点,这次来的我估计都是高手,一个不小心我们今天晚上就要全部交代在这里,所以今天晚上你们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的话死了的话可别怪我。。”这个时侯那个被称之为头得家伙,蹲在那里看着远方数百米位置的仓库,对着面前的几个手下淡淡的说道,不过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其中蕴含的威势,却让人无法拒绝。
“头,今天到底有什么事情啊?搞得神神秘秘的,我们特事九组怕过谁?而且这里是国内干嘛畏畏缩缩的。”开始说话的那个小子显然不能够理解自己投的意思,蹲在那里声音有些郁闷的说道。
“笨蛋,今天晚上是冰鉴会和青帮的对决,根据我们的消息今天中午的时候朱子豪和李天邪两个人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在机场恰巧碰面,两人因为两句口角所以定下了这场杀局,现在江湖之上谁不知道这条消息?你这个家伙整天都在干什么?竟然连这个消息都不知道,看来现在江湖帮派送来的人越来越不长进了,连这点消息都不知道?”旁边一个清冷的女生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个说话的青年淡淡的说道,不过语气中却带着一丝的不屑。
“不就是两个黑帮嘛,干嘛这么大阵仗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呢。。他们这样违法乱纪得人还敢这样嚣张公开做这样的赌博简直就是不把国法放在眼中,我们应该把他们全部给抓起来,怎么还在这里看着?”那个青年显然不能够明白自己同伴话中的意思,一看就知道这个家伙属于那种初出茅庐得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暴露了自己的不足。
看着自己同伴看白痴的眼神,他好像也发现了什么,这个时侯脸色微微一红,然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蹲在那里支支吾吾的,半晌说不出话来,而那个说话的女子好不给他面子的嘲讽道:“哼,你们青城派的人都是这样目中无人吗?说得好听两个黑帮而已,你知道朱子豪和李天邪代表的是什么吗?被人不知道身为华夏特事九组的你竟然也不知道?你的第一守则是怎么学的?他们代表朱家和李家两大世家,他们的力量不要说我们特事九组了,就是龙组虎组也不敢招惹,你竟然在这里说这样的话,让人听到了小心你的脑袋不保。”
“呵呵,放心好了,我们李家没那么小气,既然今天各位是来看戏的话,那么就光明正大的看吧,让你们看看我们李家是怎么教训朱家那帮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长发飘飘,一袭白色的休闲服的男孩站在了特事九组一帮人头上的一颗松柏上,对着下边的人淡淡的说道,不过眼神却从来没有离开过仓库半分,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手下们都已经派出去了,而我这个不做事情的人自然而然无所事事的站在山头准备欣赏风景,没想到竟然碰到了特事九组的一帮小鬼。
“你。。。你是什么人?”那个青年一脸吃惊的看着我说道。
“冰鉴会李天邪。。”我嘴角的笑容形成了一个弧形看了一眼那个青城派的小子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傻的可爱,周围得人都不敢说话了他竟然还在那里傻傻的问我是谁,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你就是李天邪。。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个时侯那个青年站在那里对着面前的我惊讶的说道。
“呵呵,你自然没发现我。。。只是因为你的力量太弱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不自觉的笑道,一副高人的模样。
“无道子”那青年对着我傻傻的说道,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小小年纪就已经出家了,虽然现在才五品的境界,不过看模样他才十六七岁在同龄中也是佼佼者了。
“无道子,呵呵,好名字。。”我不自觉的品味了一番淡淡的说道,然后也不多说只是坐在树干之上对着下边的一帮人淡淡的说道:“好了,好戏开始了,你们能学多少学多少吧,他们的比拼,足够你们成长一个阶段了。”
说完也不再理会他们,只是坐在那里拿着一个酒葫芦看着远方看似庞大的仓库,淡淡的喝了一口酒,等待着片刻后的厮杀。
我不说话那帮家伙也不敢打扰我,只是站在那里坐卧不宁的盯着远方山下那个巨大的仓库。
其实说到这个仓库愿意是青帮囤积物资的地方,所以建设的十分偏远,那个时候才没有被我们冰鉴会发现,这里建设十分有序,说是仓库不如说是山寨,整个仓库依山而建,井然有序防御使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上边还架设了不少的武器,整个里边至少驻扎了三千人马,并且还有不少的重武器,这里是青帮最大的物资储备仓库,其中包括dupin军火,走私汽车等等,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朱子豪使用这里的话,那么我们冰鉴会还真是很难发现这里。
十分钟过后天空中飘过几十道黑色的影子,划过月空从外边冲了进去,几十个人以极快的速度从外边冲进了仓库位置,这个时侯周围的人开始迅速的防御,噼里啪啦的响声在夜空中响起,激烈的火舌照亮了天空,到处都可以听到枪炮之声,数千青帮的人开始火速的行动起来,声音震撼了方圆二十里,不过这里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过偏远了,周围了无人烟,别人也听不到所以也没有办法引起什么恐慌,不然的话光是这么一阵SH这个晚上至少有几十万人睡不着了。
只见那些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接近,数百米的距离不过几秒钟就已经靠近,五六米高的墙壁没有借助任何的工具,只是一跃而上,瞬间杀死了其中十几个人,然后一帮人“嗖嗖”的全部跃上,开始对周围的人展开厮杀,好像清风扫落叶,动作幸运流水,看的特事九组那帮家伙长大的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的妈啊。。这些人怎么这么厉害。。”无道子站在那里傻傻的自言自语的说道,以他的眼光来看这些人自然是厉害无比的,不过在我看来却很一般,不过是打头阵的大头兵而已没有什么稀奇的。
“这些人都是先天高手。”特事九组的那个领头人站在那里对着自己身边的人带着不可置信的声音,淡淡的说道,虽然语气平静的很,不过如果听得仔细的话,还是可以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一丝的恐惧。
“什么?头!!这些都是先天的高手?”无道子毫不避讳的大叫道,其实不光是他,旁边的十几个队员也是如此,一副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队长说道,毕竟先天。。对于一些个小门小派来说那已经是巅峰的存在了,就是五岳剑派这样的中上门派也是如此,先天高手足以担任掌门,最不济也是一个长老客卿之类的人物,就算是强横无比的魔门他们的十大长老也只有三个宗师而已,其他的都是先天。。自然而然的由此可以看的出来先天高手的珍贵,像我这样一次性调度二十几个先天以上高手的行为实属罕见。
“是,我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先天,我本身就是四品顶峰,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我之上,如果他们不是先天高手的话,那他们是什么人?”那个个头虽然激动,不过还是很认真的对着自己身边的一帮属下说道。
“呵呵,眼光不错,确实是先天高手,不过也只是先天而已,没什么好奇怪的,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好戏,在这里看不出什么的,既然让你们学习的话,自然要好好学一点,不然的话岂不是枉费了我的一番苦心?”我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说完大手一挥,带着十几个人从天空中飞了下来,确切的说,我找了一串柳枝,瞬间将他们给捆绑起来,然后来着十几个人跟我一起飞了下去。
那些特事九组得人想要挣扎不过可惜的是却没有丝毫的效用,而他们想要躲避也多不了,甚至连叫都叫不出来,扎眼的工夫我们已经到达了楼下的仓库顶端,站在拿来我的笑眯眯的对着眼前的一帮人张开了空间,将我们全部隐藏在我的领域当中,让周围的人根本无法发现我们存在。
火焰领域不明思议,整个空间满是火焰,在火焰空间里我就是火焰中的神,一切的火焰都被我所掌握,在这里某种意义上说我是无敌的,而武者空间和异能空间又有所不同,在武者的空间内,空间的主人可以将自己的力量速度,防御力增加三到十倍,简直可以说在空间内空间的主人就是无敌的存在,不过。。。。有一点确实有些不爽的,那就是空间与空间碰撞那么空间都会失去效用,也就是说,大宗师的空间只能对大宗师以下的人使用,对于同级的存在,空间没有任何的用处,大宗师与大宗师交锋只能用异能或者拳头,真枪实弹的干上一场。。没有任何取巧的可能。
“好了你们现在都在我的领域之内,你们可以好好的欣赏周围的表演,而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叨扰,也不会被发现,所以你们放心好了,呵呵,说起起来我们也是有缘我既然能碰到你们算你们走远,我李天邪虽然说不上爱国,不过既然你们为国家效力的我也就叫你们一点东西,这里的都是高手,你们自己能学到多少全看你们的了。”看着下边拼斗的人群我淡淡的对着自己身边的一帮人说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难道你不怕我们学会了,厉害了到时候来对付你吗?”这个时候无道子站在那里对着我疑惑的说道,他的话一出口顿时让周围所有人脸色豁然一变,紧张的看着我,估计特事九组那帮人心中这会都在诅咒无道子了吧。
“呵呵,你们?你们就是在修炼一百年也威胁不到我,我只是不希望你们给我华夏丢人而已,免得到时候跟外国交手给华夏丢脸,我可知道你们比起日本神风组的外围来说可差了不少呢。。”我不屑的看了一眼他们轻笑道,毫不犹豫的嘲讽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